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总结】前南斯拉夫经济准民主制本为人类完全平等、“经济”真正经济的曙光

共产主义本身就意味着经济民主制,这不仅在理论上成立,在现实中急需,在历史上,前南斯拉夫共产党也做过长达一二十年相对最成功的实践,只因当时南斯拉夫也被前苏联东欧包括中国、朝鲜等共产党国家排斥,错误的视为“修正主义”,加之伟大的领导人铁托不幸去世,后继无人,加之西方不断帮助其各民族搞分裂活动,才导致这一关键的经济民主制不仅没能进一步完善,反而夭折。人类完全平等、经济真正经济的曙光刚刚初显,就惨遭乌云覆盖至今——请欣赏

第六章 共产党实践社会主义民主制的悲壮历史
第一节 前南斯拉夫经济准民主制本为人类完全平等的曙光(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544—546)

前南斯拉夫在共产党领导下实行经济社会所有制:公有制企业属于社会所有,而非国家政府事实上独断所有权,也不敢承认是属于全民或企业全体员工所有,但规定由全体员工行使所有权:直接选举、罢免企业领导人,直接决定企业大事,包括生产经营、利润分配,直至企业的处分;企业完全自负盈亏,与政府的关系是合同关系;社会上基本上不再存在私营经济等等。这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里首屈一指的旗帜鲜明的否定了国有制这一事实上假全民所有,异化公有制,并导致政府官员腐败的渊薮,为经济民主制的全面实行奠定基石,不愧为人类历史上的根本进步,反而得以在短短的十几年显示了无比优势,超过了当时全世界各国经济的发展速度与高度,也使其共产党的领导如日中天,甚至是为全人类带来彻底光明的曙光。

可惜的是共产党因一直不够自信,就没有大胆的实行名副其实的民主经济,以致其社会私有制远没有发挥优势、达到最理想的效果,甚至使其弊端日益扩大,最终难以为继,令世人悲痛至极。其不足在于:

一、名不正,理不顺

1、社会是抽象概念,规定企业为社会所有,难免各执一词,莫衷一是,要么政府与企业员工或企业领导互相争权,要么无人负责。

2、所有制的重点主要在其归属问题,而民主才体现其权力所在与管理方式。尽管所有权应该包括一切事务做主权,但在一党执政下,容易成为政党插手或干预企业权力的缺口。

二、不具备完全的经济民主制构造是致命伤

民主制之所以伟大,最有吸引力,还在于其无限性,并非局限于一个企业内,而是在整个社会、国家乃至全世界。企业只由其员工完全做主,其他人民都被排斥在外,其弊端明显:

1、使公有制企业容易演变成私人合伙制,至多成集体所有制。

2、使社会全民也包括每个企业员工的民主权大大受限,就如同土地私有制地主的互相限制自由。无法提升民主,也就无法获得全民最伟大的智慧与无限的新鲜的力量供给,还使企业内部的副作用或危害难以得到社会全民及时的监督与遏制。

3、也必然导致先天不平等的不同企业之间更加不公平,违背了民主制的两大基石之一,难免使大多数人民不平衡。占据自然资源等优势的企业与先天不足的企业相差甚远,也反倒使优势企业因担心难持久而大搞短视行为,甚至集体私分企业财产,弱势企业更难无生产积极性,以致最终都难以为继。

三、排斥了私营经济,使公有制经济缺乏带动活力与比照鞭策

排斥了私营经济,使公有制经济缺乏带动活力与比照鞭策,也是反人权,从而成为西方及本国激进分子攻击的口实。

四、政府自身及其与经济的关系没有理顺

政府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无疑是正确的,是民主制经济的保障,但是政府没有及时实现直接民主决策,就对社会所有制多种弊端没能及时发现,并改变,以致病入膏肓;同时,政府在社会所有制经济的角色也没有摆正,该履行的责任没有履行,不该干预的仍然在越权。如,对于社会上是否需要兴办实业,当政府失职时,人民无权自决;企业自主权是否有效,政府常常陷入进退两难:不把关,会导致流弊,显得政府失职;审批把关,又显得政府越权与官僚作风。

之所以如此矛盾重重,无非就在于没有完全的经济民主制,以致前南斯拉夫的经济本来差点走入共产主义的美好园地,却因担心民主,而只是徘徊在园地之外,失之交臂,使这人类经济最美丽的曙光只如昙花一现,使人类世界也因之继续陷入黑暗中,只是沉醉于黑夜的反自然的灯红酒绿里。

如果说,前南斯拉夫的结局还只是惋惜的话,那么,前苏联东欧等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的自我异化,则是十足的悲剧!如果说,前南斯拉夫还只是因认识的欠缺,那么,前苏联等则是认识上的反动。

第二节 前苏联东欧等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自我弃权的悲哀

还权于民当然是应该的,但也非绝对化,在实体上,只应该是还主权,而非还全权;在程序上,当人民大多数被蒙蔽、操纵或裹挟时,简单的还权于民,让人民短时间另做重大抉择,特别是抉择必然导致民主制更难得,甚至根本丧失时,就应该暂缓,可以让人民只行使对经济大事的直接决策权,而不必在政治上一并行使选举、罢免权,也就意味着不能对共产党的基本信仰——共产主义再抉择。因而,前苏联共产党带头弃权,明显过犹不及:

一、只是彰显了共产党人的光明磊落

体现了共产党人追求的共产主义确实是为了实现人类民主制的最高理想。

当年为了最大多数无产阶级的民主幸福,从巴黎公社到中国革命,共产党人前赴后继,做出了无数的流血牺牲,执政了完全是为了全民的民主幸福。当自己一党专政长期没能使人民幸福时,在没有找到更好的真理时,就不贪留权势,而主动放弃权位,还权于民,做出更大的不流血牺牲。充分说明共产党人的光明磊落,不谋私利,不求权势,是真正为了人民的幸福。但是——

二、违反了自然平衡规律,是人类历史的大倒退

决不应该没有实行真正的共产主义基本制度时就盲目弃权,这放弃的不只是党的政权,而是人类的共同最佳道路、最大正义,乃至自然规律。因为,共产制是自然平衡规律,规律必须坚守。其它的政党基本上都是坚持土地私有制这使人类退化、异化、弱化的邪恶之源,使人类又大都生活在土地私有制的挤压下,孤独、无奈、冷漠、植物化等等,社会也始终动荡不安,再想平静、平等、公平、和平都难上加难。故,前苏联东欧剧变是人类发展与经济运动的最大倒退与悲哀。

三、本身就是对民主制的践踏

即使共产党不想垄断政权,而要实行民主制,也不宜自我弃权,依民主制,只能交付全民公决,是否另选其它政党轮替。共产党自我弃权则违背民主制,也是不负责任的表现,而且,又没有经过党内民主表决,就完全是前领导人个人独裁的悲剧。这也说明,以独裁来求得民主制,是很难的,即使动机正确,效果难免适得其反。

四、违反人心思齐、人类本为一家的天性,是人类进化的大灾难

因为私营经济主体上是反经济的,民族的划分,特别是依所谓民族不同就分裂、独立成多国,更是人类的不幸,是对全人类平等、团结、自由的践踏,除了可以保留并发扬不同文化艺术外,决不应该有其它的独立性——孤独、保守与退化的代名词,否则,就违背了人类本为一家的本源与人类最高境界的内涵,具体到前苏联、前南斯拉夫,则决不应该使国家分裂。因为人类统一才符合自然平衡规律,才是进步,无论以何种理由,都不能以分裂社会为代价、为条件。如果统一之内有何错误或反动,只可就错改错,决不能牺牲大局而求其次,更不得因为俄罗斯等加盟共和国独占天时地利人和就要独立,以丢掉其它成员的包袱,那是十足的反动!任何一国的地域并非本国公民专有,而属于全民所有。这是大决定小,整体高于局部的自然平衡规律的要求。前苏联解体是人类世界最大的分裂灾难,也必然导致民族之间的隔阂、纠纷乃至战争。

五、违反平等原则

不应该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使共产党一下就失去了共同竞选的地位,显失公平。即使共产党有何过错,也只能有错改错,只要不是拒不依法改正,只要没有规定采取实施暴政或垄断一切政权,就必须确保共产党的同等地位。特别是共产党信仰的共产主义与其它任何政党的主张都大相径庭时,更应该保留,以便真理不至于被窒息,而导致社会向私营经济一边倒而倒退的灾难。

故,西方干涉前南斯拉夫,使其四分五裂才是反动的。即使说前南斯拉夫领导人或者集体有何反人类反人权的罪恶,也只能追究其个人或政府,最多只需要帮助其人民重新选举政府,但绝不应该分裂其国家。西方解体前南斯拉夫使其社会所有制准民主经济彻底窒息,是人类平等与经济发展史上最大灾难。

可见,前苏联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决不应该先放弃共产党执政,而导致退回土地私有制及其私营经济体制中,完全应该先实践民主经济,再实行直接民主的对事公决制。至于是否要实行多党制竞选,那留待民主经济兴起后再定。民主经济需要共产党领导,而人民需要民主经济,那么,人民就会一如既往的选择共产党继续执政。如此,才能避免人类社会那最大的悲哀,加速世界民主共产主义的科学进程。

Comments 1

  1. Pingback: 2、土地全民共有与经济民主并行制(新共产主义)system of land owed by all and economic democracy concurrent (new communism) | Big Democracy Fami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