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是人不如兽的惨剧】无论何种体制与理由,绝不能靠武力统一他国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649-654)大自然是由无机物与有机物、生物组成。无机物彼此相处和谐,可以海枯石烂,永不变心;植物则尽管丰富多彩,各有千秋,甚至不乏高矮“胖瘦”“贫富”悬殊,但彼此相安无事,即使一植物因命运不济而夭折,也只是默默枯萎、逝去,决不会拉邻居陪葬,反而只会把自己的遗体化着肥料滋润其它植物;即使是动物,食肉动物对食草动物也只是在饥饿时才使用暴力,但点到而止。平时相互也自由流动,决没有为了自己衣食无忧,就滥用“权力”,使用暴力,囚禁它物等等,可见,自然界万物均以和谐甚至和平相处为原则。人类社会当然不得再诉诸于武力,不能人不如物!连私营经济互相竞争,人类社会都没有赢家,何况是赤裸裸的严重伤害、损害人类的武力战争呢?那绝对都是输家。再说既然人类才是理性的动物,那更应该只是以理服人,不战而屈人之兵。无论何时何地何种理由,即使本书的真理无敌天下,武力战争都应该绝对禁止,也只能靠各国及其人民自觉自愿接受;如果不接受的,无论何种原因,都不得以武力强迫或强制改变。笔者只会向不接受的人虚心请教,推心置腹的交流,以求全人类的共识与爱心。

第一枝节 半民主社会没有侵略霸占性,没有武力打击的必要性

私营国家对外战争或可胜,但对内战常败,因失多数民心、无国力、民力,人民对反复的换汤不换药式的政党轮替已经失望,而寄希望于反政府的彻底改变,就如同另类的竞选。故,政府害怕对外战争导致后院失火,无法止息。

一、半民主社会地主资产阶级并不必然要求本国侵占他国

半民主社会地主资产阶级对国家大事虽然常常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恰恰是他们并不愿世界统一,就不要求本国侵占统一他国,以免他国也变成统一法律特别是以民主人权保护的法治,而妨碍自己小王国的自由行径,最多只是要求本国出兵打开外国封闭的国门,允许他们投资建立小王国,只是当被所在国侵犯时才要求本国出兵保护。二、半民主国家的政府无侵略性

间接民主制政府毕竟是全民选举产生的政府,必须尊重民意。作为普通平民及其士兵的家属是最不愿有战争的,哪怕只是出于正义的帮助外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的美国就是如此,奉行孤立主义,连传统的盟国英国也遭德国攻击,甚至本国的商船也常常遭到德军的轰炸,都迟迟不愿出兵参战打击法西斯,直到本国被日本偷袭军港,损失惨重,才匆忙全面参战。

三、政府也难有决定性权力

行政机关有军事领导权,但无决定战争权及其军费财政权,议会才有权决定是否开战,但是始终受多党互相牵制,而各党的背后就是各自的利益集团,主要还是作为纳税主体的地主资产阶级的意见。

四、政客对侵略占领无积极性

半民主制虽然只有普选,但仅此一点就基本抑制了政客主动好战的冲动,任何行政领导人都不能终身任职,除了受选举的下台外,还流行连选连任不得超过二届的国际惯例,就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特别是这事关国内外最大牺牲、损耗的战争,一旦启动了,只要自己一下台,难免受到追究,秋后算账。

五、政治领导人多有经过竞选产生的善良品质,也不愿侵略

政治领导人都是经过竞选产生的,而能否胜选,善良的道德品质占重要比重。善良当然就不会出于私利私欲而霸占他国,除非是解放他国人民免受暴君暴政的奴役。

第二枝节 专权国家不可能具有全面优势,无武力统一的充分性

家族霸权无论哪方面都不再具有主动发动世界统一战争的能力与胆量,最多只能是局部的主要是对邻居的侵占,如前伊拉克占领科威特,故,主要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统一或称解放战争,如德国纳粹党自恃国家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悍然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图改造“腐朽的资本主义世界”等,或如前古巴在非洲等搞革命输出。但是:一、政治与经济都无民主,精神无自由,就无道义优越性

专权国家中即使是社会主义体制也只有微弱的优越性:

1、经济上不是土地私有制,不是私营经济为主,但官僚所有制及官僚国有制经济走向另一极端,充其量只是更便于改造成共产主义民主经济。

2、政治上只是宣称要实行高度民主,并确实把直接民主作为追求的目标,甚至如德国纳粹还多次实施全民公决。但毕竟连间接民主制都没有保障,全民公决也只是止步于政府主导的局限性的事务。尽管实行了直接民主制,就可以不必实行多党制的竞选(详见后论)。

3、特别是精神言论暂时还压抑自由。那就无论如何也不具有优越性。也正因为这一重大缺陷,才导致德国希特勒要发动世界大战前几乎无人能公开反对,才导致世界史上最大的人为灾难,也使希特勒、墨索里尼本人从一代枭雄变成千夫所指、万代唾弃的魔鬼。

可见,社会主义等国家没有正义优越性,就不得发动改造别国的战争;即使有了正义优越性,那也根本无需发动战争,别国会主动臣服,来学习、取经,以图改正,还客气的询问:需不需要交学费?或者恭请贵国人民进入本国担当民主共产的导师吧?这比“二战前,奥地利人民及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人民公决,请德国纳粹来统一”光明正大,关键是都是平等加入而非臣服。

二、人力上本国人民并无统一他国的积极性、决定权

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就是基于反对、推翻私营体制的使命感,故,具有要发动统一战争的精神动力,当国家封闭时,这种精神动力达到盲动的极致;即使在国家开放后,仍然会是党团的基本任务,也是许多平民的欲望——在本国无望,也希望借助战争来改变命运,大发横财,出人头地。但始终不可能是多数人民的真实意愿,起码战争牺牲的都是广大平民及其子弟,有多少人愿意以结束自己的生命来求得所谓新生?德国日本当年号称有80%的国民赞成本国的扩张政策,肯定不是真实意思表示。问题是战争的胜负不是只有或主要靠本国人民的精神动力就可百战百胜的,何况,这种精神动力还只是本国人的,并无被侵占国人民的附和或认同,同时还必须具有相当的物质力量。而社会主义国家依前述的桎梏,连相对于私营社会的全面科技优势都不可能,这也是德国法西斯难以战胜国力、面积、人口都不如己的英国的原因。

三、军事上独裁体制决定其军士与武器不可能先进

军事上,尽管专权国家具有高度军事化的特点,并可以全民皆兵,倾国倾城,全力以赴,但是,即使是军力,也并非完全取决于兵源数量与武器数量,军士的素质、武器的质量才是至关重要的,而依第七篇勇悍论所述,专权体制决定了其军士与武器都不可能先进,不仅不能一以当十,往往只是相反,前伊拉克军队与少量美英联军交战时就可见一斑。

四、国力上有质量的经济主要靠外商外资

国力上,专权国家尽管可以借鸡生蛋、竭泽而渔等多种方式在经济总量上赶超私营国家,甚至在人均上也不落后,但是,由于专权经济中有质量的经济主要就是来自私营社会的外商外资,外商外资一旦面临本国将被专权国家侵占时,必然退守本国,撤出投资等,因为,外商本来连本国要统一外国都不愿意,岂能甘愿外国反而统一本国?而且,外商即使主要甚至全部身价都投资在专权国家,但连身份都不愿移民为专权国家国民,而始终保留祖国国籍,当然就是更热爱祖国的体制,深知专权国家与自己只是互相利用关系,祖国才是自己可以支配决定的政府,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维护祖国。当外商撤退后,专权国家的国力也将大大减少,而私营国家的国力迅速恢复,反一轮此消彼长,双方差距又会拉大。故,专权国家没有武力取胜的充分条件,德国的闪电战、日本的偷袭当然不可一世,只会激起人神共愤。特别是——

第三枝节 靠武力而非人心统一无正义性

和平非暴力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根本正义!无论何时何地,都不得诉诸于武力暴力!如果你有充足的道理、公理、真理、正义、科学,他人他国迟早会自动自觉追随,因为,无论是独裁者还是富豪,没有人不愿自己充分长寿,并真正得到万人爱戴。故,关键的不在于准备战争,而在于探索、实践人类最大的正义!正义就是人民的正确大义,在程序上必须得到最多数人民的认同,而非自以为是的包办,在实体上就是人民最朴实的自然的本能的要求,而非欺骗性的或者灌输性的所谓理论。

一、没有获得私营社会人心的支持会面临人人皆兵的反抗

没有获得私营社会人心的支持,单纯靠本国军队或及人民支持始终难具有压倒性优势,还可能面临对方国家人人皆兵的反抗,双方牺牲、损失极大,得不偿失。

二、没有私营社会人心的认同,难以有效管理

没有私营社会人心的认同,即使勉强占领统一了,就难以有效管理,实行不同的,甚至完全相反的但并不合理的体制,必然使人民不适应、拒绝、反抗,以致社会动荡不安,民生难以恢复,人民更加反感,连本国人民也失去耐心。

三、难免要重新复原私营体制或者改变成杂交体制

即使强压了一段时期后,再逐渐恢复基本运转,其结果在许多方面不仅不尽人意,反而不如私营社会的自由平等人权、一定的民主时,人民就会留恋旧社会,难免要推翻现政权,重新复原私营体制或者改变成新的民主性体制。东欧诸国从私营体制被解放成社会主义,其后又自发变更为私营体制,就是如此。

第四枝节 具有靠人心取胜而和平统一的可能性

一、私营社会确立了言论自由的法律与环境,真理还能宣传

私营社会毕竟确立了言论自由的法律与环境,尽管政府几乎不再主办舆论媒体,都是私营主办,并以赢利为目的,但是,并非只有媒体才能宣传,任何大庭广众都可以作为真理宣传的平台。只要是真理,只要我们坚守信念,就一定能,也常常非常容易一呼百应。人心向善,人心求真,才是主流天性!而真正的人间真理当然莫过于民主制,任何经济、任何物质、任何诱惑都不可能高过使人人成为社会的主人!社会主义思想之所以难以被世人所接受,就在于这基本方面的本末倒置,人民可以不要经济、产业,但只求、也必求平等地位,地位不是由经济所决定的,而是由人与人包括任何官员的关系所决定的,还需要靠土地共有制来促成。经济并非人类作为大自然的动物所必不可少的,而且,始终是不可能平等的;只有实行民主制,让人人真正完全平等了,才能有真正科学理性最佳的共同生产、共同产业经济。

二、私营社会确立了选举制,共产党团能够合法执政

私营社会毕竟确立了选举制这一间接民主制,尽管在土地私有及其私营经济的决定性作用下,政府作用有限,但是任何一届领导人不可能只是充当资产阶级的代理人,毕竟选票是不分资产、等级的,政治人物无论是基于深得人民信任的品德天性还是始终要顾及多数民意的现实考虑,都不会完全拒绝真理,背离正义。也许只是因为至今尚无真正能够完全的彻底的明显的改善当代社会弊端的好制度,还不足以使他们愿意为此奋力一搏,直至牺牲一切。许多正义之士为了追求真理连生命都可以牺牲,又何惧这短暂的官位、俸禄呢?何况,只有深得民心,彻底改观,才能深孚众望,永葆领导地位——在野时也可以领导世人,号召力感染力常常更加惊人。

三、地主阶级并无法律特权,政府与民众可以合法废除土地私有制

尽管私营社会被误入所谓经济的泥坑,从而被地主资产阶级左右,但原则上地主资产阶级并无法律上的特权,只是具有土地私有内的事实上特权,而对这一事实的改变在法律上是可行的:政府为了公共事业可以征用私有土地,只是受到财政的限制,但如果众人的合力捐助,就可以众人拾柴火焰高,足以烧毁邪恶渊薮的土地私有制;即使众人的财力还不敌大地主的土地价值,但只有人人奉献出自己的私有土地,交由作为人类大家的共同所有、使用,就足以感动众议员,促使他们顺应民意与科学真理,从法律上压低地价,或者以后期收益来分期返还给大地主。也许等过了一段时期,失去了土地的地主们很快感受到了无地一身轻,失去了一小块土地,却获得了全球自由居住的幸福,失去的只是万人唾弃,获得的是万众的欢迎、喜爱与敬重时,那时,昔日的地主们哪里还会记得索要政府尚欠的地价,就是政府基于信誉,坚持要还给他们钱时,他们无奈之下,也会提出折中方案:如果你们硬是要给钱,那就把钱埋在那块土地下吧,让其陪同腐朽的土地私有制成为土地的腐烂肥料,钱币本来就是最脏的——我们才真正视钱如粪土!

正如中国的民间国歌“爱的奉献”:只要人人都奉献一点爱,世界就变成美好的人间【12337-67656-61227-67635——】

(当然,如果是在一国之内,或者未来已经统一的全人类大家庭里,万一某地方还要闹独立的——就是直接侵犯、妨碍了全国或大家庭人民的自由权等,那么,经过全国全民公决禁止其独立后,地方仍执迷不悟的,中央或共同大家庭及其政府理当依法依公决去强制执行统一,这与本文不相矛盾,详见本网站专论【从自然平衡规律的高度论[反分裂国家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