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第一大真理】直接民主制才是人类得以诞生的关键

第一回合:人类究竟是如何诞生的?

(first round),How did human beings be born on earth?

——人类的诞生,关键因素决非靠达尔文的进化论,而是古猿猴靠自发的朴素的直接民主制!

–the birth of human, the key is not on Darwin’s theory of evolution, but the ancient apes are on spontaneous simple direct democracy!

本网站今天首先从人类诞生谈起,是因为人类的诞生决定着人类生存、发展的基本方式——社会体制,能够使我们今天的人类完全告别邪恶的当代,人人获得彻底的、高尚的、幸福的、足以长寿数千岁的新生!

The website today discuss these problems first, because the human birth decides the basic way of human existence, development——society system, this can make today’s human completely farewell evil contemporary, everyone get thorough, noble,happiness,longevity enough to thousands of years of rebirth!

1、在弱肉强食、危机四伏的自然界,凭什么单单远古类人猿(实际上就是猿猴)能脱颖而出、变成高等动物的人?

(1)In nature full of the law of the jungle,and being threatened by growing crisis, Whereby can only ancient anthropoid (it is actually the ape)stand out and become higher animals——human?

2、如果只是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那为何比猿猴功能、体能强劲、智商更高的其它动物却没有进化成人?而且,具有同样生理功能的其它灵长类猿猴等至今仍然没能进化成人?难道大自然里也耍特权?

(2),If, just according to Darwin’s theory of evolution,Why can’t other animals who are more functions,stronger physical,higher intelligence(LQ)than ape evolve to become human?and,why can’t still other primates apes with same physiological functions evolve to become human up to now also? Do also nature play privileges?

3、人类也是动物,也是大自然的产物,无论是诞生,还是发展,也理当受制于自然规律,大自然具有众多规律,那么,起根本作用的、能直接决定人类等动物能否诞生、如何诞生的基本规律又是什么呢?

(3), Humans is animals also, and also a product of nature, whether born or development of human, also should be subject to the laws of nature, nature has many laws, what is the basic law,which directly determines whether human and other animals can be born,how to be born?

4、这些规律如何制约着人类的诞生与今后的发展?

(4),How do the laws restrict the birth and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mankind?

5、我们应该如何顺应、把握规律,使人类社会与大自然和谐、“经济”的发展、升华呢?

(5),How should we comply with and seize the law, make the human society and nature gain harmonious, “economic” development, sublimation?

请欣赏本创始人历经八年、行走五大洲30多国探索的结论——

Please enjoy this conclusion of the founder of the website after eight years and walking 30 nations five continents explored —

一、直接民主制才是人类得以诞生的关键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1—38)

   Direct democracy is the key to the birth of the human

(selected from【the common mission and ideal of all mankind】P1-38)

人类的诞生难道就是基于达尔文进化论吗?

在弱肉强食、危机四伏的自然界,远古类人猿(实际上就是猿猴)何以能脱颖而出、变成高等动物的人?而比猿猴功能、体能强劲的其它动物却没有进化成人?而且,具有同样生理功能的其它灵长类动物或其它猿猴为何也仍然没能进化成人?

千百年来关于人类诞生的学说多种多样,都未能提出内在的逻辑性因素,就主观臆造出天生就有“类人猿”,如同说人就是天生。这显然是违背人类历史的神话。事实上,大自然本来只有普通的猿猴,并无天生的类人猿;还有所谓的工具说,即,因为那些猿猴会使用工具才得以进化成人。问题是,所有有手脚之分的灵长类动物如猿猴、熊等都天生会利用天然的简单工具,但并不能凭此就足以阻挡猛兽的攻击,也争不过群体动物,就时时处于生存危机、生死恐惧中,不可能使其智慧、能量升华成超越一切动物的人;至于能创造性使用足以打败猛兽、动物群的工具,那是已成为人的结果而非原因。可见,工具只是外因——变化的条件,作为从动物到人的变化根据只能来自其生理认知、内在习惯的自然或被迫改变。

当然,最权威的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认为人类是通过自然进化而来,在这一进化过程中,劳动起了决定性作用。其论证有二:从普通动物进化成高级动物的人,靠自然环境就基本可以成就;劳动是创造性活动,所以就能帮助创造人的形成。

其第一点如同说,只要是动物都可以变成人,即使非灵长类的爬行动物也可以逐步进化成有手脚区分的灵长类动物,再进化成人。那必然是可笑的:如此动物都迟早能够变成人,那自然界还能有动物吗?大自然还会丰富多彩吗?即使说动物变成人会有先后,总是存在后来者还暂时是动物,但它们说不定也不再甘愿过“不是人”的低级日子,不甘愿受人类管理,对人类不屑一顾:哼,你们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先长成人样吗?我们还会后来居上呢!就如年轻人都藐视年长者,社会与自然就必然乱套;而且,那时要确定人类的身份除了民族,更应该确定他(她)的前世是出自何种动物呢?如此人间岂不成了西游记中妖魔鬼怪变成的世界?那人们可能真不愿是人,而愿意退化或保留为猴——孙悟空,有火眼金星能识别哪个“人”是何动物妖怪变化而成的。

其第二点仿佛是说,只要动物愿意劳动就可以变成人。当然,又是站不住脚的。

所谓劳动,就是为了捞取生活所需而动,显然,任何动物甚至植物都在劳动,不然,它们就会死亡,在一点上,动物界完全可以骄傲的声称它们比人类高尚,因为它们几乎不存在不劳而获者(如贪官或出租私占土地者)。如果说,群居动物中还存在动物王不劳而获的强占下属动物劳动果实的现象,那么,植物则基本上都靠自己劳动,如根系在土壤中艰难的不停的做“伸展运动”,树叶常常如演舞蹈般的舒张闭合,吸纳阳光雨露等,可见,还是生物都在劳动,难道全部生物都能凭其劳动就变成人类?而且,越是低级的植物等生物越是离不开自己的劳动,岂非越是低级的生物才越能优先进化成高级的人类?显然不合逻辑。

从主观上讲,生物哪怕是所谓最聪明的动物进行劳动的目的基本上就是为了自己能继续生存,而为了生存,任何动物植物等的劳动主要就是有限的基本重复性的劳动,这是生物钟的规律所致。这就使植物的劳动无论如何延续,原则上难以进化,除非靠外界的促进或者美国流行的所谓高科技转基因(但这决不是进化,而主要是异化、弱化,容本系列后论);动物的劳动主要就是吃,但一般不会吃饱了撑着,因为它们不想如人间落后国家社会里视长得胖为当官权贵高级的标志,更不会学习人类的“聪明”:吃不完兜着走——那样至少不新鲜。可见,就其动物生物劳动的主观目来看,也根本不是为了进化成异类“怪物”。即使是母兽为子女觅食的奉献性劳动,或鸟筑巢、猿猴用手(实际上只是前脚,相当时间里仍然是作为脚来使用的)借助简单工具生活等较复杂的劳动,在无限自然进化中都只是停留在这水准上,并不足以进化成人。若是要求动物都使用工具来劳动,它们还不会愿意呢:我们的手与脚、嘴与尾巴都是自己的最好工具,哪里还需要什么不便携带的工具?一味强迫动物使用工具,不仅变不成人,反而使其天生本领退化。何况,即使有的动物能勉强学会使用简单工具,那也是靠人类驯化帮助的结果,是先有了人类;若是人类不厌其烦,反复对动物们做思想工作,宣传他们变成人的伟大意义,动物也会说:你们都已经变成了人,还需要我们变什么呢?甚至更加不屑一顾:瞧瞧,你们人类有什么好?哪里有我们动物的自由、平等?!哪里有我们动物的体能体质与个个身怀绝技?!如果人类还要宣称劳动的伟大意义,更会被所有动物笑掉大牙:你们就更加人不如(动)物了!你们成为人了就是靠劳动,没有劳动,你们就不能生存,而劳动本来就是辛苦,就不自由,哪里如我们动物天生就有大自然包食包住,无忧无虑,有温有馨。难道你们变成所谓高级的人类就是为了终身吃苦耐劳?使轻松、自由、享受的生活成为奢侈品或者只是极少数权贵们的专利?虽然我们动物中也有动物王的霸道,但是它不至于使我们全体失去这天生可以自由享受的生活及其自然环境。若不是你们人类霸占、侵犯我们的自然领地、毁坏我们共同的大自然家园、强行改变我们生活,我们就能一如既往生活得尽情尽兴,以致许多同类都比你们人类长寿几十倍呢。

可见,本能的劳动个个动物植物都有,并不能使其变成人,而高级的劳动则是人的活动,是人类诞生后的事情。

至于所谓劳动创造人类说还有更大的错误。

本来动物都有适应大自然环境的能力,否则,依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该动物早就被自然界淘汰。越是智商较高的动物,就越能轻易适应,在大自然中轻松自如的生存、繁殖、发展,只需靠自然环境与本能活动,无需借助外力帮助。如果必须借助无休止的改造外部环境的劳动才能生存、繁殖、发展,那不仅不是高级的体现,而是低能的结果。故,只要我们坚信人类是高级动物,理应否定劳动才能创造人。

这一观点显示劳动是人类进化所必须,人天生就该比低级动物生物更多的劳动,如此人类不仅比动物活得还辛苦,而且,必然会无休止的折腾、破坏大自然。因为劳动的对象主要是大自然,至于人对人的劳动就是所谓的管理或剥削、包括肉体剥削。而大自然本来足以基本养活所有动物,当然包括人类,无需要过多的这类低级的或只为了一己(包括一类动物)私利的自以为是、得不偿失的劳动。但是,在保护自然环境基础上的创造性劳动、在衡量整个世界基础上的优化自然界的劳动、在保护人性人权基础上的升华人类为天使的劳动当然需要,更为需要。

这一观点还自相矛盾:劳动的目的只能是使人类舒适,舒适的生活就得不劳动或少劳动(主要指普遍的低级的复制性体力劳动),为了不劳动又得几乎终身劳动,显然是自相矛盾;更有甚者,让人人充分就业劳动,不再失业(如同只是享受),竟然成为举世各国追求的理想目标?怎能不让动物们都笑掉大牙:其实我们动物才是幸福享受者,人类绝大多数不过是奴隶或者如同动物中的异类——只会或必然以劳动为主的牲畜。

一个如此荒谬的观点之所以一直流传,并视为正统,主要还在于霸权统治阶级、土地私营阶层看中了这一观点能为不劳而获的权贵们服务,使广大人民终身劳动成为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事,成为人类的第一需要,进而宣称(被迫)劳动光荣、按劳分配、不劳者不得食等所谓文明与法制;至于高高在上、根本不劳动的出租私占土地包括国家大地者则自称为在进行脑力劳动。

我们决非否认劳动的价值,只是要否认这类使人不如物的劳动,人类需要的是使人成为大自然主人的劳动;人类不是靠劳动演变而成,但需要靠劳动成为大自然的主人。真正的劳动不是出于动物的本能或使人机械化,更不是受极少数霸占着土地资源的权贵们的欺骗与强迫,而是基于人类高级智慧的创造性、主动性劳动,这类劳动才能够使自己,也同时使他人更好的成为大自然主人。劳动就必须符合全部至少是基本的自然规律才能达到这一效果。

自从自然科学兴起以来,人类发现了许多定律与规律:物质不灭定律、动量守恒定律、万有引力定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力、进化论等,这些定律或规律帮助人类解决了许多自然与社会问题,但人类社会不仅仍未根本理顺,反而弊端丛生,危机四伏,大自然更是不断遭到毁灭性破坏,危及人类生存基础,人类整体上无与时俱进的幸福感——相比于古代的生产,现代已是亿万倍增长,按比例,人类的幸福感也应亿万倍升华,人的寿命也应千万倍延长,人的体质、能耐应千百倍提高——然而,在这几项基本指标上几乎无变化:寿命连一倍也未能延长,体质却整体更差,与动物相比的能耐也无增强,多数人的幸福感还不断下降,即使是少数富人霸权阶级也觉得远不尽人意。

之所以如此,就在于人类已发现的定律规律及发明的科技都只能单独解决某一或某一些方面的问题,而没有发现大自然最基本的规律,就远不能解决全部至少是主要的自然与人类社会问题。单一或某些方面的定律或发明不仅难以形成整体效应,反而常常发生冲突、抵消,即使是生态平衡定律也只是解决以自然植物为基本的生态应该平衡发展的问题,远没有把植物与动物、土地与大气、大自然与人类、地球与宇宙、乃至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都结合起来,以致生态平衡定律也难支配人类的行为,并在世界各国分立、恶性竞争下作用日渐式微。

那么,大自然及其人类的最基本规律究竟是什么?

作为最基本的规律应该能够支配、决定、统帅整个大自然及其人类的生存、发展,当然,首先包括人类诞生,甚至适用于宇宙一切星球。这个规律就是本系列专论的第一大发现——当然,这也是为了揭示真正民主制的“顺便”发现。(可见,本作者并非非凡,只因以全民最大正义为使命,而全民主共产制之正义实在太神奇,她足以使我们灵感泉涌、智慧大开,甚至俊美、长寿(详见后论),揭示无数真理,推翻众多歪论!不信,诸位都可以用心试试)

一、自然平衡规律及其对人类起源的作用

本规律揭示的是:无边无际的宇宙尽管拥有无数星球、物质,并且都在不停的运作、变化,但始终——其实是无始无终能保持有序可循,各星球或物质之间能够彼此基本上相安无事,就在于自然平衡。自然平衡使各星球之间互相规定,又互相依存,不会导致任何一个星球在宇宙中无拘无束、畅行无阻,危害其它星球,虽然有极少数星球或物体脱离了轨道,但要么体积、质量极有限,要么不会持久,将归于自行毁灭,如流星。宇宙就是最大的自然,也是有机的整体,银河系或太阳系更是如此。太阳系内各星球彼此联系、相互作用,如太阳照射地球,地球又以自转来阴阳调节,月亮反照地球、引起潮汐等,只不过相隔越远,其相互影响就越小或越间接。相对于宇宙外层空间,任何星球如地球处于一个严密细致的自然平衡系统内,而且,任何星球都必须达成平衡。宇宙间还存在随时会撞击其它星球的宇宙杀手式星球、天体,就在于其不规则运动本身就是失去了自然平衡或者是一直没能形成自然平衡。这意味着,如果我们地球一旦也失去了自然平衡,不仅是人类遭殃,自然界遭毁灭,还会因整体严重失去平衡,也可能脱离轨道,变成宇宙杀手——流星。

地球上的自然界作为宇宙的组成部分,在太阳系的作用下,经过亿亿万年的磨合已经形成了环环相接、丝丝入扣、物物相连、物物相济、又物物相克的整体,从而保持着平衡状态。平衡状态内的物质互相之间保持着和谐关系,虽然彼此之间有矛盾,但不存在自相矛盾的个体,不然,这个体就无法平衡,而必然失常,长久延续势必自我毁灭。自然界对所有的物质、生物都是平等的,这才是平衡,也才能平衡。因而,生物进化基本上是同步进行、整体进化;任何物质特别是生物的进化都是在自然基础上循序渐进。在纵向上,它是由外及内、由表及里、由大到小的过程;在横向上,一物的存在是他物存在的条件,一物的发展、变化,也必然引起它物的发展变化,并始终受到它物的制约;任何一物不可能自然升级到可以凌驾于他物之上,具有可吞灭他物乃至万物的力量、能量与需要,又排除任何他物的制约,不受自然界及其规律的约束,可以脱离自然另建立体系,从而敢于打破自然平衡。自然界一旦严重失去了平衡,必然天翻地覆而致全体覆灭。故,自然界不可能单独进化出高级生物来先后杀他或他杀,最终整体自杀。

自然平衡是自然非人工的过程,人类只能适应它,至多是完善它或整体提升至新的平衡;自然磨合也是有序进行的,而非生物或风雨雷电的貌似肆意而为。这基本程序是:从大到小、从外及内、从表及里,宇宙决定银河系,银河系决定太阳系,太阳系决定地球的大气层,大气层决定地球表面构造,地表的整体构造在平衡的作用下不断产生新的物质,并继续维持着自然界的平衡。故,并非人们通常以为的先小后大、先内后外,先里后表。当然,外因也得与地球的内因地质相结合。如果说,宇宙就如一个人体,那么,地球就是其中一个细胞,细胞的运转得服从人体的需要与指挥,但仍保留其内在本质。细胞之所以能够保持其质的规定性,就在于其本身的自然平衡;而且,整个“人体”也需要每个细胞保持稳定,从而保持“人体”平衡。地球的内在本质就是地心、地核及地壳。在这磨合中,太阳以阳光主要决定地球的大气层,大气层靠风雨雷电云雾等主要决定地球表面的土壤、水源、植物等,广阔植物决定动物的产生、繁殖,雨水等的渗透、植物的新陈代谢、加上动物上天入地的活动等又共同深入地下,影响、改良地壳甚至地核。地核也逐渐适应了地壳,地壳适应了地表的生态,地表生态则适应了大气循环,大气层则适应了太阳与月亮等外星球的能量。太阳等又适应着银河系的整体,银河系则相对固定成为无限宇宙中的一条运动的河流。

当然,平衡不是平均,更不是静止停滞,始终会有变化。变化虽然是从低级到高级的运动,但总是依、只能依大平衡决定小平衡,高级平衡决定低级平衡、动物的平衡决定静物平衡的规律。从大平衡决定小平衡来看,如果太阳不变,地球的大气层会基本稳定;如果大气层稳定,地表生态就能保持基本平衡,植物平衡才能繁殖,动物平衡才能繁衍;从高级平衡决定低级平衡看,动物的平衡决定植物的平衡,而人类高级动物的平衡又决定动物乃至植物的平衡。否则,食草动物过多会破坏植被,而人类的分割或战争等更会毁灭动物甚至大自然。之所以并非低级平衡决定高级平衡,似乎与事物是从低级到高级发展的规律相反,就在于平衡不是一种甚至一类事物所决定的,而是靠全体至少是大多数事物决定。原则上少数事物只能被多数事物所决定,或者是力量小的事物被力量大的事物所决定。力量大的事物通常也就是相对高级的事物。可见,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规则也是大自然的基本定律,在此基础上,多数乃至全体也得服从相对高级的少数领导。没有前者就失去平衡,没有后者就难得进化。

当然,决定也是相对的,与反决定力相互作用。只有保持基本平衡,决定力与反决定力才能形成良性循环;当失去平衡时,就会导致恶性循环。土地决定植物,植物又决定动物的生存,不同的植物不仅促进不同动物的产生,植物的壮大也使动物相应壮大;动物又以自己的天性来保持植物数量与品种的平衡,平衡的植物再使土壤结构、养分保持平衡,而平衡的土壤、植物甚至动物的排气等又共同作用大气层,形成良性循环。如果土地被人为分裂、封闭成为众多国家及更多的地主私家,就会使植物无法自然生长、合理繁衍,连带使动物被大大限制了动态而异化,不仅不能成为植物的好帮手,反而使植物遭殃。即使没有人类的超级破坏,也会使自然界逐渐失去平衡。

自然状态下不会自然产生能破坏自然平衡的物质或生物,虽然各种生物的繁殖、发展有先后之分,有优劣等各种差别,但始终有限,不可能单独达到足以改变整个自然生态平衡的能力。若要借助其它生物的力量使自己具有主宰万物的能力,更加不可能,因为其它生物只会对发展较快、较好的物种进行制约与蚕食,不可能反而助其一极膨胀,这也可以说是生物自私的本能,生物不可能有人的无私奉献精神;相反,只会对较羸弱的物种保护或放任其赶上,这也非它们无私,恰恰是自私的表现——羸弱者实在没有什么好食取的,以致优劣生物整体维持平衡。就如某种植物繁殖较快较广时,要么会被其它植物阻挡,要么就会被食草动物优先食用,或者会产生新的主要食用该植物的动物;而某种食草动物繁殖过多时,就会被食肉动物优先吃掉;食肉动物则始终不会如贪官一样贪得无厌,而只想如女性一样不想长肥。

如果不遵循自然平衡的程序,就会破坏平衡;如果不保持平衡发展,也会打破平衡。平衡一旦破坏,必致整个大自然不稳定,各种灾难就纷踏至来,直至毁灭生机勃勃的大自然。须知,自然平衡是天体的构造,是大气的循环,是万物的奉献,是地下的承受,是无数时间的结晶,是所有物体共同作用的成果。肆意挖掘地下会影响地表生物,任意改变地表,会毁灭相关生物、阻断全体生物链条,出于非自然目的的发展经济,需要破坏无数自然资源,还会制造大量垃圾、排放废气、噪音等,都会冲击大气,最终使大气“生大气”——翻云覆雨,旱灾水灾齐下,台风飓风竞刮,使大自然无生气——连生气也生不了了。

二、依自然平衡规律及其各定律,大自然不可能产生超级生物

自然平衡规律作为大自然乃至宇宙的总规律,包括一系列定律与要求。再依据其主要定律来分析人类的诞生过程。

1、依物物平等定律,大自然不会使任何一种生物具有全面超越其它物的能力,从而导致物物不平等,危及自然平衡。故,猿猴就不可能单纯从自然环境中取得可以全面超越其它生物的能力,即,不能从自然环境中直接进化成人,只有人才具有全面超越一切生物的能力。

2、依整体决定个体要求,当猿猴整体只是低级动物时,个体或少数猿猴也不可能自我进化成为超级者,除非这少数猿猴借助超越整体之外的非自然因素。

3、依单独进化有限定律,在物物相济、物物相克的紧密联系下任何生物难以一枝独秀,单独进化;即使个别生物病态性膨胀其特殊功能,畸形进化,可以摆脱传统的外界制约,但也会遭致体内的制约或自我衍化变异,原有功能退化或消失,仍然不可能具有可以凌驾一切生物的功能,除非它借助的是集体力量。

4、依连动定律,猿猴在自然进化时,不仅其它生物也会被刺激下进化,其它猿猴更加受同类影响、或心灵感应而共同进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猿猴变成孙悟空时,其它生物也会成为二郎神。除非是少数猿猴基于偶然因素,而且在艰难环境下被动产生的结果。

可见,依此自然平衡规律,大自然不可能自然产生一种高于自然的植物或动物,否则,那种植物足以占据整个地球,排斥、挤死所有植物,那种动物更会成为魔鬼,足以吞灭所有其它动物或植物,从而使大自然失去平衡而归于灭亡。自然界所有自然产生的动物尽管体型、功能相差甚远,大象对蚂蚁、水鱼对飞鸟,但各有千秋,各有绝招,彼此制约,保持平衡,任何一物都不能消灭它物。所有动物都受到大自然支配,在大自然面前都是平等的,是同一等级的。

对此,达尔文的进化论所描述的从猿猴进化到人的简单过程基本上不能成立。进化论本身就不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其所谓单独可以进化,就必然打破自然平衡,事实上也不能够单独进化,因为任何生物进化,都必须有相应的条件,即相关物质也得连动进化,相关生物始终时时互相制约或促进,低级的物质与低级环境原则上只适合生物的低级生长,除非一生物借助了超自然的力量;更加不允许单独进化,因为,一旦单一生物一极膨胀,能主宰自然,而大自然对其束手无策,只能听之任之,而任何生物的本性就是无限发展、扩张、主宰一切,加之生物本身无自律,那就是大自然的末日。因而,人类不可能是自然进化而来。

因为,一种生物的自然进化必然有其它生物的同时进化,这既是她进化的条件,也是她必需受到的制约,从而才能继续维持自然平衡。假如只是猿猴自然进化成高级的人,其它动物生物基本保持原状,无能对其继续相克又相济,此类人就逐渐或很快具有超级的力量,可以驱赶、欺压、宰割任何动物生物,可以任意改变、割裂、毁灭大自然,大自然就失去了自然平衡,必然会发生严重失衡,天翻地覆,包括此类人在内的一切生物都将毁灭,原本生机勃勃的大自然也不复存在。虽然,高级动物的人的智慧能认识到危害自然、必遭自然报复的危险,但是,此类人只是动物——尽管是高级,就仍然、始终保留动物的天性:自私自利、贪得无厌、急功近利、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等。动物的天性是自然要求、不可能改变的,至少不能消除。相反,人类只会以高级的智商与能力使保留的动物天性或称野性无限膨胀,野心勃勃,人的任何自律都不可能与野性野心同步。因为,自律主要就是自我抑制,不符合一切生物天性,也并不符合人的高级性。高级智慧意味着能够猜测、预见未知的领域,并需要去冒险,而自律就包括自我约束,不去做冒险的事,冒着可能违法的风险也是冒险。故,人若是主要靠自律生存,人也不可能高级了,甚至比动物更低级。因此,在动物进化成人的过程中,如果没有任何动物生物等能够同等制约人的危险性,就必然、必须有种外在的力量能够有效制约人。这种制约还得伴随人的演变过程。不然,即使人能够多少保持自律,不去故意危害他人、大家或自然界,但也会产生过于自信、疏忽大意的过失灾难,何况,少数人会因认识上的偏差,把反动视为正动,而“理直气壮”改天换地等,就迟早会毁坏乃至毁灭自然,人类也将遭灭顶之灾。没有高科技时,利用放火、决水、投毒或大量繁殖饲养猛兽、老鼠等也能制造群体灭绝、生态灾难;有高科技后,任何想象不到的能量都能制造出来,化学、生物、物理更能致地球于死地。

可见,自然平衡定律抑制着人或任何生物能单独进化成凌驾于一切生物之上、任意毁灭自然,却不受到同等量制约的超级生物,因为大自然不会选择自尽。故,人类不是靠猿猴或类人猿自然进化诞生的。

三、动物的基本生存方式是无平等的集体与自由,都无能整体进化

动物本来都有充分的自由,也有平等的地位与机会,但何以就是不能进化成人呢?甚至千万年来只能是维持原状?关键在于:它们都处于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精神常常紧张,始终没有多少轻松感,更加缺乏愉悦欢笑,甚至因为对自己生命都难以保障,当然不会对其它动物、同类动物甚至是血缘关系者的生命健康产生或保持同情与较多爱心,以致几乎也不会哭,这就最大限度的抑制着它们的情感与智商,使智商无法提升,致使其身体构造的主基本功能之一就是为了逃避危机,消极的生存。

动物主要就是两大类:食肉动物与食草动物,当然,还有无数的昆虫、微生物等。食草动物时刻受到来自食肉动物的生死威胁,还有同类之间的经常争斗;食肉动物则常常面临饥饿的煎熬,也有来自更加凶猛野兽或者同类野兽的致命攻击。彼此之间没有互助、博爱、幽默,就几乎没有愉悦、更多智慧的启发,个体都难以进化。

猿猴等有手脚区分的灵长类动物也可归于食草动物之列,我们现代所称的“类人猿”实质上只是普通猿猴。猿猴既无食肉动物的威猛、凶狠,又无其它食草动物的繁殖力与耐力,既时刻受到猛兽的生死威胁,又无力与成群的牛马等争天然植物,那何以能在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险恶环境中脱颖而出,从弱者跃进成能抗衡野兽、主宰动物的大自然主人呢?

在自然界,自私、竞争、逞强是一切生物特别是动物的本性,是大自然生存、延续的基础。食肉动物因其要吃掉的对象也包括自己的同类,故,一山不容二虎,若凑在一起常常自相残杀、吞食,以致食肉动物就不仅无集体之力,只有群居之祸。其天性就好独居,最多只与自己的子女暂时在一起,虎毒也不食子。

食草动物包括灵长类猿猴因其食用对象主要是植物,植物的特点以众多、成片来显现,故,其天性主要以群体方式生存。既然是群体,在自私本性角逐下,就靠强力竞争而产生动物群体之王及各层次的强弱之分,并由动物王及其它强者分主次领导群体。动物之王主导的那种群体是以暴力强制为基本手段,由自己独裁,或者还由血缘子女、强力稍微次级的同伙来分等级霸占、维持,所有跟从的动物只能服从,否则,就会遭到强暴与惩罚。动物王或及其高等级同伙可以任意霸占所有动物的食物,众动物也只能优先向兽王无偿奉献,唯王命是从,以致普通动物之间没能产生互助互爱。当然,动物对兽王也是阳奉阴违、敢怒不敢言。

因而,这种群体徒有集体形式而无集体合力。一旦遇到猛兽攻击,动物之王只会让其它动物作挡箭牌,自己凭借最强的体力优势却是逃跑在前,就如克拉玛依市礼堂发生火灾时,主持会议的教育局领导命令:让领导先走,学生们留后!以致烧死几百名小学生,那些身强体壮的领导们个个幸免。其它动物就有样学样,损“人”利己,争先恐后,你挤我推,都只想别的动物落入猛兽之口,从而保全自己,全然不顾、不懂得下一个被吃掉的可能就是自己——也许它们还振振有词:谁说我们弱智?猛兽只要吃饱了,就不会继续攻击我们的。难道一个小兄弟还不够它吃吗?你们人类真傻!猛兽又不想如你们人类为了显示当官的标志而要长胖,或者吃不完还兜着走,冷冻成死肉,以备下一餐。猛兽如我们一样聪明,只吃活生生的最新鲜货!就如前述的火灾中克拉玛依市那位女领导抢先躲入厕所后,还使出如男子汉的力气死死抵住门,坚决不让外面遭烈火横烧的小学生们进来避难,事后也是振振有词的自夸:瞧我多聪明,懂得遇火灾避险的诀窍——无非就是与低级野兽如出一辙:牺牲他人生命来保全自己。这就是绝对权力体制里合符逻辑的在高级动物——人类中培养出的更高级领导!以致食草动物都让单个猛兽各个击破,万马不敌一狮,千猴害怕一虎,总处于被猛兽任意宰杀吃掉的生死轮回中,纵有再多数量,也不过是为猛兽提供丰富的活生生的美食而已。尽管事实上只需几头牛的力量或几匹马的腿踢功夫或者几只猴的猴拳绝招——还根本无需美猴王孙悟空的金棍棒或七十二变,就足可打败任何一头猛兽。

四、平等的团结与互助是普通猿猴摆脱危机的契机

当然,偶尔几只猛兽又要分别吃猿猴的子女时,个别母猿猴基于血缘的情感,本能的奋不顾身,拼命保护子女,并条件反射的抗击猛兽;其它母猿猴受其激励,也纷纷帮助反击猛兽,并发出求救呼喊,使旁边公猿猴也既基于对子女的血缘或对母猿猴朴素的爱情而一改只顾自己逃跑的习惯,赶来相助。当终于打退一只猛兽后,发现其它的母猿猴还在抗击猛兽,打红了眼的猿猴们又过来帮助该猿猴打击猛兽,最终打退了全部猛兽。而天性恃强凌弱、欺软怕硬的猛兽一下就被吓住了,只能落荒而逃。

从此,这些敢为天下先的猿猴们每次都聚在一起,一旦遇到同类情况,就自发的互助抗击,使猛兽几经回合对它们从不敢轻举妄动,到敬而远之,甚至反倒害怕它们了——仿佛这些猿猴才是百兽之王,连老虎也不敢再争这百兽之王的名誉了。慢慢的这些猿猴们就悟出这一道理:只要我们团结互助,就有力量抗击任何猛兽,就不必害怕任何猛兽,反而使猛兽害怕自己。但团结不能再归属于猿猴王的群体,因为猿猴王根本不会保护我们,也不会要求我们团结互助。故,我们只能自己团结在一起,但如果只是如牛马一样表面上结成群,任由动物王等暴力统治,大家相互对立而不能都以亲情、平等相待,仍是乌合之众,吓阻不了猛兽,也斗不过牛马等群体,故,不能再保留固定的群体之王了,以免只是为王奉献或王带头逃跑时大家各顾各。只能大家平等,才会互相帮助,生死相依。特别是我们既无猛兽的体魄与威力,也无马羊的众多,虽然可直立行走,但比不过四脚兽的奔跑速度与跳跃高度,手虽然比较自如,但不如脚的力量,故,我们猿猴之类的灵长动物在体能上占不了优势。如果我们仍只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就会一如既往的被野兽各个击破,自己最终也难逃一死,连对付成群结队的牛马等其它食草动物也斗不过。唯有采取不同于食肉动物、食草动物的生存方式,凭借类似血亲般的集体力量来抗衡单个或少数食肉猛兽、驱逐众多但不团结的食草动物群。

于是,它们各自小家庭慢慢尝试联合成新的大家庭,并接纳愿意加入的同类猿猴当作扩大的家庭成员,彼此平等相待,以求群策群力。当大家各执己见时,就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来决定事情;同时,依据每家习惯上是以家长为首,及借鉴食草动物群体都有领头王,才好集中、统一行动的优点,他们也要求有大家的领头者。但任何小家的母亲已不能凭血缘就当上大家的家长,因为已是许多家庭组合的大家,而且,母猿的力量与勇气常常不及公猿,故,唯有不受传统家长优先的局限,不拘一格在全体成员中挑选。为了平等、公正,就由大家公选。能获得大家多数同意而充当集体领导者肯定最公正、勇敢、有能力。由于大家选举出的领头者往往还是晚辈,就逐渐打破了传统的家长主宰子女的习惯,血缘小家庭内也逐渐民主化。由于担任领头者得担负最大风险,要冲锋陷阵,保家卫猿,领头者的权力主要意味着责任、义务甚至牺牲,故,领头者也不想独揽全权,与大家都是平等的关系。而且,一旦头领各方面不行了,包括身体健康原因或难免因私心而偏袒等等,就另选合适的新头领,故,大家必须还能罢免头领,不能等到它老死,使大家坐以待毙。应该说,对事的公决远远多于对头领的选择,因为选择头领主要是为了带领大家执行事业,公决则是先决定大事,而且,选举了好头领就可以长久不变,而大家的事项则层出不穷。头领决定不了的,或无暇顾及,或不公正合理的,个个都可提议,大家随时会以集体表决来定夺。

由此可见,自由平等只是动物的天赋权利,平等的团结与互助才是动物能够升华的关键。如果人类也只是要求、讲究自由平等,而缺乏平等基础上的团结与互助,就与动物无异;没有平等的表面团结则是食草动物群的结局,内部的弱肉强食排斥互助,外部的弱肉强食又笼罩群体。要实现平等的团结与互助就唯有靠全体成员对事与领导者的公决制

五、创制与复决、选举与罢免四大政权同时产生

全体公决的盛行必然使大家坦诚相待、畅所欲言,无需压抑、无需隐瞒,就能相互信任、相互帮助,群策群力,并在首领身先士卒、勇挑重担、保护群猿的模范带头作用下,大家如同兄弟,胜似血缘,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可见,对领导人的选举与罢免、对事务的创制于复决权都是作为大家直接做主的需要,几乎是同时产生的。大家一旦行使着这四大权力,就并发出惊人(动物)的力量。

六、直接民主制使猿猴从此(象人一样)站起来了

在这种群体中,平等是集体团结的基础,公正是维持集体关系的准则,自由得以在更大范围内保留,全体公决成为集体行动的主要方式,全体选举加罢免是其头领去留的唯一途径,如此而来,就根本区别于一切动物包括其它没参与进来的猿猴,才充分自由发挥它们各自的体能与智慧,群策群力,组成1+1>2的强有力集体——对食肉猛兽,它们就以多斗少,同仇敌忾,众志成城,便能以弱胜强,直到打得猛兽害怕它们,视猿猴为王——美猴王,中国古代名著“西游记”中专门挑选猴子为齐天大圣孙悟空,打败世上万兽,或许也是深谙此道;对食草群兽,它们就分割包围、分化合击,以团结的多数斗不团结的个别或少数动物,更能以少胜多,直到抓获并驯化食草动物成为随时可享用的美食或劳动工具,以助另外开荒种植,保障食住无忧。如此,它们就从日夜恐惧野兽、随时随地要逃亡的危机四伏中解脱出来,不再以低头弯腰四肢跑跳、以便快速逃跑为主,才可以使两前肢完全变成双手,终于(象人一样)站起来了;而且,低头难免鼠目寸光,昂首抬头才便于寻觅更远处的食物,视野更宽广,心胸就更开阔;没有生死危机,只有更多食物的选择,就轻松愉悦;心情一舒畅,思想就活跃,灵感就涌现,智慧必提升,特别是彼此互助,时时感恩,一改动物几乎不会笑的宿命,常常喜笑颜开,大脑彻底放松、激活,加上互动交流,集思广益,彼此协助,慢慢能创造性使用多种工具,改善环境,获得更多更好的食物、用品等,生理结构体能、心理不断优化,手与脚完全分工,昂首挺胸,终于活出人样——进化成了傲然挺立于大自然、不惧怕任何生物的、真正平等、充分自由、团结互助的高等动物——人,这种集体也就成为人类社会。

可见,这类猿猴采取的就是全民作主方式:在形式上,人的诞生以群居社会方式出现,在实质上,是以人与人相互关系(后来称为政治)的平等团结与互助,直接选举罢免领导人、直接创制复决集体事务的全民作主——直接民主的运作习惯为根本,即,直接民主制是人类社会诞生的前提,是人从动物中进化出来并与动物相区别的关键,民主制自然就是、就应该是、就只能是直接民主制,而非专门由领导等代理人去包办决议的间接民主制。

客观科学考究中国远古人类社会之初的尧、舜、禹时代,就是实行较典型的直接民主制;在古代英国、瑞士一些地区特别是古希腊的雅典城邦更是长期流行较民主的习惯或实行民主制,这也是它们曾创造了古代最辉煌文明的关键所在。但因远不全面,只是等级加小半民主制(详见后论),以致逻辑演变,中途夭折。与此同时,其它动物包括灵长类的其它猿猴则仍流行着它们固有的生存方式,那么,那是怎样的生存方式制约着它们无法进化呢?

九、绝对自由的食肉动物如同无政府状态

食肉动物——野兽因其连同类也相残食的极端野性,就过着排斥集体、没有组织领导、只有个体自由的生活。在无集体组织状态下,无统一规矩,也无群体领导者,各自的绝对自由势必会侵犯同类,彼此之间纠纷、争斗、撕杀此起彼伏,即使偶尔为了某个具体需要会暂时结伙行动,但因只有自私自利的生物天性及个体标准的相异特性,使相互依存的关系随时随地会因小事或个别的冲突而破裂,如狼,因其力量有限,为了应对随时随地可能出现的凶猛的虎豹熊狮等,则常结伴而行,一旦对外争斗完毕,内部撕咬、分裂又起;若是攻击食草动物时则一般单独行动,以免同类争食。

如此,它们没有固定的集体组织,不可能有1+1>2的集体合力,就没有更大的力量,无能固定食物源,使自己摆脱不了饥饿的危机,智力与体能就无法进化,徒有武艺高强,只不过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而且,各自为政的分裂还难免同类相残,正常情况下也是一山不容二虎,如同皇帝虽然八面威风,仍自称寡人,孤独寂寞,得不到智慧的交流与体能的提高,当然不可能进化,至多似乎只是能争当个百兽之王的虚名;狼类对此只能甘拜下风,好在其天性善变,进化不成人,就干脆摇身一变,“甘当”起人类的走狗,来狗仗人势,偶尔还可以来个“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英雄壮举呢。

如果说狼类等野兽是以无政府状态生存的话,那么——

十、食草动物群体方式就是等级霸权统治

食草动物包括其它灵长类猿猴等之所以也没能进化成人,就在于它们群体一直实行着兽王独裁霸权的统治方式。如在猴群里,要当猴王得靠强暴,猴王再按群体中力量大小或血缘亲疏来分等级统治。大小猴王主宰全体下属动物,可任意霸占猴群的一切,包括猴王可霸占各个母猴,其它公猴都不得染指,除非是偷偷进行,但一旦被猴王发现,轻遭惩罚、重则处死,除非是有情的一对会私奔,住不成花果山,就入水帘洞。其它普通猴子如果因为实在难以忍受而脱离群体,又易被野兽吃掉,单独也争不过群体性活动的其它食草动物,虽然也恐惧猴王,但毕竟一般无生命之忧,两害相权取其轻,常常还是不得不跟随猴王霸权下的群体。因而,群猴都是在双重恐惧中听从猴王,众猴对猴王表面忠心决非心甘情愿,而是被迫的,内心充满怨恨;众猴也只向猴王奉献,一切以猴王为中心,故,普通猴子相互之间只是表面一家,实际上不会相互尊重与帮助,反而是相互排斥的关系,特别是在维持生存、成长的“经济”活动中都是各顾各的“私有制”,相互之间就是激烈竞争、抢食,经常发生纠纷、打斗,始终互相敌对,更谈不上主动去帮助同类,最典型的就是:当人要杀死一猴时,众猴就竭力推出别的猴去受死,倒省了人的抓捕。猴王似乎也不愿或不会教化众猴相互关爱、帮助,只满足于这被统治的众猴相互对立,互不团结,就不能结伙反抗独裁的猴王,猴王就可以一呼百应,稳定唯我独尊的神圣境界。故,客观上猴群不能进化,主观上猴王也许不想进化,当猴上猴的霸王生活似乎好过当真正的人——只能平等而无特权。

九、人与动物的演变给人类的启示

平等自由是动物的外在生命,食肉动物是绝对自由,食草动物虽然经常在群体中生活,受动物王的压制、剥夺,但仍有基本自由,没有受到身体限制,思想、语言交流等精神权利更不会受到约束,也无规定上的禁止,动物可以自由退出群体,尽管不一定能完全自由加入别的群体,只要食草动物愿意或敢于脱离群体,也有绝对自由。加上整个大自然不分国界、没有封建,动物都可自由迁徙,随意去广阔大自然的任何地方生存生活。自由得可以随意食用自然界的生物、侵犯其它动物的食物乃至生命。但是,绝对化本来就违背自然平衡规律全面联系的相对性,其结果必然物极必反,这弱肉强食的自由反过来大大妨碍了动物彼此的自由。

如果人类只是满足于自由平等,那就只如动物;如果人类社会主要是分散、割据,彼此竞争,那就如同食肉野兽;如果人类社会实行的是靠暴力强制下的表面团结,只得向官员奉献而非互助,那就只配为食草动物;只有保证人人平等的团结与互助,实行直接民主制,才是人!但是,如果只是满足于直接民主制,人类仍然会退化或异化。因为,直接民主制还只是调整人与人的相互关系,如果人与自然的关系仍然保留动物的生存习惯,则会在人与兽之间徘徊。

那么,人类与自然的关系究竟应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