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伪存真】为什么说实行土地私有制的社会不可能有真正的平等、自由与民主制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253-258)土地私有制这一树根由于是直接针对大自然的主体——土地,相对于霸权体制,更直接违背了自然平衡规律,必然自相矛盾:

一、与平等地位的矛盾

不平等是导致社会一切灾难的总根源。土地私有制社会声称霸权体制才是等级制,严重不平等,而私有制社会则人人地位平等,都可以平等的拥有土地,拥有社会一切权利等。但是,所谓地位,就是人在土地上的位置,地位平等就需要人人拥有同样的地面位置。如果实行土地私有制,除非人人占有土地的面积、地质、周边环境甚至地上的大气等都完全一样,否则,就不可能完全平等。显然,在地球上是不可能人人地位平等的;即使是暂时相对平均分配了土地,但不仅土地本身深藏内涵不可能预知而平均,不同家庭的后代人数有多寡,也会失去平等或稳定;何况,实行土地私有制根本就不是为了人人或户户静止的平均占有土地(当然,维持人人或户户固定的占有土地也不利于生产的发展),而是放纵私人竞争土地,导致土地多寡悬殊甚至许多人完全失去土地或者无法获得土地。故,唯一的方法就是禁止任何人固定占有任何土地,使人人平等的拥有全部土地,那地位都平等,也是最大的平等,后代永远也有平等基础。

二、与自由的矛盾

土地私有制社会声称霸权等级制最不自由,自由是分等级的,除了独裁者,就无人享有完全的或充分的自由;而私有制社会因为不存在国王独裁者与固定等级制了,人类才享有最大的自由。但是,自由不只是可以从事一切无害于他人的行为,这只是内容的标准,还有两个标准:主观上是由自己决定,客观上是自己享有在最大范围的决定权。从客观上看,当大多数土地至少是大多数好地方都被私人占有时,人民的自由空间就大大减少了,即使地主阶级本身也深受其害;从主观上讲,由自己决定的前提是自己生存生活无忧,当土地私有制使人类作为动物赖以生活的基本乃至全部来源都被他人占据时,无地阶级就无法独立决定,或者只能决定向哪个地主出卖自己的劳力与自由。

三、与反封建的矛盾 

半民主运动也声称是反霸权统治的封建落后,要求建立开放、先进的社会,但事实上重蹈封建落后的覆辙,只是有少量的先进科技与合理积极性,仍逃不出封建的羁绊,反而被霸权国家所利用。

1、土地私有使全部地主都有权、也只能自我封闭建设,如此封建的广度比霸权国家主要是政府的封建有过之无不及。

2、私营经济只能是以小搏大,难免不择手段,激烈竞争的过程就必然是封建,只是产品对外。

3、即使是外销产品之内涵特别是其中先进科技等都要求政府立专利法保护,确保封闭于自己一家生产建设。即,在国内是封建。

4、科技专利产品等反倒被不受本国法律管制的外国主要是霸权专制国家肆无忌惮的侵权,反而又帮助了霸权封建国家。如此,就使土地私有制社会不可能发展顺利、高尚、高速,反而容易被霸权封建国家一旦开放就会后来居上。

四、与反特权的矛盾

土地私营社会的先锋们斥责霸权统治就是特权横行,反对霸权统治的主要口号就是反特权,要求权利与义务对等一致,并作为法制的基本原则。然而,霸权体制国王虽然最霸道、虚荣、视人民为工具,但是国王始终还是负有管理、分配的责任。而地主阶级都想当国王,却只享有国王的权利,而丝毫不负照顾无地平民的政府义务,连霸权国王的起码义务也不负,也显失公平。因为地主一旦占据土地,就排斥他人众人的平等,从权利与义务对等一致来看,就得负有照顾无地或少地者的责任。因为土地是一国之本,是政府赖以成立的基础,地主占据土地,也就如同升级为政府,就得尽相应的政府之责,甚至人民有权对地主选举罢免。否则,就是最大的特权——只享有权利,不尽义务与责任。虽然地主没有无偿获得人民的税收,但直接独占着本该全民共有的土地及其自然成果,又限制了人民的生存基础,就不亚于政府对人们的征税。

可见,这种树根就彰显了其人类史上最邪恶的毒性。如果说,等级霸权统治是赤裸裸的罪恶,那么土地私有制就是狡诈、无赖构成的邪恶。

1、霸权体制的统治者多少还需要承担作为一国政府的责任,保护好广大平民最起码的生存与生产,不然,霸权阶级也就失去了奉献的来源,还会遭到人民的反抗乃至起义。因为,权利与义务关系明确,人民即使不敢公开,但至少在内心始终觉得是我们养育了统治阶级政府,政府理当回报、照顾人民。而地主阶级则是自己占有着最好的土地,挤压了人民生存空间,却对广大无地或者只有立足之地、而无发展与享受之地、或者只有差地而无可以基本生活的好地的平民可以不负担一点义务责任,只是推给政府;即使外界人满为患、饥荒一片、甚至火灾地震,地主大院仍然可以拒绝接纳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平民,因为地主阶级会说:不好意思,我们也只是平民,没有政府的义务。而本来地主也是事实上的政府。政府无非是基于对较大领土的管辖。即,占有土地者也就是、至少能够成为政府,就应该承担或分担政府的责任——世界上最少的多个国家的领土根本不及许多大地主的领地!小国固定管理的国民也远远不如大资本家多,更遑论资本家还是不断的轮换管理新“移民”。

从人类关系看,本来人人生而就是整个大自然地球上的生物动物,就该自由的平等的使用整个地球土地,地主占据一地,就是侵犯了人民的基本生存与发展权,就使人类失去了最根本的人权!无论地主阶级怎样支付地税代价,都是无法弥补的,因为,人类本来可以不需要那些非自然的代价,只需要、最需要自由与平等的空间基础,地主阶级不也是一直高唱:自由无价吗?以支付地税来无限占有土地,不就是以金钱来购买广大人民的自由吗?人民岂能愿意?!而且,地主阶级支付的代价都是、都只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基于那块土地:要么是土地本身的自然资源:种植物或地矿或水流风力等,要么就是无地者租其土地而先付出的高额地租。即,就是拿本应属于广大人民的钱来换取人民的综合性利益,这无异于公开打劫人民,并比打劫还狠毒:打劫只是打劫人民的钱财,人民还有自由与重新获得钱财的机会,但是人民被剥夺了土地,就被剥夺了综合性的一切,因为一切幸福、发展、尊严都离不开土地;最重要的是,本来只要人民拥有了全部土地,就根本无需什么金钱。

金钱本身就是非自然的人为产物,它本质就是地主阶级占有土地后因为无法使广大无地者稍微平衡,而发明出来的帮助邪恶的对价物。尽管它暂时还起着广泛作用,但是这些作用也是源自土地私有及其逼出的私营经济充斥世界下的无奈,而且,这些作用都可以由人类的改为道德分数来取代(详见后论)。

再从人道角度讲,人道就是人类的道路,道路只能是在土地上,地主阶级占有着土地,就是限制、扭曲甚至堵死了人道,就是最不人道的社会。

2、特别是当世界同时存在诸多霸权国家分立、环伺时,霸权统治要独霸世界的野心使它们互相敌对,展开生死竞争,就得富国强兵,一方面固然会加重人民的负担,另一方面更得先安稳国内民心,顾及民情,使人民有较多的认同感、爱国心,否则,国内动荡不安,就会虚弱,即使兵力硬件强大,也难免不堪一击。故,还会在次要方面给予人民更多的利益。但地主阶级则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不顾及广大平民,所谓:

(1)、依法那只是政府的责任。瞧瞧,他们还满口依法办事;我们地主在政治上也只是平民,就不负有政府的义务,瞧瞧,他们还很谦虚。

(2)、我们虽然占据着较多较好的土地,但一直支付着更多地税代价,已是公平,故,我们无需再负担其它义务。瞧瞧,他们还自恃公平——土地不是其它物质,只要被私人占有,世界人民就不再有公平!也不再有平等的地位!

(3)、如果实在拗不过真理,他们就狡兔三窟,拆资走人,到他国去故伎重演,留下烂摊子固守私有土地,使政府依法不敢收拾,事实上很难收拾,连该收的税也没了。以致政府与平民还互相埋怨,无奈之际,只好把地主阶级请回来继续吸血寄生——人类社会竟然堕落到只能靠寄生虫吸自己的血来维持生计的地步,这是何等荒谬!无异于要靠吸毒自杀才能苟延残喘,靠死的行为才能活着?如此自相矛盾,注定了土地私有制社会的邪恶横行与人类的短命!

从这里也可见,霸权体制与土地私有制虽然是死对头,但都是生不如死的体制。要想霸权统治能够对广大平民仁慈一些,还得指望世界分裂,且都是霸权体制的国家,如中国古代改革最多、思想最活跃的时代就是战国七雄的分裂战争期间。即,只能指望世界违背自然平衡规律,而且都坏!如果是霸权国家与半民主国家同存时都难产生这一可怜的效果,详见后论。

3、霸权统治虽然也是霸占全国土地,不得私有分割、妨碍整个大自然生物链,不得私人滥用土地,破坏国家整体形象等,客观上歪打正着的在一国范围内碰巧基本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尽管其主观的基本追求是为了整体上统治人民,使人民没有独立空间而不得不依附、归属霸权阶级。土地私有则是根本的赤裸裸的违反自然平衡规律,无论是其静止或运作都会严重反自然人类。它静止时撕裂了统一的自然,使人类及动物都不再有空间自由,使植物中断了自然的生长与链接;它运作赢利时,就逼迫出私营经济,更加速膨胀出无数反自然、误导人类的人工物质,还由私营的舆论媒体宣传粉饰为人类文明。如此分析,也许地主阶级觉得过重,因为地主阶级只是占有部分土地而非全部,只是占有土地而非人民,应该没有霸权统治邪恶。但是,正是这二点“谦虚”连带出更大的罪恶:

4、霸权统治尽管根本反人类,但是基于统治阶级与广大人民的切实依赖关系,统治阶级还始终得在自己最好、更好的同时照顾好人民,就如主人还得照顾好牲畜,即使要吃牲畜的肉,也只是拿逐个或少量开刀,不会致使多数人无法安身立命,还会尽量让它先养好。而地主阶级则不然,一方面地主阶级占有大片土地还不是其全部目的,他们还必须还占有大量平民的人身,不然,地主孤身在大片土地及深宅大院里就如出家当和尚了,即使地主走火入魔、神经错乱的愿意,其妻儿子女也绝对不干:好像坐牢一样,与世隔绝——还真的说对了,他们就真该坐牢,占有土地就是第二大犯罪。地主阶级就要千方百计吸引平民来伺候自己一家。正因为地主阶级又谦虚的自诩为平民,确实也不如霸权阶级可以直接强制平民当奴仆、妻妾,就得使平民自愿。由于地主阶级也深知没有人愿意甘当奴仆、伺候别人,更没有真正的美女愿意委身于自己根本不爱的男人,何况还是有妇之夫甚至拥有三妻四妾的花心者,他们就得挖空心思使平民不得不来,唯一的方法就是充分利用自己及其同伙的绝对优势:虽然只是占有小部分土地,但是属于最佳土地,只要是好地段的土地,他们才会争先恐后的去购买或者要挟政府出卖,共同的不断的抬高地价,导致私营经济的物价一路攀高,使在土地上剩下的平民难以生活或者无法有尊严的生活,并反对政府兴办公有制经济接纳、接济平民,甚至反对或者不配合政府兴办公共免费娱乐等事业,以免平民仍然愿意苦中寻乐;如果仍达不到目的,就要求政府允许私人持枪,让平民在公共场所乃至无安全防范措施与纵深的小家里难有安全保障。各方压力轮番逼迫,当平民被逼得最后可能连生命都难保时,走投无路或者两相权衡下,就只好选择卖身投靠地主的邪恶之窝。地主阶级就可以合意的鱼肉平民人身,并不断的无限的更换被玩弄的平民。

广大平民都在哭泣,直至麻木、发泄式的堕落,只剩下地主阶级在阴冷的狞笑:广大人民真是好愚弄,真以为我们推翻国王霸权统治是为了实现什么民主——让平民来做主——做梦吧,国王霸权阶级也真傻帽:哪里需要霸占人民全部权利呢?搞得自己树大招风,成为众矢之的:若是不照顾好平民,平民太贫穷会造反;若是照顾好平民,平民也会甚至更会造反,因为没有哪种好能好过他们有自由与平等;而且,平民一旦身强体壮、力量大了就更有能力来造反。瞧瞧,我等如此设计陷阱多好:说平民不自由吧,我们并没有强迫你;说我们不平等吧?我等地主也是平民身份,而且,平民也可以购买土地;说我们地主资产阶级在专政吗?我们又无政治权位职务,也没有任何法律特权,甚至我们连官确实不愿意当,费力不讨好,还要担责任。我们不是官,却几乎可以凭财富管制任何人包括政府,更可以想不管就不管,没有任何社会与政府的责任。

人,至少多数人并不想去管理他人,不想去当官,只是想自由自在的平等的生活,享有作为动物的自由平等权;如果还有要求,就是享有如同动物的食与住免费、生活无忧的权利;如果还能够享有作为人的高级权利,那就只需人与人充分交流、互动、互爱,就能获得最大快乐、亲情,互学互助,共同提高。这些权利几乎并不需要政府刻意做什么,只要不设置等级或者妨碍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形成。但是这些起码的动物本能的权利自由,在土地私有制社会即使是所谓最发达的美国都根本不可能!一个如此从土地根本上综合霸道霸权的邪恶制度竟然还被世界效仿,美国还可以声称其本国最有人权吗?还可以指责共产党专政哪怕其它霸权体制的土地公有制国家是最大的反人权吗?

他们反抗国王霸权统治,主要是要求废除国王一家占有全国土地的所谓国有制,但决非要求实行土地全民公有制或共有制,也就反对实行生产资料包括土地公有制的共产主义。他们也深知在一国之内土地是最主要的财富,也是财富的源泉,因为土地不可再生,始终是有限的,就是必然升值的,他们就大量抢购土地,从最好的土地开始,继而无限扩张,恨不能拥有全世界的土地,扩张得使社会上存在众多没有立足之地的平民,平民们就不得不依附自己,寄宿于自己的领地,成为自己奴仆。当然,地主即使再富可敌国,也不会购买整个国家,一则不可能,必然遭到国民的竞争与抗衡;二则没必要,那样就如同自己是一国之王,变成了霸权国家,就把自己处于直接与全民对抗的前线,处于风口浪尖上,起码还需负有照顾人民的责任,始终不如现在有政府来出面抵挡民众的不满、反抗,自己只需出点小钱就可促使政府卖力,自己则安然无恙。故,始终得另外成立一个政府,让政府有一定的土地空间作为统治人民的缓冲区,只是在这一缓冲区内,尽量不能让人民能够独立的免费生存,也不能让政府借助该区域就可以无需依靠地主阶级的支助。如此,政府就得听从地主阶级的安排并尽力保护自己,人民就得依附自己,自己就可以着手建立小王国了。于是,就迫不及待的生长出——

Comments 115

  1. auto insurance in texas compare

    mathéo dit :Il faut dire qu’au Québec il existe un crédit d’impôt pour les entreprises au niveau culturel. Il est possible d’acheter des billets de spectacle et d’obtenir une déduction à 100% si c’est pour plus de 3 représentations. La culture n’est peut-être pas consommée par les ménages, mais offerte par les entreprises…

  2. insurance scottsdale az

    I recently came across your blog and have been reading along. I thought I would leave my first comment. I don’t know what to say except that I have enjoyed reading. Nice blog. I will keep visiting this blog very often.

  3. http://betterlunchproject.com/best-car-insurance-rates-ma.html

    I was drawing parallels between Corzine and Christie. It’s amusing to me when a politician, of any flavor, does something stupid and has to spend the following several weeks explaining their actions or “hummana hummana-ing” Ralph Kramden style as the public is asked to accept the dubious propriety of such things as “loans,” etc.

  4. patriot general car insurance

    A mí la última chaqueta me encanta pero tb me parece, como a Andrés, que las solapas son demasiado estrechas aunque sin ver la forma y el grosor del rostro de su propietario es difícil juzgar sobre si son acertadas esas solapas o no.EA

  5. http://mercibouquetfloral.com/how-to-renew-allianz-car-insurance.html

    Hej Julie, det ser bare godt ud det hele, og ikke en eneste smule ukrudt!! Mine kartofler er ikke sÃ¥ langt oppe som dine, men det hele er Ã¥ smÃ¥t begyndt at myldre op her hos mig ogsÃ¥ ;o) – Jeg sÃ¥r altid mine pyntegæskar direkte ud i jorden netop for at undgÃ¥ at de bliver sÃ¥ ranglede… Mine squash og alm. græskar sÃ¥r jeg bakker i drivhuset for at de skal fÃ¥ rigeligt med lys, og derfor bliver de heller ikke ranglede ;o) – bare et lille tip herfra mig af :o)

  6. ipone insurance

    Thanks for your helpful article. One other problem is that mesothelioma cancer is generally the result of the breathing of dust from asbestos fiber, which is a positivelly dangerous material. It really is commonly noticed among staff in the building industry who have long exposure to asbestos. It is caused by moving into asbestos insulated buildings for an extended time of time, Family genes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and some individuals are more vulnerable to the risk when compared with other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