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沉沦】为什么说股票制是绑架股民、搞最大的赌博与传销?

 

(选自【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P307-321)股字,被中文翻译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每月的薪水没了;朋友也缺少了一半;每月却要防疫一般对待股市;人人都只想靠屁股坐享其成,至少必然大大减少、退化了动的功能、体质与寿命,更使全社会陷入良性中断、恶性循环中。

如同地主占有土地就可以处于不败之地,由全民购买自己企业的股票,不得退出,只能转让,企业亏损,股票就贬值直至分文不值,企业赢利了,股票才会升值,但只要企业还在经营,就只需分给股民股票或年终适当分红,而不会支付股票价格,股民要使股票变现金,只能是转卖给另一股民。如此,私营企业主就等于旱涝保收。显然,股票制与土地私有制根本就是反经济,如同霸权社会的无经济,因为经济本义虽然是以小利获大利,但必须是人人都可以平等进行与竞争,土地私有下无地者就没有平等的基础,股票发行下,股民就失去了独立与平等,身价被捆绑,地位始终不可能与企业主平等,如果没有下家接受,就等于自己专门负担亏损风险,企业主专门坐收赢利。地主与企业主无论怎样反经济而动,无论如何挥霍浪费,不懂经营,就几乎不会倒闭,而无地者或股民无论如何艰苦创业、绞尽脑汁都难翻身,难以与地主、业主平起平坐,除非是牺牲更多的无辜者。可见,从土地私有的祸根开始,到金融业的对经济寄生,发展到股票捆绑全民,是半民主社会腐朽的登峰造极,不可救药。股票制毫无科学、进步、合理可言,只是相反。

一、股票制根本就是反经济

经济的本义从来就是人类通过积极的创造性活动使社会与自然界绝对增值,其前提是人类的科学与理性活动,其结果是全社会与自然界获得增值,而非整体上反而减少。但是,股票却无任何意义上的经济成分:既无生产创造活动,又无直接的社会与自然界增值。不是组织全体股民积极从事科学的经济生产或回归大自然,依靠大自然和谐生活,而是把他们的钱——身价贪婪吸入,股票还使全体股民企图也靠寄生来生活发财,使其沉湎于自己毫无权利、不必生产劳动、也无法把握的股市中,欲爱不得,欲罢不能,但其逻辑结果却只有懒惰、浪费时间精力物力,无聊却紧张,根本、完全就是反经济。

二、股份制使私有制等级化,又使等级最大化

本来私营经济只有劳资双方,虽然是极不平等的,但是这种不平等始终有限,因为资方只能以家庭来经营,家庭难以管束很多雇工,但是从此实行股份制,就可以无限扩大私营企业及其人员,内部只需采取如同霸权国家的政治体制——等级制。如此就是等级制的恶性肿瘤从霸权国家的政治领域蔓延到半民主社会的经济领域。

如果说股份制还有限、不可能引进大多数人民的话,那么,让股份制企业向社会发行股票,就是要把等级制扩及全民,使全民都被拉入其等级制里,人数越多的外围股民就是地位最低者。尽管这是表面自愿的组合,但是由于私营经济本身是建立在土地私有这彻底反动的根基上,而且社会上又没有政府兴办的民主企业,就失去了合理性,或者就使人们只是因无路可走下的无奈选择。决不能因人民自愿就视为合法、合理。合法不是只合现存的法律,关键是这种法律是否经过全民理性的公决。

三、股份制及其股票社会化的悖论

1、股票制根本违背民主规则

股票制的前提是人人都可以自由成为不平等的股东,只要自由,不要地位平等,而民主制的基石则是既要自由又要平等。就如国家社会不可能因为贫富差别而让人享有多少不同的政治权利一样,对社会的缩影、国家的组成部分——企业显然不能人为制造出等级制。人们可以具有不同的经济财富,但对大家共同事务不能因此享有不同等的决策权,这也是避免企业因个人独裁易导致失误的法宝,毕竟众人智慧通常高于个人智慧。而股民之间特别是与企业主之间经济上不平等,对企业的决策权是以所占财产多少来定表决权的效力,就不允许股民们平等行使公决权,使得股民们事实上也无法行使少数人服从多数人的民主权,因为无论股民如何购买股票,企业老板一般是不会放弃有多数决定权的股份。如此,整个社会上经济等级与政治平等同存,经济领域与政治领域之间的矛盾冲突就不可避免,而以政权来强求经济人之间的尽量平等,又抑制了私营经济发展的动力与后劲,因为政权强求的只是结果,而非原因,即,只是要求分配上的相对平均,通过征税来间接平均,而非在生产过程中使员工都有平等权。显然不合民主本义,根本违背了平等原则,不可能使社会和谐。作为经济民主化则必须也只能建立在自由平等基础上,不能靠只有自由而无平等的股份制扩大化的社会股票制。

股票只是与间接民主制如出一辙,正如间接民主制人民只有选举权,而无决策权,只能任由获得了较多选票的政客来包揽一样,股民只有投资权,也无决策权,只能由获得更多资本的私营业主来主宰一切。

2、违背了自由的原则

私营雇佣企业内部实行股份制,是其自由权利,如同合伙制企业是自然产物一样。但是,股票买卖并不自由,股民拿身家财产购买了股票后却不得退还,一旦抛售不了,就只能被其套牢套死。违反了自由的道德原则:不能自由得使自己失去了自由。当然,人民有不购买股票的自由,但是当整个社会主要土地资源被私营分割,政府又拒不兴办民主制共有经济,广大无好地平民已无多少选择的余地,就如当政治上各政党都是保护土地私有制时,选民也就只能矮子里面选长子,故,人民被迫加被诱导购买的股票也本能选择占据最多最好自然资源的企业股票,而这类企业本来就是用应该人人共有的资源来牟取人民的血汗钱,十足彰显其反人民性。

3、股票违反了法制的基本原则:权利与义务、责任应对应对等

资方只有权利:对股金占有、使用、受益、处分全权,却无义务责任:无需返还、支付利息、确保增值等;股民则只有出资的义务,却无参与经营管理权、甚至对企业全面深入的了解权,更无要求退资权,就连起码的收益权也不能正常实行,即使企业赢利了的分红也只是增派股票,使股民被套得更深。即,并非靠参与企业经营赢利后的分配利润,而是靠高价转让。由于权利与义务根本不对等,必然严重失衡,风险就更大,投资购买股票就只是盲目;而企业在额外增收巨大财富后却无需负担任何责任,简直就是允许资方不劳而获,就极易得意忘形、盲目发展或贪污腐化,企业的危机反而加重。

4、违反了自然平衡规律

人类从事经济生产的目的整体上应该是完善自然平衡,而非打破自然平衡,如此,才能使自然界自然产生出充足的自然食物足以免费供应全民。作为正常的经济秩序应该是企业如果发展得好,应该就有资金扩大再生产,即使暂时没有足够的流通资金,银行也愿意贷款给效益好的企业,总之,企业无需借助向社会融资;如果无钱,就说明它效益不好,充满风险,此时融资就是要全社会来帮助它化解风险,而投资入股的股东又无决策权,无法改变导致其效益不好的因素,其风险就更大。即使亏损破产了,股民依规定也不能享有对企业的破产债权,因为股民此时又得负有股东的义务。可见,这是典型的权利与义务不对等、不一致,根本违背了法制的基本原则。

同时,银行才是专门的贷款机构,而企业股票上市,向人民融资,就是侵犯了银行金融机构的经营范围,也就是无照经营,应属于非法集资。本来,银行借贷才是正常,因为银行是专门的借贷存款机构,有一整套调查、监督、补救措施,才能防范贷款风险,并可以通过专业知识来帮助企业正确经营,取得实效,以便及时归还贷款。此时,银行主要业务被股票侵犯,就只能另走歪门邪道,花样翻新大搞新的以钱生钱之道来吸引人民,整个社会形成脱离实业、无需脚踏实地增加财富的歪风邪气,使资产泡沫越吹越大,就易导致首发于金融系统的经济危机。故,在股票制下金融危机是迟早要发生的。美国金融危机的原因之一就在于此。

实业发展需要资金,但原则上是量入为出,而非如银行一样储蓄资金,企业本来只有向金融机构申请贷款,才属正常,因为贷款必须支付高额利息,就使企业不得轻易多贷,既使资金闲置,又增加了自己的负担,而银行等金融机构也不会只为了少数的利息而面临重大的借贷难回收的风险,就会认真考察,谨慎把关,并可先提出企业改进经营或附加条件,帮助企业早日赢利,以便还贷,如此经济发展就形成良性循环。在股票制没有产生前,间接民主社会之所以经济得以高速顺利发展,就在于企业与金融的理顺而无股票的搅乱。一旦企业可以发行股票,就可以不顾自己扩大生产的本身需要来收集资金,反正企业对再多的资金无需支付利息,而且,还不必退还,如此任何企业何乐而不为,难怪企业还不够规模时就纷纷争着要股票上市。

其实,从哲学上看,任何一种制度如果使参与的各方中只是或首先是一方百利而无一害,那就是权利与义务不对等,就必然侵害到相对方的利益,使相对方难免受损或陷入难以自拔的深渊。发行股票对于企业就是如此,首先它必然冲击、伤害了金融的利益,迫使金融业另辟蹊径,寻找生计,而不惜违背金融放贷等基本原则与规律,难免导致金融危机;股票又成为套死了股民的更大危害的枷锁,企业越有权,就意味着股民越无权,出了资却处处无权:既无贷款利息权、又无投资管理权、还无要求退还的债权,就违反了自然平衡规律及单独进化有限律,其结果可想而知。

5、股票制背离了直接的生产与管理才是经济发展唯一源泉的常规

经济发展只能靠实业生产,连销售商业也只能依托实业,受制于实业,只是为了实现实业产品顺利销售、最大社会化,而不能超越实业,否则就是买空卖空,既浪费了人力物力,又使生产与消费严重脱节,造成两大方面的危机。商业尚且不能直接增加社会财富,何况是股票这只体现为资金的空头支票呢?由股票决定企业经济与股民收入,显然是走火入魔,根本违背了经济的真正动力是作为生产力的人,而非仅靠钱。钱不能生钱,只有人的劳动与智慧才能生钱。而股票表面把全民都调动起来了,但实际上却是把全民吊起来卖,使股民被悬在空中,既不能与企业融合成为企业的一员,作为生产力全面、正常地发挥作为,又不能抽身而出,难以投身于自己的本职工作或其它行业。股票使众多股民主要的空闲时间、大部分资金都被套牢,精神也被极大牵制,连人的正义、对政治的热情、人性的善良、全面的能量等都被套死;人民又对股票是升是跌无能为力,只能听天由命,活脱脱成为一群被吊起来的游魂。

一种如此背离直接的诚实的生产、让企业独裁者投机取巧、只耗费人民物质与精神的买空卖空制度岂能成为经济民主化的途径?!岂能解开私有制的死结?!岂能使经济健康加速发展?!岂能使社会风气改邪归正?!

如果说,政府劫富济贫的征税制还只是针对富人,那么,允许企业发行股票,并规定如果所持股本没有超过企业资产股份的半数,股票持有者人数再多也不能享有该企业的决策或管理权,也无法要求召开股东大会,无权行使对该企业的人事选举权、罢免权、对事务的创制权与复决权;另外,购买股票后就不能退出,只能转让,主要靠吃差价来赢利,或靠亏本才能脱身,而不能去亲身参加生产劳动、科技创新来实实在在增产增收,或使企业扭亏为盈,那么,如此荒谬的所谓经济人民、人民资本主义制度显然只会坑害全民,特别是那些无别的途径勤劳致富、发明致富的广大平民。

6、股票使人脱离动致富的自然属性

靠股票来集资,并以钱生钱,使资方从靠自己创业致富脱变成靠不劳而获的敛财来寄生。同时,股民也一反应该勤劳致富的常态而靠投机或食利,除了出资外相关精力的付出并非为社会创造财富或创业行为,连个人享受都达不到,只是始终如赌博一样的紧张、单调甚至弱智,完全是社会不需要的人力浪费与精神损耗。

7、股票是经济自由主义的怪胎

本来,正常的出资只能有两种:借贷与投资。借贷,如银行贷款,出借方才可以不过问借贷方的内部事务,但得坐收本金与利息;由于事后无权过多监督,事先就会全面考察,而且,在出借的同时也会或多或少附加一定的使用限制或查询等监督条件;另一种是投资,双方通常就得签定投资合作协议,明确投资方享有参与管理、生产或销售等权利,没有明确其权利的,视为当然享有如同老板的权利。这都是权利与义务一致、对等、直接的法制原则,是正常、平等的经济关系的基础。那任何出资要么就有回报或得退还,要么就是自愿的奉献,总之都只能是选择使自己心甘情愿的事,不可能出资了反而使自己陷入困境中,而自愿、合意也是文明、理性的内涵,是当代民法关于民事法律行为有效的条件。股票制也是此类的两不象,从其股民无权参与企业经营看,如借贷,但又无借贷的债权,连本金也无权要求退还;从其名义叫股东看,如出资,但又不如投资,无投资方的经营管理权,连自己出资的企业在何处、是何样有时都茫然无知,更与其生产、经营脱节,纯粹是买空买空、投机取巧,只助长不求实干、靠赌发财的风气。出资时自由,但一旦出资后就失去了自由,而结局至多只是输赢各半,因为企业只拿了股东的钱,却没有获得股东的智慧与力量,股民整体是输多赢少,因为至少政府始终得抽一定百分比的税金,何况,企业也难仅凭此赢利。

8、股票是传销的再版,比传销更邪恶。

股民高价购买股票都不是要参与经营,也非要通过经营来获利,只是要把购得的股票高价转卖给下一个人,即使面临股票贬值、企业宣称亏损等,都不能退股票,就如传销者高价购买产品并非自己要使用,而是为了转卖给下线。唯一的区别是股票如不能转让,可能就一文不值,而传销的产品还有些使用价值,故,股票比传销还邪恶反动。多国一方面宣传传销是违法犯罪,却确认众多企业股票上市的最大传销,显然是自相矛盾,误国误民。至于说,股票开始至今社会上并未出现大规模的灾难,甚至似乎经济发展还主要在于股票上市的功劳,那也是以牺牲整个大自然、人类幸福为更大代价的,使全人类越来越陷入反自然的人工产品中,自我弱化、异化、退化,私营经济本性下流、主体反动,以股票上市捆绑全体股民的爆发式经济就更加邪恶,以致中国老干妈辣椒酱企业靠陶大妈白手起家,实实在在生产兴业,靠质量信誉畅销国内外,实力雄厚,连政府都多次要求她的企业上市,以所谓更加做大做强,就累遭她老人家一反常态(几乎所有企业都是趋之若鹜、不惜代价甚至搞假要上市)的拒绝,其理由实在是对股票制的正义判决:那都是骗钱的!(见互联网)

至于说股票会涨价,但传销的产品也会人为抬高价值,传销企业也会赢利,如果不被政府打击的话,因而,在所有宣布传销非法的国家理当否定股票。

9、股票并不必然增加经济效益,购买股票就如全民输多赢少的赌博

赌博的特点就是:参与者尽管都是为了捞钱,但都不进行任何生产创业,就只能捞对方的钱,一方赢利,就得另一方受损,赢的概率就不可能超过一半,且下不保底,上不封顶,除了寻找刺激外就是徒耗精力,出钱买罪受,但因它始终给赌徒以希望,就如作茧自缚,越陷越深,难以自拔。购买股票这种资金投入也是如此:股民都是为了捞钱,都不参与企业的任何生产经营,企业也无义务一定得支付红利给股民,即使支付,也只是增派股票,如同赌场庄家给输钱的赌徒赠送或借贷赌资一样;股民基本上只能靠赚下家股民的差价来赢利。唯一不同的是,下家股民购入该股票时并非直接就意味着输钱,但是,始终脱离企业生产经营,就无助于企业真正理性扩大再生产或化解企业危机不断加大投资,并不等于必然赢利,只有提高科技,降低成本,改善管理,才能赢利,故,增加股金投资本身就是增加成本,反而会降低利润,增加风险,一旦股票价格远远高于股份本身的价值、高于企业本身利润时,股票就不再有人接手,股票价就随之下跌,大量的股民就大亏。可见,这唯一的不同并非意味着股票的危害小于赌博,相反,赌博因每次的直接输钱,还会使清醒的赌徒可以停手抽身,使损失停止,但股票看不到确切的盈亏,似乎有机会,导致越来越多的股民或资金被卷入难免亏损中。它也非债权,只是随着企业单方面宣告的涨跌及其它参与股民的出资出牌来下股金赌资,也是下不保底,且上不封顶,股票在全民的投机转卖中可能炒高得远离企业效益,股民只需死盯着股票本身的涨跌,无需关心发行股票的企业经济效益,因为股民人数再多也不可能拥有超过一半的股份,就无权或无法去决策或过问企业经营,只能是舍本逐末,显然,脱离财富之本,只追求财富之末,其财富难免是泡沫,不仅是接手的股民亏损率大半,就是转让股票者也会亏损率逾半,即,股民是包亏不包赢,企业则只包赢不亏,对于股民就比赌博更惨;当双方难得共赢的,往往就是大自然社会及全民包亏、全输时。

好在大多数股民都坚守本职工作,入股只是副业,还承受得了股票贬值,并始终保持希望,因为总是后继有人。只因其它股民、新股民接受才不断哄抬股价,如吹气球,越吹越大。而股民增多、资金增多并不能必然导致效益提高、赢利增加,效益从来不与资金成正比,只与生产者的积极性、主动性、科学性成正比,相反,对一个人而言,投资越多,管理越困难,风险就越大,而股民能带来的只是资金而非生产力,因而,股民必然就是输多赢少;企业老板则是多赢少输,收了钱,不用退还,也不需付利息,股票只能转让,因而企业对新增的股金原则上不会亏损,最差也只是平手,但因本企业内部仍无民主,在基本的生产经营中即使钱投入再多,仍是一如既往的劳资对立,始终难有根本改良、稳定的经济效益及更高的发展。此时企业要赢利就并非全靠实业增产增收,而得靠不务正业的投机取巧,如转投资于能源、房地产甚至放贷牟利、借钱生钱等,但这些投机行业的暴利与风险同存,何况,还可能触犯法规。如此,企业也会亏损或破产,即使企业只是维持正常经营,但没完没了的劳资冲突使经营难有起色,难吸引新股,而企业的耗费、纳税又得继续增加,收支失衡下,企业会逐渐萎缩。包赢不输的只有庄家——征收买卖股票税率的政府部门,2009年中国最多收入的行业就是证券交易部门。故,股市使社会贫富差别进一步扩大,而非缩小,并使政府财政得到稳步增长,但因股民购买股票后不得退出,而股市又起伏不定,企业在股民的哄抬下难以按资不抵债的要求及时破产,股票就有涨的希望,股民就如赌徒徘徊在失望与希望中,深深套牢,难以自拔,荒废了股民的精力,转移了人民对政治、经济制度不满的焦点。

在赢与亏各半的概率下,又得先保证资本家个人与企业的利益,就使股民能分红的概率只有一半中一半了,即,股票升值的几率也就只有几分之一,股票实际升值的只占少数,贬值的才占多数,总是输多赢少。

10、股票是毫无正面意义的怪物,主要是资方敛财的工具

企业可以分配股份,那是基于合伙人投资的大小,但股票不是针对投资者,只是作为如同商品出售,但股票又非商品,因为它没有使用价值,它也非有价证劵,因为它不能到期兑付;它本来只是一个成为股东的凭证,但不如正式股东的股份所附带的权利与义务:既不能因而享有参与经营管理权利,也无转让股份、得征求其它股东意见并让其有优先购买权等。可见,它不具有股份、商品、有价证劵的价值意义,根本就是一个几不像的怪物,根本就不应该产生。

即使从其目的看,是想征集社会人民的力量,即要群策群力,那么,至少就要人民能通过购买而献计献力。但是,又非人民想购买多少股票都可以,始终不能购买超过半数的股份,就意味着纵有再多的股民都不可能成为企业的主人,就无决策权,不能为企业奉献群众最大智慧。既然这唯一的正面目的也达不到,就只是资方无本万利的敛财工具,是广大股民被套的圈套。

11、股市只有助于垄断与特权,对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也有害

本来,实业的理性发展应是弱小企业应有更多机会获得资金,强势企业则不需要多少资金,但股票却相反,没资格上市的弱小企业需要资金却得不到社会支持,资金充足的强势企业反而可以上市积累资金,使企业之间的贫富强弱差距不仅越来越大,而且并非靠实业经营的效益,而是靠无本万利的积累。使人民也嫌贫爱富,股民只是间接了解上市的强势企业,就随股市大流入市购买。加上社会或企业难免炒作,人们只看到企业的表面宣传现象,易错误判断,还使同为上市但真正需要资金的企业也难得到资金,而资本充裕的企业却是股票高开,资金越积越多,企业之间的贫富悬殊也不合理的扩大化,使竞争在严重不对等的双方、多方展开,窒息了竞争的活力,使社会向自然垄断倒退。关键是上市企业并非实行民主制,仅有暂时的财大气粗,不可能保证继续赢利,相反,在企业独裁等级制不变下,企业越大,管理越难,亏损风险比没有上市的企业更大,因而,把吸收股金作为对赢利企业的奖励是不公道、科学的,因为,企业已获得了大利,就不应该享有发行股票的特权,何况,私营获利并非等于奉献,即,若是要发行股票,也就应不分企业,家家可以,甚至,越是小企业才越利于发行股票而可能进化成民主制的伟大新生。

12、股票使风险不对等,导致经济领域绝对权利下的绝对腐朽

如果说霸权专制政体实行政治上的绝对权力必然导致政权的绝对腐败,那么,股票使私营企业从只是与劳动者的对立关系恶化到拥有绝对权利,必然导致绝对获利经济腐朽,只不过因为它没有凭借公权政权,加上半民主社会在私营经济盛行下人民早已习惯了贫富差距,而对上市企业资方的暴发横财、挥霍财富也能麻木忍受,就如同霸权专制社会平民对霸权阶级绝对权力下的绝对腐败一样的麻木无奈,敢怒不敢言。

半民主政府为了消除私营企业劳资对立的矛盾,焕发广大员工的主人精神与主动性,只想在私营雇佣的根基上建筑其人民均富大厦,显然不可能,就如开明专制者试图在霸权等级下通过改良也达到全民同心协力、真心拥护霸权专制一样可笑;当股份制企业内部不可调和的等级矛盾不断冲突下,就采取向全社会人民发行股票方式来补救,让企业外部人民可以持股,使投资者与企业双方对风险不对等,股民有风险,却无化解风险的主动权,转让股票本是被动的逃避,却成了主动的主要的经营,简直是说,逃跑是为了进攻,反动就是正常一样荒谬;企业无风险,必然或难免会滥用对股票资金使用权,贪占、挪用也就在所难免,这也是权力会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定律。

可见,对私营企业以股票来社会化应彻底否定,即使是国营企业也不得实行股票制,国营企业只能实行平等的民主制,只有实行民主管理,企业才能有真正和谐的高尚、高效社会化。

13、股市使经济危机经常化,甚至正常化

因为股市波动与经济危机一样都是违背了民主经济规律的结果。作为正常的人类活动包括企业的经济活动理当不断成熟与进步,至少是呈螺旋式上升,而非大起大落的极端不稳定,更非经常性的倒退。在大自然里,最低级的植物只要没有出现特别反常的天气或虫害等,都会生机勃勃,即使是新陈代谢时也会自然稳定过渡,人类作为高等动物不应该低于植物的生命力与上进趋势,如果人类都常常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企业经过员工上下的努力仍无法正常赢利,几乎一半的时间或空间处于亏损状态下,就如人一半以上时间在生病,决非自然本性,而是人为的危机。经济危机几乎定期发生于半民主社会里,其原理与股市波动不定相同。

事实上,当股市兴起后,经济危机主要反映在股市反复波动上,而股市大幅下跌也常造成全面的实质性经济危机。之所以如此,主要在于人类社会虽然表面上人民群居一起,但在经济活动中,人民又都是分散的,而集体经济行为要么是私有制下的劳资冲突,要么是比奴隶制更荒谬腐朽的经济国有官僚制。股票不仅丝毫没有减轻私营经济的癌症,反而使该病症细胞扩散,以使全民中毒的方式来淡化本企业的病理,实在是火上加油,不仅造成经常性的经济危机,还势必使企业的经济危机扩大成全社会的经济危机:

(1)、由于社会全民可参与,就把企业内部的矛盾扩大成社会矛盾。

(2)、由于股民比企业内部员工更缺少对企业经营管理权、决策权或人事选择权,社会股民就成了最低级却是最多数的股东,使许多原本不在私营企业的平民也被牵制分身在企业等级制里,社会在经济领域趋向全面等级化。

(3)、它根本违反了经济活动至少主流的经济活动必须也只能是生产力与生产资料、生产对象直接结合,根本否定了经济实业里诚实的直接生产劳动才是增加财富的基本甚至唯一合理途径的常识,误导人民可以买空卖空,以钱生钱,使全社会都在建设空中楼阁,生产不可能有相应的实实在在发展,只可能产生经济假象、乱象,蕴藏巨大危机,就如恋爱应该是男女双方面对面、身依身,才能心连心,自始至终连面都未见的一味精神恋爱绝对会带来爱情的危机,甚至骗局,从而为经济危机埋下隐患。

事实上,从产生股票市场开始,经济领域就经常甚至天天危机。所谓经济危机无非就是:社会上超过半数人民的经济收入发生短缺,过半数的企业生产经营又难以为继,人民陷入难以挣脱的困境。自股票开始以来,几乎全体人民都被卷入股市,就如本不大会游泳的公民(不善于或本对经营无兴趣者)因被迫或误导而游向对岸桃花岛、可走桃花运而纷纷跳海,即使是会游泳者也不允许正常游泳(对经营有识之士却不得行使对企业的生产、管理权甚至充分了解权,以帮助企业真正赢利),更不组织大家团结协力、民主决策,而是放任互不联系,各自为政,只安慰说因为海水有浮力,靠众人搏击时就可产生共振前进而不会沉没淹死,股价就如那激起的波浪时高时低,潮起潮落,甚至风高浪急,波涛汹涌,变幻莫测,关键是下海者不得退出,回头无岸,只能侥幸换上新手的救生衣,如此,众股民在这大海的结局就可想而知。

股字在中文结构看就是:月+没的一半,意味着入股市后就每月会没有了一半的资金!因只是一半没了,而非全部,就使人民只是失望而非绝望,仍不甘心,继续下注,越沉越深。

14、股票阻碍了人类的进化与幸福

本来,民主制因为人人当家作主,人人就应该能尽心尽力生产、创造性发挥,社会经济就会加速发展,日益丰衣足食,因为即使是动物都可以无需就业的维持生存,那么,人这高等动物应更易摆脱生存危机、使人人经济上充裕才正常。人民也只有从受困于生计中解脱出来,才能有精力、物力从事创造发明、游历世界、探索宇宙。要使社会经济充足、人人富有,就得人与人形成合力而非一盘散沙、各自为政、互相拆台。如果说,食草动物不能进化成人就在于它们只是相互对立、竞争,即使是群体行动也是如私营企业内部一样劳资双方地位、权利都不平等,相互对立,就无法有真正的团结,那么,半民主社会人民却只有个人“自由”得在经济上重回老路,当然会导致新的更大不幸;如果说霸权专制使人民在经济上不能自由,那么股市则使人自由得流行赌博;如果说霸权专制使人人政治上压抑,那么,股市则使人人经济上紧张又荒废。

15、股票制使私营企业终身化,从政治的限任恶变成经济终身制

因为众多的股民特别是贫困股民已被其股票绑架,就使企业即使劣迹、亏损、腐败也难以退市,退市就使众多持有该企业股票的股民受损,而这些股民往往是输不起的。而对亏损企业进行的所谓重组也不可能真正使其脱胎换骨,因为始终没有吸收全体股民的民主基因与营养,重组要么是换汤不换药,要么是政府不得不默认下的自欺欺人,加上在投机者或原股民的恶意炒作下会产生新一轮的欺骗,虚假抬高或只是依惯性买低而抬高该股价,进而达到新的虚假业绩,恶性循环,如同霸权统治一样无论如何丧失民心,祸国殃民,也会霸权终身并世袭。

16、股票制也带来市场企业的平均主义

既然亏损企业无法退市,还会继续吸收投资,就必然使优势企业的股票融资减少,而且,优势企业的股票因炒作而不断抬高,也使许多股民望而却步,转而向低价的效益不佳企业投资,又带来了上市企业之间的平均主义。

17、股票制使人类经济活动不断脱离自然而失常

股票制无限趋向非自然又非实业的资本经济,使经济活动不断脱离自然。

资本主义的弊端在于:先是把社会自然的一切至少是主要方面私有化,使社会自然界几乎没有公共的免费的有用物质,以致人们的衣食住行乃至一切行为都得直接依赖他人,依赖就得支付代价、金钱,谁拥有越多的金钱,就能拥有众多。虽然用金钱购买时得双方情愿并等价交换,但当社会上一切都被私有化时,多数人不进行交换就难以维持生存,或者总有他人愿意为了金钱而充当强迫其交易的打手。从而使得金钱就如同权力,钱越多权力就越大。而且,用金钱来收买比较凭强权来霸占,还有表面上平等交易的假象。如此,就导致社会上资本成为万物之主,进而导致以钱生钱的生意。金融就是如此日益膨胀,成为社会的主宰者,如果说实业还多少有着与自然适应的一面,那么,金融就是主要与自然脱节,它不是从自然界获得物质,而是从实业中获得超额的稳定利润;如果说金融还多少得与实业同进退,担风险,那么,股票则纯洁是投机,几乎不与实业挂钩了,甚至是胡乱倒挂:企业亏损了,其股票反而可能更抢手,逆势上扬,反正是不会彻底贬值的,企业赢利了,股价就上涨,股民反倒急忙抛售股票,抽身而出,简直如是非颠倒,神经错乱。

18、以股票来挽救社会经济是根基歪斜,终将倒塌

以股票来挽救私营经济使根基歪斜,只能使建立的股份企业大厦必然成危楼甚至轰然倒塌。因为,发行股票的企业是私有制,本来就是实行等级独裁,而股票发行的目的是实行企业社会化,具有人民性,却毫无民主制,就是勉强把半民主体制中本来有一定平等自由的人民与等级霸权这对矛盾又强扭在一起,必然冲突不断,结果就是广大弱者股民整体长期受累,私营经济反而恶性膨胀,就如现代霸权专制政体比古代单纯的霸权帝国许多方面更加反动、荒谬,就因为它试图披上民主的外衣,外表越要民主,其内在就越加霸权腐朽。股票之前的单纯私营经济只能脚踏实地,依实力发展的需要来求得资金,并以赢利来偿还借资,而股票股金的涌入及无需支付利息、无需退还、无需交权等,必然使资本家可以无需实干出效益,可以背离传统的诚实生产经营,走投机取巧的歪门邪道,从此坐拥金山,即使坐吃山空也无妨了,就使实业界的经济危机比之前更盛,只因股民被深深套牢,不忍亏本退出,而越陷越深,以民众的牺牲支撑了企业的漂浮,使企业难以下沉而已;当股民多数都实在支撑不住时,内部腐朽的企业也难逃轰然倒塌、破产的命运,众股民就血本无归,社会性经济危机就爆发了。

可见,股票的出现是私营雇佣经济绑架全民的恶作剧,是私营经济不再主要从良、而可以堕落时拉人民陪葬的邪恶,是间接民主政府黔驴技穷的无力挽救,是所谓经济全民化的走火如魔,经济自由化物极必反的丑恶表演。

结论

一、股票的两难推理

股民如果都赚钱,那说明经济根本没有必要,因为不需要付出体力与智力劳动就可以赚钱;如果亏本,那说明经济发展的目标就是陷阱,就是剥削;如果半亏半赚,那说明经济就是赌博、内耗与浪费生命。可见,使广大人民处处为难,使真正经济处处不对的股票唯一作用就是使极少数私营业主过上如地主稳赚,更可水涨船高的寄生生活。

二、彰显以土地私有为基础的私营雇佣制经济彻底反动、腐朽

地主阶级因占据好土地而可以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私营业主因股票上市而寄生与广大股民而可偃旗息鼓,天天如同坐轿的悠游逍遥,广大平民只能在直接或间接如同赌博中求侥幸与苦苦求生,土地私营制共同导致的直接危害大大减少了人人创造发明、发现的机会,使人类社会与自然整整落后亿万倍,大大减少人生的幸福与乐趣,使人类特别是男性远远不如动物。不然,也许人类早就能够自助飞翔,早已长寿千岁(详见后论)。

三、现代企业管理就是独裁等级制,股票制则为准霸权

所谓的现代企业管理无非就是独裁等级制,股票制更恶化成准霸权制,比霸权体制国家只是在政治上实现等级霸权更加普遍又隐秘,深入到社会的各方面,几乎如病入膏肓。

四、私营社会不具有理性科技发展最佳、高尚经济的条件

靠私营经济难以考虑整体土地资源,或者需要整个国家或地区的配合与配套,无法使各方面的人力物力集中运用,就无法以全社会最小成本获得全社会需要的最大建设与收益,如难以大规模改造荒山或开挖运河,全国性修建架空而不占土地的高速公路或高铁,利用太阳能、风能、广泛种植水果、蔬菜等。

真正经济需要全民制约下的政府公信力、持久性与行政手段。当然,关键的是这些管理都不得是官僚特权式,也不得是私营对抗式劳动,而得齐心协力,才能众志成城,就需要实行经济直接民主制。因而,私营经济刺激科技发展的也主要是小科技发明。简单化生产无需多少高科技,反倒觉得高科技使其产业难以转型,服务型则只需要为了奢侈生活的所谓新科技,使科技走火入魔,如穷奢极欲的顶级豪华汽车、游艇等,真正升华的科技革新并没有,只是在外包装、享受性方面花样翻新,富裕得多余。

 

Comments 5

  1. Post
    Author
    Jeen

    问题是,国家政府还是继续助长发现股票呀,我们如何才能在经济上有最好的出路呢?

    1. Amberlee

      Good post there. Many people ar78;#n21e&t too well informed about life insurance, what it is and how it can help you. I think this post clears up a few things for people in a short space of time taken to read it. Good faith is a term the companies love to use and I’ve always believed in this and honesty with them.

  2. Post
    Author
  3. Pingback: 2、土地全民共有与经济民主并行制(新共产主义)system of land owed by all and economic democracy concurrent (new communism) | Big Democracy Fami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