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国民生焦点透视】如此维稳,只会更加失衡,不稳!评山东莱芜处理一起切糕价格纠纷 一车切糕6万元

2015年3月11日,莱芜市价格认证中心出具鉴定,确定“切糕”损失400斤,每斤价值150元,总鉴定价值61264元,保险公司一周内完成理赔。莱芜物价局有关负责人:这起价格纠纷成功调解,充分体现价格认证工作在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方面所发挥的积极作用。以下为莱芜市物价局公告原文:

莱芜市价格认证中心稳妥处理“切糕”价格纠纷

2015年3月10日莱芜市价格认证中心接到市交警大队的委托,一辆莱芜本地车与一辆新疆维族车发生了交通事故,事故造成维族车辆及车上所载的“切糕”损失。接到委托后我中心高度重视,立即向局领导作了汇报。领导指示我们一定要从维稳的大局考虑,公平、公正、合理的尽快处理好这起交通纠纷。我们在第一时间抽调两名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与双方当事人赶赴现场进行现场勘验。经现场勘验,无牌摩托车损失较轻,受到污染的“切糕”堆放在办公室,从现场看,“切糕”的成分主要是葡萄干、核桃、芝麻、大米等。由于“切糕”是一种食品,产地新疆,价格极不透明,发生交通事故后,造成污染,数量不好确定,当事双方不能达成一致意见,特别是语言上的交流障碍,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

因为此案件涉及民族政策的复杂性,为稳妥起见,我们立即招集委托方、保险公司、双方当事人共同协商解决方案。一是要求委托方在委托材料中明确具体事项并出具过磅单;二是要求保险公司尽快联系上级主管部门特事特办;三是认证人员从速调查新疆市场、莱芜市场以及网上资料关于“切糕”的市场销售情况;四是积极沟通双方当事人相互谅解,尽快达成一致意见。通过我们的调查了解,新疆“切糕”市场销售价格每斤在100元至180元不等,莱芜的销售价格每斤在170元,网上销售价格每斤在50元至120元左右。

通过多方努力配合下,3月11日我们出具了科学合理的鉴定结论。最终确定“切糕”损失重量为400斤,每斤价值为150元,摩托车按实际损失价值计算,总鉴定价值为61264元,保险公司在一周内完成了理赔工作。这起价格纠纷的成功调解,充分体现了价格认证工作在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方面所发挥的积极作用

       

【本网站评论】

        如此价格认证与处理,岂能维稳?!只会多方失衡更加不稳!

 

首先,分析本案的疑点:

1、摩托车无牌上路,是严重的违章,会导致本案为混合过错。

2、摩托车运输400斤切糕,是否超重、超宽?这更会导致本案为双方责任。

3、从照片看,就是两盒切糕,基本完整保存,过称称重再容易不过,也是唯一的选择,为何要舍近求远,要当事人提供所谓的原始数量单据,已经销售的难道也要计算在内?

4、切糕的外保护膜还好的部分,依法依理都不能算损失无法挽回。

5、至于价格当然只能依市场价来定,尽管切糕中最有价值的是核桃,而即使是纯核桃肉,也不过每斤30-50元,当然,主要是得考虑其工艺与长途运输的高昂成本。

综述,本案的赔偿处理方式是一边倒——以明显的、故意的失衡,来求取所谓的稳定、平衡,显然是十足的自相矛盾!是比阿Q精神还愚昧、呕心的绝作!其结果,决无半点积极意义,只会完全相反:

  • 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正如笔者对中国著名法学学者贺卫方等人质疑毕福剑事件时的标题一样,我们对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也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决不能以偏概全,以一个个恐怖事件、治安事件的个案,就认为整个、至少是多数维吾尔人都是如此,都会如此,从而使中国人特别是北方人如见到某国人、南方人见到东北人一样,至今心有余悸,一旦遇上,就自认倒霉,主动投降,如此世道岂能还有人道——人走的道路?!如此受压抑下的安静,岂能称为和谐?一方面只会强制导演出大多数汉人的懦弱奴性,另一方面必然纵容个别、极少数少数民族的娇气傲气霸气,故,本案这一维稳的绝作,绝对会导致、并引发更多的民族冲突的不稳!

本来,广大有虔诚信仰的少数民族、维吾尔族本质是非常纯朴、善良的,最需要的不是占便宜,特别是伊斯兰教,就笔者了解所及,不愧为当代世界最科学、人道的宗教:严禁色情、赌博、饮酒(还不是酗酒),每天清晨就起床祷告:反省昨天,过好今天,迎接未来;每年有一个月吃斋,大家都讲究穆斯林兄弟姐妹关系,不吃猪肉、狗肉等——汉人从不不考究他们为何不吃的科学依据(限于主题,这里略,详见本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及本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笔者也早已自然的大多接受这些科学规矩)。正因为信仰着这众多的精神文明,他们才得以千百年来甘于安居在最缺乏天时地利的沙漠地区或大山区,即使会生活于没有信仰、或只信仰金钱、权势、利益的汉人地区,也不会轻易被那种灯红酒绿所污染,基本能保持内心的平静,以致现代的新疆建设客观来讲,只会高于汉人地区的水平,乌鲁木齐、库尔勒等堪称荒漠中的珍珠;而且,少数民族中的腐败贪官似乎也大大少于汉人。故,对待这众多的没有天时地利,但有人和的少数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我们决不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要简单的以为他们都是唯利是图、不择手段,不满足他们的非法非分要求,就会制造恐怖事件等等,就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必然没完没了。须知,他们与汉人之间的隔阂、排斥,决非人类的自然本性,而是相关制度使然,因为,任何人天生在大自然,本来就应该是整个大自然的主人,大家本来应该如同大自然大家庭的共同成员,不分民族、阶级等天生隔阂,民族并非自然产物,只是因古代封建霸权统治下,群体人民相对封闭生活较久,自然及人为形成独特的文化习惯等,关键是霸权统治阶级为了方便对本群体人民的动态管理,就强化这所谓的民族划分,使其臣民即使离开本地,都被这民族的无形枷锁牵制。连动物都没有所谓的民族划分,人类岂能人为制造诸多分裂自己、弱化自己、限制自己的所谓文化、制度?!那岂不是人不如(动)物吗?

故,人类应该不分民族、宗教、种族等,都有权自由、平等的居住生活于整个大自然地球上的任何地方,既不要所谓的自治特权,也不要被户口等等限制。如此,少数民族就不会一生下来,就觉得低人一等或处于弱势地位,要想融入大民族群体中又不能如愿,包括世界各地各民族人民纷纷移居美国,但始终远远不能达到民族融合的程度,这也造成美国一直民族隔阂、治安紧张,这些都是因邪恶的土地私有制导致的(限于本文主题,略,详见本专著或本网站),好在美国允许人人有迁移自由,有平等的居住权,还无论是何民族种族,都没有所谓的自治特权,保持基本的平等。即,只要我们的制度不首先就强定他们为少、限制于少数的地区时,他们就不会强求各种“以少胜多”,以小搏大,包括本案如此明显的要求。

  • 绝不要因小失大。

人与人之间相处,固然不该斤斤计较,而应大度为怀,乐于奉献,但那是建立在双方都平等、理性的基础上,而非强权强势或强买强卖下的被迫,就如绝对权力下广大平民对官员奉献财富甚至人身,与西方社会流行的食客旅客给服务员消费,就只是表面相同——都是不该给钱时多给了钱,但,本质相反——前者是广大平民被迫、无奈,只不过还得露出苦笑、献媚笑,甚至高呼“还是领导真好!”,后者则是广大中产阶级对处于“贫下农”的额外施舍或慈善,而且,如果您觉得自己不过是与服务员同“级别”的,也可以选择比服务员的态度更好的只说“thank u!”。

故,面对本案处理,我们,也能包括善良的维吾尔族人民都决不认同,并不领情当地政府如此显失公平的袒护自己,因为,表面上是让这两位维吾尔人占了大便宜,但同时使他们、使全体维吾尔族失去民心,失去本有的道德高地!失去神圣的伊斯兰教教义宗旨!也必然失去他们正艰难开创的点点在汉人地区的狭小市场;同时,对我们广大汉人地区、绝大多数心里惧怕维吾尔族人的汉人来讲,势必导致连环效应、恶性循环,必然使各地甚至当地政府防不胜防、维不胜维,如果以后面对类似事件,政府实在无力如此比照“维稳”、而要秉公处理时,才注定会导致难以预知的失衡效应、冲突危机:维吾尔人要比照本案处理,汉人绝不买账,政府又无钱或实在不愿再“被宰”——其实是自作自受,难道堂堂一方政府还能被几位维吾尔人“宰割”?

  • 绝不要显失公平,维护、偏袒一方,导致更多的汉人不稳。

即使维吾尔人会见好就收,然而,本案对广大汉人也会起到恶劣的示范作用(仅看网友评价,就可见一斑):政府欺软怕硬?!只要敢横,就能快捷发家致富!而平民没有贪官的权力,就只是靠讲横了。

  • 这只说明政府官员除了会无限腐败外,更多的会花样百出的滥用职权,还自以为是,最终只会误国误民,只是暂时不误己。

尽管这消息没有披露详细,但我想,这赔偿的6万元,不可能是那位当地司机自掏腰包,自古英雄出山东,平民往往只会讲究最朴实的公道,而非“政治”大局。其实,没有了公道公平,哪里还有完好的政治——大众之事?那么,这笔钱只可能是由保险公司买单。如果是在西方私营的保险公司,就算是总统出面,也决不会如此无辜买单的,这就是国有制企业的特色。显然,政府要求或勉强企业如此慷国家之慨,难道不是滥用职权?何况,出这笔钱丝毫不是抢险救灾,也非奉献慈善,连时常曝光的流浪汉或无亲人在场的危重病人倒在路边、甚至医院门口,医院或政府都极少慷慨解囊,救死扶伤的,故,出这笔钱,无论如何想帮其自圆其说,都非常困难。

5、山东人本来是中国的希望所在,从古至今,历代英雄辈出,追求正义,正气凛然,到当代反腐倡廉也是中国首屈一指,上世纪末笔者还在省检察院工作时,最崇拜的就是:那从抓捕、并重判泰安市委五个常委及一连串达400多人贪官,市委书记仅因贪污60多万,就被一审判处死刑,从而被最高人民检察院赋予这一反腐败战斗如同泰山极顶,雄踞中华,“功载史册”!即使到了本世纪腐败仍然水涨船高下,越反腐败的数额越来越惊世骇俗下,山东菏泽市(人民最敬爱的歌星彭丽媛故乡)司法机关仍然最坚定查处腐败,也大义凛然的揭发了市委组织部长的“卖官夫妻店”黑幕,并仅因其受贿400多万元,就判决无期徒刑。山东,这中国最富有正气、大义之省的正义名声,怎能就被本案自虐自残了呢?实在是山东乃至中国人民的不幸。

6、如果当地官员如此处理本案,还是为了共享这400斤切糕,以国家的6万元来如同另类的大吃大喝,那就连带出一案“两罪”,贪污!对不起,大吃大喝,在中国等国家习以为常,从不会定罪(哪怕一餐酒席就高达人均万元以上),但是,本案很难有此待遇——本案贪掉的是:“证据”,而非只是人民血汗的酒肉;这400斤切糕,决不能被惯于號食的贪官一餐就吃掉,而且,官员们也只是当时尝尝鲜而已,并不会对这类实在“太单调”的食品就垂涎三尺,饥不择食,绝大部分只能吃不完兜着走——就足以视为这些官员分赃,是实实在在的贪赃枉法,还应按照6万元来认定数额。也许只有到那时,这班官员才会大叫“冤枉,实在是冤枉!——这些切糕哪里有400斤?哪里值每斤150元?哪里能算6万元啊?”——瞧瞧,只要我们一来真格的,就一切迎刃而解,还额外收获了!故,对于本案当事官员这类滥用职权、慷国家之慨,又中饱私囊,还沽名钓誉,实在是误国误民,与正义背道而驰,造成国家人民法律公正都加倍受损的,理当严格追究,双倍惩罚!不然,他们还自鸣得意,以为我们全民、共产党都弱智。

最后,这再次说明,本网本书本来早已有了现存的基于自然平衡规律的科学实用真理可用、可套(详见本网站第4专栏“对新疆等少数民族边疆闹事——只能以政治精神超越经济”等),本人也在“最危险”的时刻(2011年新疆发生街头刺杀死伤几百人恶性事件后)专赴南疆,除了有本书记载的那段列车上的奇遇外,我还专门乘坐维吾尔人开的“出租车”去库尔勒远郊的塔里木河观光,当时,谈好了价格包来回。一路上我与司机交谈甚欢,当然,司机仍然少言寡语。一到河边停车场,我就激动不已,也对司机深信不疑,就连装有手提电脑、证件等的包都留在车上,还说我会在约定的45分钟回来的!司机则说,别急!多点时间也没关系。我下车直奔向往已久的中国最大内陆河游玩加认真“考察”(包括本书序言中引证的沙漠中的奇迹胡杨林),约定好的一堂课时间后我兴高采烈的回来,却找不到那出租车了!急得我真如热水的蚂蚁,当时许多汉人游客包括来自乌鲁木齐的税务局旅游团成员都热心相助,分析:“肯定是那维吾尔司机使坏,见钱眼开,要贪占我更贵重的财物”“维吾尔就是不能信!”“你怎么这么傻,居然还选择维吾尔人的车啊?!”等等,并帮我报警,而我却傻得当时年车牌号码都没有记!正因为如此,结局大出意外——司机与停车场工作人员一同从办公室后面走来了,只是淡淡的说:我的车就停在你们面前啊,只是我想你可能要玩得较久,我们就在后面得房间里边打打牌边等你——而且,面对众人刚才的无辜斥责、“冤枉”,司机毫不计较,弄得我(们)真是无地自容——

人们都知,误解易生隔阂,隔阂易生冲突;然而,人民更应当深究:造成误解的原因何在?!为什么不彻底消除这反自然、人性的原因?惟其如此,才能人人都好,也只有人人都好,我们每个人包括高官富豪才能大大的好、最好!然而,就因—–原因,本书不能在中国公开发行,本网站也随时会被有些国家屏蔽,以致众人还徘徊在黑夜中,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还陶醉于夜夜笙歌,灯红酒绿中醉生梦死,甚至还不允许本文等异议声音催其猛醒,难道非得自己连累平民跌下深渊?须知全民本来都渴望、都能够、也只要和谐相处、相爱,就必然使人人都比最长寿的动物长寿至几千岁以上!就因为这类绝对权力下的自以为是,才误人误己,使人人都几千年至今只能活到不过百分之一的寿命!(如何长寿千年万岁等,详见本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及本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

Comments 5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