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不能打折】三大体制社会在开明政治上的对决——兼论西方对民主大打折扣的体制使官员腐败没了,私营腐朽日盛

(选自【全人类共同使命与理想】P1177-1185)在民主社会,无论是直接民主制还是间接民主制,政治人物都应开明,除非是安全保密系统工作人员的特殊需要,否则,就得不到人民的选票。因而,民主社会无所谓追求开明政治。只是在霸权专制社会里因以暴力为主,统治阶级与人民根本对立,统治阶级不可能对人民有发自内心的喜爱、和蔼,也不能有较多的亲切友好,以免平民有机可乘,或得尺进丈。平民无奈接受霸权暴政统治时只能默默祈望开明专制降临。

第一支果 霸权政治开明如开关,还与人民的要求相反

所谓开明专制,即统治者主要是最高统治者相比于前任采取较温和的手段来统治,对内对外采取较开放的政策,使国内社会与民众的生产生活有所改良,国际社会关系有较好的互动,但实质仍是等级霸权,只是程度有所缓和而已。

专制政权由于是典型的人治或者是法律保障下的人治,就特别重视对统治者主要是最高独裁者的包装。在以世袭制为主的古代及现代部分专制霸权国家,这种包装较难,因为统治者是以血缘继承来固定的,不论继承者天性如何,都没得选择;在部分现代专制霸权以退休制、轮换制来选择其它非血统的统治者时,就总会对这极有限的被挑选者予以渲染,以演出开明专制统治。那么,开明专制霸权统治究竟如何,能否带来规律性的缓慢进步呢?

一、专制政权中产生开明独裁者极具偶然性

在以血缘继承来固定统治者时,开明专制霸权的产生极具偶然性,只能指望遗传加后天教育得出的继承者具有智慧、仁慈之心。在中国三千年专制霸权历史长河中产生独裁者无数,但能被历史传为开明者寥寥无几,唐朝李世民的贞观之治、汉朝的文景之治是盛传的佼佼者,两代加起来也不过几十年,所占的比例极少。现代有些专制霸权国家改成以轮换制来选择统治者,理论上虽然产生开明专制霸权的可能性要大些,但是,推举、确定独裁者的标准决不是以他个性、风格是否开明为主,而是看他能否稳妥、牢固的保住专制霸权政体与统治的江山。因而,往往前任者卸任时,如果顾虑已有的开明政策产生了一定的危险隐患,就只能选择一个更专制霸权、独裁、霸道者来代替;另外,有的前任专制霸权者为了在自己有生之年保持最开明的形象,也只愿选择一个不够开明的继任者接任,既可以保住自己“最好”的精神形象,也保证只忠诚于己的继任者自然维护自己退任后的终身特权、超级享受。因为,如果继任者较开明,就可能过多顾虑民意民心而对前任的政策、政绩有所改变,难免对前任及其亲属保留的特权、利益也有所节制。可见,无论是血缘继承的专制霸权,还是轮换选择的专制霸权,其开明专制霸权者产生的概率相差不太大,前者虽是固定的,但一旦继承者天性就开明则一定开明,难以限制;后者虽有选择,但因选择的标准是非开明的、甚至反开明的,就会走向开明的反面。前者,如中国汉朝开国皇帝刘邦基于一定的天性,加之对百姓痛苦的切身感受、对秦王朝横征暴敛的反感而在建国之初采取一系列较开明的政策,从而巩固了统治。也许是因其遗传基因的作用,相隔不久又产生了更开明的汉文帝、汉景帝,继承并发扬光大了开明措施,使百姓赋税减轻,生产积极性提高,生产力有发展。再到汉武帝时代,因为国力较强盛,就在对国内保持开明的同时,挥师巩固或扩大边疆,使汉朝达到鼎盛时期。现代霸权只是胡吹要建立“和谐社会”,一方面是贪官们动辄疯卷数千万、几亿元,一方面是广大民众绝对贫困、水深火热、不断恶化,如此结局岂能有半点和谐可言?!如此吸全民鲜血而冲刺世界富豪顶峰,就是他们要保持的和谐先进性!

如果说古代专制霸权的血缘继承还有依自然产生的极少见的开明者,那么,现代专制霸权在正常选择时就只能排除“开明专制霸权”的人选,除非是基于非正常程序产生的继任者:只因类似宫廷政变,才得以复出成为领导人,只能基于这些政变的非正常方式才侥幸出现改革开放的有限开明。如前苏联暴君斯大林依专制霸权惯例原本要选择一个忠诚不二的专权者来承位,只因赫鲁晓夫善于心计,深藏不露,把自己打扮成最忠诚的胜过儿子的跟随者,才得以承位,也才有机会大刀阔斧的改变斯大林的暴虐专政,推行开明,甚至清出这个曾天天亲切敬称为“父亲”的斯大林遗体。赫鲁晓夫确实用心良苦,是因在专权社会里往往只能以阴险、蒙骗才能成点正事。

可见,在专权笼罩下,若想做件好事,也只能以邪对恶,错错才能得正;但若矫枉过正,危及专制霸权原则,又会遭遇“纠正”恢复成原错,如前苏联赫鲁晓夫又很快被新专权者勃烈日涅夫打倒。这也表明,如不实行直接民主制,即使想靠个人最高统治地位也无法使社会坚持理性进化。因而,现代专制霸权部分改变血缘继承代以轮换制,并不会导致专制霸权的必然进步、进化,在其正常运作下,还会比古代血缘承位更落后、腐朽、凶残!

即使是偶然才碰到的开明也常常需要人民先付出血的代价或社会其它巨大损失才行。有的国家改革开放就起因于边民冒死偷渡边境或闯关,前赴后继、“宁死要出”。边疆官员联名上书请求开放,实行特殊政策,引进境外资本,繁荣本地,以缩小两地巨大差距,挽留些民心;连境外政府也照会本国,实在容纳不了如此多难民。领导人对此束手无策,也就得以顺应潮流而搞改革开放了。

二、开明清官产生的概率今不如古

按理说,现代在半民主社会政治人物清廉、开明的榜样作用下,霸权专制国家应不断跟随产生清官——清廉爱民之官,但是,恰恰相反,开明清官产生的概率今不如古。因为,清官只是官吏而非独裁者,只是归属于独裁者,一切都应得到独裁者的允许。由于独裁者始终要维持以自己为中心的统治,要确保整个国垄断为自己私家,就必然与清官发生激烈的冲突:清廉与贪占相对立,爱民与自私相对立。为了自己不被孤独,势必不能让自己的下属出现叛逆,尽管只是道德形象上与自己有反差,并非观念的民主异己。

在古代,全球基本上均为霸权私人统治,人民愚昧顺从,在各国竞争角逐下,一国君主为了显示本国国泰民安,会以身作则或允许下属出现一些清官,反正人民习惯了官为父母,清官也只是为民作主,而非鼓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即使是中国孟子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主张也可适当流传,尽管地位当然不及主要“维持等级次序”的孔子思想。以致在中国古代专制霸权里从隋朝、唐朝开始一直流行科举考试,即民间平民可以自发的平等的参加全国性的科举考试,按成绩高低择优录用,第一名的状元可直接为皇帝女婿,几乎是直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贵重位,其它的录取者也都可直接任各品位之官职,掌管实权。这些来自民间者由于遗传于善良、勤劳、正直的平民父母,又出身贫寒,对平民艰苦生活自然富有同情心,对社会的腐败自然深恶痛绝,加之许多人的天性就正义、重情,即便是天长日久,混杂官场浊流中也仍有“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之士,因而,地方官员或朝臣大宰中不乏开明之士。尽管他们始终只能占极少数,始终得在维持皇权、纲常礼教之规中运作施政,但终能在自己管辖的范围推行一定的改良、正义。这就是为何在几千年的古代同为世界等级霸权之一的中国还能屡建相对辉煌盛世的主要原因,如唐朝盛世就因之成为世界文明强国,宋朝也曾盛极一时。

既然同是人治,是否具有产生开明之官的考试择优录用制度显然就是人治制度优劣与否的分水岭。而现代专制霸权社会由于:

1、有的以军事暴力起家,以流氓赖民、投机者为骨干,建国时就必须安排这班难兄难弟来霸占政权官位,粥少僧多,抢不够吃,哪有余缺留给民间的知识精英。

2、由于民主国家的实践与理论蓬勃兴盛,对之感受最多的就是知识分子,具有知识的人都或多或少了解、理会民主的真谛,又天生具有一定的求真秉性,因而,现代知识分子只会被等级霸权者视为反叛者、危险人物,当然不得重用。

3、现代专制霸权就是表面上、法律上宣称公有制,就只有当官者才有权、有资格“为公”管理,独揽、侵吞公物,牵制、奴役“公人”。因而,当官成了特权阶级的首选,这官场首先就得安排权贵子女。

4、由于专制霸权经济难免恶化,平民绝对贫穷化,旱涝保收的官场更是人们拥挤的独木逃荒桥。面对如此火爆的市场,为官者自然要在这“人财市场”大捞其财。如果只凭考试成绩、较多知识就可入选、进入特权圈——哪怕还只是外围,岂不可惜?因而,入门者必须人人依地下市场的明码标价来竞争,有学有义却无钱无势者自难如愿,能最终入圈中者必都是有钱有“关系”之人,故,即便是官场中的办事员之类无权无位者也少有天性开明、求真正义之士了。

可见,在现代专制霸权政体下,是不可能接纳具有开明思想意识者从政,哪怕只是作为特权层的辅助性人员,除非你压抑正义、假意迎合。这是专制霸权在空间上全面腐烂的又一必然,是专制霸权政体在时间上恶性延伸的规律。之所以如此,还因为——

三、开明与专制霸权的本质相悖

专制霸权的本质是极少数人固定享有一切权力,大多数人没有任何权利或因恩赐的权利随时也可被剥夺,而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又都是同样的人,具有同样的思想与要求,因而,要维持这截然相反的命题,唯有靠暴力控制与思想欺骗。而开明则是手段上减弱暴力、强制的成分,在思想上允许有一定的活跃、求真及内外交流的管道。可见,这开明的措施对专制霸权统治极具危险性,一旦过度或稍有不慎就可能捅开一个大缺口而致民主人权思潮蜂涌。专制霸权者对开明是极敏感的,宁可有再多的失误、祸害,也不能开明。故,在现代改革中,最开明的程度仍只限于基层直选,也常常得以上级独裁者意志改变,彰显本国特色的民主;连立法会议旁听时也设种种限制,尽管代表本无足轻重,会议只是走过场,但仍怕人民知情太多而嘴杂,更怕人民“得寸进尺”,真的要依宪法争“一切权力”或国家主权。

当然,为安抚民怨与国际指责,显示本届政府的进步,霸权者又会或多或少选择一些领域搞有限开明来苟延残喘、减少对立面。但是——

四、开明与严酷交叉是专制霸权统治的常见形式

开明始终如同开关,时开时关,不以人民与自然需要为准,而是以霸权阶级需要为准。由于霸权阶级与人民是根本对立的,霸权阶级的需要就如人民的要求相反:当人民对霸权统治彻底失望甚至绝望时,统治者会适当开明,让人民看到一丝丝光明;当人民热切欢迎政治开明时,霸权阶级则会紧急关灯,使人民仍然习惯黑暗恐怖中生活,不然,若是领导人都变成人民中的一员了,那当统治阶级还有何意义?!对于他们来说,不能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就没有幸福!即使是古代依血缘天定的开明君主因个人性情好恶,统治行为也常有反复,对臣民折腾也是不断。唐朝李世民就数度专横,甚至对魏征都几欲处死,地方大小官员也常玩弄两手,都是万变不离其宗——等级霸权特权,如一边高叫政务公开、透明,一边在政府办公区周围高建围墙,警察站岗,从严封闭,仅世界各专制霸权社会政府机关的封建围墙一项,若连接起来其长度就不知是万里长城的几百倍,不仅直接浪费巨大民资,又阻碍人民的自由,只有助于特权者在围墙内的腐化堕落。可见,专制霸权的延续势必就是封建的延伸。

如果说,万里长城还只是对外国的封建、分割,那么,现代专制霸权政府的围墙则是对国内、对人民的封锁、隔离,彰现着现代专制霸权全面深刻的与民对立。之所以如此,因为依专制霸权的本质,开明只是为专制霸权服务的,必须围绕专制霸权的核心。霸权为本,开明为用。但因其用与其本自相矛盾,故,开明必须有限、谨慎,必须同时保持高悬严酷的利剑。可见:

1、即使是在专制霸权者已决定开明的环节,都与严酷同存、同用,如允许公民较自由的流动,但又放任警察可滥抓、滥驱,还广布安全特务来监控。

2、开明始终只是同时代少数官员的性格及其措施,广大同僚仍以等级霸权蛮横为本,因而,许多开明措施执行时就大打折扣,如有的国家中央取消农业税,却遭地方、基层政权的屡屡阻挡、层层消弱,甚至变相恶性发展,如有的农民种蚕丝就被官方禁止买出县外、只能低价买给本县官办企业;至于许多村官、乡镇巧立名目或干脆找借口任意收费、滥处罚款来填补减免了“农业税”的官方损失,就令农民苦不堪言,甚至得不偿失,危害更大,何况,因为开明只是少数人的少数措施,甚至有人开明是为了树形象而虚伪表演,就易急功近利、主观冲动而妄为,难免——

3、开明顾此失彼,常因没能配套进行,反致一片混乱、难以收拾。如新官上任三把火,有的为显示开明就取消强制婚前的身体检查,但又无相应的配套规定来救济,从而如打开了魔方,造成一连串的遗害:夫妻欺诈,隐瞒病毒,互相传染,更遗传子女后代等恶果;又因个人面子权威问题,使其仍视民间下级质疑声于不顾,反而对某地方政府以全国法律“妇婴保护法”的更高规定为依据而重立地方法规来恢复强制婚检一事大兴责难,要求继续执行这一行政法规。因为按专制霸权政权的实质,议会立法只是摆设,岂能高过政府?!而且,法治只是幌子,人治才是真实。对此,臣民务必不能忘记,不能以假当真。如此真真假假,没有几人不糊涂,故,难得糊涂就自然而然成为霸权官场的行规,以致“难得糊涂”的名酒也应运而生,颇得官员的青睐。

可见,即使具有一些开明专制霸权因素,人们仍不能乐观指望,毕竟,开明以人治为基,以专制霸权为本,它不过是专制霸权者个人好恶或蒙蔽民众的万花筒或作秀而已。在这种作秀下,也会让国家民众更生锈、腐烂。而且,随着民主社会的兴盛、文明的进步,专制霸权国策只会两极分化:一方面为显开明而畸形发展,放任半民主社会的边缘行业如赌、嫖,一旦结合本国等级霸权特色——特权就很快如干柴烈火,泛滥成灾;一方面因日益恐惧而超过古代来严厉禁锢人们的传统权利,如古代专制霸权社会民间尚可携带刀具,与官兵的兵器相差无几,作为人民自卫反击强盗野兽的权利条件,但现代却一律禁止,如同承认自己才是人民的强盗野兽。当然,严禁人人持有或拥有枪支,则是完全应该的,但刀具不等于枪支,刀具可以用于生产生活,关键是政府应该消除使人民必须自卫的危害。

第二支果 半民主社会政治的半开明,最“耗电”

民主制主要就是政治制度,既然只有一半,那就意味着政治上只会是一半开明,一半就如同黑暗。对此,其政府也许心知肚明,仿佛是为了显示开明,大白天许多路灯一直“开明”,连大多数汽车光天化日之下车灯也自动化的“开明”。如此浪费的刺眼的开明,彰显的只能是政治黑暗。

一、人民没有直接决策权,政府在事务上就不够开明

无论反对党如何反对,要么会过犹不及,要么会两极分化,总是难以符合全民理性,多是为了上台的为反对而反对的程序上拖延,实质上的矫枉过正。

二、人民只有选举权,没有罢免权,就难免连半开明也难保证

官员无论竞选时如何赌咒发誓,海誓山盟,一旦上台了就可能会变,因为选民几乎无法罢免。即使是贪污腐化,如台湾前总统陈水扁,人民就是怨声载道,天天上街游行示威,他也可以继续赖在台上表演,最多只是暂时谢幕,干脆躲在窗帘后欣赏,就当是人民群众在“表演特色的民主”。如此犹抱琵琶半遮面,与开明相差甚远。

三、人民对行政机关除了首长外都无选举权,导致司法机关、其它行政机关更加不开明,会产生许多官僚主义等,如台湾最高法院就在强奸案上咬文嚼字,如同为罪犯开脱,而罔顾全体民意与法律精神,前法务部长更是只以国际潮流为由就要废除死刑——国际社会某些潮流居然高过民主、科学、正义,何况,当代国际社会本来就是地主阶级主宰的天下,其潮流主要就是逆流、浊流、下流。只有民主制才能上流——

第三支果 全民主共产主义政治的全开明,还“省电”

开明就是开放、光明、廉明、高明、明白,并非只有待明天。如果说霸权政治开明对人民最好的态度就是大门开放:但请你们明天再来!半民主社会政治开明常态就是官员还算廉明,公务尽量让人民明白,哪怕明白后只是无奈,对于“白明白”,但是总比霸权政治暗箱操作、使人不明白好吧,那么,全民主政治开明才是:开放、光明、廉明、高明。而且,全民主运作会遵循自然规律,包括日夜轮回的生物钟,尽量不会反自然的黑白颠倒,也会最省电(灯)。

一、政治经济由全民开发,明明白白。

政治上有全民公决,经济上盛行民主经济,负责人都唯恐别人不知,哪里还会躲躲闪闪,遮遮掩掩。全民主社会是全民都是主人,才是主人,政府只是人民的代理机构,人民去政府就如到自家一样随意方便,甚至象领导检查下属工作,当然还是必须称官员为领导,而不必如前苏联政治表面上走火入魔,装模作样的称领导也只是同志,搞得外人不知谁才可以做主?反倒使平民务必记住何人为官,更利用人治。因为,官员不是哪个公民任命的,而是全民的共同推举,是受到全民最尊敬、爱戴的人,最全面的榜样,任何人对其理当敬重!如果有不满,只是可以通过监督程序直至罢免程序来处理,决不可个人随意挑衅、顶撞,不然,就是对全民的不尊重,对共同事业的妨碍。

二、政府全面开放,政客光明磊落,清正廉明

主要政客都得经过全民选举罢免,首先挑选的官员就都会是好人,即使在任,也受到全民的依法监督,并非只有等到任期届满或者只能由其它机构来监督,如此,就基本保证他们无论如何位高权重,受人追捧,也不会以权谋私,而一直光明磊落,直到任期届满,人民才拉住他,不准走——不是要做离任审计,而是因对其依依不舍,要打破半民主体制的所谓任期限制,而允许连选连任无限,而且最好不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是“万岁、万岁、万万岁!”。如此真情呼唤,任何强制人民高喊“万岁”的皇帝独裁者都只会汗颜,无地自容,悔不该当初——现在仍为时未晚的!

三、官民互动交流,开诚布公而事事高明

全民主制最关键是人民有直接决策权,或者对政府决策进行复决,或者主动创制决议,如此,人民与政府就会经常沟通,不是人民对政府办公楼只如做客一样,官员们会主动请客,礼贤下士,虚心请教,以免社会大事决议常常被人民集体抢了先机或者否决而很没面子,显得人民选举的官员只是徒有虚名。如此互动交流,任何决策都会高明、精明。

如此开明政治,如果还要说明天,那就是如中国另一民间“国歌”:明天会美好。

由于开明专制只是霸权统治的偶然,也只是为了维护等级特权统治,主要都不是为了社会公平正义,就遑论不开明的统治时期了,因而,专权社会整体上无公平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