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热点难题破解】维护一党执政下,能否及如何才能根治腐败?

当代世界腐败是最大的公害:1、它不仅直接吞噬广大人民的血汗,导致贫富的绝对悬殊——只要当官,就会稳步发财,而非如私营资本家还会有破产亏本的风险;2、最无效率、效益可言,本来都可依法律规章条文直接、简单执行,而偏偏要生出各行各业、各地各人的潜规则,官员不便明示,平民无所适从,本来一次可以办好的,故意百般、百次刁难;3、最无法治可言,任何一条明明白白的法律规定,就是要变成无数版本、解释,腐败官员越是精通法律,越是法治的灾害!4、还上行下效,成为社会治安恶化的根源——许多歹徒就因对官员一个批条、一个电话就要多少有多少眼红,“一年清知府,十万白花银”早已被与时俱进的当代官员嘲笑为太土气、太小气,而是“不怕他做不到,就怕平民想不到”,部级贪官的超亿元数额往往还只是其一小“部”分,厅级贪官的钱多得客“厅”都难容下,始终“客”源不断;处级贪官的钱乃至“处”女也到“处”都是,故,这些自命不凡的平民当然不甘于一生为老板打工,间接(甚至常常难免直接)为腐败官员奉献,也要走捷径,一鸣惊人——惊扰受害的当然主要是每天不得不在外奔波、又没有保护、无深宅大院可躲避的平民;5、必然腐败下,广大平民不可能满足于任何物质丰富的梦想、理想中,自古人民就“不患贫,而患不均”——决非要搞平均主义,而是要公平!何况,官员越是腐败,就越财大气粗,骄横跋扈,不仅不把平民百姓放在心上——平民大都无油水,想都懒得想,更不屑正眼瞧,也不把那些靠白手起家的纯粹民间富人放在眼里——除非是富人奉送贿赂时,那时,其实也不是:见人—-而是:见钱眼开。
因而,当今中国等国家领导人强势反腐,理所当然深得民心,然而,人民的智商绝不会就欣慰于这种事后追惩,人民不说或不让其说,不等于人民就是弱智,但是,几乎所有的自以为高智商者就只是祭出“实行多党竞选、领导限制任期”等西方“民主”体制,作为灵丹妙药。其实,西方这些体制只能减少腐败而已,但同时导致的社会损失更大,甚至是无以复加的损失、灾难——财富大都被因土地私有制而占据形成的那些如事实上的王国的大地主阶级所合法(但绝不合理——自然平衡规律与人性之真理)贪占了,而且,他们还不负有任何政府官员必须为民服务的责任。
对此,本网站亮出一顺百顺的天网(就看世界各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是只让本网亮相,还是——?)——
维护共产党一党执政下根治腐败之道

 

五、维护一党执政下根治腐败之道(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540-542

    如果把腐败定义为贪占物质财富,那么——

(一)、并非绝对权力都产生腐败

绝对政治权力直接产生压迫,绝对精神权力直接产生盲从,只有绝对的经济权力才导致腐败。故,必须使执政党对经济的权力没有绝对性。当然,拥有政治的绝对权力,仍然能产生腐败比如好色,并会间接要挟经济领域来行贿。但是,必然大大减少,而且,随着经济越发展,这类间接的腐败也只能越少(而非如现在体制下只会越来越多),因为,财大气粗的广大平民能够昂首挺胸对所有的官员说“不!”,那时,才真正应验了毛泽东主席开国的宣言: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轮到那些因不能腐败,就不能财大气粗的官员们只能甘当真正的人民公仆,正好使众多本性不好,根本就只是冲着可以腐败而来的官员们自发出局:“要我们玩真的,只能当公仆?!那就真不如当平民——经济的主人”。可见,根治腐败其实非常容易,无需以多党制取代一党制(毕竟一党制有更有的优势,至少能使之只有优势,而无劣势,请看本网本书其它专论),只需要真正科学分离政府(官员)对经济的直接权力。而且,分离政府对经济的权力,并非只是为了根治腐败,首先在于——

(二)、政府对经济实行绝对权力自相矛盾

私营社会也有实行一党专政体制的,但土地私有制使政府管理空间大大缩小,私营经济为主,又使政府直接管理经济的领域大大减少,只能向剩余的少数国有制经济搞腐败。但是,土地及经济私有制是反自然、反人类的邪恶渊薮(请看本网站本书专论),我们决不能为了减少腐败,就倒退到土地私有制哪怕只是变相的事实上私有制。因为,土地私有制导致的无限邪恶,至今还被视为当然、合法,起码腐败在社会主义国家则是法律公敌,人人喊打。只是从中可以看出,执政并非就必须垄断经济。

本来,执政顾名思义就是执行政治政务,而非经济。而且,政治是以为人民免费服务为全部,经济则是以为本单位本私人为全部,只能是把人民作为利用的赚钱对象,若是也要讲究为人民服务,那就必然亏损、破产。故,政府既主政,又主持经济,就意味着,既要免费为人民,又要对人民赚钱,必然自相矛盾。而依据大自然最基本的规律——自然平衡规律及逻辑法则,人类社会绝对不能存在自相矛盾(可以存在其它事物之间动态的相互矛盾),对自相矛盾,绝不可能同存,唯有否定。否则,就注定混乱,使大自然及社会失衡。如果说“没有失衡,还是和谐,真得到人民的支持、拥护”云云,那就真的只是说说而已,并“只是使广大人民不能说说而已”。

(三)、经济民主化,是防止主要腐败的根本

如果把腐败定义为:官员利用职权之便获得一切非法的金钱或可以用金钱换取的物质、利益等,那么,直接主管经济领域无疑是产生腐败的主要温床。而且,腐败对于经济生产或经营无疑起着反动作用:既增加了经济体的成本,又致使其敢于违法经营,因为主管自己行业的腐败官员已不敢依法依理的管理自己了,至少让经济体会得到优待,从而使竞争不平等,损害不同经济体的良性竞争。可见,腐败的危害是双重的。

即使主管官员还没有腐败,其主管经济也对经济无任何积极、经济本身所必需的因素。官员及其政府主要只需要对经济起牵头、监督、依法奖惩等局外性的作用。而传统的政企分开是几乎没有作用的,因为只是事权上分开,但关键的人选上仍由政府直接任命并免职,就如同没有分开,甚至官员索取金钱时可以不顾经济单位亏损的事实,只需要与企业领导“单线联系”。即使企业领导对官员狮口大开时诉苦、“装穷”,官员也可以潇洒的回答我们已是政企分开了,我管不了你们企业是赚是亏?如果你连这点“成绩”都不能充分表现,那就只好换人—–?故,必须使经济体除了依法必须受到政府监督及依约定缴纳政府投资款外,经济体应该完全独立于政府,使官员实在找不到权力可以对经济刁难或称“热心超额服务”。

但是,也决不能使一切非私营企业实行独裁制或私有制,任何政府投资的企业只能实行民主制(详见本网站“经济”专栏及本专著),政府或任何公民都有权提出成立某经济实业 的议案,由政府审定,政府不同意的,由当地全民公决,超出当地范围的,由上级政府及全民公决。然后,由政府以全民缴纳的代理费等出资兴办企业,并向全民公开、平等招聘员工,由创议人或政府指派第一任企业领导,同时,由全体员工直接决定经济事务,并选举、罢免企业领导人;对于超出本企业的或影响到社会的事务,社会全民还可以依民主程序复决。政府完全退出企业,只是依法监督,依约定回收投资及其利息等。如此,民主企业就不会再对官员“买账”了,而宁可有钱去搞慈善,即使企业领导个人或极少数人还想向官员行贿,也会遭到全体员工的否决;如果本企业全员或多数人要向官员行贿,以便获得超额集团利益,则会遭到社会全民否决。公道自在人(民)心。

公有制经济民主化,只是杜绝了官员的主要腐败机会,但是社会上还必须允许私营企业的存在,私营企业为了一家私利或与民主企业竞争,还会向官员行贿或者被索取贿赂。但,这类情形只会不断减少,并趋向于0。因为民主经济一旦形成,就会焕发空前的无限的伟大力量,足以使私营企业相差甚远,差别加速扩大。私营企业即使靠官员关照也无济于事,还会使自己误入歧途,最终两头失塌,唯有归属于相应的民主企业,或者自我减负成家庭式经营——以家庭成员的民主制来抗衡民主企业。即,私营独裁根本竞争不过民主,只有民主才与民主可以竞相媲美,尽管也始终有小民主与大民主的差别。

当经济领域都杜绝了腐败,也只是根治——根本上治愈,并非全部能治愈腐败,官员还剩下社会事务小贪贿机会了。对此——

(四)、实行全民道德评分(详见本网站“道德”专栏或本专著),以全面根除腐败

经济民主化只能防止主要腐败,但一党执政下仍然对政治及社会事务拥有绝对权力,难免在社会事务上腐败,比如许多公共建设、公益活动、政府采购等,而且,政治权力对民主经济还会有间接的制约力,那么,对全体官员由全民评分,作为其政治前途标准,就能全部杜绝腐败。让全体人民柔中含刚,又时时、事事、处处监督官员,使官民良好互动,就可以全面化解了。这也是共产党一切相信群众、一切依靠群众的群众路线的法宝。

在不实行定期竞选与人民直接罢免制下,就只需实行由全民在互相评定道德分数的同时,当然包括对众官员的评分,每人的评分随时报给独立的政府机构备案,人人有权随时检核对,并提起道德诉讼,由专门的道德法庭裁决。官员理当是人民的道德模范,如果某些官员道德得分定期总分没有及格,分数还不如平民高,就得立即自动免职,平民群体还是欢迎您——后来居上,彻底断绝其继续腐败的机会,也是对官员的挽救,以免其继续在官位上贪污受贿,易发难收,越演越烈而陷入重罪时悔之晚矣。那时,若是有当事人还暗中要塞红包,官员会一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心安理得,而脸色发白,满腹狐疑:难道你只想打发我50分?!我可想要100分啊!弄得还不熟悉“新行情”的但很谙世故的当事人马上掏出百元大钞,连连表白:您误会啦,我全部是100元的,100张,就是要美元、欧元、英镑也行啊——当官员急忙解释:我不要钱,我是要得高数呀。这下当事人为难了:我知道您是要得高“”,可我没有股份制企业哦—–但愿此类情景只是黑色幽默。

如果按照本书、本网站的设计,把每人的道德得分录入统一颁发的道德信用卡中,并实行一切凭此卡消费、享受待遇,逐渐取代金钱,不仅真正使人人“视金钱如粪土”,谁再要给官员行贿时,哪里还需要高压态势、警钟长鸣、迟迟不见的申报财产(请见本网站专论)、大小会议的费心劳神啊?全体官员都会自发的惊人的“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发自内心深处的“拒腐蚀永不沾(粪土)”,行贿人也就是真的“别有用心”了。那时人人都只会一心一意,争当道德好人、天使,天使人间这全人类的共同理想就不再只是梦。

(五)、如果政府不愿实行道德评分,那么,只需要加上直接民主制,也足以彻底防治腐败。

直接民主制(请见本网站政治专栏及专著第六篇),是在维护一党执政下,社会不需要多党制竞选、限制领导任期等间接民主制,只需要由人民有权对社会事务直接决策,平常事务当然由政府主导、决策,只是当政府决策与人民意见不一时,或政府不作为时,任何人有权要求对政府决策全民复决,或直接提起全民公决,全体选民过半数通过者即具有法律效力,政府、全民必须执行对全民公决的改变,只有更高级的全民公决或本身行使。如此,任何经济之外的社会事务特别是那些间接影响到经济的事务,都不再由政府垄断,从而导致对经济的左右而腐败,也使政治权力的运作无法再有腐败的余地,对人的压迫几乎不存在了。一党执政就只会发挥特有的优势,而无劣势(详见本网站或专著专论),民主制经济也更能游刃有余,高歌猛进。

(六)、实行经济民主制,更能一举多得(详见本网站专栏)

只有实行全员乃至全民作主的经济企业,才能使全体人员焕发真正的主人翁动力,如同对待自家一样,如此,任何一家民主经济单位就是比私营、国有官僚企业高出千万倍,乃至无数倍的效率与效益——还都是合理、合科学的,决不会有任何假冒伪劣产品、破坏自然的生产,或西方打着所谓科学旗号的伪科学、反自然产品如转基因、汽水等!那时,这些忍住没有贪占的官员面对蜂拥而入的个个腰缠万贯的众员工之举,会大惊失色:啊,啊!我还没有打电话、写批条、开后门,你们怎么就送这么多钱来了?这钱的数额就是我们那些胆大的前仆后继的前任也想象不到的啊!真庆幸,当初没有因小失大。

人民会笑答:这是我们人民乐意奉献的,这就是水涨船高,而非载舟覆舟。人民回报官员们的,只会(比贪贿)更多,还有无价的万民真心爱戴、追捧。(相关理论详见本书第六篇P662-742)

 

Comments 3

  1. Pingback: 真理广场与焦点透视Truth square and focus perspective | Big Democracy Family

  2. Post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