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六大误区

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六大误区

        当代无论是何人、政府、或组织,谈论最多的就是经济,眼观八面的也多是经济建设或是成果,人人一生、政府每届、组织始终深陷其中的就是经济竞争,然而,从无何人、何经济单位、哪国哪个政府提及到、反思过:发展经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怎样的经济才是真的经济?以致几千年来,特别是近代几百年,现代几十年来所谓的经济发展取得了超过古代亿万倍的发展,人类的寿命还停留在古代人也能活到的70多岁,大多数人仍然感到不幸福!野生动物们更是对人类感到恐惧,更加短命、种类、数量锐减,就连最有生命力、最长寿甚至永生的植物都青春不再,特别是我们人类赖以生活的食物,早已几乎没有天然的免费的最有生命力的食物,更重要的人类天天都需要喝的水源几乎不能直接在我们生活区域饮用到,最重要的人类秒秒都不能缺少的呼吸的空气也无情的被雾霾等毒化,这一切又反过来使人类特别是广大平民无法延长寿命,甚至还会更短命,至少体质不断弱化、退化——本来,经济的本义,就是划算的意思;经济发展的目的,就是,就只能是,使人类长寿、幸福!可见,当代经济的发展与目的根本上适得其反,整体上决不划算!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而且,使当代人们都没有明察,没有醒悟?

本文将揭示——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六大误区(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708-721)。

第四枝节 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六大误区

经济,字面上解释是经世济民,经营大自然的世界,接济每位人民,这也是传统的正式解释。似乎人民都难在大自然界存活,需要专门的接济。以此推及,可见经济之词并非人间本义,而是霸权专制或私营经济盛行下扭曲了世界而生造出来的名字。本来,人虽然是高级动物,但人的高级只是或主要是体现在智力上,也包括体形上,除此之外,人就只是动物,具有动物的生理需要,也应该具备动物的生存本领。而在自然界,只要是动物或生物都有生存、延续、发展的空间与机会,而且,似乎无需生产、创造、储蓄、继承。与其说动物们不懂得储蓄,不如说不需要储蓄,因为大自然能提供充足的至少是基本的物质,新鲜的活生生的物质显然比储蓄的陈货营养要好得多,这可能也是动物比人类甚至牲畜都身体健壮、抵抗力强的原因之一。如果说现代大自然的野生动物日益减少,这并非自然规律的作用,而是人类社会违背自然规律的破坏,如毁灭森林、沙漠扩大、缩减天然植被、乱造人工景观、大肆生产只方便人们懒惰、导致身体退化又损耗极大、并严重破坏环境的人工物质,导致污染大气、气温升高等及人类对野生动物贪婪的杀戮所致。

本来,作为大自然的高等生灵,人类不仅要维持好自己的生存发展,还应保护好大自然的环境与生态平衡,保护好大自然中各种动物生物的生存。对大自然中一切生物动物的平衡保护,也是保持人类自身生存发展的必要条件。人类的经济活动就是在大自然中获得物质、改造大自然的活动。如果人类也如动物一样没有生活必需品的危机,人类也会善待大自然,只有人类经常面临经济危机,或者为了超级享受,为了超越自然规律给动物的生理极限而魔鬼性的穷奢极欲时,才会群魔乱舞向大自然超量揽取,破坏大自然。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高等动物的人类反而不如低等动物基本无物质生存危机,总是摆脱不了物质生存方面的经济危机,或者总是要超越本质上也只是动物的人的生理极限而竭泽而渔、致使大自然被透支、破坏,又使广大平民总是处于绝对贫困中呢?这在于改变了——大自然生物无忧无虑、和谐生存的前提。

大自然动物生存具有的二个前提:

1、没有固定的霸占,大家都可以基本自由的享用,食肉野兽虽然会占山头为王,但排斥的只是同类野兽而非众多食草动物,相反,为了自己的食源,野兽还得不打搅众动物。

2、没有雇佣劳动,都是只为或先为自己的生存,食草动物之王虽然会无偿占有其它动物的食物,但是随机性、偶然性的,并非要求动物固定的主动的先予奉献。故,前者使动物都有足够的生存选择空间,后者使每个动物都基本可以先保证自己的温饱。任何一种破坏了这二个条件的制度就会使动物哪怕是高级动物——人,面临经济危机。

那么,人类又是如何破坏这二大前提的呢?实现土地私有制或者是国家官僚事实上私有制的反动基础,前者对好土地固定霸占,并使广大无地者不得不成为雇工,后者由各官僚分别霸占,并强迫人民成为雇工。并形成相应的系统制度、文化、习惯,人们逐渐跟随歪曲、误导成——

第一大误区:间接民主社会甚至有着一定直接民主制度的半民主社会一直以为,民主制本身最适合甚至需要资本主义私营经济

因为民主制的基石是平等与自由,也只有民主制才能保障人民的平等自由,而平等自由也是私营经济发展的基石。既然民主政治与私营经济处于同一基石上,故,两者就是最佳组合。实际上,这是不合逻辑的,基石只是制度的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只具有同一基础并非就充分相融,如同基于同一大自然土地而生长出来的有鲜花与毒草,显然,鲜花与毒草要融合一起其结果可想而知。当然,私营经济并非完全的毒草,它本身也是正常的,就如毒草如果作为治病之药,来以毒攻毒,就是良药。虽然,私营经济也会是鲜花,并显示百花争艳,但终归只是分散而无科学的集中、归类、高于自然的造型,特别是难免良莠不齐,杂草丛生,甚至毒草漫延。故,民主政治可以包容私营经济,但决非必须以私营经济为主;私营经济必须依赖民主政治,但决非一直与民主政治和谐。

首先,平等自由不等于民主,就如打了地基并非等于就有大厦一样,民主不只是需要每个人的平等自由,更需要在此基础上的全民公决制度。就如如果只有各自独立的砖瓦,而不凝聚结合在一起,那么是不可能建立高楼大厦的,至多只能建立一片片低矮的、难经受风吹雨打的、更不能登高望远、高瞻远瞩的、也不能显示人类力量、亦不利于人类团结交流同升的摩天大楼。

其次,平等自由只是提供了私营经济正常兴办的前提,并不能保证私营经济发展的趋势与结果,就如有了平整的地基并不等于建设时就一定平衡、扎实一样,美好坚固的经济大厦还得靠民主制吸引每人一砖,齐心协力、众志成城。

再次,社会只存在私营经济或以其为主,并放任其一极发展,在积极方面看,也只是无限扩大了大厦的地基,只是在平等自由上打圈圈,使人民的力量分散,始终无法凝聚成集体大厦;从消极方面看,个体之间自由竞争的过程必然使人人力量对撞、抵消,竞争的结果必然差别悬殊,危及平等,并事实上限制了大多数被雇佣者的自由,而膨胀了私营业主的自由,从而动摇着民主制的两大基础:平等、自由。无论是其积极方面还是消极方面都是对建立完美的民主大厦的妨碍。

第四,半民主社会政治与经济制度的根本且最大的矛盾就基于此,导致间接民主制越相对完善,经济发展却缓慢;经济越发展时,就是民主制缓慢、人权被侵犯时,英国早期资本主义经济蓬勃发展时期就是其间接民主制都不定型、人权无保障时期,连其本国人权都无保障,故其就悍然侵犯广大落后国家的人权来膨胀自己的经济;后来英国间接民主制逐渐完善时,经济发展就不断落后了。以致现代间接民主国家都徘徊在政治进一步民主化、确保公平与经济发展却必然受阻甚至停滞的两难境地。

最后,基于奴隶制霸权统治历史的阵痛,民主社会一直认为,政府应是迫不得已才成立的,政府容易损害人民的平等自由,因为政府集合了人民的权利,地位高高在上、与民不平等,而且其管理的过程就是限制人民自由,本身就是作为平等自由的对立物出现,故,就坚持把政府的权力限制、压缩到最小,使民权无限扩张,使政府主要只是起保护、看守作用。而且,基于霸权专制政府侵吞平民经济的历史,特别强调政府应该清廉,为此,不惜釜底抽薪,使政府与经济分离。其结果就使公有制经济难兴,私营经济充斥社会各领域。但政府毕竟是全民选举的政府,必须以全民意志为标准,必须坚持民主、平等,并尽量限制富人的自由膨胀与广大平民的自由被事实上挤压的结果,就必然导致束缚私营经济的高速发展,使私营业主不断滋生离心力。一旦国际上霸权社会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就势必出现投资一边倒的局面,半民主社会就连经济也难正常发展了,主要只能守住科技发明、教育研究等底线。

那么,为何在半民主社会诞生或扩张的几千年来,也存在私营经济的霸权国家的经济又一直基本停滞、原始贫乏,根本没有现代的畸形发展呢?这就在于——

第二大误区:霸权统治不能要、也不适合私营经济

霸权统治阶级基于整个国家只是自己独裁者及其家族私有、霸权阶级分等级管理的本质要求,最担心就是他人、平民分割自家的国家,就连一同打天下的霸权阶级都不允许他们对所管辖的地区有所有权,只是所谓分封委托管理,岂能让广大平民自行获得无限财富?统治阶级也担心他人拥有相对独立的人力、充足的物力,可以对抗政府,故,霸权独裁者在经济上都是坚持国有制——一家私有制,基本上不允许或不鼓励私人有大的创业;同时,独裁者统治阶级始终觉得,在霸权奴隶式生产经营下,无论生产如何低下、原始,反正自己旱涝保收,可高枕无忧,就懒得去费心劳神搞大规模改革,毕竟改动太大很容易动摇霸权这最腐朽的统治,何况,统治阶级深知,因平民始终占有人数的绝对优势,因而要化其优势为劣势的基本方法之一就是,经济上广大平民只是处于赤贫状态,无反抗的物力,故,一般他们也不敢为了得民心而冒被推翻的风险。在经济上就一直禁止私营经济有较大自由与基本平等发展。

其实,霸权阶级没有认识到,霸权统治才是最适合资本主义雇佣经济恶性发展的制度,对其政治上的反动统治也是利大于弊,经济方面基本上是有惊无险:

1、虽然霸权政体与私营经济的基础不同,但目的与手段相同。霸权政体的基础是独裁霸权,私营经济的基础是平等自由,但目的都是为了成为高高在上的独裁者,唯利是图,见利忘义,不讲人性,免谈道德;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不惜采取暴力与欺骗手段,强迫或欺骗工人卖身为奴、强迫或欺骗他人出卖资源等原始积累的暴发方式。

2、两者的前提也相同。霸权政体的前提是强迫民众为其服务,私营经济的前提则是事实上使广大平民不得不为其劳动;而且,霸权阶级对人民是公然不对等、不等价,采取直接强制规范来使人民只能处于弱者如同牲畜的地位,无任何其它权利;私营企业则无论表面如何等价,但实质上不可能等价、对等,因为雇工所获得的只有工资而无其它利益,即使是在股份制企业中,股份也不可能等量,甚至不能等价;雇工付出的不只是劳动,还有主要的时间、精神,本来理应同时获得社会利益,如名誉、政治前途、社会地位等,但实际上除了工资,其它的都与己无关,即使是被聘为总经理、高级白领,也永远不可能顺理成章成为企业领袖,连自己的工作也并无保障,更无社会地位可言,企业贡献再大也是资本家的名誉,政治前途更恍如隔世,就连资本家自己也不能仅凭经济而获得政治资本。

3、都是实行明显的等级制。霸权统治是政治等级制,私营雇佣制是经济等级制,即使是私营企业实行股份制,也是地地道道的内部等级制。这在霸权社会,就能与外部社会的政体等级制一脉相承,相互呼应,共同构成对广大人民的等级统治。

4、在政治关系上,私营业主虽然出身平民,但一旦成为了资本家,就自然成为了平民的对立面,而必然投靠霸权阶级,即使霸权阶级成员基本上只保持本阶级的血统,政权也容纳不了太多的平民背叛者,或者基于民间资本家遗传有平民那些勤劳、公平、自由等天性,而不可能相信他们,但对资本家也无需过多防范了。因为,即使统治阶级不愿接收他们,但广大平民早已排斥、憎恨他们——唯利是图的天性使他们已无多少人性,除了金钱,他们一无所有,政治地位求而不得,人性亲情又已失去,社会名誉始终下流,就连经济财富也漂浮不定,甚至生命安全首当其冲,危机四伏。即使可以高价聘来众多马仔、保镖、军师,但也难得到真正有才有义的人心,就因为上述第2条原因,企业内部人员之间难免勾心斗角,稍有不慎就会众叛亲离、被落井下石;纵然不惜代价行贿拉拢,卖身投靠霸权政府,但因改变不了出身与遗传天性,也难如愿。当然,只要霸权阶级不对他们关闭大门,他们对霸权阶级就如人苍蝇逐臭,趋之若鹜,如中共就惯于封他们为政协委员,也会使其死心塌地,甘愿效劳,因为他们无多少退路。若此路不通,他们就剩下背井离乡、移民他国。

霸权阶级不仅需要资本家的丰厚税收,还需要他们这些来自平民阶级的叛逆者管制大批平民雇工,并始终处于与大多数平民对立的前线。可见,私营业主们在政治上还自然充当了霸权统治阶级与广大平民的隔离墙、挡箭牌,甚至替死鬼,转移了平民对霸权阶级的直接怨恨,因而,霸权政府就常常放任劳资双方激烈冲突,以便两败俱伤,由霸权者来获渔翁之利,还既可收取资方的治安费等,又可树立爱民如子的名声。就连社会歹徒也把作案的目标对准资本家,而非真正不劳而获、贪得无厌的贪官,既因资本家与平民常常直接冲突,也因资本家才好下手,即使他们雇请保镖,但仍防不胜防,何况,可能危害自己的就是身边人。私人的保镖主要为钱,也只能得到钱,当然不会尽力、更不会卖命护主,私人保镖与政府官员的警卫的忠诚度是大相径庭的,因为警卫还有着政治前途与特权保障。

5、在经济上,资本家一方面是分割了社会的财富,但相比于其创造的财富始终只占少数,因为资本家不可能仅凭财富就取得政治权力,而政权才可以主宰经济财富的分配;即使不方便赤裸裸剥夺私营财产,但随便采取成立国有制官僚资本来凭权力竞争,就足以挤压民营资本的利润与发展空间,牟取最大暴利;而且,民营资本的兴盛对官僚资本起着刺激与促进作用,使官僚资本的效率与效益有所提高,从而整体上大大增加了国力财富。故,霸权政府允许并放任私营经济发展在经济上也是利大于弊。

6、在发展方式上,霸权政府或资本家总认为只要自己对人民许以承诺,那么,凭借政权或管理权就可以组织千军万马,使人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发展经济。但是,如果承诺较低,不足以调动工人的积极性;即使承诺较高,这种经济也只能是简单再生产,主要是使用了体力而无法充分使用其脑力的低级经济。没有平等自由基础,就不可能焕发工人的智慧,连生产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工人也会视而不见,得过且过,只求完成自己的任务。如此低效,使政府的目标始终达不到,就远不能兑现承诺,何况,政府也不敢兑现较高的承诺,因为政府不敢让人民有充足的、可能反抗强权的物力,资方也不敢让工人有充足的物力离开或罢工。如此,承诺就等于欺骗。问题是人民只能曲意迎奉,不敢说真话,因顾忌被刁难、辞退,也不敢轻易反对,就给霸权阶级与资本家一定的错觉,人民好骗、好听话,还是在齐心协力拼经济。权贵们也易满足或将就。实际上只能造成生产效率与效益低下,经济原始徘徊。

即,两者还有这——

第三大误区:霸权等级统治最适合发展集体经济,这种集体经济一定能取得大于、优于私营经济的效果

表面上仿佛如此,实际上大相径庭,无论是效益还是效率方面都不是私营经济的对手,除非是在政府一手垄断的行业,不允许私营经济竞争,才能出现国有官僚企业的如滚雪球的膨胀,终将难以持久,除非是靠对本国资源、外国专利等的寄生,一直要拖垮国民甚至世界最后的生存基础才一并同归于尽,其表象就如霸权专制的选举制,只有钦定的一个候选人,又强迫人民去投票,当然才会出现霸权政府自吹的政府推荐的候选人高票当选的结果。

如此分析,那是否霸权政体反而有利于私营经济发展呢?

当然不是!因为——

霸权专制统治并不利于私营经济的诞生、成长。

霸权专制统治是实行等级、独裁、霸权,而私营经济诞生的前提是平等、自由、法治。实行等级制就不可能平等,实施独裁就没有自由,因为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霸权就是因为有权,就可以随意霸占,而不论法律规定如何,即为人治,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即使有法律,但法律要么是允许特权的恶法,要么是允许随意执行法律。而没有平等,民间私人就没有经济创业的机会,至少是没有公平的、值得开发的经济机会;没有自由,私人就会左右为难,处处受限,经济无法正常成长;没有法治,私人就不敢轻易投入、开创,更不敢做长期的计划、投资,少数敢于投资的私人也是抱着赌博的心态。显然,把经济视为赌注,其结果必然短视、混乱、不稳定,主要是投机钻营。

霸权专制适合的只是成为了雇佣制的企业,也非个体户,因为,雇佣了他人的企业越大,就越像其国家政体:等级、独裁、霸权等。显然,霸权专制也只是适应私营企业邪恶的一面:等级是雇主可以压迫雇工,独裁使雇主可以随意决定,包括开除工人,霸权使雇主可以侵犯、剥夺工人的基本人权:罢工、谈判、自由辞职等。可见,霸权专制不仅并不适应私营经济的诞生,也始终不适应私营经济的良性方面,而只是适合其恶性方面。这也是由世界最腐朽的专制决定的:恶只能与恶为伍,善与恶是对立的,不可能和谐同存。私营雇佣经济能在霸权专制社会发展的本身也就证明其经济主要发展的是恶性,或者说其经济是恶性发展,恶性多于良性:透支自然、污染环境、贫富悬殊、制造垃圾等等。

但当代私营经济先在半民主社会兴旺发达,又在霸权专制社会呈后起之势,又是为何呢?这就引出——

第四大误区:人们总以为私营经济为经济发展的最佳模式

首先,在于资本主义私营经济并非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理想状态。因为私营经济只是焕发了每人各自的活力,但没能凝聚众人的合力,尽管可以雇佣众多任务人,但相互之间主要是对立、甚至对抗关系,最多只能产生1+1=2的效果,有时还会导致1+1=0,因为另1为-1。它主要是靠人力与规模取胜赢利,而非靠科技创新独占鳌头,引领先进,因为它焕发不了众人的智慧合力。

其次,它只能维持短暂经营,难以长久,就如同霸权专制统治的周期性一样有始有终。之所以如此,就在于私营经济就是独裁制,无论经济规模多大,甚至大过一国成为跨国公司,但始终如同霸权统治仍然是等级独裁制,即使是股份制里成立的董事局也是按个人所占股份多少来划分权力,纵然是各董事平分股份,也无非是一个人独裁与多几个人独裁的区别。既然企业主要只能靠一个人来支撑,而个人的生命有限、健康必然弱化,后继当然有人,但人多了难免内杠,如同政变;或者后继者徒有人之形而无人之实,远不能超越或平行前辈,就难以扛下更大的企业重任,关键是后继者只能是自己的亲属,而决不能是他人,决不能以民主选举来选贤任能。如此,就难免在一代或后代中逐渐势弱,甚至突发亏损而快速寿终正寝。如果说,如前篇霸权牢固论中论述的霸权专制易倒塌,但会重来、死而他生,那么,私营企业则也会破产,被收购,死而他生。这丝毫不能证明其死而不僵或千秋万代延续,而是因为人类社会尚未诞生全民主制,才缺乏最有吸引力的制度自然的、必然的吸引所有的霸权专制、私营经济,否则,不仅是其摇摇欲坠者,就是尚且生存兴旺者也会自觉归聚、改邪归正。何况,死而他生,也是先死了,产生了巨大损失或社会震荡,再重组后逐渐转亏为盈,但不久又重蹈覆辙。

第三,它不能确保进步。虽然它起步于资本家的科学决策或创意,并且,资本家一直会保持科学的投入,但是,科学在于实践,而实践的主体在于广大工人。工人在对立情绪与不同步的经济分配下无动力,资方又难以直接投入生产实践,主要限于对工人的管理与对外贸易,内部对立的劳资关系及外部主要也是私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就使资方穷于应付,难以分身。它就不可能有及时的最多最好的科学,主要靠人力的生产,基本是模仿复制、简单再生产,靠数量及其质量来赢利,数量与质量同步的结果使市场很快饱和,倒过来又危及自己传统生产的存在;当利润日益减少时,就只能靠机器取代人工,从而减少成本。而机器能够取代人工本身就说明,它不是靠众人的大脑智能,而只是把人当做机器,如此,就必然难同步更新,仍难免导致产品滞销而亏损。而想尽快使已成规模的企业、传统的生产线转型升级,决非靠资本家个人及其雇佣的极少数人员所能成就的,稍有失误,就陷入亏损中,摊子越大、风险就越大。

同时,它也不可能保持理性。虽然平等自由要求并能够保持一定的理性,但因个人智慧力量有限,雇请人数再多,也是貌合神异,甚至雇工越多越麻烦,资本家个人也会常失理性;同时,雇佣制无非是个体的扩大化,雇工主要只如生产工具,在生产过程中就会少人性;在对外交易中表面上较讲人性,实质上常是反人性,因为,交易与生产不同,它不是靠共同创造,而主要是此消彼长,自己的获得往往需要对方失去,稍不谨慎就会掉入陷阱。如此,生产与经营都难保持理性。失去理性,就必然要走歪门邪道,产生无数投机取巧的行为,无孔不入,有缝就钻。当社会上经济无民主企业、精神文化上也是盛行自由主义时,其歪门邪道的经营就难得到遏制,而使众人跟风,加上其雇请的众人更是被迫或盲目跟随,很快就推波助澜。久而久之,人们就形成这病态惯性,对经济舍本逐末,离理性科学经营越来越远,如金融业虽然必要,但使金融超过实业显然就是经济的不幸,而股票、买卖期货等买空卖空根本就是经济的悲哀!

它更会在逐利惯性下丧失理性、违背科学与自然规律,一味向大自然无限索取。由于私营经济只是各自在发挥主观能动性,但个人的智力是有限的,加上相互之间都是激烈竞争关系,彼此之间很难形成智慧的凝聚、交流与升华。只为眼前需要、经济利益而急功近利、向大自然无限索取。当无数个人标新立异的经济开发被跟风时,就掩盖了人民的理性选择。如火力发电、核能发电等只因其较廉价、快速就排挤着水力风力、太阳能等天然环保的使用,给社会自然造成无穷隐患。

最后,私营经济在民主社会的一极发展不能使民主制完善,难以使间接民主自觉的完善成直接民主制,即使是不完善的直接民主制,也难以升华成全民主制,因为,在个人自由主义及其私营经济的惯性下,加之对传统政府主办经济的恐惧与厌恶,又无相关的理论论证,实在很难尝试实行民主经济。尽管私营经济的正常发展也会导致经济危机,经济危机严重下还会爆发革命,难免导致共产主义或政教合一的极端政体;即使在本国与霸权专制国家经济竞争中也会倾向于霸权专制,因为私营业主都是只爱钱,难爱国,国与钱相比,会先选择钱,这是经济单纯化、孤独化得必然要求,以致许多资本家就身为多国公民,拥有多国国籍,脚踏几只船,放任导致霸权专制国家国力强盛,威胁乃至消灭本国。

可见,私营经济的半民主社会的终极时代大半概率会变成等级霸权社会,但是,霸权专制又是等级独裁霸权制,没有平等自由,没有私营经济的基础,不仅不利于私营经济的正常发育、健康发展,而且,在霸权专制社会是一山不容二虎,对于羽翼丰满的资本家、经济实力足以功高盖主、左右国家经济基础者最后都会强迫其成为牺牲品,政府直接没收或叫征收其财富,或者让人民以“革命”的手段剥夺其财产,既确保永远霸占社会最大财富,又平缓统治阶级与人民的矛盾,笼络人心。

正因为如此,在民主社会诞生前的霸权专制国家都没有放开私营经济,即使在允许私营经济存在的古代,如中国历代的私营经济也就停留在商业买卖或小规模的手工加工作坊阶段,由于其难以直接发明科技,就不可能有扩大或创新生产,霸权统治阶级也就不看好、不重视。只有到民主社会诞生后,平等自由及其公平竞争才使科学技术不断产生,私营经济有了发展的前提条件,才得以迅猛发展,远远超过了霸权专制社会的奴隶经济。建立在民主制度上的私营经济相对于霸权社会的私营经济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是质的飞跃。对此,霸权专制国家才小心翼翼的实行并引进这类私营经济,直接引进外资,并让国内民营企业借助民主国家的科技等来发展。可见,霸权国家发展私营经济都必须依赖于民主社会的科技与符合私营的管理。有了民主社会源源不断的高科技与管理知识,加上霸权制度与资本主义主体的融合性、一致性,就使敢于实行私营经济的霸权国家如鱼得水,很快搅起经济发展的浊流波澜。之所以实行私营经济的霸权社会只是搅起经济发展的浊流波澜而非碧波万里,就因为它基于体制的桎梏只能舍本逐末,始终发展不了高科技,创新不了理性的管理,就连好质量的产品也几乎难得,它基本就是迎合资本家病态、卑鄙的一面,使其恶性膨胀,而资本家天性善的一面则与平等自由同时泯灭,主要只能在数量上扩张,模仿复制,并靠本国人工低廉、自然资源丰富、土地廉价等来吸引外资,纵容内资。可见,霸权国家发展私营经济,只能一是始终依赖民主社会的先进,它不可能先进,既不可能在质量与创新上并行,只能是数量上赶超,又主要是产生或扩大经济发展对社会、人性与大自然的反动。反动多于正动的效果,弊大于利。

可见,私营经济只是相对于千百年来霸权政体垄断经济、搞奴隶式生产具有无比优势而已,但就因这几百年来的无比优势使人们思维定格:私营经济应是社会经济唯一或主要模式。加上霸权社会主要搞挂名为公有制、全民所有制的国营经济,实际是奴隶式的再版,停滞原始,腐败腐朽,就使人们还误以为凡属公有制经济都难发展,即便是在民主社会也如此。

民主社会本来并不适合资本主义私营经济的发展,却只是或主要是实行私营经济,霸权体制本来最适合资本主义的恶性膨胀,而一直不敢尝试,资本主义私营经济本来不是经济发展的理想模式,人民却不敢打破并创新。之所以一直存在认识的误区,就在于这两大社会体制都是不合人心理性的,都是出于少数统治阶级或社会精英的私心杂念,社会上层人物的杂念迷惑了他们的眼光与智慧,而下层人民又被上层人物压抑得喘不过气来或理不清头绪,以致使人类耽误了几千年!那么,新的出路在何方?

在回答这一问题之前,还有必要先解剖——

第五大误区:人工生产越多越好,社会需要独立于自然的经济体系

私营经济一极发展加上独裁霸权者的妄想,还使人类社会产生这第五大误区。在半民主社会诞生或扩张前,霸权专制国家还无所谓经济,主要是出于统治阶级防范人民与自己极度骄奢淫逸的需要而大搞不惜血本的社会建设。霸权阶级无不想要拥有使人能走火入魔的物质、食品,使自己能脱离自然,超越自然,驾驭自然,主宰自然一切人与生物,好在因必然的愚民与无科技而只能流于空想幻想,才得以勉强保留了一些自然环境与资源;但对于广大平民就基本上放任自流,以自然物质为主,农牧业靠天吃饭,制造业就是简单的手工加工,但不能称为自然经济,并非主动的以保护自然或发挥自然最大潜力的经济,也非超越人类生存的全面提升性经济,而是被动的原始性的维持温饱的生存活动,加之广大平民被剥夺自由,只能固定于一地,必然会过度侵蚀自然表层资源。

当间接民主制保证了人们一定的平等自由,并优先或只是发展私营经济时,人人都能充分的无限的发展经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当时的世界几乎如同一张白纸,最适合任何人挥毫作画。由于私营经济的特点就是无拘无束、无限制、无计划,标新立异、迎合人类的各种需要哪怕是惰性、邪恶。于是,各种自然界本不存在的只是方便人的工具、物质纷纷问世。一方面个体生产者必然有如此的创造冲动,另一方面残留的国王特权阶级及外国的众多霸权阶级更加有如此的渴望、乃至更高的无限的需求,而他们又拥有无数的资金。一拍即合,就使非自然的技巧性物质越来越多,使人不断脱离动物的本能活动,而享受化,不断脱离自然,而娇贵化,逐渐不能适应自然环境与条件,而不断依赖于人工物质环境来保持身心的需要;同时,权贵阶级为了显示自己的尊贵、甚至是上帝的使者,与广大平民非同一人种、等级,也更加需要专有的先进科技物质来装饰自己、武装自己,出类拔萃、耀武扬威,成为不是魔鬼的魔鬼。以致人们逐渐以使用自然物质为耻、为低级,以使用人工物质为荣、为高级。从而导致一系列人工配套物质、运输、生产或运转物质的能源等接二连三、越来越多,并迅速扩张到全世界,并恨不得扩张到全宇宙。人工生产的标准之一就是使人越舒适越好,而所谓舒适主要就是脱离自然的本能,不受自然环境条件的限制,而可以人工改变。其危害是显而易见的:脱离自然使人不是进化而是退化,如眼不明而近视,耳不聪而杂音,腿不快,手不敏,身高体壮等,不仅比自然动物的能耐相差更远,更谈不上使自己直接成为动物之主人。身为高级动物,连动物之王都无能担当,又岂能成为自然与动物的主人。人工改变固然可以改变个人的生活环境,却必然以牺牲他人、公共、整个自然社会环境为前提。如一人享受空调,就导致外界升温、污染,为了一家别墅开车,就得占地筑路,并需要不断的汽油石油,方便了自己,却制造了无数污染与对地质的破坏,乃至枯竭。

我们丝毫不反对现代科技产品,反对的只是那些出于个人私利、引诱误导人背离自然、自我弱化的慢性自杀式的所谓科技及其产品,人类需要的是、也只是使人类更好的融合自然、认识自然、把握自然、尊重自然前提下的开发自然、不断升华自然,使人类自身而非完全靠外在的危险与危害性同存的非自然设施,就具有自然界最高本领、最幸福生活、最长寿生命的高级动物,使自然界始终能自然提供人类及所有动物生物所需要的天然物质特别是食物。只有自然物质才无副作用,才能被自然本身消化,形成良性循环,任何人工物质,因非自然产物,就难以为自然界所吸收、融化,就必然成为永恒垃圾。当人工物质越来越多,而地球有限时,其趋势必然是地球将被垃圾所覆盖,人乃至生物被逼走,或者只能生活在垃圾上。如果这种人也还能存活,就已非人化,而是异化的可怕人种。人类不可能生产出一种专门吃垃圾的怪物,那与自然平衡定律根本违背,是不可能的,就如人类不可能生产出不会遗留垃圾的人工物质一样。这是物质不灭定律。如果人类能生产专吃垃圾的怪物,那么,这种怪物就必然无限膨胀,最终会如恐龙吞噬人类自己,而且,它存在的条件就是垃圾要越来越多,就是恶恶相连,恶性循环,这在理论逻辑上也是荒谬的悖论。何况,生产任何人工物质都必须借助自然物质,都是自然界的消耗。有些消耗,人类可以弥补,有些消耗特别是地下矿藏等是人类无法弥补的。如抽取石油,虽然在数量上可以注水弥补,但在质量上,水或任何物质根本无法取代石油对地质的润滑、滋润等作用。虽然,暂时还无论证石油对地质的作用,但地质对石油的依赖则是肯定的,否则,亿万年的磨合就不会只形成石油,这是自然平衡定律的结果。

既然任何人工物质都有副作用,就必须对其加以限制,但为了人类生活的便利、进步、升华,也不能为限制而限制,而应该通过调整、平衡人类社会的其它方面来达到减少或排除的目的,即,以最小代价来获得最大的效果。比如,我们需要汽车,但应该同时把人类集中居住,以极高的大厦为主,就大大减少对汽车及其道路的建设,为大自然留下了宝贵的土地空间、纯洁空气,特别是大大减少石油开采;我们需要人类生活的舒适,但更要使我们真正健康、智慧、激情愉悦、能耐多样、延年益寿,并当之无愧的能够成为自然的主人,这也才是人类最大的舒适。只有当我们能驾驭自然,领导所有动物,自由驰骋整个大自然,无忧无虑,有情有义,才最幸福。因而,人类不仅不应该放弃自己的天赋本领,不宜让汽车代替了人的行走、跑步的本能,不得让空调使自己在外界弱不禁风,享受不了外界天然的“空调”,等等,还应直接向自然界的一切生物动物学习,尽量具有它们的本领能耐,更加完善、升华自身。故,人类最需要的物质技术不是使人类退化弱化的物质,而是使人类能加强自身体质、智慧、全面发展的技术物质;人类最不需要、而应该禁绝自相残杀的各种武器,特别是核武器,即使是对于野生动物的可能侵害,人类也主要是需要生产一种能够使野兽知趣而退的香气之类的物质足以;同时,人类自身的本领能耐不断超越任何野兽,许多人都是当代的武松;更应该发展破译动物的交流密码,使人与野兽和谐交流、共处。这就必须实现人类的全体联合,废除分裂的国家,使最广泛的人群得以最充分的交流、互相学习,共同提高、快速并无限提升,这才是最小代价,却是最大的升华,准确说,这根本不是代价,而是全人类日夜祈盼的希冀,也是自然的本源,是自然界诞生人类的初衷。连动物都不分国界,不占地为王,人类又岂能人不如兽?!当人类实现了全体的联合,就自然大大能减少人工物质,还原自然本色,即使需要人工物质技术,也都是理性、科学、符合自然规律的。

6、所谓的独立体系就是恶性循环。两大社会体制的独立体系基本就是:霸权统治内,名义上的公有制与事实上的官僚私有制,使之充满矛盾,解决矛盾的方法就是搞假:假手行贿者成为合伙人来共同经营土地;名义上的为公建设,可以大胆乱建,实际上的以私利为主,就不敢不愿行使监督权,导致好不容易得到授权的经济人在共同私利下可以穷尽土地资源,无地可图时就可以随意乱来,只有可以获得超级财富就行;获得超级财富后再不惜代价购买官位,以便直接掌管对经济等的大权,形成从官到官的恶性循环的独立体系;土地私有制社会内,地主阶级稳坐好地之钓鱼台,逼迫或引来无地民众前来上钩,平民在高地价的压力下,穷尽土地资源或异化土地成工业污染,以求获得超级利润,再去购买高价土地,成为地主阶级,并因已付出的代价或债务来抬高地价,形成从地主到地主的恶性循环的独立统治。

大自然本来就是统一的,就都受自然平衡规律支配,即只要一个平衡体系,否则,另造其它体系,就会与之分庭抗礼,而危及或影响到自然平衡体系。立足于土地私有制的所谓经济或者是立足于官僚私有制的建设都是反自然平衡的,在这一个根本反动的基础上再派生出的其它枝节,只会加重对平衡的破坏,使自然更难以忍受,若是还力求这类的经济建设构成独立体系,只会使自然平衡无可救药,除非人类借助独立体系完全可以脱离自然界,才能让自然界艰难的恢复本有的勃勃生机。

第六大误区:社会建设是人类进化的体现与需要

这一大误区实际上就是前一个误区的升级与恶化,又正是现代世界在竭力讲究、意气风发,愈演愈烈的现象,极大的蒙蔽着世人的眼光,使全世界都深陷其中,不能清醒,难以自拔。

1、霸权体制为了反动统治与异化人类必须大规模社会建设。

(1)、使统治阶级安全享受。为了也不惜反正常,如政府机构本来应该直接面对群众,方便群众上门办事,却是深藏深宫大院内,并常常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甚至不惜花费大部分国库民力,修建万里长城。如此,就从反自然恶化到反人民。

(2)、弱化人民,使之无知于反抗。为了政府利益就不惜放任企业的有毒有害生产,损害人民的身体健康,甚至直接建设主要弱化人民的机构,如精神病院、收容所等。

(3)、自我异化。竭力要使统治阶级自己具有超人的能量,独裁者则千方百计要求取长生不老的物品与方法,为此,任何工业、军事、科技都可以建设使用,如核能、化学武器、生物人体等。

2、土地私有制则逼迫人民必然千方百计搞社会建设。土地私有的高地价使租地者很难凭自然经济获得利润,就唯有设法搞非自然的人工生产,并且力求更大更高,以获得更多利润,其社会建设也就在以房地产为主的行业中越来越膨胀,因为房地产始终是人类的基本需要之一。而且,房地产等建设根本不是以保护自然为主,而是不惜损害自然,只要能赚取广大人民的资金就行。

3、两大体制以社会建设来比赛主要就是竞相反动,超级危害。

霸权统治是以政府为主的大规模社会建设,私营社会是以民间为主的小规模但大面积的社会建设。前者可以不顾成本,后者只需计较自我小成本;前者主要讲究高大全,体现形象与权威,后者讲究短平快,体现速度与广度,并明里暗里展开竞争,其结果就使大自然被见缝插针、无孔不入的抢建一气,对此,政府防范其弊端的手段之一是:如何用地单位二年内没有建设,就得退出土地——逼迫用地者更加盲目乱建一通。这是其自相矛盾的无法解决的必然结局:放任是害、最害,收管也害甚至更害——那到底何者更有害,连笔者也无法“评比”。

之所以人类社会延续、发展了几千年经济发展没有走出这几大误区,除了深受霸权强制及愚民或地主阶级资产阶级环环相扣的欺骗外,还在于在经济实体上一直不具备——民主经济(请见本网站“全民公决”之第二大公决)

 

 

 

Comments 72

  1. http://blairgrocery.org/auto-insurance-quotes-bc-online.html

    Vihreät eivät ole sokeita taloudelle. Esimerkiksi Oras Tynkkynen on kannattanut työmarkkinasääntelyn hävittämistä Tanskan tapaan.Sen sijaan esimerkiksi vasemmistoliitto nimenomaan on. Jos talous johtaa eriarvoisuuteen, heidän luulisi lobbaavan suurempia tulonsiirtoja, jotka siirtäisivät rikkaiden tienaamista rahoista suuremman osan köyhille. Sen sijaan he kannattavat kaikenlaista sääntelyä, kuten nimenomaisesti työmarkkinasääntelyä. Köyhimmät jäävät työttömäksi, työttömyysprosentin ollessa todellisuudessa esimerkiksi viimesyksyisen SP:n tutkimuksen mukaan 19. Suurtyöttömyyden, matalapalkka-alojen ja työturvallisuuden heikentämisen tuskin uskoisi kuuluvan kenenkään “vasemmistolaisen” agendalle.

  2. insurane companies

    My brother recommended I may like this website. He was once totally right. This post actually made my day. You can not imagine just how much time I had spent for this information! Thank you!

  3. insurance claim statistics

    Look forward to the the book thanks for the update.To fight the dehydration I mixed Evereclear with Gatorade. We called it Everglade.Nasty stuff and I don’t know if it helped the hydration but you didn’t care.

  4. cheapest car insurance toyota aygo

    WIN: Semalam i dah tny ustaz pasal ni, jwpn dia lebih kurang dgn u. Mmg ustaz ada bgth hny dibenarkan hny inai. Waima pewarna rambut 2 halal (penggunaan bhn kimia yg halal sekalipun dlm membuat pewarna) tp pewarna tersebut still haram dimana hny inai yang telap (serap) air setakat ni dan pewarna ‘halal’ tersebut still ‘HARAM’ dipakai umat ISLAM. Thanks WIN & ‘,,,,,’..

  5. http://elpicodist.com/competition-car-insurance-nottingham.html

    Das ist auf ähnlichem Niveau wie der Kommentar von “Dingens”. Dafür braucht man eigentlich einen größeren Planeten, denn auf Erden kommt man nur (theoretisch) 6370 km tief. Es scheint in D ein Lieblingssport mancher Menschen geworden zu sein, Nazikeulen gegen Juden oder gegen den jüdischen Staat zu schwingen.Nun, Sie haben nur von “Paladinen” geredet, doch als Paladine werden üblicherweise die obersten Mitarbeiter Hitlers bezeichnet.

  6. http://danibarretto.com/tn-farmers-insurance.html

    Excellent article as always my friend! Ever thought about running for office. You always have the "pulse" on the truth and I so admire you for standing UP..and not kow- towing to terrorists like a certain Islamic-(my opinion)-person who has use of OUR White House.Be safe always…btw? Is it okay to occasionally quote you? Many blessings Daniel aka Sultan! 🙂

  7. how much does it cost to rent a car

    "Personally, I just don't get the mentality that causes somebody to shoot a cop over a pair of boosted jeans…"Likely the same people who will commonly shoot or stab somebody for being "disrespected".When you get an internet troll you laugh, maybe ignore it. These type of people will want to KILL them.They have ZERO value for human life, and that's why I'm ALWAYS carrying a gun.

  8. insurance grace period on new car

    By Sean Carlos 2012-09-01 – 8:23:51This is a great example of the look for an example from your industry in the wild and do what it does rule applies – otherwise you might spend lots of time implementing markup which isn’t actually used yet. Reply

  9. stop-loss insurance definition

    i was able to read the article regarding the assistant principal being affected with swine flu but i didn’t realize that he ended his life quickly. i heard some of my friends not afraid of this virus, but i myself is very very scared of it so i always make sure that me and my family get the utmost protection.

  10. maskin insurance

    Vara aceasta, facand traseul Cliuj-Reghin, era drumul in constructie… O echipa de 20 de muncitori, din care doar unu spargea agale cu ciocanul pneumatic, iar restul erau ingineri , masurau mai stiu eu ce sa fie la cumpana.

  11. http://breakfastofchampsrecords.com/insurance-auto-total-loss.html

    Anon, in 2007, 20% of U.S. households earned at least $100,000 a year. Many of them worked in high-tech jobs. The U.S. leads the rest of the world combined in the Information and Biotech revolutions (in both revenues and profits). You may want to ask them. Also, the U.S. needed more retail stores, and retail workers, because of more goods to sell. Of course, workers can earn a high wage to produce little, like the inflationary 1970s. The U.S. is a most dynamic economy. Otherwise, 90% of the workforce would still be farmer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