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城市管理——化纠结为共赢

中国当代在经济大发展时,必然伴随城市化,但因只是基本复制传统的城市模式,加之中国特有的人口庞大,就给城市带来普遍性的生活需求与政府管理的矛盾。似乎是一对自相矛盾。对此,能否彻底解决?又该如何解决呢?

During the great development of economy in contemporary, China accompanied inevitably with urbanization, but because of just basic replication of traditional urban model,combined with China’s proper large population, it brings the contradiction between universal life demand and government management to the city.Seems to be a pair of self-contradiction. To this, can completely solve? How to solve?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761—762)

   (2), city management——make the entanglements to win-win (selected from【the common mission and ideal of all mankind】P761 – 762)

既然成立维稳中心存在合理性,那么,成立城管,也是应有之义,就如人类社会需要政府管理,人口集中的城市也需要综合性的管理部门。中国城管遭人诟病,倒不是因城管部门不该设立,而是在于基本方法的错误,主从倒置,以致被人民普遍唾弃;如果说,解决上访问题主要得靠政府内部来运作,那么,城管既然是因人口集中而为了多数人民的公共利益,就理当采取群众路线,不能也只靠政府自上而下的强制管理,也不能靠政府自我弱化的所谓人性化柔性管理,而只能靠民主制,才能、就能一顺百顺,迎刃而解。

须知,不只是政府爱城市,要求把城市建设、管理好,市民也如此,甚至更加热爱,并以城市为家,因为普通市民除了本市之家就无其他处的家庭了,当然比可以狡兔三窟的官员更爱这唯一的家园,就当然不会允许或放任极少数人搞坏城市——大家庭形象,以免自己无面子。

既然小商小贩存活的前提是市民有物质生活需要,那么,广大市民究竟是需要这些并非急需的物质生活,还是更需要整体形象或精神文化场所,就只需要交付市民公决。相信大多数市民是宁可少一些生活方便,而要求保持整体大环境与高雅档次的,而且,越是底层平民往往还越是热衷于难得的公共场所高档高贵化,这里才是他们不敢问津的夜总会俱乐部等室内高贵场所的替代处。何况,中国社会早已充斥假冒伪劣商品,而这些商品在小商小贩处更普遍,市民多少身受其害,对其并无什么留恋之意。之所以有些人还是舍不得全部清除小商小贩,只是在于热闹,可以饱饱眼福。对此,鼓励、帮助市民、游人免费在各个公共场所、广场日夜举办多种文娱活动,并确保向全民免费开放,就足以让市民投下赞成票。

其后,同样由广大市民行使直接民主权,除了对待上访的复决权外,还可以见仁见智的发挥创制权,平民就会以自己真的成为本市的立法者而骄傲,当然会以破天荒执行自己亲笔批准的法规为自豪,会自告奋勇的主动出击,构成全体市民自然的“天罗地网”,使小商小贩无所遁形,遭到无处无时不在的规劝、制止,以确保全民公决的法规全面实行。即使遇到城管员强制清理违规小商贩时,市民也只会声援依法的一方,不会再一边倒的同情“弱者”——任何敢于惯于藐视、践踏全民公决法规的人决不会还被人民同情。起码,市民们可以自发自觉的对小商小贩采取冷处理方式——罢市,如同中国人民几次共同抵制日货。

小商贩并不害怕城管们冷处理,因为,城管官员们是不会购买这类低档货的,即使白白送给他们,也会遭“可贵”的坚决拒绝,常常弄得不谙世故的小商贩还非常感动:他们真可贵啊!我可是拿自己几乎全部家当奉献他。小商贩就是怕市民游客不买账,那就真的不愿继续在公共场所免费“表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