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怪不怪】湖南临湘市长吸毒——偶然中的必然

4月21日,湖南岳阳市委、市政府通报,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被公安机关正式立案调查。23日,湖南省纪委发布消息:龚卫国涉嫌违纪,省纪委决定对其立案调查。

新京报记者获悉,目前有关龚卫国吸毒的“旁证”基本取证完毕,至少有4位与其一起吸食过毒品的人员被调查,包括一名与其有过性关系的女子。

昨日,据该女子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信息,龚卫国至少已吸食毒品两年多。

公开报道显示,龚卫国涉嫌吸毒被立案调查,源于湖南省委巡视组和岳阳市委、市政府接到群众举报。

今年3月,湖南省纪委展开新一轮巡视,分十个小组,其中第八小组进驻岳阳地区。临湘市委一位官员称,巡视组在3月中旬进驻临湘,约10天后,临湘开始流传龚卫国被调查的消息。

龚卫国4毒友被查

据临湘市政府官方网站,龚卫国最后一次出席活动,是在4月7日。当天上午,龚卫国到临湘交通运输局调研指导工作;下午,他与华电集团清洁能源有限公司签署一项项目建设合作协议。此后,龚卫国缺席了所有官方活动。

直到4月21日,官方通报其涉毒被立案。目前,龚卫国涉毒事件仍在警方调查阶段。

据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称,接获龚卫国涉毒线索后,4月16日左右,岳阳市公安局连夜组织会议,岳阳市局禁毒支队、岳阳市岳阳楼区公安分局禁毒大队以及临湘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参会。

三地警方联合调查龚卫国涉嫌吸毒的案件。岳阳市公安局主要负责调查龚卫国;临湘警方负责调查在临湘与其一起吸毒的人;岳阳楼区公安分局负责调查一名四川籍女性。

据上述官员透露,截至目前,至少4名与龚卫国一起吸食过毒品的人员被调查。这4人分别为:35岁的岳阳市云溪区男子姚某某、47岁的岳阳临湘市男子黎某、48岁的岳阳临湘市男子余某某、27岁的四川广安市武胜县女子张某某。

其中,余某某为临湘市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黎某为临湘市一家物业公司老板。

上述官员透露,临湘市公安局行动迅速,在岳阳市公安局组织召开会议3天后,便调查了上述3位与龚卫国一起吸食过毒品的男子。其实早在4月中旬左右,龚卫国的抽血化验结果及尿样结果便出来了,呈阳性,有毒品成分。

该官员称,考虑到此事社会关注度高,岳阳市公安局高度重视,市局领导亲自牵头调查此案,认为只有龚卫国供述及检查结果的证据还是太单薄,旁证不足。龚卫国的吸毒史及共同吸食毒品的人员等情况还需要调查。

“在平时,这种涉案的人早就抓了,但岳阳市公安局领导要求慎重查办案件,要拿出一个不容反驳的结论,这个案子几乎是按照刑事案件的标准来办。”岳阳市一位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说。

上述官员介绍,龚卫国吸食的毒品为冰毒。

据临湘一位吸食过相关毒品的人介绍,在临湘吸食毒品的圈子中,对吸毒后的性行为称之为“吐嘈”,“我听人提到过龚卫国有这种行为。”

与女子多次共同吸毒

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上述被警方调查的4人中,四川广安女子张某某身份特殊,除与龚卫国共同吸毒外,两人还发生过性关系。

昨晚,张某某告诉新京报记者,她曾为龚卫国怀过孕。

2014年12月初,岳阳市组织了一次毒品清查行动,岳阳楼区公安分局辖下的站前路派出所在岳阳中和宾馆内抓获张某某,她涉嫌吸食冰毒。张某某被予以行政拘留,但她当时已怀孕,处罚未予执行。

湖南一位高级警官介绍,张某某当时并未供述其与龚卫国的关系和共同吸毒的情节,“办案人员实在想不到,一个社会底层的女孩子会和市长一起吸毒。”

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透露,4月24日左右,岳阳市公安局、岳阳楼区公安分局以及纪委相关人员,赴四川调查张某某。

张某某说,她目前已经生下小孩,现在不到一周。并非有媒体报道的“怀孕6个月”。

她承认和龚卫国有过男女关系,并为他怀过孕。但现在这个孩子并不是龚卫国的,其父亲是一位正在服刑的男子。

据张某某提供的信息,她曾与一位开发商谈恋爱,龚卫国与其男朋友是朋友。3年前,她与男朋友在长沙一家酒店房间内吸毒时,龚卫国进来,二人由此结识。那一次,龚卫国并未吸食毒品,与开发商简单聊天后离去。当时龚卫国自称临湘发电站的主管,龚的朋友称其为“刘总”。

两年多前的夏天,她和另外一位朋友到临湘找龚卫国玩,在临湘太平洋大酒店一房间内,二人第一次一起吸食毒品,并发生性关系。毒品是由龚卫国出钱,张某某的朋友临时在临湘买的。此后,他们经常在临湘的酒店开房吸食毒品。

临湘市委、市政府多位官员透露,2014年,张某某在怀孕期间,连续多日到临湘市政府门前,要求见龚卫国,龚卫国拒绝与其见面。此事在当地一度传得沸沸扬扬。

张某某称,临湘市纪委当时即获悉此事。

临湘警方失察被批

据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介绍,公安机关在调查龚卫国时,他比较主动地作了供述。根据龚卫国出现的症状来看,他至少已吸食毒品两三年,达到了成瘾状态。

上述官员说,龚卫国吸毒成瘾后,接触的吸毒人员比较杂,有关他吸毒的消息才传开。

鉴于龚卫国吸毒的消息在当地已流传很久,临湘市公安局却未采取举动,龚卫国涉嫌吸毒事发后,岳阳市公安局领导曾就此批评临湘市公安局。

综合公开报道及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说法,4月7日,龚卫国曾以身体不适为由递交了请假条和辞职书,称自己“有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

4月14日左右,龚卫国入住的广州市××医院情感障碍科给岳阳方面提供了一份需要住院治疗的申请。

广东一位知情医生介绍,龚卫国是在家人陪护下入住上述医院的情感障碍科,他确实抑郁发作,但抑郁发作的原因可能与吸食毒品、违纪行为、工作压力等众多因素有关。

“当时,他是以治疗抑郁症的名义入住情感障碍科,而非药物依赖科。”由于龚卫国的党政职务已被免,其与家人正考虑出院后回湖南。

在岳阳官场,43岁的龚卫国被评价为“干吏”,被认为是一个能力很强的官员。

他此前的仕途一路平坦。

2003年,时年31岁的龚卫国通过公开选拔,任职岳阳市湘阴县副县长,成为副处级干部。这一度成为他的大学同学间流传的佳话。

2011年12月,龚卫国出任临湘市委副书记、市长。在其仕途上升期间,龚卫国获得中南大学博士学位。

“出现这种情况,连办案警员都替他惋惜。”接近办案机关的官员称。

■ 链接

吸冰毒后或致被害妄想等症状

深圳华科大研究院华和心理成瘾医学研究所所长何日辉介绍,冰毒是一种典型的新型合成毒品,与海洛因等传统毒品的成瘾特点不同,一般不会产生严重的躯体依赖性,但心理依赖很严重。

“它对吸食者的最大伤害在于大脑,会引发严重的抑郁障碍,还会引发偏执性人格改变。一定程度后,会产生幻觉、被害妄想等精神症状。”

岳阳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曾向媒体表示,公安机关在一年前接到过龚卫国的报警电话,当时,他出现了幻听,打电话报警说有人要害他。

何日辉称,这是吸食毒品后典型的“被害妄想”精神症状。

何日辉提到,吸食冰毒后容易产生强烈的兴奋感,往往伴随性行为。(沙璐 周清树)

市长吸毒事件回顾

●3月

湖南省纪委展开新一轮巡视,临湘市委一位官员称,巡视组在3月中旬进驻临湘,约10天后,临湘开始流传龚卫国被调查的消息。

●4月7日

据临湘市政府官网,龚卫国当天最后一次参加公务活动。据当地官方透露,龚卫国曾以身体不适为由递交了请假条和辞职书,声称自己“有抑郁症,需要接受治疗”。

●4月13日

龚卫国缺席市长碰头会。

●4月14日左右

龚卫国通过广州市××医院给岳阳方面提供了一份需要住院治疗的申请。

●4月16日

有关龚卫国吸毒的消息在网上引发关注。此后新京报记者多次拨打龚卫国手机,均无法接通。据权威人士介绍,早在4月中旬左右,龚卫国的抽血化验结果及尿样结果便出来了,呈阳性,有毒品成分。

●4月17日

岳阳市委宣传部回复新京报记者,称龚卫国因身体不适,请假到广州住院检查。

●4月21日

记者从湖南岳阳市委、市政府获悉,龚卫国涉嫌吸毒目前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已经免去龚卫国临湘市委副书记职务,其临湘市市长的免职程序正在依法依规办理中。当晚,龚卫国的名字和照片已从临湘市政府官网“领导介绍”一栏撤下。

●4月22日

临湘市人大常委会决议免去龚卫国市长职务。

●4月23日

湖南省纪委发布消息,龚卫国涉嫌违纪,省纪委决定对其立案调查。记者获悉,龚卫国的尿液毒品检测初检结果呈阳性。据记者调查,龚卫国现在广州一家医院,他也承认了自己有吸毒行为。

【本网站评论如下】:

官员吸毒——偶然中的必然

刚看到中国中央一台白松岩主持的关于湖南临湘市长龚卫国吸毒的讨论,全面追问了该案还应该查处的相关问题与警示。笔者作为该县级市的故乡人,也不得不从本质原因及在维护一党专政下如何有效防范进行论证。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一条法国法学家确定的定律已为世人所接受,这一公式转换就可以是,官员冲着绝对的权力而上,其中一个动机就是为了能够绝对的腐败:占有比别人多得多的钱,与超凡的享受。

当现代世界都因腐朽体制桎梏,致使99.9999%的亿万万平民才艺被埋没,整个社会、各国实在没有什么能够吸引人、特别是超人的官员时——尽管他们绝对的权力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但是,就是得不到民心,更得不到亿万万平民尽情的发挥才智、才艺,这是一对自相矛盾:要让人充分、尽情发挥才艺,就必须让其开心、专心,就必须得民心;当极少数官员握有绝对的权力,亿万万平民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几乎毫无权力、至少因土地私有制的桎梏无法行使民主权力时,全民都不开心,无法尽情发挥,无能为社会、世人展示本来最该有的、早该有的丰富多彩的艺术享受,及真正美好的自然与人文环境建设。以致整个世界至今能展现的只有0.0000001%左右的人类才艺,而这极可怜的才艺中许多所谓文明还是色情之类的表演,故,官员贵族们占有无数金钱后,要发泄欲望的对象主要就是色情,把这本是动物本能的生理需要衍化成其最大的欲望,比起天天號食还无止境,甚至还自诩为,这是酒足饭饱后的最佳“运动”。如此,极少数权贵的这两大类”良性循环”的嗜好,就导致亿万万平民的恶性循环——非洲、亚洲等亿万平民食不裹肚,更找不到爱情,好在当代大多数良家闺女或因对权贵的软硬兼施宁死不屈而不出,或因丑陋的社会环境、自然环境、低级科技使大多数女性还远远不能生育成为本该拥有的美丽(欲知如何自然变美,详见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使她们“幸免于难”,广大平民还能有较为纯洁的婚姻、家庭(居然因为她们的外表不美,才保存了人类社会可怜的美?!),当然,主要是还必须如此,以便后继有人为权贵贡献——亿万万平民一直陷入如此恶性循环中,实在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如果说,权贵们再贪婪,其食量也是有限的,还不能过于肥胖,以免在物质还不够充足的东方社会一看就象贪官,或有损亲民形象——自然包括对女性的自然亲近,而对女性的占有则会多多益善,即使生理上也有限,但只需要借助西方腐朽社会所谓高科技的伟哥,就可以成为“伟大”得如同强奸犯的大哥。当伟哥也可能实在对不起在这方面欲望无穷的官员们时,官员就必然滑入吸毒的温床——吸毒,据说就能产生性兴奋,比伟哥更有效,使其产生持久的性冲动的精神动力;同时,因往往还不只一个年青貌美女性殷切、体贴的关怀、诱惑,这帮寡廉鲜耻的女性因愚昧、空虚、炫耀的心理加之大把账款得来全不费工夫,而大多学会吸毒,她们先吸毒时云天雾地,官员们要显示自己宝刀不老或青年干部干劲的伟哥之力,要能“持久战”,要“平等”“爱护”每位到场女性,就得虚心向平民女性学习吸毒了,并自信自己是如斯大林同志所称的“由特殊材料做成的人”,有非凡的生理抵抗力,便敢于一试了。就自然形成了官员的三段论:要最大范围、程度的结识女性,就要多亲民(当然,必须是运用权力的亲民,而非如同环卫工人的日夜亲民);要多乱搞女性,就要多吸毒;要多吸毒,就更要受贿——合情推论,理直气壮,尽管足以气死平民!

如此,我们才能解释,本来餐餐有人排队请吃,日夜號食山珍海味或野味(比如本案所在地:笔者祖籍临湘小市有大山区,就以吃野生动物包括稻田益鸟青蛙,久负盛名)的官员们理当不比小孩或文盲还愚昧无知:吸毒就如中毒,还会上瘾!更比任何平民都富有抵御毒品诱惑的条件——餐餐山珍海味难道还不足以抗拒毒品的诱惑吗?身为官员本该带领全民反毒品,至少理当以身作则,难道还不能有起码的自律吗?无非就在于其基本人性:当官就是为了能贪得无厌,贪钱还不是终极目的,贪色,要无限的占有无数女性,才是其最终成为“人上人”的直接形象,他们不能个个如同皇帝那样的合法公开拥有三千妃子(还每年轮换),那就合理占有众多情人,当然,也得随时换人,不然,怎能对得起土皇帝的“光荣”称号?连村支书、村长都如同皇帝了,这位堂堂的市长(尽管只是县级),理当成为洋皇帝。

尽管如此频率的骄奢淫逸,在长达二年多时间里难免被群众发觉、传闻,但是,只要属下那专门抓卖淫、吸毒的警察队伍专门为自己开绿灯,尽管其多次就在市区的“红灯区”宾馆里公然进行,尽管警察们常常善于对没有“打好招呼”的宾馆搞突击清查,但是,任何宾馆只要向警察局领导亮出更高领导正或准备光顾此地“那样、那样”时,警察局岂止是假装不知,可能还会派员把守、保护,大不了换成便衣就能遮人耳目了。即使还是“不小心”被群众盛传,那又能如何呢?毛泽东主席庄严宣告的“人民群众才是真正的英雄”,早已随着他老人家的过世而消失了,大不了,让人民群众中那些自称也混得不错的先进分子也能享有一些残羹冷炙、不入流的“下流”女子,就足以使广大平民禁言或说了也白说,甚至还可以当做是为自己作活广告,让更多要投机钻营、迎奉拍马的商人或天性邪恶的女士来如苍蝇逐臭:送钱、送毒、更送肉(体)——对于这类女子,官员们本来就只是看中其性感肉体,决不会还记得其人名内涵等,以致即使如本案,不小心导致那张性女子怀孕了,也翻脸不认人(不过,好在这类女子大多也是认钱不认人的,只要以此要挟官员成倍的付出了“学(习公)费”,就作罢,甚至可以连腹中的“准人”都可人流掉)。

官员们只要谨守官场规则就行:不得得罪上级,也不得过分刺激同级同僚,使他们因过于眼红或甚至认为自己的份额情人被抢走了,而要内部竞争,曝出其违法违纪之举,甚至通过他们的上级来影响到自己的上级不得不“挥泪斩马谡”或称“丢卒保帅”。至于老百姓嘛,反正没有赋予他们任何权力,不是民间常常俗称为:死老百姓一个吗?人活着,但如精神上已经死去,包括对爱情、艺术、对一国及世界无限大自然环境的享受要求都已死去,能够生活,或也有肉吃(尽管常常还是死猪肉、瘟猪肉、有毒害精的猪肉等),还敢“骂娘”?!说多了几句,即使不能再如以前定其反革命政治罪行,也可与时俱进的套上“寻衅滋事”罪等来处罚,让喜欢“正人”却没有“先正己”的西方也难指责为政治打压了:说我官员是流氓,我就先定你们是传统的流氓罪“寻衅滋事”!看究竟谁才是流氓?!

如此生态,按照中央党校那位辛鸣教授的观点:是因对官员们还关心得不够,官员们的压力很大,情绪易波动等,应该更多得关怀,并善意主张加大对官员“八小时以外的监管”等等。笔者理解辛教授的良苦用心,与此番在中央一台讲话的苦衷,但是基于良知,不得不追问:1、造成官员最大的压力、情绪失常的原因何在?2、怎样才能根本理顺情绪、化解压力?3、靠官场自身来监督官员的八小时之外能行吗?4、在维护一党执政下,如何才能真正有效监督、防范官员?

请原谅笔者自问自答如下:1、清朝最擅于混迹官场的李鸿章就说过,世上最容易的就是做官。此话应适合所有类似体制的社会,道理也简单,因为这种体制下,官员的好坏、取舍只在于上级,而上级人数按比例是越来越少,因而,只要上级满意,是很容易做到的;似乎只有要人民真正满意才难,所谓众口难调。但这都是表面,其实,只要实行民主制,要人民满意,就是最容易的,因为,民主制只讲规则,而唯一的规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社会上只要三人以上的地方就一直存在少数与多数,甚至是全体自发的一致。故,往往只需要政府领导放手发动群众,或不禁止群众自发公决,就迎刃而解,皆大欢喜,无需大小会议反复讨论,不会导致如台湾立法会时不时上演世上最恶心的最丑陋的武打表演,才能真正有无为而治的大治。否则,即使只想搞定越来越少的上级甚至最高领导一人,却比“摆平”千百万群众还难!历代位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常常被皇帝直接处死的悲惨不在少数。因为:

(1)、直接民主制越是人多,就越需要规则化,并简单化,而专权体制则相反,越是因为独裁者个人或极少数人要管治众多的下属乃至平民,就越需要让众人莫衷一是的潜规则,让众人互相猜疑,互相制约,来让领导方便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保持平衡,维持自己的权威。

(2)、直接民主制运作时,是大事难事让众人相争,领导最后轻松收获成果,从而得以保持自己的领导地位,人民只需要领导接受民主公决的结果,就感激并拜托领导执行了,还会义务的主动的甚至倒贴的帮助政府领导执行,落实他们自己的心愿。故,表面越难,其实越轻松。而专权体制,是众人都争夺这极少的官位,关键是直接争夺权位,而非事业,尽管参与、甘愿投入竞争的人数不算多,但因官位特别是有实权的位置更少,势必粥少僧多,不择手段,不仅荒废事业,也使领导常常更难取舍:说你忠心?他不衷心?似乎很难,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加之专权国家科技始终不可能独自发达(详见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其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难以通过测谎仪等来准确衡量下属的忠诚度。何况,人心可变,特别是这班也是冲着特权、唯利是图而来的下属的天性更是说变就变的。

(3)、民主制是最简单的数学,多数就是大于少数,人数就是人心,无需猜疑,无需转换,是直接明了又深刻人心的公正公道;而专权体制下,正因人心难测,就基本以行贿的数额来衡量,原则上取奉献钱多者,如此简单化的用人标准,并非领导不知道行贿多寡并不能与忠心可行划等号,问题只在于法律对受贿罪及其程度的认定,基本以数额来划分,以致又陷入新的更邪恶的自相矛盾:领导以行贿多少来衡量忠诚度,下属以领导受贿多少来“绑架”领导。就剩下唯一的趋势、结果与难解之题:一同坏,领导让下属最坏,但得我更坏;下级让领导更坏了,当然就要求可以最坏,坏无止境,最坏与更坏,哪个才更“更坏”?

(4)、结果上,民主制在对待可能的腐败或渎职上,其实才是最温和,讲人情味的:先是通过全民对事务的公决,来及时纠正领导的错误,领导只要接受民意,自然继续执政;即使领导错的离谱,让人民无可救药了,才会启动罢免程序,罢免,只需要根据每个人的内心判断、好恶取舍来定夺。及时罢免,也等于阻止了官员继续滑入犯重罪的深渊,挽救了他;而且,也可以无需再深究其证据等,让其在失去民心后反省自责,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独裁体制则正因为领导对“忠心耿耿”的下属不能随便调离富有油水的岗位,更不能轻易降级或免职,其他上级或同级若是有心要拉其下马,就得力求准确无误,让其无话可说,就需要先动用侦查手段办成铁案,甚至采取关押等强制措施,进行大量的调查取证等来对官员“往死里整”,以免打草惊蛇反被咬。如果上级担心被查官员不够坚强,会借口自己没能继续保护住他,就狗急跳墙,咬出自己,就不得不铤而走险,杀人灭口了。

可见,这种体制下官场最大压力决不在于群众,群众没有任何权力制造足够的压力,即使是行贿者要告发,但并非只要有举报,就会有查处,那样的话,可能绝大多数官员都被查处、处罚甚至枪毙N次了!那这种体制也可算是准民主体制了(等于人民平民做主定查处)。只要官员能使纪委或检察机关坚守“证据规则”,不能仅凭单方面指控就定,只要举报者没有能耐惊动上级决心查处,他们照样高枕无忧,除非是他们又不小心被对象拍摄了录像等证据(官员们最恨的高科技就是这类无孔不入的录像及网络,最想的化解绝招就是认定该录像是伪造的)。故,这些才是官员们最大的压力,上级领导那始终无法捉摸的态度才是其情绪化的主要原因。这也是尽管专权体制的官员占有全面的千万倍于平民的财富、色情与优势,仍然始终不可能长寿、哪怕只是一倍于平民的寿命的原因。

2、唯有实行直接民主制才能理顺、化解压力与情绪。领导遇到少数人或个别人刁难,自可以推托给全民公决,或者,任何公民个人或少数派当其意见不被政府领导接受时,也可以提起全民公决,才能使人人都开心舒畅;即使是少数派,也是暂时的,在另外的议案或下一次又会成为欢乐的多数,以致人人精神健康,才有利于大幅度长寿。

至于说,官员们都想多捞钱的问题,本来是人之常情,西方社会实行的所谓官员只能领取社会平均工资中位数,并非民主制本义。依民主制,只要人民觉得领导得力,富有成效,人民自然会公决给领导更多的奖励——当民主经济、社会发展真正全面、和谐的水涨船高时,就足以超过官员受贿的数额。

3、靠官场自身监督官员八小时之外的活动行吗?显然无济于事:(1)、当官员八小时之内都敢于腐败、勤于腐败时,又岂能寄希望于下班之后的监督?

(2)、这一提议及规定早已有之,笔者在中国广东省级司法机关工作时,单位就常常开大会如此宣布,但上上下下无人不心知肚明,又是说说而已,只是必须要说,不说,就等于专门的部门本年度没有做什么事;不说,就不足以又让人民群众怀有希望。问题是,每一级领导都不会严厉要求,如果领导要求纪检人员发动成员如此互相监督,那么,成员也会盯着领导。越是领导,才越多机会。

(3)、由纪检人员监督别人,被监督者当然会问,谁又监督你们自己呢?

4、在维护一党执政下,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如毛泽东所说的,放手发动群众来监督。当然不是简单的再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群众直接批斗领导运动,而是赋予人民有直接的程序化的监督权:(1)、有权给每位官员打分,在正负100分内评定,自动录入电脑程序,每隔一个月或一季度,公开一次,综合分数没有及格者就自动下台;(2)、关键是管理官员道德得分的部门必须是非官方的机构,由全体选民轮流担任管理员;(3)、每人都有权随时检查自己的评分记录,并有权提出异议,对于管理员故意串通搞假的,予以重处!公民无需对自己的评分提供证据(当然,有证据最好),无需负任何责任,只需自由心证,即,根据自己对该官员的内心评价也评定其分数“价值”——因为,每位官员都应得民心,也只需得民心!

有了如此简单、易行的规定,就是一直拒不实行官员财产全面、公开申报制,也不必计较了。因为,当广大人民都没有实际的权力制裁官员时,即使单独有了财产申报制,也无济于事:没有平民敢于质疑,没有平民能够查实,没有平民能追究官员收入非法的责任。故,相信作为人民道德先锋队组织的共产党员中的先进分子——全体官员一定会积极响应的!说不定还会给予笔者什么奖励呢?我当然不想要任何奖励,只要人民真正满意,就是我最大的精神奖励,也是全民包括官员人人长寿千岁以上的精神补品!不然,正如中央一台的著名主持人白石岩在主持这一评论时所说:社会就要中毒了!

 

 

 

Comments 35

  1. Pingback: 真理广场与焦点透视Truth square and focus perspective | Big Democracy Family

  2. mbna auto insurance

    Hi Allison! Amazing food is definitely a luxury! The book is called "Let Them Eat Cake" by Pam Danzinger. Its about marketing luxury, but its got me thinking about much more than marketing!

  3. http://betterlunchproject.com/estimates-on-car-insurance-cost.html

    Venant des Editions de La Fabrique, on se fait déjà une petite idée du contenu. Tout ce qui peut diaboliser les uns et angéliser les autres, est vachement prisé. Ça fait vendre du papier et tant pis, si ça creuse le fossé entre ces peuples. En revanche, les ouvrages qui essaient de réfléchir sur les conditions d’une paix juste, ceux-là ils sont rares. Bon, faut que je file.

  4. http://lejoursdechris.com/insurance-lien.html

    Oh p… mes favoris ont pris cher! Gasquet.. ben c’est Richard quoi, du vrai, mais c’était un premier tour hot, pas vraiment déçu.Gulbis.. euh, ça va viendre.. un jourSod, ben blessé, de toute façon, on verra par la suite.Fed, coton aussi ce 1er tour, à suivre mais discrètement ràs Davy et Baghda au beau fixe.Mais globalement une journée de m… pour un 1er tour.Une autoroute semble se dessiner pour Djokovic en 1/4 et Tsonga aussi celui-ci ne fait pas le cono.

  5. 1530 s. columbus blvd

    Ah, juste un coquet détail : la collection dans laquelle Rosset et Triaire ont publié les Å“uvres de Potocki — 6 volumes — ainsi qu’une synthèse de leurs travaux sur la question et les actes du colloque consacré en 2000 au Manuscrit — cette collection, donc, s’appelle La République des Lettres.

  6. car insurance for first time buyers

    Oh, and I posted my second article to the Slacktiverse:Which is about how I think that the desire expressed in, "I don't want to believe; I want to know," plays a role in fundamentalists embrace of fundamentalism and their opposition to anything that threatens their self created bubble, which (in theory) protects them from doubt and uncertainty.

  7. do i need gap insurance

    Ooh! LOVE your new layout. Very nice and simple and elegant, just like your blog name ;-).The pork looks amazing. I never knew I liked pork this much, I really could just about grab both of those forks right now and dig in!

  8. http://mercibouquetfloral.com/adm-insurance.html

    ONLY SAHIN Joining for the seasonAugust 20, 2012 at 6:53 amNext match is against the Tony Pulis – ORCS. Who can get rough with them….now that song is gone….Wenger is going to get SAHIN thinking the midfield trio can keep the possession……….No more signings for the season…forget it…

  9. http://prestamospersonales.tech/amortizacion-prestamo-hipoteca.html

    . i used to worry about my son’s interest in video games (age 9) until he started connecting and conversing with other kids online, and i started listening in to the incredible leadership skills he was developing and using in that endeavor (huge for a kids formally DX’d with aspergers) happily he is now somewhat “bored” with games and has graduated to outside adventures. i am still amazed at how he can influence a cavalcade of kids and get them working in the same direction. way better skills than i have! a new generation for sure!

  10. http://www.prestamospersonales.tech/

    Money [43];although I still think it will ultimately be the hard-left liberals in public unions who begin the shooting when their bennies and pensions disappear.I think others believe that as well, which might have something to do with why they get the bennies in the first place.e.g., Leftists don’t produce Broadway plays making fun of islamists like they do Mormons — islamists ave proven themselves far more likely to behead people when aggrieved. Conduct rewarded is conduct repeated. QED.

  11. Gloriane

    (24.11. klo: 19.11)Lueskelin ihan samoja kohtia ja aikamoinen höyrypää taitaa olla kyseessä. Ruoka-asioista olen hänen kanssaan samoilla linjoilla, mutta en voi sietää, että syy-seuraussuhteita esitetään totuuksina ilman perusteluja. Tyyliin : maito aiheuttaa liitKermstysaä.nerro miten tapaaminen meni, ja kysy ihmeessä noista vapaista elektroneista ja aurinkolaiseista.

  12. Lyzbeth

    “That is, as an exclusivist power-seeking col2lctive.&#82e1;But how else will God show us that He loves the Jews, and we are His chosen people? By giving us power, land and money! Isn’t that the central idea of Judaism?You know, like the Koreans are His Chosun peopl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