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如物的等级制】等级制下自然性的人以群分:官官相护,民民相斥

 

如此等级制下必然人以群分:官官相护如一家,民民相斥不成家。都正中统治阶级的下怀:既额外大捞钱,又使平民更加不团结。

1、霸权等级决定官官相护。霸权专制是霸权阶级与广大平民阶级的整体对抗,在政治上,为了共同盘剥、镇压平民,需要凝成反动的堡垒;经济上,官员都不满足本职的权钱交易,经常还要把手伸向别人的领域,或者本职的权钱交易有时也得借助其它部门共同协作才能完成,由于所有的官员都心照不宣,心有灵犀一点通——但往往得多点分赃或受贿;人事上,官员为了避免赤裸裸的世袭之嫌或者为了扩大家庭成员的贪贿战场,就需要彼此把子女亲人交叉任命,变相世袭权位;精神人身上,官员也需要共同欺上瞒下、投机钻营或交流经验,或者是相互奉送符合对方口味的情人等等,官与官必须相连,也乐于相连,易于相连,但是仍有严格的级别划分,并按部门的要害性、肥缺性来归聚。一句话,也是自动对应平衡,讲究“平等”互助,是对自然平衡定律的反动——官官相护越平衡,官民之间就越失衡。

2、与官官必然相护相对的却是:民民相斥。

首先,这是霸权统治的基本要求,是其少数人奴役多数人的反动本质还能动的需要,如果民民也是相连,那么仅仅靠多得多的人数就足以动摇、推翻等级霸权的反动统治。为此,任何霸权统治都是把广大平民按纵向、横向、血缘、民族、信仰、工作等划分成三六九等。

其次,政治上平民无缘团结,也不敢交流,否则会被追究政治犯罪,在古代会株连九族,到现代因各国人员交流,思想易于传播,有的国家刑法还把境外人员在境外针对本国的不同政见也要追究刑事责任!

再次,经济上平民的生存都难保障,只能靠自己的节衣缩食来维持,难以相互帮助;加之治安必然恶化,歹徒层出不穷,防不胜防,平民只能自我封闭,拒人于千里之外,不仅非亲非故者几乎一律不给入屋,就是在公共场所遇到他人有难,也基本上不施援手,唯恐被恩将仇报,倒打一耙,或者害怕是他人设置的抢劫、敲诈陷阱。

最后,精神文化上,在禁止自由言论下,人民唯恐言多有失,更怕他人出卖或故意陷害自己,作为其邀功求赏、卖身求荣的牺牲品。

本来,虽然人类的工作有分工,人与人各方面情况也始终会不同,但这些都不应影响到人类的交流、互动、博爱,相反,人与人的差异更应成为人类愿意团结、需要交往的原因,差异才更能吸引学习,取长补短;人类的最高境界其实不只是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毕竟自然只是物,即使是植物动物生物都远不能与人相媲美:人,才是最聪明,最美丽,最富爱心,最有理性,最多技能。人,只有与他人交往,才能升华,才有最大乐趣。一个人纵然拥有大片土地、风景、财富,若是孤独一人,即使还有无数动物相伴,也会倍感寂寞,智商退化,性情孤僻,乃至无聊而逝;两个朋友特别是两个情人即使身无分文,身陷困境,也会坦然面对,情意依旧,乐观生智,并能化险为夷。人要想在交往中获得最高智慧、最大乐趣,就应该最广泛的接触人群,人人为师,仁者为友,就如老师越多,自己就学得越多,但前提必须是双方平等交流;只有平等,才会有双方自由的互动、尽情的展示、发挥,自己才能学到、看到、听到对方最高才艺表演、真情表白。否则,限制人群交往,使人就少了多数的学习、提高、幸福的机会;或者交往时一方居高临下,颐指气使,惺惺作态,大耍淫威,另一方则唯唯诺诺,阿谀奉承,强颜欢笑,逆来顺受,显然也达不到任何理性的效果,甚至只是相反,使双方都无理性、非人化,不敢、不愿此类交往。霸权者害怕平民报复或戳穿谎言,平民害怕霸权阶级借机敲诈勒索或强行洗脑。平民对待霸权阶级就呈两极分化:多数天性善良、纯朴者见到官员如瘟疫、吸血鬼、寄生虫,唯恐避之不及,少数趋炎附势者则会、也只能是对权贵卑躬屈节、奉迎拍马,效犬马之劳,免不了要倒贴本钱或出卖肉体。官员愿亲近平民除了政治作秀外,一般就是出于两类需要:对男性就是要其充当自己的黑打手,对女性就是充当自己的情妇,如何有不分男女的场合,那就是打牌赌博时需要他(她)来凑角输钱——角色而绝非几元几角,只输而非真输。

不同等级者交往除了丑态就是坏事,其根源就在于政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