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汕头原政协主席赖益成勒死情妇获判13年——人与鸟、官与民,究竟孰轻孰重?

2016-01-19 20:00:35 来源: 新民网

汕头政协原主席情妇曾称后悔:蓬头垢面生活拮据

两人在租房内因择菜发生争吵。被害人季某先用玩具、餐椅等物扔掷赖益成,后又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被赖益成和保姆劝阻。随后,两人进入卧室,再次发生争执并相互扭打。

曾引发广泛关注的广东省汕头市原政协主席赖益成勒杀情妇案,已于2015年12月7日被广东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维持原判。此前2015年8月11日,赖益成因犯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汕头市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公开资料显示,赖益成出生于1945年,广东普宁人,曾任汕头市纪委书记、市委副书记、市政法委书记等职务,2003年当选为汕头市政协主席,2007年退休。

司法文书显示, 2005年,时年60岁的赖益成在广州与时年26岁的季某相识,并发展为情人关系,后生育两子。2013年,季某携两个儿子来到汕头市后,赖益成为其租下一套房子,并雇请保姆照顾三人生活。

2014年7月2日,两人在租房内因择菜发生争吵。被害人季某先用玩具、餐椅等物扔掷赖益成,后又从厨房拿出一把菜刀,被赖益成和保姆劝阻。随后,两人进入卧室,再次发生争执并相互扭打。“赖益成用手、被单勒住其颈部,后发现季某失去知觉,遂拨打报警电话并要求救护车前来抢救……”随后,赖益成被出警人员控制,次日被刑拘。

“从当时的情况看,我们认为有防卫过当或过失杀人的成分。”辩护律师蔡翀称,不过这一观点没有被法庭采信。

司法文书显示,在该案审理期间,赖益成已与被害人家属达成和解协议,由其赔偿对方60万元,并支付两个儿子5年的抚养费20万元。被害人家属撤回附带民事诉讼。

2015年8月11日,汕头市中级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赖益成有期徒刑13年。被告人不服上诉后,2015年12月7日,广东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定该案维持原判。

【本网评判】人与鸟、官与民,究竟孰轻孰重?

当不少地方官员秘密在农庄酒家安全號食飞禽走兽,不乏国家级保护动物时,河南辉县、陕西汉中等法院接连对仅仅误杀几只鸟或十几个鸟蛋的青年(大学生)判决十年左右徒刑,大曝眼球,导致民怨沸腾。他们还觉得不过瘾,几地法院又连接曝出反向热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对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受贿1615万判决12年,前不久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受贿2900万元,判刑16年,四川省政协主席李崇喜贪贿1109万元,也是12年—-如今,广东经济特区汕头市中级法院来个更刺激的判决:直接、故意勒杀年轻情妇者只被判决13徒刑,也仅仅比误杀鸟者多二三年而已?!不必介绍,人民都能猜到几分:前者(包括那位被害的情妇)肯定是实在找不到任何关系的一介平民,哪怕是曾被诩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以致严明的法官“实在找不到不如此重判的理由”,后者无非就是官员,还无论高低,司法官们都认真掂量(?)轻重,有礼有节(制),不惜留下诸多——

本案疑点:1、程序上,被告人长期在当地任主管公检法的政法委书记,发案时仍然是五套班子的首长之一,依法当地法院必须回避,只能异地审理,以求相对公正。

  • 实体上,被害人虽然先有拿菜刀的动作,但被被告人及保姆劝阻,故,其可能伤害被告人的行为已中止,不存在对被告人还“有正在发生的不法侵害”;即使是两人进入卧室,发生冲突扭打,双方都有过错,又是徒手,也不能视为被害人一方对被告人的侵害,故,被告人就无权实施正当防卫,不存在防卫过当的问题。
  • 被告人用手直接掐被害人脖子,又用被单来勒这要害部位,只能产生快速死亡的后果,结果上已经死亡,显然就不认定故意伤害,更非过失杀人罪,而只能是故意杀人罪,依法应判十年以上直至死刑。
  • 既然本案判决定罪不准,量刑畸轻,为何公诉机关不依法提出抗诉?并顺藤摸瓜,深挖是否有司法腐败?
  • 对被告人应该至少还涉嫌重婚罪、受贿罪、徇私枉法罪等为何没有侦查、审理?
  • 如果推卸责任为:被害人家属没有申请抗诉,一则不足以推卸,因为,主动抗诉也是检察机关的职权与责任;二则反倒让人质疑被告人是否只是赔偿了区区60万元加5年抚养费20万元,而没有支付足够的封口费?
  • 、毕竟是活生生的一条年青人的生命啊!岂止只值某些官员的一餐饭钱?!
  • 、她还为被告人多生了两个儿子,这在一直流行多生子女的当地,是理当获得重酬的!(3)、被害人还为被告人付出了八年的青春,又似乎默默无闻,不吵不闹?确保被告人尽管至少还涉嫌重婚罪、腐败等,仍然官运享通,打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古训,故,即使被告人之类的权贵对这类情妇向来不会有什么真感情,起码也会对此深怀感激感恩之意吧?而衡量他们的感激无非就是使钱多寡!
  • 、被告人贵为市级还是四大特区这一的一级首长,出手必然大方,怎会在人生关键时刻反而显得如此小家子气?也似乎不合他的高贵身价?
  • 、被害人仅26岁时甘愿献身给60岁的被告人,年龄相差如爷孙,表面上堪比其老乡翁帆与杨振宁,然而,决无翁帆是基于对杨振宁这杰出华人、一代科学界、华人中凤毛麟角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敬仰与爱慕,及杨对翁也是英语研究生的志同道合的知遇知音之感,才是更纯洁的爱情——超越年龄,超越生理,追求人格的高尚、大智的永恒、知己的心灵!而被害人很可能只是区别于卖淫女的固定性卖身,而依遗传概率与本案没有披露的细节,只能推测其家属很可能“只要你多出钱,我们就撤诉(刑事附带民事),并不申请(检察院)抗诉;即使检察院不同意抗诉,也决不搞让全体相关官员都头痛的上访”,因而,区区60万元,很可能远非实际交易的数目!

至于为何双方默契,只公开承认60万元,无非是,既要显得被害人一家并非只贪钱之辈,更显得被告人真乃一代清官!连到了要救自己一命时,都只能掏出这60万元——刚好够中国法律关于人身死亡赔偿的最低标准!被告人身为多年政法委书记,就并非外行领导内行,对这法律标准等能熟记于心,不愧为执法知法者。

以致笔者也不得不顺带质疑那所谓“为被害人母子三人加保姆租住房屋”云云,也是精于算计的,既避免个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嫌疑,也以免这类只能作为过客之一的情妇挖自己的墙角,有样学样的中饱私囊,化“公”为私—-

如果说笔者对此数额、房产确实猜错了,那就将计就计——足以说明,即使在这类“清官”(因没有曝出贪贿问题?)面前,当他们经常、便利“亲”民“爱”民时,平民女子幻想卖身求荣,不惜为妾,倒头来不仅名声扫地,经济上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愿因此能促平民醒悟——

欲知要如何彻底正本清源,皆大欢喜,人类与自然动物和睦相处、相得益彰,官民和谐、权贵先进与后进平民都能光明正大的获得无数爱情,并长生难老(能超越最长寿的动物而活几千岁以上),年龄越大越有魅力而非只是被她们作为摇钱树等,请见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