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国际焦点剖析】对乌克兰国会立法禁止宣扬共产主义的剖析

乌克兰国会刚通过法案:禁止共产主义与纳粹的思想与标志在该国宣扬,违者,还处以5至10连徒刑。乌克兰共产党表示抗议,俄罗斯、中国等(传统共产党国家)政府没有对此直接发表意见,只有民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是否遇到了棘手的难题?
本网站剖析如下:
1、既然乌克兰现在一边倒向西方,宪法也基本与西方接轨,都确定了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那么,任何思想乃至标志原则上都允许自由宣扬,连西方包括美国都允许共产党合法竞选,共产主义思想合法宣扬,乌克兰怎能出尔反尔,立法违法?
2、对思想与言论不得限制,除非它产生即时的危害,按照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解释是具有“明显且现实的危险性”,主要指直接煽动暴力。故,就连与共产党最结仇的台湾司法院都裁决允许台湾共产党合法成立,其理由就是,不论仅凭其名称,就断定其是否威胁危害到社会,只是根据其成立后的行为。
3、何况,共产主义思想博大精深,曾经有的暴力革命学说早已在这些多党制国家里声明放弃了,即,其暴力程序的危险性已经不存在了,而且,共产主义本身符合科学逻辑,只是创始人及继承者还未能发现或挖掘,如果诸位认真浏览本网站内容,就一定对此深信不疑:共产主义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她就是经济民主制,乃至直接民主制,应该是人类社会的起点直接永恒!即使暂时本网站的真理还未能传播,乌克兰等国家政府或部分民间还不接受共产主义,也无权禁止。连许多荒谬的宗教邪教说教、色情、暴力影视、甚至某些毒品等明显为绝大多数人民所不齿、所反对的邪恶都被合法保护,为何偏偏不容共产主义?!
4、特别是,历史上还从无哪个政党、统治集团象前苏联东欧包括乌克兰共产党(专政时代)一样,仅因经济一直没有竞争过西方,就主动下台,以谢国人(但人民的福利、基本保障、经济平等等都好过西方,只可惜当年没人意识到,西方那因土地私有制逼出的私营经济为主根本上、主体上还是反经济——详见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三篇第一章等,及本网站第2栏目“辩论赛”中的“当代经济的六大误区”)。一个如此高风亮节、舍己为民的党,现在又是处于在野地位,难道还要赶尽杀绝?那只说明现在当权者的自私与虚弱!
5、如果仅因与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及东部几个地区闹独立之争中失利,乌克兰国会就报复性的如此立法,实在无颜为政治家:俄罗斯早已不是共产党执政,普京也与共产主义渐行渐远,此时两国相争,却拿不相关的共产主义作为祭品,无疑是祸及无辜;即使是克里米亚先独立再归属俄国的事件,也是因为乌克兰政府本身根本没有真正的民主制,又不熟悉民主理论,才束手无策,坐以待毙,对此事件,本网站长在去年就有评论(详见本网站第3栏目“有难必解”中的【真正的民主制足以化解克里米亚独立危机】)。
当年的悲剧与现在的这一闹剧,足以说明,模仿西方的间接民主代议制,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民主制,它只会轮番上演政客的无能与政治的任性。民主制,决不能继续被西方及其学者所误导甚至歪曲,必须还原,并实行民主的本义、真理:全民有权主动、直接、全面作主,而非只能每隔几年投一次票选那几位、几十位包揽权力的政客,也不能限于由政府主导、操纵的全民只能作“yes or no”的所谓全民公决(相关理论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本网站第5栏目“全民公决”中第一大公决议题文章)。

Comments 5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