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秋毫】中共中东经济大发展等成就靠的是比西方台湾“民主”——从台湾大学颜教授的弱智妄言管见土地私有制社会的必然荒谬

最近看到网上曝出台湾大学外文系主任、所谓知名专家颜元叔教授的演讲稿,他仅因看到中国大陆的经济比台湾发展快了,总量不断增加,就简单的得出结论:民主不如专制;公然声称:反民主,要专制极权!

【我们高度肯定中共的领导与成就,但绝不可被这篇文章简单的欣慰!1、它其实是在恶毒攻击中国共产党的建设——中国共产党的胜利实实在在靠的真正民主,而决非专制、极权!按照他的逻辑,中国古代最专制极权的秦王朝应该是发展最快的了?历史早已证明,专制、极权绝对不可能使社会有效发展,中国及世界各国几千年封建史几乎就无发展,只是原地徘徊,只是血雨腥风,生灵涂炭!2、西方台湾的失败决非因为实行了民主制,恰恰相反,是它们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民主制,也大大缺乏自由。这在于土地私有制的病根与桎梏。3、它只是显示西方及台湾以私立大学为主的大学及教授根本没有资格代表人类科学(至少是社会科学)与求实精神,根本不能真正超越以无神论、社会人民正义为基本的社会主义、特别是真正共产主义大学!台大等教授也多滥竽充数的无知与焦虑。一个连民主的定义都不懂的语言教授就是如此误人己。】

令人更加不能沉默的是,他这番言论还是发表于1991年,那时的中国大陆经济对外开放,对内搞活,还刚刚起步几年,若是今天,这位学者面对中国大陆几乎已超过美国的经济总量、人均也有深圳等地区超过台湾的现实,那不知还要冒出怎样的厥词?如果这位所谓的学者去过了中东的迪拜、卡达尔等国,估计更会高呼:国王家族独裁霸权专制更好!因为,迪拜等发展的速度与高度更远远超过中国,雄踞世界第一!何况,中东诸国还是在地球上最恶劣的沙漠环境加热带气候、寸草不生、除了有限的石油就几乎一无所有的、最不适宜人居的环境里创造的举世公认的奇迹。而且,这位学者简单浮躁得连历史事实都不顾:中国在毛泽东时代,也是实现同样的制度,同样是共产党一党专权,经济发展却判若天涯,而且,当代中共也从未基本否定毛泽东及其路线。对此,他又该如何作出结论?难道他只能自相矛盾、自大嘴巴的说:在同一件事上,专制又好又不好。那还不如说,在同一推理结论上,自己既聪明又愚蠢,既对又错。
这一极端语言连中共各级官员都从未如此公然声称,连大陆众多要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教师学者也没有如此昧着良知胡说八道,连整个世界也难有哪位平民如此弱智的视为逻辑结论?居然出自这样一位台湾顶级学府、系领头人、知名专家,还是在美国大学也做过多年教授的学者之口,实在是令人膛目结舌!深刻反思、推理下,倍感这确实是土地私有制社会的必然荒谬。
土地私有制社会里之所以累累曝出他这类厥词,决非言论自由的正常状态,决非民主的反应,而在于人类社会至今没有认清民主的定义与真理性,没有把民主与专制作结构上的客观比照,众多学者论述民主制时都是习惯于先从所谓民主制名字的起源上来考究,而脱离她本身的正义!这是世界众多社会科学学者的死结:先要引证前人的,才演绎、推理或创新出自己的结论,以致反而把中文中翻译得最为准确恰当的“民主”误导了,从而千百年来误导一代又一代的社会人民,直至爆出如此肤浅发泄式的误人子弟的教授。
社会科学既然要成为科学,就决不能自以为是,决不能只在传统的所谓社会科学里面颠三倒四,那如同循环论证,而必须探索出相关的自然科学,因为,唯有自然科学才是真正的科学,才具有唯一的标准与真理性。任何脱离自然科学或者没有得到自然科学支持的社会理论都难言科学,也始终无法服众。自然科学中主要的就是要遵循自然规律,自然规律中最基本的就是自然平衡规律(限于本文主题,此略,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一篇或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网址: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
即使一时探索不出相关的自然规律与自然科学,也应该确保社会科学的第二特性:人性!既然是关于社会的学问,而社会就是由众人构成的环境。脱离了人,就只有自然界,而无社会了。因而,社会科学也可以说,是研究人的科学,当然就是要研究人的本性:主要应是人的自然属性、作为高级动物的优异性与大自然如何保持和谐、同存的特性。缺乏对人的自然属性的把握,就会使人类异化、恶化;缺乏对人之高级动物优异性的把握,就会使人类退化、徘徊在动物野兽的兽性上;缺乏对人与大自然同存的把握,就会使人类一意孤行,走火入魔,最终遭到大自然的毁灭性报复或同归于尽,至少使人类至今寿命徘徊在几千年前孔子70多岁的水平,还远远不如长寿动物可活到几千岁,更远远没有与所谓的经济取得了亿万倍发展而按比例延长。
那么,本文就暂时别开较深奥但最基本的自然平衡规律的论证,先就人性上论证民主。
人性,当然是应该把全体人民至少是大多数人民作为对象,而决非只是依据极少数统治阶级或既得利益群体的外在要求,何况,统治阶级或既得利益群体也是人,也具有基本相同的人性。我们只需以全民都有基本相同的自然属性、生理结构、智力体力等常识,考虑以下几个最简单的算术问题,就对民主与专制哪个力量大一目了然。
1、请问,社会要发展,主要是需要极少数统治阶级的力量,还是需要全体至少是大多数人民尽心尽力?
显然,没有敢说只需要前者,就连统治阶级也决不会说,只需要我们政府官员就行了!因而,如果这位台大教授在中共面前如此拍马屁,只会被其怀疑为别有用心,是想要众官员领导也做苦力。
2、接着请问,是只需要广大人民出体力,还是必须出智力,即,尽心尽力,全力以赴?
显然,也没有人说只要出体力就行了,那只是奴隶制,而奴隶制社会发展几乎停滞且畸形,更惨无人道。对此,这位教授不会不知。
3、那么,如何才能使每个人尽心尽力呢?是否只需要统治阶级号召人民发挥主人翁精神就足以?
奴隶制(封建制)社会几千年来统治阶级也一直声嘶力竭或花招多样(如商鞅变法)的号召人民尽心尽力,但人民当然不可能尽心尽力,才致社会延续如同动物世界只是漫长的徘徊。之所以如此,就在于无论是奴隶还是权贵,都是基本同样生理构造的人,都有同样的胸怀与欲望,只要求广大平民压制其对平等、自由、尊严的欲望,只如同高级牲畜一样奉献体力与智力,是决无可能的!这位所谓的教授等可以扪心自问,将心比心,如果你自己不自愿,一味被强迫,你能否学习好?更能否讲好课?
人的智力要充分发挥,必须100%的有平等的自由,光有西方所谓的自由还不够,还必须有平等,如此,才能使自己能心平气和的理性思维、理智探索与创造发明。当一个人地位固定的高于他人时,其自由的思想就会使自己张狂,其发明创造的可能就是如何骄奢淫逸或镇压广大平民;当一个人地位天生低于他人时,其自由的思想就会多是发泄或不择手段要走捷径,以图后来居上。故,必须人人地位(在土地上的位置)平等,都有机会和平、理性的拥有整个世界大地与社会,决不能只是某方面才平等,特别是只有所谓经济方面平等,政治方面则不平等,如同台湾那位国民党籍监察院前院长(也是所谓)所说的“人民只应该专心搞经济,政治就不要碰”。一个如此反动的人物居然还被马英九任命为监察院长?!如此国民党岂能不战争时代败给共产党,和平时代败给民进党!如果还能够轮流胜利的话,那只能导致整个台湾失败、人民悲哀。
4、之所以必须地位平等,也就是全面平等,而不能把平民的平等局限于经济,就在于:一则,经济本身就受制于政治,政治是大众之事,经济也不仅是自己的事,更是众人之事,没有众人的消费,你的经济就成为浪费,必然亏本;没有众人赖以立足的土地自然的给予,你的经济就是无源之水,几乎不可能有独立的经济,只能是为他人或政府奉献。故,要有自由的独立的经济,就要有平等的政治参与权;没有政治参与权,就意味着,自己能否平等的从事某项经济,只能受制于官员或他人,也就必然使自己在经济的起点上就大大落后,甚至完全被排斥在外;还意味着自己的经济结果能否公平得到社会人民的消费接受等,也得受制于非消费者的官员或他人,随时就会导致自己产品滞销、服务行业只能自我服务;特别是当权贵还不满足于政治上一统天下,坐收渔利,还要“心系”人民、“与民同乐”、向人民“学习”、放下身段、主动下海、亲自纵横经济时,以权谋私,势必搅得浊浪滚滚,广大平民唯有纷纷溺水、下沉,却成全权贵们的“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官僚权贵资本一树独支、一花独放;如果还能呈现许多平民经济的发达,那就注定只是一国或极少数国家能如此反常,即,广大平民无权无能平等的与本国的权贵经济竞争,就唯有一致对外,大肆侵犯外国知识产权等,当然几乎都是相对科技发达、质量优秀又讲究所谓专利法限制(本国)的西方社会,或因西方社会贫富悬殊而被大钻了贫民的空子,使部分没有直接侵权的产品则以品质低劣、有毒有害,但外表包装精美等来误导西方广大贫民、平民,西方社会广大贫民如同面对本国因土地私有制必然的高物价与虚荣心,就没得选择。
二则,人民从事经济都有目的,共同的目的就是使自己能够成为人上人,至少是平等的人,而且,保证人人都成为人上人的唯一方案,也就是平等,否则,人与人就永远陷入无休止的恶性竞争中;同理,当人人都想占有好的土地或最多的土地时,就唯有实行土地全民共有制,才是最基本的平均地权、最公平的确保人人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每一块土地,否则,任何土地私有制上的平均地权都无法自圆其说,更不可能使人人平等、社会公平、发展和谐!
当平民追求经济富裕,却始终无法使自己有平等的地位、尊严、享受、保障时,势必影响、妨碍、消退自己从事经济或扩大经济的积极性,这就是为何中国商人热衷于移民,或者花钱购买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特别是国家安全部门特情员,甚至不惜冒风险要挂靠国营企业的原因。这又导致更多的自相矛盾、恶性循环:当极少数商人好不容易购买这类桂冠时,就会不同程度的使其发展经济依赖特权;同时,在特权人物不劳而获,更肆无忌惮,有金无险,骄横跋扈的刺激下,自己有钱但无保障的骄奢淫逸就显得落伍(许多富豪不是被官员欺负,就是被歹徒敲诈甚至绑架),也要上享受的档次,生活上就陷入腐朽甚至邪恶的竞技中。
可见,没有政治平等,就不可能有理性的科学的经济发展,如果居然还有所谓的经济大发展,那就一定是伴随大多数人民或国家的痛苦、损失或大自然的灾难。因为,经济的本义是: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收益,由于每一个经济活动事关人民与大自然,越是最大的经济、最想成功的经济,就越是要面对全世界人民、各个国家的市场,因而,真正最小的代价,就必须是以全民、及全民赖以生存的整个大自然作为成本来考量,任何一种只顾及个人一己私利的成本,却要针对全民的所谓经济生产活动,往往注定是不经济、甚至反经济的。因为,私人使任何一项“经济”活动不导致自己个人损失是容易的,如只要不在自家生产,就不会影响自己的居住及环境保护,但难免、势必破坏大家的千万甚至亿万倍大的环境。故,当社会经济主要只有无数私营、而一直缺乏政府兴办的民主制经济,使人人能参与、人人能监督并决策于经济时,从逻辑上分析,就极其可怕,以致人类社会还只是发展了短短几百年的所谓工业经济,就已经使大自然几乎被破坏殆尽,整个世界已无一块纯洁的天空与净土,人类赖以生存生活的共同家园遭到无法逆转的损害,整体上计算,发展经济的好处远远小于人类的共同损害!是实实在在的得不偿失!以致千百年来全人类、任何帝王权贵都无法长寿,也绝不可能靠任何科技就能在全局丧失、整体险恶、人人被压抑、比人类诞生之前的世界还不如的环境下能单独长寿,哪怕只是比可以活几千岁的乌龟等长寿动物都远远不如。
同时,经济的本义是还要获得最大收益。显然,真正获得的最大收益的衡量标准也是应该以全体人民、至少最大多数人民的所获或感受为准,只有全民至少是大多数人民都有所获,才意味着没有人或较少人损失,才是真正的经济(划算);如果只是个别或极少数私人有收益,一般而言,就意味着全民或绝大多数人民失去了,整体上全民失去的远远大于私人所得的:贸易经营就是如此直接的加减,即使是生产创造,没有直接减少人民的金钱,却可能大大减少了大自然的无法弥补的库存,只有极少数不损耗大自然的微软网络、通讯、电视传媒等例外。何况,许多所谓经济生产经营还是反动的——既反动物,又反人类本性要动的生理功能:土地私有制或霸权专制先把广大人民基本固定在一小块立足之地住宅上,再通过私营经济把本性不动的植物水果蔬菜等移动成死物、运输成垃圾,再送给各地分散的人民食用,汽车火车及占据大量土地自然的道路等主要作用就是,因人民外出了就必须及时赶回家而需要借助这交通工具来紧张的被(移)动——。一家私营经济或国有制实际官僚私有经济就是如此,世界成千万私营企业竞争的结果,无限反经济活动能使整个地球与人民承受多久?!
可见,霸权专制直接规定社会等级制,使人与人的不平等,就不可能是人民同心同力,就不会有科学的高速的经济;土地私有制使人民不可能有地位(在土地上的位置)的平等,就注定了私营经济主宰社会,而私营经济不仅本质如水下流,而且,主体上会是反经济;何况,失去了人人地位的平等,也就没有最大的合力及其最经济的经济发展。因而,只是简单的以各国各地这类经济发展的结果而罔顾原因与本质,来简单作出政治体制优劣的结论,就是非常幼稚与偏激。
既然我们论证了民主的本义,并坚信民主对于社会经济发展无比优越于政治霸权的专制或经济私有独裁制,那么,再审视中共与台湾西方的经济竞争胜负的原因,就不会被迷惑,犯迷糊了。其实,中共相对于国民党、台湾乃至西方社会的各项胜利决非靠其专制独裁,而在于有较多非民主的民主成分。之所以是“非民主”,是因没有形成民主制度,连中共自己也没有承认其为民主制;之所以又是民主,就在于其实质、起决定性作用的在于民主运作,如本人专著及网站中那篇实地考察独到发现【大寨的奇迹在于民主制】。
1、首先在于共产党的共产主义比三民主义、三权分立更民主。
表面上,三民主义以三“民”来要求,但其所谓:民族、民权、民生,都不是专指民主制,而且,标准不一,逻辑混乱。民族问题是指人类因历史封闭加霸权利用而人为的群体划分,它本身就包括民族的民权与民生;民权则指代不明,如果是指个人,那应是人权,如果是集体,那就是人民共同行使权力,即民主权,而且,民生本身就是基本的民权——生存权;民生问题,本来也就是人民有权生存生活的问题,当然,就是民权、人权直至民主权。当民生被剥离于民权时,人民的生活就如同被饲养的牲畜了;民族的基本问题也在于如何给予不同民族平等的权力,而唯一最平等的方法就是不分民族,平等的行使共同民主权。否则,任何一种所谓基于少数民族的特殊性就给予特权等的自恃高明,只会导致更多更大的失衡:多数民族不甘受辱,少数民族还不买账。
正因为三民主义没有理顺相互关系,更没有紧紧立足于并围绕于民主,就把民生问题主要以所谓平均地权、节制资本来解决。平均地权无非就是给每人一块土地,从大局看,如同整个国土国家的分裂,从人权看,获得极为狭隘的小块地上的自由,却失去了整个国家大地的自由,至少是大大受限;从政权看,获得每人的最低生存权,却被换取社会政治权力的外包;从经济看,人民拥有立足之地,只是解决住的问题,无法解决衣食行发展等问题,这些问题就必须靠彼此的互动,但是,土地私有制却使人与人的互动只有相互利用、竞争、赚钱。在主体上,人民已难以形成整体、合力,在客观上人人都无权对千万倍亿万倍于己的广阔天地、事务做主,以致即使号称实行民主制,民主权无论是客观范围、对象,还是主观意愿上都大大受限,何况,还从无哪个土地私有制国家实行标准的政治平等的民主制,以致使当代民主制一直徘徊于间接民主的代议制及三权分立等上面。三权分立只是极少数纳税主体的大地主阶级排斥人民直接民主制、又限制政府主权凌驾于大地主如同小国王权力之上的必须,岂能等同由全民直接并最终作主加平时委托政府代理的民主制?!
究其实,所谓的间接民主,根本非民主——民主,顾名思义就是人民做主,而非只能、总是由极少数的他人包办,那与霸权专制独裁何异?!因为,专制独裁社会的特征也就是始终都是极少数人在做主,而这极少数统治阶级内部也会有轮流甚至竞选,而且,统治阶级虽然是唯一的,但按比例的数量不会少于西方社会各大政党的人数,甚至更方便要多少就有多少人数,乃至还能号称全民的党。故,仅以所谓多党制竞选、领导限期、三权分立、地方自治等就高于一党专政,在理论上极其勉强,在实践上结合土地私有制,就更加反动:政府无权、无能力、无兴趣带领广大平民获得平等与幸福。土地私有制如同国家被分裂成众多的小王国,政府权力大大受限;政府财政又受制于大地主阶级的税收,就没有独立的能力来放手发展公共事业;限制领导任期或因各党都对广大平民的利益无能为力,都不可能深得民心,就不可能长久执政,难免下台,以致更无兴趣于费心劳神,还始终费力不讨好的为广大平民尽力,而得罪那些人数虽少却力量最大的富人,断了自己的后路等。
可见,在土地私有制决定下,西方不可能有真正民主制,连规定上的政治平等民主制都没有。当代最民主的瑞士就规定平民提议法案必须得到5万人的附议才能提交审议或公决,台湾则要求得到50万人附议,美国联邦规定要10万人附议后,还只能得到联邦政府的答复,而不能交付全民公决。故,远远不足为信。之所以一直如此限制民主制,就是政府害怕失去专政权,或大地主阶级担心全民公决会废除这一系列根本反经济、反人性、反自然的土地私有制等。
而共产主义虽然表面上没有民主制,但依其逻辑则必定为民主制。因为,共产主义顾名思义有两大主义:一是,生产资料全民共有,生产资料主要就是土地,即,土地必须由全民共有,既非私有制,也非如同奴隶社会的国有制——实际上的官僚单独决定、暗中分赃收益的私有制。如此,就使人人主观上胸怀天下大地,客观上有权对整个大地及其社会行使监督权、表决权,如同对待自家一样,使国不再是独裁者及其官员的私家,而是全民共同的大家庭;二是,全民共同生产经营,即,在动态上,在如何利用、改造大自然土地上,还必须组织全民共同进行,那就只能由政府牵头兴办,再由全体参与者行使主权,即,实行经济民主制。同时,共产只是主义:为主的道义,并非全部,这意味着,对土地的全民共有,并不等于对每一块土地或每一环节等都必须由全民表决、共同进行,社会可以实现多种多样的使用、管理方式,如轮流制、集体推存制、发包承包责任制等,只是都不能排除最终的全民公决,也不能排斥人人对任何土地及其经营活动的监督权等。而且,绝大多数政府的政治行为都离不开土地,以致共产主义的经济民主制不仅使全民得以成为整个土地上的主人,成为经济的主力,也能自然而然成为政治上的主人。因而,即使在只有共产党一党执政下,全民照样能在全部土地、主要经济、大部分政治领域做主,才能有平等的充分的民主。
至于说,为何如此科学民主的共产主义一直没有吸引世人的真诚向往与热枕支持,就在于从共产主义的创始人马克思等到后来的继承者都没有科学的论证她本身包涵的民主制,今天我们就是要还原共产主义的真理与正义,必然能吸引世人。
2、在国共战争时,共产党之所以能打败以三民主义及民主自居、如日中天的国民党,决非只是靠日本入侵时打击国军的天机,而是主要靠以民主反击国民党的独裁专制政治,又从实现土地公有制的经济准民主比照国民党的土地私有制,从而取得了民心。民心向背才是国共胜败转换的契机。
政治上,国民党依据孙中山先生的革命三段论:先军政,再训政,最后宪政,当取得了全国统一后,就开始漫长的训政时期。显然,易失去民心:首先,训政之训字,就特别刺眼,好像人民都是愚民、刁民,冥顽不灵,非得要一党之先知先觉者反复、长时期的训练甚至称为教训吗?其实,依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探索的结论,远古的猿猴之所以能冲破食草动物的霸权独裁制与食肉动物只有自由的弱肉强食,而升华为人,就在于摸索出了民主制。没有民主制,就没有人类的诞生!连古猿猴就知道要民主,又岂止是人类,何况还是当代受到西方、日本等早已不同程度实行了民主制的中国人呢?之所以人人可以什么都不会,但唯独就会民主,就在于民主制最简单,又最吸引每个人,正如李鸿章所说:世上最容易的就是做官(霸权专制社会),做官的关键就在于事事可做主。那么,最吸引人的当然就是让每个人有做主的权力,即,民主制。因而,实行民主制根本无需任何训练,更不能居高临下、颐指气使的教训人民,那样根本就是与民主背道而驰,不是由民做主,而是为民做主的专制霸权;而且,越是所谓要训练的复杂“民主”程序与规则,往往注定是不民主甚至反民主的,只有那些所谓的间接民主,就因为其本质非民主,才自相矛盾、漏洞百出,需要反复弥补,花样迭出,也莫衷一是,始终穷于应付,都无法理顺。以致西方的所谓民主政治体制都各不一样,且始终不稳定,无法给社会带来长治久安,常常连政府都常常难以为继,如号称政体最健全的美国居然闹得连联邦政府都经常罢工关闭,城市政府常常破产倒闭的地步,这都是地地道道的非民主、又糟蹋民主的恶作剧!
在中东热带沙漠的最恶劣地区,在还只是实行国王家族专制的迪拜、卡达尔等国都创造出一个个世界建设的奇迹,吸引世界各国人民与商人,如果是实行真正的民主制,焕发出全民的智慧与力量,更必然使沙漠都变成绿洲,真正打造无数超越1001夜的天使神话!相比之下,这些占据着地球得天独厚的最美好地理环境的美国西欧居然搞得社会破败、城市破产、政府关闭、治安险恶、贫富悬殊、族群对立、人人自危的境地,实在是对不起这占据的难得的大自然,实在对不起全世界人民,也实在有负上帝(应是大自然规律)的旨意!
那些广大挣扎在非洲、中东、中亚等恶劣的不适宜人类动物生存地区的亿万万人民无权或无力改变这极不公平的分裂世界的国家地理等级制,但任何一种逆大自然规律的制度迟早都会遭到大自然的惩罚,还祸及全球!
故,连西方各国的宪政都无科学、民主可言,跟随英美西方社会的国民党要搞的宪政又能给国民带来多大的期望?虽然孙中山创立的是五权宪法,但其实就是在西方三权分立基础上加上中国古代霸权专制时代的考试权与监察权。然而,这一设计并无多少科学性、公道性可言,反而失去了三权分立主要的自然科学性——三角形的稳定性:一则,政府与人民的关系,本来就是委托人与代理人的关系,委托人才有权选择代理人,岂能让代理人自我选择、设定充当代理人的标准?故,考试权要么就与真正的民主冲突,要么就是多余,或无足轻重,至少不能与国家大权的机关平行,只能因挑选事务官而可以归属于议会中,因为议员只需凭选票;至于监察权,本来最合格的、最有效的、最经济的监察员就是全体人民,岂能靠代理人自己相互监察?!那怎能不是官官相护呢?至少监察院怎能监督任命他们的总统及其亲信?又有谁有权监察监察官呢?!以致这本来是为了健全民主、保护民主的监察院前院长竟然冒出与这位教授如出一辙的反民主狂言,如此在逻辑上不通,在情理上不顺的制度,居然一直被国民党顶礼膜拜,并长期误人误己,如此国民党的宪政怎能令人心服口服?人民决非到今天才有笔者这类清醒者,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有许多正义与智慧人士,只不过他们没有如笔者如此大义凛然、挺身而出而已。
虽然当年的共产党也没有提出更好的政治主张,但至少一针见血的指出国民党是“假民主、真独裁”,关键是共产主义的经济制度至少比国民党的土地私有制公平,是真正民主制的前提,易得广大民心。
3、再论两岸分治后的和平竞争时代,中共、中东多国虽然没有靠民主制赢得传统经济的超速发展,但利用了西方伪民主与私有制经济的矛盾,而使私营经济都如水下流,流入这些已对外开放的国家。
共产党因一直没有找到真正共产主义的真理,以前只是徘徊在公有制等于国有制,等于事实上官员私有制、准奴隶主制的腐败腐朽中,传统经济相对于西方众多私营的积极性一落千丈。但只要打开了国门,就几乎得来全不费工夫:因为,西方私营经济因私人的力量非常有限,注定了只能如水下流,钻社会的空子,迎合人类的低级需要、低级品味;同时,也正因为力量不敌大众,就唯有走捷径,力图靠奋力一搏来侥幸取胜,而且,理论上面对亿万万消费者,可能只需一搏,所获就能终身受用,故,不择手段,冒一次风险就是其选项,问题是每个私营者都如此算计,以致相互抵消,使私营者都难靠一次冒险大获丰收,于是,就不得不继续往复,以致私营经济在道德上也难免下流。但众多天性诚实、或不想私营竞争的平民则要求政府伸张大义,维持公道,在选票的压力下,政府就不得不通过法律等来压制私营的不道德行为,以致私营者就唯有背离国家,满世界找知音,故,其它国家吸引西方外资的主要是其体制,其次才是较低的成本等,因为体制才是最大成本。私营企业本身就是实行个人独裁、家族专权、等级制管理、工人无权,唯有实行同样体制的国家社会才如同知音,一拍即合;而且,越是这些等级制国家,广大平民的工资水平注定极低、永远都低,因为必须低、必然低,以致成本也就不会高,等等。
故,没有人民监督、选择政府,从而遏制政府侵权或垄断,才得以保障的经济自由、勉强公平,就没有私营经济的发达与高科技发明;但没有民主制经济,就不能使(私营)经济只会、至少是主要造福于祖国,难免导致他们一边倒的流向低端的如同样家族制统治的国家,以致双方国家此消彼长,后者很快就迎头赶上。
本来,如果只靠私营经济之如水下流,彼此经济竞争的趋势应该是大家不断持平,最后就是各国差不多,不存在高低落差。但是——
4、中共、中东等专权国家还有特色,就是国有制比私有制民主。
国有制虽然是官僚准私有制,一切权力权利都归官员处理。但是,相对于私营企业,还是多一些民主成分:从所有权的四大权能分析,一是占有权,国有制企业必须由人民或政府占有,不能由家族私占,而绝对排斥人民,宁可豪宅大院厂房等空置腐烂;二是使用权,虽然使用权在官员,但需要向(占有的)人民提出冠冕堂皇的理由,而不如私营者可以绝对的我行我素;三是收益权,尽管由官员把握,但必需做到表面公平,如果说当代已大大不公平,那也是因比照西方私营经济高官与普通职员工资天渊之别而恶性竞争的结果;四是处分权,国有制企业领导人不能完全个人独断,至少必需与上下级沟通,也就会听取较多意见,不可能如私营者独断独行的独裁。即,私营者再腐朽腐烂,如把没能高价出售的鲜牛奶大量倒掉,宁可许多贫民无钱购买牛奶,任何人包括政府都不能置喙;而国有制如果腐败或玩忽职守、滥用职权,造成损失,人民有权、也会积极举报、控诉。更重要的是,国有制一切服从政府,对外时如果基于所谓政治需要,可以倾举国之力去竞争,不计成本,志在必得,从而对外资私企各个击破;对内可以全力以赴,带动内需,使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此,又是一进一出,自然能后来居上,更高一筹。当然,国有制经济由于内部缺乏民主,对外缺乏私营者的责任,全员严重缺乏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领导缺乏责任感、公平性,必然滥竽充数,难以持久,就主要赢得发展速度与规模。
如果说,国有制经济这类取胜靠的是比私营经济“民主”,那么,吸引外资则只是利用了私营与西方所谓民主制的矛盾,并无本国经济民主制可言,似乎与本文的主题相左?确实是相反。对此,我们唯有再反过来辨明:当代经济,特别是私营经济主体上(而非全部)、根本上(而非高端)就是不经济的、甚至反经济的,故,只有反民主的体制才会更吸引反经济。因而,对于其更多的吸引、更快的发展了私营经济,就不值得称道,反而应该反思间接民主社会里如何才能兴起、发展真正的经济——民主制经济,才能首先扭转彼此经济的本末倒置,使经济回归正道,只有真正经济(经济本身就是划算的意思)的经济生产、建设、经营,才能检验谁的体制更适合、更先进。就是说,面对同样的坏事,不能、或很难、或无需去比较谁更好;只要面对好事,才能一目了然的显示谁才是好人好体制。
5、即使是作为经济的牵引机——大学,中共等国家的大学都不比台湾西方不民主。
由于西方台湾大学多是以私营为主,显然,同理,以国家为依托的公有制大学比私营大学多些民主成分,因为,国家名义上就等于全民;何况,作为学校特别是大学,主要甚至唯一的使命就是探索、宣传科学真理,本来与赚钱毫不相干,因为,探索,意味着无对价的付出,真理则是无价之宝,即,无论是过程,还是结果,无论成败,都不能、不宜与单位的金钱利益挂钩,故,绝不应作为私营赢利的工具。反过来说,以私营赢利为目的,就根本上办不好学校特别是大学,以致西方社会大学存在几百年了,连民主制这一最简单、朴实、公道、正义、又是人民最需要的真理至今被蒙蔽,进而还导演出今日这位在美国进修多年的教授“有奶就是娘”的呕心、弱智得猖狂的叫嚣!
面对这位教授如此胡言滥调,台湾社会舆论还没有任何反击,似乎如同默认?足见,西方社会尽管私营媒体繁多,却——
6、土地私有制社会媒体舆论很难宣传真理、坚守正义,而中共等国家的舆论反而比西方民主。
如同私营经济不如国有制经济民主的道理,更如同学校大学不该私营的道理一样(除非这类学校或媒体就是为了某家或全体私营阶级服务,而任何只是服务于个别或只占人民少数的利益群体的媒体学校注定非民主,甚至反民主),民主就意味着必须以最大多数人民的心声为主,以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为正义己任。在中共、中东等国王家族国家,尽管媒体都受制于一党甚至一家族,但就不会受制于无数私家、众多党派及其背后的私家;同时,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在于中共等媒体由政府支助,从业人员没有经济的后顾之忧,而且,记者、编辑与社长领导的关系并非完全的雇佣关系,都有一定的身份保障与对等地位,领导不能随意因个人好恶或利害关系,就阻止或处罚、辞退从业人员,以致中共媒体中能涌现出许多敢于揭露各个私营者甚至官员的腐朽、针砭时弊的记者编辑等,尽管他们不敢揭露本地,但会揭发外地的,尽管不敢揭露上级特别是独裁者的,但往往敢揭露下级的,当然,除非是被被揭露者以权钱等封口。反观西方媒体,几乎就一致默认的不会揭露私营者特别是大地主资产阶级,如同政府不敢得罪大地主资产阶级一样,就因为媒体主要他们的广告费、赞助费维持经济效益,尽管私营者才是左右社会的主体,而且,私营经济的问题必然最多、最直面民生;媒体常常针对政府,但对政府百般挑剔,并非为了正义——广大人民的利益,而是出于出风头、猎奇、吸引大众的兴趣,最多出于树立一些正气形象的需要,及遏制政府凌驾于私营阶级之上;如果督促了政府去实行最大的正义,往往就会牺牲、触犯众多私营者的利益,媒体就失去了经济支柱;再加之私营媒体记者编辑与老板的绝对雇佣关系,使得记者们不乏受老板派遣而舍生忘死的勇士,却几乎没有能捍卫正义真理的高尚之士。前者是为了爆炸性新闻、耸人听闻的惊险刺激新闻的采访,后者则是需要媒体不计较、甚至牺牲眼前的经济利益。
好在这位教授还只是外文专业,而非法学等社会科学,问题是他们毕竟是教授,而且,是教语言的,喜欢、也较善于发声,就特别容易误人子弟。这里有必要顺便分析这类主体的原因,就是——
7、学语文的局限性。
本来,语文只是交流及传播的工具,作为工具,只需学会熟练使用就行了,不应该继续为了工具而滥用工具,不然,就物极必反,走火入魔,如同驾驶,如果学会了驾驶后,仍然为了所谓提高驾驶速度或技巧而天天开车高速的漫无目的的乱飚,就不仅是浪费,也势必违法违规,产生一连串的副作用,超速、越线、倒行逆施等;而外语还不同于语文,因为它非母语,学习时就有相当的难度,以致学外语者就需要有善于如同鹦鹉学舌人云亦云的天性或称技巧,不必善于深究、不必思索,否则,反倒很难很快学会外语,以致这类学者教授遇事就习惯于只看表面,跟随发声,感情用事等。具有这类性格、习惯者除了外语、语文,还包括历史、新闻等,都是所谓要尊重原貌、对象、客观的图解。问题是,这类学者又因为其专业本身涉及社会多方面、甚至各方位,尽管都是浮光掠影的叙述、同声翻译,却使他们自视甚高,自以为博学多才了,而惯于对其它专业、行业发声,如台湾最有名的就是那位所谓历史学家李敖,一个十足自吹自擂、并无理论智慧与逻辑思辨的狂人,也如写“狂人日记”的文学家鲁迅,就是以四不像的所谓杂文闻名,留下著作对世人对真理毫无建树。
当一个社会越是尊重这类擅于感性认识的学者时,就注定社会越加肤浅、甚至对必需理性思辨的自然规律的反动。故,对于工具性的知识只需要从小学起,但应点到而止,不宜继续专门学习,否则,就如这位教授误人误己。而且,他的这番妄言,也决不会就能使中共认可,因为,中共从来就没有承认自己是专制独裁体制,从来就没有反对过民主制,只是坚定宣称及在宪法上庄严宣告要建立高度民主的国家,即,建立比西方台湾更高的民主。尽管还没有政治体制的相应配套制度,但其坚持土地公有制等无疑比西方台湾的土地私有制合符自然平衡规律的公道,并为真正民主制打下不可或缺的基础。而且,中共当局也深知本国经济还存在诸多问题,从来就没有自以为是,当世界不乏要向中国经济取经,学校中国经济模式时,中国政府只是谦虚,就因他们或许已知当代经济的两面性,中国发展这类两面性经济及其弊端的必然性,只因本专著、网站还没能在中国大陆等地宣传开,中共还没能明察、挖潜自身真正特有的绝招——共产主义之经济民主制真理,不然,不仅能一扫当代传统经济的一切弊端,而且,才会真正科学、高尚的亿万倍于整个西方经济!那时,小小台湾岛冥顽不灵的土地私有制及其私营经济才会被大陆经济排山倒海的惊涛巨浪所掩埋。

故,这位教授现在如此讨好卖乖,只会被中共视为侮辱、污蔑,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惜他已去世了,可悲的在于他这类感性认识、任性言词及其背后的肤浅体制还掩饰了土地私有制与霸权专制的荒谬与邪恶。欲知更深层次的理论,请见本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本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网址: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

Comments 75

  1. sickness insurance self employed

    scrive:Tommaso, stavo per dirti: “Perchè non realizzi un progetto di Isola che non c’è e lo proponi a LEGO Cuusoo?” Poi ho pensato che: “L’isola che non c’è per ognuno di noi è diversa e forse è bene che sia così. E se uno di noi la trova, la realizzi come crede e la tenga per se”. Che ne pensi?

  2. car insurance lenoir nc

    Congratulations to the Piano Guys! I hope you consider GracenMichelle for July's On the Rise. They're inventive, innovative, and hilarious. Their production values are top notch and they combine a great structure with improvisational brilliance.

  3. raa car insurance

    Great occupation on this article! I am impressed jointly with every other along along with your show of views and constructing skills. You must critically have arranged in several diverse many several hours of investigation on this theme to come about getting during the discreet placement to compose with this sort of intelligence.

  4. high point plymouth

    Oh, I love it! So sweet. And it reminds me of this little boy in Neuilly who everyday, upon arriving at school, would turn around and yell ‘Bisous mama!’ I used to linger at the bus stop a second round just to hear it.

  5. http://danibarretto.com/what-to-do-when-your-car-gets-repossessed.html

    Finding the village barn might not have been much of a challenge for my German removal firm, but carting my awkwardly shaped belongings up the narrow staircase in the barn certainly was! For long term storage it’s important to take up as little space as possible by stacking items upwards and also to keep belonging safe and dry. The next time I shall certainly invest in green, recyclable boxes when moving house again.

  6. http://mercibouquetfloral.com/progressive-auto-insurance-kernersville-nc.html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Курсы 1 уровня стартуют каждый понедельник. Можете прийти в школу в субботу-воскресенье и все в подробностях узнать, и про цену, и про сами заняти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