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自杀?】为什么说美国等允许私人持枪既不合法,更不合理?

(选自P321-326)第三章 第二主干:自建军队

地主资本家深知雇工与自己无论签订怎样的契约,只要不是实行民主制,双方就是对立的关系,不仅不可能使雇工象对待其自己的事一样热爱、忠诚于雇主的事业,而且,劳资冲突难免,雇主仅凭资本不足以摆平人数占优势的雇工,何况,雇主也舍不得多花费;又因必须废除奴隶制,雇工们都有平等的人身权与自由,因而,雇工一旦自由出走或抗议时,自己就被动了,不仅难以满足奴役众人的欲望,甚至还可能亏损,特别是无地的私营业主更悬乎:经营无利可图,地租房租还得照付,夹在地主与雇工之间;两头受气。因此,就必须有自己的军队来维持程序;而且,正因为自己与雇工乃至人民的对立关系,自己追求的贫富悬殊必然会遭贫穷者或正义者劫富济贫,加之自己在容易白热化的竞争中有时也需要采取非法的侵犯他人的手段来走捷径,遭到报复就是难免,就急需军队来保护自己,这也是充当霸权国王的基石,无军不成国。虽然政府有军队、警察,但毕竟要维护全民利益,并不能专门照顾本阶级,更不能指望特殊照顾自己一家,如果要求得这种特殊照顾,自己需要的额外花费可能更多,加之只有自己也有军队才威风八面,像模像样的成为小国王,因此,地主资产阶级都要组建自己的私家军队。当然,既然政府已有军队,自己私家既不可能再公然组建军队,只能称为保安或保镖;也没有必要拥有大量的军人还需要花费巨资,养兵千日只用在一时,实在是不划算。故,只需保持适当就行了,主要的还是要求、制约政府随时出兵保护自己,自己既不需要单独出资,又不必直接面对愤怒的民众。其实,军队的名称倒无所谓,只需要拥有枪支武器就行了。故,他们竭力要求允许私人持有枪支,以维持其小王国的安全,使其真正具有一国的基本架构。国家的要素就是领土、人民、军队、法律。虽然人人都可以持枪,但当然是谁钱多才能持有最多最先进厉害的武器,他们仍然相对安全。

第一枝节 要求私人持枪的本质

资产阶级打出冠冕堂皇的理由。

一、私人持枪理由的荒谬性

1、人人持有枪支才可以防范、对抗暴政。

2、因治安不好,需要正当防卫。

对此辩驳如下:1、人民组成的政府并不会存在暴政。

本来人民选举成立政府是为了能够有一个完全的最好的服务人民的最大机构,怎能会让其产生暴政呢?如果真的是由人民平等的选举组织政府,并有权随时直接罢免政府,还有权随时全民公决法律与政策,要求政府必须履行,就足以使政府没有暴政,即使保留军队,政府也难以实行暴政,因为军队士兵都是人民子弟,人民至少可以立法与军人时时沟通交流等,确保军队始终服从民心。何况,国家连军队都可以逐渐废除。故,既然有心实行民主制,那么,政府及其主权就理当由全民作主,就不存在暴政的问题,全体人民不会自己对自己施暴。只有否定或限制民主,才会使政府变成霸权暴政。

2、只靠私人持枪难以对抗暴政。

若是政府真的霸权了,实施暴政,仅凭私人那些常规小武器是远远不足以对抗政府军队的飞机大炮乃至核武器的,故,私人持枪只能用于对抗同样是个人的平民还差不多,或者对付野生动物中的食肉动物。

3、靠私人持枪对付歹徒如同要人民互相残杀,纵容政府失职。

如果是要用于对付歹徒,那显然也是本末倒置,没有人天生要当歹徒,只有罪恶的制度或腐败的政府才会滋生歹徒或逼良为娼、逼上梁山。罪恶的制度只需改变就行了,政府的腐败只需要完善民主制也足以。是宁可自己日夜提心吊胆,要与歹徒搏斗,还是以体制使人人都是好人,连电影里也难以再现歹徒?孰轻孰重,再弱智者就会选择,又岂止是社会精英的富豪地主。

4、最后的真实原因就是私营武器制造商的私利需要。这无异于帮助犯罪需要,本身就是犯罪!枪支除了用于杀人或动物就一无所用,当政府是人民民主的政府,当动物包括猛兽都不允许随意杀害时,持有枪支还想干什么?制造枪还能帮助什么?人类需要这样的生意与利润吗?这是比任何制毒贩毒更危险更惨烈的罪恶!

5、枪支只是专门杀人工具,无其它工具的用途。

至于说,歹徒没有枪照样可以杀人,比如用汽车、菜刀等,但是起码那些工具本身是生活用具,而枪对人类正常生活毫无作用。即使同样杀人,持枪与没有枪也大相径庭,不然,为何军队是以枪支为其特征,而不是只停留在汽车、菜刀的水平,当然,人类未来的统一的全民主社会里连军队也几乎不必持枪。

其实,对资产阶级鼓吹人人有权持枪的理由的虚假性只需要击其一点就可以暴露其真相:

6、资产阶级难道会允许雇佣者、三妻四妾都平等的持有枪支吗?

显然不会,他们只会让自己家人及其亲信持枪,决不允许深宫大院内的雇工包括小妾们也持枪,本来按照他们持枪是为了反暴政、保平等的逻辑,这些弱者才更应该持枪!

可见,地主资产阶级要求私人持枪无非就是他们要当小王国的需要,王国必须有军队,在一国之内他们无权也无必要组成军队,但拥有武器就与军队无异,谁钱多人众,就有拥有准军队的可能;谁地盘大,就有拥有准军队的必要。

二、根本违背了自然平衡规律之无自相矛盾律

这二个理由完全自相矛盾。

1、如果人民共同成立一个组织,绝对不会又让该组织危害人民,人民共同的意志完全可以找到最好的方法来调整该组织政府与人民的关系(详见第六篇论述)。否则,就是自相矛盾。如果该组织政府还能够危害人民,那就意味着该政府根本不是至少是不完全是人民共同意志的结晶:霸权体制完全不是,半民主体制也主体不是。以致就使人们存在这类担心。对此,只需让全民完全通过直接民主的方法就足以拨乱反正。

2、依据无自相矛盾律,对于实在难解难分的矛盾,也可以采取否定一方的方法来解决,而不能继续放任矛盾双方同时存在,以至于始终自相矛盾,无法理顺。对于政府有军队,人民也应该有枪来自卫的矛盾,就可以让政府只能保存枪,但平时不得保留军队,军人平时平民化,但不得持有枪支(详见后论)

三、对美国社会私人持枪的法理辩驳

即使依美国宪法该条款:受严格控制的民兵是各州保障自由的必需,故,人民持有枪支的权利不得剥夺。

其一、此条规定的历史背景是各国基本上都是中央集权国家,中央独裁者往往剥夺地方政府的自由权力,同时,美国当时的十三个州本有类似国家的主权,都不愿放弃各州基本主权,而且,对于成立的联邦中央又不实行直接民主制,就似乎更不应该赋予联邦中央更大的权力,以免其独裁。可见,这是不合自然平衡规律的,也不合民主制。那么,建立在这两个背景下的法条就显然不合时宜。该法条的直接目的并非为了整个国家的民主制,而是为了防范联邦中央可能凭借国家最大权力特别是统一的军权来侵犯各州权利,才要求各州有权成立民兵组织来抗衡中央军队。显然,两头都错误:对中央,应以全国人民的直接民主权来抗衡,才能和平和谐;对各州,则不得保留主权而妨碍统一。

其二、该条也只是要让各州保留民兵,依此推理,可持有枪支的应只限于民兵,而非全民,民兵应如同正规军队的预备役者,得符合一定的条件与程序,更得遵守纪律特别是只能在何时何地持枪。

之所以当时允许各洲保留大量的民兵是因为美国是先有独立的各洲,后来由各州通过结盟方式而成立联邦国家。当时人民最担心的是,联邦政府权利太大,故,在宪法中对联邦的权力采取列举式,对各州及人民的权利采取保留概括式,并设置对联邦政府各机关之间以相互制约为主,防范某个机关特别是行政总统垄断大权、压制各州。由于着眼于尽量使联邦权力虚设化,以至连全民在联邦中的整体民主权力也被忽略,也就没有统一推行直接民主制。只少数州保留或试行直接民主制,人民缺乏整体上对联邦政府的直接制约与抗衡。连选举权的规定也是间接的,选民只能选举选举人团,再由选举人团投票选举总统,只因现代选举人已经形同虚设,而事实上成为直接选举,但仍无直接罢免权。以致为了防范联邦政府凭统一的军队可能侵犯各洲的权益,故,各洲才要求保留民兵以备抗衡而已。世移时异,美国宪法后来以修正案的形式补充了人权条款,人民更有权力控制政府及其军队了,那么,各洲再保留大量民兵就失去了现实需要,连民兵都不再需要了,难道还需要普通公民持枪吗?

其三,即便是民兵也得受到严格控制,平时为民,战时为兵,军与民的根本区别在于是否持枪,故,平时为民时就不得持枪,即,连正式的民兵平时都不可以自由持枪,威胁社会,又何况广大非民兵的平民呢?

其四,至于所谓基于社会治安的顾虑,更没有说服力。理论上讲,民主社会应是社会和谐、治安良好,至少大大好过专制霸权社会,人民无需自己防范自己。而且,社会最大的侵权者是政府,当政府都能被人民有效控制,那么,人民是不用担心在民主理性社会只会越来越少的民间歹徒,除非歹徒是来源于专制霸权国家的邪恶输出,果若如此,那也主要应由民主政府对外国人作出选择、限制或筛选来自霸权国家的公民,人民就无需时时携枪防卫。何况,天天带枪,也使自己既累又紧张,远不利于轻松愉悦,正常发挥智慧,享受生活。

其五,虽然,杀人的是人而不是枪,虽然刀、农药等也可杀人,但刀或农约毕竟主要还是正常生活所必需,而枪支除了杀人,并无其它可合法合理使用之处:枪杀野生动物是犯法,即使放空枪也会威胁他人或噪音扰民,何况,精神病人、小孩等不负刑事责任者持枪乱杀更是防不胜防、无法遏制的,因为他们即使杀死了众多无辜者优秀者却仍如同杀死穷凶极恶的歹徒一样无需负责,无疑就把最好的人、广大无辜良民视为最恶者,这非常荒谬、自相矛盾。

可见,在正常情况下,允许人民任意持枪的理由毫无正义感与科学性,只是对合法无辜者的藐视,是社会正常秩序的反动。如果依本书的理论,民主国际都一致区别对待、选择接受还是禁止来自专制霸权国家的移民包括临时性的,就能基本排除主要来自专制国家的恐怖分子或大量歹徒,民主社会就足以和谐博爱、安全祥和,即使在瑞士、英国、北欧等社会连警察执勤都基本不需要带枪,又岂能让平民天天荷枪实弹?岂能不导致人民自相残杀?

之所以美国社会大多数人民呼吁禁止民间拥有枪支,迟迟成不了法律,就在于没有直接民主制,公民无权创制法律,也无权复决国家法律包括宪法或其解释等,这种体制才是最大的不安全,才是人人应该反对、纠正的当务之急。

四、本来当代还勉强有二个私人持枪的理由

1、世界还是分裂的,还是存在许多实行暴政的霸权国家,对其随时可能的侵犯即使是民主国家的公民也应该保持警惕。如果对此作用持枪的理由,还多少具有正义感。但问题是至少到目前为止,美国军力足以遏止霸权国家的侵略,社会上死于本国公民持枪滥杀的人数远远超过被外国侵略或恐怖分子杀害者,而且,枪支的公开泛滥更有利于恐怖分子就地取材,得来全不费功夫。故,即使如此,也大可不必人人持枪,因为就如本书序言所称,当人类社会还没有发明电灯前,我们不必责备以前的人们喜欢黑暗或懒惰,有的国家还实行霸权体制,或许也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到、找到真正理想的制度,而半民主社会制度远远不是、根本不是、也不可能是人类理想的制度!只要美国等半民主社会真正开始实行完善的全民主共产制,或许根本无需我们对霸权国家特别是专权国家动刀动枪,他们也会改恶从善、改邪归正的。人本性善,人心向善才是人的趋势,何况,按照本书推理、设想的人类全民主社会才能使人人首先是精英们长寿千年万岁,幸福无限,谁也不想短命。

2、人类还有时会受到野兽的攻击,需要武器对野兽实施正当防卫,但对此应该严格限制,一般只需要电击枪、麻醉枪等即可,并尽量发明出其它的彻底解决方法取代武器对野生动物的伤害,如人人精通野兽的某些语言可以吓阻,甚至使野兽与人类化敌为友,或者人体能够散发特殊气体使野兽闻风丧胆,要不干脆对人体“厌恶”,如此,即使是人类熟睡于深山老林中也可以安然无恙,高枕无忧,连小孩都可以大胆的追赶野兽,高呼:老虎老虎我不怕,我要和你打一架—–平时八面威风的动物之王都如同虎落平阳被童欺,只有落荒而逃的分;甚至平时胆小的女性也可以在野兽前面大耍巾帼女将的风采,追赶野兽时见野兽连连后退,还急忙招呼:别害羞,我是爱你呀!可能野兽就是不领情:我不想搞异种恋—–

第二枝节 武器泛滥成灾,如同逼迫诱导人类全体在自杀

一、使世界不断杀他、他杀、自杀,等于逼迫全民自相残杀

当武器经济化时,军事武器成为极少数经久不衰、甚至越来越旺的产业之一。经济也就彻底走向了反动、反人类、反自然的三反一体,罪恶至极。经济从应该造福人类与自然的本义,变成直接、公然危害人类与自然的最凶狠罪恶。

二、当与废除死刑相结合,注定了社会暴力充斥,犯罪横行

连霸权专制国家都无例外规定故意杀人者处死刑,而号称保护人权的半民主国家居然大多一律废除死刑,无异于宣告任何人可以滥杀他人甚至无辜。一边是私人可以持枪杀人,一边却鼓吹应该废除杀人犯死刑,这不只是自相矛盾的问题,简直就是故意唆使人人先下手为强的杀人!就从霸权社会的少数统治阶级可以枪杀多数人民变成人人互相残杀,最容易惨遭无辜杀害的当然就是广大平民,平民无人保卫、平时不得不出门在外奔波劳碌、又无法防范;即使躲在家中,由于无深宅大院保护,也难逃劫难;甚至连平民出身的政客也不能幸免于难,因为地主资产阶级本来就是要放纵政客经常被害,以制造、转移社会焦点,以致只有地主资产阶级才最安全,也只是相对的,至少会不时的紧张:若是保持低调如平民,或许可以避免遭绑架勒索,但会无辜中枪;若是显示为富豪,更树大招风,天天躲在深宅大院,不仅失去了亿万倍的外面世界的无限风光、欢乐,也是防不胜防,难免祸起萧墙。

死刑的存废问题本来就根本不该成为问题!因为平衡是人世间及宇宙存在的基本规律,一旦整体上或根本上或某方面长期失去平衡,社会必然乱套,惨祸连连,人间大厦都会倒塌。故,对有刑事责任能力的杀人犯等只要社会一天没有从其个体的生理与心理等根本上矫正,确保预防,就不得对其故意害死本是平等的他人的罪恶网开一面,不处死刑,否则,就严重违背了人人平等的民主社会准则与自然的规则,也只能顾此失彼,徒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仍不可能改观残害他人生命的罪恶。任何正常的人不论出于何种理由故意杀害无辜者,他就必须、也只能付出同等生命的代价!这是最基本的公平,即使是得到被害者亲人的原谅,原则上也不得赦免,那会使大多数人民难接受,使其它犯罪分子心存侥幸;如果是因钱赎刑,那更不能允许,虽抚慰了被害家属的悲痛,但使被害者本人死不瞑目,无疑是要出卖他的生命,若他在天之灵能表达,决不会答应!而且,是明显的放纵最大罪恶,必导致罪恶有增无减,有钱人及受有钱人支持的无钱人更敢向无辜者滥施杀手,使善良的人民无不惶恐。整个人类都避免不了参照屠戮,无论贫富者都会成为侩子手。之所以出现这一死刑存废的反复,决非全民主流意志,而是一些学者道貌岸然的论证说教被代议制里那些所谓的政治精英利用成自我标榜的怪论、绝作,无非是因为他们自己非一般平民,有相当的安全保护措施,不会无辜被害,甚至握有生死决策的大权,既然已放任罪恶该死者可不死,罪恶者也对他们难免会心存感激,而对他们手下留情;同时,却可放任杀手指向竞争对手党的领导,恶化成执政党与反对党朝野之争的阴谋。对此,必须由全民公决来捍卫这最朴实的正义。

另外,这本身也自相矛盾:一方面,面对凶犯,警察可依法将其当场击毙,等于可立即执行死刑,不仅是合法的,还是英雄行为;另一方面,当警察严格或人道执法,只是冒死抓获了凶犯,依法移送法院审判,凶犯的罪恶证据更充足或许还发现了他们更多的极大罪恶后,且在全民都高度关注下,却反倒必须保留凶犯的生命;而且,警察枪击凶犯依法得在紧急情况下才算正当防卫,而凶犯则可继续滥杀无辜包括警察,反正加先前已犯的凶杀大案都只能处终生监禁,导致其后的杀人如同合法了;何况,终生监禁等于还得由包括被害家属在内的善良纳税人抚养罪大恶极的凶犯一辈子。这无疑是对善良人民的双重伤害,真是荒谬绝伦!相反,又会导致警察为了民心或为了省事而干脆当场、先行打死犯罪嫌疑人,哪怕许多人并不够判处最重刑。自从废除死刑的百十年来的现实也充分反映了这后果极其严重,命案层出不穷,民间报复不断,凶犯常常越狱,邪恶者有恃无恐,前仆后继,双双继续遗害人间。特别是当全世界还存在着多数专制邪恶国家时,来自邪恶霸权社会的歹徒利用民主社会的宽松环境与无死刑的空子更会大肆作案,滥杀无辜,如中国张子强之流就专门去无死刑的香港疯狂绑架顶级实业家,屡屡制造惊天大案。

没有死刑的唯一前提是:全世界均为直接民主加共产制社会,罕见的杀害无辜他人生命者只能是精神病人等的无意识行为,当然,正当防卫或基于义愤而杀害有严重过错者本就不该判死刑,这另当别论。那也不是法律上直接废除死刑,而是事实上不会有死刑犯,连一切故意犯罪都会趋向于0。

三、军事武器成为极少数经久不衰、甚至越来越旺的产业之一

当世界分裂成众多国家时,国家都是独立主权主体,甚至不受其它任何组织、法律强制性约束,为了防范他国的侵犯,或者为了可以自由的侵犯他国就得拥有军队及其武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一直无用,也实在对不起众官兵及其花费大量资金的武器,何况,军队还需要实战经验,因而,稍有机会就以国家之力大开杀戒。而土地私有制又是使世界分裂成众多国家的邪恶基础。

四、霸权国家的存在助长着对武器的绝对需求

当世界还存在霸权体制国家时,就始终是要公开向全国人民宣战,尽管人民被剥夺得连刀具也不得自由保留,但是军队还是得拥有最强大无比的武器,因为这是极少数人统治、压迫、奴役大多数人民的需要,唯有靠武器的凶残才能增加人少的重量。外交上霸权国家独裁者及统治阶级大都要统一世界,也只能是借助武力侵占,因为没有哪国人民即使也是霸权国家的平民愿意成为更好战的霸权统治下的奴仆,那可能连牲畜的待遇都难保,而半民主社会人民则宁可受穷也决不会成为霸权等级制下的国民,无论它打着什么主义教义的旗号。而且,各个霸权国家都有同样的理想,互相战争就如活火山要爆发。

私营社会地主资产阶级需要武器,得借助人民有权持有武器的氛围,霸权国家则是政府必须拥有强大武装,并可以在国内轻松杀戮人民,在国际上也伺机而动;霸权国家与半民主国家之间又因政治体制对立而常常势同水火,你死我活,武器及其战争就得常备不懈。如此纵横交错,世界各国各地就充斥杀他、他杀、自杀,等于全民在慢性自尽,人类哪里还有轻松欢乐博爱?只有紧张、敌视、仇恨、悲哀与短命——不被杀死,就被气死,或吓个半死。

武器主要是用于人与人的对抗、杀戮,只要人与人关系对立状态不会改变甚至越演越烈,对武器的需要就不会减少,甚至与日俱增。人与人对立状态主要就在于国内的霸权统治的人压迫人或土地私有制及私营雇佣制的人剥削人。土地私有就等于地主占据了他人众人的生存生活空间,阻碍着众人的自由,这是对立的根源与主体;私营雇佣制经济是把他人作为自己赚钱的工具,更是把全民作为自己一人赚钱的对象,虽然私营者也有着为雇工提供工作机会、为社会全民提供产品的可取之处,但始终处于次要地位,仍然以对立为主:资方与雇工的对立,资方与消费者的对立,及资方与全民的对立,因为资方的生产经营不仅直接占据土地空间,而且,产品无论是科技先进的,还是可有可无的都会成为垃圾,占据社会自然界的空间,并危害自然与人类。

Comments 4

  1. Tiffaney Bartsch

    My brother suggested I would possibly like this web site. He was entirely right. This post truly made my day. You can not imagine just how a lot time I had spent for this info! Thanks!

  2. Dontarrious

    scrive:Infatti. Azzarderei a dire che ieri l’Italia ha sconfitto Tonga nella stessa maniera in cui l’avrebbe fatto l&aIo17;8nghilterr#.F2rse loro ci avrebbero infilato una meta in più da una combinazione Farrell-Ashton-Foden, probabilmente non si sarebbero fatti fare l’ultima meta (tengono meglio il focus fino all’80′), ma la sostanza non cambia.Domanda d’oro, non polemica: quanto di questa vittoria (in %) è dovuta al lavoro di Brunel e quanto a quello di Smit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