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以食为天】三大体制社会在食品药品方面的对决

民以食为天,是因为民不能以天(然)为食,才显得紧张;而人民只要不能主要以天然为食,就难免有生老病死,就离不开药品,二者虽都是产业范畴,但具有特殊性。人类可以没有工业,但必须有食品,也必然有食品,因为这是自然界提供给生物的资源,是大自然生物链中的环节。如果人类连食品供应都难自保,或者供应的食品药品多是毒品,就连动物都不如,因为,动物基于平等自由独立的原则自发的遵循自然平衡定律而能基本上饮食无忧,而且,动物基于本能,都拒吃有毒有害食物,甚至宁死不屈(进食),显然,如此人类社会就是对自然平衡定律的根本破坏。

第一枝花 毒花:霸权专制必然使食品药品危害人民

等级霸权统治与广大平民是根本甚至生死对立,双方原则上就没有一致的方面,即使颁布了统一的法律,但统治阶级执法时自然是明暗两套标准,即使是面临外国侵犯时国内也很难一致。因而,统治阶级无不把各个方面实行两套标准,甚至依等级而实行多套标准,具体到人类最需要的食品、药品,就必然从独裁者的100%最好,逐级下降,降至底层平民就是趋向于0,甚至负数——有毒有害,就如独裁者要求的也是超级,200%甚至以上的好,直至好得物极必反,就如本篇第三主干所述的饮食大赛的乐极生悲。对此,古代霸权统治与当代霸权统治又有较大区别,如果说,古代霸权社会因产业都停留在自然经济水平,食品与药品主要是供不应求,人民食不饱肚,无钱医治,或无法医治——药品又不能当食,从而主要是放任平民自生自灭,那么,当代霸权国家在民主社会全面又高速的发展影响下,一方面人工食品基本无忧,另一方面,因民主制引发的内忧外患,使霸权等级统治与平民的反抗日益冲突,就连带使食品、药品的品质走向反面。

一、等级霸权体制使食品药品质量等级化

霸权统治阶级要确保一强于百的野心,需要食品药品具有双重功能:强壮特权者,弱化民众

统治者虽然霸占了一切权力,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但他们也深知确实“不可一世”,整天也在居安思危。要消除民众这同样有血有肉、又始终占绝对多数的人的危险,最靠得住的方法还是:强化自身,弱化民众,使自己之一能大于平民之百,以一当百。因而,从古到今采取全面邪恶手段。

1、霸权者自己不惜代价组织制造或进口各种强身健体、提高智商、美貌、性能等的食品药方,企图成为超人。历代不断不惜血本生产所谓长生不老药,到现代发展成以生物、基因改变来成超人,这是其危险的又一举动。

2、依有强有弱的准则而一箭双雕:使平民主要是那些刁民吃下有毒有害的食品药品,慢慢弱化身体与智商,无知无能去反抗。特别是现代因国际公法禁止酷刑等,霸权者已不方便搞第一种方式了,但同时民主社会的各种高科技特别是生物、化学技术使霸权者较易发明生产出各种有毒有害,但很难检测的食品药品来。

如果说在古代由于全世界基本都是霸权专制国家,都采取愚民政策,只是花样不一,但异曲同工,还可相互和唱,人民即使逃到外国也是天下乌鸦一般黑,都是等级霸权,都是要平民逆来顺受,任人宰割。故,统治阶级还无需过多弱化人民的身体健康,反正人民都不懂得应该反抗或如何反抗;加上古代生产率低下,还必须靠人民的劳力强壮才能获得较多的物质剥削,统治阶级主要就是千方百计、不惜代价来如何发明创造出使自己长生不老、以一当百的身体就足以。但到了现代随着间接民主社会发达的科技及其产业出现,则大大改变了统治法则:

3、由于霸权专制不得不承认只有间接民主社会才有科学,而现代科学显示,至少暂时使人能成为超人——永远年青、以一当百的科技物质还不会产生,甚至基于有生有死、人人基本平等的自然规律,似乎也不可能出现。统治阶级被迫放弃或不敢再公开张扬来生产此类药物,以免遗笑大方。但是,现代科技足以使人成为痴呆或弱智、残废或体弱的药物、食品、技术等则是不难的,那么,既然不能强化自己,就会去毒害、弱化天生为敌的刁民。

虽然弱化人民会影响国家社会的生产,但是,霸权阶级同样深知,在其霸权独裁的锁制下人民不可能有多少先进的科技发明创造,因而对始终只能低下的智商再弱化,也无伤大雅,却可以使自己的反动统治长治久安,高枕无忧。何况,在间接民主社会的优势、理性鲜明对照、感染下,人民易有民主意识的觉醒,故,得尽量使人民愚钝,只因传统的愚民政策实在难以奏效了,统治阶级就不得不化精神为物质,直接以食品药品来使人弱智,还颇感委屈:要怪,就怪民主社会的科技还不够发达,尚未能发明出只使人的政治智商低下的药物食品。

特别是因当代国际社会四分五裂,各自为政,无统一的法律、保障机制,却有不准干涉内政、不得武力解决国际争端等国际法规及权威极有限的联合国组织,就使霸权国家可以在国内合法“合理”下大肆侵犯外国知识产权,盗窃其专利、专有技术、名牌产品商标等,首先使国内一举暴富,继而还可以肆无忌惮的扩大再生产假冒伪劣商品,冲出国门、倾销世界,占据科技发明创造地国家的市场,使自己“发展”最快——如同盗窃最快、赃物最多的犯罪集体,却可以真正的有金无险、逍遥法外。如此看来,霸权国家的经济增长根本无需什么劳民伤财的科技教育、屡试不爽的发明创造,相反,如果人民都有真正的科学理性知识了,还会知书达礼,不愿与强盗为伍,反而不仅使自己难发展犯罪经济,也不利于政府这犯罪首犯的发挥及其全民举国侵权。故,使用药物毒品弱化人民是统治阶级百利无害的选择,特别是毒害、愚化那些自视清高、政治异己者更是当务之急。

二、生产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才能牟取暴利

由于专制霸权决定其没有高科技、严管理,生产过程就必然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由于正常的食品药品成分严格、要求高、成本大,就只有参杂使假才能降低成本,增大数量,牟取暴利。如果说,社会流行的用面粉制成各种药丸,尽管暴利高达几十上百倍,但正如官员们声称,该药虽没治好病,但也无害嘛—–,那么,如天然以高蛋白为主的奶粉,却因蛋白质成本较高,便大量加入几乎不花多少钱的有毒害的化工用品冒充蛋白粉,则是十足的害人。且因平时在几乎所有的物品上都搞假冒伪劣,基本没受过追究,本国人民无可奈何,最多只有外国消费者抗议,大不了退货就是,而且,退货立即又可出口转内销,更可误导民众这是“进口货”,使不相信本国货的平民还趋之若鹜。故,生产商也就偷偷搞假。

本来他们先还心虚胆怯,因为这比日常用具的假冒危害大得多,这些可是人吃的食品、救死扶伤的药品!害怕政府随时查究重罚。他们也没料到,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完全是庸人自扰,统治阶级要的就是有毒有害食品药品。当然,如此天机不可表露,表面上霸权者还得装模作样的检查、话里有话的警告,其目的无非是一旦败露,就把责任全推到生产者身上,斥责为无良商人,抓几个替罪羊以平民愤。但尽量不使这些制假工厂倒闭,既因国家实在太穷,跨了就难重建,关键是这班无良商人本是与政府保持了实质一致的功臣,并已逐渐深刻体会霸权者的意图,能积累经验,使以后的参毒参害的食品、药品更隐密。故,那恶行国内外的某毒奶粉在案发的年底还有项目被授予该国科技进步奖,这就是他们的科技?!更有甚者,又在2008年把因某毒奶粉事件而被监察部记大过处分的国家质量监督总局生产监督管理官员升级提拔任一省进出口商品检验检疫局局长,如同视其为有功,才摇身一变成管理国内外商品进出口的检验检疫,难道是要他再接再厉,把毒商品源源不断输出国内外?同时因毒奶粉事件受记过处分的农业厅厅长也实升为重要资源工业城市市长,难道是让他把单个企业的毒品生产扩大为全市的众多生产、星火工程?本来,依规定:受处分的二年内不得提拔,何况,是如此惊世骇俗、造成国际影响的大事故。

越是年年宣称经济发展增长多块,越是月月不断爆出到处有毒有害食品、药品,从刚开始搞市场经济就有注水的猪肉牛肉,政府的处理只是责成商人退还有水分的钱,发展到食用垃圾油、工业有毒盐、毒大米等接二连三,风行全国。见没毒死人,就干脆用工业酒精制假酒,但他们心照不宣,不敢做成高档的酒,宁可自己少赚大笔黑心钱,以免官员不小心误喝了,惹出大事,就专做低档假白酒,导致许多底层平民喝了中毒,双目失明甚至身亡等等。因暴利所趋及吃准了当权者并不会真正禁止的心理,他们变本加厉、愈演愈烈,疯狂参差使假,发展到不参假才不正常,才不得出厂(因成本高,又会作正面对照)的地步,就如当官就得贪污受贿,不愿腐败者就不得为官一样的理所当然。

同时,在食品药品中搞假也较容易:

1、民以食为天。食品是人们最基本的需要,一天都不可缺少;食品越差,人的体质就越差,就越易生病,就越需要吃药;而吃得假药劣药毒药,也使人体质更差,更依赖各种煞有介事的所谓健康的人工食品,使体质更难恢复,二者互为因果,形成恶性循环。如此,就需要大量的食品药品,使参杂使假有广阔的对象。

2、由于食品药品花样层出不穷,标准很难统一,国际不便监管,霸权国家便于各行其是、各搞一套,还美其名为民族特色、本地产业或原汁原貌,不管好坏、优劣都纷纷粉墨登场,反正本国的舆论宣传都以同一个声音说话、称赞,反正本国的消费者都无法查清、无力抗衡、也无暇深究。因而,政府就放任各公私企业任意生产,既挤满本国市场,美其名曰:物质丰富,市场活跃;更出口民主国家,动辄提升到战略高度,那就是把市场当战场,把商品当子弹爆弹,在牟取外汇暴利时还能伤害对方身体。

既然缺乏统一标准,各企业就必然以次充好、以假充真或胡说八道,诱人上钩,以大发横财。某国相邻的三市长期以来就“专门”生产假冒伪劣食品药品。他们的实体标准就是:只要食品内含的好成份多于有毒成份,就是好的;只要药品中的成份没有毒,即使毫无药用性也不是坏的!他们的程序标准就是:只要食品药品监察员说是好的,就可以大肆销售、出口;只要官员及其直系亲属没有吃到生产的假劣有害食品药品,就可以放肆销售!于是,在等级霸权这只需对上负责、不需对下对人民负责的体制下,商与官员串通一气,良民也成奸商,行贿受贿,或合伙分赃,或坐收干股等,放任有毒有害的食品药品大行于市,并以所谓价廉物美(外包装)而营销世界。

3、依专制社会的等级制要求与习惯,奉送霸权贵族的食品、药品当然得精益求精,也正因为送给权贵的不仅耗资巨大,且基本上是无偿奉献,以致商家此类成本高企,而且,这类成本根本无法把握度量,因为除了商家会主动送货上门,官员们另外会主动索取,而且,社会上的假冒伪劣有毒有害食品药品越是泛滥成灾,让人们不敢购买,就越多亲朋好友求助官员找厂商“开后门”,要正品。真是彻底颠倒!正品不公开,那公开的就无正品了。如此恶性循环,成本难测下,商家更无力于正常生产,无心本着良知出货了。为了确保特权阶级的特殊优良又充足得多余的供应,主管官员们就体谅生产商的忠诚与困难,放任有毒有害商品向平民中自流了。

产品通常分三大等级:奉送权贵的为一等,不仅绝对不能掺杂使假,还尽量绞尽脑汁,增加营养,花样翻新;出口货为二等,原则上也不宜掺杂使假,但有分两大类,如果是出口到半民主社会,因其政府比较负责,把关较严,就不得掺杂使假,只是可以质量低劣,以确保低成本,高利润;如果是出口到同样的霸权统治社会,那就好说了,就可以大显身手,什么假冒伪劣,有毒有害几乎都可以上,只要使成本最低,最好无需成本,直接从垃圾中就地取材。不过还是的内外有别,得避免查验时再玩忽职守,也容易露出“尊容”,虽然外国霸权官员照样好打发,问题是这类商品要出口时先已被本国官员吃了一笔,就得尽量不要出双份。以致商人们从事出口贸易时往往最关心打听的就是该国官员的受贿“行情”;别误会,如此低劣的商品并非给本国人民食用的,本国人民食用的还是更差或称最差的第三等,之所以如此毫无同胞之宜,手足之情,就在于:出口商品都得先经过外国全部检查,而内销则采取追惩制,那只要我先大赚了一笔,就足以使官员不追惩;如果损害了外国霸权社会平民消费者的身体健康,本来也是帮助其统治阶级,但有时其政府贪心不足,还是要代为追诉,以便政府双赢。故,还是在本国如此这般最方便,只要自己交了国家的税、地方的费、官员的贿,那就只要算不上放毒罪,只要没有一下就毒死了人,就没事,甚至还有功。而监督管理部门自然吃了人家的嘴软、拿了人家的手软,而且,感觉送给自己吃的挺不错,加之事先通知要检查,然后浩浩荡荡去抽查的样品也没问题,当然得一路绿灯,何况,作为具体负责的官员也会站在政治高度上审视:只要能换来国力(政府)的强盛,就是再多平民受损被害,也是值得的,说假点,是平民必要的牺牲,说真点,也是正反两方面强化国家统治。

三、平民几乎被毒害物品包围,防不胜防,避无可避

面对民主社会巨大成就的强烈比照,及其民主真理的传播,专制霸权国家却始终在产业、军事方面无法与民主国家抗衡,人心动荡,危机四伏,统治阶级无不惶恐,又实在无能超越,难以稳定,不择手段的极端霸权暴政就会再次一箭双雕,需要生产有毒有害食品药品:因有毒有害的化学物质最低廉,其大量加入就大大降低成本,更众多商家可牟取暴利,才可以为政府奉献最多的税收。同时,有毒有害的食品与药品也可以慢性损害平民健康,最好使其扭曲人格,只会顺从,或智力低下,不知反抗,哪怕是身体虚弱,无力反抗,甚至可悄然毒害民主社会人民,使其也成为“西方病夫”,使食品变成不是生物武器的武器,如同当年英国政府支持东印度公司向中国等大肆销售鸦片,反正西方社会至今大都允许合法吸毒,而我国食品等还不是公开的或完全的毒品,自然还心安理得;至于说导致本国人民大都受害,会影响起劳动能力、科技创新等,但当极法西斯之类的端霸权统治的基本地位都面临威胁、岌岌可危时,他们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连生物武器、核武器都敢使用,又惶论只是慢性中毒的食品,以致在越是社会动荡不安、人民反抗此起彼伏的霸权社会里越是无处不是有毒有害的物品与环境,而生存环境充斥毒害,更导致人民的反抗——又是一大自相矛盾与恶性循环。

当代许多国家人们因市场经济假货公行、骗局迭出,始终神经紧张,仍难以幸免。骗与假已占据社会主流,以假为荣,占领了专制霸权“真理”的舞台,人们早已麻木,习以为常,把假当真,如购买不合标准的劣质产品或非法仿制的假货,都约定俗成为“副厂的”“国产的”,在市场上购食品都入乡随俗的接受缺斤少两的“一斤等于八两”的交易规矩,篡改了中国成语“半斤对八两”古称标准的定义,甚至在所有新鲜肉食品内注水以增加重量,也是生意人及市场管理人员普遍的理直气壮的新鲜标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想买到原汁原味的肉?!真是不紧跟新形势、不与时俱进的封建分子!注水非注毒,并不会害死人;注水后才可使肉内血水长流不断,显示新鲜!这是某些国家特色的民间食品标准与保鲜技术。

专制霸权的发展之所以必然产生这双重损害,是因为:假货假药骗局的出现与泛滥,首先并主要是因相关管理者已受贿、分赃;没有主管理部门的放任,假与骗不可能如此漫延。而假货泛滥成灾也难波及到权贵,特权阶级都受到特殊保护:他们有特供商店、有严格的审查供给制,有从下到上的贡品奉献,现代又有更多的以国库购买的来自民主国家的优质产品;如果权贵还不放心、不满意的话,可以直接去国外享受、医疗。这就是专制霸权发展到现代,比古代世界全为专制霸权社会时更具危害性:已是全面性的危害、自始至终的危害、且在后果上也可无所顾忌,因还有民主社会优良、丰富的物质可倚靠、救济、救急。这也决定了霸权社会两极分化更深,平民全面遭灾。

四、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正导致大自然难以逆转的灾难

现代专制借助民主社会的高科技却走向正义的反面,科技只使霸权相比古代专制者更反动,因而,任何指望在不改变其等级霸权体制或其本质的前提下,仅靠输入科技、增多投资等就可以使其改恶从善、逐步前进的想法都是徒劳的。而放任其不断的把人民必不可少的食品、药品制造成如同毒品,就比直接制毒的犯罪分子更险恶,危害更大。因为人民可以拒绝毒品,但对有毒有害的食品药品则是防不胜防,避无可避。即使世界还有少数民主社会的食品药品勉强可靠,导致许多国民众不得不远去境外抢购进口牛奶,但价格太高,实难承受,关键是始终只能是极少数平民才有此条件;若是人民特别是城市人民想如同霸权政府一样难得的自力更生,自己亲自种植蔬菜、水果,甚至养猪养鸡养奶牛等,政府不仅不支持,反而会有众多法律、借口来禁止或限制,迫使广大平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慢性自杀,就如同政府就是禁止平民自己或集体建造民居,迫使广大平民只能接受始终涨价至平民承受的极限的官商勾结的房价。

如果说政府对此的不作为,还总有着所谓有毒有害食品药品所占比例不高,而且总不能处处都以国际标准来衡量,必须坚持本国国情特色的话,甚至主管领导不惜“冒险”公开吃下国产的食品,以正视听,那么,即使是比例不高的长期滥施毒害,也会祸及无辜,使正常生物逐渐被根本逆转,整体病变,如柑桔、福蜜柚、荔枝、枣子等都可能因长期喷洒农药,使病虫害转移战场,提前深入水果内部,打埋伏,以致成熟的水果几乎个个外表光艳、完美无缺。当官员前呼后拥前来视察品尝,女士们微笑而食时才不经意发现果肉内有一条条活的害虫,当女士们大惊失色时,男士们可能更会条件反射似的上呕下吐,尽失男子汉本色——就因男士们往往是笑口大开,囫囵吞枣!胖官员一急之下会愤怒大摔水果,并见解独到、义正词严的痛斥这些表里不一、外光内腐的水果:腐败,腐败,真是腐败!比——更会腐败——差点又说漏了嘴。

如果这类新的阴险狡猾病害虫随水果或种子输到国内外,除了直接毒害人民,还可能在他乡落地生根,也结出有毒有害的水果,祸及各地的大自然,使生物灾害难以逆转。这是霸权社会的罪恶违反大自然规律得到的又一报应。

指望霸权政府又通过几个新法律,处罚几个倒霉者,就会都发善心,改邪归正,或者与外地当局共同签署所谓“食品安全防范机制”,就能防止、哪怕只是合理减少有毒有害食品,都是不可能的,因为生产毒害食品是其维持统治的战略需要,是广大官僚资本与民间商人在这战略高度下的基本赢利战术,如果说,霸权当局也会因此改进的话,那主要就是,规定新闻媒体一律不得再自行报道,并对网上自由舆论撒下天罗地网,以网网(捕)网,如以毒供(攻)毒。

第二枝花 残花:半民主社会私营食品药品必然失调,人民难健康长寿

霸权各国食品药品普遍性危害,使其国民谈虎色变,纷纷向半民主社会移居、求助,似乎就来到了人间伊甸园,可以放心的大快朵颐了,其实,别高兴得太早,半民主社会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至少决不可能让人民充分放心,从台湾的饮料塑化剂风波到欧盟反复爆发的禽流感,从美国的转基因农作物食品到新西兰的顶级牛奶制品含毒性等等,都决非偶然,而同样是其邪恶体制的必然:

一、土地私有制决定了食品无法靠自然提供

地主阶级只会把土地作为永世充当小国王的基地,作为牟取暴利的资本,决不会只是依循自然规律而生产自然作物,而且,主要是出租。租地者在高地价压力下只会挖地三尺,来搞超出土地本身自然价值的生产经济。以致私营经济逻辑上是反自然的经济,因其前提是物以稀为贵,就会千方百计先减少自然界免费的天然食品,而囤积居奇,制造人为的短缺,以便出售牟取暴利,就使自然界的天然食品日益减少。同时,为了显示自己食品的独创性,以专有技术之专利来占据市场,就大量制造人工食品,以夸张的广告或片面的诱惑等误导人民逐渐陷入背离自然的食品中,满足人们追求新奇美味的心理,导致人工食品越来越多,人们越来越难适应自然环境与条件,体质越来越差,就越需要药品;同理,自然界的天然药品也越来越少,人工化学药品就越来越多,不仅很难完善根治病症,彻底康复,也使治愈者的体质更难适应自然,以致会旧病复发或滋生新症。

二、有毒有害食品必然出现

严重缺乏自然食物了,就只能大肆生产人工食品,而任何人工食品缺乏自然的根基与过程,都不可能完全吻合自然平衡规律、符合自然需要。从广义上讲,一切不合自然的物质都会对人体有害,因为人类本来也是自然的产物。依前所述,私营经济本身就是反自然的经济:私营经济很快就分割了大自然最好的土地,个体经济要能赢得市场,就得独辟蹊径,就得创造非自然的物质;而个体的知识始终有限,难以发现、防止物质的有毒有害性;半民主制使经济与政治、精神领域相分离,经济人只是为了经济而搞经济,就会即使明知有毒有害,也会罔顾道义甚至法律而铤而走险。台湾多年来被誉为食品安全的标杆,却潜行着三十多年的朔化剂毒害,而且,这可能还只是半民主社会食品问题的冰山一角。尽管还没有暴露(依本书第三篇论述也是因新闻媒体舆论基本由私营主办),但是从逻辑上推论,半民主社会在经济发展上曾经比霸权国家遥遥领先,相差十几、几十倍,但为何在人体寿命、健康、智商上并无相应优势?相差一倍都没有。最可能的就是在与人体最直接的食品、药品上也存在严重的问题。

三、单靠政府监管,使人防不胜防

在半民主社会,人民无直接决策权,也无直接的监督权,舆论媒体基本上都是私营操作,没有责任要为公义、平民说话,却有权利不去揭发、批评私营经济的邪恶包括食品药品的危害或误导等,社会唯一有权力也有义务监督生产经营的政府却连新闻报刊、电视台都基本上没有,人民只能等待成为被害人时才可以控告或诉讼,显然,这一监督在空间上只能是九牛一毛,在时间上只能是过犹不及,在程度上只能是造成明显损害,并有证据证明。当人民这最大的最直接的最应该的力量几乎只能自废武功时,单靠政府单打独拼显然是防不胜防。连毛泽东都深信并宣称: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创造的动力。因为,政府始终只能是极少数,而私营经济是大多数。而且,政府又过多受制于反对派之争,查处私营时左右掣肘,加之官员大都受政党轮替所连累,几年一轮换,无稳定性,也不敢在位时过于得罪违法犯罪者,多少会为自己下台后留点余地。特别是历届政府都因实行私营经济为主及违反自然平衡定律而始终会为经济所累,就不敢过多干涉、限制私营经济包括食品药品生产的监管,以免影响其生产的积极性,并导致消费品价格上涨等一连串反应。即使出了事,也不敢彻底的全面的查处、禁止,以免经济彻底崩盘。台湾政府对闹得轰轰烈烈的塑化剂饮料毒害事件查处时,也就要求见好就收,点到而止,不敢除恶务尽——可能连带整个私营产品都有问题,就如霸权社会的贪官一样,更不敢追本溯源——邪恶的土地私有制。

四、背离自然的药品成为社会主流,使人体越来越难适应自然

虽然半民主社会在人人平等、政府尽责监管下,药品制造商不会、也难以故意制造有毒有害的药品,但在私营生产激烈竞争下,在许多大自然被私营占有,剩余的国有却也是垄断在官僚者手中,都不能直接由人民决定使用,自然药物就难以盛行。关键是天然药物原则上属于全民,任何人不享有专利权。人民就主要得发明、生产非自然的化学性药品,虽然以其独创性、单一针对性而独占鳌头,但是,任何一种不依赖自然的人工化学药品用来治疗自然的人体自然的病症,注定难以彻底,更无法避免副作用。治愈一种病症的同时,就使人体对该药物产生一定的依赖性,并对自然环境多一份排斥性,久而久之,任何自然界风吹草动、蚊虫叮咬等都会导致人类大病,就比从不食用人工药物的野生动物的体质相差甚远。

五、食品药品两极分化

因为贫富悬殊使人群分成两极,富豪阶级穷极无聊,加之在私营者的误导下会在食品药品上反自然的讲究,而使自己异化,离自然越来越远;广大平民则囿于经济紧张,只是选择价廉物差的食品药品,化学、转基因等产品数量大增,加之私营商故意误导而一直流行的油炸食品、汽水泛滥成灾,如此食品使人们的身体不断弱化、异化,如美国社会人越穷,就越胖,越来越多的人群肥胖已成为官方不得不认可的正规疾病,活生生的使本来天生健美的美国人民许多胖得臃肿,几乎如同残疾,实在可悲可惜。而面对许多本来不是病的“病症”,或者尚且无有效治愈方法的,医院就主要滥用止痛药,如同毒品只能使病人暂时减缓,却难免越陷越深,直到病人因国家无免费医疗而使自己经济上无法承受为止。一个对这最基本的人权、人道都如此恶作的国家有何正义、理由去制裁、斥责几十年如一日一直实行全民完全免费医疗的朝鲜?!

人民贫富两极分化,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始终无法缩小,生理外貌健康方面的问题或差距更不可能成为政府社会关注的问题,相关产业医疗难以发达完善,即使有此类行业及其药品、食品,也只能作为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能问津,而任何参与者越少的行业或物品注定越难保证科学理性,结果反而使富人也难变好,往往双重损失,又得不到广大平民的同情与声讨,整个社会就在一同堕落中。

六、食品药品的价格一直攀高,并日益脱离自然,成恶性循环

食品特别是依赖土地的自然食品始终会随着地价涨价而攀高,而价格攀高又导致人工增加,人工增加更导致自然食物数量稀缺而价格昂贵,形成恶性循环。人们只好以饲养的肉食为主,肉食的价格还低于蔬菜,导致身体发胖并容易虚弱,就靠药物来维持。药物因为土地私有及地价攀高就很难有自然药物,而只能以化学药物来代替,导致身体的副作用很大,身体就很难有自然的体质,又导生病与治病、又生病之间的恶性循环。

私有制可以使整个社会的人工食品生产保持充足,却难免导致经济危机,而危机爆发时,私营企业主为了维持自己的正常价格,宁愿使物品过期作为垃圾处理而浪费,导致许多因危机经济而更加困难的平民面临无钱购买的食品危机;而药品则因为私营经济生产的特点:无法形成全民或全体病人参与的创造发明机制,致使许多病症难以根治;专门以赢利为目的,难免使价格与效果不一致,甚至不能完全排除故意不医治好病患的现象;加上人民无决策权,就一直没有争取到全民的合理、合乎自然要求的食品保障生存权与免费医疗权,即使在有些国家有相应的权利,也是勉强为之:政府主办的医院或救济所不受人民的监督决定,就流于官僚主义,而同时大量存在的私有企业的竞争更使国有制单位玩忽职守,把病人推给私营企业,又形成全社会互动的恶性循环。

第三枝花 雪莲之花:全民主社会食品药品多自然优质,人人会健康长寿

全民主共产制完全遵循自然平衡定律,完善保护自然环境,使自然环境充分的自然的提供给人类基本的食品乃至药品(中草药为主),在此基础上,人类以全球为整体,依据大气层与大自然的规律加之人类的需要来协调开发食品生产,丰衣足食,丰富多彩。但药品则相对不多,因为人人精神愉快,身体健康。与实业生产都会货真价实、质量可靠相配套,作为人类直接的基本需要的食品与药品更加优良,使人类不断增强体质、增加能力、提高智慧、健美身貌、延年益寿。

一、全民主共产主义社会也就是自然社会,以自然食品为主

共产主义使全部土地,即整个大自然都属于每个人的私家,人人当然就首先在自家里找现存的食物——自然食物。而且,大自然基本上可以提供给一切生物包括全人类的食物,只要人类不浪费或奢侈,浪费会遭到他人、人人的监督与否定评分,奢侈如同与自己过不去,只是使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

自然界的天然食品才最健康、安全,也才最丰富。人类健康的标准并非当代那些复杂多变的人为指标,其实最简单,就是使人完全适应自然环境与条件。人类越要适应大自然,成为大自然的主人,也就越只需要自然食品。

二、免费食品及民主经济使人类无压力而能理性生产食品药品

正因为民主社会里自然界能够一直提供基本的食品,人类就无生存之忧,也无需在食品生产方面恶性竞争,人民无论是集体还是个人投入人工的或称更高级的食品生产时,就能保持无压力下的理性生产,只以科学为本。当然,全民主社会还是有竞争,还是有一定的压力,只是这种压力与竞争是在全民利益完全一致基础上开展的,竞争胜利者固然可以获得规定的或约定俗成的名誉与利益,但所有失利者并不会失去利益,还会获得更多的同情、关爱与帮助。因为,人与人的关系已不是亲人而胜过亲人(详见第六篇专论)。

三、人人有权过自然生活,自由、健康、长寿

土地大自然的全民共有制当然意味着人人有权在整个大自然中自由的平等的生活,具体的程序设计等详见最后一篇专论,主要依靠自然物质为生,基本上不会肥胖,因为人类对等野生动物原则上应该保护,除非是正当防卫或者为了保护生态平衡而适当减少某些过多动物的数量,才基于不应该浪费的原则而食用野生动物肉体,当然,普通的水产鱼类除外,因为人类只是陆生动物,鱼类一般不会被打扰,加之全民主共产社会自然环境比自然更美,就为一切水域提供了最丰富的养分,又确保清纯,就容易使鱼类养尊处优而无限制膨胀、发福,甚至大腹便便或老死、撑死后而影响水质,似乎人类不去食用它们,反而是浪费或失职,以致人人都可以当姜太公钓鱼,如同在美国五大湖区,只要把无鱼饵的鱼钩抛入水中,立即就有众多野生鱼来“愿者上钩”,倒是吓得那些只会纸上谈兵的叶公好龙者赶紧往回收线,生怕勾搭上了水怪,谁知,这一拉却是几条鱼上岸,几乎全是白花花的又美又鲜的鲈鱼。一个仅仅只是实行着半民主制的社会就能如此善待环境,从而得到意外的回报,若是实现了全民主共产制,那简直不可想象,完全可能出现本书最后一篇关于体育竞赛中的意外事故。

同时,直接食用活生生的自然食物就需要每个人相应的采摘等劳动,基本上不会坐享其成,因为活生生的植物类食品是不好请别人吃不了兜着走的,植物无脚,一走就是死物了。而对于死了的植物,连动物都会嫌弃,又何况是最高贵的人类。故,让人人充分与大自然融合,使食用与消化、生产与生活有机结合,人人都会健美,几乎不生病,因为无数野生动物时时处处都在主动充当人类的神农,先尝百草,只需要人类不自视甚高而谦虚一点,不恃强凌弱,压服动物,而是恭请动物先行一步,并礼让动物先吃饱就行,也就无需当代那么多专门强制动物来做人工药物食物技术试验,对药物的需要会大大减少。

四、中草药因合自然平衡规律而可以适当优先

即使是需要药品,依据自然平衡定律,物物相克又相剂的原理,人类在大自然中生活及食用而产生的病症,大自然中肯定有物质能够最有效的根治,故,中国传统的中草药应该是药品之本。而且,中草药来源于自然,也才能使人体始终能适应自然,真正恢复健康,强身健体。当然,中草药始终会有局限性,就如同人类不同只是靠自然食物一样,还需要相应的人工物质调剂。但是,任何人工的食品、药品都必须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否则,既造成短期的弊端,更导致长久的危害。

五、政府受人民的监督与罢免,必然严保安全

政府受人民的监督与罢免,必然克尽职守,严格防范,查处食品药品,确保质量优越,安全更视为当然。即,有严格管理的压力。

六、官员与平民完全同等,不可能享有食品药品等级优待

民主制的政府官员与平民完全同等待遇,不可能享有任何食品、药品的等级优待、特殊供应,就有严格管理的动力。任何体制、时代的官员都想长生不死,只不过全民主共产制里官员想长寿是为了能鞠躬尽瘁——不死更好(死而后已)。

七、人人平等监督,对世上食品药品的监管无遗漏

人人具有主人的意识与权力,会主动监督、及时举报任何企业或家庭的生产、销售,不良商人可能暂时躲过少数政府人员的查处,但难躲避人民群众的天罗地网。以致当好不容易发现某人背着许多疑似的药材回家后,一直关门闭户,鬼鬼祟祟,只是不断有药味溢出,一猜就应该是制造假药。当人民强制要求进入检查时,却久久敲门而不开门;当人民不得不破门而入时才发现:原来他是要当当代神农尝百草,已经不幸中毒了。

八、民主经济可能是独家经营,必须保证质量与信誉

在经济民主化下,能大规模生产食品、药品的主要是民主企业,民主企业生产的食品几乎覆盖全民,包括生产者自己及其家人,故,生产者的自律性很强,不会自己害自己。

民主社会日常生活中也亲密联系,经常互动,相互学习,盛行博爱、诚实、奉献,从高级来讲,时时感动,从低级来看,人人督促,就几乎没有商人会故意、或能够生产有毒有害物质,更惶论攸关人民生命健康的食品、救死扶伤的药品了。最多只有过失,且能尽快发现并有效制止,即使对来自霸权专制国家的移民或合作经营企业还会格外关注。当人民来到一家由霸权国家国营企业与其移民公私合营的生产奶制品的企业检查时,检查者搜到一罐号称高蛋白粉的原料,就要尝试;该厂负责人见状大惊失色,急忙上前抢过来,声音硬咽:要死(试),就我死(试)吧。检查者及众人颇为不解:当然是我们外人试,才公道啊。但负责人死死抱着原料罐不放:只有我该死(试)啊!说罢,他含泪大口吞下原料粉,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倒在地上。当众人赶紧来扶起他,他才砸砸舌,大为不解:怎么搞的?这粉确实有奶粉味?赶过来的那位合作者怯怯的说:不好意思,是我早已偷偷把三聚氰胺都换成了真正的牛奶粉。

九、人类食物都纳入大自然循环中,药品主要让人平等

人类无论是吃植物还是动物,都还可以根据大自然的需要来进行,而非如动物随心所欲的乱吃,导致大自然物种的失衡甚至灭绝。即,人类主要吃的就是繁殖过多的植物或动物,其实繁殖最多也意味着其生命力最强,人类吃它当然最有利于身体健康。

全民主制使人人能健康长寿,药品与食品只成反比,如果药品还很有需要,那就是使人类都能整体提升的药品。正因为全民主制要能顺利实行,充分发挥其最伟大的力量,达到最和谐的状态,有赖于人与人生理、品德的差距缩小;尽管全面实施民主制有利于人人积极向上、理性科学、缩短物质经济差距,但若是人们相互之间的生理差异始终较大,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因而,积极发明生产使那些有先天缺陷、不正常者能完善其生理身体的药品食品,就会成为社会主攻方向。同时,全民主制下人人可成为科学家的现实、发达的经济也使这方面的努力有实现的可能。如相貌丑陋者除了通过免费的外科美容整形手术一下成为俊男美女外,更可通过基因疗法来真正脱胎换骨,靠自我体内完美化;如天生性格有缺陷者也可通过基因、血液等根本方法的疗效药品、食品使其生理得到完善。

在民主制里,这方面的工作不仅最能实现,关键在于它能纳入免费医疗行列,成为需要者完全可以自由选择的事件。免费推行丝毫不会影响人民对此积极性、创造性的发挥,因为,全民主制社会一方面在经济赚钱方面是缩小了纯粹竞争性,但在政治、社会生活包括爱情、名誉、非金钱名利奖励方面则是全方位的,促使任何人都愿放弃或主要不看重赚钱,而是注重社会效果。因为钱也只是获得幸福的手段,本身并非幸福,而世上的许多幸福如名誉、爱情等是金钱买不来的!何况,只有社会上人人都好了,社会才和谐、安全、稳定,大家才更好,故,不仅是这类人自己有相应的积极性,大家都会全力以赴,乐于奉献,人民之间连生理差异也不断缩小,人人平等就会全面、充分、和谐的实现。

食品药品的危害是所有经济生产中最严重的罪恶,因为人的生命健康无价,经济危机则是最全面的社会危害;经济危机还必然引发或加重食品药品的危害性生产与销售,而食品药品的危机本身也是经济危机之一。

Comments 29

  1. auto insurance quotes

    At this point in time with the abundance of dys loci available, we don’t need to use ASD/Variance. We just need to use slow mutators and recognize multi-steps where possible.Slow mutators have the advantage of no back-mutations within reasonable time frames, so they may be useful if someone uses an infinite alleles model.They have the disadvantage (which can be validated by anyone using )of worse estimate variance.For example (m=1.02,g=100,N=10000,mu=0.0025)Age (ASD/mu) = 58 (s.d.=82)(m=1.02,g=100,N=10000,mu=0.0005)Age (ASD/mu) = 59 (s.d.=163)

  2. collision insurance definition

    Hey dude,I was wondering if you have the assigments files saved in pdf, the ones that you could get on the website, beacuse this semester they changed the content of the page, if you have them is there any chance to send them to me?Thanks in advanced

  3. kemper auto insurance ny

    skriver:LÃ¥ter självklart att skjuta pÃ¥ leveranstider!! Men förstÃ¥r att det kan vara svÃ¥rt att bestämma sig för det när man vill ha bra service. Men huvudsaken är att du fÃ¥r fokusera pÃ¥ det som är viktigast -din familj!! Kunderna fÃ¥r vänta. :)Du har sÃ¥ rätt! Man fÃ¥r prioritera helt enkelt! 🙂

  4. gordon wood insurance

    Pbrain, WHY WOULD THE GUY WHO’S AHEAD IN THE POLLS WANT AN EARLY DEBATE?and WHY WOULD THE GUY WHO’S TRAILING WANT TO POSTPONE? The published polls are out of sync with candidate behavior. Aren’t you the least bit curious? Or are you just afraid of the answer.

  5. define damage

    Joe Morgan October 2, 2011 09:33Max has pitched twice against the Yanks this year.April 3 – 5 innings, 9 hits, 6 runs.MAy 4 – 8 innings, 4 hits, 9 strikeouts, 0 runs.I don’t know about the Yankees but the Big Red Machine would have murdered this guy. I, myself, would probably have had 6 grand slams in the first 3 innings. 10  0

  6. cat a insurance

    30/11/2010 – 1:56pmLo mismo digo. El gesto de Guadiola es feo, pero se da en muchos partidos y nadie dice nada, pero lo seinto, no compro lo de CR “aparta” a Guardiola: lo empuja, que no es lo mismo.

  7. tumblr car quotes

    Nate, you’re too kind, sir! And thanks much for your kind comment, your even kinder words (where I left another comment), and for stopping by to see what I’ve been up to. Thank you, bro.

  8. does insurance cover car vandalism

    My Sis, her boyfriend, my 3 kids and I have always had our tradition on her side of Washington. Well, we’re switching things up this year. And you are it! So if you show us a great time..our traditional “Punkin Time” will be spent with you from now on! C’mon Country Mercantile Mama needs a new pair of shoes! Or a Family Pass! Haha! Thank You!

  9. auto insurance

    Vix, I could have looked at those photos and known exactly where you were 'going' even without the post title! That is such a classy, stunning, quintessentially 'opera' outfit, and it's gorgeous. Love the gold highlight at your wai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