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伪存真】直接民主制是一党执政不可或缺的无比优势

    当代社会世界都离不开民主的话题,已无法逆转,任何执政党要维持一党执政的永久性,最大的道义就是是否与民主制对立的问题,这是能否获得真实民心与国际尊崇的前提。但当代世界都认为,一党执政是专制,反民主的,如果不能从科学理论上澄清,无论怎样回避或找借口,都无法正常化,唯有从自然规律、自然科学、人本性高度最有理有力的论证:民主制与一党执政的同一性,民主制对一党执政不可或缺的无比优势,才使世界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都哑口无言,心悦诚服,万众追随。

首先,我们必须明确真正的民主制就是全民作主,即,必须是:全民直接作主,而非西方的间接作主=事实上不能作主;全面作主,而非西方的不能对根本的最普遍的土地及其经济问题作主;主动作主,而非西方的最多只能由政府要求人民就“yes or no”表决;平等作主,而非西方最民主的国家或地区的公民必须有相当多的附议人数才能启动公决程序。

本文先论证,直接民主制对一党执政不可或缺的无比优势。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757—773)

直接民主制,就是任何一位选民都有权对社会事务提出议案或要求对政府决策进行复决,并刊登于政府公决网站上,在一定时间内(如三个月或一个月)根据网友们的赞成数,得数多的,自动排位于前,再提请全民对排位靠前的几个或一个公决议案公决。过全体选民半数而非只是表决的相对多数者,就具有法律效力,政府、人民都必须执行。对公决议案,唯有通过更高一级的全民公决才能变更。其优势主要在于:

一、才能群策群力,使立法及时又充满智慧、理性

1、多数人的意愿就是道理、理性。真理虽然首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只要是真理,很快就会为多数人拥护,多数人的意愿就总是道理,除非是被其它因素故意的强制的歪曲。

2、把多数人的认知与议员的专业结合起来,当然最智慧。

3、把议员有限责任与人民无限权利结合,才能及时立法。无论如何对议员规定要求,议员立法都受到主观与客观条件的限制,要么无法及时,要么难以正确。故,必须把人民无限热情、无限智慧结合起来,才能及时准确的立法。

二、直接民主权主要是有利于执政党政府官员及其管理

无论是社会主义体制还是半民主社会之所以不愿让人民直接决策,就是所谓担心众口难调,各执一词,更难管理,实际上是恰恰相反。

1、只要有直接决策权,人民就不在乎何党何人执政

因为决策才是做主,何人执政就主要就是执行的问题,一般不会影响或妨碍到人民主权,故,人民甚至不热衷于选举。

2、政府可以把难题推给人民

当代政府热衷于有最大管理权,又最害怕直接管理人民,处于自相矛盾中。事实上,只要果断实行直接民主,就一切迎刃而解了,凡属政府难以决策的,或者必然会得罪部分民众的事务,都可以交由全民公决,比如中国最棘手的拆迁房屋,往往是少数或个别钉子户卡住了整个社区建设,但任凭官员或建设单位如何规劝或协商,钉子户就是不动摇,之所以如此,就在于他们虽为少数,但自认为官员或建设商更是个别,是基于私利,故,他们就似乎理直气壮,甚至以此作为民众英雄壮举。若是把这一难题交付当地全民公决,一旦通过,纵然再多的少数钉子户也会动摇阵地了——他们不怕规定上是人民的政府,可以坚决抗拒私营发展商或事实上私营的国营发展商,但他们决不会与全民作对,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平民,就如同不愿与自己作对;再说,对政府主要还是明枪好躲,对同样的众多的无处不在的平民则是暗箭难防。故,只会急流勇退或称乖乖的缴械投降。

3、政府不怕任何反对党或个别人刁难

一旦政府连少数人的阻扰都能化解,自然也就不怕任何反对党的刁难。因为反对党本身的力量始终有限,都得发动、依靠、借助广大人民的力量,而政府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先行全民公决,只要坚信正义,就不怕反对派造谣生事,就不怕人民不最终会拥护;相反,反对派越是为反对而反对,只会更加失去民心——人民始终比任何党派都聪明,因为人民是多数,而且是局外人,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4、民主制其实使政治领导也更轻松,理直气壮。

只需要自己事事按照最朴实的道理去做就足以,而道理本身是最简单的。遇到任何人反对,只需让其诉诸于公决即可阻吓任何非法的企图。同理,人们个体可能不怕领导个人,但肯定害怕民众。

三、才能在整体上消除合法腐败,堵死非法的漏洞

经济民主化只是在经济领域排除了官员能够腐败的条件,但并非就可以一劳永逸,一了百了。一则还有私营经济的存在与无孔不入,难免会与官员形成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二则,在宏观上政府始终得把握计划、分配、管理及最后救济等各主要环节,这些环节虽然较少针对具体企业,但是,权利影响更大,也就更具有腐败的诱惑力。因而,就必须政治上实行更充分民主,虽然不必实行竞选与轮换执政,就必须实行直接民主,由全民公决。尽管全民公决很难实施,难以防止小规模的渎职或腐败,但至少会遏制政府官员大规模的玩忽职守或以权谋私。

四、有利于社会稳定与和谐,化干戈为玉帛

稳定不只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更是人心所向,其实,越是平民才越需要稳定,因为他们经不起折腾与波浪,稍有大的风波、运动,他们就惶惶然,而且,他们之所以一直只是平民,就在于其性格比较安静,大多无欲无求,只求平凡安稳的一生。但是求得稳定显然不能靠高压或欺骗,只能使社会的根基稳固,使民心平静,就要使民心有发泄的渠道。没有宣泄的渠道,人民心中就始终汹涌澎拜,无法稳定。宣泄的唯一渠道就是直接民主之公决,否则,任何其它的所谓批评建议、网上评议、哪怕“人民代表”开会等等都无济于事,甚至会产生新的矛盾,代表还会被视为民奸。

直接民主制并非只能在全社会由全民共同行使,即使在小范围、小单位,为了任何事务包括“小事”,都可以行使,就如灵丹妙药,屡试不爽。

(一)、对待上访——化堵为疏,一顺百顺

(二)、城市管理——化纠结为共赢

(三)、强制拆迁——化强拆为自觉履行

(四)、少数民族冲突——只能靠政治精神超越经济

(五)、西藏2008年314动乱原因剖析(详见本网站第三栏目。此处略)

五、才能人尽其才,化腐朽为神奇

政府管理最害怕所谓的刁民,好刁钻出头者,但有时又最需要这些敢为天下先者,如何化解这种自相矛盾,使其扬长避短,只成为政府的好帮手,又不至于威胁、排挤政府官员的行政,也只有靠直接民主的公决,使他们成为不是官的官,可以过足一呼百应的领导人官瘾,又不想为平民的民,仍然是平民,对任何政策或公决,他们必须执行,甚至应该模范执行。如此,他们就不仅会创造性的发挥其优势,还会义不容辞的继续担当执行自己共同表决的决策的榜样,从而使人尽其才,化腐朽为神奇。

六、人人才能知法、自觉守法,进而“越权”帮助政府执法

当法律不是人民自己制定的,就得靠大力搞普法教育,但始终难以理解;当法律与多数人民的意愿不合时,还得靠强制执行,只有人民直接立法或者有权审查并直接要求立法机关修改时,人民才会对法律赋予无比热情,才会人人知法,自觉守法——就是遵守自己的约定,并会主动帮助政府执法,以求自己的意愿能够尽快的完善的得到实现。

七、使政府与任何少数派或“懒人”都良性互动,皆大欢喜

在公决中因自己是少数派而败北者要么会如走出迷途,找到真理而欣然或坦然“随大流”,要么会要反败为胜——当然无需暗中以卵击石,更无需迁怒于或纠缠于政府,只需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借助全民公决制,只需稍微留意关注社会自然等就能发现无数机会,首先倡议,一呼百应,吸引多数,顺利通过公决,而让反对派轮坐自己的“失败者”席位,反倒怕自己的倡议太完美,以致人人赞成,自己那失败者的席位只能虚位以待了。

同时,一般政府既怕人民太懒散,不利于生产建设乃至管理,又怕人民太勤快,以免把政府保留的项目用地等也挤占了或者经常指责政府的懒惰等,但直接民主制则又自动化解这一两难推理:人民越懒散,大多旅游四方,就越难聚成全民公决的人数,连倡议者都寥寥无几,政府则越易施展抱负,制定好的政策;而好的政策注定包括使人人不会懒散或者不怕“原居民”懒散的措施,使人人包括外来游人与政府能同心协力,众志成城。不然,政府太累。即,无论人民是懒是勤,政府与更多的人人都皆大欢喜,良性循环:人懒,政府喜欢,人勤,政府追求。

八、至于说担心直接民主的几个主要问题根本不成问题

1、间接民主制总借口怕直接民主导致多数人的暴政、侵犯少数人的权益。显然是多虑了,因为,多数与少数是相对的,并非绝对化,多数派深知自己随时或在其它事项上会成为少数,因而,就不会在议案中绝对化,必然会兼顾到少数的利益;与此相对,今日的少数派明天可能就是多数派,此议案上只占少数的人民,对彼议案则可能就是多数了,故,暂时的少数派并不会泣丧,也不会因此对直接民主有抵触情绪。何况,人人都坚守,多数大于少数是常识,也是我们社会赖以存在的科学与自然基础,是我们取舍的唯一标准。如果我们为了迎合少数,就违背常理,那必致社会怪象、丑陋丛生;因为民主的唯一规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个人或少数人的自由得让位于多数人的意愿,只要是建立在平等与公正的基础上,就得坚守。这是人类社会区别于动物界的根本,也是社会理性的基石。如同体育竞赛,不论双方比分如何接近,唯一的法则就只能是多分哪怕多一分者胜!显然不能因仅一分之差就不分胜负,或以败方是因发挥不正常等理由来否决。不论败者有多少委屈,不论其有多少非法定规则的借口,我们显然只能如此选择,否则,人类社会就无统一的公正的标准与轨道,就无法正常运转。体育竞赛规则是我们人类公认的最公正准则,又是最讲效益的人生竞技,它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大自然法则是一脉相承的,是大自然和谐变化的规律。因为人类理性社会都得有一个公认的标准,如果民主制也无标准,而试图同时同等保护多数与少数的双方权益,既不可能也是荒谬的,因为是违犯了基本的数学规则:多数大于少数。虽然既尊重多数人的意志,也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是我们的人道要求,是社会生活区别于严酷的体育竞赛的人性点,但正如体育中也讲究“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一样,在规则上,还是只能比赛第一、兼顾友谊。否则,不仅无统一标准而莫衷一是,更易被当权者利用照顾少数人的借口而滥用职权偏向少数权贵。当然,我们作为人道的社会,与纯粹的体育竞赛或算术可有不同,应该同时尽量照顾、保护到少数人或败者,但决不能因而改变这永恒规则。虽然真理往往首先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只要是真正的真理,只要经过我们各种畅通渠道充分宣传,公道必入人心,必然会获得大多数人的赞同。虽然也不能完全避免野心家利用演讲的优势可能暂时蛊惑人心、赢得多数支持,但如其内容有违民主科学,人民自会唾弃,既也可立法禁止,也可复决废止。故,政治领导的主要职责就是充当全民竞技时的裁判与教练及护场员,而不能自持精英而轻易改变规则,也不能自己又充当领头的运动员,还不能过高估计自己这啦啦队的作用。

2、至于说,成就一次创制或复决的决策会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但它避免至少是减少了许多可能的错误及其危害后果,得大于失,而且,全民动员的过程本身就是最好的普法宣传教育,人民都已懂法爱法,执行时顺利得多,才最为理顺。何况,全民公决只是人民的权利,并非义务,人民若不愿意,可以放弃参与,并不会妨碍其自由或强制其负担;至于达到附议人数的公决议案,政府得负责登记并核实每个参与投票者,就得付出相当的代价,这可改进相应技术,如互联网表决,也可以规定,创议者得先交押金,如果公决没有通过的,则由创议者给予政府适当补偿;反之,如果通过的,则给予其同等奖励。这既公平合理又减少其副作用。虽然迁徙自由影响了本地居民及时参与公决,但若补之以外来人民自由的登记领证、享有当地政治权力,则既科学合理,又更好补充以更新的活力与世界更广大范围的智慧。

3、至于说,直接民主公决会导致议会权力被削弱,影响议员的积极性。

这未必,议会这专门的主要的立法职能不会改变,人民要复决的只是议会确实已失民心的恶法,人民要创制的是只因议会怠于职守,迟迟未立的应立之法;对于有的议员因而就常把难题抛给人民,而不格尽职守者,如前所述,如果议会该立未立,而由人民创制成立者,或者,不该立而立,而被人民复决否定者,都应采取倒查机制,追究相关议员的政治责任,如罚款以补偿人民或罢免相关议员,造成严重损失的,还应追究刑事责任;如此,直接民主还可精减政府机构,因为许多事常常由人民直接自己决定,无需间接环节,也常能使人民自觉履行,无需政府动员管理,因为它最得民心。

4、至于说,全民公决不利于法律的高水平,更是托词。

其实,最好的法律就是最通俗易懂,最贴切人心民意的,任何故弄玄虚的法律本身就非好法。何况,民间人才济济,特别是律师众多,正好让他们在倡导人民声张最大正义、爱国爱民的大是大非上施展才华,寻英雄用武之地。民间法律的创意绝对会有高水准。

5、至于说,直接民主会导致动摇或取消一党执政。

恰恰相反,只会永远完善一党执政。因为:直接民主制主要规定人民有对社会事务的创制权与复决权,不涉及到对执政党的更换、对领导人选举与罢免。同时,直接民主的运用又使人民帮助政府决策施政,相得益彰,并且,人民会深深感激执政党赋予人民主权与真正主人地位,发自内心爱戴执政党,更自觉履行自己亲自投票支持的法律决策等,从而使施政顺利,国泰民安,人人幸福,当然更加支持执政党,形成良性循环,岂不皆大欢喜?

 

Comments 54

  1. insurance for permit drivers

    This is the accurate Welcome to Go Veg, Travel VegGo Veg, Travel Veg | Travel Tips & Reviews journal for anyone who wants to act out out most this message. You observation so such its most debilitating to discourse with you (not that I real would want…HaHa). You definitely put a new twirl on a substance thats been longhand active for life. City meaninglessness, simply uppercas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