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分裂】土地私有制使自然分裂、人类分居的一连串人不如物的严重后果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278-290)破坏自然虽然可以获得大利,但是自然资源毕竟有限,而且,政府始终会干预,有时人民也会反对。因此,私营经济更好的市场都是在人民本身,关键是要排除民主共有经济的理性对照与政府监管干预,才能方便误导民众,才能使人民不仅不反对,反而只会感谢、依赖。而且,人民是不尽的财富来源。因而,私营经济主要把全民作为攻克的赚钱对象,或者以帮助人民解决经济问题为由来破坏自然。

私营经济就是一个人赚取全民的钱,表面上很容易,实际上又很难,因为人人都可以去赚钱,特别是如果人人都如动物一样的依靠自然界自由自在的生活,那几乎没有多少赚其钱的机会。因而,首先就不能让人保留动物生活的方便的机会与权利,要尽量使人类植物化,因为动物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即使人类强迫动物穿着打扮,它们也会抗拒,何况是人类。而人类一旦如植物固定化,即使还有自由意识,但因客观所限,也不得不过不方便移动的生活,再只需要在舆论上鼓吹成这才是人类的进化生活,是人类高于动物的优雅高尚云云,就可以使人类潜移默化慢慢接受。

土地私有化就反人类自然属性,使作为动物的人类大大限制了动的天性,从而造成了使人类植物化的前提,每人每户主要或只能居住在固定的一地,虽然还有行动的自由乃至迁移的自由,但当人人都占有一块土地时,整个世界就没有多少剩余的土地空间供所谓自由人去自由移居,哪怕只是偶尔在他人领地上休息或经过,都会遭到拒绝甚至被“正当防卫”的打击。因此,土地私有化下的自由几乎只有自由得流浪街头,或者在不得不花高价受盘剥后才得以短暂的栖身于他人宾馆的自由等,这也就使人民的有限自由只是为私营经济创造了更大商机。

1、土地私有决定人类不得不分居,使人类分化

各人占一块土地就要有各自独立的住宅建筑,私有者本来就是出于要成为小国王高人一等的欲望,除了拥有最广阔、最佳位置的土地外,就要靠建筑来体现其小国王的气势,以致一栋栋如同前代国王宫殿式的豪宅拔地而起,相互攀比,竞相奢华,特别是那些追赶时髦者往往反复拆建,折腾大地,污染环境,这当然就要求大量从外地运输来建筑材料,尤其是那些物以稀为贵的装修物质;加上资产阶级只是以当小国王为目标,要役使众多奴仆,拥有不尽的美女,安然享受贵族生活,当然深知霸权社会国王与平民阶级的对立,因此,也要大兴土木,巩固豪宅,防范外界平民可能的侵犯,确保安全。这类耗费巨资打造的豪宅反过来又使宅主们留恋小家,忽略大自然大家,只顾自家,罔顾公家。当其觉得该家还太小,要扩大家园,也只是在外地外国购买土地,如法炮制,重建小王国,更大范围更大规模分裂人类与自然大家庭。即使如此,富豪们的自由也主要局限于散落多处的小家,与广阔大自然相比无异于九牛一毛;连富豪们要多享有移居自由,也只能靠临时在各地的宾馆寄住。土地私有就不仅造成地球有限的土地特别是极有限的好地段被点点、片片分割、撕裂,初看或许因不同建筑而展示出一些多姿多彩,但究其实无疑是对大自然极大破坏,是对自然美的糟蹋,特别是许多私有房屋家园者因贫富悬殊的贫穷、或者财大气粗者因四海为家而不在乎某地一屋的衰败,大地上无异于处处伤疤,满目疮痍。自己不想住,又不允许别人包括无家可归者入住,人不住,连动物也无法入住。当然,野生动物也对此不屑一顾——有什么了不起,如此破败或自以为是的钢筋水泥搞得冷冰冰的死建筑,哪里比得上我们大自然家庭,连睡觉都在呼吸最具有生命力的植物气息。请我们来住吗?除非先拆除这种建筑,宁可让地上成片长草,让我们既可当床睡,又可当食物——我们并非不吃窝边草的兔子。

这类分居的建筑显然弊大于利:

(1)、侵占了植物与动物的生存空间。最多只能使动物异化成宠物、怪物,使植物委屈成盆景,在数量与质量、种族上远远不如自由自在的野生植物动物。

(2)、破坏了土壤地质。一栋栋楼房深挖地基都或多或少的危及地壳地下,并象刺一般紧紧扎入在自然母亲的肉体上,特别是下水道更如隐藏的肉瘤。

(3)、大量且无休止损坏自然资源,以便获得建筑材料。

(4)、反复拆建污染环境又制造众多垃圾。

(5)、使人类终生固守一地,封建保守如同植物,比动物都低级。

(6)、使人类分居加剧,孤独化,失去人类交流的乐趣与智慧,缺少友情爱情,只好拘禁野生动物成宠物狗等来作伴。

(7)、使人类目光短浅,罔顾大局,无法在高楼大厦高瞻远瞩,胸怀天下。

(8)、使政府难以兴办公共建设,连公共交通也难以为继,有限线路上的公交车旅客寥寥无几,因人居过于分散而无法顾及。

(9)、分散的房屋也难以抗击自然界的风灾水灾,特别是美国大片大片的私家小屋都成为飓风的活靶子、囊中物,简直是活受罪,自作孽。

(10)、也成为歹徒肆虐的乐园,便于其各个击破,加之邻居之间几乎老死不相往来,都是各家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即使耳闻目睹歹徒在邻居作案,也多是庆幸自家没有遭殃,或者惶惶然,为免下一次轮到歹徒光顾自家,就张贴“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告示,来与歹徒斗智斗勇:猜测此家是在玩空城计还是虚张声势,坐以待毙?问题是许多歹徒并不需要一次就盗得三百两,就是只有十两八两,他们也主动“作客”,并不嫌弃。如此告示,还不如张贴“此处有秘密摄像头”,歹徒总不好站在别家门前东张西望,查看摄像头在哪里吧,不然,就自行暴露了;若是歹徒先为掩人耳目,避免免费摄像就戴上假面具,那也如不打自招。除非歹徒要公然入室抢劫,那就只有被迫去购枪,正当防卫,舍命拼杀了。连国际功夫影星成龙在美国如此独居豪宅时都天天荷枪实弹——他不是在自家演戏,而是防止、抗击黑社会分子来要挟他出演他不愿意的电影。如此场景才是最具有感染力的真实剧!

同时,分居也成为屋主犯罪的隐蔽所。美国著名的五大湖畔的克利夫兰市2009年就发生罪犯利用独居房屋先后杀害11名女性的大案,至2013年又曝出校车司机在长达十年时间里分别拘禁三名少女绑架成强奸的性奴,被害人多次呼救,竟然要么无人听到而报警,要么警察三敲其家门而不入,就是要保护个人家庭隐私——在这些隐私下包裹的是一件件令人发指的罪恶!一个平民、普通房屋里就能发生如此邪恶,那些占地广袤的地主深宅大院里还不知隐藏着多少罪恶!只因他们的罪恶似乎足以用金钱来湮灭。

如此居家岂能安居?无法安居又怎能乐业?一栋孤独的私宅随时会变成地狱,分居之祸无以复加!西方社会人生如战场可见一斑,登峰造极。这也就是风行世界特别为霸权国民趋之若鹜的所谓“别墅”——野兽的土窝,是人就别去的地方(坟墓)。

(11)、私有制也使人目光短浅:低矮的房屋使人难以登高望远,高瞻远瞩,胸怀大局,只看到自己,只看到眼前;固步自封:正因为前者,就容易自我满足,孤芳自赏,难以发现、感受他人的进步、社会与大自然的美好需要;保守懒惰:有了前者,加之政府为了选票而必须竭力照顾到多数平民贫民的需要,使他们能基本维持生存,支持至少是不反对自己,换来的就是多数不愿意就业竞争或就业失败者就自暴自弃,或得过且过,不敢冒风险,甚至不愿付出劳动,如美国有些人主要就以生孩子为生,造成新的自然的种族或民族分隔,而非传统的法律上的歧视。

2、分居不合人类进化规律。

(1)、连食草动物都知道应该群居生活,才有集体的力量,对抗危险,排除困难,虽然没有直接民主使它们无法产生大于个体相加的合力,但是,就是靠“人”多势众的声势也往往能够吓阻一些初出茅庐的食肉野兽;即使是那些已经识破这群体不过是“纸老虎”的真老虎敢于“深入虎穴”,也不敢“擒贼先擒王”,只能“焉得虎子”,柿子拣软的捏。此时此刻其它动物们惊慌失措而乱跑、争先恐后的拥挤,可能还歪打正着的撞击了入侵猛兽。可见,即使只有表面形式的群居也是利大于弊,也使食草动物以柔克刚的需要。

(2)、只有食肉野兽因互相咬食的凶残才以分居为主,人类岂能反而步其后尘,难道也要恶变成野兽?

如果人类只是分居为主,那就不如食草动物,只是如食肉动物——野兽。人类虽然食肉,但决非食肉动物,本性至少是希望成为温柔的互不激烈侵害的“食草动物”,而且,医学营养学一再证明,食草(蔬菜水果等)比食肉好,食肉主要提供能量,食草则直接提供生命力(详见最后专论)。即,理性的和谐的谦让的人类社会也应该以类似食草动物为主,绝非食肉野兽。

(3)、使人类诞生的直接民主制就是因有猿猴的集体才能萌生,同时,直接民主又足以排除一切动物群居之祸,使群居百利无害。故,拒绝群居而强制分居不仅违背人类进化,也是数典忘祖,过河拆桥,忘记了直接民主这使人类诞生的人类之母、人间女神。

(4)、分居必然房屋低矮化,不合人类进化。人类成为直立动物,主要是为了能高瞻远瞩,但单靠直立远不能满足,就需要借助居住房屋登高望远。

3、人类分居必然多占土地,植物动物就减少了领地

人类只需要集中居住于高如大山的摩天大楼(详见后论),就可以容纳无数人口,又充分保留植物动物应有的领地。须知,植物动物拥有广阔的大自然是自然平衡规律的作用与要求,并非植物或动物自私强占的结果,才能保持自然平衡规律体系,良性循环;而人类无限占据土地大自然,是单纯的人工侵犯,不受自然平衡规律制约,打破了自然平衡,必然会因遭到自然界的惩罚,并导致植物动物的减少与恶性变异、自由空间的断裂,环境被破坏,精神更紧张等,而致加速衰亡,就大大减少了人类的食物与最美好的生态环境,使人类难以依靠大自然生物生活,就会逼迫人类依靠他人而活,从而使人对人的剥削、压迫、奴役愈演愈烈。

4、分居导致弊大于利的汽车“横行霸道”。

人类分居一方面导致西方土地私有制社会人口自然出生的越来越少,一方面致使非生命,并威胁生命的汽车等越来越多,在绿草、森林、清水等紧密相连的大自然横冲直撞,对广大动物植物等“先民”横行霸道,使用超级汽车的权贵们对广大平民也常常横行霸道。

分散居住必须靠交通工具才方便出行,本来人类如果能够象动物一样可以自由免费移居并平等在他乡生活的话,也不必非得有交通工具不可。人类并非天生残疾,人人天生的双脚就是让我们行走的,而非只是摆设,或者只是作为穿裤子用的,故,动物虽然也有许多是分散居住,但仍然无需借助交通工具来自由移居。而人类若是没有交通工具的帮助,自由行走至多只能在住宅附近漫步,离家稍微远的地方就必须靠交通工具了,因为沿途往往都是属于他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自己几乎没有栖身之所,还必须及时赶回家,以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这样风雨兼程”,还自我解嘲的编为歌曲。由于骑马一般只能男人大人使用,老弱妇幼往往不宜使用,而且,过于震动,不够舒适;而由人抬轿显然只能贵族才能享受,而且,也实在太慢,难以匆匆赶回家,以致又出“文明”: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啊。即使有钱消费,总是不如在自家自由如意。因此,就要设计出在地面平稳运行的车辆,汽车才呼之而出。

有了以车代步,人类更加不在乎居住于郊区或偏远处,甚至还以居住于山水静谧处为高尚,以致汽车需求量越来越多,几乎要达到每人一辆,甚至每人几辆为后快——越是后生产的高档车也越快。危害显而易见:

(1)、汽车问世就连带道路大范围兴建,占据了广阔的土地,并使古代泥土路必须改造成永久性为自然界所不容的水泥或柏油路。植物面积大大减少,大自然循环被处处中断,动物迁移被严重阻隔。这是直接对地面的损害。

(2)、汽车需要汽油、石油,就需要大规模、无止境的开挖石油。虽然尚无科学论证石油对地球地质的润滑作用,可以防止地震的频发或者减少地震的烈度。但是从自然平衡规律来看,既然亿万年来自然界已经在地壳下储存着如此种类与数量的石油,肯定是地质本身的需要,至少地质已经依赖了石油在原处的存在及其对周边地质的作用。肆意开挖石油,无论如何都是对地质直接的破坏,这决非以水充数所能弥补的。水变不成石油,无法对地质起到润滑等作用。如果水能够起到石油的作用,那人类就无需费心劳神开挖石油了,干脆直接让汽车烧水,连名称也改为水车了?还可以水陆两用?

(3)、呼吸是人类生命的第一需要,时刻需要。开挖石油、提炼汽油,特别是燃烧汽油不仅对开车者坐车者造成无法避免的有毒有害气体,即使人们禁闭在汽车里,对人体的危害可能还更大,而且,废气是对地球赖以生存的大气层最大的危害,是使大气层经常生大气的主要祸根。大气层本来已是一个自我循环、自我满足的系统,怎能天天还被迫吸入如此多的废气,岂能不被气饱气爆?如果人类只是一味安慰大气层:您吃饱了废气,就别撑了,还是让这些废气流入外层空间吧?问题是大气层若是可以泄露,恐怕主要就是泄露氧气,而且,任由地球上的废气弥漫外层空间,难道还要一直危害无限的宇宙?断绝人类在宇宙的后路?

(4)、汽车等本身非自然产物,却要借用许多自然资源,钢铁、化学物质、动物皮革等,钢铁又需要开挖地壳,如同对地球动手术刀,无病生出有病来;朔料、电池、空调等物质则纯粹是人工通过化学变异制造出来的物质,这些物质不能为自然界消化。如果大自然对化学变异的物质也能够兼容的话,就意味着整个大自然都会自动变态,那将是人类与全体生物的灭顶之灾。

(5)、汽车使人类退化。当代人常说:以车代步。连步行都要免除,更遑论跑步、跳跃了,何况,在现代治安险恶、世风日下下,不身着运动装去跑步,往往疑为歹徒,跳跃则视为精神病。根本无需久而久之,基本上只要不是天天或经常如野生动物一样运动,人类作为动物的机能就会退化。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只是在动物基础上的高级,如果连动物的基础就丧失了,那人类就会直接摔下来,不仅成为不了高级,也注定比动物更低级。当代人类的体质、体能乃至寿命等都不如动物就是明证。

(6)、汽车使人类因紧张而异化。汽车不仅使驾驶者紧张,也使在公路上乃至凡属能够开车的地面行走者或休息者都紧张又不自由,穿行公路需要等待红绿灯,即使没有汽车通过时也得如此压抑讲究效率的本能,还自诩为所谓文明;而即使是在绿灯时横过公路,还得时常提防醉驾者、歹徒或富豪子弟的猖狂,反正交通事故吗,是难免的,主要也就是赔钱——一条人命还比不上我一辆车,拿车去抵命吧!我本来就要换新车。甚至呆在靠公路的家里时,也得居安思危,可能会遭到汽车的飞来横祸;汽车还使人类因分隔而陌生化,出门就钻进小小汽车里封闭着自己,即使众人被堵塞在同一条公路上,表面上是难得的聚会,实际上仍然是各自分隔,互不交流,倒是互相插队拥挤,交流不成,反多交战;土地私有使人类分散,而汽车的运用使分散居住不再困难或视为畏途,人类更加习惯分散居住——就如夫妻分居,必然缺乏亲情、友情、爱情而孤独化,只有汽车与自己作伴了,尽管汽车内可以加装音响、影碟、电脑等都不可能代替他人的情感与智慧,不可能消除寂寞,剩下的就只能借助宠物养狗了,容后详述。

(7)、汽车是对人类及动物的第一杀手,汽车本身容易杀人,而当代往往又把这些容易杀人的行为当做交通事故来特殊处理,并生造出保险公司来对事故包括人的生命来计价承保,以致这类杀人一般不追究杀人罪,主要是需要金钱赔偿,从而汽车杀人日益增多。当用汽车去故意杀人时其威力就相当于炸弹,而且,可以连续爆炸,特别是还会装满炸弹去充当陆地导弹,成为恐怖分子的最易得手的武器。同时,由于道路分割了自然界,使动物无法连贯的在丛林中安全穿行,横过公路难免遇难,如北美公路上随处可见野生动物的尸体,常常被来自某些世俗霸权社会的驾驶者故意撞击,还声称要该死的动物承担全部违章责任,因而,对其死亡者也应捉拿回家追惩——下火锅受煎熬,亲口消灭。

(8)、汽车会成为众多垃圾。汽车都会使用寿命,寿终正寝者不如人体去世后可以成为土壤养分,为自然界吸收,不止是死而后已,而是死有余热,而汽车只能作为金属与化学垃圾,不可能全部回收,最终大多数废品只能作为垃圾掩埋;特别是当地下石油耗尽时数亿辆汽车将更加占据了最大空间,即使再利用也必然产生更大的污染、浪费与垃圾。

(9)、使用汽车也得耗费大量人力。汽车必须借助公路,众多公路就需要大量人力保持维修,就因公路也是反自然的,就无自然修复力,只会自然耗废。汽车作为危险工具,更需要人力管理交通,而生产与维修汽车就得大量人力。

(10)、汽车浪费人类时间、使人类不自由的比例只会越来越重。汽车虽然比人跑或者借助机械自行快,但是它始终得依靠规定的道路,而车辆不断增多,道路则相对有限,不可能无限占据大自然土地,就导致道路越来越塞车,正因为道路的封闭与规范,使人们塞车时无法选择或回避,只能把公路变成移动的停车场,更在自我放毒、吸毒,在人口众多的城市里常常所花费的时间丝毫不亚于骑自行车甚至跑步或步行,而会聚生活又是人类作为动物的本能,更是人类行使直接民主权、博爱、欢乐等的需要。表面上塞车的地面不大,但是人越多的地方越塞,影响人数的必然就越高,之所以暂时尚不至于完全比人行慢,是因为人均汽车拥有量还有上升空间,加之许多城市不得不限制汽车通行,即,只有靠不使用汽车或靠步行或骑自行车来争取时间,等于汽车的自我否定,向步行投降——就得缴械。显然,从发展趋势看,只会越来越慢,导致大自然越来越小,完全违背了自然平衡规律及无自相矛盾律。

(11)、开车更不自由。本来开汽车相对于火车是自由的,但实际上不可能使人充分自由,道路的固定、红绿灯固定放行、单行线等交通规则都远不如人的步行潇洒自由、方便、全方位节省与升华。

可见,汽车的优点是建立在人类根本的缺点上,汽车的缺点则是人类及大自然无法原谅、无法自圆其说的。人类并非完全不要汽车等人工物质,只是根本不需要如此众多,更不得任意或优先占据、分割土地。

那么,如何除弊兴利呢?

(1)、公路必须尽量高架,以节省土地,不妨碍行人动物,又如长虹彩带的人工景观。任何人工建设务必有综合的良性循环的效果。

(2)、全世界土地共有,也非公有国有,而是属于每人所有,人人可以自由、免费的移居任何地方,并且安家乐业,享用大自然生长的果实,食住无忧,就不需要汽车等交通工具赶路、回家了,到了哪里,哪里就是自己的家,充满新鲜感,天天如获新生,健康长寿都会接踵而至。此时此刻,如果要送汽车给您,您只会生气,视汽车为生气车——本来就是生产废气的车。

(3)、地面运输主要利用万有引力定律,从高处往地处物理滑动,辅以电动或人工制动。这就需要连带产生人类都居住于至高可上的大楼。这类建筑才是人类所需、也必需甚至唯一的基本建筑(详见后论)。

(4)、无空中滑道的运输主要靠空中飞行,人类也会自助飞翔(详见后论)。

5、分居的连带恶果

土地私有化下分居使人类生活离不开汽车,以致在美国生活就有:没有私家汽车就等于没有脚。人类如同天生就是残疾人了!而分居还远不止是如此,还需要借助大量的运输物质来满足固定在不同地区人们的生活,除了汽车还需要火车、轮船等大型运输工具。其主要作用无非是:因为人们被固定在一地,被剥夺了如动物一样自由迁移、平等居住权,不能根据各地不同气候、食物环境及自己的需要来随意选择居住地,加之整个自然界要么被私人分别霸占,私家土地上要么根本不种植水果蔬菜,要么就是不免费提供甚至不出售给外人食用;虽然还有公共场所,但政府受私营经济压迫而不组织种植可以免费提供给人民食用的水果蔬菜等食物,因此,人民只能指望把外地的食物用具等运输来本地,把外地生长的鲜活食物先处死后,再冰冻,再长途运输到本地超市、中介等,人民才能够花高价食用已不具有生命力的死物,甚至加了防腐剂的本质已腐烂的食物物质。

所谓路通财通、所谓货畅其流,分明就是一场场把鲜活物质运输成死物、把本可以免费的至少是低价的物质运输成高价的无休止的反经济活(死)动,反人类运动——反动,竟然就成为人类社会的“活跃经济”或称把经济盘活了!如此路通只是不断通向绝境!如此财通失去的是全体人民包括动物本来应该免费无忧的幸福、适应大自然的完全健康乃至可以人人长寿几千岁的生命!

如果说汽车还只是令人生气,那么火车则足以使人发火,即使是当代已改称为列车,无非是更彰显特权。火车除了汽车几乎所有的缺点弊端都有外,还有着特殊的或者更大危害:

(1)、震动更大,几乎类似于地震,越是高速火车越是震动大,这无疑会诱发地震,至少会导致地陷等地质灾害。这类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虽然人人感觉缓慢,是因为人人都短命;虽然似乎间接,是因人类弱智近视。

(2)、噪音更大,这是其速度与体积更大的必然现象。

(3)、更严重分割自然,阻隔交流。尽管高架铁路相对减少了副作用,但震动与噪音的威力足以使动物望而却步,使植物只得以自尽来无声的抗议。如果人类只是怪动物们胆量太小,希望它们逐渐适应这类反自然的威力,那么,等到动物若是真的适应了威力的同时,就是成为超级野兽危害人类的开始。

(4)、耗费更多的资源材料、人力物力,制造超级垃圾,又需要火车来拉这垃圾,陷入循环论证。

6、吃的异化与恶化。

土地私有化还使人类本是最简单、本能的吃变得非常艰难、复杂,并不断异化与恶化。本来大自然为一切生物动物提供着充足食物,根本无需动物专门性的劳动生产就可以吃饱,也是吃得最好——因为没有哪种人工食品能够好过天然食物,只要人只想做人,而非想异化成为魔鬼或弱化成病猫,就应该、也只需吃天然食物,因为天然食物本身都是自然环境与气候的产物,吃天然食物才能象动物一样能够适应自然环境与气候,而且,应该直接吃活生生的食物,才能获得最强的生命力基因,才能使人体最健康长寿,任何其它的营养都远远不如生命力基因重要!

显然,主要如食草动物的吃法就得具有食草动物原始的环境:土地不得被分割,也无需不必要的改造,尽管减少人工施肥,特别是化学肥料,因这类非自然催生的产物,只会使人体也非自然的异化、弱化。只是当土地上天然食物不足时,政府应该组织人力物力来适当种植,并对过剩动物适当猎杀,作为人类必需的肉类食物。连牲畜也基本上不必、不应该大规模饲养。因为大自然保护得越好,野生动物就越多,足够人类食用,而且,牲畜是对野生动物的异化变种,其肉质特别是适应自然环境的生命力基因注定不如野生动物,人类吃得越多只会使自己也异化,还难免长胖臃肿,何况,人类是从猿猴演变而来的,基本上也应该是属于食草动物,关键是植物比动物具有更强的生命力,只是不应该吃死了的植物,更不应该还多方加工后才吃,那简直如同吃垃圾或致病物。

至于说,许多自然食物味道不爽口美味,外表也不美观,这也是合理的,人类本来就不该多吃。当食物味道都好,加之免费,就会激发人类的惰性,从一日三餐发展到多餐、夜宵,若是又要求人人自律控制,那无异于又是自相矛盾,自我折磨;外观太美,也会使人吃不完兜着走,爱不释手,还时时垂涎欲滴,直至撑得大多数如当代美国人,当然,还是不如美国胖人多是被汽水、饲养动物肉类等冲胀的变形,活生生的使本来的美丽(利)坚(强)民族变异成可怜、可惜、可悲。

土地私有化对吃的危害为:

(1)、割裂了大自然,使大自然无法再自然无限制的生长植物,也使动物无法促进其生态循环,自然界就无法再为人类包括动物提供充足的食物。

(2)、即使地主在私有土地上也种植植物、饲养动物,但禁止人民自由进入食用,即使是付费,也受到限制,最多只能是吃到死物。

(3)、地主各自为营种植的食物很难具有天然食物的养分与生命力,往往是费力不讨好,只是唯利是图,借此赚最多的钱,尽管表面上声称讲究营养,实际上只求多快省,利用化学科学等滥发转基因食物,使人类不仅没有充分获得自然植物的最富有生命力的基因,反而如同要吸收异化生命的人工基因,至少使人类更难具有自然体质。

(4)、当地主想赚钱时常常又故意减少数量,以便奇货可居,抬高物价;当其觉得钱多了,不想赚钱时,就宁可只是种植那些仅供观赏的植物、饲养宠物而不顾人民大众的生活需要,如美国北部许多草原草皮茂盛、美丽,却天下无羊,如同荒废土地,只因饲养牛羊会造成难闻的气味,宁可社会上羊肉稀缺、价格奇高,或者不愿种植最适宜的苹果等果树,甚至宁可花费无数来改造得使苹果树只是开花不结果,就因为公共场所的苹果免费供应广大平民,会冲击私营水果商的高价生意。如此以牺牲经济来发展经济,注定了极其荒谬、反动。

(5)、就因为地主们扼杀了自然食物的通道,人们只好退而求其次,大肆生产人工食品,并力图花样翻新、味道奇特,以刺激人类的胃口欲望;就因为土地上活生生的植物几乎不能直接食用,人们只能借助加工后再食用,并美其名为烹调。失去了生命力基因的食物,就以所谓的丰富营养来代替,连营养也难保持的死物冻肉就以五花八门的佐料来转移味觉,一步步从失去最有生命力的基因到难保营养成分,到只如垃圾,到有毒有害的美味——越是香溢四处、色彩艳丽的食物往往越是有毒有害。道理很简单,如果最好的食物又是色香味俱全者,那必然刺激人类胃口大开,要大快朵颐、狼吞虎咽,岂不就容易过量而适(食)得其反?真理超过其界限都会变成谬误,又何况是食物呢?它也不合自然平衡规律:除了人,大自然的万物都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没有色香味加最好营养都集于一身者,不然,大自然的生物就会分成高低贵贱,变成等级制的世界,自然界也就不平衡了,人类也会只需单纯种植这种超级“灵芝”,难保自然界的丰富多样及其循环系统。而人,只要没有全民主共产制的制约与保障,同样是优劣同存,甚至好坏各半。

7、穿使人类退化

如此被迫加自以为是的吃法当然会使人类的体质越来越差,至少不如野生动物,难以适应自然环境与天气,就需要借助衣服来包裹保护身体。除此,土地私有也对穿着产生决定性作用:

(1)、土地私有使人类植物化,大多数人一生固定生活于一地,任凭一年四季变化也不能如候鸟、动物一样,夏季北往,冬天南飞,只能坚守原地,冬天挨冻,夏季挨热,当然就需要大量的衣服御寒。

(2)、占有土地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永远高人一等,那么在穿着打扮上也要与平民有区别,体现自己的贵族身份;如果有需要,衣服还作为保护身体免遭外界袭击的功能。

(3)、当然,最初实行人类穿着是源自人类之初直接民主制下的土地私有制特别是其后的霸权社会,地主或霸权阶级男性都拥有众多女性,为了保证自己对众多女性的独享,就需要防止外人对其染指,由于不能天天将女性禁锢在封闭的家里,就要求她们用兽皮包裹身体,遮掩身体敏感部位,慢慢发展成衣服,直至当代伊斯兰教社会因为男性同时可以娶多位妻子,故仍然要求女性都全裹身体。

(4)、私营经济则不断对此推波助澜,借机诱导人们追究新奇艳丽的服装,或者夸大衣服的功能,仿佛衣服能够使人类升华成仙,甚至还可以试探出他人是聪明还是愚蠢,以致导演出皇帝的新装,除了那俩位骗子制造商与那位无忌童真外,举世皆愚蠢。

(5)、衣服越穿越多,也意味着人类的体质越来越差,没有衣服的保护,人类就弱不禁风,无法适应自然环境,而衣服特别是非自然材质的衣服注定有害人体健康。而在土地私有制分割下,自然材质则始终供不应求,何况,大自然并未为越来越多的人类还准备特殊需要的包装。

可见,衣服本是可有可无,真相、真理才是必需的,并应及时问世。

8、玩乐及其女性的异化

如同霸权社会的等级制决定了娱乐也分等级,或者说娱乐只是统治阶级的专利,全体平民只有奉献的份,包括为统治阶级娱乐奉献人身与服务,土地私有为基础的私营经济社会也同样如此,只不过要从只有靠政权固定的统治阶级专有享受分解成众多地主及资产阶级都可以经济地位来分级享受。

在自然界中生物的最高享受就是异性相吸引,这是自然规律的物种进化需要,就得对霸权阶级凭权力就可以分级霸占不同数量的女性予以否定,而规定一夫一妻制,但地主资产阶级决不想真正实行一夫一妻、男女平等,决非要让平民人人可以享有到爱情,否则,他们就根本无需强烈要求实行土地私有、经济私营而建立自己的小王国,而是要凭自己所占有土地或财富的多少来竞争获得女性多少,虽然如此竞争不如霸权社会的强权霸占女性轻松固定,但是却可能获得更多的数量,而无需受等级分配女性数量及质量的限制,而且可以不断更新,特别是还可以超出国境、满世界拥有,这一点更是霸权阶级除了独裁者外只能在一国之内分等级强占所不可比的。

9、导致自然两级分化

地主阶级占有大片土地,虽然也会爱惜、经营好领地,但是原则上只需按照自家人口及其需要来打理,就必然导致广阔土地与其人口需要的极端不配套、不协调。比如,本来如此肥沃、广袤的土地上应该种植众多的水果或蔬菜,或者养育野生动物、牲畜等,但是他们往往只是种植仅供观赏的草地、鲜花,好看不中用,而且,也失去动态美丰富美;另一方面他们对于在城市等经营区内的建筑却斤斤计较,视为寸土寸金,连一颗树、一根草都不愿挤出土地种植,宁可每天要容纳众多人工作的高楼大厦没有植物的美景与氧气,就因为他们自己几乎可以不来居住,甚至吝啬得连庞大的城市都不建公共厕所,逼迫人民只能向经营单位付费或消费才能使用、解燃眉之急,如纽约市曼哈顿中心区竟然几乎就没有公共厕所,足见其反人性之极。

Comments 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