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纠纷行业化解——谁最无辜?】永远神圣的教师

教师,类似作曲家,辛辛苦苦在幕后作曲了,但名利双收的是歌手歌星,教师辛辛苦苦授业解惑,但创业丰收的是那些出校门的学生,教师仍然“涛声依旧”,甘受相对的贫寒——正因为教师不直接生产,就无企业家的大富与大起大落,正因为当代社会并不以知识水平作为主要的取舍标准,以致众学生们并无非常紧迫的求学精神,就远不如病人对医师、当事人对律师的渴望、尊重,教师们也就无法通过教学来采取计件浮动工资;更严重的是,还必然导致学生、家长及社会人员对教师的藐视、刁难、甚至欺侮,就因为她们既无权力惩罚坏人,保护自己,也无能力如医师、律师可以报复他人。因而,教师比作曲家更需要坦然、坚毅,还因为,教师们天天要面对学生及其背后的各种家长特别是权贵阶级,而且,要同时面对众多学生及家长,而非只有寥寥无几的歌手。这就需要内心深处对世俗、对欲望的淡然,对自己事业的坚守,甚至对正义、真理的崇拜!越是胸怀正义,肩负使命的教师,也才能教得最投入,最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无需照本宣科,而能充满自信,口若悬河,因为她们深感自己才是最(丰)富有的人!

社会不重视她们,只能证明社会的愚昧、悲哀,而一个愚昧、悲哀的体制社会是不可能持久的。

教师才是最基本的,尽管学校教育只是人生中不长的一段,却是人生高尚的启蒙,也是人生善始善终乃至生命可以无终点的保障。同时,其实当代人民90%以上的时间都浪费了,直接的无聊浪费与间接的无奈、被迫浪费。故,人人都有极大的乃至无限的学习思考空间,首先就需要专业的专门的好教师,同时,需要全民主制造就的社会上人人为师、仁者为友、人人争当仁者的人文环境。

人要成为社会与无限大自然的主人,就必须掌握自然界乃至宇宙尽量多的知识,至于社会科学,基本的就是全民主共产制。如果说,自然平衡规律是大自然的基本规律、总规律,那么,全民主共产制就是社会科学中的基本科学、总科学,其它社会科学只有立足于此,才能理顺、高尚、丰富多彩。

人只有知识丰富,才能把握好自然,才会理解并热爱自然,而不至于害怕自然或者只满足于对自然界的浮光掠影,走马观花,只求对表面风光的感观。没有表面奇特风光的地方同样拥有深邃的奥秘与吸引力,往往还会拥有更多动物或植物,因为,动物可不喜爱风景,更不一定喜欢与众多游客去拥挤、看热闹,植物大多也只需安静的平缓的地下营养丰富的环境。因而,只有大家都具有相当多的知识才会与整个大自然贴近,才会真正成为整个大自然的主人,而非只是成天拥挤在少数风光秀丽的地方,使人们不知是在那里观风景还是看人,特别是当全民都可以自由的免费的平等的迁移时,提升全民的尽量全面知识是保证人类与大自然充分且和谐相处的需要。

也许不少人会觉得经常要学那些知识很累,不愿意去学,即使社会提高义务教育的时间,但是若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仍然难有效果。别急!全民主制赋予了人民的最高主权,而主权特别是直接作主权——创制与复决权的行使时显然必需具有相当知识,提出创议无疑得有较丰富的知识,即使只是附议、表决时也需要懂行,当然,只要人们热心参与,就至少会被潜移默化的获得知识。

可见,在全民主制社会里,不仅没有文盲,也没有知识贫乏者、徒有学历的花花公子或外强中干的腐败分子。因为没有人不想当主人,爱情、友情、亲情决不会垂青连主人都不愿当的人——那已不是人!虽然全民在行使主权时的充分互动,时时、处处、事事的精彩演讲、答辩、讨论等也使人民在社会上都能经常学好无数知识,但是不系统,难保科学知识的严谨性、逻辑性,故,学校的教育非常重要,教师职业仍然是、更加是社会人生的基础,是人类无愧于主人,并能带来大自然一起升华、完善的基本职业,但只有依照本书关于文化嫁接章节中关于学校学科体系的重新排列,才能完成这一使命。

虽然,学校仍然可以公立或私营,但是,公立学校无例外必须实行民主制,并与医院一样,鉴于是服务全民中特殊需要的人群,这种民主制还得具有特殊性:除了医务人员、教职工都有完整的民主权,社会全民对其事关社会全体的事务有最终的复决权乃至必要的创制权外,学生或病人则享有半民主权:他们有权选举教师或医师,但无被选举权;他们有权复决学校或医院决策,但无创制权,只是可以建议。因为他们不具备相关的知识技能,并且与学校或医院有直接的利害关系,难免偏颇。但是,确保他们的选举权是才能建立彼此之间的信任,才能保证教师或医师尽心尽责,避免纠纷;确保他们的复决权,才能及时改变学校、医院不合理的陈规陋习,以符合服务对象乃至全民的期望与社会进步的需要。而且,为了行使复决权,就必须畅通学生与教师、病人与医师之间除了居高临下的教学、诊治外的平等交流,甚至是教师请教于学生、医师请教于病人,真正的教学互长。本来,以人人为师(而非中国“圣人”孔子所说的三人行必有我师,只有二分之一的为师概率)、仁者为友,是人最高速、全面进步的前提,无论他是幼童还是老年文盲,无论是家庭妇女、下属,还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或充满邪念的歹徒,都有可以学习之处,何况,学生、病人是自己职业的对象,依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原理,学生病人对自己的知识提升、缺陷改进的力度基本是同等的,当代教师医师之所以一直没有如此感觉,是因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如此互动。要达到这种效果,决不能只是靠教师医师单方面的施舍,而必须形成硬性的法律制度,关键是结合着服务对象对其的选举权。

如果学校医院还以反正我方可以随便再换人来应付,那服务对象还可以行使复决权,直至诉至于社会全民公决。切记,社会全民是包括众多学生家长或病人家属在内的,那些人可是学校医院更头痛的,处理不好,医师反而成了病人,还找不到谁能治疗,教师反而如毕恭毕敬的小学生,但没人想当他们的教师。直到发生这类大麻烦时,他们就只能求助于律师。

Comments 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