一样红包,两种期许

                       一样红包,两种期许

         ——分别采访两岸外事官员向华埠拜年的深情寄语

 

笔者在2015年春节前夕,有幸先后跟随两岸外事官员向南北华埠几十个主要公所单位拜年,在品尝各热情好客单位的招待点心时,笔者领略到各单位的酸甜苦辣;在聆听两岸官员热情洋溢的致辞演讲时,笔者则从他们送出的一样红包,深感两种不一样的期许——并非不一样的金钱数额。

首先,两岸主要外事官员都是年青英俊,风流倜傥,口若悬河,不同凡响,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何处长的特色是多儒家风度,温文尔雅,旁征博引,不乏幽默;中国王永代总领事则多大将风范,善于借题发挥,既尊重主人,又恰当反客为主,引导舆论主场。笔者在采访报道前者行程后就写了【随行感言】(见本报1 月14日B7版),在充分肯定各单位优势特色的同时,善意且委婉的指出了各自有待完善的空间,及共同的缺憾——主要就是没能吸引年轻人,及各单位具有强烈的特色,强得如同彼此筑起一道道分隔的围墙。

笔者的这几大感慨,没有在何处长处找到知音,但与王永代总领事所见略同,王代总领事在拜访李氏公所时面对其新当选的年轻主席,就颇有感触的提到,各单位应关注如何吸引年轻人参与,保证有新鲜血液,后继有人的问题,也还提到要加强公所的团结。可惜的是,也许因拜年的气氛所限,没有如笔者在感言中提倡健全民主表决机制,才能打破论资排辈的局限,从而吸引年轻人踊跃加入,形成长江后浪推前浪,共同滚滚向前的大潮流,也没有如笔者在感言中提议各单位打破宗亲等局限,在保持文化特色的同时积极的全方位的联合,正如协胜公会的名称之义,齐心协力,才能致胜。只有全体华人齐心协力,才能使全体华侨在美国、全体中国人民在世界无往而不胜!

显然,要使天性就不齐的各人各心达到齐心,必须有领头人,领头人必须有公心与公信力;显然,最能够具有公心与公信力的领头人就是政府,政府是超越一切私营或所谓公营单位的属于全体公民的最大组织,是人民共同的委托代理人,只要人类一天存在,就一天需要共同的组织——政府,政府与人民共存亡,共始终,故,当然比任何超级企业、跨国公司等具有最大的公信力,即使是跨国企业拥有了世界,也决无公信力,因为它始终只会合法的把全世界人民当做赚钱的工具与对象,而非平等的人——非人。

然而,政府显然不能只有公信力,更必须有公心,而且,公信力的内在本身也在于公心。所谓公心,无非就是由全体人民的私心相加,并达到平衡。就如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是无比美好,但若是建立在土地私有制及其决定下的社会几乎只有私营经济笼罩下,全民的私心根本无法平等的相加。劳资对立里私心与私心往往是相减,当少数人私有分割占据了有限的不能增加的好土地时,势必导致无限的后来人、外来移民严重失去平等,此时此地,私心与私心就岂止是正数与负数的相加为零,越是加速度发展这类根源歪曲、失衡的经济,导致的结果是——经济的重量是不断增加了,GDP是大大提高了,但,主要是负数!——贫富悬殊越来越大,自然环境越来越被霸占割据、荒废毁坏、垃圾毒害,大多数人民的幸福感越来越少,紧张、不满、痛苦越来越强烈,本来经济所谓取得了亿万倍的发展,人类的寿命理当按比例亿万倍延长,至少是千百倍增加,结果却至今只是停留在三千年前孔子活了75岁的水平,号称高级动物的人类至今远不如许多长寿动物如乌龟、仙鹤等可长达几千年的寿命——-如此经济,岂能是正能量?!

可见,在一个实行土地私有制的社会里,无论实行怎样的所谓民主选举、多党竞选、领导任期限制、地方分权自治等,政府是不可能拥有足够公心的,天下为公只能是空中楼阁。即使是如当代实行相对最具直接民主制的瑞士,由于其土地私有制的桎梏,使其与美国、北欧、澳洲等优劣区别也停留在五十步笑百步上。之所以如此,其实道理非常简单:

从客体上看,土地大自然本来是互相联系,互动互济,不可分割,分裂就是破坏、自尽。

从主体上看,人人要地位平等,才能觉得公平、幸福。所谓地位,顾名思义就是指在土地上的位置,如果私人分割土地,必致不平等!即使是你我大家分配土地的数量相等,但位置优劣难平等;即使勉强对等,但对于后来者、外来移民势必不平等,就如同后来者、外来人天生就不能免费(free)生活(本来,在英语中也意味着:免费才是自由,自由必须免费!),就欠债,就得先支付昂贵甚至终身都难以偿还的地租或房租,就因为租地租房者虽然工资会涨,但地租房租随之更涨,如水涨船高的寄生性。

从客观上看,人类本来是动物,应该如野生动物一样可以满世界自由(free)活动,潇洒走N回,才天天感受新鲜环境,吃活生生的食物,经常保持锻炼,才能体质不断提高,生命大幅甚至无限延长;同时,植物蔬菜水果等本来是不动的植物,却要必须移动到商店、居家等才能食用,就是在食用死物、垃圾、甚至毒物——如此生活,岂是科学?岂能长寿?!

从主观上看,人的智慧无限,幸福标准无限,而私有土地则基本固定了人的一生,至少是精力、智慧、情感大大受限,尽管土地私有保障了耕者有其田,但人的一生幸福怎能局限于区区一块田地上?要充分提高人民耕种田地的积极性,决非只能靠土地私有制来解决,至少可以采取承包责任制等方式解决,更可以凭借经济民主共产制皆大欢喜的解决。

土地私有制不仅是典型的封建,还直接大大限制了全民的自由,自由首先就意味着要拥有无限的空间,土地处处、人人私有割据,就大大妨碍了彼此的自由空间,也根本违背了所谓自由是可以从事一切无害于他人的行为的道义,妨碍他人众人的行走、瞭望等,就是有害于他人。故,土地私有制社会不仅不平等,也不自由,就无论采取何种政治民主制,都不可能充分民主,更达不到如中国共产党、中国宪法庄严承诺的要建立高度民主。

民主,顾名思义,就是全民作主,而非只是定期选举政府代议来包办权力;民主,还必须是全面作主,而非到处受到土地私有的限制。土地私有制不仅客观上限制了民主决策的空间及其关联性,主观上也必然使许多人只是把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家园里,而无暇顾及公共事务的表决,从而是民主制的基本运作程序——少数服从多数的公决,难以成就。这也就是瑞士尽管实行了几百年的直接民主制,至今仍远不尽人意的症结所在。当然,瑞士联邦的直接民主制也严重违背了民主制的第三大原则:还必须是全民平等作主,不能因为是平民,提出议案时就需要得到五万人的附议才能交付公决,而议员则只是一人就有权提议议案。至于台湾的所谓公民投票法之直接民主权如同画饼充饥,居然要得到50万选民附议(几乎占台湾二十分之一的选民数),才够格进入公决程序的审议,显然不足为训。

可见,要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就得实行土地公有制,而要保证公有不被政府实质上官员私有化,就得实行土地全民共有,即,对土地为基础的生产资源实行共产制,这是共产主义的基本含义。而如何行使共有权,当然就是由全民的代理人政府行使大部分的决策权,并由全体共有人——全民有权最终对土地的一切决策行使终决权。

在这一基础上,对土地使用的经济活动也不能都实行个体、私营承包制,而堕入变相的土地私有制中,而必须实行以政府牵头兴办共有制经济为主,即,经济实体实行全体员工直接民主决策加选举罢免的间接民主制,这是共产主义的经济民主制。并为了防止各经济实体为了小集体利益而滥用权力(如石化、交通等占据有限的天然富有油水的单位),还必须实行社会全民有权公决终裁各企业的决定。民主作为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就意味着小范围的民主决策还必须服从大范围乃至全人类的民主公决。即,真正的共产主义就等于经济民主制,没有土地共有与经济民主制,就没有共产主义!

有了全部大地的全民共有制,人人就是地位平等、最自由的人;有了经济民主制,人人才能焕发主人的动力、活力、创造力,必能均富、幸福而非被平均化,发展经济才不至于因私营乱来、严重缺乏监督与自律而我行我素,祸患无穷。至于政治,主要就是保护人民成为大自然主人的政府框架,政治的主要运作就是保障共产主义经济。反过来说,只要保障了共产主义经济,政治领导就可以,也应当相对固定,这就包括执政党可以固定,因为,人类需要的基本政策本来都是要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及其自然科学,而规律当然是固定的;任何领导人只要始终深得民心,赢得投票,就理当连任无限,直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那时,人民还巴不得他长生不老,这也才符合真正的政治经济学——少一个领导人退位,人民就少一份“高贵”负担。西方盛行多党竞选,并非是真正民主制的体现,恰恰是因人民无直接民主权,政府才能滥用权力,那些政客们才甘愿花代价投资于代议制包办权利中。就如当代社会流行食物都由商店居中销售,决非这类把活生生的食物大都运输、储存成死物、毒物的中间环节有多少好处,而是因广阔天地被私有制分割、分裂封建后,全民都失去了可以自由无限的直接享受自然的活生生、最具有生命力基因食物的权利。

可见,要使芝加哥华人社区各单位吸引年轻人踊跃加入,并非一定要有竞选机制,毕竟,每届能竞选上台的数额有限,寥寥无几,还远不足以吸引大众,主要是要有直接民主表决制,因为提议表决的机会无限,才能使每位仁人志士、热心公益、献身正义者都有机会发挥,各单位、社区才会不是依赖于个别精英领导的才能与感情好恶,而且,每一位领导才能应用自如,经常可以潇洒走一回,越是遇到难题,就越潇洒——把难题交付全民公决就好了。如此,官民良性互动,群策群力,众志成城,何乐不为呢?

同时,要吸引最多的年轻人、英才,还得无限扩大,形成最大的团体,就应该使全体华人联合起来,使每个人有最多的民主表决机会。别担心,人数越多越难实行民主,恰恰相反,人数越多,从数学概率分析,才越容易实现民主表决——您知道为何吗?也别担心,在美华人团结,会导致外国人、白人妒忌,这更好解决——您知道方案了吗?即使您还担心经济民主制的主要运作方式还会多少冒出平均主义、吃大碗饭等,本作者早已有了绝招——还实行道德民主制,足以使人人争当道德高人、好人,乃至天使!

欲知答案如何,详见本报B7版专栏的系列专论——【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

最后,以王永代总领事的尊姓大名作对联,寄语总领事馆带领全体华人开创:

点头就作主,民主只差一点;

滴水可永久,共产万物不衰。

(注:“王”字上面加一点,即为“主”字,“水”字上面加一点,也如“永”字)

 

(作者:徐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