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体制的自信带领全世界人民手牵手 ——对习马会握手的深情展望

 

 

中国大陆地区领导人习近平与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终于直接握手了!自然赢得的世界一片喝彩声,也告一段落,此刻是时候应该理性把握这握手的涵义,思索握手更伟大的意义了。

从中国历史看,国共两党已有三次握手,第一次双方在苏俄的指导下,基于功利或称利用对方的握手,虽然创办了联手打败(中国)天下无对手的黄埔军校,及举行北伐,却不等到统一中国的大业完成,就开始不幸甚至血腥的分手;到第二次在西安事变后的被动握手,勉强团结一致对外抗日,刚刚借助同盟国力量赢得世界反法西斯的胜利后就立马变成敌手,开始了其惨烈程度不亚于抗日的国内战争。

这充分说明,只要握手不是真心,不是基于全体人民的心愿,关键是没有建立全民参与、支持、督促的后续保证,握手还会分手,或表面的握手会变成暗中较劲的扳手腕——并非友好体育竞赛。故,对这次握手我们也当理性把握,而不能只是陶醉于喜悦与吹捧中,那无助于人类最大事业的发展,无助于领导人对我等臣民的期望。

对于中国大陆来说,因中国共产党牢固的领导地位与习近平主席的个人魅力,他的这一伸手与握手当然能长久代表几乎全体中国(大陆)人民,除了极少数暂时还顽固不化的分裂分子及那些脱离自然规律、自然科学的自以为是的个别文人,但是,在台湾,这次超越国共两党领导人的再次握手,因为台湾盲目跟随美国西方的多党竞选就等于民主制的所谓“真理”,而实行的多党制,使国民党在台湾的执政地位不能保证,就并不能代表台湾人民,只能是暂时代表台湾的多数选民;在政府体制中,台湾又跟随美国西方实行“行政领导人任期不得超过两届”的领导限任等于民主制的所谓“真理”(对这两点的辩驳,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六篇第三章第四枝节P787-790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第1、第3大栏目),马英九作为行政领导人又面临即将到期下台的宿命,其政策的连贯性也难以保证。因而,这一握手在台湾,主要是马英九先生个人一大荣光——以致他当时就显得特别激动与自豪,同时,也一定程度有助于国民党的选情,当然,更多的有助于两岸各种交流交易的顺畅与发达。

这时隔70多年的再次握手昭示着:在这一星球甚至宇宙中,人类之间没有世敌、天敌、死敌!任何人、任何组织之间都能够,都应该尽快手握手,全人类都可以,都渴望手牵手,结成亲如一家的人类大家庭!问题是,决不能让两岸领导人好不容易握手后,再次分手,或撒手不管,就唯有能带领两岸全民手牵手。唯有全民都手牵手,才能不会人亡政息,不会“因领导人或领导人的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邓小平语录)。

那我们就从双方握手及讲话的内容来把脉。

先从两人握手的细节把脉。习近平主席之所以能够主动伸手,主动(拉手)摆手,主动(向媒体观众)挥手,表现自然,落落大方,就在于他本人及中共已建立在获得全体中国人民绝大多数支持的自信上,深信中国人民也识大体,顾大局,决不会因为他同意双方都以“先生”相称、他先伸手等,就说是“有失大体”“屈尊”等因小失大;反观马英九伸手的慢半拍,摆手的被动,及台湾政府先前斤斤计较于双方要以先生相称,而非以更好的同胞兄弟相称,可能又斤斤计较于究竟谁是大哥,谁是小弟的争执:从成立时间看,国民党及其中华民国政府在先,更年长,但从体型、人口、世界地位看,中国共产党及其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得多,不只是台湾的大哥,也是世界各国的兄长。这也足显台湾方面小家子气(就如个别台湾学者对我的那篇【只有找到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的共识,两岸才能和平统一】,首先就斤斤计较于应该把三民主义排列于共产主义的前面,令人啼笑皆非)。整个大自然本来是统一不可分的,全人类都应该是统一大家庭的亲人,何况,本来两岸都是中国人,都是血浓于水的同胞,理当称为兄弟。其实,即使个人年龄稍长,若是虚怀若谷,以全民意愿利益为己任,自称小弟、甘当小弟又有何不好?还可以顺理成章的要求大哥多照顾、多迁就,当然,也应该向大哥多学习,多请教(笔者不才,唯一的好习惯就是向任何人无论男女老少、学者文盲,我都自称学生甚至小学生);之所以马英九先生后伸手,无非也是因马的团体可能经过多次沙盘推演:不得先主动伸手,以免显得台湾领导人巴结讨好中共及中国大陆,最好是同时出手,问题是双方以“先生”平等相称容易,但要同时出手实在较难,总不至于如体育比赛时听号令,以致就因马先生顾虑重重,才导致先“输”了半拍;而马本人及其团体之所以会如此多顾忌,无非是因为台湾把民主制定格于所谓多党制,却拒绝真正的民主制——直接民主,全民并无直接作主权,就无法、无兴趣、无理智的反应全民大多数的心声,无论谁当领导人,都无能把握全民多数民意,只能任由在野党、反对派以民意自居,兴风作浪,难免为反对而反对,当然会吹毛求疵,只盯着弱点,用放大镜来看,以致常常使政府、领导人因小失大,顾此失彼。

再从两位领导人的演讲内容看。马英九虽然多引用古文,赢得许多华人文人的喝彩,但笔者觉得流于空洞,因为,两岸仍然分裂、甚至对持,没有统一,怎能立人间功德,开万世太平?故,并不如习近平讲话的实在情义,习近平从两岸曾经对持所导致的苦难,到双方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表述,令人为之动容,热泪盈眶,深感两岸人民不必计较历史与小事,而理当成为一家;真是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马英九还以退求进,没有亮出台湾最引以为豪的所谓政治民主制,以免刺激对方的敏感神经,其实也不能不说是马英九的无知与不自信,因为,共产党人从来不拒绝民主制,反而一直是民主制的实践者、受益者;共产主义之所以是真理,更是包涵经济民主制,而经济民主制才是政治民主制的基础与主体,更是全面民主制的前提(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四篇第六章P544-558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第3大栏目),只是共产党拒绝西方包括台湾的那远非、或根本上不是真正民主制的所谓多党竞选加领导限任等构成的间接民主制,而且,只要是真正的民主制,必然会获得人人,当然包括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的认同与欢迎,决不会被刺激而拒绝,故,当时,中国中央电视台对马英九的讲话因担心而一刀切的截屏,与其说是对自己的不自信,还不如说对马英九及其所谓民主制的不信任。而马英九把演讲的重点放在具体的建议上,以便直接争取到双方最高领导人的拍板,显得又不如习近平的领导风范与大智,因为,这些是各职能部门的事情,无需最高领导,又是第一次演讲时预先限制或喧宾夺主;至于马英九先生迫不及待的要求撤销所谓针对台湾的飞弹,更显幼稚,陷入两难推理:如果两岸关系还是分裂、对立,即使撤离导弹,还会再部署;如果两岸和平统一,那么,也无需劳民伤财的撤离飞弹,只需如联合国那最著名的雕塑“铸剑为犁”一样,直接向天空或大海鸣放,既彻底销毁人类最大的、反经济的、自我摧残的、愚昧浪费的苦果,还当成欢迎台湾回归祖国大家庭的礼炮好了——还远远超过国家领导人最高级的21响,而是一千响!更会响彻云霄,引全球乃至寰宇共鸣!

相比之下,习近平主席的讲话则是有张有弛,不急于求成,之所以只字不提广大中国人民,特别是我们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最渴望听到的“创导两岸和平统一”,才能真正成为一家亲人,才能更好的复兴中国,主要在于为马英九及其国民党着想,为台湾的后续考虑。毕竟,眼下国民党选情吃紧,主要原因之一就在于不少选民反对国民党“会出卖台湾,被中国统一”,此时提出统一,尽管是和平,也会给国民党帮倒忙。若是国民党在明年总统选举中败北,民进党则只会在两岸统一上背道而驰,因为,民进党也是立足于土地私有制的政党,就不会完善直接民主制,也无法实现真正的民主制,会在土地私有制的逻辑中选择独立——成立国家,无非是最大的土地分裂与私有!

两岸要统一,当然应该是和平统一,因为,统一是自然平衡规律的要求,是人心所向,才能有最经济(划算的意思)的经济!只有那些迷恋权势地位的小人,才不想统一,以免自己不能享受国家级领导人、官员的荣耀与利益;只有那些地主资产阶级才不想统一,以免自己不能利用各国不同的法律制度而钻空子,牟取政策的暴利,及享受不同国家的优待、保护及小国王的奢侈生活,反正,分裂各国,不能阻碍这极少数达官贵人照样游历各国、分居各国的便利与潇洒;即使各国实行不同的语言,也难不倒他们——尽可以,更可以光明正大的请许多翻译——年青女性伴随左右,连太太也不好干涉了。

但是,要和平统一,就必须获得全民至少是大多数的民心,特别是台湾早已颁布“公民投票法”的一定直接民主制后,统一的大事显然必须经过其全民公决程序;即使是不得不武力统一后,也必须收复全民民心。而要获得民心,就唯有与人民达成共识——共同认可、接受同一种社会体制!当中国大陆的体制与台湾西方社会体制格格不入时,中国乃至世界就无法和平统一,更无法真心实意的全面统一;当社会实行土地私有制时,即使在西方,也是流行分裂各国,因为,土地私有制本身就是对大地最大量的分裂。

本来,即使在大自然中,尽管存在相差甚远的各种各异的生物、动物、植物等,都接受、遵守统一的规律——自然平衡规律,都统一于大自然及其规律中,那么,作为万事万物之一的同样、同性质的人类,怎能没有可以让全民都接受的社会规律——体制呢?岂不让低级动物、无知植物都笑掉大牙:瞧瞧,还说你们人类是高级、智慧动物,连我们都不如,只知道千万年来一直分裂、封闭,厮杀、争夺不断,到头来,不仅使你们的寿命都远远不及我们动物中的小弟——乌龟可活一千多岁,更不及我们中众多无名兄弟包括海洋动物的数千岁以上的寿命,还导致破坏环境,严重损害我们共同的家园,使我们也被迫跟随短命;短命又使你们更加短视,任何领导人只看到自己在任的眼前或几十年寿命的所谓“远景“,而恶性循环—–故,若是说,你们领导人或大富豪拥有统治亿万人的权势,就可以使你们自己比我们动物都长寿,那我们也认了。问题是,只要不遵守自然平衡规律,只要不实行使人人都好的制度,就没有美好的大自然,更没有最美好、激越、幸福的人间环境,你们就不可能大幅度长寿,无论单纯发明出什么基因图谱替换术等医疗科技,都不可能使人长寿,只如历代生产长生不老药一样的可笑,因为,人是自然的生物,离不开自然环境的美好,人更是精神的动物,必须拥有最丰富多彩、愉悦激情的精神环境——这都必须靠世界上每一个人在各处都幸福的生活、尽情的展示、充分的发挥,而决非仅仅众多美女性生活所能成就的。不然,当世界大多数人民都压抑、痛苦、仇视、荒废时,就注定了每个人包括权贵富豪必然无可避免的短命!

其实,让全民能接受的,使人人都好,权贵们更好、最好的体制,一点都不复杂,甚至说,只需(大王)“一点头”就行了——王字上面加一点:主,实行全民主共产主义!实行这一体制,表面上或舆论上,所谓民主的西方包括台湾似乎具有优势,其实不然,只有共产党领导才具有真正的优势与坚实的基础,这就是共产主义制度。

我们先从字面上理解:民主,就是全民作主,包括:

1、全民直接作主,而非只能间接作主,故,西方的间接民主制不足为信。

2、全面做主,即,对大自然与社会的一切,及对个人影响他人的方面,人人都须能共同作主,并互相作主,而非被他人、众人的土地或过多的隐私所排斥,导致自然界被撕裂,自然规律遭违背,无法顺从或借助规律,导致私欲膨胀,正义与良知被挤压。故,实行土地私有制的社会,是绝不可能实现真正民主制的:客观上民主决策的范围大大受限,主观上人人都被私有土地牵挂,难为共同事务主动尽心。

3、平等作主,包括每人提出国家社会议案的权力同等,不能因职务地位不同而有差别,故,台湾规定,公民提议后必须获得50万选民附议才能进入全民公决程序(最终必须获得全体选民过半数同意才能成为法律),而议员只需一人就可以提出法律议案(并只需获得几十位议员表决同意就成为全民必须遵守的法律),显然是极严重的不平等,是等级制,势必使这一直接民主权成为画饼充饥的玩意,以致十几年来从未实践过,许多台湾人包括一些知名学者都不知道有此“最好”的法律。

在公民之间的平等,则是地位平等,地位,就是每个人在土地上的位置,当实行土地私有制时,就使全民不可能平等了,并只会两极分化,贫富悬殊,社会也严重失衡,并导致大自然失去平衡。因为,若是按面积平等来分配土地,就存在不同质量、方位的不平等;若是勉强综合性分配土地,也是静态的,难免动态不平等;即使顾及发展、发现土地藴藏的差别变化,采取国家政府调剂等,也使外来人、后生们严重不平等,外来人必须先支付昂贵的地价、房租等才能生存生活,后生们则只能承受自己人数及先辈遗产数量不同的继承不平等,等等。当人人基础不平等时,就无法平等公平作主了,大地主阶级害怕改变,无地者、无好地阶级则发泄式或报复性要求改变,两极分化,以致西方台湾社会必然存在大量的荒废土地、房屋、滥用土地等乱象。而且,越是对土地私有制产生的问题、邪恶弥补,“完善巩固”土地私有制,越是走向幸福、理性、寿命的反面,彼此限制了自由空间,导致分散居住,孤独、寂寞、陌生日益严重,大大缺乏人类最急需的、无限需要的精神交流,爱情难遇(爱情本来是可遇不可求的),友情匮缺,又导致性交易、同性恋、吸毒、酗酒等人不如兽的邪恶、罪恶、丑恶应运而生,人类精神领域也陷入恶性循环中,在相关的所谓社会科学、文明教化中无法自拔,深陷被弱化、退化、异化在所谓文化中。如此人间,岂能真正幸福;如此人生,岂能长寿?!

故,唯一公平的确保人人地位平等的制度,就是全民共有全部土地,以人人创议、政府牵头兴办民主共有制经济来经营土地为原则,以西方流行的先来后到,排队轮候享用土地资源为常态,以个人承包责任加全民监督、公决制为补充,构成一个最充分发挥政府及集体、人人及个人的积极性、主动性,把每个人的私心都平等调动起来,并可聚结最大的公心、合力,不仅使人人都最好的具有平等的地位,更使经济发展只有好处、优势,比当代经济定是亿万倍的提速与升华,而无任何私营或国有官营的弊端、破坏、腐败与腐朽,这也是遵守自然平衡规律的必然结果。

由于土地是人民生产资料的主体与基础,这一土地全民共有制,就是共产主义的第一涵义;同时,政府牵头兴办民主经济,组织大家共同生产经营,由全体员工直接民主表决与直接选举罢免企业领导人,并以社会全民公决来防范、纠正各企业可能只顾小集体的偏私,并帮助各企业,把每个人的活力与众人1+1>2的合力,把企业小集体小民主的力量与社会全民大家庭大民主的伟大、高尚,联合在一切,相得益彰,即这种共同生产,就是共产主义的第二涵义。

故,台湾西方社会的当务之急、根本之需是应立即改邪归正,实行被攻击、丑化、误解多年的共产主义。当然,如果台湾人不好意思在这理论主义上也输给中国共产党,大不了就说:我们实行的并非前苏联为首的共产党国家长期实践的所谓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社会主义,也非传统马克思学说中的共产主义,而是真正的共产主义,甚至还可以说成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思想的逻辑结论:天下为公之公,就是,也只能是全体人民自私的相加,而要确保人人平等相加,时时、事事、处处可以(而非必须)相加,唯一的制度就是直接民主制。

对此,中国共产党当然不必担心台湾后来居上,而可抢占先机:共产党是当之无愧的共产主义实践者、捍卫者,而经济民主制本身就是共产主义的逻辑结论,并非本作者这无名小辈的新意;而且,中国尽管已大量实行私有制,但土地等仍然坚守着国家所有、公有的基础,只需加上全民、全员公决法,就轻而易举的实现,并无需实行多党制及领导限任,甚至更会自发牢固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因为实行共产主义,由共产党领导才是当之无愧,无可取代,反倒社会主义则是许多国家都实行过,如纳粹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曾经使其在短短十几年就从破败、落后的国家赶超法国、英国,一跃而成世界第二强国,高速公路的程度竟然也一度超过美国长度,但都不足为训。因为,社会既非自然界,又非个人,是抽象的概念,以抽象概念来左右人类的具体制度与追求,难免莫衷一是,翻云覆雨,甚至祸国殃民,何况,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主要是对内解放了人人的私心,对外大量吸取了输血,即,反过来说,对内无法凝聚真正的主人般合力,对外难有创新力与引导力,何况,当代经济大多数是反经济的,因为,经济发展过程是得不偿失,经济的结果是人人仍然短命,远远没有、也不可能使人类的寿命与所谓经济取得亿万倍发展而成比例的延长寿命,哪怕只是延长一倍,都不可能。故,唯有共产主义才是实实在在的具体制度,只不过前苏联等共产党国家没有深刻理解、准确把握共产主义的合理的逻辑的内核——经济民主制,就只好把共产主义作为空中楼阁,并堕入官僚专制的所谓社会主义转基因的漩涡。

而且,中国应更高一筹:实行全民主制,政治上也实行直接民主,来发扬光大共产党三大法宝之一的群众路线,使之成为共产党一党执政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最好制度,足以排除多党制的道义指责;并以领导终身任职的朴素公仆常理,来排斥西方所谓领导必须限制任期的虚假民主,甚至是反民主——人民作为主人,对公仆保姆的选择是,只要保姆公仆做的好,就巴不得她(他)终身任职,决不会预先限期或定期轮换;更实现道德民主制,以人人互相给予道德评分取代金钱,必然使人人争当天使!对此,也可以说是基于中国古代的“德主刑辅,以德治国”的学说,而非我这小人物的创意。如此,才能真正有制度的自信(习总书记经常强调的三大自信之首),才能随时随地向台湾领导人、台湾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昭示这世上最美好、科学的中国模式,从而自然吸引台湾乃至全世界各国及其人民,带领全人类手牵手,连结成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这,就更非我的原创了,而是共产党宣言: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只不过,笔者在原著中已把无产者改为无地者,并在“新国际歌词”中改为:无私,才能有天下的无限!无私,才能天下无敌——没有敌人,只有亲人、好人;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每个人才能真正好——幸福亿万倍,长寿千百倍。(本文各基本论点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包括“附则一”“附则二”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各大栏目)

 

芝加哥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 徐达辉 在中国领事馆、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到场支持的会后整体稿(参考中国中央电视台11月13日新闻直播间)

2015年11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