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人必先正己】为什么说西方社会始终存在滋生恐怖的土壤?

(选自P889-891)第二枝花 有毒之花:半民主社会始终有滋生恐怖的土壤

依自然平衡定律,半民主社会只是一小半适应自然平衡,就一大半不平衡;依其本质,也是一小半好一大半坏,那在与恐怖的关系上,就有一定或是一半的滋生恐怖的条件。而霸权统治没有滋生恐怖的环境,是因为霸权统治本身就是最大的恐怖,就如没有腐败的概念,因为腐败是其正常结果。

半民主与霸权专制社会对垒就难免产生民间恐怖,恐怖也是反抗私营雇佣经济膨胀与极端个人自由的狠招。从国际因素看:

一、私营经济及其腐朽文化极度扩张与霸权社会日益变异的冲突

私营经济极度扩张与霸权社会的传统日益萎缩,使霸权专制社会里以宗教理想天国为目标的忠实信徒日益焦虑,而世俗霸权国家当发现了与私营自由社会的天然融合性,便大量利用或迎合了半民主社会,从而经济发展快速增长,大大获利,就并无焦虑感。这就是恐怖主要产生于宗教国或世俗国的盛行宗教地区的原因。

二、私营经济与霸权政体滋生的变态不可能赢得多数民心

反民主的私营经济与霸权政体滋生的越来越多的邪恶似乎合符逻辑,但始终不可赢得多数民心,因为这些邪恶虽然合乎现实需要,但都是根植于有毒树根上的毒花苦果,根本不合自然规律,如女性过度男性化,男性则变态人成妖或同性恋,是违反阴阳平衡定律的苦果。任何社会的人士都会痛心反感,又无直接民主的公决程序合法抗争,极端者就以恐怖行动来打击、发泄,这就是即使在半民主社会内也会自发滋生恐怖的原因。

三、霸权阶级或民间人士选择恐怖既打击自由政府,也报复平民

在主观与客观、内因与外因作用下,某些保守的霸权阶级或民间人士就唯有选择恐怖,既打击、威慑那些先以土地私有制妨碍了自由,再放任滥用自由的半民主政府,也报复似乎被自由主义中毒的平民,这就是为何同为人类、本性也应该善良的恐怖分子宁可以伤害平民而并无要挟政府的原因。恐怖分子是精神上更坚守极端道德的人群。原本他们的道德并非如此极端,当社会上个人自由越膨胀,就越刺激他们的道德走向反面,方向上过犹不及,手段上矫枉过正。

四、社会生活隐私、孤僻、无集体互动,使人易走极端

迪拜等社会经济的后来居上更使伊斯兰教信徒们对其教义、独裁等级体制痴迷不悟,执意追求,更坚定反对欧美的私有制及其所谓民主制,就不惜前赴后继的走上反抗无民主的自由主义的恐怖之路。可见,恐怖络绎不绝,并非他们少数人简单的盲从,而是如当时“革命”事业者出于对更美好社会的向往追求,舍生取义。因为,迪拜等等级独裁社会按现代标准越是成功,世上恐怖就越痴迷、激烈,发展传统经济如同作茧自缚:经济越发展,刺激世上恐怖分子更理直气壮——如果他们建立比霸权国家更加独裁不平等的酋长国体制会比各国经济发展更快更好,更稳定,甚至更合符阴阳平衡定律等等。

从国内因素看:

五、政治上人民无直接决策权而受压抑,以制造恐怖来发泄

在半民主社会里,因政治上人民无直接决策权,而选举权只能几年一度,使许多有志之士空有抱负,无法实现,久而久之,就受压抑,找不到正常出路就会找偏门乃至制造恐怖事件来发泄。只不过其无具体的个人目的,就是为了宣泄对这个社会的不满。

另外,社会无理性的主流精神文化生活,各种主义包括宗教的极端教义也会深刻毒害本国精神空虚的人,从而难免出现个别本国籍者也实行恐怖行为。

六、人民无权直接制约政府,执政党能凭军事独裁权搞恐怖统治

在间接代议制政治制度下,人民无直接的及时的制约政府的权力,当执政党同时控制了政府与议会甚至司法绝对多数时,就能够凭借对军事力量的独裁权实施恐怖统治,德国日本意大利西班牙等间接民主政体就曾合法的变成了恐怖的法西斯政权。而代议制与私营雇佣又决定了政府会保持军队,甚至不断扩大军力,以致小恐怖不断,国家级大恐怖也难免。详见后论。

七、私营等级独裁会滋生黑社会并恶性发展成恐怖组织

经济上私营雇佣经济一极壮大,虽然企业主经济上富足,但仍无直接政治作主权,而私营经济也无社会责任,等级独裁制为内核的私营企业帝国也易滋生黑社会组织,尽管一般不会恶性发展成恐怖组织。资本家在企业内的超人生活使其个性反向膨胀:不再是如何让人民对自己心悦诚服,而是绝对服从,企业越大,人员越多,越难管理时,就越会强化严厉的统治,直至成立野蛮残暴的黑社会组织;当庞大的黑社会组织难以靠传统经济来维持时,就以黑白两手来玩弄社会,游走于经济与政治之间或靠歪门邪道大发横财。一旦经济危机出现,企业正常经营难以为继或者被人民谴责,甚至遭政府打击时,好强争胜又黔驴技穷的黑社会组织也会恶变成恐怖组织。

人民无经济民主权,在私有制经济等级、贫富悬殊等阴影笼罩下,也会偏走极端,滥用个人自由。而作为让人民少争取直接民主权的交换,政府也放任自流,以致民间各种组织、宗教都任意成立、膨胀,甚至武器买卖、个人持有都允许,使恐怖组织客观上有成立的条件;甚至人民中的精英既不能合法带领人民决定、主持社会事务,又不完全愿意从政,因为在大地主私营经济裹挟下从政总是被左右制约,而纵然辛苦也难有作为,难免受人诟病,无法继续获得人民多数的支持,英雄无用武之地时,个别不甘沉沦者就恶性膨胀以暴力恐怖来一鸣惊人,故,就有成立恐怖组织的冲动。

八、精神文化追求刺激、异类,社会始终存在恐怖活动的隐患

在精神文化上,好在间接民主社会流传平等博爱,人民较充分的经济自由又让任何人包括那些天生就想当领导、主宰他人的人士有了相当多的发展舞台,就淡化了他们邪念。但是,只有个人自由而严重缺少集体性活动、交流,使个人自由易走火入魔,追求刺激、异类,不惜违背人类良知、道德、人性,如美国至今有的商人在出售武器时打出的广告竟然是:欢迎恐怖分子光临选购。故,间接民主社会始终存在恐怖活动的隐患,一旦国内个别危险分子受到刺激,或国家不分国别、优劣让国外恐怖分子自由入境、定居工作等,内外结合下恐怖活动就从无到有,有增无减。

九、私营经济在全世界扩张与霸权国家紧密结合而滋生恐怖

日常生活的孤僻,过于强调隐私,社会无集体互动等,使人更易走极端,如制造挪威723恐怖事件的杀手,美国在影院枪杀几十人的医学博士就是平时生活孤僻者,而孤僻显然是分裂自然与人类的土地私有制树根结出的苦果。

十、私有制社会政府被地主与资产阶级共同要挟下而放纵的枪支滥用为恐怖分子大开方便之门,是十足的咎由自取

十一、半民主社会的私营经济必然要在全世界扩张

唯利是图,见缝就钻,如水下流,半民主政府发展经济无力,也得依靠占有天时地利的霸权国家的市场、资源或资金等,就使民主与滋生恐怖的霸权国家日益紧密结合,难舍难分,人员交往日盛,恐怖更方便易行。

同时,半民主社会是个人会滥用自由的社会,基于私营经济的无社会责任、不愿受国界限制的特点,必然要求全世界人员互相流动,而不论各国政体的根本不同与人员理性差异,以致有许多来自滋生恐怖的霸权社会的移民,当对半民主社会的希望幻灭后就会彻底失望而走极端。

Comments 2

  1. Pingback: 真理广场与焦点透视Truth square and focus perspective | Big Democracy Fami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