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比心】只有找到共產主義與三民主義的共識,兩岸才能和平統一

海峡两岸如何才能和平地、和谐、真正统一?

 How to be able to unify peacefully,harmoniously and really between the both coasts of Taiwan straits?

(选自中国侨讯网)

   Only to find the consensus of communism and the three people’s principles, can reunify peacefully both coasts of the Taiwan strait   (selected from the China overseas Chinese news network)

 大芝加哥地區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徐達輝

2015年在芝加哥舉行隆重的中國和平統一促進世界大會,世界多國、全美各地的相關單位都來參加,中國政府國務院外交部、僑辦、臺灣事務局等也帶領中國社會科學院、上海、浙江等地的臺灣辦事處等特地與會,然而,臺灣方面只有臺灣中華新民黨黨主席一人與會(據悉,該黨也只有其一人了)。本來,中國政府派出大員不遠萬裏,是來美國芝加哥向我們取經的,是想看到兩岸人民真誠真摯、有實質作用的交流、共識,並非只是看看例行的熱鬧。不然,不僅無助於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實際進程,而且,連海峽對岸的臺灣當局,哪怕只是民間都始終無動於衷。故,我們應該反思,不能再如此浪費我們的時間,更不能因而耽誤兩岸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千秋大業!

本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們身在海外,特別是對兩岸關係有著最直接影響力的美國,應能夠不偏不倚,客觀公正,將心比心,以情動情,才能與臺灣人民溝通,任何居高臨下,或者偏袒強勢的態度是不能促成和平統一效果的,甚至還適得其反;同時,我們正因為可以無需屈從於任何一方,才能站在公正中立的立場上探索出兩岸的共識。而且,應當堅信,只要是同樣的人,無論如何自私自利,都一定能找到並達成共識(不信,任何人就與我討論),只有人與野獸之間、食肉動物與食草動物之間才無能、也無需達成共識。只有讓我們充分達成共識,再在臺灣地區廣為宣傳,利用臺灣的言論自由,來喚醒民眾,凝聚人心,促使臺灣政府主動與中國政府溝通、談判,否則,就借助臺灣的公民投票法,爭取到50萬選民附議後,正式啟動全民公決程式,一旦通過,臺灣政府無論是什麼黨派執政,都必須服從人民法律進行和平統一。

一、和平統一,不僅是中華民族,也是全人類的基本正義。

1、這是自然平衡規律的客觀要求。大自然、大氣本來是統一不可分裂的。

2、這是全人類的人性要求。沒有哪位平民不想有最多親人、最廣闊的自由、平等空間,沒有哪位富豪、高官不想得到最大多數人民的真心愛戴,這些只有在統一的國家、大家庭才能擁有。只有那些胸無大志、乏善可陳、黔驢技窮的野心家才只想在分裂的小地方稱王稱霸。

3、這是人類無愧為高級動物的最低要求。連動物都沒有國界、階級、民族等劃分、割裂、限制,從而可以在整個地球大自然自由自在、機會平等的生活,才可不需要人類社會過多的所謂經濟生產如空調、暖氣、公路、鐵路貨運等,從而保持自然物質的豐富多彩、生機勃勃,個個強身健體。我們人類號稱高級動物,豈能人不如物的廣闊自由、平等、及其體質與壽命?!

故,人類社會必須統一,但是——

二、人類社會只應該和平統一。

1、戰爭是人類比野獸殘暴、弱智的魔鬼罪惡,無論勝敗,雙方人類都是輸家,一次戰爭帶來的對大自然的破壞根本無法彌補,這是物質不滅定律,對眾多人民生命毀滅的代價更加無可估量!難道在那些無辜死難者裏不會有眾多科學、藝術精英、道德高人?!他(她)們本來足以使我們全人類幸福無數倍!

2、通過戰爭統一,贏得的只是領土,卻會輸掉人心,除非是基於正當防衛的還擊戰,或者除非是經過全民公決的正義要求。但我想,全民真正的公決是很難贊成以戰爭來統一的,因為,戰爭,首先就意味著廣大平民子弟得為此付出生命。這類基於自私的否決值得尊重,因為,還挽救了對方無數的生命。

3、以戰爭來強求統一,會掩飾自身諸多的不足,遲早會帶來新一輪的廝殺與撕裂,從歷史長河看,人類陷入如此的惡性循環。

  • 人類都能夠和平統一。

1、人類之所以比動物高級,就在於能充分意識到,只有統一才能有最佳的雙贏、皆贏、更贏!而且,人心思齊。齊,就是齊心協力,就得彼此平等,在割裂的國家或地區之間不可能平等,更不可能齊心協力,只會有惡性甚至生死競爭。

2、人性本善。這是人類比動物高級的基本,連動物即使是食肉動物都不能歸於性本惡,而是基於生理的本能需要,人類又豈能為了滿足自己之念犧牲別人的生命?只有與人為善,自己才能輕鬆坦然,才能獲得無數善的回報。對方暫時的回避、拒絕,並非就等於其人性善的完全蛻變,而是在於己方也乏善可陳。只有多捫心自問,完善自身,樹立一個真正讓人人嚮往的天使人間,使任何人即使在最自私自利下也無法達到這類好的境界,對方全體都必然求之不得的要歸聚統一,即使極少數野心家因為弱智短視,還固執己見,也必被其絕大多數人民所拋棄。無需我方出動一兵一卒,對方人民早已將這一小撮野心家作為見面禮來請求統一了。當然,此時此刻野心家也會幡然醒悟,還說自己只是“假裝糊塗”。

3、即使一方還不具有如此善的制高點,我們也同樣能找到統一的共識。

因為,我們都是同樣有意識的人,兩岸還擁有同根同源同血統同文化的親情,就更易找到統一的共識。暫時的分裂決非人心的必然,而是我們自身不足,還遠未找到共識的真理。今天我們就是要揭示這一共識的正義。

4、和平的定義,還不只是非武力,也應該是和諧的和聲的,至少是如同主弦與和絃的統一搭配,如此,才能共同演奏海峽兩岸全民共同心聲的美妙樂章。如此,統一,就不只是地理意義上的一統,而是最高層次——人心的一致,才能使統一後的兩岸人民產生相加之和、甚至相乘之積的成倍增加的正能量效果。要有如此的和平,就應該獲得大多數人民的認同。共識,就是民心所向。

四、然而,單靠文化認同、融合,是無法統一的。

1、文化,只是精神範疇,在人類社會三大構成:政治、經濟、精神中,是最無直接作用力的,也是最被動的。

2、相反,一味的分裂只會在政治壓力、人為分割下,使本來共同的文化日益分野、陌生,如民進黨執政的去中國化,外蒙古國改變蒙古族文字。

3、只要統一了,即使非共同文化的不同民族、甚至不同國家都容易統一文字,形成共同文化。因為統一的文字文化,是廣大平民最急切需要,也最經濟的。

五、主要靠經濟交流,也是不可能達到統一程度的。

最多只是時分時合、若即若離,令人欲愛不得,欲罷不能,甚至因兩地天時政策不同、地利地理差異,經濟差別如同貧富懸殊,導致兩地人民更加敵視,如香港就不斷滋生仇內地情結。

1、靠當代社會經濟主體——私營經濟,是不可靠的。

因為私營經濟只是基於人權的經營活動,愛國及促成國家統一只是其權利,不是其法定義務。相反,私營經濟者並不如廣大平民渴望統一,因為,統一對於平民百利無害,對於私營業主則是有利有弊,往往是弊大於利。大多數不具有科技優勢、後臺優勢的個體私營業主難以在統一的平等競爭市場中確保贏利,主要就靠鑽不同國家的不同政策的空子,如匯率差,或者不同政體導致的經濟差別形成的經濟懸殊,依水往低處流而向下流。相反,統一的法律與國家管理就減少了這些最易賺錢的漏洞。即使各國、兩岸全面開放經濟互動,也並不能就凝聚私營業主,一旦無利可圖了,他們照樣撤走,如以前台商主要投資大陸,現在大陸成本高了,就大量轉向更低成本的東南亞等。特別是主要靠私營經濟,不可能使社會和諧、人人平等、民主自由,只會不斷侵蝕、破壞自然環境,貧富懸殊、互相利用、彼此毒害(如潲水油),人人緊張,表面上的交流下是兩地人心的對立,如有民意測驗顯示,大陸人把台商評為最不受歡迎的外商之一,而臺灣人也常常反感大陸遊客。

2、靠國有制經濟的交流也不可能促成統一,每每還起反作用。

因為,國有制經濟是半經濟半政治實體,不完全受市場經濟的支配,不具有自然的信譽,不僅在投資時常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似乎總是出於造就政治優勢的統戰目的,使雙方難以輕鬆暢飲;而且,隨時會在政府政治要求下,反經濟而動,如前蘇聯突然撤走全部在華興建專案等。何況,國有制官僚企業主擁有私營的權力,卻沒有私營的責任,號稱公有制,卻不對人民負責,不受人民監督制約,難免腐敗腐朽、低效益,如臺灣的101大廈公司,不足為訓。因而,靠它們來主導統一,效果適得其反。

特別是,經濟只是社會的基礎,始終受制於政府政治。當政治不統一時,再融合的經濟體都會分裂,如英國本來是現代經濟的先驅,是統一的高度經濟融合體,但照樣鬧出其國內的蘇格蘭地區還要獨立的醜劇與邪惡。可見——

六、關鍵、甚至唯一的就得靠政治的共識與統一。

在其他方面可以一國兩制乃至多制,但在政治方面應該求一國一制。如此,才能使統一後的人民能夠一國一致向前,而非徒具統一的形式,每每導致不和諧、嚴重衝突,甚至又鬧分裂,連今日香港都如此。然而,似乎兩岸不可能政治統一:一邊斥責對岸為專制,與本地的所謂民主制水火不容;另一邊則反駁對方為資產階級假民主,而且,本地的體制更適合經濟高速發展而“理直氣壯”——

問題是,如前面順帶論述的,當代經濟並不經濟,給人類、自然界造成的損失、災難大於其正效益,並非正能量,違背了經濟發展的目的就是為了不斷提高全人類的幸福感與壽命的本質,而且,使自然資源日益減少,人類與動物植物生物的共同家園、自然環境日益被蠶食與無法逆轉的破壞,連人工垃圾也會最終淹滅人類。因而,我們雙方都不應該再自恃強勢,就違背平等的強逼,那樣會弱化自己的智商,1945年國民黨政府就在強勢下進行國內戰爭。須知這一樸實真理:如果您的社會是最好的,就是不要求,對方、他國人民也會自動吸引歸聚;如果您的社會並不好,就算強求統一了,也無法統一人心,正如捆綁不成夫妻。

那麼,兩岸不同政體的政治有無統一的共識呢?完全是有的,在保持雙方現存政體的前提下完全可以達成政治統一的共識!

我們深信,中國共產黨本質上是要為著全體人民的長久利益、整體利益、根本利益,臺灣無論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或其他黨也同樣是要求得最大多數的民心支持。中華民國之父孫中山的天下為公的浩然正氣,與共產黨的共產主義理想一脈相承。因而,只要我們雙方確實都本著為了全民的最大正義,義不容辭的要實踐人世間最偉大高尚的使命,就完全可以找到具體的政治共識。

由於馬克思、孫中山先生早逝,來不及將其思想主義具體化、科學化,我們後人理當對其發揚光大,而非固步自封,這才是長江後浪推前浪的自然規律。依科學與邏輯推理,共產黨的共產主義與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其實也是基本融通的。

三民主義,就是民族、民權、民生。

1、先談民生主義。民生主義主要就是“節制資本,平均地權”。

針對平均地權,如果實現土地私有制,顯然無法真正公平的平均地權:如果土地面積平均,卻有地理位置等的差別;即使勉強綜合平均分配,但對增多或減少的後代、移民不可能公平;而讓他們自由買賣土地,更意味著強加每人天生就如同負債,生來就得支持極高的甚至終身也難還清的地價或房租才能生存,必然導致西方社會一連串弊端、無限邪惡;至於所謂“土地漲益歸公”,無法改變基礎不公,又會影響地主使用土地的積極性,操作不易,會導致糾結、衝突;同時,土地私有分割如同大家庭分家破碎,國家變相分治分裂,無助於國家社會統一。可見,唯一公平的平均地權,就是實行土地全民共有制,人人對全部土地都有平等的權力與權利,平常委託政府公平管理,帶領大家經營土地,一旦大事或人民與政府意見不一致時就通過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表決。這也就是共產主義的第一涵義:土地等生資料全民有制。

針對“節制資本”,私營經濟是基本人權,而基本人權不得限制,除非是其侵犯別人的人權自由,故,正常情況下節制資本是不合理的,也不合社會經濟的發展需要,而且,根本難以把握資本該節制的度量衡。但一味放棄私營經濟一極發展,始終是利弊同存,甚至弊大於利,還總是如水下流,肥水就流外國田;而採取國有制經濟來喬正,結果只會適得其反,而且,總是被私營業主視為是以國家權力為後盾而不公平。因而,唯一的化解方法就是實行民主經濟:由政府依民意,以全民繳納的代理費牽頭成立企業,再交給企業全體成員以直接民主方式來經營,企業對政府還本付息等,並受制於政府依法監督及社會全民的公決。如此,既有每個人如同對待自己私營的積極性,又有政府宏觀調控與依法監督,並使國家政府有充足的財力,特別還有社會全民的主動參與,確保每個企業時時獲得最大的智慧、活力,更足以排除每個企業為了小集體利益而損害社會公益、自然環境。即,在保障私營經濟無限發展的同時,大力實行全民同生的民主制經濟。這是共產主義的第二涵義。

2、再談民權主義,共識就順理成章了。民權本質就是民主權,主權在民,主權不得限制,民主就是全民平等作主,全面作主,就當然包括經濟上的作主權。

共產主義本身就包括全部土地的全民共有制,共有制的唯一方式依中國等民法就只能採取民主製作為最高效力的決策。即,共產主義制度就意味著在全部國土的管理與使用上都會實行民主制。同時,各國主要政治運作又離不開國土,故,政治上也會跟隨實行直接民主制,即,全民對涉及土地的施政有權行使直接的複決權與創制權。共產主義包含的這種政治直接民主顯然高於、優越於西方只是選舉政黨政府的代議制、難免換湯不換藥的間接民主,才是真正的高度民主。相比之下,臺灣儘管頒佈了直接民主性質的“公民投票法”,但根本違背了民主制基石的平等,設置50萬人附議的等級制門檻,使之如同虛設,也亟需達成共識。

3、至於民族主義,雙方的主義就是包含關係。

共產主義之“全世界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建立“世界自由人聯合體”的主張當然包括三民主義之中國五族各族共和,而且,共產主義放眼世界,更符合人類天下一家親的天下為公及自然平衡規律。只不過,應該把無產階級更正為:無不動產的公民或親人,即,都不得私自佔據不動產土地(但動產則不宜限制),就等於人人擁有整個世界的土地,都是世界大地的主人,也就自然而然的聯合為一個大家庭了。人與人之間也就沒有到處都是他人私有土地的限制,都擁有最大地域的自由空間,地位也真正平等了——所謂地位,也就是在土地上的位置。顯然,共產主義的全民聯合體,既是民主制的最高狀態,也是生產經營最小成本、最大收益的真正經濟的要求。而且,世界各民族之所以能夠融合,就因為地球全民本是一家,可以不分民族,除非是為了旅遊文化藝術,才需要保留歷史上不同民族的特色,甚至可以創造出新的民族“特色”——此情此景的搞假,恐怕才是全民唯一樂意接受的搞假,人民也會心領神會,假裝看不穿

可見,共產黨與國民黨本質上就是有共同主義、共識的黨,更應該都是全民的黨,只不過共產黨的名稱更加具體、科學,故,雙方的融合也是順理成章,只要雙方都真正實踐本主義的正義,兩岸和平、和諧統一就水到渠成。

七、歷史上,國民黨總理孫中山的三大政策就是與共產黨全面合作

孫中山帶領革命先驅們艱苦卓絕的進行反霸權專制統治奮鬥時,勢孤力薄,加之追求的是要實行三民主義,似乎與講究“民有民治民享”的英美等西方國家志同道合,就深信不疑的請求西方國家的支援,然而,別說是在孫中山他們創業初期還遠遠看不到成功希望時,英美等國政府對其不屑一顧,即使到了辛亥革命成功時,孫中山專程繞道歐洲,只是借錢來幫助民國新政府度過難關,以後還可加倍償還,都被拒絕,以致民國政府就因財力不濟而被袁世凱吞併,導致中國民主事業半途夭折。之所以如此,就因為:

1、英美等土地私有制、間接民主社會永遠不可靠,因政府難言正義。

(1)、正義只在人民多數中,所謂正義之本義就是大多數人民的共同道義。任何一種政體如果缺乏直接民主制,即缺乏多數民意表決的機制,就無正義可言。故,英等西方家政治上難言正義,因為它們都不是、也不可能是直接民主制。

(2)、土地私有制間接決定下的政府特別是議員雖然不乏身懷正義者,但處處受制於地主階級,就根本難以施展正義抱負,往往只能愛莫能助。關鍵是這些所謂的正義政客又不敢、不願廢除邪惡之源的土地私有制,寧可政府自廢武功,對國內國際的正義事業有心無力,自己抱憾終身。

(3)、國際上希望分裂。地主階級的本性就是希望國際分裂、各國分裂,分裂的越多越好——壞,即,越壞就是他們的越好。故,他們根本就不想有統一強大、且民主公平的中華民國,使他們難以在中國大地上最大程度的建立無數企業小王國,就放任軍閥割據。只是當軍閥混戰導致其企業小王國難以安寧、安全、逍遙時,才幫助該國強人來統一,但得先簽訂多種優惠的建立企業小王國條約。

(4)、雖然西方標榜要保護人權,但其實只是保障人的最低級的動物權:生存生育以保障地主資產階級對勞力與淫樂的需要、讓平民有選擇替哪位地主資本家出賣勞動力或人身的無奈自由。當如此邪惡制度導致本國人民生育率必然下降甚至呈負數時,就會著力保護他國的生育,並不惜列為所謂的政治避難來暢通移民的管道,使本國保持充足的勞動力與淫樂的女性,縱然他國已是相對的人滿為患——而決非保護人的最高也是基本權利:直接民主制與經濟共產制。

儘管孫中山等革命志士還沒有充分認識到這些,但已完全對英美西方失望,才堅決實行新的三大政策——

2、聯俄——前蘇聯共產國際本來可靠,只是沒有挖掘其民主本質。

可靠性表現在:要槍出槍,要人出人:顧問、共產黨員等,而且,沒有為了眾多資本家私利的要求,才使國民黨能夠成立那堪稱世界一絕的黃埔軍校,並順勢北伐,勢如破竹,又堪稱世界軍事史上的奇跡。只因當時共產主義理論與實踐太多悖論,令人無法釋懷、信賴,關鍵是國民黨對三民主義不正確理解,而且雙方都沒有以唯一合理的方式——全民公決,來檢驗誰是誰非,來化解雙方心結,就導致雙方漸行漸遠,最終勢同水火而致分裂。

如果共產主義理論當初就有了這科學、邏輯、具體的論證,世界全人類還不止是中國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一順百順,統一於全民主共產主義那人間天堂了。就因為可惜:當初及至今共產主義理論本身不科學、不具體、無邏輯,使人們特別是“有識之士”難以認同,並在實際運作中自我降低為社會主義,只是按照各自的所謂社會主義標準來運作,以致與法西斯德國國家社會主義等混淆視聽,就難免被遺棄,直至前蘇聯等自我否定,釀成全人類最大悲劇之一。

3、聯共——之所以聯俄,就因為俄國是共產主義政權,中國共產黨也是俄國共產國際的成員。但因當時共產黨員只能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似乎也名不正、言不順,有失平等。關鍵是如上所述,沒有以全民公決來作為仲裁,就如同雙方競賽的擂臺上始終無標準,無裁判,以致作生死之爭。本來,誰若是拒絕民主公決,就一目了然是假民主、真霸權;而且,唯有全民公決才能非常容易的使雙方(公僕)完全融合,至少是精誠合作。

如此從本質深處而非就事論事的回顧歷史,才有利於現在雙方化解心結:為了民主、真理、正義,兩黨或多黨的合作或融合都不限形式與名稱,在共產國際裏,執政黨名稱也可以不同,朝鮮就一直稱為勞動黨,而非共產黨。

4、扶助農工。農工是社會最大多數,當然是共產主義的基本依靠,是共產黨的力量所在,也是國民黨——全體國民的黨的基本要求與力量源泉,如果一味或實際上只是被少數地主資產階級所牽制,怎能稱為國民的黨?如果一直拒絕實行直接民主制,又怎能不有愧為要實行國家民主的黨?

歷史上的誤解使雙方乃至多方(臺灣的多黨等)至今隔閡,如果兩岸都能實現經濟民主共產制——土地全民共有、經濟全民共同生產為主,不僅就有著共同的民主價值,也才有真正的經濟——最經濟的經濟。民主企業與任何私營企業或國有官僚企業的較量,就是全體人民與資本家一人或官僚一人或極少數自相矛盾者的力量對比,定是千百倍億萬倍的懸殊差別,一個民主企業的創造力足以抵上全部私營加國有官僚制企業!而且,決不會再產生任何如臺灣私營經濟必然的、還遠未完全爆發或揭發的食品危害或大陸國有制企業的腐敗、腐朽、破壞環境等。真正使民主制煥發出最適合經濟發展的本源,也使真正以共產為主義的黨長久保持執政地位與領導人終身任職,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並行不悖,相輔相成。

正因為臺灣還遠非真正民主制,大陸也未實行科學民主的共產主義,以致臺灣發展每況愈下,大陸發展始終弊大於利,無法得到國際社會廣大人民的肯定評價與由衷讚賞,就如中國產品確實橫銷世界,但不僅難有高科技、高質量,而且始終是假冒偽劣充斥,這都是無民主制保障的結果。

故,懇請國共兩黨都拋棄前嫌,義不容辭,爭當中華民族乃至全人類的先鋒,順理成章達成共識,事不過三,實現第三次全面合作——融合。如此,臺灣民進黨等黨派也會賓至如歸,哪里還會搞什麼“為反對而反對”(否則,就等於反對自己),只會要反客為主,耍“特權”:瞧瞧,您倆談來談去,不就是談攏到直接民主制上的共識嘛?這正中我下懷啊!問題是民進黨可否深知,民主制真諦之基礎在於經濟民主共產主義?缺乏這一基礎,任何政治民主制都只會使民主止步不前,甚至“民退”——人民也會退出曾經支持您的陣營;而有了這一基礎,就不只是民進黨要跟進,還必然吸引全世界“民進”——各國人都會請求來,和平統一於我們中(央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