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根究底】为什么说任何体制只有违背了自然平衡规律,就如毒树根,主要产生毒花苦果?

(选自P28-31)第四枝节 自然平衡规律反证全民主共产是人类独一无二的选择

大自然之所以能够平衡,就在于万物都是自然产生的,就意味着在每件物质产生、成长过程中都受到他物的制约,不能独自进化,不可能完全超越它物。但是,由于人类不是靠自然进化诞生的,而是靠非自然因素诞生,猿猴只是作为人类的物质基础而非关键。这就意味着人类一旦诞生了,也可以不受自然界万物乃至自然平衡规律及其它规律的约束,并可故意违背规律,或企图改变规律、创造规律。而规律本来就是客观的,不可违背,更不能改变,否则,必然遭到大自然的直接惩罚,或是严重破坏、毁灭大自然后受到间接的连带的覆灭。因此,对人类必须实行一种制度使之与大自然保持平衡,从而都遵守、符合自然平衡规律,才能确保人类与大自然的永恒与共同升华。

那么,怎样的制度才能确保人类与自然平衡呢?该种制度首先就得保证人与人之间的平衡,只有人与人关系平衡了,无论人的力量有多大,就可以与自然界保持平衡,而不会破坏自然。显然,首先就是要求人人平等,平等必须是全面的平等,而非只是局限于某些方面,只要有任何一个方面不平等,就会导致其它方面也会失去平等。

当然,平等只是根本的、基础的或称起点的平等,而非整个变化发展过程都均衡,否则就导致平均主义,反而不如自然界万物,不利于自然进化升华。但是,也不能就放任变化发展过程的不同演进,否则,就会导致结果上严重失衡,并倒过来危及平等的基础。故,在变化发展的过程中始终都得彼此对等,权力对应,互相制约,互相配合,缺一不可。即,人与人的关系也就如自然界的万物一样,相互联系相互制约而保持平衡。对此,就得:一、人与人不能各自为政,互相孤立,而应该联合为一家

如果各自各占一块土地,如同各自为政,互相孤立,就如同野兽动物世界,人与人之间只有竞争关系,就会竞争白热化,互相厮杀在所难免,导致的结果不只是动物界的弱肉强食,还会产生强者对弱者的统治,而变成奴隶制。奴隶制是极不平等的人间制度,也是最不平衡的人类社会,当然不会与自然保持平衡:国王之间为了侵略扩张而发动牺牲人民、破坏自然的战争就连年不断,生灵涂炭,山河破碎;即使是国内也是任意改天换地,大兴土木,广建宫殿,修筑长城,毁坏自然等。故,人类应该联合成为集体,但是不能实行霸权奴隶制。当然,联合也并非就没有必要的独立性,只是如血缘家庭成员一样,独立与联合保持协调,独立服从联合的小决定于大定律。二、人人必须平等的拥有全部土地才能地位平等

只有是生物包括飞翔在空中的鸟类都必须在大地上能够平等自由的行走、居住、觅食,即使是无机物依照万有引力定律,也得自由的方便的归于大地,如果实行土地私有制,到处是所谓神圣不可侵入的私人空间,虽然最能禁止的就是“自觉”的人类,其次是不识字、不懂人类反动规矩的动物,难免反复“侵入”,但还能一驱赶就逃离,最难禁止的就是无意识的飞沙走石了,难道就要求它们一直悬浮于空中,成为悬在人类头上的利剑、炸弹?可见,土地私有制的极端荒谬性!有了这些对等的权力,还必须有平等的基础,就是人人都平等的占有、使用人类作为生物生存的土地及其自然资源,决不能允许私人占有土地。因为土地一旦私有,就不可能平等了:一则土地是有限的,人口是无限的,必然导致后来者无立足之地;二则土地有优劣之分,即使可以做到人人平均分配,也不可能平等,始终差别巨大;三则各自占有土地要么导致人类又各自为阵,如同无政府状态,要么就极大限制了彼此的自由,是人民即使在行使政治权利时也严重受阻:难沟通、难实施。其直接后果是:无地的广大平民只有依附于地主,连政府也难以管理地主阶级,因为地主领地如同小王国,也难以保障无地平民,因为政府手里无多少有使用价值的土地可资广大平民生存发展,更加不可能后来居上,只要地主不出售土地,平民就不可能平等,即使出售高价,平民购得土地后也是终生受金钱奴役。故,当社会需要开发自然、生产物质时虽然也允许私人经营,但应该可以并责成政府牵头兴办,但必须同样排除政府在生产经营中的绝对权力,而应该全面制约。土地私有不仅使人类严重不平等,不自由,也不再有欢乐,即使是地主也大大减少了欢乐:就如在大家一起玩跷跷板的游戏时,如果一端是固定在土地上,那么任凭另一端的伙伴如何配合使劲,哪怕是加再多的人数,也只是被悬在空中,双方也不可能有两头翘翘的快乐游戏。

三、人与人构成的社会集体里也不得让当权者拥有绝对权力

绝对权力就是不受制约,关键是不受权力管理的对象——广大平民制约的权力,绝对权力不只是导致孟德斯鸠所揭示的绝对腐败,还直接导致使全体平民非人化,不再是人,只是动物——牲畜——最好管理的动物。当广大平民只是牲畜时,当权者就具有超级野兽——魔鬼的力量,人与人当然是完全不平等的。由于统治阶级始终只是少数,就得利用广大平民的力量来镇压平民,就需要麻痹、愚弄、欺骗全民;还得平时对全体平民声色俱厉,穷凶极恶,使众多的平民面对少数或个别当权者也闻风丧胆,唯唯诺诺;对于平民中的刁民、精神上的异己者则毫不留情,斩草除根;对社会不惜捕风捉影,防微杜渐,营造白色恐怖气氛。对同样是人的平民乃至臣子如此,对待自然界的动物植物等更加随心所欲,只当做自己发泄或肆意发挥改造河山的对象,就如同不少并无艺术天赋的官员为了卖弄书法而自以为是在白纸上泼墨挥毫,污染了大地,只是如同撕毁废纸一般而拆除重来,反正还可以把拆除、重建都计入GDP增长的政绩。如此,当然极易使人类与自然失去平衡。只因人类都有求生的欲望,会被迫选择忍耐、委曲求全,逆来顺受,就使这种早已失衡的社会表面上还呈现强颜欢笑的祥和、拥挤生活的繁荣,甚至在有的人内心也表示出因根本、远远不知幸福标准的满足感;更因大自然无意识表示反感,加之即使是为官一任也不过短短几十年,似乎难以使大自然无法承受。须知,这并非无意识的大自然比人类更能忍受破坏、侵犯,大自然正因为没有自我补救能力,对其任何一种伤害必然就会留下永恒的伤疤,即使是所谓复原重建,也只会使伤害深入大自然骨髓,久而久之必成癌症,病入膏肓。面对此情此景,难道当权者只能庆幸自己短命?而不愿长寿?

人类必须以团结成集体为主,集体必须有当权者领导,时时处处事事有领导,并不可怕,而是人类的幸事,可怕的只是领导没有制约,或者虽然有制约,还不足以保持领导与平民之间的平衡。故,除了按照三权分立制由另外二大机关分别制约外,主要的决定性的应该由全体人民对所有当权者实行制约。既以选举与罢免权对其人选实施制约,又以创制权与复决权对其主政的社会大事实施制约。即,人民有接受当权者管理的义务,又有集体行使更高权力的权利,当权者有管理、领导全民的权力,但有接受多数人民而非个体或少数人反对的义务。

故,自然平衡规律决定人类作为具有超出自然平衡力量的物种必须实行全面民主制:在土地自然资源人人共有基础上的经济民主制与政治直接民主,才能基本保证人与人关系的平衡,才能对自然界做主时保持人类与自然的平衡,并共同升华。

人类必须实行全民主制还并非只是人类诞生后的要求,事实上人类就是靠民主制才得以诞生!

Comments 5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