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规律面前没有特权】从自然平衡规律高度论【反分裂国家法】

自然平衡规律决定不得分裂,民主制也要求应该统一,因而,任何分裂国家的本质都是反动的。那么,怎样才能最有效化解分裂呢?请欣赏第六招——

The sixth round:the law of natural balance decides shall not be divided, democracy also require should be unified, therefore, the nature of any fission country is reactionary.So, how is able to resolve split the most effectively ?Please appreciate the the sixth unique skill–

Discussing “anti-secession law” from law of natural balance height

(选自中国侨讯网)作者徐达辉

【反分裂国家法】实施已经整整十年,加强了对台独分子的威慑力,但没能征服岛

内全体人心,也被其他藏独、疆独等分裂分子所忽视或藐视,究其原因之一就在于该法本身还有待完善,第二条就宜补充:国家同样不允许任何其他势力对本国任何地方的分裂行为。如此才完整,可以一法网网尽藏独、疆独等势力,做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当然,主要原因在于论述该法的文章虽然汗牛充栋,见仁见智,但论证该法的正义性不外乎:国家论、民族论、人民论等。国家本身就是人为构造的为了方便统治人民的反自然产物,是封建静态管理的需要,以这样一种非常状态去要求另一种状态,难免自相矛盾,何况,当代国际法就是认可所谓:有效管理加国际承认就等于新的国家成立;民族也是人类在封建时代因互相隔阂、群体相对孤立,久而久之形成的有着共同文化习惯等的人群,因统治阶级对人口流动移民的动态管理需要,而人为宣传强化的概念,无论是其产生背景还是现实需要都与现代人权理念不合,反而会刺激独派分子又人为制造新的文化、语言文字等,要形成所谓新的民族,如外蒙古改变蒙文等,导致人民交流更加困难、文化倒退等灾难;至于以全体人民心愿、要求统一作论据,当然是非常正确的,问题是若回避全民公决的民主程序,任何政党政府简单以代表人民自居,都无法服众,甚至台湾等独派势力政党还会以本地实行民主的全民公决来对抗,似乎更具道义。因而,我们必须找到新的高尚的理论依据,不只是要使台湾等独派分子不敢分裂,而且,还要吸引绝大多数台湾人民、海外华人、直至全人类都自觉自愿向往我大中华、归聚于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央之国——中国!

如果只是站在社会不同派别的立场上讨论,是难有共识的,即使以社会科学自居,由于社会本身就是抽象的,是后来人为加上的,本身并不能自证科学,因而,唯有从自然科学入手,才能论证每一个社会问题是否真正科学。因为,人与人的集合——社会,根源于自然,始终脱离不了自然界,都必须受制于、依附于自然规律,而在众多自然规律中起基础、决定作用的就是自然平衡规律。

自然平衡规律表示,大自然之所以一直存在、繁衍、丰富多彩,就在于基本保持自身的平衡,这种平衡主要靠大气层在整个大自然地球周围的循环来维持,同时,地球大自然也通过各地地理的相互联系、作用,来维持整体的平衡,大自然中的植物、动物既是依自然环境的需要或刺激而产生的,又基于每个个体的生理特征来互动互济,帮助维持自然平衡,如果不断分裂整个大自然,使大地或其物种彼此割裂,必致许多物种萎缩、异化、重复建设、滥用土地等,导致灾害不断,最终祸及自身,都迟早归于覆灭。可见,自然平衡规律要求大自然必须是一个不可分裂的整体,大气层更是不可能分裂的循环体,任何企图阻隔自然如水流、特别是大气如过多的空中管制等,都会导致大气层“生大气”:极端天气肆虐大地。

当人类没有诞生之前,各种动物植物尽管都是自私,彼此生死竞争,但它们始终能够自由的免费的生活在整个大自然中,与其说它们没有能力分裂土地、封建成不同的势力范围国家,不如说它们不愿意如此,因为,在禁止限制他人的同时,也必然限制了自己。正因为动物植物界一直保持整个大自然的统一,没有进行群体性(阶级性)的压迫、剥夺、奴役、毁灭性的厮杀,才使大自然只是优胜劣汰,生生不息,不会导致整体异化、退化、恶化,始终能维持大自然的平衡与丰富多彩。那么,

一、当人类主宰大自然时,应该如何保持自然平衡呢?

人类在骄傲于自己有能力改天换地时,必须时刻想到,任何一人抗争自然界时,会导致大自然损害,当无数他人众人在各自或集体改天换地时,岂能不天翻地覆,最终使改造者也天地不容?要遏制彼此肆意妄为,单靠政府管理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政府始终有人力物力的限制,何况,政府也只是小集团,也同样会甚至更严重的毁坏大自然,特别是当政府都主要争取所谓主权——国家至高无上权力时,各国政府在彼此生死竞争又互相割裂、相对封闭下势必为了发展经济、军力国力等不甘落后,重复建设,以使用落后为荣(爱国货),大兴土木等。政府与民间对大自然的破坏力无以复加。

之所以我们还能容忍,只因为我们都短命而短视,至今只如几千年前的古人如孔子平均存活70多岁,远远没有与所谓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亿万倍增长的比例来亿万倍、千百倍、哪怕只是一倍的延长寿命!以致我们感受不到历史上大自然曾经日益消失的美好,更感受不到未来人为破坏的无穷灾害。因而,唯一的方法就是需要全民都如同大自然与社会主人一样有权彼此监督,遏制每人每件坏事,并互相帮助每人每件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好事,使人类的每一个经济建设真正经济——经济,本来就是划算的意思,真正大气——大气的最高境界就是使人世间、大自然更和谐的迎合大气层的规律,使大气层与大自然形成良性循环,甚至使沙漠主要靠自然之力变成绿洲,使肆虐美国大地的飓风只成为人民欣赏的绝世风景,甚至化为超级动力能源等等。这也就是中国共产党人一直坚持提倡的一切依靠群众,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的体现,更是中国万里长城的正面涵义——众志成城,而非只是历史上靠暴力与欺骗强迫或误导数百万人民被动的靠体力、血汗甚至生命堆砌反经济、割裂自然的土长城。确保人人成为大自然主人的方法就唯有实行土地及其自然生产资料全民共有——真正共产主义的第一涵义。显然,共产主义不只是人类社会的最高理想,也是人类社会的起点,甚至是“人才如(动)物”的基本:任何动物都生而拥有整个世界大自然,人类号称高级动物岂能人不如物?!更是人类要实行地位平等的保障。地位,基本上就是人人在土地上的位置。当然,全民对土地等自然生产资料共有的方法决不能由政府包办一切权力甚至权利,而必须依照民法关于共有制的规定,由全体共有人行使直接民主权,对土地自然资源的使用等一般事项由政府决定,重大事项或政府与平民意见不一时就实行当地乃至全国、全世界人民公决。如此,才能事事、时时、处处防止任何私营企业、国有官僚体制企业、甚至小集体的民主制企业为了私利、小利而牺牲、损害全民、大自然更大利益的行为,才能随时可以凝聚最大的人力物力,为了人类与自然的整体美好而科学发展(观),“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显然,要实行这符合自然平衡规律的人心所向的共产主义的客观要件,就是使人类社会重新回归大自然的本源——统一,连全世界都应该统一于共产主义制度下,又岂能让当代无奈暂时留存的一国之内分裂呢?分裂,不仅是反自然,反规律,也是反经济的,必然使土地私有制的国家、台湾地区等所谓分治有利于发展经济的论调无地自容——失去了或不具有最广阔的大陆天地,狭小经济又能有多少容身之地?当私营经济受到土地、资源或市场的限制时,就必然挖地三尺,竭泽而渔,前赴后继的制造有毒有害的食品、用品。台湾的塑化剂风波未平,又继刮起地沟油“台风”等,其按比例的毒害并不亚于中国大陆的食品危机,而且,台湾还是因全民无直接监督权、民主权,政府都丧失了报刊电视台等舆论阵地,没有公益记者为公监督,是非常难以揭发社会邪恶的。完全可以推断,台湾等社会在土地私有制及其私营经济横斥下有毒有害食品、假冒伪劣用具还难计其数(我在美国就时常购买到)。至于中国大陆层出不穷的假冒伪劣、有毒有害食品物品之主要祸根,也在于跟随西方包括台湾实行变相土地私有制,又没有实行共产主义的第二涵义——经济民主制,只是放任私营经济与国营(官僚)所有制经济导致的。这两大经济模式之所以弊大于利,就在于全民甚至企业全体员工对其经营都无权反对、无权决策,对企业领导人无权选择,即,企业如同事实上与人民分裂。可见——

二、分裂国家的方式并非只有该法律确定形式,而是多种多样,主要有哪些呢?

首先,要明确分裂的本质,因为分裂并非都有如昔日柏林墙、朝鲜三八线的霹雳森严,或者如同东非大裂谷的地理显现,而是人为的抽象社会制度,其本质特征在于使上级政府无法对其行使管理权,使域外的人民无权来平等自由行使权力、享有权利等。可见,公然宣布成为独立国家,固然是典型的分裂国家行为,那些违背最高法律,以所谓自治特别是高度自治为名,另起炉灶,各自为政,分庭抗礼的行为也不失为分裂,如香港所谓的泛民主派只是要求实行不同中国宪法及其香港基本法的普选,就决非追求民主的真谛,而有变相分裂之嫌。因为,多党竞选、领导任期限制并非民主制,民主制主要在于土地等的全民共有与经济民主的共产主义,及政治上的直接民主制,当然,更有足以使人类升华成天使的道德民主制(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即,民主制的基础在于统一,而非分裂分治。在国家分裂下,民主制就被大大受限,民主制的唯一方式:少数服从多数的多数就只是相对的多数,事实上的少数,就不可能符合民主制的最高涵义与最终效力。

可见,国家不仅必须统一,而且,还不能只是形式上统一,实质上分治,因为,自然平衡规律决定下的自然界是丝丝入扣的联系,并非可以被局限于某些方面或环节的联系,故,不仅所谓的高度自治不合理,联邦制不可取,连土地个人私有制也理当废除。尽管土地私有制表面上是个人行为,但实质上是如同国中之国,而且,排除了国家政府的优点,只保存其弊端:地主们拥有如同国家几大要素之领土,雇佣人员,强调所有权——准主权,甚至要求允许私人持枪——暴力管理与自我保护,基本具备国家的主要特征,而回避任何作为国家政府必须对臣民、社会、自然界承担的责任,把这些责任统统推赖给国家政府去负责。当国家政府要求其配合时,又以所谓所有权的充分性乃至绝对性来对抗。足见,土地私有制之更不合理、且最为普遍的分裂的荒谬与恶果。

三、实行土地私有制是分裂世界成众多国家,并继续分裂各国的祸根。

放任土地私有制不仅意味着放任社会的分裂,贫富悬殊,彼此隔阂,孤独寂寞,爱情难觅,友情荒芜,邪恶的性交易、荒谬至极的反人性反动物属性的同性恋、酗酒吸毒等在这因果关系中层出不穷,而且,导致要求各国继续分裂。西方一直鼓动中国等独立分子搞分裂,决非偶然,而是其土地私有制决定下的必然,连他们国家内部都如此动荡不已,如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国的苏格兰闹独立。之所以如此,就在于众多的地主们都是要当更大的小国王,就要在世界各国各地广建小王国。当觉得哪国的制度政策不利于其建立小王国时,就鼓动其国内闹独立,以便其在独立后的小国家里建立小王国,尽管大都是打着发展经济、投资办企业的旗号。马克思对资产阶级动机的剖析只停留在要不断赚钱上,其实,我们理当穷根究底,他们要无限赚钱的目的又是什么?本来每人因生理所限,不可能享用过多的钱,那么,他们无限占有土地,大肆兴建企业城堡,不就是为了过上比国王皇帝还无忧无虑的超级骄奢淫逸生活,只有这类生活才是无止境的,直到自己的死亡,也不会停止,还得后继有人。

四、中国共产党人应义不容辞高举共产主义大旗疾呼:世界必须统一于共产主义中!

昔日共产党在西方刚刚诞生时,在白色恐怖中都敢于向邪恶的土地私有制国家政府响亮说不,要求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建立自由人的联合体!今日中国是世界最大的也是发展最快的共产党领导的国家,更可理直气壮,以实行全民主共产主义的真理优势来树立真正的制度自信,吸引全世界各国特别是人民归聚,这是人类统一的人心保障。连世界各国人民都被吸引过来,小小台湾、区区2300台湾人民怎能不会争先恐后的要求统一于中国呢?只怕台湾被排队在后,要“耍特权、开后门”呢?嘿嘿,谁叫我们也是同根同源的同胞啊。

即使还有极少数心怀不轨分子要搞独立,无非就是打着全民公决的民主旗号,对此,我们决不应回避,更不能一味打压,而应该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五、建立民主制等级程序,是和平杜绝分裂,确保符合人心的统一的绝招。

固然,人类的平等、自由、民主制的基石都应该反对等级制,但并非等级制都是坏事,就如终身制其实才真正符合民主制与经济原则(详见本人著作【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民主制必须实现等级制:小范围的民主必须服从大范围、直至全人类的民主!因为,民主的定义就是少数服从多数,那么,小范围的民主公决也理当服从大范围的更多人民的公决。因而,即使台湾通过全民公决要独立,那依民主等级制,就决非当然生效,还必须经过全国人民的公决,如果依据明清时代的建制,台湾还只是隶属于福建省,就先得经过福建省全民公决,即,可能还不够格劳驾全中国人民公决,就被福建一省人民断然否决,还会幽默的相告:你台湾就(连省级都)了吧,与我们一道才能共之省,我们不是福建省吗?

同时,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拖延,拒不配合开始和平统一进程时,中国共产党应该依据直接民主制组织全国选民公决,决定台湾应该何时、如何实现与中国大陆的统一。这是中国的最高决议,台湾地区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无权拒绝,必须履行,否则,中国共产党就有责任义务依决议去台湾强制执行,除非,台湾向联合国提起上诉,但显然联合国无权处理,因为联合国只是不合理的国家组织,而非世界全民的共同体。至于若是台湾就提请世界人民公决来决定台湾的去留问题,中国共产党不必总是以此为本国内政来一概拒绝,也不必担心各国人民会在各国政府特别是西方反华政府的影响、要挟下作出否决中国人民公决的决议,相反,全世界人民公决的结果确实会如此大出意料之外:要求不只是台湾,而且是各国都应该统一于中国——因为是共产党领导的全民主共产主义才当之无愧为全人类统一的基础,而且名称为中(央之)国,才名副其实!可能还会附上:台湾不能搞特权,只能平等的归聚于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