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德不得】美国应补充制定【全民公决法】,理顺人民与主权及政府的关系

美国号称世界最发达的民主国家,但实际上根本没有直接民主,不过,美国联邦政府规定,如果有十万人共同提出议案,政府必须答复。美国社会亟需解决的问题无数,最基本的问题就是没有直接民主制,正因为人民无权直接制定对社会大事的法律,才导致社会充满自相矛盾乃至邪恶。为此,我们首先的提案就是,请求美国政府(总统及国会)顺应民心与世界潮流,及时补充制定【全民公决法】。

America boasts itself to be the world’s most developed democratic state, but in fact there is no direct democracy, however, the federal government regulations, if there are one hundred thousand people to introduce a bill, the government must reply. problems of American society are myriad, the basic problem is that there is no direct democracy,just because the people have no right to formulate laws, to cause directly social to be full of paradoxes and evil.therefore, our first proposal is to request the U.S. government (the President and congress)to comply with popular feelings and the world trend, supplement to enact timely the【referendum law】 .

具体方案请见本网站主讲台的【人类大家庭全民主共产主义法】第23条至第29条

About the specific plan, please see “human big family all democracy communist law”from 23 article to 29 article in the “truth and hot puzzles square” of the website.

相关理论详见本网站创始人的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六篇第三章主干之二:

P743—773(欢迎网友大师为了全人类的最大正义,把它翻译成英语)。

   Related theory can be found in the monograph of the founders of the web site【the common mission and ideal of all mankind】the sixth piece, third chapter,second main trunk:.P743-773.

(Welcome friend and great master translate it into English in order to the largest justice of all mankind )

这一关系就是政治:政权体制及其运作方式,要达到切实的平等与全面的对应。这是物物平等定律与全面性要求。平等要求:无论人人在职位上有何不同,有无隶属或管理关系,但彼此地位平等;但是这一平等不是抽象的、安慰性的,而是有着具体设置,那就是:全面的对应。要求:你的权利是我的义务,我的权利也是你的义务,但是彼此的权利不得直接冲突,彼此的义务不得互相抵消;在官与民之间,就必须民服从官管理,但多数人民可以罢免官,即使是个体平民时也可以监督官,但是监督权只能依靠另外的程序处理,不得对抗管理。即,平民虽有权力小,但多数平民相加就可以否决官员,官员虽少,但可以强制非民主运作时的任何人。从而在权力与人数上保持管理的顺利与整体的平衡。

人类诞生就是靠集体的团结,集体组织当然就得有组织的领导人负责人——政府。共产主义的共同生产解决的是人民在经济生产中必须实行民主的问题,然而,经济只是社会生活中的一个方面,并非如马克思所称的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特别是当人类提倡自然经济时,以生产建设为标志的经济所占的分量就更少,不足以决定人类社会的政治及精神领域。因此,在政治方面还需要直接调整为直接民主制,而非间接民主制。

第一枝节 共产主义与直接民主制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一、民主的本义就是全民直接全面作主,应包含共产制

其要素是:1、民主就是人民直接做主,决定社会事务。

至于选举代理人只是其次,甚至是无关紧要的,只要代理人无法侵犯人民主权,只能为人民服务,就无需一定对代理人作出经常更换。如同现实中,公民办事时每每得委托代理人一样,以便应付多种多样的问题或自己不愿直接操劳。基于被代理人(本人)与委托代理人关系的普世原理,被代理人的权利是高于代理人的,代理人必须忠实于服从于被代理人本人的意志。为了确保自己的权利,本人必然保留对代理人的选择与罢免权,更有对所代理事项的直接决定权,既可创制,交由代理人去执行,也可要求复决代理人的初步决定。这是常识与世界通则。没有任何理由要本人放弃对事的决定权,也没有任何理由强加给代理人,或者本人对代理人只能选举而不能直接罢免,而得委托另一代理人去行使决定罢免权,那显然是荒谬的、自相矛盾的。

在公民本人的对事权与对人权中,对事权更为重要,作主主要是决定事,人民之所以要选举代理人,也是因为需要他去代行决定事,即,选举领导人是间接的,创制公决事情才是直接的。故,民主宪法不能反客为主、变次为正,让代议制的议会或政府的决定权高过人民公决,或牵制民意,或只是利用民意表决。

其实,从理论上讲,人民行使创制与复决权时会比选举权时更多表现为大多数一致,而非简单多数同意。因为,选举时只是对某人的选择,而非对某个具体方案的投票。在自由竞争时,对人的取舍是较难的,而对一项事关民众切身利益的决策则通常易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可或反对,呈现正反双方持平或51%的弱多数的情况较少。毕竟,选人对人民来讲是间接的,选事则是直接的。

2、民主是全民作主,而非部分人做主。

这意味着除了不能由政府代理人包办权力外,也不能由地方的人民完全决定公共事务,即使是表面上只属于地方的事务,也应该可以由上一级直至全球甚至全宇宙的人民公决改变,这是万事万物互相联系、互相影响、互相作用的客观原理与自然平衡。当然,上一级或全球人民也可以不行使改变的权力。

3、民主还应该是全面作主,作主的内容不能受限制。

那么,实行排他性的土地私有制乃至主权至上的国家分割就是不允许的,如此,与其对自己的私有土地都无主权,还不如放弃,回归土地全部全民共有;同时,任何私营经济也必须接受全民民主的一切决定。因而,民主制原则上就包括共产主义,尽管并非等同关系,并非以共产主义为前提条件;这种内容的无限性、至少是充分性,还意味着任何人不得滥用所谓隐私权。这一原则应该是:精神隐私权才是绝对的,居所隐私权是相对的,公共场所无隐私权——但不等于要求裸体,除非——您想象到了吗?

二、直接民主的取得必需共产主义的基础

尽管直接民主制是每个人的心愿与要求,即使是极少数当官者也不会拒绝,除了为官难免还会御任为平民外,让全体平民直接作主确实能大大减轻官员政府的工作量,然而,取得直接民主又是最为困难的,这也是自然辩证法,越是最好的事务就越是最难获得,原则上必须得到当地人民一半以上的认可,而不能只是相对超过半数的多数,实际上可能只是全民的少数,而违背民主的本义。但是,因人类社会同时又必须保证每个人充分的自由,权力包括可以放弃直接公决权,不得强迫行使,否则,也违背了作主的本质。当人人自由自在时全民公决、多数一致的结果更难取得。故,人类社会理应实行保障直接民主方便易行的配套制度与方法。共产主义就是直接民主的基础。

1、共产主义的土地全民共有,使全民团结如一家,不再被私有分裂,全民在情理上愿意共同直接作主。

2、全部土地大自然都属于每个人,每个人当然不愿放弃对自己如同私有的土地大自然及其社会事务的作主权力。人人主观上愿意。

3、既然土地共有,不得私有分割,就意味着人类居住会尽量集中摩天大楼内,以确保最大范围的自然界由全民自由的、平等的享受,如此,就使全民共同讨论、表决方便易行。有客观的条件。

4、直接民主制意味着全民主权无限,那就必须具有一切土地自然资源共有共产这一前提,不然,众多被分割的私有领地会成为全民民主的禁区。违背主权在民、至高无限的原则,也会危及民主制乃至一切。因为这不是局部或小部分土地与更多公共土地的比例关系问题,而是如同癌症细胞与全身健康的关系。

相反,当代世界唯一在全国实行直接民主的瑞士之所以仍然远不尽人意,就在于:

1、仍然实行土地私有制。只要有私有土地,每人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私有领地,而少关心公共事业。即使在家也不一定愿意参与表决。

2、私有土地使人分散居住,难以聚集成多数人民的共决,每次投票很难达到法定的人数,更难达到全体居民的过半数同意。

3、而且,又囿于各国之间的限制或称世界等级制,而拒绝赋予在本地的外国人以表决权。

4、瑞士的直接民主限于制定或修改宪法,普通法律还是专门由议会制定,而且,又得先征得5万选民的附议,才可交付全民公决。而瑞士总共也只有几百万人口,又分散在各高山峻岭中,加之历史上使该国同时使用四国的语言文字,唯独缺乏本国语言,就更难取得全国人民的多数一致意志。

至于说,为何瑞士公民行使直接民主制为何不要求废除土地私有制,实行共产主义?答案请在本书找吧。

三、土地共有决定人人地位平等,政治权力对等才能确保

共产主义的土地资源共同共有制是人民平等的基础,但不等于人民就因而平等了,要保证人民平等的地位巩固且有序,还必须靠政治民主,否则,政府能够凭借行政管理权侵犯人民对土地的共有权,对此的侵犯比对经济体的侵犯更加方便、深入,因为,经济体相对整体独立,而社会人民生活则较分散;经济体运作较为重要,政府也不敢轻易干预,而人民平常生活似乎无关紧要,可以随意限制或干预。因而,在经济之外的社会生活中也必须实行民主制,才能确保人民平等地位不被旁落或虚无化。对此,主要也就需要直接民主的创制权与复决权。

同时,共产主义的土地人人共有原则虽然决定着人人有平等的地位,但这还只是可能性,因为,土地只是大自然这客观对象,并不能自动维护人民的地位,人人要保证对土地的共有权,并在此基础上获得平等的地位,就必须靠法律规定在社会关系上的平等,但因社会上人民必然有分工,就难免有差别,包括对土地始终得有专职的管理人员等,因而,如何才能使分工不至于导致地位的不平等,对土地的管理权不至于侵犯人民的共同共有权力,唯一的措施就是全民享有对土地乃至一切社会事务有直接的作主权,如此,才能保持平衡——虽然我作为公民个人或少数人有义务服从政府官员的管理,但是,当认为政府官员的行为违背了法律或公意,就可以凭多数人民的一致表决来改变,始终达到社会事务合乎最大多数的平衡。

四、全民共同生产是人类生活的基础,民主基础决定政治民主

共产主义的共同生产原则虽然决定了生产经济必须实行民主制,但经济毕竟只是社会生活的一个方面,并非全部,那么,是否社会的其他方面就可以不实行民主制呢?显然不能。

1、经济的范畴可变,具体到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时期都有不同的范围,可能有时一地区无需人工经济生产,只需依循自然,如自然山水旅游区等,有时一地区几乎都是人工经济生产,如沙漠改造区、开发区,那么,当没有人工经济时或者经济生产只是占少数时,若是该地区就没有或大大缺乏民主制了,注定是危险的。

2、共产主义经济否定国有制,都必须实行民主制,但任何民主制经济也只是经济实体而非政府,就无权或不足以决定社会其它众多事务,而世界是普遍联系,互相影响的,包括促进或制约。只有社会实行同样的体制,企业与社会外界才容易融洽与沟通,否则,必然格格不入,处处受阻,颠三倒四,无所适从,就连当代霸权体制国家与半民主社会打交道时都显得处处不协调,何况是直接民主制的企业与非民主制的外界。

3、何况,经济始终得服从政府管理,至少得遵守法律,而政府才是专职的执法者,当行政执法缺乏民主制时,这种管理执法就注定危险,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甚至以权谋私等就不可避免。即使是实行当代的间接民主制,由全民选举信得过的官员来管理,也无济于事,即使还赋予全民对官员直接罢免权也难以保证。因为,就算是官员个个实心实意的、勤勤恳恳的为人民服务,也会因主观的过失、智商的缺乏、精力的不足等而出现失误。故,唯有实行直接民主,让人民都可以直接作主,而无需事事经过繁琐的行政程序、或政府官员必须的谨慎、权衡各个方面才能最终决定,才更有效率,最具效益。

五、民主经济都由政府牵头监督甚至主导,政治民主才能保证

民主制经济即使有法律的强制保障,但是各个经济单位相对于政府始终是弱势群体,不足以对抗政府的管理,而且,政府在经济中必须担负多种管理、引导甚至预先处理等责任,如果政府权力不受经济体人民的制约,就会侵犯经济民主权;如果只是受到经济体的制约,而不受全民的制约,就会与经济体串通而共同侵犯该经济体之外的民权。因而,要确保经济民主不被侵犯,就需要打破政府一家决定权,实行政治民主化。作为对经济民主保障的政治并不一定需要多党制的轮流执政,甚至轮流执政对经济建设还弊大于利,不利于建设的客观性与长期性,以免有问题时就互相推诿,有功绩时就互相独揽,使许多工程半途夭折等,那就主要需要直接民主之全民创制权与复决权。

同时,由于政府是全社会的主导者、集体的召集与保障者,民主经济实体必须、也只能由政府牵头兴办,并一直予以监督与必要的依法管理。缺乏政府的这些行政,就无法保障企业的民主化。然而,如果政府自身运作无民主,同样甚至更难保障企业民主制,还会侵犯到企业的其它权益。

1、政府行政无民主,官员就会讨厌企业动辄实施民主决策,而百般扭曲、淡化企业民主,甚至培养企业独裁者。

2、还会限制企业外社会全民对企业的民主公决,使企业既难获得社会全民的更多智慧,也难受到社会全民的直接的有效的监督。

3、官员更会轻易滥用职权侵犯企业各种权益,使企业不胜其烦,控告无门,打官司打不胜打。

如此,就会倒逼企业及社会人民要求对政府官员实行选举、罢免、多党竞选的间接民主制,但依前所述,间接民主制也难以保证政府官员服务好企业,就只会造成政府官员与企业乃至社会两败俱伤,故,只有在政治上也坚决实行直接民主制,就既可使企业与社会和谐,保障并更理顺企业民主权乃至全部权益,又能使政府官员执政稳定,可以无需多党制的竞选。但,这并不意味着使政府官员与企业形成互相迁就、包庇的关系,须知,社会全民直接作主决策包括一切,就当然包括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互动。

可见,共产主义只有与民主制才能保持完全的和谐与融合,共产制则必然要求政治直接民主制。

六、是基于民法被代理人与委托代理人关系的普世原理

民法作为全民平等的基本法,也是理顺政治与经济关系的基本法,人民委托政府代理行政,政府取得的只是代理权,而非全部主权,即使人民只是在企业内工作,甚至限制政府对企业的非法干预,但不等于人民就必须放弃对政府的主权。政府代理人只能在委托人全民包括企业全体员工的授权(主要是事先制定的法律与临时的公决)范围内行政,也得接受委托人的监督或改变,若是超越授权更得先经过委托人同意,只有紧急情况下政府为了保护人民利益才可以先主动处置,但必须同时向全民报告,并补办全民同意的手续。委托人的这些最终决定权、主权的行使就是直接民主制。

七、自然平衡规律也要求直接民主制

如果说自然平衡规律要求土地共同共有,也就要求直接民主,还只是间接要求的话,那么,由于每个人都是直接作用于大自然,分散于大自然各地,显然,要保持大自然的平衡,就必须由分散于各地的每个人共同决定涉及大自然的一切事务,即使局部地区的事务可以先由当地人民公决,但也得服从全民最终决定,除非是世界全民没有再行公决。不然,就会导致局部与整体的不协调,轻重不均,势必失去平衡。同理,如果只是由只占人口极少数的官员甚至个别官员决定大自然的事务,无论是局部还是整体都难保平衡,因为个别或少数不可能等于全体,其吻合多数民意的概率不可能为多数。而大自然或人类社会显然不能只是靠较低的概率来主持、管理,那如同赌博。

八、只有民主制政治才符合经济原理。

霸权、土地私有制社会不仅经济上不经济,而且,政治体制上更是反经济。西方政治中所谓“多数人决定,但不能忽视少数人利益”,当然正确,但如果因而禁止民主制的全民直接表决,始终只是由少数人作主,则是反民主的。少数人完全作主,无论如何标榜为代表多数,甚至冠以所谓民意测验来佐证,都是反民主的,不失为霸权,也就是反经济的——在经济中任何人只会取多去少,以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利益或无本万利,而决不会相反,否则,久而久之其经济必然亏损、破产,而失去经济。那么,在社会政治中怎能每次只是取少数人的利益、意志而罔顾多数呢?如此下去,也必然导致社会亏损、政治破产!至于说,少数人硬要自称代表多数人的利益、意志,那唯一的衡量方法也就是全民公决。故,只有民主制才使政治符合经济原理与本义,也可见,只有民主制社会才能有真正的、全面的经济。

九、直接民主制本来就是共产党的群众路线的规范化、法制化

共产党特别是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打败土地私有制的半民主政府(当然,当年的中华民国还只是国民党一党专政,连半民主制都没有实行),就在于半民主政府只是极少数官员包办全民事务,尽管可以由不同党派的官员来轮流,最多只是依据所谓民意测验的概率,而共产党当年则是直接走群众路线,即,不是依据无权威的、不具有完全性的民调,而是直接征集大多数人民的意见,只因战争时期共产党没有条件实行直接民主制,但已是充分取得了民意,也就得到了大多数人民的信任、支持,从而战胜了始终自相矛盾的半民主政府——表面上尊重民意,实际上包办代理,关键时刻又不敢直接违背真正的民意而暴力镇压,最后就只有乖乖或被迫下台。故,群众路线是中国共产党的三大法宝之一,是屡试不爽的最佳策略,是抗击日寇、打败国民党政权的基本力量。群众路线与直接民主制两者的本质具有一致性:

1、都是以人民群众为最大的力量所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规则就是以群众中的多数为主。

2、都承认人民群众的首创精神。首创,主要就是创制权与复决权的提议,毛泽东更直白宣称: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英雄,即起带头作用者,可以带头创议社会事务的决策。

3、人民群众也都是基于成为社会主人的追求而响应。人民群众追随共产党,是因为可以当家作主,人民作主,简称就是民主。真正的民主也就是全民直接行使决策权的直接民主。

4、群众路线尽管限于当年共产党没有执政,不能组织群众召开全民会议来表决,但也不是间接民主的代议制,不是只由人民选举代表去包办决策,而是直接尽量征求到每一位人民,至少是广大平民的意见,虽然不够规范,但相对于间接民主那种人民只能选举,再全由代表包办代理,还是更能体现真正的民意,包括废除土地私有制就是大多数民意的要求,也是共产党理直气壮的正义与最大的力量源泉。

显然,当共产党执政后就应该继承发扬本党的这一法宝、优良传统,并利用执政的条件,使之规范化、法制化成直接民主制。既达到民主制的本义与顶峰,又能排除间接民主的多党竞选,从而确保共产党一党永久的执政地位,一举两得、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第二枝节 直接民主制的构成

直接民主必须体现、遵守这二大原则:

1、从过程看,要直接。凡属能够直接行使权力的,就不允许间接;直接是原则,间接只是例外。如果说直接行使是一人的全部,间接就如一人的一半。个人对自己一半的失去尚且可以承受,但从数学之自然规律看,众人的一半相乘就只是越来越小,趋向于零;即使是一半的相加,两个人也只有一个人的力量。而且,现代社会一般是以乘法来运作,因为乘法的效率远高于加法。

2、从效果看,要始终保持平衡。人类社会的平衡当然需要公平、平等,但并非公平、平等就足够,因为公平、平等都只是社会科学的范畴,人类社会作为自然界的产物还得遵循自然规律,取得平衡就应结合数学原理:

(1)、任何方面都是多数大于少数。这不只是在表决过程中实行少数服从多数,关键是在权力设置上就按这一原则,全体人民的权力就得大于地方部分人民的权力,也大于政府权力,除非是纯属地方性事务。

(2)、均衡式。公民人数最多,共同行使权力最难,那么,就必须保证公民行使权力的程序最容易,不附加条件,不需要同等制约,只需要基本界限,因为当公民是一个人创议时,如要得到人民的认可本身就要受到平等的众人自发制约;当是多数公民创议时,就不可能由少数人或官员去制约,否则违反了民主的唯一准则,使少数人可以大于多数,自相矛盾,社会就莫衷一是,陷入混乱。同时,政府人数最少,行使权力最易、也是最多,就应给予最多的制约。但制约也应保持平衡,那么,正常制约就不能由人民行使,因为人民人数过多、力量过大,而且又是守法者,应以服从为原则,就只能由同等级的代理机关行使制约,而且,制约与反制约同存,但不能相互抵消。

一、必须赋予人民对政府任何决策立法的复决权

人民主权当然就得由人民始终掌握最终的决定权,如果人民只能选举政府,再由政府包办一切,显然是危险的,会侵犯人民主权,或者使人民主权徒有虚名。只有人民对政府一切政策有否决权,才能既有效遏制政府不科学的急功近利或者有失公允的决策,又能促进人民对政府决策及时关心与熟悉,有利于政策普及人心与顺利执行,同样使反对派只能选择理性的发动人民行使复决权。虽然间接民主制也规定有全民公决,但大都是由政府主导才启动的,一般是当执政党与反对派僵持不下时,或政府不敢负责时才诉诸于人民公决,人民只是被动参与,有时是当成被利用的工具,这远不能与直接民主制的公民主动自决权相提并论,更不能取代全民自发进行的公决。对此:

1、任何公民都有权对任何政策提出反对与修改意见,先交给政府限期答复。

2、政府逾期不答复或者公民不满意的,则分别处理:对行政机关的决策,公民可以提请上一级行政机关或议会审议,仍然不服的,则交付区域内全民公决;对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只能由相对人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法院的生效判决不服的,只能提请上一级法院重审,只有对最高法院的判决不服,才可以提请最高议会审议;仍然不服的,则交付全民复决;对于议会的立法,则提请上一级议会复议,仍然不服的,直接交付区域内全民复决。政府必须及时协助,予以公告,征集全民意见,准备交付全民公决。

3、如果反对意见得到一定比例数额(按级别大小、人数多少来定比例)人民的附议,就必须马上交付全民表决,以绝对过半数(而非出席者)的人民意见来定。

复决权仍然有局限性,往往是政府决策已经生效,对社会的损害可能已经造成,而且,关键是许多社会需要的决策可能政府迟迟没有制定或解决,因而,作为主权,最主要的还需要——

二、人民行使直接创制权

这就是人民直接作主,是人民主权的核心。人民选举官员,只是要求其为人民办事;行使复决权,也是当官员的办事有误时人民要求改正,都是被动的,唯有人民直接决策,才最主动。对此:

1、任何人可以先向政府(议会与行政机关)提议任何决策草案,不需要他人附议,也不得限制议题,因为人民主权无限制。确保公民最方便行使主权。

2、如果政府不采纳或逾期不答复的,公民则可以交给由全体公民轮流值班的主权机构,只是按时间先后登记、公告上网,交付全民审议。不得设置政府审议的前置条件,确保公平无私,免除政府可能的偏私。

3、得到如同复决的一定比例人数附议的,主权机构直接约定全民公决,不需政府出面或协助。因为创制权本身就是因政府不作为,使人民不得不兴师动众,如果又依靠政府,反倒不伦不类,还可能被打折。

4、与复决权一样,得到全体登记公民过半数同意的即为正式法案,政府必须执行。

对于公民提议复决或创制权成功者,应该给予奖励,也是补偿其为了公益事业付出的代价。相对应的是政府相关责任人应该被追究责任,因为公民都是先给予其改正或补救的机会,但其仍然执迷不悟,还可能造成了损失。

三、为了确保人民行使这几大政权,就有必要专门设立主权机构

主权在民是民主宪法的第一原则,人民就是主权的行使者。主要权力就是国家或社会的最高权力,即对事务的创制、复决的决策权。鉴于人民全体不方便行使公共权力,应该同时委托代理人组成全民的组织来专门管理社会事务,主权就还包括对代理人政府官员的选举权、配套的罢免权,及其起辅助作用的监督权。

由于全体人民行使主权时不能完全靠自发方式,也不宜都靠代理人政府来组织、发动,因为人民主权与代理政府的管理权常常发生冲突,彼此有利害关系。故,应该专门成立组织主权的书记机构。为了保证该机构的中立性,不能享有、行使任何其它权利,承担的义务只是必须确保全民公决的全面、准确、及时、顺利、公正,只按时间先后的排序来排列公民的创议、复决案,并进行同等客观宣传。该机构的工作方式主要如下:

1、成员应由公民、议会、政府成员组成,公民人数得占一半以上,相互牵制、监督,防止无政府主义,也方便议会、政府及时了解民意。为保证公正,防止他们结盟、串通,公民成员由全体选民轮流担任。因为这种工作无需专业技术、特殊水平,关键是要客观、公平。当技术成熟时可以全由机器人代替。轮流担任的优势在于人人机会均等,省去竞选等浪费。在历史上,古希腊城邦连议会立法机关的议员都采取市民轮流制,就是为了主权的绝对公平,但立法毕竟需要相应的知识或天赋。而当代间接民主社会对于公民的公决申请都是由政府部门来审查,如台湾,几乎可以随意否决,即使再诉诸司法,也是由政府最终裁决,显然是霸权,背离了民主制的基本。

2、对于人民对任何事务的提议,不能规定必须得有多少人附议,以免增加热心社会政治的公益者负担,限制众多合理建议的提出;也不宜按提议者人数的多少来安排表决先后,以免得先核实附议者的真实性,既花费许多工作量,也难确保准确公正,事实上的意义也不大。只需对所有议案按时间先后、分门别类存档,并按顺序公布,不另外附加任何意见。再在规定的时间内整理公布人民的表决结果。人民表决方式可以采取网上电子投票或亲临主权书记机关书面投票;对于选举,则由该机构依传统组织全民统一投票;对于罢免案,为防个人挟私报复,保证议员、政务员的工作稳定,才需要一定人数的附议方可启动程序。

3、在内容上,对罢免案须提出理由;对创制议案,认为内容损害民主共产的,主权书记机构经多数表决通过可以要求提议者修改,提议者坚持原议案的或修改后仍然违法的,经主权机构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可再次拒绝,提议者仍坚持的,只能向法院起诉;如果被法院判决驳回后提议者仍坚持的,主权书记机构应该在该议案上附加“对该提议者应否依法限制其提议权等”,一并交由全民公决。既惩罚、制止邪恶者利用公决权来危害民主共产主义,也确保人民主权的无限性、创造性。

4、人民享有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的立法与事务决策权,并有权对任何议会的立法行使复决权;但对于基本法的修改或创制得经四分之三或三分之二的多数同意,因为基本法确立的是民主共产制的基本制度。对创制案,议院或行政机关可以自行采纳、完善成法律;对复决案,议院或行政机关可以自行改正;对罢免案,相关官员可以自行辞职。如果全民公决通过的,对提议者与附议者应分别给予奖励与补偿,对相关责任官员应予处罚。选举、罢免案应由全民统一时间行使,以示对各个候选人的公平,创制、复决案则可由选民在规定的一段时间内表决,允许人民思考与讨论,以求对事务的最准确与科学,并且,任何外来人员随时随地都可登记参加对事的表决,但外来人数不得超过一定的比例如五分之一;对于选举罢免案则不允许外地游客表决。

四、平等、自由与方便是全民做主的程序设置。

民主就是全民作主,主权在民,作主就是要有最后决定权,可直接决定国家社会等大事,主权原则上是无限制的,只要作主的内容在形式上不违背或否定民主共产制的准则、不导致社会整体分崩离析的混乱、致使民主事实上不可能实现,都可行使,就如个人行使所有权,是至高无上的,也是充分的,甚至是绝对的。

(一)、不得在程序上过多限制全民的直接决定权。

1,在提案时,对直接罢免权的行使,就只需参照选举的程序即可,包括公民创制权或复决权,都可由任何公民提出议案,附议时,对罢免案则可要求较多的人数,以免过多干扰到政治领导人的工作稳定性;对复决权,因是已由议院或政府依法通过了的法律案,故,也应规定一定人数附议才好,以免浪费国家机关的工作时间与效率,但因只是对某件事,故,要求人数得低于罢免案;至于创制权,则为了提高人民的主人翁精神、鼓励出谋献策,当然得畅通渠道,不需要给予附议人数的规定。绝不可如台湾、意大利、澳大利亚、瑞士在联邦级公民创制立法时规定需百分之五、甚至百分之十的人数附议,导致事实上难以启动,形同虚设,之所以设置高门槛,是出于怕公决过多,人民受累。须知,人民参与公决只是权利,并非义务,若对某议案不感兴趣或不愿受参与公决之累,完全可不参加,并无受累之负作用。而且,提起议案及其宣传、鼓动都先由人民自己出资,政府及全民也无经济付出,政府只需免费在共同舆论工具上轮流为各种议案宣传,由公民自由选择是否表决。公决通过的,政府应补偿并奖励提议者,未能通过的,则自负付出。以后若政府不断改进投票表态的方式,尽快以在家庭通过互联网等方便行使,则更少耗费政府成本。

2,对已公决通过的决策,不可由其它任何非全民的机构否决或过分拖延。对于公民依创制规定提出的议案,如果是地区公民创制有超越本地区事项或较大影响本地区之外人民权利义务的异议,经反对派上诉,也只可由上一地区的全民复决或仅仅由所涉及地区的人民再共同公决,直到全国或将来的全世界人民最后公决。对于公决内容如果有导致民主政体难以为继的,议会可以提相应的修改意见,但得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如果仍不被提案接受的,可以仍交付全民公决。公决否决的,得对提案人科以相应的处罚:罚款及禁止再提案,以增加公民对这种滥用公决提案权、导致社会有解体之虞的行为风险,并给予遏制。这是自由与风险对等、权利与责任一致的普世规则。

(二)、在缺乏对民主本质伤害的充分论证下,不得限制全民作主内容。从理论上讲,对全民公决的限制只有二类:

1、部分地区公决的内容不得妨碍到本地区之外的人民权利义务,这是自由的普世原则:自由只是可以从事一切无害与他人的行为;

2、任何全民公决的内容都不能违背民主与共产的准则,导致民主在法律上或事实上难以为继,而有造成无政府主义的乱世或专制霸权之虞。这也是自由的又一大原则:不能自由得使自己失去了自由。因为,你一旦完全不自由了,就不可能再享有自由权利,等于自杀。

现代某些准直接民主国家对全民创制权内容的限制过多,其理由并不充分,只导致全民直接决策举步维艰,更难成功,如对政府的预算与决算、公务员工资等,作为公民心中自有一杆称,个人或少数人或许会只顾自己,但多数人是不会过于束缚政府及公务员的手脚,而致行政不能,社会瘫痪,如同自损自杀。因为,如果确有多数公民对现在的政府或主要政务员不满,完全可以通过直接罢免权来换人,不需只在财政上间接逼其下台,如此,即使失民心的政府因而下了台,也会搞得人民自己“下不了台”。公道自在人心,这是我们坚守直接民主的自信!即,我们不能仅凭可能对政府的正常运作存在较大妨碍,或有50%的可能,就一律限制,却允许执政党与反对党基于一党私利在议会旷日持久的争辩,或只偏向于政府人员,如新加坡、香港、澳门等议会就自定给予公务员天价工资,且等级夸张,如同专制王朝的享受,明显与平等、科学分工不符,更不合民主社会习惯,至于借霸权专制社会的所谓高薪养廉之说教而继续淡化民主监督、排斥人民决定权,则是自欺欺人。高薪养廉制助长官场的平均主义与官民不平等,何况,缺乏人民对等的制约,再多的高薪也养不成廉政,仍会“合理”贪污,而建立在全民最有力的制约下的对代理人的奖励制度才体现优胜劣汰的良性竞争,在政治上也按劳分配,奖罚分明,才既使人民受益,又使官员公平心安。

(三)、在方式上,只要是全民作主的任何方式都应该允许存在。

不得以任何其它理由完全排斥,只要这方式合乎公意,无损民主与自然准则,至多只能是给于适当的引导规范。对此,台湾把全民公决法定为公民投票法,既不准确,又有预设方式之嫌。实际上,只要是全民自发自愿决定的方式,又能正确反映民意的,都应不拘一格,允许实施,还会成为人类优秀文化、科学创意的珍宝而载入史册。尝试让分散的自由的人民在一定时间内通过互联网表决,就会是更方便方式。又如美国俄亥俄洲的洲际河纠纷就以河上拔河来争夺该河的所有权、西南某市因两候选人票数相等而举行的两人以拳击比赛之胜负来定市长人选等等,都既合民意,又幽默科学,还启示人民:并非事事都得在票面上斤斤计较,幽默智慧也是化解之道。毕竟河界只是人为的划分、市长只是分工的不同,都小于自然联系与平等。何况,力量大的一方有利于开发河流、能更胜任辛劳的市长之职。

在民主制里,除了直接民主的标准不得动摇、否定,遵循大自然规律的科学标准不得拒绝外,其它任何间接民主的管理方式都是可以改善的,也应该及时检讨。

第三枝节 直接民主的伟大意义

一、才能群策群力,使立法及时又充满智慧、理性

1、多数人的意愿就是道理、理性。真理虽然首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只要是真理,很快就会为多数人拥护,多数人的意愿就总是道理,除非是被其它因素故意的强制的歪曲。

2、把多数人的认知与议员的专业结合起来,当然最智慧。

3、把议员有限责任与人民无限权利结合,才能及时立法。无论如何对议员规定要求,议员立法都受到主观与客观条件的限制,要么无法及时,要么难以正确。故,必须把人民无限热情、无限智慧结合起来,才能及时准确的立法。

二、直接民主权主要是有利于政府官员及其管理

无论是社会主义体制还是半民主社会之所以不愿让人民直接决策,就是所谓担心众口难调,各执一词,更难管理,实际上是恰恰相反。

1、只要有直接决策权,人民就不在乎何党何人执政

因为决策才是做主,何人执政就主要就是执行的问题,一般不会影响或妨碍到人民主权,故,人民甚至不热衷于选举。

2、政府可以把难题推给人民

当代政府热衷于有最大管理权,又最害怕直接管理人民,处于自相矛盾中。事实上,只要果断实行直接民主,就一切迎刃而解了,凡属政府难以决策的,或者必然会得罪部分民众的事务,都可以交由全民公决,比如中国最棘手的拆迁房屋,往往是少数或个别钉子户卡住了整个社区建设,但任凭官员或建设单位如何规劝或协商,钉子户就是不动摇,之所以如此,就在于他们虽为少数,但自认为官员或建设商更是个别,是基于私利,故,他们就似乎理直气壮,甚至以此作为民众英雄壮举。若是把这一难题交付当地全民公决,一旦通过,纵然再多的少数钉子户也会动摇阵地了——他们不怕规定上是人民的政府,可以坚决抗拒私营发展商或事实上私营的国营发展商,但他们决不会与全民作对,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平民,就如同不愿与自己作对;再说,对政府主要还是明枪好躲,对同样的众多的无处不在的平民则是暗箭难防。故,只会急流勇退或称乖乖的缴械投降。

3、政府不怕任何反对党或个别人刁难

一旦政府连少数人的阻扰都能化解,自然也就不怕任何反对党的刁难。因为反对党本身的力量始终有限,都得发动、依靠、借助广大人民的力量,而政府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先行全民公决,只要坚信正义,就不怕反对派造谣生事,就不怕人民不最终会拥护;相反,反对派越是为反对而反对,只会更加失去民心——人民始终比任何党派都聪明,因为人民是多数,而且是局外人,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4、民主制其实使政治领导也更轻松,理直气壮。

只需要自己事事按照最朴实的道理去做就足以,而道理本身是最简单的。遇到任何人反对,只需让其诉诸于公决即可阻吓任何非法的企图。同理,人们个体可能不怕领导个人,但肯定害怕民众。

三、才能在整体上消除合法腐败,堵死非法的漏洞

经济民主化只是在经济领域排除了官员能够腐败的条件,但并非就可以一劳永逸,一了百了。一则还有私营经济的存在与无孔不入,难免会与官员形成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二则,在宏观上政府始终得把握计划、分配、管理及最后救济等各主要环节,这些环节虽然较少针对具体企业,但是,权利影响更大,也就更具有腐败的诱惑力。因而,就必须政治上实行更充分民主,虽然不必实行竞选与轮换执政,就必须实行直接民主,由全民公决。尽管全民公决很难实施,难以防止小规模的渎职或腐败,但至少会遏制政府官员大规模的玩忽职守或以权谋私。

四、有利于社会稳定与和谐,化干戈为玉帛

稳定不只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更是人心所向,其实,越是平民才越需要稳定,因为他们经不起折腾与波浪,稍有大的风波、运动,他们就惶惶然,而且,他们之所以一直只是平民,就在于其性格比较安静,大多无欲无求,只求平凡安稳的一生。但是求得稳定显然不能靠高压或欺骗,只能使社会的根基稳固,使民心平静,就要使民心有发泄的渠道。没有宣泄的渠道,人民心中就始终汹涌澎拜,无法稳定。宣泄的唯一渠道就是直接民主之公决,否则,任何其它的所谓批评建议、网上评议、哪怕“人民代表”开会等等都无济于事,甚至会产生新的矛盾,代表还会被视为民奸。

直接民主制并非只能在全社会由全民共同行使,即使在小范围、小单位,为了任何事务包括“小事”,都可以行使,就如灵丹妙药,屡试不爽。

(一)、对待上访——化堵为疏,一顺百顺

上访是社会的正常现象,并非哪国或哪个时代独有,它也可算是人心向上,相信中央政府的体现。如果冤民连中央都不相信了,那就只能选择落草为寇或逼上梁山了。但是,在一党专政体制下,允许人民上访,中央事实上不可能完全、直接解决访民的问题;若禁止冤民上访,就会如用纸来包住火,始终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对此,只宜先以理服人:

1、地方的腐败腐朽理当主要由地方解决,解铃还须系铃人。

2、从数学看,各级地方政府呈几何数递增,它们导致的冤假错案、侵犯民权等全都挤到中央来处理,永远都不可能解决,何况中央政府还需带头精简机构。

3、既然中央政府限于人力,又非当事人,大部分都无法解决,那允许冤民源源不断的涌到首都来伸冤,浪费冤民时间、物力等副作用远多过正作用,就应该劝退。

4、其实,许多冤民也深知此道,但他们仍然坚持上访中央,并非指望真的能够解决,而是作为与地方贪官恶吏斗争的唯一有力手段:地方官吏越是害怕人民上访,人民就越是要上访,尽管靠上访解决问题的概率微乎其微。

对此,不妨试试就顺水推舟,放任其上访,但是都得依照法定程序,该排队就排队,该等待就等待,更应该允许通过邮寄或网上伸冤到中央的方法,畅通邮寄与网络渠道,并坚持来信必复,有问必答,来最大限度减少冤民亲自上访;若是访民捣乱、胡作非为,才依法处罚。

如此这般,访民在感激政府政治开明的同时当然会自觉守法,访民们定会自然而然的减少——因为,当政府官员都不怕人民上访了,上访就失去了最有威慑力的意义,只会自我加重人力物力损失,何况他们大都是贫民,更经不起折腾。这也是堵不如疏的道理。

5、同时,运用直接民主制,发挥群众的力量来共同化解。

在首都就向全体市民公告以上的情况与方案,取得市民的同情与信任。毕竟,首都市民最热爱自己所在的城市,直接对城市环境等感同身受,最希望环境文明、祥和、美好、清洁,不愿意整天耳闻目睹那些令人悲伤、厌烦的人事,也无法承受因而的交通拥挤、治安混乱等,加之市民只是平民,没有权力与义务处理各地上访者的伸冤,也无法辨别众多冤情有无出入等等,即使个别人有心匡扶正义,也得三思而后行,不会盲目打抱不平,加之面对政府入情入理的告示,自然就在情理上向中央政府倾斜。

此时,政府再作出若干规定,提请全民公决,包括允许市民义务协助政府管理好外来人,保持城市和谐等等,充分尊重市民的主人地位与权利,展示为了市民的诚意,相信广大市民会热心拥护,并投下赞成票。

其后,广大市民对于自己亲自投票赞成的法规当然会主动帮助执行、落实。积极规劝上访者偃旗息鼓,回家休息,耐心等待,或者友好的拉他们进入自家做客,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或者对于有的情绪激愤、易冲动甚至采取过激行动而会破坏市政建设或公共安全者,市民也不会再一味推诿或等待政府警方来处置,而会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如此,就有无数的力量在帮助政府处置,政府既轻松又省心,而上访者面对这些市民好言相劝、柔中含刚,也难以拒绝或招架:向他们抱怨吧,他们不是官员,无义务,也无权力处理;拒绝他们的规劝吧,人民群众的力量最大,而且,他们也只是平民,不会有官员的顾虑,甚至可能采取一些不够文明、规范的言行动作来使自己就范。长龙斗不过地头蛇,故,只好反省自问,退而求其次,选择其它更合适合理的途径或台阶下了。

既然成立维稳中心存在合理性,那么,成立城管,也是应有之义,就如人类社会需要政府管理,人口集中的城市也需要综合性的管理部门。中国城管遭人诟病,倒不是因城管部门不该设立,而是在于基本方法的错误,主从倒置,以致被人民普遍唾弃;如果说,解决上访问题主要得靠政府内部来运作,那么,城管既然是因人口集中而为了多数人民的公共利益,就理当采取群众路线,不能也只靠政府自上而下的强制管理,也不能靠政府自我弱化的所谓人性化柔性管理,而只能靠民主制,才能、就能一顺百顺,迎刃而解。

(二)、城市管理——化纠结为共赢

须知,不只是政府爱城市,要求把城市建设、管理好,市民也如此,甚至更加热爱,并以城市为家,因为普通市民除了本市之家就无其他处的家庭了,当然比可以狡兔三窟的官员更爱这唯一的家园,就当然不会允许或放任极少数人搞坏城市——大家庭形象,以免自己无面子。

既然小商小贩存活的前提是市民有物质生活需要,那么,广大市民究竟是需要这些并非急需的物质生活,还是更需要整体形象或精神文化场所,就只需要交付市民公决。相信大多数市民是宁可少一些生活方便,而要求保持整体大环境与高雅档次的,而且,越是底层平民往往还越是热衷于难得的公共场所高档高贵化,这里才是他们不敢问津的夜总会俱乐部等室内高贵场所的替代处。何况,中国社会早已充斥假冒伪劣商品,而这些商品在小商小贩处更普遍,市民多少身受其害,对其并无什么留恋之意。之所以有些人还是舍不得全部清除小商小贩,只是在于热闹,可以饱饱眼福。对此,鼓励、帮助市民、游人免费在各个公共场所、广场日夜举办多种文娱活动,并确保向全民免费开放,就足以让市民投下赞成票。

其后,同样由广大市民行使直接民主权,除了对待上访的复决权外,还可以见仁见智的发挥创制权,平民就会以自己真的成为本市的立法者而骄傲,当然会以破天荒执行自己亲笔批准的法规为自豪,会自告奋勇的主动出击,构成全体市民自然的“天罗地网”,使小商小贩无所遁形,遭到无处无时不在的规劝、制止,以确保全民公决的法规全面实行。即使遇到城管员强制清理违规小商贩时,市民也只会声援依法的一方,不会再一边倒的同情“弱者”——任何敢于惯于藐视、践踏全民公决法规的人决不会还被人民同情。起码,市民们可以自发自觉的对小商小贩采取冷处理方式——罢市,如同中国人民几次共同抵制日货。

小商贩并不害怕城管们冷处理,因为城管官员们是不会购买这类低档货的,即使白白送给他们,也会遭“可贵”的坚决拒绝,常常弄得不谙世故的小商贩还非常感动:他们真可贵啊!我可是拿自己几乎全部家当奉献他。小商贩就是怕市民游客不买账,那就真的不愿继续在公共场所免费“表演”了。

(三)、强制拆迁——化强拆为自觉履行

如果说,小商小贩主要影响市容管理,那么,拆迁主要直接影响私家居住如果说,政府有主要的责任维护好城市管理,那么,相关的公民实际上才最关心拆迁及其环境等。因而,对于拆迁的难题只要找准了突破口,再运用直接民主制,就更容易化解,还不只是如小商小贩的被迫撤退或上访冤民的无可奈何,而会是被拆迁户积极主动的自我拆除,令政府与建设单位不敢相信,恍如在做中国梦:

1、只要自信拆迁后的重建肯定比拆迁户现在的居住状况好得多,就可以放手发动群众。

2、只要想到所有被拆迁户有着比政府更加迫切的要改变居住环境、档次的“自私”愿望,就可以实行群众自决。

3、只要整个拆迁补偿协议及过程都全程公开,光明磊落,经得起群众质询,让多数人民深信不疑,就不怕大多数群众不拥护。

然后,就制定相关章程,交付全体拆迁户公决,其中规定:拆迁协议按照民主程序,以少数服从多数来定。一旦多数同意拆迁补偿方案,整个重建协议就生效。少数人或个别人有异议的,可以诉诸司法裁决,或者交付全体拆迁户与建设单位公决。公决或裁决通过的,就必须执行。否则,任何拆迁户都有权要求异议者自觉履行,以免妨碍到整个进程与大多数户的利益。

如此这般,个别钉子户必然不敢继续抗衡,因为:

4、钉子户一般不太怕政府官员,觉得官员会顾忌自己的政治前途,而不敢公然乱来,建设单位也不太敢冒风险来过多强迫自己,毕竟是一个单位,没有民主权的员工是不会为单位卖命的,而老板更不敢亲自出马、直膀上阵,被一介草民以擒贼先擒王之势来拼命,那不值得,故,钉子户怕就怕本村的群众包括邻居,因为,若是他们都已签名同意,就意味着他们实在“喜新厌旧”,巴不得早日能够有乔迁之喜,荣登高尚住宅;而且,他们一般也如同自己并无狡兔三窟,只此一家,别无他店;既然同意拆迁了,一日无法乔迁,就得寄人篱下或露宿街头,当然会心急如焚。若是深知就是自己一户在此设卡,如同害群之马或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肯定会来催促,甚至来拼命。哪里还需要等待政府或建设单位来强制拆迁,众拆迁户就会动手;同时,政府单位的明枪好躲,群众邻居的暗箭难防,何况,群众也可以采取五花八门的多种阴招来逼迫自己就范,加之想到政府还会暗中怂恿群众自发的百般驱赶自己,并承诺不予追究群众相关责任,难免毛骨悚然,好梦难圆,只是恶梦连连;自己若是面对媒体大众轰轰烈烈的拼死在政府官员面前,还能留下悲壮形象,并换来强拆停止、补偿大增,特别加上致人死亡的额外赔偿等“名利双收”,而自己若是不明不白的死在周边群众的暗害里,那真是白白送命,还是失去了坚守阵地的中坚力量;再说,就是有些妇女大妈整天围绕自己家指桑骂槐,也够自己难忍受的,甚至其中还不乏有自己的亲戚,仿佛自己已众叛亲离,真正成为孤家寡人了。

此时此刻,只要没有较大委屈、损失,相信钉子户会识时务者为俊杰,脑筋急转弯,选择同意的。那时,即使政府还来不及答复或者还将信将疑时,可能一夜之间,钉子户就自行清理门户,开门走人了。倒是等到政府组织强制拆迁队伍荷枪实弹,浩浩荡荡,开着如同坦克大炮的推土机、吊车来到现场,可能还认为是钉子户在如孔明玩起空城计,而不敢贸然进入,只是树起高音喇叭大喊: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停止对抗才是唯一出路—–没料到钉子户已从后路——“民主前途”走到领导的身后等待其验收签字了。

当然,这些措施还只是在现有体制下就能达到的效果,一旦实行了全民共产制,这类现象、问题都不会发生了:

1、直接民主权全面行使,使整个社会和谐、官民一家,几乎不再有什么纠纷、不满。即使还有难免众口难调或官员过失,也丝毫不必担心——

2、全民主制的人人有权互相评分制,使任何人对官员的不满可以直接对其打低分甚至负分,还可以动员他人如此评分,直至使该官员因分数不及格而必须下台,而无需反复的、仰求于官方上级的投诉;如果是对事不对人的伸冤,即使是司法程序走完,还可以争取本地民众来启动复决或创制程序,以求全民公决时改变原来的处理决定,而无需劳民伤财,自我弱势的上访。

3、经济民主制加金钱被道德评分所取代,使腐败基本不再有,社会无人穷得需要当小商小贩来养家糊口;如果那时您还看见小商小贩,您出价再高也不会如愿——不是他们“与时俱进”的贪心,而是他们根本就不要赚钱,而是免费赠与自己的绝活物品,甚至还会赠与钱币给您——只是作为纪念品。此情此景,城管们该作如何表示呢?相信答案万千,但都是和谐的互动,皆大欢喜。

4、废除土地私有制与国有制,一切土地都属于每个人,您——每个人之一还有必要在广袤得无限的大地上建造或死守一小屋吗?并把自己及家人终生固定在这如同沧海一粟的弹丸之地,而失去了或被他人众人排斥在大无数倍的天地之外吗?哪里还有何人会死守私屋,抗拒拆迁,只常见城管们遇到空屋时,就是找不到主人——当然不是屋主埋伏在旁边,磨刀霍霍,要与城管决一死战,而是少数觉悟不高的屋主不好意思承认是自己的,以便让政府免费代劳拆除;如果别人要送套房屋给您,您肯定不会再紧张的问:多少价钱呀?而会嗤之以鼻: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如坐牢或守庙吗?全民都已自觉自愿、团聚于高尚的摩天大楼免费居住,天天如过节,人人皆亲戚,放眼楼外,极目千里皆美景;转身楼内,耳闻目睹尽欢乐——

那时的城管自然一改当代的霉气——两头受气,而扬眉吐气、生气勃勃、意气风发,变成最轻松、愉悦的工作!

(四)、少数民族冲突——只能靠政治精神超越经济

中国几大边疆少数民族闹事、与汉族冲突,一直是政府非常头疼且难解的问题,特别是以愚昧无畏、前赴后继的恐怖活动为特征的新疆维吾尔族人响应境外东伊运组织闹独立,不惜以血腥恐怖来要挟,令人切齿心寒!而且,似乎愈打愈烈,防不胜防,陷入以暴制暴,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恶性循环中。面对此时此情及未来更大隐患,中共政府必须采取根本、全面科学有效的措施,才能长治久安,全民共乐。其实,只要我们都胸怀坦荡,秉承正义,与人为善,就绝对没有化解不了的人间死结,因为人人都想好,只要一种制度确实使人人都能好,就必然皆大欢喜,人人向往!本段的解剖也有助于世界各国类似的民族与宗教冲突的和谐解决。

笔者在2011年新疆出现当代最为恐怖的街头滥杀汉族人民、导致175人死伤事件后不久,专程走访新疆南北,并乘坐普通火车与来自喀什的众多维吾尔族人长途同行。火车刚刚启动时,与上百名前往广东打工的维吾尔族同坐一节车厢的汉人包括民工,就莫名其妙的纷纷抱怨不该与维吾尔族人杂居在一起,无中生有的说什么他们有异味、不讲卫生、不文明、甚至可怕等等,强烈要求列车长调换座位。最后,列车长把汉人与维吾尔族旅客完全分开,只有笔者我一人坚持留在清一色是维吾尔族人车厢内。很快我就与他们打成一片——请各位读者尤其是外国读者不要误解此成语,倾心交流,互赠食物,当然,我以少胜多“赚了”:号称东方瑞士的帕米尔高原牛肉干、正宗烤饼等等,倍感在同为汉人车厢反而难得的真诚、朴素感情,深深感谢他们对我的信任与友情,非常欣慰他们都完全赞同我这些真正融合各民族的主张。只可惜我与他们都人微言轻,以致民族共和仍然只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反思之一:社会主义体制下经济发展始终的局限性(详见其它章节)。

1、国有制经济因特权或垄断始终无质量保证,私营经济因社会缺乏民主、政府不受人民有效监督而同样无质量保证,即使在西方间接民主社会,政府对于唯利是图、不会质量优先的众多私营经济也是穷于应付,防不胜防。

2、无言论自由,就无真理、科学——科学无非就是真理的探索、发现、发明;而对政治等社会科学的限制无疑会导致对自然科学的扼杀,如本书就是以自然科学来解剖社会科学的著作,却只能私下赠阅。即使偶尔有些小科技或者通过进口、盗版来的大科技,但无公平的经济竞争、公有制企业负责人竞选机制,就无对科学第一的追求与坚守。

3、经济发展就主要靠数量,甚至靠对自然的穷尽、人工的破坏。

4、越是靠对外开放的非生产、创造的贸易包括汇率等来大增财富,越无需科技开发与担风险使用,经济发展就如滚雪球——尽管外表越滚越大,但始终空虚,并以走下坡路误称上流,使自然环境与社会人心片片寒冷。

5、如此,尽管社会主义经济在与西方私有制经济较量中因私营经济本质是下流经济,而必然取得数量上的优势与胜利,但是在与霸权国家经济较量中反而难以取胜——都是在数量、规模、速度上竞赛,中东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卡达尔等就在发展速度、规模与数量比例上、乃至质量与科技含量上大多比中国更强势,只因其国家小,人口太少,经济总量不显眼,而不如中国受世界瞩目。

6、社会主义体制相比于宗教霸权体制本来还有一大优势:就是人民都是唯物主义者,基本不信神,从而有利于焕发全民性的物质生产,然而,没有共产主义的经济制度,没有直接民主对社会事务的全民主人般参与,物质生产建设注定了就会走向正义的反面,不受宗教道德教义的自律,优势就变成劣势:假冒伪劣、有毒有害、侵犯专利、欺行霸市、尔虞我诈等就必然横斥,并成为竞争的主流。

如此,不仅经济发展不可能在科技与质量上胜过西方,也不可能在规模、速度、高度上胜过东方。那么,中国赖以为豪的经济发展成就,包括对边疆特别是新疆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就不足以使少数民族尤其是新疆维吾尔族等心悦诚服——任中国如此如何发展,就比不上与其同宗教的中东多国,何况,中东诸国都是在不具有中国天时地利的最恶劣的沙漠环境下创造的人工奇迹。至于内蒙古地区的蒙古族保持基本平静,没有继承古代叱咤风云、横扫亚欧大陆的成吉思汗血脉闹事,就在于内蒙古的综合建设确实好过所谓间接民主制的土地私有制外蒙古国,甚至大大超越中国的平均水平,尽管鄂尔多斯是靠自然资源的暴发户,但满洲里无愧为北疆明珠。当然——

反思之二:即使是经济一流,经济也只能屈居于政治、精神之下。

在经济、政治、精神三大方面,经济主要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政治则是人与人的关系,精神是人自身的循环。显然——

1、在人生幸福上,人精神的自由与快乐是最优先的,也是无限的,在人与人关系的政治上得到他人众人的尊敬至少是尊重也是先决条件的,只有经济财富才是人生本来最应该有限的,因为:人体不需要过多的物质享受,超量的物质享受只会适得其反,任何物质都与人类不是同一等级。就如血液循环是人体生命的基本物质条件一样,精神的愉悦循环也是人身意识生命的基础,而精神是否愉悦主要在于人对外界的感受。当人从外界实在感受不到愉悦、温暖时人们才需要闭目静心,排除外界红尘,而虔诚信仰起虚无缥缈的宗教;只因社会一直没有改善,甚至越演越烈,才信仰得出神入化,甚至甘愿为此献身。故,对于那些为了精神信仰敢于、甘于献身者来说,任凭多少经济诱惑,都无法撼动其心,人的生命价值高于一切!连自己的生命都可放弃,难道还会向经济弯腰?至于说,所谓恐怖分子都是被洗脑,因愚昧而做人肉炸弹,并不尽然,那如同承认中国几十年教育的失败。就连西方社会大多数所谓信仰宗教者都是出于经济等现实需要,极少数穆斯林舍身赴死也是基于对自己现实的绝望,对中东现实的向往;即使是所谓被洗脑,也是指望死后才能获得幸福。

幸福主要靠精神与政治,政治上人与人关系本来最简单,就是要求平等或平衡——可以不完全平等,但彼此应该保持如同跷跷板的平衡,以免一方随时被抛出,另一方强势者虽然升得高高在上,却难免要被重重摔下。

2、政治上的平等、精神上的愉悦无法靠经济财富来自动获得,只能靠人为制定的法律与他(她)人的心甘情愿。即使在当代金钱横斥的世界里,金钱也买不到幸福的原始乃至最高境界,政治上的平等地位哪怕只是言论自由都不可能靠金钱直接购买,故,仅仅拥有再多的经济是不可能令人满足的,就如野生动物仍可以说是最富有者,因为它们拥有最大范围的大自然,显然,它们决不会如土豪一样就自我感觉良好,而是深知自己不仅无权享有与人间官员对等的保障,也不可能与普通平民保持同一级别,当然,它们也不必过于谦虚,极少数珍奇野生动物的生命价值还高过平民特别是贫民的价值——杀死一头大能猫得处死刑,而杀死一位平民可能不必抵命了。故,若是法律一直不赋予人民直接民主权利,让执政党及其官员在永葆执政地位的同时,让广大平民也能处于社会事务与人身保障上的平衡,纵然使人民获得再多的财富,哪怕真正多过官员的财富,人民也不会满意,其道理不言而喻,还无需深究所谓官员有灰色收入、工资基本不动云云。何况,只要非民主制经济,经济富裕都会使贫富差别越来越大;只要无共产主义制度,贫富差别就始终被土地私有制或事实上私有制所固定并扩大化,人民即使想满足于经济,而对政治甚至精神面目,也无法回避、处之泰然。

3、三者相比,政治上的地位最为牢固,精神上的自由即使被公开限制,私下里多少还可以保留,只有经济财富最难保障:在土地私有制或国有制下,决定了经济财富的有限性,因为没有财富能大过领地,任何财富最终只有以占有土地才能衡量,任何非土地的财富都难免被土地这一基础无限抬高价格而化为虚有,而土地始终、至少在地球上是有限的。除非是有政治权力或特权保障。如此循环论证,足以经济始终得依赖于政治。

4、至于说如果人们还能进一步认识到当代经济的反动性,也就深知其不可长久,就更加不愿只有经济——拥有再多的个人经济,同时就失去了对全球、大自然最多经济、环境的拥有;每个人都追求、拥有私有经济,地球大自然将被支离破碎,体无完肤,最终死亡。

可见,只自信有经济发展,即使人人均富,仍不可能使人民特别是有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满足的。这决非是他们贪心,恰恰是说明他们不贪婪财富,只求人的本能:平等、自由、及民主。

那么,是否实行了一定的民主制就足以使少数民族心满意足呢?

反思之三:即使是政治民主化,仍可能不足以使少数民族安静,社会制度还必然吻合自然平衡规律。

政治民主化主要还是运作于人类社会及其人与人关系,由于人类社会自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都是建立在霸权专制与土地私有两大毒树根上,本是主要开毒花、结苦果,但已显枝繁叶茂,姹紫嫣红。因而,即使社会实行一定的民主制,并不能轻易就得以拨乱反正,还必须同步实行吻合自然平衡规律的共产主义制度,不仅使直接民主容易实现,也使自然平衡规律及其不自相矛盾定律、阴阳平衡要求等发挥普遍作用,如男女不同性别者在公共场合、内外事务上的自然生理与心理差别,不应人为扭曲或抹杀,人类就不再会先以土地私有制来分化、弱化自然生物动物,再不得不靠圈养牲畜来满足吃的需要,而猪、狗等只是动物界中的异化、丑化、退化,等等,故,新疆等地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确实在许多道义习惯中较吻合自然规律,就还不能简单的以汉人的多数民意否定或拒绝维吾尔族等的科学习俗。

当然,如果实行了直接民主制的全民公决,大多数人才能自由、自觉、自愿的趋向于真理与正义,就能依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而改善社会行为规范,并逐渐影响到社会风尚。

反思之四:虚心学习,使少数民族在精神才艺上以少胜多。

与各少数民族当然是要讲究平等,但讲究平等也是有艺术性的——可以把艺术当做“特权”,即,对少数民族其实无需在政治上给予特权,一则事实上会过犹不及,二则法律上违背平等,让汉族地区每每不服,若是同时又虚与委蛇,暗度陈仓,反倒会失信于民,得不偿失,如一方面规定少数民族自治区有权制定单行条例或改变中央法规,但又规定得由中央批准;经济上也无需特别倾斜——倾斜本来就违反平衡定律,特别是当代经济本质就是反经济,倾斜只会适得其反,如大规模开发边疆区特别是西藏高原的矿藏等,不仅破坏了世界最后一块净土,也是对西藏文化更大的污染与刺激。经济只能民主化,只有民主制下的经济才会自然化,吻合自然平衡规律;倒是在精神文化上才应该特别对待少数民族,才能既化解少数民族因人数少的压抑,对平等的渴望,又充分提高全民的精神文化水准,更通过精神文化融合来淡化民族差别,回归大自然全人类不分民族、同为一家的本源。

1、精神文化只是人民业余的爱好追求,无关乎政治地位,也无涉直接的经济利益,不会影响稳定。

2、精神文化是千百年来不同民族最大的区别与优势,给予宽松环境,创造条件来充分发挥其公认的精神文化优势,既会使少数民族倍感无尚光荣、自豪,也使汉族等其他人心悦诚服。如新疆少数民族的舞蹈无疑是中华各民族中最优美的,其优雅与高难度近似芭蕾舞,蒙古舞则富有草原风情,西藏舞虽然较简单,但围成圆圈的阵势也象征着团结与平等,至于傣族歌舞更是中华一绝,其葫芦丝乐曲堪称中华国宝,兼具美观幽默的外形,取材自然简洁的本质,曲调婉转悠扬的内在,这比所谓色、香、味三者具备的中华烹调科学、简洁、朴素,烹调的如此讲究实则是去掉了精华,只有糟帕。

3、在方式上就可以主动邀请各少数民族人民汇聚到汉族人民聚居区,特别是那些有一技之长者到各地广场上公义表演,成为群众的导师——但绝不可收费,否则,公义就彻底变味,正义就走向反面,只能是政府补贴加群众完全自愿的捐款。既大大提高汉族等民族的业余娱乐艺术水平,以免大多只是那几乎千篇一律、无多少美感又占地太大的、类似于文革时期或当代朝鲜的群众性集体歌舞,使游客、周边居民无多少艺术欣赏价值,反而有些声音与空间的妨碍(以致在纽约等国内外就被起诉投诉),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艺术文化需要,更大大促进各民族的融洽、交流、良性互动。

4、同时,少数民族也能学习、感染到汉族人民的精华、开明与友谊,一曲“友谊地久天长”的歌曲还可以使全世界人民都感动归聚,特别使新疆少数民族一反沉默寡言、致使极少数人干脆以恐怖行为来求刺激的现状而遍地盛开友谊之花,如天山雪莲,美丽高贵,令人景仰!就会使同为信仰伊斯兰教的分散于全国各地的回族人民也感同身受,迅速改变虽然事实上与汉族杂居,但始终格格不入的状况,一改“人在曹营心在汉”成语的涵义。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中国政府没料到的全民共乐、处处和谐会高雅迭起,还没料到的,就是实在找不到少数民族的歹徒特别是恐怖活动了,即使是某些长相特型者重金受邀去扮演电影中的恐怖分子角色,他们也会——并非一口回绝:我们决不要这种‘名’利双收,但我们愿意充当反境外真正的恐怖分子的英雄角色!

(五)、西藏2008年314动乱原因剖析

1、腐朽文化与腐败方式的全面冲击

少数民族地区几千年来大都保持传统的虔诚的宗教信仰,这些信仰绝大部分是教人为善、引人上进、谦和忍耐、博爱助人、普度众生等等,不失为精神文明的范本。虽然在古代专制霸权的压抑、扭曲、篡改下,这些宗教又被加入许多维护等级霸权主义成份,成为霸权统治的工具,但其根本、主体仍是真善美的。中共在毛泽东时代就对少数民族宣传共产主义,但因共产主义理论远无本书的完善,缺乏能够使社会人间合乎逻辑的达到真善美等精神文明的具体措施,有些不如宗教能感人至深、具体可行,以致共产主义教育始终没能占据少数民族主流阵地;到现在改革开放,在所谓党员干部要带头致富等务实的号召下,反而使基层官员领导可以从以前的秘密、遮遮掩掩的贪污受贿变得公开、理所当然,少数少数民族的官员也可以凭其特殊身份、善良民俗环境而后来居上,竞相腐化堕落。而汉族民众虽然大量涌入各少数民族地区尤其是西藏,并没能带来多少科技、知识、资金、设备等,主要是毫无信仰、不择手段、寡廉鲜耻、唯利是图等汉族地区特色:公开开“不公开”的妓院、赌馆、夜总会、各种黑店、组成黑帮巧取豪夺等,把少数民族的忍让当作软弱可欺,把少数民族的纯朴、糠概当作大肆盘剥的机会,视善为傻、变美为丑,并因某些官商官匪串通一气而大行于市,冲击、扭曲着少数民族地区的原有文化风俗。对此,少数民族的广大平民更感茫然无助,失去了精神支柱,许多维吾尔族、藏民就以拒学汉语作为“同口异声”的抗拒。

2、政治上,我们坚决反对西方基于土地私有制的特性惯性而要求世界各国分裂、各地独立,那是完全违背自然平衡规律!也违背人类同为一家的本源及最大多数人民的共同心声!我们坚决支持中共维护国家统一的政策!统一之所以必须,就在于才能使全部土地由全民共享,并得到最大多数人民的共同心声与智慧,因而,统一的国家地区内还理当实行共产主义经济制度,及畅通全民共同心声的直接民主制。不然,当地人民就难免会觉得统一还不如有个人自由与小民主的分治,人心的分离与动乱就无法遏制。

3、经济上,我们坚决拥护中共政府不为了经济建设而大量引进外资而可能导致政局不稳定的政策,因为,外资本质是下流经济,让下流经济冲击、充斥高雅圣洁、地球上少有的自然环境的青藏高原、新疆天山、内蒙草原,当然是得不偿失的!但是,也不能浪费边区天然的潜力,更不能为了安全就只是或主要让国内那些更不入流的低级下流经济、生活方式涌入。我们需要真正的科技与理性运用,而衡量任何科技资本是否合理的唯一的标准也是全民公决。

青藏高原本是地球上最亲近太阳的地方,起码可充分利用无损耗、无污染的太阳能,不仅能解决本区民众的生产生活需要,使藏民们避免因燃料不够而以仅存的植被作燃料的毁坏自然环境的问题,还可支持全国,又可成为单调高原上独有的人工景观,还可使牧民们行走或载歌载舞在太阳能板构成的万里长城内,免受阳光强照之害,并可在太阳能板的隔离下试植各种农作物、花果等,使牧民们生产生活丰富多彩。

然而,中共政府大力帮助西藏建设就是从前期的主要输血式——如同把广大藏民当病人,到现在全国性的改革开放——主要不过是让庞大的四川(尤其是成都平原地区)男女蜂拥而至。他们无什么学识、技术、资金,无信仰道德自律,只信奉金钱,唯利是图,寡廉鲜耻,已在全国起了恶劣的肮脏的“先进”作用,又毫无顾忌、如法炮制的在中国这最后一块神圣的净土、纯洁的宗教精神家园里大搞淫乱娱乐场所、色情发廊宾馆与假冒伪劣、坑蒙拐骗的商品买卖、单一且价贵质差的川菜等服务行业,使拉萨成为堕落的小四川。他们如此投资、兴办,不仅使藏族文化、特色遭到严重异化、边缘化,对西藏的基本建设、人民生活、城乡风范毫无积极建树,只是日益严重败坏了藏民千年流传、保存的公序良俗、宗教与道德风范,使藏民信奉的佛教中的崇高教义、普世济世的原则遭到藐视、溅踏甚至毁灭性冲击,并使原本遵守善良规矩、视名誉尊严为生命的善男信女也被反复毒化,被拉下卖淫嫖娼的污水,使笔者在内的广大中外游客之正义者目瞪口呆,倍感大煞风景!这是比吸毒还毒攻心灵道德深处的精神毒品,致使人们连带堕落,争相堕落!而某些官商勾结、警匪一家、红保护伞下的黑恶势力在神圣、纯洁的佛教面前肆无忌惮,骄奢淫逸,彰扬铜臭,亵渎神灵,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更是践踏着广大藏民忍耐的底线。

对此情此景,一直被压抑而显沉默寡言的藏民们痛心疾首,在投诉无门,反被讥讽下,面对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的危机,终于忍无可忍,藏民都是自发的并如星火燎原般的喷发了——要用生命来捍卫佛教世界的真善美,要用热血来冲刷假恶丑!这就是为何他们捣毁最多的就是那些藏污纳垢、卖淫嫖娼的夜总会、发廊、宾馆及不守诚信的店铺,对于其他守规范的回民、本地汉民及学校等都秋毫无犯;而且,整个暴乱中也几乎没有叫嚣要独立。因为大多数藏民并不想西藏独立。自然界本是一体,世界本应无国界,人类本是全球的主人,理应可以无拘束的生活、工作、作主于世界各地,这是人的自由天性,更是社会全球能够和谐、协调、高速发展的前提,西藏作为地球上有人居住的环境最恶劣地区,其人民自然不想、不甘于独立于世界,被邻邦敌视而孤立,只是盼望青藏高原作为世界屋脊、地球第三极、人类最后一块净土,应让全人类可共享共保,至少应允许世人游历、合乎公义公意投资,共同升华,从而如同这世界屋脊、喜马拉雅山、珠穆郎玛峰一样在政治、经济、生活环境、精神面貌等主要方面真正、永远也立于全球最高级。

可见,那所谓的暴乱既非藏民主要在达赖喇嘛的教唆、支持下要闹独立的使然,也非所谓中共为了嫁祸于人而要解放军假冒藏民搞“国会纵火案”的苦肉计,它就是起源于以四川那些肮脏男女群体为主的邪恶,根植于体制不完善的必然,只因某些警察司法人员已是这类卖淫嫖娼、制假贩假、欺行霸市、敲诈勒索等邪恶的共犯、保护伞,才不会记录、承认涉案动乱者及臧民对此主要及根本原因的辩白与控诉。

紧接着就发生于邪恶多发地的四川成都平原西北处的超强地震,虽然并无依据与当地滥开发化工厂致频发爆炸性事故、过多修筑水库导致对地下加压,触动于理论上的地震带有主要因果关系,但也如向四川人敲响了又一警钟。我们在深切哀悼地震中受难者的同时,奉劝川人化悲痛为力量,善于勇于从这偶然中反省必然。

五、才能人尽其才,化腐朽为神奇

政府管理最害怕所谓的刁民,好刁钻出头者,但有时又最需要这些敢为天下先者,如何化解这种自相矛盾,使其扬长避短,只成为政府的好帮手,又不至于威胁、排挤政府官员的行政,也只有靠直接民主的公决,使他们成为不是官的官,可以过足一呼百应的领导人官瘾,又不想为平民的民,仍然是平民,对任何政策或公决,他们必须执行,甚至应该模范执行。如此,他们就不仅会创造性的发挥其优势,还会义不容辞的继续担当执行自己共同表决的决策的榜样,从而使人尽其才,化腐朽为神奇。

六、人人才能知法、自觉守法,进而“越权”帮助政府执法

当法律不是人民自己制定的,就得靠大力搞普法教育,但始终难以理解;当法律与多数人民的意愿不合时,还得靠强制执行,只有人民直接立法或者有权审查并直接要求立法机关修改时,人民才会对法律赋予无比热情,才会人人知法,自觉守法——就是遵守自己的约定,并会主动帮助政府执法,以求自己的意愿能够尽快的完善的得到实现。

七、使政府与任何少数派或“懒人”都良性互动,皆大欢喜

在公决中因自己是少数派而败北者要么会如走出迷途,找到真理而欣然或坦然“随大流”,要么会要反败为胜——当然无需暗中以卵击石,更无需迁怒于或纠缠于政府,只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借助全民公决制,只需稍微留意关注社会自然等就能发现无数机会,首先倡议,一呼百应,吸引多数,顺利通过公决,而让反对派轮坐自己的“失败者”席位,反倒怕自己的倡议太完美,以致人人赞成,自己那失败者的席位只能虚位以待了。

同时,一般政府既怕人民太懒散,不利于生产建设乃至管理,又怕人民太勤快,以免把政府保留的项目用地等也挤占了或者经常指责政府的懒惰等,但直接民主制则又自动化解这一两难推理:人民越懒散,大多旅游四方,就越难聚成全民公决的人数,连倡议者都寥寥无几,政府则越易施展抱负,制定好的政策;而好的政策注定包括使人人不会懒散或者不怕“原居民”懒散的措施,使人人包括外来游人与政府能同心协力,众志成城。不然,政府太累。即,无论人民是懒是勤,政府与更多的人人都皆大欢喜,良性循环:人懒,政府喜欢,人勤,政府追求。

八、至于说担心直接民主的几个主要问题根本不成问题

1、间接民主制总借口怕直接民主导致多数人的暴政、侵犯少数人的权益。显然是多虑了,因为,多数与少数是相对的,并非绝对化,多数派深知自己随时或在其它事项上会成为少数,因而,就不会在议案中绝对化,必然会兼顾到少数的利益;与此相对,今日的少数派明天可能就是多数派,此议案上只占少数的人民,对彼议案则可能就是多数了,故,暂时的少数派并不会泣丧,也不会因此对直接民主有抵触情绪。何况,人人都坚守,多数大于少数是常识,也是我们社会赖以存在的科学与自然基础,是我们取舍的唯一标准。如果我们为了迎合少数,就违背常理,那必致社会怪象、丑陋丛生;因为民主的唯一规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或少数人的自由得让位于多数人的意愿,只要是建立在平等与公正的基础上,就得坚守。这是人类社会区别于动物界的根本,也是社会理性的基石。如同体育竞赛,不论双方比分如何接近,唯一的法则就只能是多分哪怕多一分者胜!显然不能因仅一分之差就不分胜负,或以败方是因发挥不正常等理由来否决。不论败者有多少委屈,不论其有多少非法定规则的借口,我们显然只能如此选择,否则,人类社会就无统一的公正的标准与轨道,就无法正常运转。体育竞赛规则是我们人类公认的最公正准则,又是最讲效益的人生竞技,它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大自然法则是一脉相承的,是大自然和谐变化的规律。因为人类理性社会都得有一个公认的标准,如果民主制也无标准,而试图同时同等保护多数与少数的双方权益,既不可能也是荒谬的,因为是违犯了基本的数学规则:多数大于少数。虽然既尊重多数人的意志,也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是我们的人道要求,是社会生活区别于严酷的体育竞赛的人性点,但正如体育中也讲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一样,在规则上,还是只能比赛第一、兼顾友谊。否则,不仅无统一标准而莫衷一是,更易被当权者利用照顾少数人的借口而滥用职权偏向少数权贵。当然,我们作为人道的社会,与纯粹的体育竞赛或算术可有不同,应该同时尽量照顾、保护到少数人或败者,但决不能因而改变这永恒规则。虽然真理往往首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只要是真正的真理,只要经过我们各种畅通渠道充分宣传,公道必入人心,必然会获得大多数人的赞同。虽然也不能完全避免野心家利用演讲的优势可能暂时蛊惑人心、赢得多数支持,但如其内容有违民主科学,人民自会唾弃,既也可立法禁止,也可复决废止。故,政治领导的主要职责就是充当全民竞技时的裁判与教练及护场员,而不能自持精英而轻易改变规则,也不能自己又充当领头的运动员,还不能过高估计自己这啦啦队的作用。

2、至于说,成就一次创制或复决的决策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但它避免至少是减少了许多可能的错误及其危害后果,得大于失,而且,全民动员的过程本身就是最好的普法宣传教育,人民都已懂法爱法,执行时顺利得多,才最为理顺。何况,全民公决只是人民的权利,并非义务,人民若不愿意,可以放弃参与,并不会妨碍其自由或强制其负担;至于达到附议人数的公决议案,政府得负责登记并核实每个参与投票者,就得付出相当的代价,这可改进相应技术,如互联网表决,也可以规定,创议者得先交押金,如果公决没有通过的,则由创议者给予政府适当补偿;反之,如果通过的,则给予其同等奖励。这既公平合理又减少其副作用。虽然迁徙自由影响了本地居民及时参与公决,但若补之以外来人民自由的登记领证、享有当地政治权力,则既科学合理,又更好补充以更新的活力与世界更广大范围的智慧。

3、至于说,直接民主公决会导致议会权力被削弱,影响议员的积极性。

这未必,议会这专门的主要的立法职能不会改变,人民要复决的只是议会确实已失民心的恶法,人民要创制的是只因议会怠于职守,迟迟未立的应立之法;对于有的议员因而就常把难题抛给人民,而不格尽职守者,如前所述,如果议会该立未立,而由人民创制成立者,或者,不该立而立,而被人民复决否定者,都应采取倒查机制,追究相关议员的政治责任,如罚款以补偿人民或罢免相关议员,造成严重损失的,还应追究刑事责任;如此,直接民主还可精减政府机构,因为许多事常常由人民直接自己决定,无需间接环节,也常能使人民自觉履行,无需政府动员管理,因为它最得民心。

4、至于说,全民公决不利于法律的高水平,更是托词。

其实,最好的法律就是最通俗易懂,最贴切人心民意的,任何故弄玄虚的法律本身就非好法。何况,民间人才济济,特别是律师众多,正好让他们在倡导人民声张最大正义、爱国爱民的大是大非上施展才华,寻英雄用武之地。民间法律的创意绝对会有高水准。

5、至于说,直接民主会导致动摇或取消一党执政。

恰恰相反,只会永远完善一党执政。因为:直接民主制主要规定人民有对社会事务的创制权与复决权,不涉及到对执政党的更换、对领导人选举与罢免。同时,直接民主的运用又使人民帮助政府决策施政,相得益彰,并且,人民会深深感激执政党赋予人民主权与真正主人地位,发自内心爱戴执政党,更自觉履行自己亲自投票支持的法律决策等,从而使施政顺利,国泰民安,人人幸福,当然更加支持执政党,形成良性循环,岂不皆大欢喜?

 

二、台湾、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等虽然颁布了“全民公决法”,但多是徒具形式,不具有本网站公布的“人类大家庭全民主共产主义法”的公平、合理、方便的程序,更没有实行最重要的经济民主制,就仍然远非民主制,还导致经济发展相比于中国中东等每况愈下,台湾(包括香港)从当年高达中国经济几分之一的实力,短短三十年,就衰退到不及中国的几十分之一;而且,贫富悬殊、劣质产品、有毒有害食品等按比例的程度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台湾、西方多国的整体规划、建设形象等更不如中国、特别是沙漠中艰难崛起的中东,这也是导致人心向背、甚至恐怖分子有恃无恐的内在原因之一。

2、Taiwan, , California and Texas in the United States,although enacted ” referendum law” , but mostly have a good appearance only, do not have the fair, reasonable and convenient application of our website’s “human big family all democracy communist law” ,have not carry out the most important economic democracy, are still far from democracy, also caused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worse and worse compared to China and the Middle East, Taiwan (including Hong Kong)actual strength from up to a fraction of the Chinese economy , in just 30 years,have declined to less than a small several tenths of China; Also, the polarization between the rich and the poor, inferior products, toxic and harmful food in proportion to the degree,they are just called the kettle black. , the overall planning and construction visualize of Taiwan and western many countries are less than China, especially the Middle East difficult rising in the desert, which is the reason leading to the public attitude for or against,and even terrorists to secure in the knowledge that one has strong backing.

因此,本网站呼吁全体网友帮助当地人民提请实行经济民主制的公决。这是拯救土地私有制无尽逻辑病症的唯一良方,也是使当代所谓经济真正“经济”,保护并升华全人类共同家园所必需,确保发展经济的目的,就是能使全民、当然包括经济业主、官员真正幸福与长寿数千岁以上的两大基本指标。

Therefore,the website calls on all net friends to help local people to submit the referendum of implementing economic democracy. This is the only antidote saving countless malady of private land ownership logic conditions, and also necessary to make the contemporary so-called economy really to be “economic”,to protect and sublimate human common homeland, to ensure that the purpose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is the two basic indicator to be able to make the whole people, of course including economic owners and officials real happiness and long lif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old.

具体方案请见本网站主讲台的【人类大家庭全民主共产主义法】第44条至第64条

About the specific plan, please see “human big family all democracy communist law”from article 44 to article 64 in the main (bedroom) platform of the website.

相关理论详见本网站创始人的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六篇第二章主干之一:人类与自然的关系P659—742(欢迎网友大师为了全人类的最大正义,把它翻译成英语)。

Related theory can be found in the monograph of the founders of the web site【the common mission and ideal of all mankind】the sixth piece, second chapter,first main trunk:the relations between man and nature.P659-742.

(Welcome friend and great master translate it into English in order to the largest justice of all manki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