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第一】为什么说只要非全民主共产主义体制,就必然人人精神错乱,远不幸福,必然短命?

(选自P149-167)第二枝节 霸权统治现实王国:想成魔鬼的野兽主宰牲畜

一、精神文化必然两极异化

古代之所以盛传神话天国,其实就源于专制霸权者的淫威需要。独裁霸权者都想当“神”,满足人基本的又是最高的需求与虚荣:让所有的同性人都敬畏、服从自己,让所有的异性都爱慕、归属自己。于是,自古到今,无不借助或人造神话来神化自己。古代独裁者称为“天子”,现代独裁者就称“天才”。

在那理想王国里,社会丰富多彩,经济丰衣足食,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如同当年描绘的共产主义社会;统治者有天皇大帝的龙威,天兵天将侍卫,美女良马拥戴,莺歌燕舞,其乐融融,何等舒适逍遥!但仍是实行严格严明的等级制度以及权力的绝对独裁,臣民的绝对服从,即政治制度、日常环节等都是等级霸权政体的照搬模式。除了虚无缥缈的经济充足、环境舒适外,最大的区别、最强调的就是独裁者及全体臣民依等级权力与神力,而具有的一级强过一级的各自固定能力,人人各显神通,但任凭各自的手段、方法总斗不过上级,全民均斗不过天帝;天帝独裁者无所不能,且生命无限,就可高枕无忧,随心所欲;各官员也可亦步亦趋,尽情享受;平民则如信徒心甘情愿,安分守己,并万众一心;社会一片稳定和谐,秩序井然。

在古代中国,专制帝王还把人们敬畏的天空乌云翻滚、电闪雷鸣时显现的魔鬼式景象冒充为上天之龙,进而编撰到大海的波涛汹涌、高深莫测也是因有海洋之龙——海龙王,而且,活神活现的设想龙兼备十二种凶猛动物之厉:最有力的牛头、最有毒的蛇身、最犀利的鹰爪、最坚硬的鳄鱼皮等,能兴风作浪,会翻云覆雨,加上自然界威不可挡的火置于龙的头上,水深藏龙的身体,上天入地,喷火倾水,翻江倒海,力量无穷,纵然亿万人民也不在话下,即使千军万马也不是对手,活脱脱就是他们内心追求的魔鬼!他们则是龙的化身、龙的传人,威力无比无限,可主宰万物生死存亡。既借助西方人传说的可灭万物的恐龙之威之恶来恐吓世人,又巧立为真龙只现于无人可居的天空与海洋,既增添龙的神秘色彩,以免人民穷根究底,揭穿谎言,又显示龙具有凡人都不具有的本领,还可借机把天气与海洋自然现象的风和日丽、风平浪静就宣称为自己统治者的功劳,把自然灾难则推说成人民不顺从的过错,借此威慑民众,使龙具有恶与善的两面性,善,使人崇拜,恶,使人惧怕。由于古代帝王只能自称为龙的化身或龙的传人,就不能直接称为龙王,于是,就专门造出一个君字。君的来源也许就是借用“尹”字象龙头,如同龙张开大口,体现了其大气、权威、凶恶,而且,君的音与“军”同,即,君主又是军队的最高首长、独裁者,现实中的龙王就是靠军队来体现龙威。进而,龙的服饰、图案、求龙的仪式等都由独裁者统治阶级垄断,但为了个人崇拜,又要求民间以各种方式大肆宣传龙、崇拜龙,以致几千年代代流传,成为了中华民族的象征。尽管现今人民可赋予龙不同的含义,但龙的来源、龙的主体不改霸权的本性,与大自然曾存在的恐龙倒是惊人相似。龙成为统治阶级自欺欺人的精神工具。

在现代专制霸权中定宗教为国教的国家,专制霸权者同样以宗教教义宣扬的人类理想王国作为现实的信念,要求人民绝对信仰与服从。由于这理想王国结合了宗教教义的诸多与人为善、切合自然等规矩,使人民更易合乎逻辑的接受、诚信,特别是对现实厌恶、无奈下,更会痴迷其中,以求精神解脱,自我安慰,如同求得精神胜利法,并把主义的理想描绘成神话王国:物质已极其丰富、享用不尽,人人充分劳动、按需分配,但均无政治框架制度的设计,更无人的地位与政治权利的民主规定,无非就是要嫁接历史上的专制霸权制度;各专制政权虽也有一个共同的理想:王国没有国界,世界大同一统。但这种一统无疑都统一在一个天皇或教主或统帅手中,天皇、教主凭神力权力都可任意主宰万人万物,而且,领袖也是“万岁、万万岁”。因而,人人地位的平等、人性的自由、民主的制度等都是荒谬绝伦之异端邪说,是妖魔鬼怪的狂言,应彻底扼杀,荡然无存;王国只能有一个最大的声音,只能唱“同一首歌”。独裁者如如来佛的魔手可伸向人间王国的每个角落,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在那里,现实中依权位高低而称的:万岁、九千岁、八千岁等都已实现,长生不老,永世统治享乐,各臣相、权贵也有相应的寿命、能力及晚年安排。这就造就了从古到今,独裁者无不倾国力大练仙丹,追求长生不老药,至死都不信、不愿自己真正离开统治地位,而不惜代价要把自己的尸体装在水晶棺材里面,幻想将来科技发达、奇迹出现使自己起死回生;同时,占据国家中心位置也能阴魂不散的时刻统治着人们的精神灵魂。因而,天国与人间还有一点让后代所不悦的就是,因皇帝永存,公子、王子就永远无缘问鼎皇位,以致一边是独裁者全力以求长生不死,一边是其后代不顾伦理,拭君篡位,使其早逝。可见,依专制霸权本性,即使是其梦想,也编不顺悖理的梦魇,在强加给全民恶梦的同时,也注定自己夜夜惊梦或到头来一枕黄粱。

霸权统治不但梦寐以求这理想王国,也在拼命付诸实现。然而,除了能把独裁者个人的遗体保存、思想留传、特权等级制度横行外,经济上只能是停滞与混乱、不时的倒退与人性的退化。当然,社会经济再苦再难也不会影响权贵们过着如同神仙般花天酒地的日子,就无足痛痒,只是平民的精神境界总是达不到天国里顺从忍耐、无欲无求的境界,不具有理想的精神文明——安分守己、任劳任怨、舍生忘死,更不会从内心深处从灵魂上净化、洗脑,甘愿接受命运安排,并乐于为霸权权威献身。于是,专制霸权者面对经济领域合乎逻辑的停滞退化,可不急不烦,仍主力以赴加强训化全民的精神,要把全民及后代塑造成理想王国中充满那种“理想”的臣民。现代霸权各国的“摇篮工程”、“希望工程”即从孩子上学甚至幼儿园开始就抓紧教化那类虚无飘渺的国教、服从权威的思想,国教缺乏逻辑就为荒谬,权威背离民主实为霸权。

二、霸权实现理想的手段:使人们从不敢、不想、到不知反抗

为了实现理想的等级、稳定、和谐王国,专制霸权者不择手段以暴力加欺骗来训化人民,力图使民众从不敢反叛、到不想反叛、最终到根本不知反叛,而被彻底净化,甘愿为奴,以献身为荣,以异见为耻。

1、对于那些敢于怀疑、“乱说乱动”者,统治阶级就滥施刑罚,动辄以反革命宣传扇动罪、诽谤、诬陷罪、造谣惑众、寻衅滋事罪等来抓捕关押甚至整死,并没收财产,株连家属;对较轻的也是狠加批斗,打成异教,贬入底层,使其妻离子散。即,以暴力打击使人们不敢反叛。

2、专制霸权的一切舆论宣传工具只允许流传正统的教义。同时,在文娱创作、艺术表演里也尽量充斥神话传说、帝王将相和睦相处、尊卑等级有序的虚设情景,让人们也接受、相信古代专制霸权帝国其实也充满和谐、仁慈、欢歌笑语,爱民亲民,如同一家人。他们更千方百计封锁信息、不断设法丑化半民主社会,并趁机附和西方社会把小半民主视为民主制,进而把民主斥责为“一盘散沙”,把自由斥责为“一片混乱”,把廉政视为指责为作秀等等;而且,不惜睁眼瞎说,明明与半民主国家的经济差距在缩短,主要是因为私营经济一边倾斜及本国侵权等的结果,却说成是本党或本国王独裁领导的优越性;明明当代私营经济与官僚经济发展主要反动、祸国殃民,却自欺欺人的只唱赞歌;明明国内的贫富更加悬殊且人民绝对贫困,却说成是人人共同富裕;明明只是少数国家保留国王,也是虚无象征形式,而美国等连任何世袭终身的国王也没有,却简单牵强的斥之为“帝国”——没有独裁皇帝的帝国,等等。通过正反两方面的欺骗使人们对专制霸权充满企盼或对民主社会也充满迷茫而不想反叛了。

3、他们推行愚民政策,先限制或剥夺人民的受教育机会,或者干脆误导教育,以神教如宗教教义或类神教的主义学说来灌输,反复强化、洗脑,再以宗教的因果报应、人生轮回、天国来生等来蒙弊百姓,让人民不问现实的痛苦,甘愿牺牲,以换来死后升天的神仙般生活,如有的宗教霸权国家一些极端组织就以此来欺骗青少年充当人肉炸弹。这些可怜的杀手并非不怕死,只是厌烦了现实的苦难,以求幸福的永生,愚味到为了生却先得死的荒谬中;同时,辅以强制要求,软硬兼施,攻心攻身,形成全国氛围,逐渐使人们只会偏执盲从、甘愿效命而不知反叛;现代腐败经济下,虚假信念既倒,已无力再树,霸权阶级干脆彻底纵容、制造人性恶化、腐朽,如一打开电脑充斥网页的就是色情、画饼充饥的荒唐,让整个社会恶化到使人们痛感到人性与未来本为如此,不可能有更好的境界,而麻木不仁,竞相堕落,“看破红尘”而不知反叛了。

这就是专制霸权对人民精神锁制与摧残的三步曲。

三、专制霸权现实的王国:想成魔鬼的野兽主宰牲畜

由于梦想的天国是不可能实现的:没有真正的民主的共产主义经济制度,经济不可能有任何理性、高尚的发展,人性、精神更不能升华。霸权者强制推行的结果就只能是:自己做不成天国的神,就要变成魔鬼;平民成不了虔诚的善男信女,就必须变成牲畜般的奴隶,这正合霸权的存在条件与基本要求。霸权的信条就是:既然你们不信我,不崇拜我,就让你们怕我,服我;既然你不能成为无欲无求、绝对顺从的信徒,就让你们成为成天被管束的牲畜性奴隶。

同时,霸权者就想自己能具备魔鬼的力量。

1、可以不学无术,只需精通治人术。霸权者不追求达到无所不知的境界,那既不可能,也无必要,且实在太累,他们只想在已知的领域为所欲为,穷奢极欲,故,历代帝王、独裁者从不自封为圣人,只因圣人要苦心钻研、博学多才甚至清心寡欲,才能达到那至高境界;霸权者只想成神人、能人,一句就顶一万句,句句是圣旨,当作真理,臣民得一律遵循;他并能洞察所有臣民心理,使臣民不敢背叛,不敢乱说乱动,为此,霸权统治就广设各种特务机构、设备监察民众。

2、任意严密锁制臣民。要使自己能轻易的任意的处决任何人,但民众都无法加害自己;自己有超人的能力与魅力,同性们对自己无人不服,异性们对自己无不爱慕。从古以来霸权神话宣传的都是神功奇能、呼风唤雨、长生不老者,但囿于现实的无奈,因纵欲无度导致的身体素质低下,霸权者平日只能有里三层、外三层保卫,前呼后拥的出行,甚至借助铠甲护身,现代则借助于防弹衣护体,进而会走火入魔的要进行经常输入年轻体壮者的血液、医疗克隆生理组织置换、基因改变或混合等来使自己成为超人、怪兽,真正具有魔鬼的力量;同时,对平民则极力压抑,削弱其天赋,使之思维愚钝、身体嬴弱,对皇帝身边的男仆则阉割成太监以消除其性欲,把领导身边的佣人割断舌头以消除其言论自由,防止其泄露机密、隐私。如果说,中国封建社会的女性都得裹成小脚以约束人身行动自由,那清朝的男性则上自皇帝下到贱民都要留长辩子就难思其邪了,也许是想让人具有长长尾巴的马的功能:驯服、从众、任劳任怨,还勇往直前、绕勇善战?因为满清就是靠战马赢得天下的。

3、自己可以无能,但纵欲享受无限。能长生不老,永远年轻,精力充沛,可以吃无限,性无止,纵欲无度,财多而不累,食多而不肥,乱性而不亏,于是,他们杀鸡只取卵,吃鱼只食翅(鱼不是鸟,鲨鱼活跃主要不是靠相对弱化的翅膀),以反常规的愚蠢的贪婪、狠毒为荣,有的美女被收为妾数年也不不及宠幸,但外人不得染指,妻妾不得擅离,徒然荒废国色天香的青春。

相比之下,平民则有天壤之别,本质之异,如蹲地狱,如同牲畜。

1、与政治、经济相比,精神领域一旦垄断,就会千秋万代难变。

无论是何等专制霸权,政治领域总是会挑选一些民间人士加入统治阶级,经济领域更是必然允许平民中有先富者,但,唯有精神文化领域霸权阶级不会放开,不允许有杂音,只能认同霸权阶级的反动统治,尽管各国霸权阶级的名称会有不同,但都是极少数人固定的永久的压迫大多数人。统治阶级虽然不想、也不能当圣人,但绝不允许民间再冒出圣人。尽管民间本不泛圣人,但没有机会能展示、伸张,中国偶然出现了孔子、孟子,是因为当时战国七雄生死竞争,都急需能人辅佐,又无暇顾及只是提提异议者,才允许、宽容“持不同政见”者四处游说,宣传主张,评击时弊,加之当时霸权专制的历史还不长,尚未能形成系统的愚民理论,一时还难辨别民间声音是否可取,故,先期就允许百家争鸣,逐渐诸子百家中也主要只有孔子的说教因鼓吹“纲常礼教、尊卑等级、仁义道德”等最合等级霸权体制的需要才得以生存、流传并发扬光大,孔子也就终成一代儒家学说并被奉为圣人,但也决非在生时被封为圣人,也只是其死后才因统治阶级需要其思想时逐步奉迎。而同期的墨子、老子等因其举张过于爱民就遭贬斥、禁止,就连同为儒家的孟子学说因常反暴政而不被同等看重。其后二千年来再无产生超越孔子的伟人,这决不是中国或古代世界再无能人,长江后浪推前浪,人才辈出、青胜于兰才是规律,实在因几千年来霸权世界再无那种因七国实力相当、彼此生死竞争逼出的宽容环境与管束真空,加之霸权专制本来就可以一成不变,在思想上无需或不敢过多变换。

直到民主运动及半民主国家的产生才有百家争鸣,圣人迭出,如法国的卢梭、孟德斯鸠,美国的汉密尔顿、杰斐逊、华盛顿,中国近现代的谭祠同、孙中山、李大钊等等,几乎每个半民主国家都有类似的圣人,而且,这些舍身争民主、求真理的伟人虽未被奉为圣人但才是真正的圣人,他们的学说、革命行动才根本启蒙了愚昧的世人,荡涤了混浊的社会,从而自发的经久传颂。现代中国却在大力宣扬、传播孔子的儒家学说,并不惜代价在全国乃至全球广开孔子学院,仍然没有真正掌握、完善、升华并大力传播共产主义这人类与自然最大的真理,只会降低共产党本来最高尚、伟大的真知人格,难免使世人理解成中共是要继承、发扬古代等级霸权与愚民的传统?而且,连毛泽东时代都坚持批判孔子那一套“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等愚民反动思想,同为共产党领导又怎能前后矛盾?实在是自我矮化,自毁长城。孔子及其儒家思想可以宣传,但只宜是民间自发,共产党政府义不容辞要做的就是旗帜鲜明、理直气壮的宣传本书所阐释的科学共产主义理论。

2、在空间上,人民都不能幸免受精神统治。

作为平民只想凭自己诚实的劳动生存发展,只求向大自然进取以获得财富,不奢望具有主宰、压迫他人的能力,只祈求一个安身立命之本、不被赶尽杀绝的处境,但魔鬼的肆虐、野兽的猖狂总得有发泄的对象,平民就是其发泄的对象。之所以许多平民还无切肤之痛,还能幸免于难,不是因为魔鬼野兽的本性已改变,或不同地区的魔鬼野兽的本性有何不同,只因野兽暂时吃饱了、玩累了,毕竟野兽的数量始终是少数,平民的生存、安宁就只能指望野兽如此,或者如猴群一样,指望野兽只在先吃其它的猴子,就如本来警察是人民的警卫员,是人民最喜爱见到的人,但几乎所有的平民见到霸权警察就如同见到野兽;许多发火灾的单位也是宁可以自己较小力量灭火,也不愿见到消防队员来帮助,因为官方的消防队往往带来更大的腐败灾难,而且,没完没了,如同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他们一念经,平民就得奉送“金”钱,有时时间上还需是“今”天,官员懒得数数时,只需要用手掂掂“斤”两,平民还不应大“惊”小怪,以免显得官民之间不够和谐。

然而,人变成的兽高明于野兽之处在于,霸权者不会只满足于一时的吃饱,还要储存,如霸占众多女性,贪得更是无厌,就使平民避之不及,躲无可躲,难免都被盘剥、蹂躏。而且,专制霸权者在魔练自己的同时会在许多方面强迫人民整体被野蛮扭曲,使人民没得侥幸,如古代要女性都裹小脚,或不得单独外出。即使财物上或身体上少数平民暂时能幸免于难,但精神上绝对不会遗漏,因为精神上的统治,除了统治阶级铺天盖地的日夜宣传外,精神文化的传承也可以通过家庭父母等来主动或者被动教化,这也是平民教育子女、抚育子女的基本课,甚至是其望子成龙的重要课程:三纲五常、安分守己,民不与官斗,对官员只能顶礼膜拜、任人宰割等等。

3、精神上的错乱使人民及大自然都无法防范。

如果统治者精神正常,人民还能尽量投其所好,以苟延残喘,但若是独裁者乃至统治阶级的精神大都不正常,发生错乱时,人民就实在是惶恐至极,无法安生,就如同人民最害怕疯子发作。如果说,对民间的疯子人民还可以防备或者正当防卫或者紧急避险,但对于官方的疯子,人民就束手无策了。当独裁者发疯时,众官员会跟着疯狂,当众官员都疯狂时,人民就如遭灭顶之灾。本来平民不求永生,命也难求长,只能在极有限的生命里尽力而为,以尽自己抚育子女、赡养父母的责任,但总是力不从心,难以为继,善良者因无法挣扎而纷纷夭折,只能祈祷来生幸福,寄哀思于幻想的天国。为求来世幸福,迷惑的平民更忍辱负重,逆来顺受,以便灵魂无恶,坦然归西,但霸权阶级的随心所欲、云天雾地与现实的反差就会使其荒谬思维恶性膨胀,如同精神失常。如果说,只有活埋少男少女才能延续独裁者死后的享受,还出于古代认识上的愚昧,那么,现代中非等国家独裁者直接吃掉童男童女的肉体,以成全其生命的返老还童,许多国家官员直接残忍挖吃活生生的猴子脑髓以弥补其先天智商缺陷,就足见霸权逻辑的癫狂——明知不可能,或者只有1%的机率,却要人民与自然付出99%的代价!平民也避无可避,就连卖力的大臣也常因残存的良心发现而遭殃,或仅因独裁者出于官场制衡之需而遭兔死狗烹之灾,自然界及其生物更只能坐以待毙。

大自然各种物种平等共存、自由生长、和谐竞争的定律一旦打破,就不仅使人类停滞、荒废、退化,使人不成为人,还会破坏大自然的共存定律,祸及大自然,使我们的后代也难以生存。作为高级动物的人一旦要变成为野兽,就是超级野兽,不仅会蚕食人类,也会吞噬动物,霸权社会特别是官场对野生动物的嚎食,某国爆出的以婴儿尸体做人肉丸销售国内外等就是精神错乱下的疯狂之举之一。

可见,专制霸权强行打破人与人的平等,实施的就不只是等级特权,而是人种的等级,即把大多数人变成非人的食草牲畜,而自己则成食肉动物的超级野兽。历代专制霸权者无不在衙门内高悬妖魔鬼怪的雕塑画像,大门两旁各镇血口大张的狮子,他们坐的太师椅上也常披着猛虎的真皮与虎头,恨不能使自己就变成人虎杂种,真实再现人面兽心、人样兽性的本质与残暴,埃及的狮身人面像就是这公然的宣示。

四、霸权社会主体思维必然错乱,精神上则是绝对错乱

如果说,半民主制社会是因为违反了自然平衡定律而难免精神混乱,那么,依霸权体制本质分析,其根基就在于1>100,这本身就是根本荒谬的命题,建立在如此反动、荒谬的认识基础上的人的思维必然错乱,也只能错乱,还必须错乱。为了错乱,统治阶级就得绞尽脑汁制造出系统理论,力图使错乱正常化,并通过软硬兼施的方法使广大平民逐渐接受这套歪理,也视错为对,指鹿为马,颠倒是非。

精神错乱与精神紧张不同,错乱是因动物的思维感觉长期处于混乱状态中无法理顺造成的,主要是受自己所处于的环境导致。当自己名与实严重不符,已知的应然景象与现实的反差重大,而这些自己又始终无法改变,也难以想通,甚至越来越差时,就越想越糊涂。故,在儿童中不会错乱,野生动物中也只有精神紧张而基本无错乱,因为大自然是公平的公开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食肉野兽对食草动物,动物王对普通动物只有赤裸裸的暴力强制,无虚情假意的说教,故弄玄虚的骗局,思想精神的约束,虽紧张但单纯,虽无助但可避。然而,到了当代的人类社会,一方面是所谓物质高度发达,一方面却是精神病人不断增多,连被人工异化的牲畜也难免被强制扭曲而精神错乱,狼只有被人工驯化成狗后才会发疯,因为这种所谓驯化根本上是退化、异化,强制退化其野生动物的习性特别是其对“爱情”的自由追求,甚至对人类自以为是的丰富食物乃至衣服包装享受的反感,即使是动物都自然坚守:物质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爱情故,两者都可抛——否则,就会发疯!最被咬的就是主人,直到自己遭宠犬如此恩将仇报狂咬时,女(男)主人才可能如梦初醒,对公(母)狗大喊冤屈:畜生!我也是异性啊,ILOVEYOU——然而,狗等动物只会基于自然规律,坚守对爱情的种族专一性,对异类动物的异性决不会有爱情的激动,并不领情,宁死不会象人类一样可以“进化”到视最无耻无知的异种乱伦为文明的程度。

在霸权专制社会,精神错乱更是人民的普遍现象。本来,人类如动物一样都是精神单纯者,人类唯一区别于动物的精神是,人类有追求而精神充实,而且有集体的精神。高尚精神使人充实,集体精神使人理性,并保障人人有实现的可能。集体精神的取得只能靠民主产生。唯有个体单纯精神加集体健全的精神,人类才能崇高,才能有高超思维,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创造更美好的财富。

虽然霸权者与平民仍是同样的人,有着人的五官、性情、身体,但他们从不把民众当作同样的人,只当作牲畜,而主宰牲畜的同种动物只能是野兽,但霸权者嫌只当野兽还不够,不足以完全控制一大群牲畜的身体行动,特别是其精神思想。因而,在全面保留自己作为野兽的凶残、人的狡诈等恶性时,还得借用时代的科技、工具,以具有有效驯服、玩弄、宰割众多牲畜的能力,即,要变成有神力的野兽——魔鬼。而魔鬼的精神是绝对不合人间道义的,否则,它就不是魔鬼了。

1、主观上,霸权者如同魔鬼式的随心所欲。

在理想的天国里,天皇玉帝总是心慈面善,亲近可人,那是假设天国臣民均心悦臣服,自己又至高无上,能力无限,永永尊戴,实在是不可能有任何人、任何事让他烦恼、不快,即他想生气也没有机会;而现实的霸权独裁者虽然在心满意足时也间或微服民间,与民同乐,但因现实的种种不顺,使他们多是露出狰狞面目与野兽般凶残,而且,越是对梦想天国的痴迷、追求与现实的强烈反差,及无法改变的生老病死、无法恢复的生理衰竭,专制霸权者就越发急躁、狂怒,因其惯性的狂妄自大、不可一世、胡思乱想而易精神错乱,特别是一旦从飘飘然的高处被自己的悲惨实践跌回现实时,强烈的刺激更易致其失常,轻则无端的向无辜臣民包括情人发泄;重则在这种变态、错乱及失常下作出决策,强令推行,而一发不可收,终成祸国殃民。如果说,希特勒的“我的奋斗”还只表现出狂妄的话,那么,斯大林为了能形成完整的产业体系却希望国际封锁,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军事上背水一战适用于经济建设,就不失为魔鬼的胡想;如果说,中非帝国总统直接吃童男童女肉体还有着满足变态口福与返老还童的疯狂梦求的话,那么,西非某国那残杀无数百姓的军阀头目举起屠刀来仿照民主选举,要求人民支持他竞选的口号竟然是:他杀死了我爸,他杀死了我妈,可我还得要选他!这蔑视一切的公然强奸、践踏全体人民的嗜血恶作剧只有非人的魔鬼才想得出。他们如魔鬼一样嗜血成性,冷酷残暴,无法捉模,不仅平民无法猜测,就连朝臣左右也无所适从。独裁者如此,下级的小独裁者也会有同样的心态与妄为,因为这种心态称为“领导艺术”,这种妄为称为“权威”。

2、客观上,他们具有野兽加现代工具的魔鬼力量,可以为所欲为。

他们任意兴师动众,劳命伤财,或出入人罪,草菅人命,不仅不符合人间的正常规律,也不符合一般的腐败逻辑,如某国一省会警察局主管刑侦副局长为帮助其生意搭档与自已共同更加暴富,却选择干脆铲除并未激化矛盾的竞争对手,以便强霸对手全部汽车行,就指令下级某区刑警大队长、派出所长密谋,认真推敲、设计一套精妙诡计:让搭档先假意骗对方来大厅谈话。对方本是正常规矩生意人,没有想到这生意上的搭档会置自己于死地,更不可能想到竟是担负保卫人民、防止打击犯罪的警察要无缘无故枪杀自己;如果他早已预料,或许会对政权彻底绝望而不敢以鸡蛋碰石头,而只乖乖主动投降,捐出全部家产以求保命;他就因作为正常人在正常思维下没法想到,而毫无介心的去赴“鸿门宴”。当即遭到十多名警察的疯狂扫射,身中47弹。惨死后,并由大队长将一支手枪与许多现钞塞在他手里,诬陷成“持枪抢劫”又“暴力拒捕”而被警察当场毙命的歹徒,进而导致连环惨剧——更无辜的妻儿受牵连,怕被斩草除根而被迫落荒出逃,价值500多万元的汽车行被公然霸占!此案据说竟然还宣传成了当地“警察机关打黑除恶十大战果”、首战告捷的杰作——绝作!吃人恶魔警察反成了英雄、破案能手,还要立功受奖!幸存的被害人却无处藏身,无法申冤,只能咒断苍天!本来唯一的求救就是报警,但她们还能、还敢再报警吗?!一出亘古未有的人间最狠毒、险恶的警匪合作罪恶只有在“文明”暴政里才能产生,因为霸权者对于人民就如蛇对农夫一样的“报答”!霸权的本质是毒蛇,但它却披着龙的画皮,充当救世主;如同一个野兽儿子以“尽孝”的名义骗来把自己一手养大的善良母亲,却兽性强奸母亲,并活活吃掉母亲肉体以灭口又“强身”的魔鬼疯狂!他们枪杀的岂只是一个无辜的纳税人,而是击毙了全体人民的最后希望!这枪声,彰显的是霸权暴政可对抚养他们的人民当作牲畜一样的肆虐、滥杀,更会超野兽的因之名利双收;这枪声,是霸权者对全体人民的公然宣战!面对一个人民用自己的血汗、税费供奉的专职保护人民、打击邪恶的如此霸权,竟利用人民朴实的正常的信任来坑害、杀戳无辜的人民,人民哪还有活路?哪还有指望?!这可是防不胜防、避无可避、无可救药的邪恶深渊!人,生就挣扎于此,即使尚未死,精神早就彻底崩溃!它比当年日寇攻占南京后比赛枪杀无辜平民,并作为军人荣耀拍照留念、登报宣扬还狠毒,因为面临战争状态的日寇,平民首先还会有警觉,选择逃避或无处可逃时还会作好死的准备甚至反抗,而此案中是守法公民面对本国政府公仆、人民警察——平民的警卫,那份信任、纯情突遭扼杀,那是怎样一个死不瞑目?!它也远远超过任何凶恶歹徒的任何暴行——对歹徒,人民还可以报警求助、或躲避、或警惕,并准备反抗,至少人民不会因被害后还被打成“暴徒”、祸及家属财产,歹徒不能因杀人犯罪后反而成为英雄而又继续贪得人民的奖励。他们的罪恶已超出了法西斯的狠毒、野兽的冷血、魔鬼的疯狂而成宇宙空前绝后、无以复加的暴政的当然力作!

只有魔鬼作出的惨剧,才没有人敢劝阻、制止,因为魔鬼是不与人讲理的;“理”字在中文中居然是“王+里=理”——国王、魔王霸占万里江山,就是他们创造出的“硬道理”,这也可见,千年历史文化、精神产物也同样参透了独裁霸权的恶迹,就是为了霸权统治服务的。

3、对象上,民众只配有动物的生存、劳动、奉献义务。

平民没有作为人的主要权利,也就不能正常释放、发挥人的精神思维。古代奴隶平时不配与主人对话、平行,不得眼睛对视,也不得乱想或让本能的喜怒哀乐表现在面容上;现代霸权仍不允许人们有言论自由,也不得与独裁领导平行共处,否则,随时会遭到惩罚、折磨或处死。从这意义上讲,奴隶或平民尚不如野生动物。自然界的动物虽然是弱肉强食,但野兽还对其他动物并无身体上的锁制、精神上的强制;动物不会因被怀疑会造反起义而被杀戳,也不会因无意识的茫然与野兽或动物王目光对视而遭惩罚;弱小动物除了不能与动物王或野兽相争外,身体、行动、思想自由是保留的,而霸权社会的延续则由于工具的使用、语言文化的兴起,广大民众连身体也被这工具锁制,思想都被这文化禁锢了。

4、结果上,长此以往,不但人性愚钝、智商低下,易走极端或者普遍精神偏执,甚至退化到人不如兽,异化成大自然的怪胎,衍化成最低下的物种。

2009年凤凰卫视台报导:十三分之一的人已有精神疾病,还有众多平民冤民被作为精神病人错误关押、折磨、直至死亡。就连因可能受到司法冤假错案而申诉无门,不得不反复上访的老实良民,也被当做精神病人来肆意关押,用医学来强行折磨,活生生的要把本来精神正常者治疗成精神病人。这比屈打成招更残酷!因为被害成精神病人的患者就再难复原、伸冤了。尽管他们饥寒交迫、破烂不堪,如同乞丐哀求在首都那些被排斥在城边的最肮脏的所谓来访接待室外,尽管一个个精神憔悴,面黄肌瘦,但他们不忍去偷去抢度日,也不敢去游行示威抗争而给政府添麻烦,只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等待那本来不难作出的纠正。对如此遵纪守法的冤民,任何稍有良心的人或者只要是人,见了都会猝然泪下,伸手相援——然而,霸权者却是上下串通一气,要么把他们强行关押于黑牢房,或者如某国一市警察局以三名上访者因在首都乘公交车时与司机发生所谓的未购买一元钱车票之争,就处以劳动教养一年,要么就作为精神病人来折磨成真正的精神病人。以致该国卫生部的所谓专家委员、最高学府的司法鉴定中心主任竟然口吐阙词:我要负责任地说,那些老上访户,不说100%,至少99%以上有精神病,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症。那当年上书李鸿章、并多次愤然向清政府呼吁、向社会呐喊改革的孙中山也就是精神病人吗?!只有当疯子霸权时,才会把正常人当成疯子!而视正常人民为疯子的人注定才是疯子,才甘愿当疯子!可见,只要是甘愿投靠等级霸权者无论是何种所谓的学者专家都如同假冒,骨髓里都已魔鬼化,而且,以其所谓权威结论更方便毒害人民。

当使民众如同牲畜,权贵成野兽魔鬼时,人类的智慧就会全部倒退,退化为动物类。因少数人可为所欲为,就无需科学、严谨、负责任的论证、思考,大脑就不开发、发达。现代医学表明,人的大脑长期处于单一或休眠状态时,久之必然退化,如好钢不用会生锈一样;而且,如果一个人长期处于单一氛围中,也会改变自己的正常个性理智而异端化。霸权阶级可以不学无术,就会智商退化;又可以胡作非为,玩弄权术,纸醉金迷,甚至草菅人命,那就必然使其智力异化、恶化。何况,大小霸权者不乏早期碌碌无为、智商平平甚至低下者,只因上台后臣民万众终日吹捧、歌颂,并编成书本,拍成影视以显证据充分,就使他慢慢的深信不疑了:自己就是天才、超人,句句应是真理,所作的任何决策都是对的,永不会错。因而,小独裁者就会坚持己见,为害一方,大独裁者更言出必行,纵然祸国殃民。而平民中本拥有众多天赋极高者,却因无处用武,报国无门,想了也白想,白想谁还想,如某国第三大都市的火车东站广场登报征集名称,要求取名符合该广场环境的地理、历史、文化、创新等特色。市民提了许多好名称,如“大重九”“回归”,最后却是用某领导取的如同白痴的“东站”之名,无非就因要让他得那笔奖金加名誉;领导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进而当其号称世界第一的电视塔落成时,党报向全世界宣称征名,奖励十万元,又引来多达十多万条的名称,其中不乏“穿越时空”“南越独秀”等非常合意美好的名称(南越:历史传承,南:兼具其地理位置,一枝“独秀”既是成语文化,又符合该电视塔如花瓶的外观造型,也与该国第一大都市电视塔“东方明珠”之名遥相呼应;还富有本地特色,越秀山是该市的地理中心,也有越来越秀丽之意),但最后钦定的所谓专家评委居然再次确定“领导的化身”所取的白痴名称该“城市塔”。如此折腾,民众的积极性日减,智商也不断退化,全民全城都会低级弱化;如此欺世盗名,就使本来形象美丽的建筑也不具有内在美了;如此欺骗,统治者也将自食其果,重蹈古代国王为博爱妃“千金一笑”而蒙骗臣民,最后被臣民抛弃的结局。

更严重的是专制霸权社会到处都是禁区,民众不敢议,不敢评,更不敢提反对意见,但人都生而具有正常的高等思维与耳闻目睹、评判建议的生理功能及积极性,要迫使这生理功能不得运用,不得正常发挥,那是一种怎样的自我虐杀!唯有极度痛苦、无奈的自我压抑,反复装胡涂。“难得胡涂”就成为千年一律的人生准则;即使有些人基于天性艰难困苦要保持基本正常的精神思维,但客观情况也无时无处不被扭曲思维,如越南等在改革开放前人民饥寒交迫,政府却要人民高唱“宁要社会主义的苦,不要资本主义的甜”,改革开放后表面物质丰富,却是多假多毒,小如青菜越是美的越有毒(因打了农药等),大如用具,越是贵的,越有假;人如警察本是人民的公用警卫员、专门打击歹徒的,警察本身就是最恶的歹徒…美与丑、正与邪混为一体,黑白颠倒。电脑本来是用来帮助人大脑开发使用的,但一打开网页充斥的就是色情,政府一面高叫要净化网络,一面却是以色情覆盖针砭时弊,如同以丑遮丑,彰显的是霸权统治宁要色情、道德堕落、人性退化,也决不要社会风气与政治稍微清明,任何先进的科技产物只会成为霸权统治的邪门工具。久而久之,电脑大脑都频频中毒,人民心灵错乱,大脑机能退化,身体素质也下降,成为只有人形而无人质的怪物,真正糊里糊涂,无法清醒了。这就是为何几千年专制霸权历史人类一直只徘徊挣扎,毫无起色,偶有小发明也少有奴隶农民创造的原因。几千年人类历史不仅没有实质的变革与发展,反而常因魔鬼发作而战火连连,灾难不断,一直恶化到明知不可能完全或最终战胜,也要悍然发动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

人与动物能同存,是因人们只把它当作动物来对待,尽管也应贯彻人道主义原则,而专制霸权社会实质是野兽性动物世界,民主社会的人们还只能把这些野兽作为同等的人来对待,甚至因其正常智商低级、假扮可怜或披着羊皮而得付出更多的爱护,但,这类人面野兽却保留着野兽的嗜血成瘾与超野兽的贪欲与狡诈,因而,如此的人与野兽相处就必成一幕幕农夫与蛇的悲剧,也许古埃及那狮身人面的雕塑本身就是前人类曾经产生的肆虐人类、最后自取灭亡的杂交怪胎的原型。

五、现世社会永远自相矛盾,理想天国只存在于神话。

1、霸权阶级主观上最大特点是,社会上只允许有一个目标,而且,无论社会如何变化,始终万变不离其宗。政教合一国家的来生再世与霸权社会的模式异曲同工,在现实中确保独裁等级制,对未来则宣耀天国神化。等级制的逻辑演绎也就是天国神化,因为高级享受是超人民、超人间的,就只有自己完全神化才能享有,如,尽管可拥护无数美女,但无强壮的身体、不尽的精力也难以尽享,唯有使自己成神似仙才精力无限;而且,现实中无论实行何种严酷制度强制人民,但总是只可得其人而得不到其心,也唯有寄托于天国使平民心甘情愿,争相为奴。故,神化的天国也仍然是等级制为基础,只是那虚伪的丰衣足食、各取所需、秩序井然,歌舞升平、欢声笑语掩饰了等级霸权而已。即使是设想的按需分配,也得有专职人员负责分配,如果负责分配者不受人民监督、选举罢免,如何分配不由人民决定等等,其结果可想而知。故,所谓理想社会无非只是霸权专制的痴心梦想,麻痹愚民的海市蜃楼。

2、等级享有不仅需要等级特权,也需要等级的身体。霸权专制社会的发展核心就是是霸权阶级在其它各方面特别是身体素质上都优于平民,以便从强行规定特权,过渡到事实上只能由统治阶级拥有特权。因而,国家越发展、越有钱,霸权阶级就越能乱来、越危险,不只是在经济上如资本家贪得无厌,更会走火入魔,把长生不老、异化身体、成为超人作为首要目标,同时,必然压低平民来相对显示自己的高超智商、光辉形象、伟大力量等。平民只能我为人人,才能达到霸权阶级要求的人人为我。大公无私、公而忘私是为了平民精神上彻底非人化、机器化。如果说全民主制人人的劳动生产都以脑力为主,集体劳动就是集体智慧的融合,使机器人充分为全民服务,人与机器是和谐互动,半民主私营经济需要机器人代替人,而致机器排挤人,形成人与机器的对立,那么,霸权社会则需要使广大平民直接机器化,当先进的机器难以出现时,也只能把平民压成人肉机器。

人作为生物,本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间接民主社会是人人都可以保持自我的中心,直接民主则在人人为中心的基础上形成集体的全民一心,而霸权专制却完全相反,只允许社会一个中心——独裁者或及其家族或集团,全体臣民都只能以独裁者为中心,而不能有自我的中心。要达到这一标准的前提就是霸占一切权利,但独裁者一人是无法霸占国家社会全部权利的,就得靠众多帮凶来按等级共同霸占,因而表面上还只是独裁者这一个中心,实际上每位霸权者也可暗中形成相应范围的自我中心;基于利害关系,其下属也都以上级为中心。如此,底层平民就既要围绕总独裁者的最高中心运转,又要围绕各级霸权者的分次中心奉献,而上下中心并不完全同心甚至有时相反,以致平民莫衷一是,难以选择,轻者只能唯唯诺诺,失去自我,重则必然转晕,就算是机器人也会被瘫痪,就算是牲畜也可能被逼疯。对此,霸权阶级丝毫不感到惋惜,他们要的就是民众此类结果,人民没有小我,只有大公无私,至少是公而忘私,因为公家就是霸权者的私家,只有平民都我为人人,才能成全霸权阶级要求的人人为我。

3、人人为我必然要强化等级制,并加强独裁

当然,霸权阶级也会标榜我为人人,但前提是人人先得为我,而且,人人为我是法定的义务,我为人人只是我的权利,权利可以放弃,但义务必须履行。除独裁者外的任何官员原则上也都得效忠,都以独裁者为中心,没有自我的付中心,但是——

4、人人为我是霸权阶级的潜规则

官员为官的目的当然就是自己能成为下属的中心,使属下平民也向自己奉献,只是在国家要统一的原则下明着不得有多个中心,以致官员们也始终处于阳奉阴违、明暗两手的状态,好在独裁者也心知肚明,只是不可能公开或认可。一旦下属的中心动摇了独裁者核心,独裁者就会斩断这些付中心,尽管付中心者会发誓称自己这小中心也是为了独裁者核心。如此这般,整个国民上下都得三心二意,两面三刀,几乎无人能成为单纯、正直、诚实者,都失去了做人做动物的本性,人人就非人。

5、人人非人是人人为我的配套,是等级霸权的结果

霸权专制里,因霸权阶级垄断了一切权利,可以为所欲为,其主观上则是:我应是超人,平民不能具有与我同样的人的习性、欲望等,以免平民与霸权者明争暗斗,致使只占少数的霸权阶级难以压制民众。因而,与平民相对,霸权者地位是人上人,名利享受是人前人,面临危险时是人后人,面对更大强权则才是人下人,玩弄女性时是人中人,结果使人非人:平民成为牲畜,霸权者成为魔鬼。

6、要想自己成为人上人,就得全面包装:

(1)、大搞个人崇拜,精神上使自己成为神

神,与人非同类,就不在乎人类的精神正常而可以失常,只需视失常为正常。

A、神化出身。古代独裁者常常以上天之子、上帝或龙王的派遣者自居,包括一些宗教的创始人也是如此。现代不能再搞有神论,仍然百般粉饰,如以多种形式反复宣传领袖人物少年天才的电视连续剧等,力图从其少年儿童时起就显示非凡能力与超人本领,似乎只有他才能当之无愧为国家领袖,再由其遗传的特殊领袖基因的子女也继承最高权位就顺理成章。

B、思想神化。如果说出身神化还只是勉强为之,那么,神化思想则是普遍的、必须的,一定要神化到如同宗教教义。出版著作、到处题词,使臣民们顶礼膜拜、盲目信仰。越是政绩平平时、越是形象不佳者就越要思想包装,以成为思想巨人、人民的追随者、甚至世界人民的伟大导师。思想包装主要是独裁者的专利,其它霸权者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制造或垄断一切沽名钓誉机会,如,东拼西凑来著书立说,不论字迹如何,那怕是丑陋字迹者也到处留字,使公共场所大煞风景,就连各地公开进行的建设项目有奖征名活动,霸权者也不遗忘这名利双收的民间比赛,其低劣智商所取的低级名称却凭高级权力来强奸风景,统吃奖金,寡廉鲜耻至极,纵然污染公共建设的形象,遗笑大方,闹得千夫所指,人人唾骂,也在所不惜。

C、形象美化,能量魔鬼化。

思想只是身外之物,只吸引信徒,身体形象才是其享受七情六欲、保持健康长寿的资本,也是其实实在在成为人上人的意义所在。霸权者从古到今都不惜一切代价来使自己长生不老、精力无限,可永远享乐;现代霸权者则滥用公款享用世界最好医疗、最有利于年轻的药物,不仅不惜平衡大自然生物链而大吃珍贵野生动物,还暗中流行起大吃妇女产后的人肉胎盘,更有甚者如野兽直接活生生贪吃童男童女肉体等以求返老还童,并不遗余力在形象上美化自己。名牌服饰当然不在话下,只可惜他们大多害怕使人疼痛的现代医学美容术,不然,美容整形院主要又是公款消费的天堂了。虽然被人民口称万岁,并不能保持自己真的不老不死;人必然老化,专制社会就到处悬挂的则是独裁者最风光时候的相片,并总是适当艺术化,连自己相貌也虚拟化,以求增加得民心的分量。由于霸权政体从来没有真正的选举,靠上级任人唯亲不需要形象悦目,只需忠心耿耿、同流合污就行,因而,现代官场流行美容只是为了玩弄更多的异性。

无论自我神化效果如何,霸权者深知并不足以无忧无虑的成为万人之上的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为确保自己高枕无忧,就得同时压低平民,此消彼长,使这水丧失翻起波浪的能力。本来无风不起浪,有风必起浪,霸权者不愿自己停止兴风,只要求不作浪,就唯有使水变成死水,以便霸权之舟可以安全航行、横行。故,就得全方压低、扭曲平民。

(2)、分级贬低人民,使平民成为牲畜或如同机器人

A、贬低出身。在古代,既然称霸权者是来自超人间的真主、天帝、龙王,那么,人民就只是出身于地面的有罪之家,是前世、祖先造下的孽债,生下来就应为奴隶。不过,如果一直遵纪守法、逆来顺受、多作贡献,就会死后也升天成仙,摆脱人间痛苦,享受幸福生活。这类欺骗在至今宗教盛行特别是宗教统治的国家仍然大行其市。在现代世俗的霸权专制国家就宣称是过去的历史错误造成的出身差别,人民应当把怨恨记载在“解放前”万恶的政府身上,而本政府又得尊重客观事实与经济发展落后的国情来稳步改进,因为经济决定政治,故,人民还应把这类不公平记在过去政府留下的经济落后身上,现在唯有少争论,不闹事,埋头苦干,多作贡献,让国家经济大大充裕了,出身的差别就会消失,公平待遇就自然获得。其实,这根本荒谬,违反逻辑——搞好经济得靠每个人积极、主动、充分的发挥,而公平对待、平等竞争才能使人人尽情发挥,更只有民主经营才能使个人与全体经济和谐发展,而公平与平等就是政治制度。即,民主共产的政治制度决定经济,而非相反。

B、思想愚民。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动物哪怕是凶猛的野兽或与人们朝夕相处的牲畜之所以对人类构不成较大的威胁,就因为它们无同样高明的思想,故,对平民就必须使其也无同样的思想,主要方法只有:打压那些先知先觉的政治异己人士,使人们不敢去思想;愚弄平民,使人民不会思想,这类措施更普遍。

古今霸权阶级采取虚实两种说教来论证:虚的是,杜撰人民向往的天国神仙生活就是尊卑等级有序,各自安分守己,才和谐共处,人人欢乐;现代霸权国家多采取实的说教:国,由各家组成,家庭由父母子女组成,子女是父母心血付出的结果,子女理当完全顺从父母,家长对子女后代有决定性的全权,国家政府则可对各个小家庭计划安排、生杀予夺,这也是维系国家稳定、伦理道德、社会风尚、经济发展的基石。在国内基本继承家长权威制说教,却又把它作为推卸政府责任的法宝,显然又自相矛盾:既然国是最大的家长,就理当照顾、尊重每个小家的成员,如果国拒不履行家长的这些义务,就无权要求各小家奉献;对国外,则孤立的片面的引征间接民主社会的人民过分强调个人自由,政府不敢、不能负责而导致的混乱、种种流弊等,说成是社会无专制、无集权的恶果。本来,家庭不仅是父母的权利也是父母的责任,这种责任就包括确保子女有独立的人格尊严与发展要求;平等的原则,即人生而平等,理当包括人出生时与父母的平等人格与基本权利,子女不是家长的私有财产,家长无权任意主宰子女。唯其如此,家庭才有利于全体成员的健康成长、充分发挥,成为社会的优秀组成部分,民主而非霸权的风气才能盛行;至于间接民主社会的多种弊端只是其远不够民主的结果,并非民主制本身的产物,或者也只是半民主社会非主流的现象,因为最简单的道理是:个别人可能会乱来,但大多数人的决策只会向善从良,直接民主制恰恰是由大多数人来一致决定的,何况,大多数人决定的本身就会包括防范、排斥、改变极少数人的邪门歪道。

C、身体形象的弱化。

霸权者尽管想成为超人,但总得面对平民特别是危险的男性或同性;虽然可以严禁平民携带武器乃至任何危险物品,但若是自己没能身怀绝技,而平民又身强体壮,仍是防不胜防,如锋芒在背。由于霸权者多数天性怕死怕苦怕累,又悟性不高,很难强身健体,加之经常骄奢淫逸,身体透支严重,尽管天天山珍海味,也难维持体质。故,就得使平民体质也平凡化,特别是对那些刁民更得大加弱化。从古到今,霸权者对民间武术就横加压制,中国唐朝保留少林寺武术是因为唐王李世民曾被少林寺武僧救过命。即便允许武术存在,也得灌输忍辱负重、逆来顺受、只为强身健体或应当忠君报国的所谓武德。同时,更普遍的是通过剥夺人民的财富,使人民无法获得应有的基本营养,难以提高体能与智商,或者放任生产厂商为了牟取暴利而参杂使假,生产有毒有害食品,或者偷工减料,生产假冒伪劣用品,这都是霸权阶级一箭双雕的彼消我长的策略。当然,因为要无限玩弄所有新女性,则对女性会尽量使其身体形象美化,但外在包装得严密化或正统化,以免被男性平民染指,或使女性易开放而难驯服成自己的玩物,有的世俗国家还常常要求女性也军事化,霸权者再从已军事奴性化的女性中轮换玩弄对象。

可见,在人身精神领域,霸权专制最反动,反动得密不透风,自称体系,半民主社会最荒谬,荒谬得无法自圆其说,处处矛盾,只有全民主制才最完美,表里如一,光明磊落,顶天立地,善始善终。

Comments 43

  1. coles car insurance quotes online

    Koliko je meni poznato zadnja Allaire-ova verzija Homesite bila je 4.5.1. Znam da sam godinama koristio tu verziju i čuvao CD-ove iz BUG-a za reinstalacije Windowsa (u to doba dobra stara 98-ica). Uz Winamp 2.9.5 bio je to jedan od klasika.

  2. who regulates the insurance industry

    Thank you so much for letting us know about this book. I believe in positive thinking, however I’m cynical as all get out and dark-humor seems to fit with me lately.I’ve got to check this book out!(I’m having a Virtual Girls Night Out, if you feel like stopping by.)

  3. fiesta auto insurance forest park ohio

    Hey there this is kinda of off subject but I was eager to know if blogs use WYSIWYG editors or if it’s a must to manually code with HTML. I’m starting a blog soon but don’t have any coding expertise so I needed to get recommendation from someone with experience. Any help could be enormously appreciated

  4. auto insurance antioch il

    もーもーさんのコメントを見ていると、まだまだ離婚を切り出すのは早い感じがします。ご主人への愛情なのか、夫婦揃った円満な家庭への気持ちか、おそらく両方なのでしょうが、、、お子さんが3人、しかも0歳児もいることを考えても、ご主人に反省して戻ってもらうのが最善のような気がします。ただ心配なのは、以前から浮気(?)が何回かあったらしいこと?妻以外の女性と簡単に仲良くなっちゃう男ってのは、一生治まらないんですよね・・さらに性格的に、自分が責められると逆ギレして逃げるタイプ。。。何度責められても、その場を逃げて、コロリと自分だけ気分を変えて楽しく過ごしていこうとするのではないでしょうか、、、?妻として、耐えられる状況とは言いがたいですよね。「お金さえ入れてくれれば!」と割り切る方もいらっしゃるでしょうが。そこまで割り切るのは、相当辛い期間があるのだと思います。まずは、第三者も交えて、話し合いをしてみてください。旦那様があまりワガママを言えないような人、いますかね?責めるのではなく、旦那様の気持ちを聞きだし、もーもーさんの溜め込んだ気持ちも語れるといいのだけど、、、きちんと冷静に話し合い、お互いにどうしたいのか、よく考えてみないと。あと、ご主人が戻る場合も、なしくずし的にではなく、「また同じことがあったら」のことも一筆書いておいてもらう。そのくらいの覚悟を決めてもらいましょう。1f71

  5. self insure a car

    Pour faire suite au commentaire a Guillaume,J’ai tendance a dire que les contraire s’attirent.Imagine un juge et une juge ensemble? Je peux te garantir que sa va juger fort la! lol

  6. http://creditospersonales.pw/credito-caixa-simulador.html

    Me dio demasiaaaada risa, hace poco me cambié de santiago a vivir a conce, y acá no hay hipsters, ponte tu las plazas acá son pa tomar helado, tirar y jugar con los cabros chicos, nada como el foreshtal, no hay cámaras LOMO y NIKON D5000 y ropita usada weona que cuesta más cara que una buena chomba que te compras en tricot, ni hay barrios lastarria y largos días de quejarse, viva el sur :*

  7. credito cetelem opiniones

    pozornie nie na temat:A Pan nie zauwazyl, w jaki sposob Coryllus prowadzi rozmowe z Musia?Prosze przesledzic od poczatku.Obcesowosc i niegrzecznosc w czystej postaci.Musia zaczela rozmowe konkretnie i rzeczowo, bez kpinek i umniejszania wypowiedzi Coryllusa, jedynie fakty.Czy Coryllus nie umie rzeczowo?To mnie w tej rozmowie uderzylo, nie sam temat, i rozne opinie.

  8. http://prestamospersonales.tech/prestamos-personales-online-sin-papeleos.html

    Jesus Himself acknowledged it was the love of money that was at root of all sin, not money itself. If you read the Gospels carefully, you'll see that it was the wealthy who supported Him in His ministry. Same thing with the Apostle Paul. And the early Church met in the homes of, you guessed it, wealthy believers. One of the founding members of the church at Philipi was a local business person who happened to be a woman. Capitalism can be a God-send.

  9. required car insurance in illinois

    zabit diyor ki:İyi yayınlar nur hnm ben kavaklıdereden zabit kıvırcık ali ve yıldız tilbe düveti olan al ömrümü koy ömrümün üstüne parçasını istiyom çalarsan sevinirim sana ve dumanlar mermer personeline gelsin kolay gelsin.

  10. nj auto insurance basic policy

    I love you too, MaeLyn! Thanks for commenting. It is still hard for ME to believe that she’s all grown up and at college. Those years seemed like they’d go on and on but now they’re gone… Just like everybody tried to tell me. Give your kids a hug for me. They do grow up fast!

  11. Brandy

    Wow this is a goeguors place, what a pity it closed!! If you ever do open your own lavish eatery make sure to send me a note, although it might just take me a while to get there from Dublin heh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