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纠纷行业化解——谁最有病?】打破医师行业的权威垄断,让病人成为“医师”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826—833)

谁最有病?医师当然认为是病人,病入膏肓者;不少久治无效的病人,特别是困于医患纠纷者自然会愤愤的说,那些医师才有病——这决非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也非病人很快就学以致用,反客为主的能诊断出医师的病情,而是认为某些医师心理不正常,不合理,并非视自己为人,而是当做钱的化身,优先、准确检查的是病人是否有钱、有足够的钱支付高昂的医疗费;最担心、要防范的并非病情是否恶化、复发,而是病人会否赖账或逃跑——反倒对实在不能自行跑动者放心。无论这类现象的多寡程度,我们都不能就事论事,只是把焦点针对医师医院本身,而必须洞察、透视其必然因素,就如看病,不能只是看表面,而务必找出病原,才能彻底根治。

显然,最有病的,就只能是社会体制!——医师,本来是所有的人,特别是病人最需要、最信赖、最感激的人,不打不相识,尚且为大家说接受,又何况是本来帮助自己解决最重要的身体健康大难的医师呢,一般也就是打打针而已,故,只要不是极端的自私与愚昧,任何社会绝对不会制定出如此使人间本来最和谐、感激的关系必然陷入无法解决的自相矛盾的邪恶中!在人类社会几千年历史长河中,还从无记载过如此多医患纠纷的,在当代,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现代的朝鲜等也几乎没有医患纠纷,这决非采取了如同现在的警察进驻、保安武装的强压措施,也非把医师们奉为比“领导阶级”的工人、“联盟基础”的农民、“工人阶级组成部分”甚至“与工人阶级平行”(朝鲜)的知识分子的高贵,而是其体制的使然。当然,那种体制不足为训,但是,当年的中国人民、现代的朝鲜人民寿命比现在、他国短什么,至少可以证明防范医患纠纷决非难事。而按照本文的设计,还足以演化成非常和谐、美妙、幽默的实实在在的良性循环。

无论社会如何美好,人一生总难免会生病,人越是要长寿,甚至如青松长生,就更需平时对健康与生命力的护理,医师就必不可少;而且,还需提出更高的祈求,从帮人消极医治已有的病痛到积极帮助人预防疾病、延年益寿、体能提升。人类社会也一直耗费着大量的人力物力大办医疗事业,按理人类的体质健康等应该比动物强,寿命应该大大延长。

然而,当代的现实是,动物虽然没有医院医师医疗,还只是过着原始生活,动物的体质却比人类强得多,许多动物寿命也比人类长得多,相反,动物不能都长寿或不如其祖先长寿的原因往往在于人类对其的直接侵害或间接侵犯。这就反证当代所谓的医疗医学体系根本悖理。

在医师、律师、教师三大职业中,医师比教师、律师更具有权威性。因为普通人也可以施教,律师没有决定权,但医师似乎无人可以替代,而且,具有最终决定权,还是决定人生死的最高权。医师表面上为服务业,但实际上具有官员的垄断权力:

1、医师是医疗的权威,病人都如同文盲,只能盲目轻信。

2、即使病人、人民可以监督投诉医师,但在技术知识上无法评判,其监督就难有力量与意义。

3、即使出了医患纠纷,诉诸于医疗鉴定,也还是医师来主持,连法官也只能以此作为最后判决的依据。

4、医师表面上是服务人,救死扶伤,实际上却拥有比法官更大的对人生死予夺的权力,即使是医师要报复或加害于某个病人,也是不难实施的;最严重不过是医患纠纷,一般只能作为正常死亡。

5、把病人作为赚钱的对象是人类最无耻的邪门歪道。

(1)、与人类是大自然主人相悖。既然人是社会主人,就不该成为他人赚钱的对象。

(2)、无法保障人权。人权最基本的就是生命健康权,当自己的身体被利用为赚钱对象时,生命健康权都绝对难以保障。一个社会医疗越发达、医师的收入越高,彰显的只是越邪恶、基本人权越悬浮。

(3)、是类似妓女卖淫同样的丑恶,妓女是把自己的身体作为赚钱的工具,医师则是把他人的身体作为赢利的对象,如果说卖淫不是无比丑恶,那就是因有当代赢利医疗来做垫底,因为卖淫始终为大多数女性所不齿,但医疗却是几乎人人不能幸免。

(4)、医疗私有化就是私有制对人民肉体的直接剥削,会造成不亚于歹徒的邪恶!因为歹徒犯罪,还不至于打伤杀死人后反而可以合法的找被害人家里要钱(医疗费);而公营医疗也要赢利,无非是政府一方面也把所谓国家社会的主人作为赚钱对象,因为公立医院究竟是亏本还是赢利,病人人民并不能知情,即使亏本也往往是政府管理或医院腐败造成的,一方面又扮演对人民的救星,特别是当私营医院并行时,就更加只能是矮子里面选的长子。

私有制一边恶化人类自己的身体,一边造就医师的兴盛,使医师成为对人类最后、最无情、最垄断却合法的“杀手”,是与住宅商品化而盘剥人类的立足之地的彻底配套。故,在美国等西方社会医师就是最吃香的——因为“吃人”。医院分工越细,也越违背科学,如同把活生生的人体肢解来分享,把病人互相推诿,以便各科室可以分别赚钱,不失为医疗界“吃人”的潜规则。如此,大多数医师都心知肚明,心怀愧疚,以致在西方信仰基督教者大多是医师,天天需要向“上帝主赎罪”,但并无奉劝自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故,对医疗行业,除了实现病人及其家属对医师的选举权、对医院决策的复决权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当从小学开始重新安排知识体系,打破医师对人身生理及其医疗知识的垄断,化消极为积极,使病人成为医师:

1、人民掌握生理医学知识比法律乃至一切知识都重要,因为每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身体,天天、日夜打交道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即便是语文也主要用于人与人的交流,法律则是人与人交往可能的需要,更是其次。文盲也能与人交流,只是不够高雅顺畅,而任何心智健全、理性善良者基本会自觉自发遵守法律,因为法律本质就是全民理性正义的反映,除非是违背人类天性的恶法才始终让人民无所适从,即使学,也实在难学会。

2、人类最适合学医,自身就是时刻相伴的实践对象,一举一动都会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每人帮助自己的医学研究也会直接造福全民。

3、病人则会当之无愧成为出色的医师,是久病成医的真正实现。

只有病人都能够成为医师,才是最经济、实用、准确、创新的医师,否则,专业医师才会成为“病人”:赢利性医疗如此,非赢利医疗也难免,前者为了钱,不该做的都敢做,后者无利可图,该做的也不敢做,都难免被病人及其家属视为真正有病,病入膏肓,社会无药可救。

(1)、当病人具有从小学习的生理医学知识后就会把自己不小心生病反倒变成最好的研究对象。如此,病人也不再完全悲观痛苦,精神上都好了大半,而精神一愉悦,免疫力就大增,病情也易好。

(2)、当代许多医师之所以经常误诊就在于他们没有过切肤之痛,而病人则实实在在的拥有着最贴切体会。只因千万年来病人一直缺乏基本医学知识,不然,大多数病人之病早就自我医治化解了。

(3)、只有病人对自己之类的病症最有责任心。这是自私的使然。

可见,惟其如此才能把自私与利他、利于社会有机的结合起来。当代之所以医患纠纷不断,还就在于医师始终达不到“自私”程度的责任感。

(4)、当病人就医、住院时就不再是当代这种医师易视病人为钱的化身,病人难免视医师如笑里藏(手术)刀的歹徒的对立紧张关系,小病会紧张或气成大病,病人只会轻松自如、充满自信的走进医院,专业医师则会如同学生见到导师一样的毕恭毕敬——毕竟病人才可能是这专业病的理论与实践最博学者。当然,病人会并非谦虚的说:但我这绝招你们可千万不要学啊。

如此,病人与医师就只有良性互动了,社会上人人都不怕生病,只是人人都实在难生病,偶尔有个人生病了,也决非不幸,不仅不会被亲人他人抛弃,更不会导致如同霸权社会医院因没有先交费而拒之门外,反倒如同明星,各家医院医师对病人如同众星捧月般追崇。尽管病人会声明:别急别急,我可以不会再交费的——医院都会大方表示:瞧您说的那是哪个时代啊,您现在就是无价之宝。您愿屈就我院,我们就名利双收了——道德高分加活学活用。

可见,全民主制足以一顺百顺,化一切腐朽为神奇!

 

Comments 2

  1. Pingback: 4、道德自由民主制(以道德评分取代金钱)Moral free democracy(use everyone’s moral score instead of money) | Big Democracy Fami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