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高尔夫球赛的时评】从赵总领事一句朴实的话说开来

  

 

在本周日(9月13日)芝加哥香港华协会举办中国杯高尔夫球赛的开球仪式上,请来了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赵卫平、侨务领事孙志刚等出席开头球剪彩。赵总一身青春运动服,给人以球场高手之感,但剪彩之后,赵总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其实,我们从来不打(高尔夫)球的—–反观他刚才开头球的生疏动作,应言如心声。从他这一句不经意的话中能悟出许多深沉的哲理与正义。

首先,要看不会打高尔夫球究竟是否可取,是土气还是洋气?无疑,人人应该运动,人是动物,当然以动为生命的基本要素,而且,打球也无疑是最好的运动之一,这在于球的特征是:最活蹦乱跳,就带来了运动的乐趣、技巧、反应灵敏,并因而大大增加运动量;而且,面对超人灵巧的球,一般得二人以上对打,加互相配合的共打,才能演绎更高的球艺,并培养人类的合作精神,故,篮球、足球、排球、羽毛球、乒乓球、网球等都吸引亿万万民众,相比之外,有些球包括高尔夫球、保龄球等就无法具备这些必要的优势特征。因而,不会打那些不具备球类本身优质的球,并不能说不可取。

如果说保龄球主要得借助电器化设施及大型室内装修等体现奢华,那么,高尔夫球则是以占地广阔,而且还得占据好山好水的好土地“见长”。显然,整个大自然、广大平民、人民赖以生存、发展、享受的空间就不能不“见短”。当整个宇宙中还只发现我们这一个适宜人类居住的地球时,当即使美国现在或将来能够找到许多新的地球“兄弟”,但因反经济的经济不断膨胀的桎梏,人类至今,并始终只能寿命停滞不前,或至多极其缓慢、艰难的延长百分之几时,人类也无法荣幸的移居其它地球,哪怕其它星球更加美好,特别是可能没有各个国家的互相封闭,没有签证移民的审批限制等等封建反动(人类如物的自由移居住权等)。故,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珍惜这唯一的地球,特别是更少见的好山好水之风景胜地;没有任何理由使极其有限的好山好水只由极少数富人精英独享,而使广大平民被排斥在外。尽管金钱面前似乎人人平等,但是,高尔夫球必然的逻辑规则就是:不可能完全向全民开放,即使有时规定开放,也事实上不可能。就在于地球是有限的,而人口增长是无限的,风景处更是有限的,有限得世界现有人口大多数无法同时或短暂的先来后到的平等享有,哪怕是广大人民都有了经济支付能力,高尔夫球也必然会价格水涨船高,始终保持贵族独享的本色。故,高尔夫球场的存在无疑分裂了社会全民,加深了全民的阶级而非阶层的等级制划分——阶层是不固定,可变的,人民尚能接受,但阶级则是因占据固定数量的有限的人类立足之本的土地,使广大平民、外来者、后生们无能怎样都不可能平等竞争,首先得支付大笔甚至终身无法付清的房租房价地税等,才自然也必然形成的几乎不可能逾越的等级鸿沟。故,在中国、朝鲜等就限制或禁止高尔夫球场,不仅是因为中国人口众多,朝鲜人口就不到韩国的一半,主要在于共产党人以终身国家的当家者自律,理当爱惜好自己的整个家园。

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个终身任职的领导相对于多党竞选、领导限任的制度,是较可取的,因为,前者如同职业官员,就会本能的尽量造就好自己的职业效果,并维护好自己终身为官的名誉与形象,特别是实行土地公有制,就始终可以、也必须把整个国家的每一块土地作为共同家园来对待,本能的不允许、会排斥那些为了极少数人的利益就圈占土地、滥用土地的行为,如笔者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广东省级司法机关工作十多年,在办案过程中,数次被那些大老板邀请去打高尔夫球(深圳观澜高尔夫球场号称亚洲最大最美的球场),都被笔者坚决婉拒,尽管笔者是排球、羽毛球、乒乓球、篮球等爱好者;后者除了竞选时出于拉选票的需要而努力打扮成亲民形象外,一旦上任,并客观上不完全需要,主观上不必要,事实上更不可能保持亲(全体或大多数人)民的本色,因为:1、只要不违法犯罪,西方通过竞选上任的官员就能坐满几年的任期,甚至连任。深层的问题在于西方包括台湾、香港等几乎都没有真正的直接民主制,一切法律基本是由只占人民极少数的议员或政府、甚至寥寥几人的最高法院法官等制定、或提议、或以判例来做有法律效力的诠释,就注定了大多数法律难以符合广大民心民意,即使是个别的宪法或法律草案交付全民公决,全民也只能被动的作“yes”or“no”的选择,而没有主动的、平等的、全面的公决权,以致许多侵犯全民共同家园,显示公平,违背民意,罔顾人性的法律盛行于世,使该以法律明确禁止的行为流行社会,只作为个人道德方面的爱好习惯如热衷于打高尔夫球等,就无需自律,虽然选民的指责、党纪的约束也有些影响,但远不足以使官员噤若寒蝉。故,客观上不完全需要顾及品德方面的自律。

2、之所以不必要,是因领导再好,也一般只能连任两届,好了也白好,白好谁愿好?虽然有不少天性正义善良者不以任期有限为良知的限制,但摆脱不了自己退位或落选为平民后的种种困境,故,还是或多或少需要为自己及家人准备后路,故,主观上不必要自律。

3、之所以不可能保持亲民本色,是因为,国家好土地已被少数地主、资产阶级分割殆尽,政府赖以运作的财政税收主要靠向他们征收税费来维持,就难免得仰其鼻息,罔顾广大平民的心声,任大地主资产阶级大面积占地经营,还美其名曰:能够多征地税,公平的分配给广大无地与无好地的平民。显然,是自欺欺人的,因为,大地主阶级则可以不断抬高地价,导致必须租地者的生产经营或生活成本上涨,物价高涨,广大人民所分享的有限的税收福利始终被水涨船高的地价房价物价抵消,甚至还每况愈下,或者只能购买、使用更低劣的食品物质,如所谓的科技物质转基因甚至人工鸡蛋制品等。同时,对于服务于整个地主资产阶级的贵族运动场地高尔夫球场等只能开绿灯,以致大片绿地越来越多的被圈占成贵族的领地。唯有大地主阶级及其政府稳赚不亏,如同唱双簧戏。

尽管各国专政的共产党在缺乏直接民主、全民主制的制约下,只靠自律,无法可靠,以致中国的高尔夫球场也越来越多或累禁不绝,但是,西方在许多方面连自律都不需要,就更令人心寒、绝望。这才是当年抗战胜利的中国执政党国民党却败给土八路共产党的关键原因——民心与自然平衡规律的向背。可见,赵总从来不打高尔夫球,才显得品德的崇高,这种土气,才是热爱土地的正气!是共产党人以全部土地为公为民所有的正义!是符合自然平衡规律的大气!

至于说,赵总还是两度(就笔者所知)出席北京杯、中国杯高尔夫球赛的开球典礼,也与西方政客那与资产阶级打成一片有鲜明的区别:

  • 这是以中国、首都北京为名义的比赛活动,国家派出的总领事理当为国家首都站台。

2、这也是总领事馆的本职之一——亲民,与当地侨胞互动,团结、爱护侨胞的需要。

3、这还是入乡随俗的外交使节的政治艺术。正如说,西方各国不要对祖国的不同体制指手画脚一样,自己也就不宜对所在国那些看不惯的现象轻易拒绝。

至于说,赵总等人乃至人人常常处于这类自相矛盾中难以自解,无法自拔,甚至被人误会,这都是整个世界体制都远非民主,共产主义还没有真正理顺与实行的病症所致,只要我们及时猛醒,坚决、稳妥的实践全民主共产主义,一切自相矛盾乃至无数对立性矛盾都能被化解,社会及全民才一顺百顺,人人寿命才能自然而然的数十倍顺延,至少超越最长寿的动物如乌龟等的几千岁,与真正符合经济本义(划算)的经济取得了亿万倍发展成比例的大幅度延长,而非至今停留在三千年前孔子等的70多岁水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