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聊聊】好山好水好无聊的美国

 

 

在华联会野餐联谊会上汪兴无会长讲话时有一句话非常震撼人心:人们说,美国是好山好水好无聊,故,我们举办这野餐联谊会,就是要为大家提供丰富多彩的生活。问题是为什么号称世界第一发达文明的美国居然好无聊?无聊对人类的有哪些危害?如何才能使人人不无聊,并精神充实愉悦呢?笔者感触良多,忍不住在报道的同时要多附和几句,以警醒世人,提示政府。

一、为何美国社会好无聊?

当代人们在移居美国之前大都对美国社会充满憧憬,因为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发达、法制最健全的国家,又地大物博,有好山好水,有天时地利,甚至人和(来自全世界各国各民族的精英),然而,当移民们逐渐认识美国后大都或多或少的感到失望,甚至感到许多方面还不如中国中东各王国的多姿多彩。那么,为何美国社会在精神方面远没有与其所谓的科技、经济、法制成比例的丰富或高尚,为何尽管占有得天独厚的好山好水,仍然好无聊?

1、人类是高级动物,高级主要体现在精神上,这是人类区别于低级动物的关键与主体。

低级动物只要有好山好水,就能满足,因为它们只要满足其生理对物质的需求,但,人类不是,人类固然需要物质对生理的满足,更要有精神的满足,甚至当精神与物质处于鱼与熊掌不能兼得时,不少胸襟高尚、意志坚强者还宁要精神,不要物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可见,面对人类,任何政府任何社会任何高人,必须把精神生活置于同等重要位置,甚至是人民生活的首位。

  • 只有好山好水,远不能满足人类的精神需要。

山再美,只能满足人类的感官,水再清,只能满足人类的视野,即使是文人墨客,喜欢寄情于山水间,那也只是一时一地,而非一生一世,其在好山好水中写出的诗情画意,还是必须展示给众人,赢得脍炙人口的美誉后才能心满意足,只有获得世外高人赐教提示后才能取长补短,锦上添花。毕竟,山水是无法与人类等同的,尚不具备动物的灵性,更不能与人类直接对话、交流,更不能指导人类、升华人类,就当然不能充分满足人类的精神需要。

  • 只有动物宠物,也远不能满足人类的精神需要,甚至还会走火入魔,误人误己。

有好山好水,就会有较多的野生动物,能一定程度满足人类的灵感灵性需要,然而,野生动物始终不尽人意,不领人情,特别是当人类不断以所谓发展经济来大规模、无休止的侵占、破坏大自然,污染环境,摧毁动物赖以生存的家园,甚至直接猎杀动物,超过任何凶猛食肉动物的贪婪——食肉动物只是“食”(适)可而止,一旦吃饱,就决不会侵害任何动物了,但人类却贪得无厌,酒足饭饱后,还为了体现身份的增肥、物质(真皮真毛)的炫耀、竞争的囤积、危机的储存等等,还会无限的大规模的猎杀,以致野生动物只能对人类“惹不起躲得起”。人类便发明并流行起饲养所谓宠物来替代,无非就是对野生动物实施非法拘禁,限制自由,强制扭曲,以满足人类的变态精神需要。这是地地道道的违反自然法则的违法!是对自然界的犯罪!

当然,我们说,人类是大自然最高级的生灵,一切应该以满足人类的需要作为最高原则,然而,人类依赖宠物能够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吗?答案是相反的。无论是什么动物,都不可能具备人类的智慧,否则,人类就不能称为唯一的高级动物了,故,任何动物就不可能给人类带来全面的提升,相反,人类主要与宠物生活在一起,只会弱化自己的智商,这是条件反射的物理规律;无论什么动物也不具备人类的理智,否则,动物就进化成为新的人类了,故,任何动物都不可能带来道德的升华,相反,只会退化人类的理性,使人类徘徊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原始法则中,而无法领悟到只有直接民主、全面共产、道德民主才能平等焕发每个人的精神,才能产生最经济的共振,比翼双飞,如虎添翼。可见——

二、人只有与人在一起,才能共同升华,心满意足,满足精神需求,才能不无聊!

1、人的物质需要始终是有限的,唯有精神需要是无限的。

连饮食都受到人的生理限制,其它外在的物质就更加有限,“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现实中,人们无限追求它们,并非这些外在的物质本身能带给主人精神满足,而是通过它们来增加自己在与众人对比中的精神分量,即,也是通过与他人众人相交中才能满足精神的外在比较,但也非精神的内涵充实,就如电脑的优劣决不是靠外表美观,而是内在的硬件与软件。而且,连电脑的高级都在于容量极大,人类的精神需要、大脑的容量更理当无限。

2、无限的精神需求只有通过与他人众人交流中才能获得。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是自然规律,每个人要超越自我,就唯有靠获得他人的智慧、力量、帮助,只有与自己同等的人才最能成全自己的这一目标。

3、即使是消极方面,人类也只有通过向他人倾诉,才能得到舒畅的化解,与良性的救济。

4、人类精神的最激悦方面、及人类生理需要与人类延续——爱情,更“无人”可以替代。

5、人类基本的平常的精神器官:耳闻目睹、言传身教等的满足也只有他人众人的充分尽情真情展现,才能获得。自然界是固定的,动物是低级的,没有丰富的表演,唯有人人才都具有同等功能与欲望。功能同等,就使每人都可能成为大师、导师;欲望同等,就刺激每人势必要出类拔萃,引人入胜。

三,为何堂堂美国却始终使人类好无聊?

这悲剧的根源就在于土地私有制。如果说,国家是对大自然最大的分裂,那么,土地私有制本质上是对大自然最广泛的分裂。而大自然土地本身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必须是统一不可分的。因而,实行土地私有制就是对自然规律的最大违背,就必然产生无数、无限的弊端、邪恶与自相矛盾,尽管在腐朽的土壤里会长出繁花似锦,但结出的都将是毒花与苦果。限于本文主题,只就精神无聊的因果关系来论证(详见本书【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其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

  • 客观上,土地私有制使人人分离,并对立。

人们(并不能称为大家)各自为阵,互相排斥或防范。主流社会流行的居住别墅,其实即使从中文顾名思义,就是:千万住的窝!野生动物之所以要住分立的土窝,只因没能凝聚合力,建造大楼;更因为食肉动物都陷入互相残杀的物物为敌中,而必须分立,但即使是食草动物都始终以群居为主,懂得团结才是力量,也可能才有最低的精神慰藉。显然,人类自从从动物中进化成人,就是排除了人人为敌的魔咒,能够人人为亲的和谐,从而能否凝聚最伟大的合力,远远超过简单的人数相加之和,而是乘积、乘方、立方的飞跃。但是,实行土地私有制,就如同使人类停滞在、徘徊于低级动物的轮回中,无论出于什么历史原因或人权理由,都是不充足的,都得不偿失,会导致如同动物没有,至少是大大缺乏精神的愉悦与满足。

  • 主观上,土地私有制使人与人关系势必陷入互相利用、彼此对立,甚至人人为敌的危机中。

土地私有制使人人分立、独居,但人的天性又是成为人上人,就唯有占有他人土地,使他人众人依附于自己,归属于自己;同时,即使是那些没有这类正常“野心”的平民,也困于在自己有限土地上根本无法生存、发展,而不得不租赁他人土地或房屋,或者唯有对自己的土地挖地三尺,竭泽而渔,以邻为壑等来求得生活与竞争。以致无论是出于最高追求与最低需求,都决定着人与人关系的对立化。此时,别说人类仍然远不能充分的尽情的团聚一起,即使在私营企业、高层公寓中勉强合在一起,也是互相利用,貌合神离,勾心斗角,彼此关系往往会紧张,很难有相聚的精神愉悦与轻松,更多是直接的矛盾激化与精神压抑,比分居的精神孤独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致他们就坚持认为还是分居好。其实,这种所谓的好,只是不最坏而已。

  • 宏观上,土地私有制导致政府有心无力,就放任自流——下流。

要钱,没有,因为大地主阶级及其大资本家限制政府经营,以免自己竞争不过政府与全民的合力,政府的财政就只能仰求主要的资产阶级的税收,自然处处受制于人,资产阶级连政府可能超越自己都要限制,当然会限制政府满足广大平民的精神需要而大手笔的搞公共免费的服务于大众的建设;要地,也没有,到处的私有如同一个个准国家的庄园或私营企业,拥有事实上的主权(隐私权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权)、军队(私人及其保安持枪合法)、法律(企业规章或家规,及以金钱来私下摆平一切非法的交易)、人口(雇员包括众人妻妾)等几大国家要素,政府为公益征地,几乎难如发动国家间的战争,除非是私有者认为划算而同意“统一’.以致不仅广大乡村没有群众性聚会场所,就连偌大的城市也少有免费的公共广场,至少远远没有符合市民人数比例需要的、如同家庭客厅的大广场,不仅使广大平民没有地方交流感情,使同性都有理性友谊互动而非同性恋,异性都有众多的爱情选择而非性交易,都无法升华精神,而且,难以启动、顺畅直接民主制,广大人民无法聚集沟通、讨论、表决。政府就只能以基本满足人民的物质需要为己任,遑论精神需求?要不然,就只能放任人民把剩余的精力、精神需要投放在赌博、吸毒、酗酒、性交易、同性恋、甚至人兽乱伦等人不如兽的发泄上。即,只有人民不反抗,不闹事,要怎样发泄、自残都可以悉听尊便,还误导为什么“自由”“人权”“文明”。

4、微观上,如此反复折磨,直至磨的大家都心灵麻木,如久闻不知其臭了,反而难以接受域外芳香:明明土地私有制限制了人人最大的土地空间自由,却仍称是自由社会;明明土地私有制使人人失去了平等的地位(在土地上的位置),人类从此不可能平等了,仍然自诩为机会均等,从而拒绝真正能使人人平等的(民主)共产主义;明明土地私有制根本不是为了民主,也不可能实现真正的民主(全民直接、主动、平等、全面作主),仍然假冒民主,误人误己,以致现在连被攻击、贬低为专制独裁的中国中东等王国都不如,甚至当中国大妈们把中国社会的歌舞升平、载歌载舞等群众性欢聚活动、普通精神享受方式带入美国,还条件反射似的拒绝。中国大妈那过于程序化、标准化、政治化的歌舞当然不能完全苟同,也无法吸引民众,但发源于西方的交谊舞等群众性舞会居然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包括香港、台湾等都几乎匿迹,实在是人类的悲剧,足见其愚昧、低级、原始、荒谬、腐朽、反动——人类本是动物,本应该以活为活的内在与生命力的源泉,却越来越限制活动,当代经济发展的标准、生活高档的标志居然是使人无需动而活,就必然在物质上也使人类无法长寿,加之精神上日益萎缩,注定人类个个短命——横向上,远远不及低级动物如乌龟可以长寿一千或几千岁,纵向上,还停留在三千年前孔子73岁的水平上。如此经济、及其根源于如此邪恶的土地私有制,人类岂能继续痴迷不悟?!

人类作为精神动物,要想长寿,首先、主要就得精神愉悦、充实、博爱,就得人人全民充分交流;要人人充分交流,就得人人有自由与平等。没有平等,就始终是大多数人被压抑,99%的人民无法充分、尽情、自由发挥自己的优势、特长,整个社会就大大缺乏丰富多彩的精神文化生活与欣赏;极少数权贵则高贵得趾高气昂,骄奢淫逸,为所欲为,如同魔鬼,1%的充分发挥也是反向运作,恶性膨胀;没有自由,人人都受压制,广大平民不敢说、不敢唱、不能写,极少数当权者则不能说真话、求真理,以免人民醒悟,自己权贵不保,整个社会当然都不可能有精神的理性愉悦,最终结果当然是如同多米骨牌效应,虽然倒霉、倒塌有前后,但都无法避免,不仅人人都不可能长寿——无论凭借什么医术、基因替换等都无效,因精神无法替换,而且,一直陷入反动经济及精神压抑中,人类在100百年左右,就会面临第六次物种大灭绝时首当其冲,全体灭绝!(详见美国史丹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及墨西哥大学数十位教授专家最新研究结论)。那时,就不止是无聊,而是没得聊了,但这好山好水又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