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西方】为什么说舆论媒体只有私营,决对产生不了高尚真理?还会误人至深?

正如人人必须有言论自由一样,兴办舆论工具,只不过是个人言论自由的表现形式,当然必须允许私营兴办,但是,正如社会必须有政府牵头兴办的民主共产经济一样,社会更必须确保政府牵头兴办的公办舆论媒体,并必须实现完全民主制,否则,只有私营媒体,决不能产生、倡导(原本不值钱,还可能影响生意的)真理,只会依经济、随大流,甚至也如水下流,虽然会监督政府,但决不会监督众多的私营,虽然会反映个人意愿,但决不能倡导全民公益与正义;而不实行民主制的公办媒体实际上如同官方最大的私营,走向另一个极端,虽然会坚持一些小真理、公道,但必然失去甚至抹杀大的真理。

(选自P381-387)第一枝节 要求舆论工具私有化的实质

私人兴办舆论工具,主要就是地主资产阶级自己经办,无论盈亏,都始终坚持为本阶级的利益摇旗呐喊,反正自己亏得起;即使是非本阶级的平民经营,但只要是私营了,它就得要想方设法盈利,但舆论不如实业只要产品对路,就可能盈利,舆论本身是无价的,不能作为商品买卖,因而靠广大平民几乎无盈利的可能,那就唯有靠资产阶级资助或者长期资助,或者临时性一事一助,使其如同自己的舆论工具,专门为自己说话。如此,就要——一、要确保舆论达到四大目标

1、使人民莫衷一是

若是若非,既天天失望,又还是充满希望,不会只盯着土地私有的祸根,只会跟随潮流或各自私利去胡思乱想。

2、逐渐树立金钱至上、金钱万能的观念

颠覆人间本来善良、纯朴的美德,搞乱人民的是非观念、自然天性,以便自己趁浑水摸鱼,凭借金钱的绝对优势得心应手的左右一切、玩弄人民。

3、还需要干脆树立政府这个供人们发泄的对象

让社会上始终存在的正义英雄者或无望乃至绝望者可以不把主要矛头对准自己就行了。这个大冤家当然非政府莫属。

4、禁止舆论揭露地主资产阶级生活的糜烂、丑恶

以自己非公职人员,无公开义务,有隐私权为由,禁止揭露自己的私人生活,让他们深宅大院成为世外桃源,几乎能逍遥法外,尽情享乐,无需承担任何社会责任。表面上人人都有隐私权,实际上只有邪恶者才害怕暴露,对于广大平民来说,还巴不得媒体天天曝光自己暗无天日的生活,以提醒政府与社会。

二、地主阶级要求舆论媒体私营化,还反对官方主办报刊等舆论媒体。

其歪理为:

1、只有私营新闻媒体才能保证言论自由,只要有言论自由就能传播真理。

2、官办舆论媒体不会公正,必然偏向官方甚至执政党一家之言。

3、官办与私营媒体竞争不公平,官方必然会利用政府优势条件。

4、言论与媒体无需官办,官办只会浪费纳税人的钱财。

5、舆论主要担当人民监督政府的责任,不得干预私人的隐私。

显然是以偏概全:对1,私营媒体则主要为了经济效益,媒体就主要不是为了正义正气,而经济效益又主要不能靠平民大众的零售来赢利,就只能靠财团私营企业资助,因而,舆论媒体就不必顾忌广大平民的意愿,反正媒体生存又不指望靠广大平民读者的零售,主要就只能替私营资产阶级说话。而资产阶级基本上只是为了继承霸权阶级的衣钵,代表的往往是邪门歪道,是真理的反面。故,尽管有言论自由的环境,但是平民的言论自由只是局限于个人之间或极少数人之间的议论,无法普及大众、左右大局,难以使真理传播。尽管相比于霸权统治压制言论、惩罚思想犯,已是巨大的进步。

对2,官办舆论媒体是否公正的问题就如前述的官办经济一样,只要在制度上确保政府是人民的政府,那么,政府主办的舆论媒体就是人民自己的最大心声,就最公正,因为人民事实上难以集体发声,主要就得靠自己最大的组织——政府来为民呼吁、呐喊。特别是政府深受人们的重托,负有揭示真理,秉承科学,处理好整个社会大自然的责任,就最需要真理。如果只是一味维护其一党之私利,只会使其自己地位不保。

对3,真理正义本来是无价的,甚至是反私营经济的,如果真理正义也是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而牺牲多数,或者按照私营经济规则唯利是图就不成其为真理正义了,故,宣传真理正义不能都与经济合一,人,连身体都不能出卖,又岂能出卖精神?否则,要么就会导致真理正义迟迟不得宣传或问世,要么就会把许多异端邪说冒充或误导为真理正义。

可见,以精神正义为基本内容的舆论媒体才是最不适合私营,私人经营媒体最多只能是在精神文化的副产品上,主要产品始终只能由政府为主兴办,当然,如同经济一样,也不能完全由政府主办,而必须实行媒体民主制。而且,媒体民主制的效果比经济民主制更好,因为并非每个人都愿意付出体力劳动,但是都愿意、也容易付出智慧,故,民主制的媒体将是灵感泉涌、富有艺术、真理呈现、正义弘扬、充满博爱。

对4,既然舆论媒体主要是宣传真理正义,而真理正义又必须及时的顺利的最大化的向全民公告,因而,显然政府不仅最适合,也是责无旁贷。政府放弃主办报刊电视台就是最大的失职,也将使人民失去了最后的希望!至于花费云云,只要是为了人民最大事业,再多的钱人民愿意花。反对政府主办媒体,就是反对人民大众;即使从经济角度来看,担心政府主办舆论媒体会浪费财政,就意味着主办舆论媒体一般会亏本,这确实才合乎精神无价的常规。既然如此,那么本来天性就是唯利是图的资产阶级为何还偏偏喜好投资兴办舆论媒体呢?还禁止政府也兴办,宁可自己亏本,足见资产阶级妄图愚化误导人民的本质。本来根本不存在赢与亏的问题,只要确保人民言论自由最大程度发挥,就是最大的赢,反正就是广大人民的大亏。

对5、本来人类天生就是应该是一家人,家庭亲人之间是无所谓隐私的,甚至都巴不得亲人注意自己,关爱自己,欣赏自己,从而自己才能获得最多的爱,包括爱情;而依据人类诞生的直接民主制就可知,直接民主就是通过把猿猴团结成一个大家庭才能运行,才产生了使猿猴升华成人的伟大动力。那么,现在人类反过来要分裂成无数各自的小家庭,并使其绝对化,竭力与人类社会排斥,否定人类大家庭的存在与作用,显然是倒退!一直倒退的结果肯定会导致人类的根本退化,变相重归动物的原始与血腥,历代不绝于途的战争厮杀就是如此。即使说人类还应该有各自的小血缘家庭,但依自然平衡规律,小家庭必须服从大家庭的规则与需要,起码不得完全与大家庭分割、封闭,不然使自己失去最大的爱与自由。如果说单纯的小家庭还应该保持相对的隐私与安静,那么越是较大家庭——雇佣着众多雇工、女性的富豪大家,就已经超出了小家庭的范围,就是相对的大家庭,不仅雇工亲属有权过问、参观,他人都可以监督或欣赏。其实,如果深宅大院里没有邪恶,又何惧外人参观?还巴不得外人来欣赏,满足自己的荣耀,更希望记者媒体采访宣传,须知广大平民就是真心请记者来采访见报都很难,给钱记者往往都遭到拒绝:并非都是不贪钱,而是可能记者实在做不了主,因为舆论业都是私营,都得私营业主说了算,而私营业主总是嫌贫爱富。记者们就只涌到富豪们豪宅门前,想着这一定能够使舆论老板与富豪们都高兴接受,岂料富豪们却是一味拒绝记者的采访,尽管记者是免费的,甚至情急之下,工资不高的记者宁可倒贴钱,富豪们也坚决拒绝,好像他们既不爱钱又不图名,简直是共产主义榜样。

记者可能以为自己级别不够,再向舆论老板汇报,请求老板出面来采访,则会被老板训斥:以后要视富豪大家为禁区!

记者当然会声辩:但是富豪大家里才是最多新闻爆料呀!

就因为多新闻,才不准爆料!如果还想不通,就当富豪们只是平民,对平民我们媒体不应该监督、干预,而应该保护其隐私。

可是,平民们个个都是希望我们去采访爆料的啊?甚至他们还愿意—–

那你们就当那个富豪们是官员吧,对官府我们应该维持其秘密。

可是,我们不是民主社会吗?舆论媒体主要就是要监督、揭露政府的秘密行政呀。

那—连媒体老板也无解了:你们就当富豪们不是人!而是神,神圣不可侵犯—–

可是,我是无神论者,再说富豪大家也不是教堂。

那—你就只能当自己不是人了。

这就是私营社会的又一自相矛盾、重重矛盾,彻底违背自然平衡规律的无自相矛盾律。如此环境下竟然被称有为舆论监督自由?!竟然误导了整个世界特别是霸权社会无新闻言论自由的社会媒体人员。可见,他们实际上就是要营造一个比任何霸权统治都高明、舒适的王国环境:在那里,他们才真正可以妻妾成群(如印度山区区区一位小教主就公开拥有39位妻子),花天酒地,为所欲为,甚至草菅人命,只需要用钱来摆平就行了,反正外界连舆论记者都不敢涉足,自己的豪宅大院如同人世间的世外桃源,人间仙境,凡人与狗都不得入内,也都不准报道。否则,以侵犯隐私民宅而可以持枪击毙。

霸权统治的国家里,由于社会上除了悲惨还是悲惨,没有多少新闻价值。人民只能议论统治阶级。以致统治阶级始终紧张万分,要采取高压措施来打压人民的言论自由特别是舆论媒体的揭露评论等,还总是防不胜防,堵得了国内人民的嘴,防不了国外特别是私营社会的记者。当然不如资产阶级的无忧无虑,资产阶级还一改张扬个性,都“正义”、谦虚起来:人民要有权监督、评论、揭露、批评政府,官员是人民公仆嘛!我等只不过也是平民,没有公权力,没有拿人民的税收,就没有义务接受监督。如此就把国内外舆论一概堵死。

6、地主阶级禁止政府主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使政府无法自我辩护,也难为广大平民声张声援,从而方便自己树立这个让人民发泄的对象,使政府几乎成为人民的公敌,甚至不惜深挖政治人物的隐私琐事来开刀,转移人民对邪恶之源的地主资产阶级的注意与愤恨。使社会上最难缠的激进者、受了委屈者等等专门拿政府出气,既讨好民众,也赢得读者,又时时打压政府,以免政府超越私营者,妨碍到私营者的发展或私利,助长平民的力量。对此,人民往往附和、称赞。其实,在直接民主制里,打压政府就如同打压全民,因为政府是全民选举组织的,是服务于人民的最大团体,是人民的主要依靠,如果说还不完全是人民的组织,那也不能打压、限制,只能尽快完善制度,使政府真正全面成为人民自己的组织,即,由人民直接选举全部政府组织,并直接罢免,还得对政府的决策行使主动的复决权与创制权,使人民与政府打成一片,政府就是人们的代理人了。此时,私营者任何打压政府就等于直接打击人民,人民就会感同身受,不会再忍受,更不会做帮凶,只会帮助政府,共同应付私营者的挑战。当然不是与私营者为敌,只是要促其回归理性或猛醒。毕竟人人都可以是私营者,但决不能使占据土地的地主,私营者也仍然是平民——平等的公民。

私营舆论或私人经济等的最大特点就是只有权利,没有对等义务与责任,就是特权!如地主小国王可以不负任何政府责任一样,私营经济尽管事实上主宰、左右社会人民生活,但不受人民的对等监督,而且,想停就停,想变就变,当然最无信用,难免导致社会动荡;私营媒体也是如此,想秉公就秉公,想自私就偏颇。对此,非得有政府兴办的公有制企业、媒体来制约,树立为公、负责的榜样,并救济私营自私的无限流弊。私营阶级要求废除政府公营,实际上就是只要自己的特权——只有权利,没有义务。如此,私营社会实质上就是一个特权横斥的社会,比霸权社会有过之而无不及,高喊反特权只是如同高喊自由一样,实际上是极不自由的社会。表面上法律一视同仁,但禁止政府对自己必要的监督、竞争与救济,无疑就是赋予自己特权。因为,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要求,你有何权利,就得承担对应的义务,而非仍然只是承担一般的平民义务。一般的平民义务是你只是平民时才承担的,一旦任何人不只是平民,就还得承担更多的义务。当这种身份或行为是以对公众社会产生影响时,就如同事实上的政府,对此的对等性就该政府管制来予以对应,否则,任何法律规定都不足以达到对等与平衡。三、政府放弃主办舆论媒体就是放弃真理,至少是出卖真理

1、言论思想不得成为赢利的对象,否则,真理就被出卖或压制。

连人类改造自然、生产产品的活动都不该完全赢利化,又岂能让人类最纯洁的思想、智慧及其语言变成私人赢利的工具或商品呢?如此,就使人类彻底异化、退化得比动物都丑恶——动物最多只是没有多少思想与智慧,但是并不会故意歪曲事实,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使人精神错乱,而人类一旦把思想、真理、语言都作为牟取私利的对象时,一切都只会以私营者个人利益为“真理”甚至是“事实”,而其个人利益往往就是与大多数人乃至全民利益相对立的,即往往就是谬误。其结果就常常把谬误当做真理在传播。如要求废除死刑、私人持有枪支等就使人类智商彻底退化、精神恶化,一个连幼儿都懂得的1-1=0的道理,地主资产阶级及其所谓文人却要胡说八道,对其子女都要误导,一个连野生动物都装模作样要保护的法律却如同允许对人乱杀,岂不是比霸权统治更邪恶的人不如(动)物?霸权社会广大平民都知道官员们可以乱杀平民,那么遇到官员还会主动退避三舍,忍辱负重,小心提防,但私营社会里则是人人都会乱杀,甚至越是平民越易被躺着也中枪,那简直是避无可避、防不胜防,死不瞑目。其实之所以想不通,是因为人民只是盯着凶手本人的动机,如果追本溯源,就可以揪出罪恶的根源在于地主资产阶级这班貌似平民实际是比霸权国王更邪恶的制造者。

2、只有政府主办舆论媒体并民主化管理,才能确保真理传播。

言论不仅要有个体自由,更要有向公众发声的管道,就如不能自由个体人权,更要有集体民主表决权,如此,才有最好的言论自由。要使真理保持其纯洁性,并顺利传播,除了人民有言论自由外,就必须有政府主办的舆论媒体工具,根本不能考虑任何经济成本、是否盈利。真理无价!真理至上!岂止是区区成本所能核算的,即使要算价值,真理的价值无穷。如果政府真是因为财政紧张而无法兴办,那只需要向人民声援,人民绝对会慷慨解囊!没有愿意自己口舌无处发声,只能任凭资产阶级在嚎叫。而且,民主化管理的公营媒体也能确保每位平民的心声有传播的平等机会,又最高尚,因为人人可以成为免费的记者、义务编辑、志愿送报员等。

3、政府只向私营舆论征税,就是政府放弃真理,出卖真理。

社会只允许私营舆论媒体,使舆论经营化,逼迫真理的发现者把真理折价或者自己不得不还要出资来宣传真理(如笔者宣传本书),而许多真理往往就会与私营体制格格不入,甚至针锋相对,当然不会被私营媒体采纳,或者被要求改变成非真理甚至谬误才被刊登。故,指望社会舆论私营化就有言论自由,就能产生真理,如同指望霸权专制统治者允许言论自由一样只是幻想。

4、只有政府主办,并实行民主管理的媒体才具有公信力。

人民不仅有权对媒体上的文章提出异议,还可以对媒体本身提出意见,要求改进;而且,只要政府不倒,媒体就一直存在,必然会保持正义同一性与名誉。而私营媒体只是作为赢利的工具,主要用于商品宣传等,即使有宣传真理,也屈从于商业,而且随时会因私营亏损而夭折,缺乏公信力。

5、没有公立记者的秉公揭露,政府很难履行监督责任。

在土地私有制及经济私营社会里,私营众多,无论法律多么健全,政府执法者都无法全面监督众多私营与私人,靠杀一儆百只能是猫捉老鼠的游戏。

(1)、靠私营私人自律是不可能的。因为私营竞争是社会主体下,私人私营为了生存发展难免不择手段,既钻法律空子,更大钻执法空子。

(2)、靠反对党为了挑剔政府失职、为主监督也是靠不住的。尽管政府在反对党的监督下对非法者能够基本做到依法秉公处理,但始终难免挂一漏万,对此,反对党要么顾及不到,要么也睁只眼闭只眼,一则因反对党无执法权,难以掌握确切的证据,而对私人私营又不能如对待政府可实行类似有罪推定,即,政府不能自证清白无过错,就等于有过错责任,对私人私营采取的只能是无罪推定,就不敢轻易指责政府对此不作为;二则,反对党基于选票考量,可以故意得罪政府,但不愿轻易得罪私营选民,因为政府是反对党永远的敌手,选票的反面,而私人都是选票的来源,特别是管理着众人的私营企业主可以左右本企业众多选票。

(3)、靠私营媒体及其记者监督更加靠不住。因为私营媒体无义务责任监督,即使记者基于本职天性而义不容辞,但媒体私营业主往往会制止,没有私营业主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加之自己往往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更不想导致报复,最多只是出于自己同行业竞争的重大需要而打击对手时,才会表面秉公实际为私的去揭露,但这种概率是很低的,以致表面上私有制社会里似乎私营生产经营问题很少,实际上决非大都是天使在自律,只是没有暴露而已。故,台湾社会存在了几十年的塑化剂毒害问题直至政府女官员偶然的检测才发现,新西兰那多年一直在规模、信誉、利润等位于世界第一的奶制品公司二年前都已自我发现的肉毒杆菌问题也直到2013年在得以由政府知晓并曝光。至于美国爆发的转基因产品问题,在国民中知晓的程度只有25%(见中国中央电视台前主持人崔永元的报道)。

故,对于私营私人会存在的众多问题,若是没有公立舆论及其记者的秉公监督揭露,政府根本无法履行好基本的监督责任。而公立舆论及其记者之所以才能够履行监督的天职,就在于其本身就是代替政府的公义职责,而且,没有任何私营私利的羁绊,记者也没有必须仰领导鼻息而牺牲真相真理的顾虑。如果舆论报社领导敢于私通私营而包庇,记者就可以一并揭露而炒掉领导。当然,公立舆论媒体体制应该民主化管理,才能使记者完全无后顾之忧,并排除因多党制竞选而导致的政府更替的不稳定与顾忌,完全只服务于、服从于全民的最高利益与意愿。

Comments 1

  1. Toney Lataille

    Thanks for another great article. Where else could anybody get that kind of info in such an ideal way of writing? I’ve a presentation next week, and I’m on the look for such informati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