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使美国社会黑与白不再对立而成最佳搭配 How to make black and white of American society no longer competing and become the best match ——从芝加哥白人警察连开16枪击毙非裔少年说起 Begin discussing from Chicago white policeman shot dead a African boy with even 16 gun

 

在大自然的五颜六色中,黑与白色虽然是两极色调,但在美术上同为中性色,更是最佳搭配的颜色,以致美国西方男士们大都以黑西装、白衬衣来搭配,然而,现实社会中白人与黑人却始终难以融洽,特别是白人警察与黑人的冲突常常白热化。美国芝加哥白人警察失职枪杀非裔青少年的视频一经公开,就被几乎众口一词的斥责为种族歧视下的故意杀人,不少学者还动辄又拿出相关数据来证明,所谓非裔人被杀的比例是白人的 7倍云云,须知,数据只是事物发展的结果,而非原因!作为解决问题的理论、真知,需要探索的是其原因及其逻辑结果,特别是任何一件发明,本身就是世上从未有过的,当然不存在事先的实践数据,靠的就逻辑推理力量!西方社会不少学者总是易犯这种以数据证据结果来说事的幼稚,以致无视真知灼见,导致对许多问题不能反思、深思,而致流弊连连,误导至今。

然而,美国从林肯总统冒死宣告废除黑奴开始,及马丁路德一呼百应的废除种族隔离运动,功载史册,处处留名,直至非裔奥巴马以高票荣登总统宝座,并连任至今,给人的感觉:凡属为了非裔、有利于非裔的运动还特别容易获得成功!并且,就笔者移居美国二年多来,在居住过的克利夫兰、芝加哥,都是非裔民族比例很高的城市,连克利夫兰的市中心都是非裔居多,尽管政府财政拮据,仍数十年如一日免费提供多种多样的俱乐部活动、午餐等专供少年儿童享用,大部分都是非裔人,尽管不少少年儿童常常浪费严重;为此,确实很好的笼络了大多数非裔人心,使广大少年儿童每天都有锻炼、学习、交流、娱乐的好去处,就大大减少了在外面的违法犯罪);甚至不少华人停在路边的汽车被非裔少年仅因为了偷取车内留下的一些硬币,就放肆砸烂玻璃,造成重大损失,警方对此也只是安慰华人:他们的动机与结果只是一些硬币,我们不能对他们怎么样,即使抓了也得释放(尽管依刑法关于牵连犯罪理论,对此当然应该就损害大的方面来定罪——故意损毁公私财物罪,详见本人专论),致使广大华人、亚裔甚至拉丁美洲族裔都纷纷抗议,警方对非裔过于偏袒,甚至如同新的种族歧视:优待非裔,歧视其他族裔—-似乎都说明传统的种族歧视在美国社会并不明显,也不严重,大多数人民都尽量避免陷入种族歧视的风口浪尖或漩涡中,甚至不惜为此桥枉过正。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整个社会不存在传统的种族歧视了,就否认个案中的警察个人还存在种族歧视的问题(但并非指本案中警察是基于这问题),我们对任何事情的对待只能以主流、主体为准,即,即使个别人、甚至极少数人还存在种族歧视,也不能就把它上升为主流的现象与问题,导致误导民众,使真正的问题被掩盖,而越积越多,愈来愈重。

那么,本案中涉嫌杀人的警察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或动机呢?

首先,无疑该警察是涉嫌故意杀人罪,当那被害人中弹倒地后还继续射击十多发子弹,当然是要致人于死地的。任何所谓的误判,或自己过于紧张,或走火,或某国流行的警察系临时工借口等都不能改变这一认定!问题是,明明该警察与被害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又是在力量对比明显悬殊下,何以非要置人于死地呢?我们从视频来分析:当被害人手持折叠刀走过来时,涉案警察及同事下车拦截,被害人绕道继续离开,警察命令被害人站住,并放下武器!但被害人置若罔闻,不当一回事,甚至还步伐轻快,展示非裔民族活跃好动,能歌善舞的爱好与优点;当警察有点气急败坏,举枪继续严厉警告时,被害人更得意洋洋,如同英雄,干脆来个类似街舞的转体跳跃动作——正是这一动作,使该警察可能产生误判:被害人是要掏枪射击——许多好莱坞大片中的所谓枪手就是如此的动作潇洒,却命中率极高,甚至一枪二个。故,该警察早已气得颤抖的手指本能的稍微一使力,被害人就应声倒地。问题的悲剧性还表现在,被害人倒地时却是朝着警察方向,形态也似攻击型而非直挺挺、四肢扒开的中弹不能动弹型;而且,街舞中不乏主动倒地,再来个鲤鱼打挺、咸鱼翻身等动作,当然,电影大片中更不乏枪手以主动倒地来打击对方的高难度功夫,加之当时月黑风高,能见度有限,被害人又是穿着夹克外套,外套又是敞开的,就很难分辨衣内是否还有手枪。于是,该警察就继续射击,直至连开了16枪——这就是分析的第一原因,存在一定程度的误判。只是这种误判的程度并不具有压倒性力量,因为,被害人显示更多的并非掏枪攻击或还击警察,加之,事实上被害人根本没有持枪;即使是相对于普通人,这假象都不具有唯一性,何况是经过专门训练的警察,更何况,误判,在刑法理论上成为假想防卫,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故,当然不能以否认警察的故意杀人罪,而非防卫过当。

那么,该警察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要如此丧心病狂性的连开十几枪呢(不知是否打得没有子弹了?)?显然,不能简单的推断为种族歧视了,即使某人平时有些对非裔等少数族裔不满的情绪,也不能就动辄与种族歧视挂钩,因为,对种族的歧视是以政府、社会是否制定或形成了大规模的具有强制性、统一性的以族裔来划分的排斥或等级制的规定与实践为标准的,仅以极少数人的言行不能定性,就如不能仅以个别非裔违法犯罪就认定非裔整体是罪犯。正如,误判与种族无关,那么,接下来分析该警察的动机就发现是别有蹊径:

在人世间需要警察来维护秩序,警察就具有当然的权威性,任何人原则上应该服从警察依法的合理的执法或检查,久而久之,警察们就会形成这一习惯或尊严:对方应该服从,同时,自己也必须依法,换句话说,当自己是严格依法执法时,对方不得抗拒或藐视;而且,在年龄上,被害人乃青少年,该警察可以称为长辈,似乎在辈分上,晚辈也应尊重长辈的规劝;但被害人的表现好像“离经叛道”,藐视警察的双重权威,深深刺激了该白人警察的自尊心,而白人的所谓自尊心是最强的,强得常常过分,走火入魔,衍生出同性恋等无数悲剧来(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专论),故,警察开出的第一枪、特别是其后的十几枪,与其说是误判,不如说是基于尊严被戏弄、权力被藐视(如同藐视法庭罪)而要报复、惩罚被害人的动机。只有这种动机下,才会越是在自己一方具有明显优势时,更加强烈,强烈到难以抑制:面对我们强壮的警察、强大的警力,你一介毛头少年居然还如此目中无人,玩世不恭?!简直是冥顽不灵,活得不耐烦了!以致优势越大的一方就首先不耐烦而使出最厉害的惩罚手段,出口恶气,直到被害人没气,自己才会醒悟过来,自认倒霉气。

如果我们只分析到这一步,是无助于社会的和谐与改善,深沉的问题在于为何警察容易发生不该发生的误判?而在中国、中东等被西方攻击为警察暴政专制国家为何反而警察较少发生这类误判?显然,就在于美国允许私人持枪。当枪支的唯一作用就是用于杀人,当当了警察也不能就使自己如中国义和团号称的刀枪不入,即使是日夜紧裹防弹衣,也只能防心脏部位,而不能避免头部及身体其它部位中弹,而民间枪手也不难出现枪枪可击中头部的杀手时,就势必导致:

  • 警察的别名可称为紧张,时刻神经高度紧张。因为,敌手与自己的武器同等,似乎是人人平等的人权写照。但敌手在暗处,我在明处,所谓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敌手穿便衣,可以随便开枪,警察必须着装、出示证件、先鸣枪示警等,此时的难度、紧张度不亚于两军对阵的战场;特别是所有强调保护人权的国家法律都是要求警察不得轻易动用武器,只能在他人或自己生命受到直接、明显威胁时才能使用武器。当任何人都会持枪时,这种受到威胁与危害发生就只在一瞬间,任何高难度的训练都不足以使警察轻松、保险的避免或消除这种威胁,以致时刻保持警惕,先下手为强就是必然的、本能的反应。

2、警察的存在是为了解决人民之间的矛盾冲突,但是,人民可以持枪却使警察陷入自相矛盾:解决冲突,需要警察具有最强的权威性,权威性的标志就是警察具备武器,而其它政府机关都不具有这一权力,这意味着警察之矛,具有无坚不摧之力,这是解决人民之间最激烈冲突所必须;然而,美国西方法律又在打着所谓保护人权的幌子下允许人民持枪,以所谓人民持枪来对抗可能来自政府特别是警察的暴政,人人有权反抗政府的压迫,直至推翻政府(见美国宪法序言),即,人民不是以民主选举与罢免权、特别是创制及复决法律的决策之软件来抗衡警察的硬件,而是以同样的硬件来对抗,如同打造无矛能穿的盾。因而,美国西方社会在治安方面就处处自相矛盾中,警察则是这自相矛盾的受害者。如果说,东方王国是政府一边倒的导致暴政及各种矛盾冲突,那么,西方就是建立于广泛的自相矛盾上,导致警察无能、人民之间暴力横行。逻辑学告诉我们,矛盾是普遍、客观、必然存在的,但矛盾不能合理解决,而是冲突、激化,则是病态体制的产物;关键是不能存在自相矛盾,自相矛盾与矛盾相比,则是无法解决的,不能在矛盾双方或多方同时存在下得以解决,唯有的解决的方法就是彻底否定一方,或双方多方。即,对美国社会治安问题,就显然不能让警察与人民都同时持枪,必须取消人民持枪的所谓权力。其实,只要交付全民公决,相信绝大多数公民会否决私人持枪——因为枪除了杀人,就一无是处!面对持枪歹徒,平民往往不敢或无能开枪还击;面对政府警察军队暴政,私人无论持什么枪支,都不堪一击。

3、至于说,当人民无权持枪时,又会导致如同东方社会的政府警察霸权,人民被动挨打,致使社会矛盾激化的问题,那就唯有对这矛盾的双方都予以否定,从而建立新的体制,即,让人民都有权直接选举,并随时罢免政府主要官员、特别是全体警察,因为,警察本质上就是人民的公共警卫员,理当由人民——主人握有对警卫员的选择权,否则,警卫员就变成自己的主人,主人反倒成为仆人。如同样在芝加哥,当笔者一家人在超市购物时,我们装有近2000美元现金、工资支票、信用卡、ID、工卡、手机、汽车钥匙、房屋钥匙及大楼门禁卡、各种保修卡等重要物品的手提包放在购物车上,当我夫妇转身选物时,购物车就不见了!当时,笔者赶紧冲到超市出口处,监察每位离开人员,毕竟我们的手提包较大,很显眼,妻子则赶紧找那购物车,结果,购物车上的提包被盗了。我们当时要求超市协助,被冷漠拒绝;我们同时赶紧报警,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从被盗的6点整直到超市关门的9点钟,我们一直、反复拨打911报警数十次,都被警方拒绝,其理由居然是:法律允许警方对报警作出判断,以定是否出警,而警方认为,盗窃犯已离开现场,警察此时过来起不到作用,故,就不出警了!尽管我们说盗窃犯应该还未逃离现场,而且,整个超市的人员都有盗窃嫌疑,何况,警察可以来调看超市的录像,而我们公民无权、也不会看;特别是我们强调:我们的汽车钥匙也被盗了,无法开车,而盗窃犯随时还可以继续盗走我们的汽车,而且,我们一家四人包括二个婴儿都无法回家,已身无分文,连坐出租车也不能,警察至少应该送我们回家取备用钥匙这最低的可怜要求,都被无情拒绝!那一刻,使我们对芝加哥、对美国、甚至对整个西方世界都绝望至极!因为,这是地球上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哪怕是被美国西方攻击为警察暴政的霸权专制国家都不可能出现的无情、冷酷、残忍到连举手之劳都该出手时不愿出手的现象!居然公然发生在自诩为人权保障的法制最健全的、世界最文明发达的美国!而且,这一现象还绝非偶然,而是必然——后来,一位好心的白人女教师主动开车送我们回家时就告诉我们,一年前她也在此超市同样被盗,也是报警后被警方强词夺理的拒绝,警方拒绝的理由还有,芝加哥天天发生凶杀案,警方根本忙不过来,难能去管这类被盗的小事,居然是基于所谓法律的规定,如此恶法岂能称为人民公意的法律?!完全是强奸民意!一个如此恶法恶行的国家岂能有半点民主、人权与自由可言?!当我们后来咨询311的警方、法学院的教授等人时,都对有所谓如此无情、霸道的法律感到匪夷所思。

4、美国西方社会法律制度自相矛盾之处还随处可见,都是根源于土地私有制的病根,之所以警察敢于擅自开枪,许多歹徒惯于肆意屠杀他人,就在于另一个法律上的重大自相矛盾:一方面法律允许私人持枪,意味着放任私人能够轻易、随意杀人,另一方面又规定无论犯下多大罪恶,杀死了多少条平等的人命,凶犯都可以不判死刑,本案该警察据说依法就只需判20年徒刑,常常还可以假释等。尽管西方社会鼓吹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似乎自由比生命还可贵,完全是自欺欺人,是为废除死刑的所谓合理性强词夺理!生命失去了,就是自由彻底的永远的丧失!而坐牢当然只是暂时的、部分的失去自由而已,何况,西方社会不乏平民贫穷潦倒,无家可归者,只有流浪街头的自由,还不如坐牢;更何况,西方社会对于那些难对付的作奸犯科或受雇佣杀人而身陷囹圄者,则假惺惺的所谓基于人权保障,给予的待遇不亚于不少流浪汉的餐风饮露,食不裹肚;相反,即使是普通民众,也总是哀叹西方只是“好山好水好无聊”,甚至就是达官贵人,也远不能享受到人类应得的亿万分之一的幸福快乐!(就因为亿万万人民都不幸福、都不能尽情发挥各自的才智,使大自然社会丰富多彩,使自己成为一个个胜过自然的活风景!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故,坐牢之失去自由,并不比没有坐牢的自由差多远。如此,两相对比,就使许多人敢于悍然杀人,甚至使职业杀手为钱而乐于杀人了。

可见,当国家无真正的民主时,当全民无权直接制定法律、及对政府(议会)制定的法律复决时,任何侵犯人权、践踏人权、藐视人权的法律都会堂而皇之的颁布;当人民无权如同民法中的委托人选择代理人一样,直接选举全部主要政府官员特别是与人民有直接利害关系的警察时,即使没有如此恶法,即使抄袭有国际相对健全的法律,也会是执法官员警察(变成警官)滥用职权、曲解法律、执法违法的道具。故,我们要彻底解决这自相矛盾及社会各方面的矛盾过多与激化,就唯有对现存体制的双方或各方予以否定,坚决实行真正的民主制,让全民拥有直接立法权,以创制权来随时随地焕发人民众多的智慧,毛泽东也说过,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道理再朴素不过,这是多数强于、大于少数的基本数学;以复决权来及时修改、补充政府制定法律中的问题,也使人民都自觉主动熟悉法律,并规定对带头创议立法或复决并通过全民公决者予以奖励的制度,必能众志成城;同时,赋予全民对全体政府官员,如同委托人对全体代理人一样,拥有直接的随时的选择权,不只是立法的议员、政府的主要负责人如总统、市长等,还必须包括各部门的负责人,特别是特殊部门的全体警察,及从事社会最后救济环节及握有对人民生死予夺权的全体法官,都由人民直接选举与罢免。没有任何理由,只是由各政府部门官员——代理人互相选择与确认,那显然是无效的(民事法律行为),是侵犯委托人——人民的主权。如此,我们就能完善解决好政府与人民的关系,而且,完全能充分发挥全民包括各族裔的智慧与公义,群策群力,制定最好的法律规章,选择更好的人才,使坏了变成好人,使好人更好,人人争先,个个助后,使美国不再徒有世界各民族大熔炉的虚名,使各族人民共同生活在一起,和谐互动,亲如一家,连民族划分都淡化乃至消除了(除了基于特色旅游需要而保留外),连各国互相的移民限制等都取消了,人民如同动物一样有权平等自由免费在世界各国各地居住生活了,种族都不再存在,连肤色的差别也不断缩小,各族人民只是尽情发挥各自优势,黑人的活跃、开朗、大方,白人的深邃、勇敢、稳重,黄种人的全面、温和、公道,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才能彻底根除种族歧视,不再有任何事实上的种族隔离,也就不再有种族之间的冲突,只有各族人民之间的互相爱慕、仰慕、互助,那时,不仅是人民个个厌恶枪支,都要如同联合国的雕塑铸剑为犁,而且,就是警察都无需天天配枪了,或者只需配备礼炮枪,向人民献礼!为大自然黑白基调增色!为美(好的)国(家)祝贺!对此,并不高难度,只需实践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必使人人无愧为真正的高级动物——拥有一切低级动物的平等、自由、免费的旅居全球之自然权,超越已知最长寿动物如乌龟的几千岁,共有大自然,才能人人平等,人人基础平等,才能真正博爱,才能人数越多,就越幸福——人人享有亿万倍于当代的幸福!(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

Comments 21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