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剖析】陕西民警指使牢头打在押人员,不想挨打就送钱——岂能只判受贿罪?!

来源:华商报

华商报讯(记者祁铭)身为看守所民警,本应保证违法犯罪人员的平稳关押和人身安全,而榆林市榆阳区看守所副中队长黄波却没有这样做,为索贿,他指使在押人员殴打、体罚其他在押人员,如果不想被殴打,须给他送钱。拿到钱后,黄波则会给予送钱者特殊关照。截至案发,黄波索贿钱物价值高达149699元。

  不送钱就被同监室人员殴打

2013年,对于榆阳区看守所在押人员井某等人来说,苦闷异常。他们动辄受到殴打,看守所内四面高墙,只能逆来顺受。无奈之下,在押人员家属被迫向榆阳区看守所民警送好处。部分家属觉得这是一个无底洞,遂选择了向榆林市检察院举报,随着检方的调查深入,榆阳区看守所部分干警违法乱纪的黑幕渐渐浮出水面。

黄波,榆林市榆阳区人,2003年10月21日,他被榆林市人事局分配到榆林市公安局工作,系榆林市榆阳区看守所副中队长,职责是负责对在押人员的监管和教育等。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2013年7月25日,黄波负责监管榆阳区看守所1监区12监室和2监区205监室期间,为让其监管的在押人员的家属给其贿送财物,指使“牢头”尹某殴打、体罚其他在押人员,并告知挨打者,如果不想被殴打,就得向他行贿。黄波甚至让被殴打的在押人员用他的手机向家属要财物,收到财物后,黄波会在日常监管中给予该在押人员特殊关照。据调查,黄波共索取在押人员家属财物共计人民币149699元。

  受贿近15万元被判七年

2014年4月28日,黄波被靖边县人民检察院刑拘,同年5月14日经榆林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审理此案的靖边县法院认为,黄波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监管在押人员之职务便利,向在押人员家属索取财物,为在押人员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

2014年12月26日,靖边县法院一审宣判,判决黄波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涉案赃款149699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随案移交的黄波违法所得三星直板手机一部、三星SM-W2014型翻盖手机一部予以没收。

一审宣判后,黄波不服,提出上诉。榆林中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量刑适当,依法应予以维持。华商报记者获悉,榆林中院已于日前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网站评论】

此案岂能只判处受贿罪?!应该数罪并罚!

首先,依据事实,(按笔者多年司法工作经验)该警察勒索的对象与方式可能有:在押人员如果在看守所的账户上有钱,就要其签名让该警察直接支取、占为己有;没有钱,就要其通知家属送钱来;有的则是被打了,电话也打了或者通过律师会见时转告了,但其家属朋友等就是“坚信共产党的政府是人道的,会保护在押人员权益,至少不会还趁机对他们敲诈勒索,以犯罪对犯罪,而担心他们只是要骗家人,或者只是被其他牢头狱霸欺负勒索,那就只应该由他们向管教警察举报、请求保护即可”,故,坚决不多送钱(当然,许多家属也往往因在押犯是家庭经济支柱而自身难保),以致任凭该警察指使同伙反复殴打,就是榨不出油来(也因大幅度减肥,就更打不出油水了),因为,这狠毒的警察及其牢头们却往往认为,是打得还不够惨,以致他们对亲属的请求不给力,故,陷入自相矛盾与恶性循环。

再依法理分析,对第一种情形,该警察及其同伙就是触犯了抢劫罪,即,以暴力或危险方法迫使他人交出钱财;对于第二种情况,如果该警察辩护其有时没有伤害到人犯身体,只是吓唬他们,他们就如同奴隶乖乖的送钱给我了——恰好,这就是敲诈勒索罪,就更方便连同有些的实质伤害构成数罪并罚;或者如果该警察只是以权力做交易“你送钱,我关照(你不被打)”,还没有伤害到在押人员的身体,在押犯就很“醒目”“识做”(广东话)的送钱,更是标准的受贿罪(索贿为从重情节);对于第三种情形,则应该按照牵连犯原理,判处故意伤害罪,并按共同犯罪之主犯,从重判处。因为,这警察的受贿与一般的贪官受贿手段完全不同,他是直接采取伤害他人身体的犯罪方式来索贿,而且,是对多人多次进行,那么,如果索贿未遂或索贿数额还未达(国)标,但只要有伤害他人身体达到轻伤或者多次造成轻微伤的,就足以追究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如果因为所谓找不到那些被伤害的证据时,则逃不脱追究寻衅滋事罪,本罪无需达到伤害程度,只要有多人多次无事生非,任意打骂的行为就足以。寻衅滋事罪决不能只是成为某些滥用权力者对付、打压人民的口袋式工具。该警察同样是寻衅滋事罪的主犯。

即使是对于其受贿罪,也应该从重判处,不同仅仅看其数额不大,关键是其危害特别大、影响极其恶劣,其手段无异于绑架!因为,被害人都是被该警察的同事依法“绑架”到看守所的,该警察再利用这类似“绑架”的条件,指挥同伙采取殴打被害人的方法,逼迫其要求家属等送钱,无异于绑架罪这最恶性的双重犯罪,最高可判处死刑!受贿罪最高也可判死刑。对绑架罪判刑并非以数额,而是看后果,该警察实施了对多人多次的绑架勒索!他活活把国家依法为民的看守所变成了绑架犯罪窝,其对国家政权形象的破坏无以复加,虽然,因他与“绑架”“被害人”的警察无共同故意,警察同事抓捕“被害人”是合法的,而不同构成绑架罪,但理当类比适用于从重顶格判刑!不然,即使在程序上,对于其他参与伤害、勒索被害人的牢头也难以单独公平公正审判了。故,本案该警察因按受贿罪(索贿)、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数罪并罚,并从重判处!才是严格、高明、公正、正义的司法。

欲知如何才能彻底根治滥用职权与腐败、使看守所升华成促使犯罪嫌疑人及时猛醒、主动赎罪、大大减少司法工作,甚至成为监督司法腐败、将功补过、培养正义之举的综合清醒站,敬请看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就一顺百顺,除了腐败分子,人人都会叫好!即使腐败分子,当稍微看完本网站其它文章(如:只有在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里,达官贵人才能真正好、无比好),也会拍手称快,并又利用职权捷足先登——上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那时,人民决不会再反感官员们这类“耍特权”,只会真心追随你们官员——

Comments 2

  1. Dorothea Viscosi

    The next time I read a blog, I hope that it doesnt disappoint me as much as this one. I mean, I know it was my choice to read, but I actually thought youd have something interesting to say. All I hear is a bunch of whining about something that you could fix if you werent too busy looking for atten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