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翻科幻】为什么说恐龙不可能是自然的产物?而是——

(选自P655-656)第六主干 霸权与私有共存曾经毁灭史前人类的科学推想

由于只是推想,故不宜单列一篇,但因是基于已有的实证与逻辑,仍不失为科学真理。

我们现代公认的已知人类社会只存续了几千年,且在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宇宙中尚无发现其它有生命的星球,那么,地球上这次人类出现前的无限年代里究竟有无出现过史前人类或类人类,我们并不能否定,那就存在曾出现过人类的可能性,有些文明遗迹就可能非我们这次的人类所制造,但也非外星球人所制造,因为,如果几千年就有外星球人到访过地球,并在地球上进行如此大手笔建设,那何以后来特别是过了几千年的现代反而没能再光临地球呢?外星球也应该越来越发达,来地球更方便、频繁;如果是人类创造的,那当初的人类又去了何方?也许在地球深处还有许多我们尚未发现的史前人类所创造的文明遗迹,那曾经辉煌、发达、文明的史前人类为何一同消失了呢?

一、依自然平衡规律不可能自然产生打破平衡的超级猛兽

我们从自然界的基本规律分析,定量守恒、物质不灭、作用力与反作用力对应且等量,都是自然界乃至宇宙的客观规律,在这些规律的支配下,一物降一物,彼此牵制又相互依赖,维持着大自然的基本平衡与原始生存环境,这种环境经过亿万年磨合而基本和谐,会亿万年甚至永久不变。因为,在物物相克、彼此制衡的自然界,它不可能自然产生能打破常规与平衡的超级猛兽或高智商的高等动物,更不可能自然产生出一种在自然界天下无敌、可以吞食一切、足以毁灭自然界生物乃至自然界本身的动物或植物。所以,人类的诞生就是非自然过程,并非完全依靠自然进化,因为人类的智商与能力所发明的科技、核武器、生物怪物等足以毁灭自然界、地球。这也反证本书首先所论证的人类是、也只能是基于直接民主制而诞生,没有直接民主制,这种非自然的文明就不可能通过猿猴进化成人而产生;没有民主制的始终保障,人类就可能发明出无数恐怖科技、物质、手段毁灭自然界包括人类自己。那么,现有证据只会显示史前人类曾有过足以毁灭前人类的恐怖科技武器或怪物。

二、恐龙只可能是人为的生物怪胎

恐龙是我们基本公认的几十万年前存在过的最大动物,其体形结构是综合有各凶猛阴狠野兽之厉:如蛇的头——阴险毒辣、如长颈鹿的勃子——可伸出大森林洞察一切动物、超大象的腿——一脚就足以溅踏山河、如鲸鱼的腹肚——可吞没万物、甚至有赛鲲鹏的翅膀——不只是天下无敌,连天上也无敌,等等,简直就是想象的魔鬼化身,也类似于中国古代帝王最喜爱、崇拜的龙,只不过中国帝王要求的龙具有十二种动物之长,并且上可飞天,尽管没有翅膀,下可入海,所以身上有鱼鳞。如果恐龙确实存在过,那么,可以推想它不是自然的产物。因为大自然本是和谐的系统,而和谐的前提就要物物相生相克,相互依赖、相互制约,才保持平衡,如野草最柔弱却最有生命力,故仍然生长,若一味放任,也会侵蚀森林的土壤而致大森林枯死,故,食草动物就会大量出现;但食草动物过多吃草也会毁坏广袤土地的植被保护,终致自己的食源枯萎,故,就有食肉动物的出现,适当减少食草动物而保护了草被的生长;食肉动物又因自身各自为政、一山不容二虎等生理限制而使其不能团结合力,就没有力量全体吃灭食草动物而断了这生物链等等。故,大自然本身是不可能产生那种集百兽之长之狠的魔鬼式恐龙,否则,百兽万物都将被其吃尽,那它只可能是人工的合成,即人为的生物怪胎。那么,什么样的社会才能产生出如此怪兽呢?

三、民主社会不可能生产恐龙之类的怪兽

因为民主社会就如大自然一样平等、自由,相互依存又相互制约,保持全体的平衡,更以法律的人为平等来确保不出现大自然的弱肉强食而导致的事实上不平等,根源于平等的博爱就自然深入人心,从而事实上法律上都不得、不能产生危害人类的超人或怪异。尽管民主社会的高科技使任何生产发明都有可能,但全民公决制及民主经济与科技结合会遏止任何可能危害人类自身的发明,制止反民主的行为。依第一篇论述,史前人类也如这次的人类社会只能是因直接民主制而诞生,同样因无民主经济,只是私营雇佣制经济一极膨胀而导致半民主制与霸权专制社会并存,那时的专制霸权独裁者就如希特勒、萨达姆等一样妄自尊大,要称霸全球,并如现代某些国家因自身能量所限就放任甚至带领全民盗窃世界科技,悍然生产这超级的怪兽恐龙,来作为自己称霸全球的超级工具,或者独裁者本想成为不死的超人,直接吃了多种药物或者作了转基因,终因科技有限,自己及国家都控制不了,而变成这刀枪不入、连半民主社会的武器弹药也奈何不了的魔鬼式恐龙。如果说恐怖分子是霸权专制专门针对半民主制的恶人,那么,恐龙就是霸权专制与半民主私营经济纠合的怪物。

Comments 1

  1. Pingback: 真理广场与焦点透视Truth square and focus perspective | Big Democracy Fami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