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必须符合规律】为什么说废除死刑违背数学,自相矛盾,罪恶横行?

(选自P930-931)六、废除死刑等于扼杀平等的罪恶之祸

在这始终难解的恐怖治安问题面前,许多间接民主国家因排斥人民公决,任由地主资产阶级基于当小国王、可以草菅人命的需要,遥控下的舆论或所谓社会精英哗众取宠式的高论来废除死刑,导致无辜人民被害的案件触目惊心、有增无减,进而成为一直保留死刑的霸权专制国家的罪犯转移的新战场——恶性犯罪的天堂。罪犯没有死刑之虞,那无辜又无保镖的人民就天天会被处以“死刑”!杀人者只需终身监禁,那包括被害人的人民还得天天为他奉献财税!这根本违反了民主的基石——平等,每个人的生命平等,无故杀人就必须偿命;也完全违背了自然平衡规律——作用力与反作用同等才平衡,一个严重伤害别人,必然要受同等力量的反击;也如同违背了永恒的数学定律:不判死刑就如不是1—1=0,却是1—1=1,甚至1—3=1,一人减去一人甚至三人、多人的生命,但该人还有权生存,当然是荒谬至极。之所以能以数学来剖析社会科学,就因人人平等,都是1,都只能是1。

在自然界,在人间,任何事物都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高于民主的基石与大自然规律,否则,扼杀的就不只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而是整个使人类赖以诞生的民主机制,毁灭的不只是大自然中的高级动物,将包括生育人类的大自然。可见,这是何等荒谬之极的法律!实在比霸道的霸权专制还邪恶!如同间接民主制虽然在拼命前进,但因是跛腿,就始终不正常,时高时低,难免会摔倒受伤,而且,跑得越快就越会摔倒,伤得更重。而霸权专制虽然本质是原地踏步,无法前进,反而还不会摔得很伤,以致许多君主专制国家千百年来还能如食草动物世界维持基本稳定生存至今,既有当代首屈一指的中东酋长国,更多散落各处的所谓原始部落(受到各国保护,并限制游客)。当然,一旦霸权专制要跟随发展时就会双脚畸形而一同跪倒,倒地乱滚,以致有时显得比半民主社会的跛子滚得快,却难免遍体鳞伤。没有摔倒者就在于有众多乃至半民主社会的外资外商的扶持,如同私营企业之所以越来越长寿,并非体制本质的改变,而在与通过发行股票使社会广大股民绑在一起来扶植,一起沉浮——显然,人数越多,重量越重,而等级制里越往下层的多数人越是无权自由运作,甚至只如被绑得无法动弹,那么,最终的趋势就是一起沉灭。

(选自P324-325)连霸权专制国家都无例外规定故意杀人者处死刑,而号称保护人权的半民主国家居然大多一律废除死刑,无异于宣告任何人可以滥杀他人甚至无辜。一边是私人可以持枪杀人,一边却鼓吹应该废除杀人犯死刑,这不只是自相矛盾的问题,简直就是故意唆使人人先下手为强的杀人!就从霸权社会的少数统治阶级可以枪杀多数人民变成人人互相残杀,最容易惨遭无辜杀害的当然就是广大平民,平民无人保卫、平时不得不出门在外奔波劳碌、又无法防范;即使躲在家中,由于无深宅大院保护,也难逃劫难;甚至连平民出身的政客也不能幸免于难,因为地主资产阶级本来就是要放纵政客经常被害,以制造、转移社会焦点,以致只有地主资产阶级才最安全,也只是相对的,至少会不时的紧张:若是保持低调如平民,或许可以避免遭绑架勒索,但会无辜中枪;若是显示为富豪,更树大招风,天天躲在深宅大院,不仅失去了亿万倍的外面世界的无限风光、欢乐,也是防不胜防,难免祸起萧墙。

死刑的存废问题本来就根本不该成为问题!因为平衡是人世间及宇宙存在的基本规律,一旦整体上或根本上或某方面长期失去平衡,社会必然乱套,惨祸连连,人间大厦都会倒塌。故,对有刑事责任能力的杀人犯等只要社会一天没有从其个体的生理与心理等根本上矫正,确保预防,就不得对其故意害死本是平等的他人的罪恶网开一面,不处死刑,否则,就严重违背了人人平等的民主社会准则与自然的规则,也只能顾此失彼,徒耗大量的人力物力仍不可能改观残害他人生命的罪恶。任何正常的人不论出于何种理由故意杀害无辜者,他就必须、也只能付出同等生命的代价!这是最基本的公平,即使是得到被害者亲人的原谅,原则上也不得赦免,那会使大多数人民难接受,使其它犯罪分子心存侥幸;如果是因钱赎刑,那更不能允许,虽抚慰了被害家属的悲痛,但使被害者本人死不瞑目,无疑是要出卖他的生命,若他在天之灵能表达,决不会答应!而且,是明显的放纵最大罪恶,必导致罪恶有增无减,有钱人及受有钱人支持的无钱人更敢向无辜者滥施杀手,使善良的人民无不惶恐。整个人类都避免不了参照屠戮,无论贫富者都会成为侩子手。之所以出现这一死刑存废的反复,决非全民主流意志,而是一些学者道貌岸然的论证说教被代议制里那些所谓的政治精英利用成自我标榜的怪论、绝作,无非是因为他们自己非一般平民,有相当的安全保护措施,不会无辜被害,甚至握有生死决策的大权,既然已放任罪恶该死者可不死,罪恶者也对他们难免会心存感激,而对他们手下留情;同时,却可放任杀手指向竞争对手党的领导,恶化成执政党与反对党朝野之争的阴谋。对此,必须由全民公决来捍卫这最朴实的正义。

另外,这本身也自相矛盾:一方面,面对凶犯,警察可依法将其当场击毙,等于可立即执行死刑,不仅是合法的,还是英雄行为;另一方面,当警察严格或人道执法,只是冒死抓获了凶犯,依法移送法院审判,凶犯的罪恶证据更充足或许还发现了他们更多的极大罪恶后,且在全民都高度关注下,却反倒必须保留凶犯的生命;而且,警察枪击凶犯依法得在紧急情况下才算正当防卫,而凶犯则可继续滥杀无辜包括警察,反正加先前已犯的凶杀大案都只能处终生监禁,导致其后的杀人如同合法了;何况,终生监禁等于还得由包括被害家属在内的善良纳税人抚养罪大恶极的凶犯一辈子。这无疑是对善良人民的双重伤害,真是荒谬绝伦!相反,又会导致警察为了民心或为了省事而干脆当场、先行打死犯罪嫌疑人,哪怕许多人并不够判处最重刑。自从废除死刑的百十年来的现实也充分反映了这后果极其严重,命案层出不穷,民间报复不断,凶犯常常越狱,邪恶者有恃无恐,前仆后继,双双继续遗害人间。特别是当全世界还存在着多数专制邪恶国家时,来自邪恶霸权社会的歹徒利用民主社会的宽松环境与无死刑的空子更会大肆作案,滥杀无辜,如中国张子强之流就专门去无死刑的香港疯狂绑架顶级实业家,屡屡制造惊天大案。

没有死刑的唯一前提是:全世界均为直接民主加共产制社会,罕见的杀害无辜他人生命者只能是精神病人等的无意识行为,当然,正当防卫或基于义愤而杀害有严重过错者本就不该判死刑,这另当别论。那也不是法律上直接废除死刑,而是事实上不会有死刑犯,连一切故意犯罪都会趋向于0。

Comments 53

  1. car insurance google

    Non è uno dei film preferiti, ma ne ho un gran rispetto inoltre lo studiai piuttosto bene quando presentai la mia tesina alla scuola di Cinema. ;-)Da quella scena di cui parli in poi (quando inizia quell'incredibile trip), il film prende decisamente le distanze da qualunque altra cosa sia sia poi vista in seguit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