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共产民主制的伟大意义】为什么说民主制经济才是真正的经济,以万比一的优势而能以一敌万?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675-707)一、才能达到经济的本义

由于民主共产经济是以全体成员及社会全民的利益与意志为前提的,并且始终以整个共有的大自然的现状来考量,就必然时时、事事以全民与大自然最小代价为全民追求最大收益,因为全民就包括自己及其亲人。

经济领域实行民主制了,就能根本扭转几千年来全人类被误导与自然界被侵害的最大悲剧,使人类与自然保持完全的和谐与互动。因为,只有全民共同参与的企业经济活动才会把整个自然界始终视为自己的家园去爱护、经营,决不会为了某个私人、团体的利益或目的就玩弄花招、误导人类或随意损坏自然界。凡属自然界本身具有的,或者可以自然增加的,就决不会人为制造;凡属自然界虽然没有,但不需要或者无法消化、难以纳入良性循环系统的,原则上也不得生产;凡属是既可以人为制造、也可以借助自然界包括其动物植物等生物产生,即使是后者劳力成本较大,也会尽量采取后者,因为全民不会计较为自己的付出;一句话,最大限度保护自然,回归经济的本义,以大自然最小的代价获得全人类最大的收益。可见,民主共产制经济才是真正的经济。

人类社会唯一合理的经济制度应该是既不能放任私有制一支独大,也不能采取政府垄断下的国有制,就应该吸取两者之长:私营的活力与竞争、国办公有的快速与合力,排除两者之短:私有的个人分裂与对立、国有的官僚腐败与等级腐朽,并结合民主规则实行民主经济:在保障个人自由竞争、个人利益最大化,赋予个人平等权力的基础上来求得全体个人的合力,并使企业内部的全体合力与社会全民的合力也有机结合一起,相辅相成,而非使企业变成一个类似于个人合伙的集体私营企业,又陷入私营经济的泥潭,应以全体的合力来最大化提高个人权利的质量与数量。个人不仅能按劳分配到自己的一份,还能分配到集体智慧力量所产生的平等份额,最终个人权利得到更大增加,社会公共权益也能产生、并不断提高,使每个人都可无遗漏的得到平衡发展。特别是对于凡属依靠自然资源、土地的经济只能实行全民共有制,因为大自然土地是全民公共的财产,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如果也实行私有化,就缩小了人民自由天地,不仅使人民之间的贫富差距在本代严重,在后代更加剧。只有不独占自然资源、土地的生产,特别是发明创造的新科技产业等允许私营经济自由竞争。

如果说霸权专制经济只能以加减法同存而相互抵消,以致千百年本身无发展,私营经济虽然可以加法甚至乘法来获得发展、膨胀,但同时大多数被其副作用甚至反动除得良性一干二净,主要剩下恶性在循环,那么,民主经济则是以乘法甚至乘方的效果获得空前的良性发展、理性飞跃。

二、才能根本消除政府官员的主要腐败

官员之所以能够产生腐败,无非就是主管着经济,直接主管或间接控制,使企业必须仰求自己。当经济民主共产化,并且民主最大化时,这一切都基本杜绝:官员不再有任何直接主管经济生产经营的权力,企业无需服从官员的指令,就无需向其朝贡;官员即使还有间接管理企业的权力,但企业由全体员工决策,即使少数人还愿意慷企业之慨去向官员行贿,以便得到关照或优待,但全体多数难以通过;万一多数成员统一决定向官员行贿,但必然遭到社会全民的否决直至惩罚。

三、民主经营才能具有最伟大力量,使全民能共同完成天使使命

大自然本身并不完美,还存在诸多缺陷,而且,地壳等还在缓慢改变,现有的美好也可能失去。同时,大自然与大气由于差别巨大,前者是固体或液体,后者是难以捉摸的气体,基本上无法直接自我协调,就急需人类有力量成为中间的沟通者与协调者。

这貌似不可能,因为世上没有超自然的神仙。但是,民主共产制则可以集中世界全体人民的智力、体力,再充分借助整个大自然的物力,就可以人定胜天,如用类似毛泽东提倡没有多少副作用的愚公移山,关键是得加以民主制力量与科技,就能打开阻挡雨水的大山,使沙漠自然成为绿洲等。

同时,全民主共产制的全面和谐及人类充分长寿,会使人口不断增加,但无限的宇宙星际需要无数人类,故,人类应该尽量使现有的大自然更多更好的适宜人类生活,成为飞向太空、输出天使的大本营。

四、经济民主共产制才符合自然平衡规律

与传统及现代经济产业相比,民主共产经济真正立足于自然,遵循自然规律,才能以最小代价甚至不牺牲任何代价,就获得最大收益,使人类与自然界双赢、全民乃至一切动物生物皆赢,从而不断整体升华。

首先,就会尽量让自然界自然提供人类所需要的自然物质特别是食物。其实,大自然既然诞生了人类,就如同其它动物一样,自然界应该能够提供基本养活人类的食物,只要人类不去故意或过失破坏。事实上,一切动物无论是食量惊人的大象、鲸鱼,还是大片吃草的牛羊,都无饥饿之虞,自然界的物物相济,物物相克,经过无数年代的磨合已和谐平衡。但在霸权专制国家,人民之所以无法维持基本生存,是因为霸权阶级根本违反自然,强行一人一家独占,并肆意改造、破坏大自然,才使人民基本生存也难以为继,即使独裁者想要保持,也只是做梦;在半民主社会私营经济一极膨胀下,私营业主为了使自己的产品能成为人民、消费者必需、急需的物质,就会先人为的遏止、缩小自然界的天然物质。如果自然界到处都是果树,就可以满足人类免费食用水果的需要,就没有私营水果生意了;又如,私营业主一旦产品相比原价格过剩时,不是削价或免费提供给广大需要的人民,而是狠心毁灭、变成垃圾等,宁可广大人民得不到满足。这是人类比动物邪恶的绝作!因为,这是借助自然而来的产品,却作为垃圾又破坏自然,并加深了人民与私营业主的隔阂甚至仇恨。

事实上,人类的经济活动首先、主要就是维持大自然的生态,让自然提供,自然产品也是最好的产品、真正的绿色食品;只有当自然界自然产品不足时,人类才需要依循自然规律来适当人工补足;对于任何非自然的物质生产,人类应该反复论证、研究,因为,非自然的物品一旦生产了,在为人类提供舒适、方便的同时难免危害自然,何况,所谓舒适方便的本身就是使人类体质不断下降、适应自然界的能耐不断倒退,连认识、改善自然的能力也不断减弱。而且,自然界才是地球上最美的景观,只有融于自然界,才是人类的最大乐趣。如果说,还有不够的话,那就是不能孤独融入自然,而应与他(她)人结伴而行。最高乐趣还是在于有同样的人相伴相爱。

我们需要科技,但真正需要的科技主要是使人类能充分认识自然、改善自然、借用自然界一切生物能力与能量,及使人类更好的联合、交流的科技。当代社会一方面放任甚至制造国家分裂、民族分割、语言分立,一方面却大肆生产所谓的翻译机、学习机等,如同一方面要求戒烟、禁止吸烟,一方面却放任、鼓励烟草工业大肆生产,甚至作为国家地区的主要产业、经济支柱,是极其荒谬的使人类互相残害或整体慢性自杀。

五、任何一家民主企业都能发展无限,可与社会融合、同升、永恒

1、民主企业不仅是本单位全体员工直接做主,社会全民也有权力与义务为其做主,就意味着每个企业都可以吸收全民的力量,即使在人数上也赛过当代最大的股份制公司,何况,股份制只是等级独裁制,徒有人数,甚至人数越多,越会分崩离析。

2、正如民主在客体上是无限的,不能限制民主的内容,那么,对于任何一家民主企业原则上也不得有经营范围的限制。尽管企业起步时是有限的,但是依靠全民的智慧与力量,就必然、也足以发展无限。

3、无限的发展权并不会导致任何企业盲目、妄为,排除了独裁的内部民主制也难如此,而防止企业全体员工失误的社会全民监督与公决,加政府时刻监督,就足以防范盲目与妄为,又不失其该有的原创力、积极性。

六、与私营经济比,具有无比优势

除了经济本义的根本区别与优劣外,还有:

1、完全消除了劳资对立的基本矛盾。

民主经济使劳动者与企业领导者实现了在整体与根本利益一致的融合,使全民所有制名副其实,真正是大家的“小家庭”,全体员工如同家庭成员,而非古代霸权社会或现代日本企业的家长制,使全体员工既有个人自由的充分发挥包括企业最高负责人在内的全体之间的平等竞争,更有集体的合力,使人人在个人自由的基础上又获得集体自由的力量,既获得个人按劳分配的成果又获得集体分红,只是对管理者的收入采取按企业整体效益的比例计取。企业成为全员同心协力且最有活力、创造力的经济实力。

因为企业属于全体职工所有,全体职工才行使企业主权,管理者只是委托代理人,又是全体职工选举的最好成员,就实现了领导者与全体员工的和谐互动,始终实行人人至少是大多数人都愿意的方案。如此,就既保证企业成员人人是主人,个个都会充分发挥主人翁精神,不只是靠规章制度的约束,更能自觉自愿为企业着想而非对着干,主动积极堵塞漏洞而非有空就钻。如此,人民在生产过程中也能充分发挥智慧,不断创造发明新科技,使企业保持质的飞跃,而非长期维持在霸权社会那传统的缓慢的再生产中,或私营经济主要靠资金投入、规模扩大的低级扩大再生产。

在员工与领导的互相关系上与私营企业的主要区别:

(1)、是全员作主对资本家个人作主的区别。个人的智慧显然远远低于众人智慧。何况,资本家个人主要精力智力还得放在如何管理好难管的众多雇工及应付外部竞争上。

(2)、是全员同心协力对劳资根本对立、互相抵耗的区别。私营企业无论制度多么健全,都不可能完全调动员工的主动性、创造性、大公无“私”性,而其管理制度越健全,就越需要更多的管理员,加重了成本。只有共有制企业员工才会先公后私、公而忘私,因为这公就是每人的最大私利所在。

2、传统再生产与科技发明创新的区别。

私有制主要使企业生产保持在传统生产中,扩大再生产主要是规模的扩大,企业的转型、升级、新的发明创造等主要有待于外界人士的新科技发明,仅靠企业内极少数非一线生产的技术人员远远不足以及时发明创造、技术更新换代。何况,对企业内的技术人员及全体员工的奖励机制等永不足以让员工尽心尽力,毕竟员工始终成不了企业的主人,更不能因此成为社会政治人物,也不可能获得技术革新、发明创造的应有利益,相反,员工们还担心新的技术设备投入后,可以裁减人员而使自己失业。而民主共有制则使人人在完成传统任务的同时会争先恐后的发明创造,以不断、尽快再提高企业的效益,使自己增收,即使新的技术设备投入使用,也只会使员工的工作量减轻、工作时间减少,但收入还更增长,就有更多的时间去旅游、开阔眼界,寻找新的发展机会或产生新的发明创造灵感;即使企业必须裁减部分人员,也会得到最合理的补偿,因为分配、裁员等一切制度都是由全员说了算。

3、人人均富与贫富两极分化的区别。

资本家以无限赢利为天性、为本职,这是其个人自由的必然,要多赢利,就得减少成本开支,就得减少工资,至少不会使工人工资与企业效益增长保持完全一致,不能使雇工拥有可以随意辞职的经济收入,特别是不能让他们有另立门户,创办同一行业与自己竞争的经济能力。故,企业资本家盈利再多,雇工始终只能保持在维持生存水平线左右;若企业亏损了,雇工就连基本生存费用或工作也无法保证了。虽然资本家会竭力调和劳资对立,尽量调动雇工的生产积极性,雇工与资本家也有使企业多赢利的一致性,从而整体上多数企业会发展、增效,雇工收入会经常增加,但生活、教育、医疗等费用也会作为产业之一而随之增加,那用于生活教育等开支后仍然所剩无几,以致贫富差距始终较大。如果不是富人在平等人权博爱的理念下或一直心怀愧疚,良心发现而乐于捐款、行慈善,贫富悬殊会进一步恶化。好在当代世界大多数是贫穷落后的霸权专制国家,与其原始性的最低生活水平与收入相比,间接民主社会里的私营企业雇工收入似乎还是很高的。这种相对的虚高反而又使间接民主制里最不合理的经济现象得以流传,使社会主义国家本来已实行着名义上的公有制、全民所有制企业,只因拒绝实行全员民主权而致效益效率都低、管理者腐败、企业亏损、腐朽后,无计可施下,也模仿实行资本主义私有化,以致好的名义与框架丢掉了,不好的私营雇佣制经济却照搬了,而且,前提、基础更可恶糟糕:半民主社会的私营企业起码大都是资本家白手起家,靠自己的天赋与勤劳、节俭而艰难积累发展起来,他们当之无愧,也是其企业能进一步发展兴盛的人治保证,而霸权政府把国有企业变成的私营企业,无例外都是霸权阶级凭政治特权侵吞全民经济的罪恶,而且,这类并无经济天赋的权贵面对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巨大财产,只会挥霍无度,穷奢极欲,贫富两极分化更登峰造极。

民主制经济使人民从直接民主的政治平等走到经济平等,使人民真正基本的平等,都能得到平等的发挥,人与人的差别就只会不断缩小,或者是各有所长,可以也应该取长补短,以致人民发展不仅机遇均等,而且,结果也不会导致贫富差距。因为,在民主企业内,工作责任及分配等都是由全体员工决定。个别人或少数人可能会要求平均主义,但大多数一致的决定决不会导致平均化。好强上进是人的天性,团结的集体不会窒息竞争,只会让竞争在理性、更规范的范围内展开,竞争不一定以双方完全独立、分裂为前提,就如体育比赛中,并非只有国与国之间的竞技才激烈、较真,国内比赛甚至同一队伍中的师兄弟竞赛也同样是竭尽全力,又不失情义;即使是占据天时地利之优的企业,全体公决也难导致平均化,不会凭借天然优势而全体当然享有高过其它企业的待遇。公道自在人心。如果万一出现此类不公平的现象,民主制经济还有另一层保障,就是本企业所涉及全社会事务的,得由当地乃至全体人民最后公决,以确保公平。如此,民主企业不会产生平均主义,只会使竞争更理性、科学,扬长避短,对立又统一,人人上进,整体不断提升,也人人均富。

4、是侵吞自然与保护、完善自然的区别。

全民主制由于人民既握有政权,又在充分发展的全民公有制企业里发挥主人作用,在国力发展上就会始终以全体员工及全民的利益、意志为依托,全民作为大自然的主人,才会最自觉迎合自然规律,才对社会基本无危害:既不会去损害大自然,危及他人及自己后代的幸福生存环境,也不会生产出危害人类自己的物质。个别人或极少数人或许常有这类想法动作,但大多数人绝对不答应,因为大家不会故意或重大过失的危害自己;而在大多数人众目睽睽下,极少数人的冒险、邪门歪道也很难得逞。其实,全民主制并非要遏制或限制私有制,只是要大力发展民主经济,以理性的和谐的共有制经济来最大限度减少私有制的弊端,又充分保留私营经济的活力,毕竟真理科技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最终会被大多数人接受并转化成经济发展的共同动力。

私营经济则是个人对全体,力量有限,就使他要走捷径;智慧有限,就使他只能想出歪门邪道;正义有限,就使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一比众人,使他可能只需一次得逞,就能获得众人的利益而足以满足自己一生的需要。故,不合道德的事,他会公然去做,甚至他反而要另立新“道德”,如兴办同性恋行业;违反民法行政法的事,他可以秘密去做,大不了受些经济处罚、赔偿,但只要十次违法经营中只有一次被查处,就仍有暴利;犯罪的事,如果必要、值得,他也敢冒险去做,做一次,可能一生就满足了,即使自己遭处罚,但也可以保全已付给家庭的部分,满足自己身为父亲、丈夫、子女的亲情感与责任。同时,经济与政治相分离,经济再好,不能直接获得政治地位、社会名誉,相反,政府、社会往往只以经济发展来论成败。因此,私营企业就只是履行按时足额交税,其它社会责任特别是对自然的责任,一概不理,就必然同时或首先进攻自然,因自然界无意识、无反抗、无需照顾、赔偿等,或者因社会经济发展暂时饱和了,就唯有向大自然拼命侵占、掠取,大自然就惨遭破坏。

七、相比于个人合伙制经济,具有更大的魔力

个人合伙制无非就是私营经济的扩大化,私营经济的一切弊端基本都会存在,虽然有人多势众的力量,但同时又增加了互相矛盾的冲突。民主经济排除了合伙人往往不平等,特别是与雇佣的非合伙人之间的等级制局限,及其决策时合伙人常常要求全体一致而非少数服从多数的艰难性,而且合伙企业对外完全独立,只是合伙私有制。民主企业不仅由企业全体员工作主,对于凡属超出或影响企业之外的事务还得服从社会全民公决,既避免了集体私有的弊端,又获得社会上最大多数人力量、智慧的支持,使企业与社会全体保持同步、和谐。

当个人合伙者不服气,要倾其所有,招兵买马,无限扩大,并许以应聘者各种承诺,而要与民主企业一决高下,显示我私营合伙制经济仍然能保持几百年来的风光荣耀,处于不败之地时,确实还有许多自告奋勇者不请自来。当创始人喜出望外,扬眉吐气时,经那些被吸引过来的应聘者提醒,才恍然大悟:本企业已不期而遇的“归降”为民主制经济了,因为众人之所以愿意投奔而来,就是靠其承诺的全民平等参与、共同经营的民主制,否则众人根本不予理睬——可见,民主制经济就是有如此自然的魔力!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同的是,私营者还蒙查查或怪不好意思:我,我——好像还没有认输?那就请合伙企业的先驱们与其它民主企业来新一轮竞赛吧,各民主经济相互之间仍然有竞争。

八、相比于国有制官僚企业,具有本质不同的优越性

1、它是政治民主与经济民主的有机统一。

因为政府与企业都具有基本相同的构成——民主制,及共同的目标——使全民均富、使自然美好。既然在全国范围内全民可以平等管理国家大事,为何在企业这小范围内反而不允许行使直接民主?显然荒谬。国家本身就如企业的扩大,如同最大的民主企业,国家政治也主要是为了全民的经济生活。实行民主经济,就消除了半民主社会的最大矛盾,使经济与政治的对立转变成统一、和谐、同步,使经济民主与政治民主相配套,社会才能协调,永保进步。

(1)、在政府与经济的关系上,相对于半民主社会政府对经济的被动变成了主动,相对于霸权专制对经济的反动变成了正动。政府真正能够带动、引导经济。牵头兴办企业是政府的责任,全民也可以通过公决方式责令政府成立企业,但政府也可在企业过了试用期后回收全部投资及其利息,以提高政府的经济积极性,政府也不再处于半民主社会的自相矛盾中:一方面政府的责任是发展经济,另一方面,政府又无权兴办过多的经济,以免遭到私营经济界的责难与反对,斥责为官僚资本、权力经济、与民争利、不公平竞争等,使政府发展经济流于空谈,致使每届政府的承诺都无法兑现,难以保持过半数的民意支持。只有政府牵头兴办民主企业,并通过固定回收资金与利息来既为全社会服务,又为政府增收,达到双赢效果,使整个政府社会如同经济实体,关键是在这个最大经济实体中政府无法以权谋私,因为每一个公有制企业都必须立即还权于民,而且政府创收的利息如何使用等必须受制于全民的监督与公决。

(2)、政府成为政治与经济的主导者而非包办者,发挥最大公共组织作用。本来依据结社权,人民有权组成任何合理的组织,政府就是全体人民共同成立的最大组织,就应当发挥最大的作用,使政府从只从政的无为到经济的有为,政府就具有极大或最大的凝聚力,是全民希望所在。社会经济事务相比于政治更多更复杂,政府理当主导,与私人经营和平共处、公平竞争。政府对个人自由、权利不能走向另一极,为求公平就百般限制、规范。本来,除了自由的两个道德前提外不应再过多约束,否则就过犹不及,阻碍了人的进步,连带社会人民也无幸福可言。故,唯有充分发挥民主的优势,用民主来疏导私营,使个人可以无限壮大,但主要是在纵向上、深度上发展,而非在横向扩张上复制传统再生产及多雇佣员工,就只会带来社会的良性循环,政府、企业主、员工的自我矛盾也根本化解。企业成为政治的摇篮,不仅在经济上为政治政府提供主要的无限的财富,也在人才培养锻炼上为政府提供最佳的全才至少是擅长经济又具有政治眼光、正义感多才,经济更加富有,政治更有前途,社会国家可以如经营企业一样管理,彻底改变对间接民主政府一味以限制为主,如同人民政治上自我束缚,根本转变政府不能从事经济,以免所谓以权谋私、与民争利,如同经济上的自我约束。本来政府主要责任就是发展经济,不允许政府主导经济,政府就只能开空头支票,只能在贫富之间强制平衡,不仅领导不了发展,只能起减缓经济发展的作用,即,无法求快,对经济无能为力,只是求平衡稳定;而且,因私营经济的根本羁绊而始终难以稳定平衡,就如霸权专制政治根基歪斜,无论如何矫正也是危楼。

当然,政府并非主办经济,只是牵头成立企业,而不得继续操办企业,以防凭借政权的不公平竞争及其绝对权力下的绝对腐败。

(3)、民主经济使政治与经济紧密结合。使政治不再被单独悬挂,成为人民的众矢之的,而是体现政治的本质——为全民服务,就是要为经济服务,兴办民主企业。当然,也包括对社会上所有非赢利性公共事业的兴建、负责。半民主社会的政治及其政客之所以常常费力不讨好,总是被选民爱恨交加,就在于他们只是就政治论政治,脱离经济,只是把经济领域、事业拱手让给私人去各自经营,这种超脱的结果一方面使广大非资本家的人民,也包括小规模的或经营不善的私营企业主失望。私营经济自由竞争的结果又始终使社会出现两大分野:少数的资本家富人与多数的平民贫民,使人民始终感觉不到政府的温暖,甚至怀疑其存在的必要,好在这世界有霸权专制军国主义的威胁与腐朽对照,另一方面,少数资本家们也经常不满政府,认为政府的财政主要是自己承担,但自己并没有获得对等的权利、相应的特殊待遇,反而常常被人民攻击、干扰,而政府却不敢依法保护自己,如有的项目才开展一半,就因遭到人民反对而半途而废,损失惨重。

2、民主经济与政治、精神需求充分融合。

之所以必须如此,是因为人都是自私的,自私也是自然界生物存在的条件,是自然规律,即,人都有自己的追求,都想超越他人。压抑这种超越是不可能的,也是反人性的,只会导致人类与自然的衰败、停滞,但是,放任人民只是在经济物质、金钱上的超越,必然导致人类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类似战争,因而,就应该、也只需使经济与政治完全融合、一体化。政治就是全民的民主政治,就使经济上的强者、优秀者能因之成为政治佼佼者。如果政治舞台有限,那还可以在社会上,在精神文化上出类拔萃,并享有相当的荣誉与道德“特权”。只是这种特权不是政治特权,不能够决定管理对象,就不足以以权谋私。

之所以能够融合,还因为自然规律决定下的自然界本身就应该是统一的,不可分割的,那么,自然界的一切活动,特别是作用于自然界的经济活动也应该是统一的,彼此共存共荣。共同的经济行为其实就是政治——大众之事,尤其是作为依赖于土地的经济作物原则上只能作为共有财产,只能作为政治管理的对象。既然是大众包括自己之事,人民都无需报酬,不然等于是自己赚自己的钱。故,理性的经济活动就是把经济与政治乃至精神文化相融合,使自私的自然规律与统一的自然规律相融合,从而使人人都有上进的动力,又不至于破坏团结、同一、平等。这种经济与政治的融合靠——

3、全体员工个人的经济与政治追求能有机合一。

民主经济使人民之间的竞争在经济与政治双重轨道上同步进行,全面升华。企业是整个民主社会组成部分,员工即使在经济工作时仍是作为社会政治的一员,员工不仅可以获得经济收入,更能在企业中凭借企业内的多数民心竞选成真正的管理者,进而可凭民主企业与社会全民的准从属关系而获得更大的民心,脱颖而出,凭其经济管理才能成为政府社会领导者,这是任何私营企业哪怕是顶级企业的员工、甚至是企业主都不可想象的。只有民主经济才能与政治充分融洽:都为了全民的经济幸福,都是在民主机制中锻炼出来的,经济企业的能人能成为政治领导人,使社会更加顺利发展。

因为,民主经济与民主政治息息相关,政府兴办企业,政府官员应该具有经济才能,企业领导人都是通过竞选上任的,是企业民主制的保护者、实践者,也就具备了成为政治领导人的天赋与经验。在人人平等的基础上永存竞争,且是在经济与政治双重前途上的竞争,就使人民不唯利是图,而得顾及甚至着重于政治名誉、社会声望,如此竞争就是在理性轨道上进行。同时,一个人的自由竞争无论有多大优势,都不能占有土地,另一人的自由竞争无论具有多大劣势,都不应该、也不会出卖自己,民主企业始终会向每一位困难得要出卖自己的人敞开平等的大门。因为,当土地与人被私有化,就使国家事实上如同出现国中之国,而且这种私人之国必然是家长家族统治的等级霸权,无异于在民主的躯体内却膨胀着霸权专制的细胞与肌肉。没有民主企业的舞台,私营企业主因其体制决定了与民主政治的对立性,也就决定了其经济的上进与政治前途不能成正比,甚至只成反比——其雇工、消费者、竞争对手往往对其投反对票。民主政治堵塞着资本家成为社会大众的领导者,就难免使具有更大领导天赋与雄心者却无缘于政治大众;当他要参选时反而被媒体人民挑出许多与民主正义格格不入的情形,如血腥的原始积累、偷税漏税、污染环境、危及公共安全等,甚至遭千夫所指而自讨没趣,只好发泄于营造私人帝国,乃至黑社会组织——既然本人的勤劳勇敢、上进贡献得不到白日社会的承认与尊重,自己不能凭能力领导白社会,那就组建黑社会集团,成为黑社会中的领袖。可见,没有民主企业,也大大浪费人才,或使最好的人才走向正义的反面,不仅是资本家个人的悲剧,更是社会的不幸。

官僚国有制或霸权专制一味限制个人发展、规范个人发展的轨道,必然窒息个人能力的全面发挥,只有同时实现民主企业才能使经济强者能在平等自由竞争中大施拳脚,领导者个人的威望也是众望所归,可以一呼百应,而且,个人的财富也始终先进,虽然其与普通员工的工资差别不大,但不会亚于私营企业主的个人财富,因为民主企业是每个人力量加集体合力的升华,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的财富都会稳步、加速增长,而私营企业则有赢有亏。当然,钱毕竟是身外之物,个人也不必太多钱,因为全民主社会的公共领域最大化,整个大自然都是每个人的家庭,每个人的需要容量终有限,吸收太多还消化不了,只会浪费或长得大腹便便,还得痛苦的减肥;只有人的声望、名誉则可无限,越高越好,越大越好,即任何人的物质欲求是有限的,只有精神充实、地位崇高是无限的;人占有他她人始终是两败俱伤的,即使弱者被迫曲意迎奉,但内心始终澎拜沸腾的火焰;即使凭强权占有对方人身,但始终得不到对方的心神,在对方如同行尸走肉的同时自己也非人化、变态化,最多只是病态的满足、兽欲的发泄,是人性智慧的退化,并无助自己身体的最佳健康与理性智慧的进化。只有吸引众人真心仰慕、追随,才皆大欢喜,轻松愉悦,幸福无比。

4、完全消除了奴隶式官僚资本主义。

经济民主制使企业成为真正共有制——由全体工人共同行使所有权,所有权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还包括对企业领导人直接选举罢免权,使负责人必须对企业全体员工负责;还由社会全民行使最高决策权。

如果企业领导只由政府及其派遣者决定,那工人就只有服从的义务而无权力,显然与所有权完全背离;如果连企业内部的工人都无权行使所有权,那社会全民就更无可能行使了,企业之外的全民完全取代企业职工行使也显然不合理,事实上政府更不准许。所谓的公有制或全民所有制实际上就是官僚特权制或霸权专制国家的奴隶制。霸权专制的国有制与间接民主社会的国有制异曲同工,在基本构成上一样,只是间接民主毕竟人民可以通过监督议会,由议会监督政府,再由政府监督国有企业的领导,而霸权专制国家的国有制则连任何间接的监督都不存在,必然是管理者如同奴隶主,甚至比奴隶主更腐朽,因为奴隶主还有着责任制的约束,而国有制管理者则几乎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却享有如资本家、奴隶主的权利,只需政府官员与企业管理者心心相印,就可以为所欲为,大不了亏损后就异地为官,在新环境再接再厉贪污侵占。如此权利与责任的不对等、严重失衡,注定了国有企业不可能正常行进,只有管理者及其上级的腐败导致其企业的腐朽。如果这类企业还有赢利那只能是靠特权、垄断或侵犯国际知识产权、腐蚀拉拢半民主社会的资本家所得。只有民主企业行使权力靠民主方式及委托代理,使个人与集体、分散与集中有机结合,使工人从被强迫的行为变成主动的行为,也排除了平均主义灾难,使相互懒惰的方式变成自觉积极的方式,极大提高生产率。

九、与前南斯拉夫的社会所有制比,是真正的民主制

首先民主经济把企业小民主与社会大民主有机结合,解决了前南斯拉夫实行的社会所有制企业全体员工与社会全民之间的矛盾,使企业内部的小全民与社会的大全民形成最佳组合,以小拱大,以大护小,相辅相成,构成一个个民主经济尖兵,在社会正确方向上冲锋陷阵,在经济天地所向披靡。企业不只是属于企业内部全体职工,也属于社会全民,因而,员工对企业的处置权理当受到全民制约,从而限制了企业内部集体瓜分财产等自杀式行为。前南斯拉夫实行社会所有制规定:企业只是属于全体成员所有,由全体成员行使决策权。主要是解决公有制企业的所有权问题,但脱离了整个国家的民主,虽然排斥了官僚特权,但又产生了企业特权,即企业内部全体成员可以行使如同私营企业的全部权力,类似于个人全员合伙制,就难逃合伙制企业的多种缺点。其主要问题就在于没有把企业内的民主与全社会的民主有机结合起来。民主之所以具有无限的威力、优越性,就在于她以平等自由为双轮,横向上联系着社会的每个成员,纵向上有着层级的领导与对等制约关系。真正的民主企业在内部由全体成员直接行使企业主权:选举罢免、创制复决权,但政府作为全民的代表也具有对企业制约权。当两者发生矛盾时,则由当地社会全民公决来定。如此就既排除了企业变成合伙制的集体私有制,也排除了政府借全民代表之名来搞经济特权、官僚资本主义。民主企业不仅使企业内部全体成员的智慧、力量能在各自充分发挥的基础上赢得集体的合力,还可以获得全社会人民的智慧、支持,民主企业就不能仅由本企业员工独占,而应向全民开放,至少如果是地区的公有制企业就应对本地区人民开放,全国性的企业就应对全体国民乃至全世界、全宇宙人民开放。一旦企业有需要或空缺,就应公布,如议员补选,让全民自愿竞选加入,或者可以由各企业之间的人员自愿交换。特别是涉及国家土地、能源等与大自然有关的企业更必须与全民挂钩,不能形成企业内部专利,造成人民经济等级制。

更重要的是不能如前南斯拉夫只允许公有制企业一支独大,限制私营企业的发展,使公有制企业缺少无情的竞争对手,而应该允许私营企业平等存在与完全竞争,双方取长补短,优胜劣汰。只是私营企业失败了,就由资本家个人负担后果,而民主制企业失败了,则由全体员工、政府、司法机关乃至社会全民分别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外部是民主政府及全民公决在帮助,而非霸权专制的羁绊,同时,私营企业的同等竞争会迫使民主企业不断上进、取长补短,如此就构成压力与拉力同存、无情与有义相交的最佳环境。

政府在交付企业由全体员工管理后仍与企业保持合同关系及依法行政管理,当企业与政府发生纠纷或企业的行为损害全民利益时,除了诉诸司法审判外,全体人民也可以公决来最终裁决。从而使企业与社会紧密联系,防止类似私营经济的无计划、盲目性或极端自私,解决了生产的社会性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制之间的矛盾,又能汇聚全民的能量,比前南斯拉夫的社会所有制企业的运作更有保障与合理约束,又排除国有制带来的官僚主义危害。

十、民主企业才是唯一实现双高效的企业

个人自由主要带来效率,集体合力主要带来效益;民主企业就是既有个人自由,又有集体合力,民主的集体合力并非简单的1+1=2,而必定是1+1>2,产生乘法甚至乘方的最高效果,就能拥有最高效率与最好效益。

十一、民主企业才能高质量、服务好。

民主企业就是每位员工自己的企业,也是社会全民的企业,不仅员工对其工作、产品会爱惜如家,而且社会全民也会尽量监督、帮助他们提高产品质量,排除生产及其产品的危害或弊端;同时,民主企业由于有着无限的力量,其发展会是极其迅速的,会成为社会同行业的佼佼者、甚至一枝独秀,或仅仅几家比翼双飞,乃至联合或只需保留独家经营,就使企业的产品不只是供应给企业外的公民使用,企业内的员工及其亲属也得使用;而且,社会全民公决要求其产品不得有内外两套标准,加之个人为主负责制,员工就会自觉自愿的精益求精;间接民主社会的私营经济虽然靠民主政治及社会环境可以获得较多的科技与科学管理,但是私营经济本质仍与人心、民众是对立的,因而其质量也难完全保证,因为来自被动的严格管理下出的质量与民主企业全体员工主动如同对待自家物质一般求取高质量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求得质量最好的物品就在于生产者必须自己使用、食用,或者是自然生长的,虽然,也许不符合当代所谓“营养”要求,但能使人最适应大自然。其实,能适应大自然的各种气候、环境、对象等,就是最好的体质、最好的营养,同理,自然界本身就存在的物质也是最理想的物质,最无副作用或副作用小于正作用,只有人工合成的物质:化学、生物等其破坏力注定大于或等于正效果,迟早会抵消正效果,并造成灾难。全民作主的企业或许效率慢些,但必然最安全、最长久、最合理,并在私营企业的刺激、促进下,民主企业更加有压力、动力与灵活性。

十二、民主经济必然低物价,甚至免费。

私营经济是以全民的承受力来定物价的,而私营又是与全民始终对立的,就必然使物价无限且极限提高,尽管竞争与淘汰会使个别或少数企业因亏损而降价,但总体上全体私营企业如此追求的结果必然是物价不断增长;国营经济由于也是实际上的私营,虽然负有为救济国民的责任,但同时缺乏对等竞争与比照,就可以不公开相关成本等信息,同样可以无限涨价,只是需要找些借口罢了。

只有民主经济才能使物价不再非理性上涨,社会生活得以和谐。因为人民不会自己赚自己的钱,那样无意义;也不会限制自己的自由,但高物价使人民对许多项目望而却步,无疑就限制了自己的自由;更不会自伤,彼此竞相抬高物价,无非就是彼此互相赚钱,最终无人幸免,都深受高物价之害。故,生产企业在全体职工的决定下,会设身处地视自己也是普通消费者,将心比心的来定大家都能接受的价格,只是以成本加员工应得的利益来定,而不会把企业外的全民作为赚钱对象来抬高物价,极限压榨全民——等于压榨自己。

在高收入低物价下人民才有充足的物质条件搞科学发明、旅游探索。充裕的物质条件主要会使人民从被动式生存生活中解放出来,投身于主动的幸福的创造性生活中,也不会使人懒惰,如周游世界就非懒惰,既可增长自己的知识,又能为各地经济带来消费创收,而且,增长知识更刺激自己发挥知识的更大效用,何况,整个社会都处在全面良性竞争中,只要你上进,就有上升的机会,就能得到全面的回报:政治、经济、精神文化乃至爱情友谊等。私营经济因是一人与全民的对决,加之私营业主不能凭此取得政治、社会名利,则必然抬高物价至人民能勉强承受的极限,使广大消费者与生产商始终处于对立状态,人民生活紧张,事实上难有自由。

同时,质量最好的就是自然产生的,也就无需人工或少人工成本,反而可以免费,就使人民既得到高质量的,又能低价甚至免费。

人们少开支、多储蓄不会导致因多数人可以不参加传统劳动而经济停滞,因为经济发展、物品丰富,并非得人人时时劳动,自然界足以养活众人。相反,高储蓄能让政府多资金投入,拉动真正高科技的大经济,大手笔建设,向外星球大迈进。但银行最好是政府主办:既稳定、确保民众经济,又为政府大力发展经济提供保障,形成良性循环。

十三、民主经济才能根本解决失业与就业难题

本来生姜还是老的辣,正常情况下,人的年龄越大社会知识越多,能力越强,至少是在科学、逻辑、理性上如此,只是在体力上可能减弱。因而,年龄大者本应是社会的更大财富,但私营经济因把工人当作机器使用,主要只能使用其体力而非脑力,就使他们提前退休或失业。本来紧张的经济生活使人的生命没能相应延长,而失业使其最有意义的生命时光还相对减少。只有民主经济因能焕发全体员工的主动性、创造性,使传统生产与科技发明、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始终全面相伴,人民就越老越有作为。而且,有作为是其权利而非义务,自由始终确保,不会被强制劳动,从而变被动失业为主动失业,以不断发明创新作为自由职业及企业主流。特别是保护好大自然,使大自然能自然提供免费食物,消费自然食物本身也是其新陈代谢的需要,人民无论身在何方都基本上无饥饿之虞,无需顾虑失业,从而可以在世界各地无忧无虑尽心发明创造。

同时,社会上闲人较多时可以兴办民主企业容纳,使人人都有机会发挥。

可见,民主经济根本改变当代私营经济观念:就业并非幸运,失业才有希望,可失业,要失业,有失才有得,才有更大事业。这才是民主经济的道德。

十四、人人都可以成为科学家,涌现无数理性的科学技术

当代社会一直只靠有限的科学工作者是远远无法完成人类使命,何况,真正的科学技术发明与发现还得靠直接生产生活的广大人民,关键是要人民主观上愿意、客观上能够才行。而且,还应该使人民无论如何空闲、富足,也只能与他人和谐相处,不可能仅凭相对的富裕或强势就可拥有高人一等的政治特权,连间接民主社会私有制下的占有自然资源、土地等经济特权也不能有,不然,就只会大搞弱化、威胁他人而畸形强化自己,或创造出使自己超支生理极限而淫乐的所谓科技。相反,在民主企业强大优势的竞争下及平等、自由、民主的吸引下,私营雇佣制企业的雇工、股民甚至股东会不断流失,弃暗投明(民主经济)。因为,金钱是远远比不上地位、名誉、自由的魅力,私营雇佣企业难免会萎缩,资本家雇佣、奴役他人的情形也日渐消失,那么,富裕且空闲的人民既然不能寻求高人一等的地位、享有非理性的乐趣,就会自觉自愿的投身于科技发明那广阔、奇妙的自由王国中,只要有了自己的高超且合乎人民理性要求的科技,才能超越众人,赢得万众瞩目、敬仰、追捧,并赋予优惠;同时,虽然许多人可以经常从传统工作中解放出来,暂时无需生产劳动,但人人始终得消费,而且,休闲或搞科技研究时也得有相应物质的消费,消费就能带动相关产业,也就是在帮助需要的生产。

随着经济不断发展、财富增加,员工及全民必然获得越来越充裕的收入,丰衣足食,工作更加顺利、轻松,生活更加舒心、无忧。人民轻松并不会导致懒惰、社会停滞不前,只会让人人能有时间、空间、资金条件修身养性、全球游历、探险发现、多方学习、创造发明、无限贡献。因为,民主企业与私营企业的平等竞争及企业内部的公平竞争永存,还有企业外全民政治领域的定期竞选、不定期的真理竞赛与公决,使人民时时可以、也需要全面发展;人民通过重复劳动只能享有平等,只有创造性劳动、科学发明、引导正义,才能使自己脱颖而出、成为强者,故,就始终有不断上进的必要;而地球上再无因国界禁止的限制、惩罚,人民就可无限自由的探索、开发。一个地球就有无尽奥秘等待人民去探索、学习,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宇宙则可能有无数类似地球等待人类去作客、研究、创业、交流,把根留住。

十五、民主企业是唯一能遵循自然规律、保护环境的经济实体

人人都能成为科学家,当然就能充分掌握众多自然规律,从而更善于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保护环境。如果说霸权专制在纯粹自身经济活动中因不可能产生科技,就只会原始性对大自然蚕食鲸吞,乱砍乱伐,放火烧山等表面损坏,那么,半民主社会虽然能产生了高科技,但只有个人自由而缺乏集体的智慧与力量,又使该发明的大科技迟迟未能问世或者无力去实践或大规模开发,在个人急功近利下,不该产生的邪门歪道科技却接连产生并迅速扩及,私营经济就挑选非理性但最易暴发利润的科技,大量生产,哪怕走火入魔。而且,雇佣制使众雇工只是盲目跟从开发,如同助纣为虐,就在获得大利的同时深刻破坏自然、地下、天空、海洋。尽管政府强制要求各企业同时顾及环保、节省,以求可持续性发展,但私营企业只会被动的应付式附加环保,关键是科技主要方向仍兴盛于能直接简单产生利润的行业,对自然规律缺乏应有的研究,就使大自然对经济生产的副作用防不胜防,使大自然产生难以逆转的深重灾难,并使人类产生对此类科技产品的依赖性,如同依赖兴奋剂,积重难返,形成恶性循环:为了个人私利,就放任或故意造成自然物质、食物短缺,以发明生产的非自然物质来诱导人民使用,继而不断发明生产一系列所谓配套的非自然产品,如同套在人民脖子上的枷锁,使人民越陷越深,离自然越来越远,适应自然界的能力越来越弱,就更依赖非自然的物质、食物来缓解、异化。半民主社会先是政府无能组织社会保护并营造自然水果食物等,而私人占据大量优良地盘,却不可能为公众提供免费的自然食物,就宁可土地荒废或只是种植仅供观赏的花草等,致使社会上自然食物短缺;私营企业就大量生产人工食品,就需要使用危害人健康的添加剂;人民有了加工食品,就更加不愿去保护、开发自然食物,甚至如同慢性中毒或吸毒一样喜好、依赖于加工食物,从而使大多数人的体质越来越虚弱,也不能直接食用自然食物。同时,非自然食物物质必然为自然界所不容,至少是难溶,就产生大量垃圾。而且,制造的非自然垃圾是不可能消灭的,只会转化成其它物质,但通常要把非自然的有害物质转变成无害,就得借助其它有害物质或技术,所谓以毒攻毒的否定之否定,就难免或势必造成新的危害,这是物质不灭定律,只是新危害人民尚能承受或并没有发现其全部毒害性。如此,不仅污染、破坏自然环境,还导致尚剩的自然食物也严重变质,不具有天然优良性,使人民更加不能食用,只能继续靠非自然食物来维持。以致人类社会在半民主工业科技发展了几百年,不仅自然环境整体上越来越差,人的体质也越来越差,即使是西方人也未能提升,人的寿命始终无法正常延长,而按逻辑,作为最高级的人应该寿命也是所有动物中最长的,寿比仙鹤。

只有民主经济才能既保护自由又有真正理性的高科技,因为在企业全体员工与社会全体人民的共同智慧、理性与相互制约下,任何科技发明及其生产都必须顾及全民乃至全人类的永久利益,而全人类的最高利益就是能与大自然永久和谐相处,与自然中的所有生物共同繁荣,就得全面爱护大自然环境,如不能仅仅为了人类出行方便,就放任汽车占据大地的道路,污染空气,妨碍动物自由,威胁行人,并连带深挖土地,无限获取石油、煤炭等,如同挖自然母亲的肉体,而没有大力及时优先发明使人类自助飞翔或健步如飞的物质等,也使人类体质、体能都不断退化,失去了动物的优势;为了居住方便,就毁灭植被,独自广建房屋,制造固体垃圾,占领生物空间,如同剥去母亲衣裳,而不去集中高建,向空中要土地,要生存发展空间。本来所谓空间就是向空中建人间。

十六、民主经济才能使全民平等、公正、均富

1、经济领域实行民主,民主就意味着人人平等,尽管只是在经济单位内,但是人人都可以是民主企业的成员。而且,经济民主制还使任何社会上的公民都平等行使对任何企业、行业的决策权,就意味着社会全民也平等。

2、每人有平等的提议权与表决权,但不等于只依其个人或少数人的意志就可以,而是必须依靠大多数人一致的意志,故,始终是多数人的意愿,就是最公正的。

3、有了平等与公正,再加之民主经济必然的高效,就会使人人均富,特别是最大限度保护好了大自然,经营好了大自然,就等于全民共同家庭最富裕。

4、民主社会及大自然的发展也需要人人均富,因为人与人的差别越来越小,人的道德就越来越高。

(1)、均富才使社会基本安定,人人安居乐业,无内耗危险。

(2)、使人人都有购买力、消费量,又无多少浪费,社会生产量才会不断增多。

(3)、使全世界人人的智力、能力都能在同等起跑线上竞赛、发挥,压力均等、动力更足,而近代西方因霸权国家未开放开发而竞争对手少、经济压力小,干劲就不太充足,到了现代因霸权国家军事威胁与危险的压力,却主要大力发展军事工业。

(4)、人人均富才使政治上难尽除的流弊更少,选举权等行使更无遗憾,在人民主权下,贿选或花大钱去竞选等情形自会逐渐绝迹。

十七、民主经济使平民成为真正的社会主人

1、人民的经济差别不断缩小,排除了资本主义因贫富悬殊而使政治权利事实上不平等的症结,广大平民不会因经济上普通身份而对政治上主人地位谈化,变成完全自信,消除了平民的自我矛盾:经济上的仆人与政治上主人的矛盾。人民不仅在政治上有权直接作主,在民主经济实体里更能够经常的直接作主,乃至对其它民主企业也能有限的作主,就使最普通工人无论在经济上政治上都真正能成为主人。

2、在劳动与分配上,员工有史以来终于成为经济上主人,必然焕发出无限的主人翁精神,心情舒畅,干劲十足,为企业奉献就是为自己奉献,比对家庭更加热爱,毕竟家庭只是自己生活的主体而非发展的主体,而企业则是自己无限发展的大本营。

职工可在按劳分配的基础上还分得企业利润,领导者则在基本工资基础上按企业效益分成或减扣工资,既保证公选的领导者与积极生产、发明创造者有上不封顶的物质奖励、经济收入,又保障人人有工作与发展的机会,每位员工都有下会保底的足以维持人的尊严与基本自由的收入,使不同岗位者都会发挥自己的能力;员工们有史以来摆脱了出卖劳动力的命运,必然是认真完成本职工作,也大大强于社会主义标榜的按劳分配,而能作为企业主人平等参与企业分红;同时,在彼此竞争下,还会不遗余力为企业创造发明,以充分展现自己的才能,使自己与企业更加增收,企业又如同员工的科技实验场所。

3、在领导与员工关系上,由于民主企业属于全体员工,全体员工还有权直接创制或复决负责人的决策,就具有众人同心协力的优势,既彻底改变了私营企业因劳资对立而力量抵消,或只有个人或极少数人尽心尽力,还得花相当多的精力去监督、防止、劝导、惩罚雇工的状态,也远胜过国有制主要靠可以不负责的管理者及其行政官僚的瞎指挥或以权谋私、营私舞弊的决策,解决了国有制企业管理者与员工表面一致、实质对立的矛盾,使政府不再能阻碍企业的发展,只能成为企业的最大帮手,从而实现企业与国家的双赢。

4、民主企业选举的企业领导人也必然是敢于开拓、善于创新的智勇双全者,民主制并不影响领导者个人权力的行使,相反领导人深孚众望,有众人的信任支持,就有强烈的使命感、荣誉感,其决策的果断并不会亚于私营企业主,只是他须时刻想到其决策牵连到众人——不只是企业众人,还会包括社会全民的利益,更加科学理性,而非如资本家经常赌博性的孤注一掷:要赢,就不顾他人来牟取暴利,输了也输得起,或者是急功近利,不顾社会效果,如大肆生产无法溶解的朔料制品或者干脆直接大肆使用有毒有害的朔化剂,造成日常生活中大量的有毒垃圾或者有毒物质,破坏环保,危害人民健康等,而且,资本家一人的过错或不正确又靠众多雇工盲目追随生产,就会在短时间内造成巨大的难以恢复的灾难。民主企业不仅在决策时领导人会考虑科学与民众的要求、企业与社会的需要,即使在生产过程中众人都不只是被动的盲目的机械式的劳动,也会基于科学与自然规律的要求,自觉的把生产当做自己家庭的事业来精益求精,主动报告改正。因为民主制里,家庭不只是自己血缘的小家,企业是自己的中家,社会则是自己的大家。为了自家,当然会不断探索更好的新方法,发现潜在的问题、弊端就能即时制止,更好的方法也会随时出现,效率与效益、个人、企业、社会三方面都得到获得最大发展,如一百多年前的美国某村曾被勘探出有黄金、煤炭等矿藏,许多资本家要求开发,但遭全体村民公决拒绝。村民认为:黄金并非人类生活的必需品,只是奢侈品,放任开发必然破坏本村山清水秀的自然环境,还腐蚀人民纯朴的民风、勤劳致富的民俗,至于用煤炭或资金引进火力发电,还不如实验开发用本地自然水力发电。结果人民保护了该村的大自然,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游客,既欣赏风光,又仰慕其全民公决的理性与科学,该村人民不仅更富有了,而且精神愉悦,健康长寿。反观中国在开发西藏时明明壮美的雪域高原最得天独厚的资源是太阳能及纯净的天然空间,但因科技欠缺、资金不够,加上垄断的天性,及对意识形态的过敏而拒绝西方国家来作此类投资开发,几十年来放任其荒废,现期却急功近利,某些官商勾结以小钱乱开发西藏本非优势的金属矿藏,既破坏了自然环境及其优质农牧业,还会产生一系列灾难后果,如室温效应、气温升高、雪山融化、江河泛滥成灾,连雾霾也会笼罩人世间最后一块净土等,世界上最美好的高原会丧失其优势,只剩下劣势,从人世最崇高的沃土将变成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极地。

十八、民主经济使社会治安和谐

1、民主经济使人人均富,同时,使大自然作为人人共同的家庭也最富裕,基本能免费提供人民生活需要。人们就无多大的必要实施财产犯罪。

2、排除了私营经济的人性弱点,使人的优点正常化,在综合竞争中永恒上进。

雇佣使人与人关系对立、斤斤计较,资方是把雇工视为机器,当然要求机器雇工更多甚至极限的倾向于自己,才能显示企业的上进;雇工也是把企业资本家当做自己无风险赚钱的条件,不仅要求绝对、至少是充分公平,也会要求更多倾向于自己,自己才会超额去做、去发挥,这是与资本家唯利是图的本性相互感染,一脉相承,同病相怜又同病相斥的结果,以致这对立的双方很难平衡,要么就调动不了雇工的积极性主动性,要么就使资方在管理上疲于奔命,无暇顾及于新科技、更新发展,而企业的生命主要在于经常性的创新而非复制,至少是不断改进。在民主企业中尽管工人与管理者也是以利润为重,但:

首先,双方利润分配是基于全体公决,全民必然会找到合理的平衡点而非平均化;而且,不存在工人方多了,管理者就少了的直接对应,共同的提成处于中介协调环节,这一环节的存在也就使管理者与被管理者双方难以发展直接的激烈冲突。

其次,无论是工人或管理者之所以都不会过于斤斤计较,就在于他们都还有超出企业之外在整个社会中附带的政治竞争,在企业中品德、能力俱佳者就能竞选为社会地区的管理者、或者是社会道德模范而享有相应待遇,社会可以为各行各业设立相应的荣誉模范或综合模范,使各方面拔尖者能得到相应待遇,以调剂社会政治领域位置的不足或者是有的优秀者并不愿从政的个性。这种待遇只能本人享受,也排除了只有奖金或利润而带来的可以转让性、继承性等使人不劳而获的副作用。而且,这些待遇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享受,能赢得全社会的尊重、爱戴、追随,足以优越于只有金钱物质反而遭人逅病的富人,也使各类优异人才能有更好机会再上一层楼,同时也促使其不断提高以保留名誉,不至于只有金钱后而难免导致其只会享受、懒散或追求刺激、黄赌毒,甚至于建立自己如同皇帝的黑社会组织以便超级享受等。职工们并非都以金钱为主要,更为了名誉、政治前途,因为钱的目的无非是为了人的幸福,而受众人尊敬的名誉、受人民追捧的政治地位本身就是最大的幸福。

3、民主经济无贫富两极分化,又保证人人都有创业的机会、平等劳动的场所,有利于社会治安的根本好转。人民没有失落感,没有不平衡的心理,又都有现实的追赶机会,即使在经济上有先天性差异,但可以另辟蹊径,在政治、社会、精神文化方面超越富人,显示更优良的自我,获得更高的名誉及其利益,根本无需以暴力等犯罪的手段来压制或剥夺他人而满足自己。

半民主社会的强者在政治上无地位,社会无声望,只在经济上死钻钱眼,加之私营企业的等级制及与广大雇工的对立,就催化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在企业内部充当霸主皇帝,在企业外部与政府政客叫板。而政客在间接民主中民意始终难高,经济上仰求资本家,难免多向经济霸主妥协,难与之抗衡,平民就更加遭殃;甚至他们串通一气,贿赂拉票,软硬兼施,威逼对手,控制选民,操纵选举,跻身政治,就使正义被邪恶凌驾,人民各自乱来,社会治安恶化。

4、民主企业作为经济单位虽然也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标,但决不会见利忘义或急功近利,而富有正义感与远见卓识,始终会坚持科学第一、与自然融洽的经济活动。

因为经济活动的特点是一方要赚另一方或众人的钱,在自己的眼里,对方并非完全的人,而是自己赚钱的工具,或只是钱的化身;既然对方只是钱的化身,自己对对方就无需顾及其作为人的任何方面,只需考虑对方是否有钱、愿否出钱。特别是当经济活动是个别人或极少数人分别进行,并互相竞争时,就会不择手段,不计后果,不顾他人、社会与自然,唯利是图,见利忘义。要排除这种固有的弊端,不是要消灭哪怕是限制私营经济,那只会窒息社会发展、人权自由,而只能同时实现民主经济。因为,民主企业是众人作主,企业领导也来自于民众、受制于民众。个人会自私自利,这是人的本性,一人为私,但众多的私相加就是公;一人为利,但众人之利即为义,正义就是大家、社会的大利。故,众人共同表决就会选择公与义,而且,大多数人考虑也才会周全、长远、科学。

在霸权专制的国有制企业里,虽然号称是公有制,企业领导代表国家社会,似乎可以高瞻远瞩,顾全人民大利大义,但因整个国家政府是最大的私人组织,注定只会顾及霸权阶级私家之利,不仅不顾人民大义,只会违反正义;只有违反正义,才能成全他们极少数人的私利。中国清朝慈禧太后为了个人超级享受就悍然占用海军军费,某市政府为了权贵要使还只是拟定新开发的区将来楼价高涨,就擅自更改原定的地铁规划,使这几个地铁站多年来一直门可罗雀,而原定线路地区却基于以为会建地铁而进一步暴涨的人口,加本来就是人口密度最大而更大拥挤不堪,几座人行天桥号称亚洲(当然也就是全世界)最拥挤繁忙的天桥,人群来来往往,但只如有始无终。

在民主企业里,即使企业内全体成员在竞争的压力下也会要走捷径,甚至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压力下也会选择牺牲大自然或社会环境等,但全社会的人民决不会答应,能及时以公决制止。在程序上,对于民主企业决策影响到社会或其它企业的,先由政府调整,本企业有异议的或政府与企业串通而妨碍社会利益的,还可由任何人提起诉讼,或提请相关地区全民公决。而且,全民或地区公决的决策或政府计划等企业应当优先完成,即,在经济民主管理框架上是由企业、政府、全民构成从低到高的三级,因为企业是最少的人民,政府是较大的人民代表,全民才是最高级的主权主体。

十九、民主经济使资本家能重获新生、永生

即使在没有民主经济的当代,私营经济及其资本家也始终处于自相矛盾中无法理顺,难以自拔;当有了民主经济并行、竞争时,同类行业的私营经济将一落千丈,雇工们会一夜走光,即使聘请的亲人也难免众叛亲离。唯有独创的私营行业才可能一树独支,继续发展,但难免是名副其实的独资独支——自己一人或加上亲人的支持,社会他人也很难吸引而来——完全的平等与政治、精神、经济名利的全面获得才是人的最高追求。当然,资本家们也丝毫不必灰心丧气,进而敌视民主经济。实际上,民主经济使资本家们更加如鱼得水,比翼双飞,叱咤风云。

1、可以凭借自己敏锐的经济眼光及时发现新经济项目,最先提请政府兴办。如果开始兴办的,依法就得由提议者担任第一任企业领导。如此,等于自己不需投资分文,就行为企业的总裁。

2、即使政府不接受的,自己还可以提请全民公决,如此,自己就会名利双收。先是通过向社会大众呼吁演讲而一鸣惊人,赢得声望;若是公决通过,自己更会是深孚众望而长久乃至终身总裁民主企业。身为总裁当然会是收入最高者。尽管与全体员工相差不大,但绝对数额并不比自己私营所得少,因为民主经济的效益利润空前,无与伦比。何况,私营时常常难免亏损。

3、即使最终没有认可自己的创议,自己还可以发挥传统优势,直接私营。并因社会上暂时没有相关行业竞争而可以一支独放。即使以后社会上有了同类行业特别是民主经济竞争,自己也可以急流勇退,华丽转身而申请变成民主企业,自己当然继续担任企业总裁。尽管个人名下的企业资产属于全民,但仍然远远好过做慈善的捐赠。因为自己始终还可以一直总理或参与经营自己的财产,并使之亿万倍增长,即使按照民主企业的分配方案,自己获得的收入也会大大超过原有的资产总额。

4、特别是自己无论是直接担任民主经济的领导,还是间接转变成民主经济的总理,自己都能、(相对于单纯的私营)也才能赢得无限的政治名誉及其广大人民的爱戴,从而可以竞选为政治领导人,或者成为民间伟人而到处受欢迎,满世界更潇洒走N回。

5、同时,自己才彻底的完全的摆脱了私营无休止的内部劳资冲突、外部尔虞我诈、与政府官僚的勾心斗角、发财后众人对自己的笑里藏刀,亏本或破产时的世态炎凉、落实下井,至多也就是越富有反倒越感到穷极无聊,醉生梦死,反正就是无法长寿、无忧无虑等等;一旦归依民主经济,在精神生理上也远远胜过皈依宗教,才能真正幸福无忧,健康长寿,直至活到千年万岁。这决非梦想,而会是现实——且听本书最后分解。

二十、民主经济的无比吸引力

只有是人,都天生会把地位平等作为基本的第一位的需要,天生就会对自己、家庭、单位直至全社会、整个大自然表态、并要求作主。霸权统治直接强行限制,只会使人压抑这一天性,土地私有制间接排挤、扭曲,只会使人暂且作罢,或另寻发泄。因而,只要当社会兴起民主经济,根本无需显示将有怎样更高的经济收入甚或舒适的工作环境,都会吸引无数人民特别是在私营企业或国营企业中的员工踊跃参与,因为:

1、人民加入私营企业只是出于无奈或过渡期的利用私营企业,以便借鸡生蛋,另起炉灶,无奈意味着社会环境恶劣,人民无处选择,利用则必致劳资双方的对立,不仅限于雇佣时期,连解雇后也会没完没了,以致雇主对前者必然冷淡,对后者更多防范,如此,无一人能轻松、愉悦、正常发挥,只有不稳定、始终紧张,还连带爱情都难寻觅或维持。

2、女性的生理弱势在私有制或霸权等级制下更如小孩,多希望得到男性的依靠与保护,当广大平民男性工作收入都不稳定时,女性怎能放心、开心?使女性难免主要归顺雇主资本家。问题是雇主如非大地主,也实际上风雨飘渺,危机四伏,为了维持自己的所谓上升至少是稳定的经济地位,就的不择手段压榨员工。如此,劳资双方更加对立冲突,都陷入恶性循环中。

3、私营企业就还不如霸权国家传统的国营企业的吸引力。尽管在国营企业员工也无权,但至少可以合理抗议或举报发泄;尽管也多少地位,但较平均,且人人基本收入公开,特别是能终生稳定,老有所养,无后顾之忧,可以勉强如同对待自家一样的出力、爱惜企业。只是当国营企业所谓改制连这些都愚蠢、自私的废除了,才会使大多数员工不得不退出,而入私营企业。

可见,广大平民除了平等,就最求稳定,即使在政治上也是如此。

二十一、民主制经济的运行将完美改变现代四大经济规律与难题

(一)、企业之间的竞争并非经济领域的必需

1、竞争的前提是各自独立,但民主制企业则向社会全民开放,任何人、任何单位都可以平等加入,因而,它可能在社会上没有竞争对手,但这并不会导致垄断及僵化、无上进心、无压力与动力。因为,在企业内部的全面民主制运作下全体员工都会奋发图强,积极进取,每位先进工作者不仅得到相应的物质与精神奖励,更得到政治升级,这比私营企业竞争只有物质获利强几倍。

2、而且,这种互相竞争始终受到他人、全体成员的支持、监督与补救,就不会个人胜利而集体失败,少数赢利而多数亏损,甚至不会产生任何负作用,不至于如私营企业不择手段,损人利己,甚至故意不确保质量,以免断绝或减少了业务,或唯利是图,危害自然,或者互相限制,又共同排斥政府实业,使大家无其它路可走,只能死挤私营独木桥,内部紧张对立,外部激烈竞争,一旦亏损,就可能倾家荡产,并导致本企业员工及外部配套生产、供应单位一系列连锁反应、连带遭灾;而侥幸胜利者也只会以金钱来发泄,骄奢淫逸等,并又得卷入下一轮竞争中,无休无止,没有人能够真正轻松、理性幸福。

只有民主制企业内部竞争或与外部的竞争能做到双赢、共赢。因为,民主制始终是以全局来考虑的,就会要尽量避免造成全局全社会的损失,在竞争之前或竞争过程中会及时提醒或帮助对方改正,而不是一味的乘人之危或落石下井;即使是在企业内部,员工之间的竞争也是全面竞赛,包括生产经营与政治道德。而政治道德的竞赛就是看谁能更好顾及大家乃至竞争对手,如此这般结果不仅彼此都无损失,而且自己也双赢,既赢得了经济,又赢得了政治道德。

可见,民主制经济只会是理性与科学的竞争,是良性的互动,而私营之间的竞争难免会有输家,特别是非科技生产的贸易中,一方赢利就意味着另一方亏损,如同赌博,要么就使更多消费者吃大亏了。

3、当然,民主制企业决不会搞垄断,它始终只是独立的企业,并非霸权国家的国有制官僚企业,无权独占经济,任何人任何单位随时随地可以兴办同样企业来竞争,除非是直接占有、利用自然资源的企业外。

即使有时只有一家民主制企业在生产经营某一行业,缺乏竞争对手,也能最好的为人民服务,因为,如此就方便对产品的最终负责:该产品只是你一人生产的,可以实行记名制,你自己要负无限责任,也就等于可享有无尚荣耀,如同政治家必须对自己专有权力的行政结果负责,好的结果必然受到世代称颂;而且,只此一家生产经营,意味着就连生产者本人及其家属也得食用该类产品,岂有不确保全部质量之理?若是只想把个别产品搞好,以保证自己及其亲人享受,可能倒是好的商品供应了社会他人,最差的产品留给了自己,落得了“好名声”——民主制会排除利用职务搞特供之便的。

4、即使从本义看,经济的本义是以全社会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收益,若能够不花费代价而获得收益当然是上上策;私营企业的竞争则以互相封闭、独立为前提,以一胜一败为结果,难免有损失,常常只有多数人的亏损才成全一人的赢利,从全社会看不符合经济原则。

民主经济也有竞争,但是团结性竞争。

5、团结性竞争与对立性竞争的区别。

(1)、前提不同。前者是竞争的双方或各方都处于同一有机体内,大家还有着必需集体表决一致的方面;后者则是各自独立,即使是表面相处在一起,但彼此无任何实质性的共同利益与联系。

(2)、手段不同。前者就只能或应该在对手也正常发挥的前提下彼此竞技,因为如果使对手不正常,就必然会连带自己在集体竞技、公决中受损;后者则会以压低对手的方法来相对获胜。

(3)、效果不同。前者只就竞赛项目而竞技,竞技可以达到极限、白热化,但点到为止,友谊随之为主,而且始终不会扩大化;后者则会把劳动或项目竞争扩大化,恶变成全面性竞争,明的竞争完结了,但暗的非规范的不应该的竞争却没完没了,使人与人关系紧张,彼此力量对冲、抵消。

尽管私营企业会组合众多员工共同作业,但相互之间仍只有竞争关系。本来,人类之所以组成社会而不是停留在动物世界,就在于需要团结的力量,依前所述,古代猿猴靠团结才打败一切动物野兽而成为了人类,我们后人无任何理由抛弃团结,虽然民主政治能够维持团结,但团结应该是全面的,特别是政治团结的基础——经济活动不能又一味分裂。政府放弃引导经济的责任,不结合民主政治本身的逻辑要求,帮助开辟更理想的经济模式,只是放任私营经济成为社会主宰,就如同人类社会在经济领域又向动物世界回归、倒退,使强弱对立而非强弱联手,弱肉强食而非强者更强、化弱成强。私营经济造成的问题是强者更强的结果不只是纵向向上,而多是横向扩张,因为私营雇佣主要是使用了雇工的体力而非脑力,而且还只是使用了其部分体力而非全部体力,但却耗费了其主要时间,以致私营企业就主要是作重复性劳动生产或数量上规模上的扩张,很难时刻保持质的飞跃、科技的进步,就必然挤压了弱者的空间。弱者本来可以转弱为强,这是任何人的生理趋势,除非是先天痴呆,即使先天残疾者都会化悲痛为力量,扬长避短,成为某方面的佼佼者,何况是身体上差不多的健康人呢?就因为弱者平民的生存、自由空间不断萎缩,如土地不断私有化,公共建设也难以符合广大弱者的要求而配套,就使弱者越来越难自强。

可见,强者更强如果仍是纵向上强劲,那是社会的幸运,是人民的希望,是人类的英雄,也是经济更高速发展的前提条件,但如果强者却是搞横向扩张:如圈占土地、背离实业投机取巧或只满足于不合自然、环保的传统产品批量生产等等,而非不断发明创新、否定不利于环保与自然资源的生产,带领大家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真正成为大自然的主人,那就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悲哀。培养、帮助强者的合理强势、帮助弱者转弱为强是社会政府的责任,既是广大相对弱者的祈盼,也是少数强者真正理性的选项,否则,迟早会激起弱者极端的行为:绑架勒索等甚至新一轮的革命。共产主义革命运动之所以能如星火燎原,就在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矛盾的激化。

如果强者主要是在纵向上继续上进,如艺人明星一样成为人民的偶像,给大众愉悦并引领大家而非排挤民众,人民并不会仇富,也不会对抗,多是追捧、崇敬,如台湾的林志玲就曾是民望最高的女性。这就是为何在半民主社会往往只有艺人发展最顺畅的原因之一,以致只有艺人最潇洒,名利双收,无本万利,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还可从演员那虚拟的政客总统摇身一变成现实的州长、总统,如美国总统里根、加利福尼亚州长也是风靡一时的明星。足见半民主社会矛盾重重下人民精神虚幻、寻求刺激,求虚拟为真实,视真实为虚伪,对政治不信,对经济不甘,而唯一可超脱的精神领域又如群龙无首,鱼龙混杂,莫衷一是,就唯有精神文化界的佼佼者成为人们多数能接受的偶像。而且,艺人既非靠权力来造势,也非靠资本去剥削,是靠个人自身天赋与努力出类拔萃,同时,艺人是精神文化自由、多样化的代表,能不分党派、贫富、信仰、民族等带来同一美感。毕竟人民都追求美,都需要榜样、英雄的力量,需要社会有共同的聚焦点,最关键的是,艺人的竞争领域、上进空间是在非民众生产生活的纯精神领域中,无论成功失败都不会排挤人民的生存发展空间,既无圈占土地、制造污染,又无倾销产品、占据空间,只会成为人民精神补品或补充,纵然绯闻不断,但与权力无关,虽然日进斗金,但非剥削所得。

显然,人民到了必须重新抉择的时候:既然民主制的基石是平等与自由,那么,民主制的运行或内涵中决不能导致或包含主要的不平等、不自由;否则,就如抽除了民主制的基石,民主制就难免成为空中楼阁,使广大平民望尘莫及;既然民主制与等级独裁相比是善与恶、美与丑、正与邪的对比,民主社会就不能把经济领域的私营雇佣之等级独裁视为正常、甚至唯一选择;民主制是最合理最合民心的制度,是人类的唯一选择,我们不仅义无反顾,理当坚守,也要使民主无限制;既然民主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就必须适用于一切领域;既然社会一切领域都应该尽量采取同一标准、遵循基本统一轨道,才是自然和谐、高速发展的客观规律,那么,与政治体制实行民主制相配套,经济领域也应采取民主制。在经济领域贯彻民主制就是化解其经济与政治根本矛盾的唯一方法。只有民主的集体才使人与人互相爱护,因为只有多数人的志同道合才能作出有法律效力的公决。而且,民主集体中人人平等,才能具有共同的目标,在共同目标下才能同心协力;只有人人同心协力,又相互竞争,才能焕发最大活力与动力;既然民主政治是以自由平等竞选为前提之一,依据多数的意见又保护少数,确保基本平等又鼓励优秀。个体、竞争、差距都是民主政治的基础,那么,民主经济不仅自身得确保竞争,也得保护个体私营与民主集体经济的公平竞争;既然民主制才使猿猴在强兽环伺、危机四伏的自然环境中脱颖而出,终于成为了大自然的主人,今日人类发展无论如何曲折,岂能放弃、背离民主而堕入如同只有野兽个体绝对竞争下的等级独裁经济中?!

个体经济表面上虽然如同大自然中的森林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可带来社会自然的丰富多彩,但须知,人类经济活动与自然生长决非等同关系,而是对立统一关系,人类经济活动的获得往往是建立在自然界损失的基础上,私人面对不属于自己的广阔大自然主要具有天生的占有欲,无限占有自然、掠夺自然资源就是经济的首选,因而,私营经济与自然界主要是对立,只有民主集体经济才能与自然界保持统一,因为大自然属于人类全体,而任何民主企业理论上规定上都是全体人民乃至全人类的共同企业,只有这种企业在生产发展开发大自然的过程中,才会如对待自己家园一般珍惜大自然这大家园,才不会急功近利,而是从长计议,才不会唯利是图,复制生产大量的缺陷众多但仍有市场的物品,而是精益求精,努力生产创造出最好的、真正与自然同步的、符合自然规律的产品。既然人类古代的直接民主是因放任经济私有而惨遭颠覆,那么,无论私有制如何与民主制的基石吻合,并取得了空前大发展,但它毕竟还可能绝后,断绝后代的幸福,也再次断绝民主制。因此,创建民主制经济就是化解私营经济矛盾的唯一选择与当务之急。

当然,既然私营经济是建立在民主制的两大基石上,是合乎个体发展的理性法则,那么,无论人类如何以新的经济体制来补救、发展,都不应否决、哪怕是限制私营经济的平等竞争、发展,如此才既合乎社会公道,也合乎自然人道,社会毕竟是由各个个体人组成的,而个体的自由包括经济自由更是人的基本权利,也是民主制的基石,更是人充分发挥聪明才智的需要。

如果不实行民主经济,间接民主社会在与霸权专制交锋时这最大矛盾的两方面都被霸权专制利用:经济领域的众多资本家及其资本加速向霸权国家流失,政治上民主政府始终有心无力,而被人民贬低,更难配合行政,导致霸权专制国家在经济总量、建设规模上畸形的病态的超过半民主国家,几千年历史的人类悲剧又将重演。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德国、日本军国主义的霸权专制利用世界私营经济与本国国家资本主义相结合,就取得了超过当时的法国、英国甚至美国的经济发展速度与政府国力,也高过今日中东中国的经济发展速度,短暂创造、积累了超级实力后,就底气十足的向全世界发动侵略战争,要使全世界统一成其模式的国家社会主义。间接民主制这最大的矛盾还必然造成社会大多数人民也处于矛盾中:一方面人民是政治上的平等者、是社会的主人,另一方面,人民又只是经济上不平等的低级阶层、是企业的仆人,而政治相对于人民有限,只有经济才是实实在在的,是自己及其家庭的基本。人民即使想在政治上力图解决自己的矛盾,但也处于次级矛盾中:人民有权选择政府来领导社会,但始终无权直接决定社会事务,而无论如何选择的政府总可以不顾或顾不上人民的根本需要。人民不选择不行,选择了还是不行。这矛盾的结果势必使平民对政治无望,对经济无奈,人生无靠,精神无聊。资本家则一方面需要民主制平等自由的前提与保障,另一方面又排斥按人数多少表决的民主制及势必向广大弱者倾斜的民主法律,这矛盾的结果:使资本家在创业初期都能一心一意,积极上进,因为他们还没有受到所谓不公平的对待,到了成为社会富人时就在高额税收、民众压力下而不断萎缩,只好选择退却或转移,或干脆通过股票的方式把广大平民也一起拉下水,使平民时沉时浮,自己则稳坐钓鱼台或航船;一方面资本家选择捐款给慈善机构,作为其使用余钱的方法,另一方面却为了维持企业利润率而人为损毁剩余产品,如倾倒因价高而卖不出的牛奶等,并始终对为自己企业出卖劳动力的广大雇工斤斤计较,因为资本家计较成本与利润的比例,确保多赢利。似乎是该给的没给够,可以不付的却付出了,就既不能抚平雇工的心里失落,难以高效提高生产率与科技创新,又助长了社会靠慈善救济的懒人心理,也使资本家们想得到的好声誉大打折扣。

(二)、市场经济并不可取

1、市场经济是企业之间竞争的平台,既然企业之间的竞争并非必需,那么这一平台也就非必要。

2、不仅非必要,相反其主要是弊大于利:它与竞争不同,竞争始终必不可少,是人类互相促进的条件,它则不是必需的,只能是起辅助作用的平台,决不能成为经济的主要甚至基本“审判”台。因为在市场中行使审判权的表面上是广大人民,实际上只是分散的各自为政的消费者,而非人民集体;而且,审判的标准只是经济价格与非自然价值,而非人类与自然、经济与政治、乃至精神文化的全面标准;前者就使人民很难凝成共识,后者即使有了无法律效力的共识,也只是偏颇于价格的经济利益上,难保科学性。

3、最后“判决”的执行就是靠金钱的支付,缺乏政治的奖罚与精神道德上的得失,不具有完整效果。以致当某些财大气粗的私营者并不在乎其邪门歪道的生产经营亏损,仍然我行我素,导致灾害不能遏制,或者其千方百计、曲径通幽,与人民必需或优良的生产经营困绑、搭配一起,使其有害生产经营或产品得以继续危害人类与自然。

4、特别是私营国际为了确保所谓平等、公正的市场经济规则,禁止中国等国有制企业进入竞争,则更加反动:就如只允许私人行使人权自由,却限制政府代表人民行使公权一样非常荒谬、乃至反动,只会导致无政府主义泛滥成灾,社会混乱;在政治上政府公权与人民人权私权可以在同一舞台上平等行使,在经济上当然也应一视同仁,公有制企业无非是最大的合伙制,它与私营企业平等竞争,才有利于树立科学理性标准,扭转私营企业之间竞争的种种弊端。当然,如果是霸权专制国家的公有制则徒具虚名,实际上是官僚特权企业,应另当别论,不仅应该排斥在外,而且,根本不得保存。

尽管民主经济会办得风风火火,但私营业主们照样有市场,甚至出路更多更好;尽管私营企业不得经营自然资源,但可以更集中人力物力在先进科技、专利上独占鳌头,如此优势,就算民主企业再有人气,也可能只有尾随受气的份。即使科技优势不再,或者硬是被民主企业后来居上,私营业主凭自己的江湖地位、管理经验、独门绝活等也会让民主企业对自己礼遇有加,封为经理等;如果自己坚持清高,不想如等级霸权国家的国有制企业官僚享有特殊待遇,而要平等竞选,也大有希望竞选成为民主企业的领导或至少是骨干、功臣,在全社会该行业及其相关领域都享有礼遇。彼时彼刻,如果还有人习惯称呼其为老板,可能他只会板着面孔说:你们人人都可以长生不老、灵巧活跃了,难道就我还是又老又呆板吗?

(三)、独家经营并不可怕,甚至更加合理

私营经济最排斥的就是别人独家经营,但都追求自己一家经营,可见其自相矛盾。私营的独家经营之所以更加反动,就在于事实上等同霸权统治了。但正如霸权统治也存在诸多优势一样,独家经营也同样如此,关键是决不能是私营的独家经营,而应该是全民民主化的独家经营——实际上就是大家共同经营,这就是其根本优势所在。大家共同经营相对于私营多家竞争当然更合理,才真正受到全民的热爱、支持:

1、独家经营才责任明确,无法推诿他人,一改多数企业产品千方百计隐瞒生产者信息的恶习,而方便全民全面监督、制约。

2、才必须永久保持产品或服务的优良,社会全民能一直追踪。

3、才无法分成产品或服务内外有别的等级制,使企业成员无特权。

4、才可以使企业成员不只是追求经济利益,而必须、也必然追求政治前途与精神名誉,使人人成为道德模范。

对此,只需要全民经常监督并附之以道德评分及奖惩,更可以以全民公决来根本遏制或改变。

当然,民主经济的独家经营也只能自然产生,不得人为促成,不同的政府、地区首先还是应该兴办有多家企业竞争,即使是在同一政府区域内也可以兴办多家相同企业竞争,只是一旦要出现垄断的结果,社会决不能人为排斥、阻止,而应因势利导,使独家经营扬长避短,发挥比多家竞争更大的优越性,并始终确保其合理性条件:

1、向全民平等开放。只有如此,人民才不害怕这种事实上的垄断。

2、全员地位平等,享有全民民主权。惟其如此,人民才喜爱这种独大的企业,因为它本身就如自己的又一个家庭。

3、允许其他任何单位或私人的竞争。惟其如此,即使是该企业形成事实上的垄断,也不能变成法律上的独占,从而有建立集体性的独立王国的危险,进而在社会或人类形成阶级化的等级制;而且,任何优势企业也始终需要外在的竞争压力作为内部压力的补充。内部压力为主,必不可少。

4、受政府乃至全民的节制。惟其如此,才能确保任何企业不致于成为与整个社会分庭抗礼的组织,或者只为了企业利益而罔顾他人、社会利益。

可见,只要有了民主制,任何当代看起来不可思议的反常事务都能正常化,并优势凸显。

由此也可知,以多党制取代一党制就如以自由竞争取代自然垄断一样,并非必需之道,只要有了直接民主制下,政治上一党自然垄断也是可取的,就如总统自然终身任职也会利大于弊。

(四)、使发明专利与及时广泛应用两全其美,而非进退两难。

发明者的专利权不再以专属的排他使用及金钱为奖励,那样会阻碍科技的广泛与及时应用,甚至导致在发明地国因使用价格高而迟迟难以普及,反倒被他国抢先盗窃技术或复制产品而大肆使用,而且,这类盗用始终防不胜防,防范所花费的时间精力与代价往往还高过本身的价值,得不偿失。而且,除了金钱就基本上没有其它的奖励,反而无助于对人民激励。对发明创造者应该予以道德得分与优先权,按照其发明项目的价值来评定得分的多少,由专门的委员会初评,发明者本人或任何他人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申请复议;对复议不服的,可以提请全民公决。优先权主要是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是使用该发明的,无论是为主还是为辅,都可以免费并优先享用,其妻子因辅助发明有功,其子女因可能有相应的遗传优势,也可以享有一定的优待。

如此,任何人不仅愿意创造发明,而且,更加愿意奉献给社会全民使用,以求得比单纯经济效益更多的全面优待收获,即使金钱获得可能不够,却能获得更多乃至无限的道德分数,发明者哪里还需要什么专利权保护、防范人民侵权,而是巴不得人民都趋之若鹜,只要不嫌弃就行了(道德评分见后面专论)。

Comments 60

  1. http://renewabledenton.com/icici-lombard-car-insurance-online.html

    #101 Clot: I like it!!! Not looking to destory any body, just a 20 to 25% discount off 05 prices, and probably flat from there for a couple of years, maybe more, but thats OK.Really not horrible for current owners in my opinion, unless you did the no money down toxic financing etc, or blew all of your equity.And if you bought years ago, you will still be exiting with a far bigger price than you ever imagined.In the end, the real estate market will be stronger for it.

  2. driving instructors insurance

    Hello, I am interested in becoming a freemason. I am 19 yeas old and I am currently a full time student to become an engineer. I am interested in becoming a brother to become further enlightened and to become as intelligent as i can be.

  3. http://lejoursdechris.com/future-generali-india-car-insurance.html

    Good morning Anya,I love your blog. You take such care with all of your photo's. Your presentations are magnificent! I want to run over to sit at your table. I experienced the raw food diet while living in Santa Cruz and stopped eating it when I moved back to New England. Your pages inspire me to want to try it again.Thanks for the efforts. So glad to hear you are looking into Waldorf for Paloma. Hugs.

  4. http://elpicodist.com/royal-bank-insurance.html

    "Obamacare will kill poor black people who aren't connected to the 'community health organizer' graft schemes it has embedded in its 1000s of pages. "Since any poor black people who refuse to be "organized" will be suspected to be traitors to the cause, it seems like the people in charge would be fine with tha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