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该何去何从?                    ——民进党在台湾执政及中国和平统一的对策

台湾总统及立法院大选落定,民进党主席蔡英文以几乎超过国民党主席一倍的票数当选总统,同时,民进党又获得立法院68席,超过半数,加上联盟派的席位,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具有修改宪法的议会力量。一时间,仿佛乌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不止是台湾蓝营人民迷茫,中国共产党及国人也非常担忧、紧张,特别是我们有志于促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业的仁人志士更是泄气、失望、乃至无望,个个如同败军之将不足言勇了。

其实不然,只要我们善于独具慧眼,化悲痛为力量,化危机为转机,就会柳暗花明,甚至云开月朗。

1、从革命的乐观主义看,此次失败的只是国民党,作为国民党的宿敌——共产党有什么好伤感的?因为,60年前中国共产党在大陆打败了国民党,今天,台湾人民及民进党帮助共产党在台湾小岛再击败了国民党,其实,是值得中共及国民庆祝的。这足以显示:国民党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不得人心,共产党当年赶走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虽然是采取武力,而非经过法律宪政程序(那时并不具备),也具有合理性,确确实实才是共产党一直标榜的这是“历史的必然”、“人民的选择”!对此,中共及其人民不仅应该精神振奋,还能很快180度转弯,从对民进党的先天性对立而充满感激之情、敬佩之意了!至少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有利于我们在心里感情上与民进党打交道。毕竟——

2、从历史看,与中国共产党“有仇”的只是国民党而非民进党,更非台湾人民!国共两党之仇可以说是不共戴天,不能同在一个天下共处。这种仇恨决非只靠国民党一直坚持“九二共识”就能化解。须知,国民党坚持的一个中国,是指由国民党一党专政至少是为首领导的整个中国,是中华民国,而决非中华人民共和国,决非当今只有中国共产党一党领导的中国。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攘外必先安内,国民党越是坚持一个中国,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可以说越是多一份威胁,只不过,今日中国共产党已不怕这种威胁。国民党连自身都难保,当然不可能再如老蒋当年念念不忘要反攻大陆,但是,正如中共一直不放弃毛泽东主席提出的“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一样,不会因今日两岸经济互动、人员流动,就得以淡化或取消;国民党从党纲到党员内心深处的“反攻大陆”意识也不会因局居台湾小岛,力量不济,就完全放弃,甚至越是觉得偏居一隅,过得窝囊,危机重重,越是不甘心当年的失去。

反观民进党,与中共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反倒是与当年败退台湾,却大搞戒严独裁统治的国民党也有仇。从二二八起义到美丽岛事件,民进党前辈以鲜血与生命对国民党的抗争也类似于民国时代共产党在“国民党白色恐怖统治”下的反抗,那种仇恨不亚于国共两党之芥蒂。因而,现在台湾政权主要由民进党执掌,应该更有利于发展与中共的关系。正如从美术角度,白纸上才好画画,而国共两党的蓝图则早已被共产党的红色与国民党的蓝色之两大冷暖冲突色调等弄脏,任何的修修补补、盖色添色,都无济于事。

3、从现实看,民进党是通过获得台湾相对多数选民的民心才赢得政权,是从无到有,一步步获得民意支持,这也是台湾间接民主制选举法所决定的。因而,中共要征服民进党,除了直接如同男性追求女性的高歌“爱的奉献”外,也可以同时征服其父母亲——台湾全体至少是多数人民的民心,甚至更应该优先征服“其父母”。因为,间接民主政治如同包办婚姻,执政党只是子女,要服从人民这父母,否则,就会如同商品下架后嫁不出去了。

至于说中共担心征服不了台湾人民之心,其实也大可不必有过多畏难情绪。想当年,中共才区区十几人,就从浙江嘉兴南湖中一页小舟开始,以传统共产主义的相对真理说服民众,破除国民党政权利用各种宣传优势等对共产党是“共匪”,“共产主义是要搞共产共妻”等的污名化,而坚信公道自在人心,逐渐一呼百应,乘风破浪,最终推翻国民党政权;也可以说是共产主义战胜了那脱离民意、不合科学规律、实践上又被大打折扣的三民主义(详见本人网站专论【只有找到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的共识,两岸才能和平统一】)。

今非昔比,如今中共已是如日中天,势不可挡,无论是人口、领土、还是经济实力、发展速度等方面都百十倍于台湾,特别是已有这符合自然平衡规律与人性的全新共产主义真理,及我们无数仁人志士,说服一千多万台湾选民,应该不在话下!即使民进党一味有眼无珠,据不领情,我们更应征服台湾民心,因为——

  • 从法律看,依台湾【全民投票法】,任何公民都可提出议案,只要征得50万选民附议,就可以送交公决委员会作程序审查,只要不违背几项禁止规定,就必须交付全民公决,全体选民过半数通过的,即为具有最高效力的法律(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下册第788-796页)。而实行中国和平统一,不违反禁止性规定,相反,既是台湾国民党等的最大政治,也是台湾最划算的经济之举,更是真正的民心所向!越是平民、贫民,越想统一——之所以无论经过怎样的政党轮替、总统轮换,他们始终只是平民、贫民,就因为对这种体制格格不入或难以忍受,故,他们期待彻底的全新的改变;而且,身为平民贫民,他们除了能在一国之内流动,寻找机会翻身外,几乎无能移民他国哪怕只是短暂出国,而一味屈居台湾一介小岛,早已觉得难以容身或发展,若是能够平等合并于大中国,怎能不是他们几百倍的解放?!故,他们不仅渴望统一,还希望不再是如同香港的一国两制里仍然不同程度限制人身迁移、工作等自由的模式,而是完全平等的融合于大中国,除非他们已经认定其他的政党及其制度只会使他们更不好。

相反,只有极少数达官富豪才不想统一:从积极方面讲,分裂,就使他们能够享有“一国”至高无上的级别待遇,能够唯我独尊,所谓主权至上,私营企业富豪能够狡兔三窟,拥有多国身份之外宾贵宾优待,并能利用各国各自为政而大赚法律政策空子的空手套暴利,如汇率差、偷税漏税、压低工资、逃避环保等;从消极方面讲,即使分裂成多国,也影响不了他们出国潇洒走N回,他们有实力、有身份,更有美女翻译如影随形(连太太都不便干涉了),还更方便以艰难但高贵的所谓移民为借口,最牢固支开已是碍手碍脚的妻子。

可见,在心态上,我们与广大平民贫民最近,从力量上,台湾人民力量的比较不是靠财富的多少,而是一人一票!故,只要我们不嫌贫爱富,坦诚相待,推心置腹,就不怕征服不了广大平民贫民之心!即使是面对台湾权贵富豪,笔者全新的理论同样有足够的吸引力——赚钱或握有权势的终极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拥有更大幸福及长生不老,但,只有让人人都幸福,权贵先进们才能,也一定能拥有比当代亿万倍的幸福!才能,也一定能超越最长寿的低级动物而比当代长寿千百倍!(详见笔者专著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第一栏目的专论),而且,中国的综合优势已是世界第一:精神文化丰富多彩,便利顺畅:经济方面,也是市场最大,距离更短;消费者最多,甚至更强;语言最通,甚至更简(简体字);形象最像,甚至更美——

至于说,我们能否说服台湾人民抛弃前嫌,信赖一个全新的中共,也不难,只需要旧瓶装新酒。因为——

5、从广大平民的心灵看,与中共斤斤计较的,只会是那些政党,特别是有一箭之仇的政党,而作为人民,当然包括台湾人民,都有共性,不会先入为主,不管你是什么党派或主义,只要切切实实符合人民心愿,使人人真正平等而非贫富悬殊或事实上的等级制,使人人幸福而非总是大多数人民痛苦,连极少数达官富豪也始终只有幸福的亿万分之一,使人居环境、自然环境更加美好,而非破坏或荒废环境的损失始终大于所谓的经济发展,从而导致人人连寿命也远远不及低级长寿动物如可活到一千多岁的乌龟,连极少数皇帝富豪也始终不可能靠单纯的科技、金钱、权势就使自己万岁万岁万万岁,哪怕只是比平民长寿一倍都不可能——人民就会抛弃一切前嫌,而投票支持该党该领导人;而且,如同主人聘请保姆一样,人民对公仆公务员,决不会预先规定保姆只能干两届,也不会要求定期来个征召多个保姆大竞选,只会说,只要您做的好,包括只要您尊重、不侵犯我们作为主人对重大事务的最终决定权,我们就巴不得您长久做下去,与我们如同一家人,甚至连许多大事也会一揽子授权给您,即使您有一些过失失误,都会得到谅解。

那么,中共能否以制度的自信令人信服呢?

  • 从共产主义的本义看,完全可能!

共产党当年打出的旗号也是: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要求实行民主!与民进党前辈打出的旗号如出一辙,主要的区别只在于共产党还要在经济上实行共产主义;同时,中共党纲与中国宪法也明确规定要建设高度民主的国家,尽管没有如民进党等西方社会规定的现在就实行多党制竞选等。

但是,笔者已经探索与论证出:真正的民主制并不等于多党竞选、领导限任加地方自治,而是由全民对一切社会事务直接作主,而非只能由人民定期选举他人、党派组成政府包揽人民对社会与大自然的主权,若是始终只能由少数人构成的政党垄断政权——无论有多少个政党轮流,都注定只是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霸权专制,决非民主制;而且,即使规定了一定的直接民主制,允许人民有权对社会事务进行全民公决,如台湾颁布的【公民投票法】,但如果仍然只是故意设置过高的门槛,如台湾规定的任何公民提议必须先获得50万选民的附议(台湾只有1800万选民),才能进入全民公决的审议程序,就难免如同空中楼阁,画饼充饥;当然,只要是真理,只要有言论自由的保障,只要持之以恒,获得50万人民的认同应该还是有希望的。关键的问题是,台湾跟随西方世界都是实行土地私有制,这就注定了实践这直接民主制非常艰难——

在客体上,土地私有制使国土到处都是私人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地,使大自然被撕裂、国家被分裂、社会被分割得分崩离析,不能连贯一体的规划经营,使社会根本达不到最经济(划算)的经济,就大大抑制了提议公决的范围。

在主观上,当每人都有自己的私有领地私宅大院时,主要感情兴趣会投入这自私的小天地,而无暇或无兴趣于公共事务,或对公共事务、大自然被破坏、糟蹋等觉得无关与己无关。

在客观上,土地私有制也使绝大多数人民分散居住,人民就更难聚会交流、商议,加之治安难免险恶,导致人人自危,家家互不往来,彼此排斥,陌生隔阂,别说要获得50万选民附议难于登天,就算是获得如瑞士要求的5万选民附议也实在不易。

在主体上,土地私有制导致经济也必然以私营为主,经济私营结合土地这人人立足之地的私有化又必然使人们贫富悬殊,广大平民终日处于维持温饱、以便能继续出卖劳动力的程度,无暇他顾;加之私营企业制度就是典型的地地道道的独裁等级专制,是比一党专政更加霸权的家族专制,私营老板是独裁的实践者、受益者、当然的支持者,不可能同意经济民主制乃至社会民主制——因为,即使在企业之外的社会上,私营老板与广大平民的意见也往往是针锋相对或格格不入的;而大多数的雇工平民则因天天处于独裁高压的私营企业中出卖劳动力,难免变得谨小慎微,唯唯诺诺,不敢行使言论自由,更谈不上要求实行民主公决权,以致对社会上实行直接民主制的全民公决也不熟悉、不理解、或不敢为;即使是在号称人民喉舌、自由捍卫者的舆论媒体中,只要是私营的媒体,都无例外实行独裁制,加之私营媒体往往经济上自身难保,更加靠出卖真理甚至良知,不敢坚持正义。同时,私营媒体及所有的私营企业、大地主阶级都会要求禁止政府公营媒体,以免使私营媒体无法平等竞争,更深层的问题是他们害怕:公营媒体会不担心经济问题,敢于为了公益、正义而揭露私营经济及土地私有制下、豪宅大院里必然的、无孔不入的邪恶!

综述,不仅在事务构成的四大要件中,土地私有制都制约着直接民主制的实行,即使法律规定有言论自由,但因媒体都是私营,禁止公营媒体,更没有民主制的公营媒体,任何个人的言论自由是很难公开的、顺利的传播,就使直接民主制的前提——公民提议,都很难启动,遑论其后几十上百万选民的附议?以致台湾颁布了这直接民主制的公投法,十多年来从无启动过,哪怕是号称深孚众望的民进党多次提议,也从未成功进入过公决程序。

可见,当实行土地私有制、媒体私营下,加之公决的门槛高设,直接民主制往往是画饼充饥,即使是依笔者专论的不得设置任何门槛,确保人人与议员的提议权平等,也恐难实现。

何况,土地私有制本质就是对大自然国土的最广泛分裂,其初衷就是只要确保每个地主有最大的独立权——隐私权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甚至如美国私人还可以持枪,以保障这些私权不被政府公权侵扰;其目的就是使大地主阶级能够大肆兴建自家一个个小王国,并且,尽量在不同制度下拥有不同的小王国,轮番选择最惬意的淫乐天地。故,实行土地私有制的社会不热衷国家统一,因为统一的国家政府力量更大,足以抗衡、改变地主阶级种种不合理的行为与利益,而且,也使广大私营业主缺乏在不同国家不同政策中钻空子、牟取暴利的机会,甚至不利于私营者难免在一地一国违法后的逃离躲藏。故,台湾就算是国民党一党执政,纵然愿意接受一国两制,其广大地主资产阶级也未必同意统一,尽管现代台湾大多数资本家热衷于在中国大陆投资经营——这丝毫不是因资产阶级爱国、爱统一,而是他们唯利是图的使然——因为大陆的成本低廉、政策宽松、对外资尤其是台湾商人最多优惠(还有统战的政治需要),当大陆的这些红利逐渐减少包括大陆人工越来越贵时,台湾许多商人已溜之大吉,撤资投入到东南亚等国家了。可见,靠经济交流互动是不可能促成统一的,即使本来是统一的英国、加拿大等都一再闹独立,又何况是分治几十年之久的两岸呢?

故,要使台湾真心实意与祖国统一,还需改变其愚昧、反动的土地私有制及私营经济的统治地位,那就唯有实行土地全民共有之共产主义第一涵义,使人人地位平等(所谓地位就是在土地上的位置),又便于人人交流互动,加上使公有制经济实行完全民主制之共产主义的第二涵义,就足以使人人富足,还能根除官员经济腐败,又首先在众企业内率先实践直接民主制。如此,在民主公决范围的客体上没有障碍,在主观上人人乐意,主体上个个自由,加之公营媒体也实行民主制,就使客观上非常容易实现一呼百应的民主公决了。因而,实行共产主义制度,在经济上就是完整民主制,在社会上更易实行直接民主制。

当然,我们坚持共产主义的真理,并非只因有利于实现真正的民主制,还在于共产主义符合自然平衡规律,而自然平衡规律是整个大自然乃至宇宙的基本规律,她决定着整个大自然是统一不可分裂的:土地是互动互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故,应以大局整体考量,才能成最大的经济、最经济的经济;河流是纵横交织,百川归海,无法阻拦的;大气更是不可能阻挡与分离的,而世界封建成众多国家,一国之内又分割成众多地主领地,都是对大自然最愚昧、反动的分裂!导致的所谓经济发展主要只能是反经济,甚至反动经济!以致越是政治上专制独裁的国家发展还越快,如中东的迪拜等国无论是发展速度、建设高度、繁荣程度等都是世界遥遥领先。这也足以反证当代经济主要是毒化苦果——反动、腐朽的家族王权政治统治之根是不可能盛开鲜花、结出正果的!这也就是为何,当代所谓经济相比于古代发展了亿万倍,大多数人民却越来越感到不幸福,人人的寿命纵向上至今停留在三千年前孔子的73岁、墨子的92岁之平均水平上,横向上远远不及低级动物如乌龟可活一千多岁等等,还失去了作为动物都天赋的迁移、言论、生活工作等平等、free(自由与免费);而人类作为高级动物,完全应该拥有一切低级动物的“人权”,本来可以采百物之长来超越最长寿动物,否则就是人不如兽!因而,依据自然平衡规律,就必须实行以土地为基本的全部大自然生产资料人人共有,及政府牵头组织全民共同生产的经济民主制,即,全世界的土地都应该统一,又何况是同命根、同水源、同文化、共呼吸的中华海峡两岸呢?

可见,主张真正共产主义的共产党政权在道义上、理论上比暂时还是坚持土地私有制的民进党更加符合民主制的真谛,双方也就能如遇知音,视为同志,当然并非同性恋,而是如牛郎织女,土地私有制就是那罪恶的王母娘娘。

在兴奋之余,还得提醒,牛郎织女之间靠的是纯洁爱情,而非彩礼红利,台湾政治虽如包办婚姻,但并非买卖婚姻,大陆不必一味自持已是大款,就迷信以钱来购买人心,如此,只会人财两空,对方执政党或脚踏两只船的权贵们会对钱来者不拒,多多益善,甚至还假意迎奉,陪同开会、阅兵、谈判,以放长线钓大鱼,而致使民心更加背离。须知,表面上或现实中,广大平民贫民是最需要钱,但其实,越是平民,越视尊严、平等、公道为第一选择!他们之所以只是平民,就在于始终有一个平常、公正的心,不愿投机取巧而成为富豪,也不屑投机钻营而成为官僚,因而,在广大平民面前,越是显得财大气粗,为富不仁者,撒给他们的钱越多,他们越是内心背离,甚至会借力打力。

如此正反论证,纵横论述,台湾民进党与我们和平统一的使者都该何去何从?相信中共及诸位能有抉择了(本文相关理论详见本人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敬请赐教!)。

芝加哥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徐达辉,于2016年1月17日在中国领事馆、中央电视台到场支持的会议上即兴发言后写成

Comments 101

  1. cheap health insurance monthly

    Väldigt bra motiv och vinkling på ditt exempel, snyggt och iögonfallande också.Jo, jag vill bara säga att jag vill vara utom tävlan, så besparar jag dig den mödan. Jag har sett så många bra bilder här som är bättre att bli nominerade än jag.Hade.

  2. insurance car

    JAJAJA, ayy Pattyyy me hiciste reir, porq tambien estaba pensanndo esoo!!Bueno…………. a mi me ha dado el scrap una forma de expresar mi lado creativo. Ademas de un espacio muuuy mio con todo mi material jeje ;)y lo invaluable que es tener amistades lindas q comparten esta afición…SALUDOS!FELIZ FIN DE SEMANA!!

  3. costello insurance bradford ma

    Hola Lander,Nos encanta que nos cuentes como nos has conocido, la gente de OhhhTV son fantásticos :)Lo que comentas de la saga, me pareció oír en la promo que era la saga completa por primera vez en televisión, quizás ya han trascurrido los meses reglamentarios para poder ser emitida en abierto, ya que se ha explotado en canales de pago. Pero bueno no lo puedo asegurar 100%, lo veremos en breve supongo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