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狮渐已醒】庭内庭外,治末治本,使梁彼得案件的审判及根源问题一并解决

【案情及审判回顾】

图片1

梁彼得

纽约华人警察梁彼得2014年11月执勤时开枪杀死黑人格利一案审理结束, 陪审团于11日晚裁决,梁彼得二级误杀、二级攻击、二级疏忽致险、刑事疏忽杀人及渎职五项罪名全部成立。梁彼得可能面临最高15年的牢狱之灾。 判决一出,华人社区哗然,认为不公。

 

先来回顾一下案情,梁彼得是纽约chinatown长大的香港移民后代,父亲是餐馆大厨,母亲在制衣厂工作。梁彼得是个警察菜鸟(rookie cop),担任巡警不到一年半,仍在试用期。2014年11月20日夜,他与同是新手的搭档警官肖恩·兰多在布鲁克林一座名叫“路易斯粉屋”( Louis H. Pink House) 公寓楼执行所谓的“楼层巡逻” (vertical patrol), 这是美国芝加哥纽约等大都市警署针对犯罪高发的贫困户政府住宅楼而制定的逐层巡逻方式,旨在强化治安,该楼的治安情况一向糟糕,发生过一连串暴力事件,包括两起凶杀案。当晚11点11分,梁彼得和兰多分别在该楼的五层和八层巡逻,八层的电灯坏了,过道里一片漆黑,梁彼得右手持枪,左手持手电筒进入八层,恰巧来探望女友的28岁黑人青年阿凯格利 (Akai Gurley)和女友进入七层楼梯间,大概是声音惊动了梁彼得,慌乱之中,枪支走火,子弹打到砖墙上,然后反弹到七层,射中格利的心脏,格利奔跑到五楼,倒地身亡。事发之后梁彼得慌了手脚,找到同行警员兰多, 两人跑到五楼,看见格利的女友Melissa Butler,俯在格利身上哭泣,11点14分左右,梁彼得通过对讲机请求救护车支援。

015819pllvvff7cjlzhclf (1)

路易斯粉屋

检方根据调查,指控梁彼得二级过失杀人罪和其他几项罪名。检方出示的关键证据有两个,一是梁彼得进入八楼过道时拔枪时的手指位置,梁彼得进入楼道是手指放他的9毫米Glock手枪的扳机上,这是一种”reckless“的行为。纽约法律规定警察只有在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才能这么做。可梁彼得进入楼道时,楼道空无一人,危险并不存在。根据枪械专家的证词,这种手枪的扳机有两种版本,普通型和警察专用型两种,普通型的扳机抠力为5-6磅,警察专用型的扳机较沉,需要12磅的抠力,这种改造就是为了防止警察执勤时走火。12磅的抠力有多大?使用过手枪的人都知道,弱小一点的女士很难扣动。 所以梁彼得开枪是“严重偏离合理的行为”。

图片3

案发现场

图片4

受害者格利

纽约州的二级过失杀罪要求主观定义(Mens Rea)为“不顾后果”(reckless),明知自己行为会产生社会危害并且放任结果发生。纽约州的刑法 (Penal law)15.05 对于”Recklessly”如下: A person acts recklessly with respect to a result or to a circumstance described by a statute defining an offense when he is aware of and consciously disregards a substantial and unjustifiable risk that such result will occur or that such circumstance exists. 这段话简单的翻译就是“明知后果严重故意为之。” 拉丁语是”malfeasance“。 检方为了证明梁彼得的行为是“故意为之”,特意在法庭上让每位陪审员试抠梁彼得的手枪,让陪审员自己感受如此沉重的扳机绝不会如梁自己宣称的那样轻易“走火”。

015822fwuarxstsskxrs1s

梁彼得使用的9毫米Glock手枪

检方提出的另一个关键证据是梁彼得和其同行警员兰多在事发之后的冷漠表现。根据获得免责协议(immunity agreement-意即证词不会被作为指控证人的证据)的同行警员兰多的证词,梁彼得开枪后跑到五楼对兰多说他会被炒鱿鱼 “I am fired”. 两人随后来到已经到达的格利身边,看着格利的女友趴着格利身上哭啼,没有施以援手,这是”犯罪式的玩忽职守“ – “criminally negligent” 。其实这项指控有点夸张了,我以前学法律时在美国执法部门实习过,知道警察的行为规范,一般在案发现场,警察不会对受害者,特别是暴力案件的受害者实施急救,道理很简单,为了自身的安全。因为警员不知道受害者是否带有艾滋病或其他传染病病毒,在没有防范措施的情况下,接触受害者的身体被传染的风险很大。警察一般都会等待急救人员来处置伤者。可梁彼得犯了个愚蠢的错误,在这个案件中他是实质上的”施害者“, 遵从了现场不施救的俗套,就留下了”冷血“的把柄,给此案的不利判决提供了难以反驳的证据。正如检察官Joe Alexis在辩论结束语里说的那样: “Liang showed poor judgment, again and again, and that the shooting wasn’t an accident beyond the officer’s control.   Liang should be held accountable。”

图片5

梁彼得在宣判后情绪崩溃

梁彼得案在华人社区引起了巨大反响,华人普遍认为梁彼得无辜,纷纷捐款为梁彼得筹集辩护费用,梁彼得聘请了两位前纽约警署官员律师 Koshetz and Brown作为自己的辩护律师,这两位律师是资深的警察误伤案件的辩护律师。不过事后看来,这两位律师的辩护策略有误,第一,这两位律师误判了纽约普通民众的情绪。梁案发生在2014年密苏里州 Ferguson警察滥杀无辜黑人青年 Michael Brown 被陪审团开释, 纽约史坦顿黑人小贩Eric Garner2014年7月被纽约警察勒死也被陪审团宣布无罪之后,美国民众对于警察过度使用武力非常不满。可这两位律师居然选择了陪审团审理方式(jury trial),而不是法官审理方式(bench trial),就等于是把梁彼得置于公众发泄不满情绪的不利境地。第二,两位律师在挑选陪审员时没有坚持必须有一个华人起码亚裔,华人对此案的观感被消音了,而且陪审员多为年轻人,他们对于纽约警察的“暴行” 比岁数大的人更负面。这一点,只有在大都市生活久了才会有贴身的感受。大都市的警察有时确实如“土匪”一般。

所以,梁彼得与其说是华人群体弱势的受害者,不如说是公众对于警察过度使用武力的情绪宣泄的受害者,和种族没有直接的关系。从案件证据来看,梁彼得缺乏一个合格警员必须具有的机智和应变能力, 他选择了一个错误的职业。由于他的愚蠢,一个和你我生命价值相等的无辜黑人青年丢掉了性命,而梁本人他也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本网评论】:

  • 从法律与事实来分析本案。笔者(曾在中国基层法院、省级检察院及律师工作,可以说历经了刑事审判三大角色的工作,中国刑法等实体法特别是诉讼程序法也都是借鉴英美海洋法系与欧洲大陆法系而成)认为纽约法院初审确定的梁警官犯下的罪刑,主要就是二级误杀与渎职。

先论二级误杀罪,许多学者视此为中国刑法的过失杀人罪,其实不然,如果只是中国的过失杀人罪,最高才判7年有期徒刑。而且,过失杀人的主观心态是:疏忽大意(应当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过于自信(已经预见而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这种结果的),梁警官的心态不完全是疏忽大意的过失。纽约法院依据纽约州刑法确定的却是二级误杀罪。从本罪的性质看,属于过失犯罪之列,但在其相应量刑(可处5至15年有期徒刑)看,属于中国刑法间接故意杀人罪的档次。中国刑法把间接故意犯罪与故意犯罪归于一列(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

分段剖析梁警官的不同行为的心态状态:先是他仅仅因八楼梯间黑暗,就先拔枪在手,甚至手指搭在扳机上,显然是违规或不合理的动作。然后,当他进入楼梯间,仅因听到楼下有响动,没有预先喝问,就朝楼梯间开枪,应该说是超过了疏忽大意的过失,而近似如间接故意,即,他虽不希望发生被害人死亡的后果,但放任这一后果发生——毕竟,枪,不同于任何其它工具,一旦朝自己不确定是否有人的黑暗处开枪,就可能击中、打死他人!而且,从庭审时检察官及陪审员试验的该枪看,超过一般手枪的保险装置,需要使用12磅的力气才能扣动扳机,即,并非稍微紧张下的手指发抖就能轻易走火的,而是“故意为之”故意开枪——也许,在梁警官判断是:在这月黑风高、夜深人静的楼梯间制造响动者只能是歹徒,当然是也手持枪支的歹徒,面对这现实的生命危险,唯有先发制人;即使没有看清,没能打中对方,也能先声夺人,威慑对方。可见,梁警官的真实心态应该是刑法学上的假想防卫,而假想防卫,就归于间接故意(犯罪)。好在这一枪并非直接击中被害人,而是“转弯抹角”的对称反弹中被害人的心脏。这,要怪就怪这罕见概率,或者就怪美国小手枪的威力断不能小看。故,应该说,陪审团的事实判断并无法律上的偏差。

如果说华人同胞们觉得这一分析还过于严厉,那么,再进一步看梁警官后来的行为就能释怀了:当被害人被无辜击中心脏后,本能向楼梯下亡命逃跑,终至5楼时倒地,其女性也一同逃跑,并俯身恸哭时。梁警官两人迟了几分钟才赶到,这说明:梁警官先可能是没有料到这一枪就击中了他人(的要害),后来看到被害人时,他还有可能认为或希望被害人就是真正的歹徒。如此,就能大大减轻自己开枪的责任,也使自己不敢现场施救被害人,甚至迟迟没有打电话呼叫救护车,以免被被害人或其同伙(女友)报复。这更说明上述分析他是假想防卫足以成立。

正因为他很可能假想被害人就是歹徒,以致他放弃对其的施救,这又导致他被确定有渎职罪(中国刑法的玩忽职守罪),因为,无论被害人是否为歹徒,一旦受伤倒地,失去了反抗与逃跑能力,警官就得施救;何况,还无任何证据显示被害人为歹徒,相反只有证据(他身边痛哭的女友)证明他应该是良民;更何况,是自己开枪导致被害人受伤,梁更是既负有警官的概括责任,又负责特定义务。但是,他有能力施救(警察的施救培训、打电话呼叫)却没有履行,实在是渎职!

这里要澄清华人的几大偏颇:

1、所谓“他是手枪不小心走火”。作为专业训练过的警官,又是使用这专门保险、难扣的手枪,是难走火的,除非是本人“走火入魔”。

2、所谓“是子弹反弹才击中被害人的,应属意外事件,只需要负担民事赔偿责任”,子弹直接打中与反弹击中,与被害后果都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客观上并无二至;主观上,都是他感觉面临危险、要先发制人的故意开枪,而非是打靶时的意外反弹或枪弹出窍。

3、依纽约某位华人大律师分析的所谓梁案十宗原罪“他俩都是新手,警局不该派他俩这试用期的菜鸟警察去这危险的地方巡逻”“警察局没有有效训练他俩应付巡逻遇到的各种问题”“警察局没有教会他们一旦犯事了,如何为自己辩护,以脱罪”云云,通篇都是说主要是警察局的过错或歧视,而梁被迫成为这牺牲品,因而是冤枉的!令人更感忧虑:不只是本案为梁出庭辩护的两位律师水平欠佳,连华人中的大律师也如此不顾基本法理,实在对美国西方何以能号称法制健全、法理水平高超的国家不敢恭维了!对此,世界法理通则是:

A、刑法上的犯罪构成,只需要符合其四大要件,其中主体要求,在故意或过失杀人中,就是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即可,根本就没有其他不同职业、不同经历背景的区别要求,否则,不同的人犯罪了都以不同的所谓身份、背景就开脱,就根本无法制可言,特权人员就会以种种借口草菅人命,又逍遥法外。

B、即使有充足证据显示该警察局有过错,也是另一个法律关系的问题,只能另案处理,如果认为警察局是严重渎职,构成犯罪,则可以由梁警官做刑事控告;如果只是认为警察局有对新手不尽职等,则可由梁及其家属做行政申诉或民事赔偿之诉,都不可以此为由来抵消本案的审理,因为警察局的这所谓的“十宗原罪”与本案无刑法上的因果关系,不得一并审理!

C、即使就论这些理由,也颇为牵强。笔者在还是大学(本科)三年级(法律专业而非刑事侦查专业)时去中国昆明市检察院经济犯罪侦查处(反贪局的前身)实习,而远不够格本案的毕业分配工作的前二年试用期,一次跟随侦查队长及发案单位某国营公司女会计等(仅我们两人是检察院的)直奔西双版纳追捕男性中年逃犯。当通过这女会计好不容易引诱该逃犯来我们居住的宾馆时,队长因要去当地检察院办理刑事拘留手续而不得不离开,仅留下我一人,代表检察院在现场准备缉拿逃犯。队长临走时把他自己的六四式手枪给我,说:当逃犯来了又要走时,如果我们还未到,你就持枪抓住他;如果他逃跑,你就先朝天鸣枪警告他停住;如果他继续逃跑,你就朝他的脚开枪!我说,我才由您在这次路途中教会使用枪,也只是打过一枪而已,还没有击中靶子啊—-怕会打中他的上身,导致伤亡,还是朝他的脚下地面打吧?队长说,那样要么无法阻止他逃跑,要么子弹反弹,反而会击中他的上身。我虽然从未有过的紧张,但当队长走后,逃犯来了,进入那位女士房间后,我仍然格尽职守,紧守门外,冒汗的手虽然抓着手枪,但是放在口袋里,而且,不敢把手指放在扳机上,只能反复深呼吸,以保持镇静。最后,好在逃犯还未离开时,队长及当地检察官及时赶到了。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与队长同来的一位当地市检察院的侦查科长在楼下时就身先士卒,持五四式枪(威力大很多),冲到我前面、充当先锋,谁知到了房门外,他又“谦虚”的主动“让贤”,退到一边,还是让我第一个冲进房间(尽管我已把枪还给了队长),拘捕了该逃犯—–事后她人告诉我,当我正在给那逃犯戴手铐时,那位当地的侦查科长、老资格检察官因心理素质天生不高,竟然手持手枪时,是还站在我身后,枪口正对着我的后背—–好在我当时没有发觉,不然—–但从无何人责怪检察院相关领导如此安排我这一介21岁的书生,我倒是希望这样的机会更多一些,更刺激英勇一些!检察官还不如警察的严格要求(我也从未想过要当警察),当警察的第一要求就是:临危不惧,勇敢无畏,敢于牺牲!面对敌人阵地的枪林弹雨,军人都要视死如归,勇往直前,身为准军人的警察,岂能只是面对“治安不好的住宅楼”还是政府的,还并非正在发生凶杀案的现场,就望而却步,畏缩不前呢?岂能因“因楼梯间黑暗”,就胆战心惊,违反常规的持枪在手,虚张声势呢?更岂能一听到风声藿泣草木皆兵,手指发抖,颤抖得不问青红皂白,不预先警告或喝问,就开枪打击呢?如果因这一心理素质不行,那根本就不该选择当警察;如果既想当警察的荣耀甚至特权、油水,又不具备不怕死的天性与临危不惧、不自乱阵脚的素质,甚至不想担负警察作为人民的公共警卫员的英勇献身精神、为保护人民敢于赴汤蹈火的果敢,那,就不该选择当警察,特别是当世界最高风险(因人人可持枪)的美国警察!恐怕只能去那些等级专制国家当警官了,在那里,警察主要或首先不是、不需要有当人民公共警卫员的勇敢与献身精神,只是名副其实的警官——主要管理、管束广大平民百姓,才能不仅对普通百姓的凶险场所望而却步、退避三舍(如某国一本来警备森严的大火车站竟然发生三五位青少年只是手持短刀,就如入无人之境,长时间大肆杀死杀伤一百多位无辜平民旅客,包括唯一一位英勇直面阻止、抵抗暴徒的保安,可“喜”的是,在场的多位警官无一受伤,更无牺牲的),甚至只是面对大狗咬人时,平时荷枪实弹、八面威风的警官们都可以不冲上去救助,还可以“以免打死了大官家的宠犬”而不开枪击狗,只需要如同平民在旁边吆喝,眼睁睁的看着恶狗活活咬死他人—

  • 从政治上分析,是否梁警官被判刑就是或就有种族歧视的问题。

即使法律分析他构成犯罪,我深深理解大家作为同胞也希望他能获得侥幸,不被判刑!当对比不少白人警察枪杀、勒死非裔等都无罪开释或免诉处理时,我们华人自然难免愤愤不平;特别是一想到今日华人的祖国已非常强大,强大到几乎成为世界第一超级大国了,无疑如同坚强的后盾,华人们就热血沸腾,容易冲动,凡事都要与世界第一级(民族、种族、人物等)相提并论。对此,笔者实在无暇深究各案的具体细节(连本案案情,也仅有时间看过这一个版本),但念,即使是那些白人警察最终无罪开释有错(也应该有更多的白人警察被追究罪责吧),是基于白人高贵论而做出的不公正处理,也不能就引证为华人警官犯罪了,也得判决无罪哪怕只过于减轻的理由!正如我们华人不同以祖国还有不少贪官逍遥法外或海外,有金无险,就要求自己也享有同等的待遇——无论是身居美国西方还是回国工作生活。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大道理,不必老生常谈,但法制的原则就是,只要对本案没错,就不能把他案的不公正处理作为本案也要求同等不公正处理的理由。何况,几乎每一单白人警察涉嫌犯罪却无罪开释的事件,要么具体案情不一样,要么都导致白人主导的社会更大的、无数倍的损失与灾难!难道华人也希望我们社会社区也导致同样后果?

政治与法律的问题都应该处理好,而且,法律的问题往往源于政治问题,但是,首先还是必须分别处理,只有政治问题确实、并充分影响到本案,与本案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时,才能一并追究。不然,社会都无标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最基本原则就无从谈起,被害人及其家属的悲惨冤屈、底层种族、平民的权益更无法保障。我们理当反对白人或官员的特权,但决不能以自己争取特权来作为斗争与运动的目标!而只能在理性、公正面对本案的同时,对所有的政治问题,特别是基本的根源的政治问题条分缕析,除恶务尽!那么,应该如何做才能既专业,又公道呢?

  • 从策略上分析。

两步棋同时走,但都采取不同对策。

对于本案庭审或上诉时,被告人梁警官及其律师应该善于如下辩护:

1、当他听到7楼的楼梯间有响声,只是朝8楼到7楼的楼梯转弯处开枪,即,向被害人的相反方向射击,只是想威慑对方,如同警察向天鸣枪警告一样,那么,被害人却被反弹中枪,就如同向天空鸣枪时,不小心撞鬼式的击中了飞机或飞翔者,如朝鲜吹嘘的金日成用枪击落了美国军机,自然只能是意外事故,或称紧急避险了,如此,才能只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民事赔偿自然该用人单位警察局买单。

2、当他看到倒地的被害人时,他又不确定被害人所中弹就是自己开的枪,毕竟从八楼射出的子弹是无法再拐几个弯,飞到5楼击中他人的,除非这美国的子弹都升级了导弹!如此,他被指控“见死不救”的渎职罪也基本能化解,至少大大减轻,因为,只要不是自己导致的他人伤害,即使是警官也可以不对伤者轻易进行现场施救动作,以免导致更大的伤害。

对于后天要发动社会游行,笔者决非不敢游行示威之鼠辈,2012年笔者第一次来美国自由行时,就有感于伊利湖畔的克利夫兰市华人社区治安险恶,常遭非裔侵犯,而白人警察总是借口推诿,以致几十年来恶性循环,几万华人中竟无一出头呼吁的,我俩过客却挺身而出,义不容辞,在当地伊利华报(以化名余大军)发表【呼吁书】等,据理号召华人在国庆节时到市中心游行示威,一呼百应!迫使市议会派议员带警察局长等主动与我们华人“议和”,作出了多项承诺,使当地治安得以好转。其后,我又写了【答谢寄语】,勉励大家再接再厉,巩固发挥,使克利夫兰成为全美全世界的全民主幸福样板!可惜,我俩又匆匆回国了(请参见本网站第5栏目的那二篇报刊文章的具体措施)—-故,对此次游行示威,我建议,既然游行是政治范畴,就应该有政治的高度,而不能越俎代庖,指望代替刑事辩护或上诉,美国西方的司法独立与陪审团定罪的诉讼民主制已是当代世界相对最完善健全的制度了(因为,全体陪审员是临时抽签确定,首先,就避免了被被告人及其律师收买之嫌;而且,陪审员只是针对犯罪事实与良知进行判断,而非法律的定性与量刑,没有涉及不熟悉的法理,当然是最合理的!相反,如果象其它国家任由专职法官单独裁决,才会有失公道,难免大搞权钱交易,法官越精通法律,往往会更加更容易徇私枉法,出入人罪!),故,广大华人要善于借题发挥,而不限于就事论事,既促成本案量刑最低,甚至结合如上述辩护胜诉而无罪,更抓住根本问题——时时涌现的种族歧视问题,及其体制的根源问题,使美国主流社会不至于以为我们华人法律水平不专业,又有失厚道,甚至觉得我们来自中国体制社会的人民只习惯性迷信请愿求助政府——白宫美国(行政)政府,而更不懂得与尊重美国西方的三权分立、联邦制及地方自治、司法独立与诉讼民主,既要充分体现我们的专业水准与高超方法,更展示我们不仅是为了华人,也不只是为了美国社会的其它少数族裔,而是为了包括白人在内的全体美国人民,甚至是为了全人类最美好体制、最幸福的生活!使美国真正美好!

种族歧视根源于社会体制——土地私有制,只有土地私有制一天占据美国西方社会的基础,种族歧视就决不能因早已废除种族隔离法律、要求社会实行各种族平等对待等,就能成就的,只要当今社会仍然充斥着土地私有制决定的等级、封闭、移民的先天与后天不足、政府无能而迁就等(相关理论详见本网其它论文或篇章),种族歧视就会在不同的方面、地方以无尽无穷的方式、事件反映出来。其因果逻辑关系在于:土地私有制确保先占先得,而土地是有限的,好的土地更有限,人口则是相对无限的,至少是想依据好的国家、好的土地地方的人口是无限的;这就势必导致:地主阶级不可能让众多移民、后生们与其共享或分割其土地;毕竟,无论所谓的经济如何发展,产品如何丰富多彩,唯有土地是人们的立命之本,经济的立足之地!占据土地,就可以任凭经济物价上涨,而水涨船高,稳如泰山;更可以把众多移民视为所谓自由的奴隶而非林肯总统废除不自由的奴隶,或被赚钱的对象,即,确保事实上的等级制——美国西方法律早已不直接规定等级制,但通过对土地私有制的确保,来釜底抽薪的使广大无地无好地的平民处于低级中。而不同等级之间的歧视就是必然的自然的,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只不过因美国西方首先是、主要是白人占据,以致这种等级歧视就被直观的定义为种族歧视。而即使是在同一种族中,因不同等级人群之间的歧视也大量存在;同时,在达官贵人阶层里更不乏不同种族者,如奥巴马就连任了总统。可见,与其说是种族歧视,不如说是等级歧视。

在美国,就因白人占据美国大地后,以主人自居,对后来移居或被迫过来的外国民族、其他种族采取不同的政策,法律上或事实上作为低级或被利用者对待。尽管直接的赤裸裸的种族歧视法律已被废除,甚至社会还因黑人敢于斗争而处处小心谨慎,似乎生怕给人以种族歧视的口实。但事实上,在土地私有制决定下,西方社会连白人中都是纵横交错的等级制,又怎能不在天生天赋都似乎低等不同的其他种族采取等级对待呢?西方尽管一直对外开放,接纳外国移民等,这只是相比于那些王族或独裁专制国家好些,西方的移民政策从根基上就不是为了全世界各国各民族有权平等、自由的融合、迁移到西方大地生活、工作,只是为了满足西方社会人口、经济的不足、及敌视他国的政治制度。故,投资移民,是其热点。但,靠投资金钱决不能轻易购买完全的平等权利,不然,西方就担心那些敌对势力都会借钱来颠覆西方了;人口,除了技术移民以帮助西方创造更高的生产力经济外,也得靠众多的劳力来弥补西方社会主流白人人口必然不断减少的压力。对此,西方国家本来不甘愿移民非技术的外国人,只是无奈本国白人因体制桎梏而人口减少,不得不补充;对难民的接纳,就不仅是人口数量需要的问题,主要是政治目的,即,难民都是其祖国因发生激烈的革命战争等的结果,如果拒绝难民,就使他国国内暴力革命难以起义,人民有后顾之忧;而所谓对“宗教、政治异己、甚至中国的计划生育”等政治避难的移民政策,显然就是从社会道德到国家体制上对外国的间接颠覆,促成各国都变成西方的最愚蠢模式——土地私有制与远非民主(人民有权直接作主决定事务)的虚假民主,终将导致大自然环境毁灭或人类的自然绝迹(参见本网另外几篇专论【美国西方还能撑多久——从同性恋合法化说起】【日本、韩国等迟婚、单身的趋势——土地私有制终将断子绝孙】【人类最愚蠢的制度——土地私有制】等),或如美国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墨西哥大学去年共同研究的结论:再过一百年左右,人类将在地球第六次物种大灭绝中首当其冲。

对此根源问题要如何才能全面、彻底、高尚、且轻松化解,使各民族真正大融合,使各种族连天生的差别也可以选择性减少,各有所长,同性都有众多友谊(而非同性恋),异性都有无数爱情(绝非性交易),天天都是情人节,到处都是自己有权作主的家园,幸福亿万倍,长寿千百倍—–请见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www.alldemocracybigfamily.com

Comments 30

  1. insurance to export a car from uk

    Thank you for making the honest strive to explain this. I think very strong approximately it and would like to be told more. If it’s OK, as you attain extra intensive knowledge, could you mind adding more posts very similar to this one with additional information? It could be extremely helpful and useful for me and my colleagues.

  2. http://mesika.us/disability-insurance-on-auto-loan.html

    I own two triathlon tops both from last season, I didn't see them on the website. My favorite thing about them is that they are LONG. Tall Mom and I both understand the importance of long tops and bottoms to properly fit our tall limbs.I also have to say I love all their colors. Not only do their products come in PINK (my signature color) but also in a nice shade of blue and a pretty green.

  3. citizens auto insurance sterling heights mi

    The image on the Paris biog was also used in the UK Penguin 20th Century Classic edition (the series that took the place of Modern Classics from 1992-1999) of F Scott Fitzgerald’s Bernice Bobs Her Hair. See – not a very high res image I’m afraid, but the only one I could find.

  4. insurance car

    Información Bitacoras.com…Valora en Bitacoras.com: En estos días he encontrado informaciones muy interesantes sobre empresas y agencias de viajes receptivas que centran todo su trabajo en ofrecer servicios turísticos 100% responsables en sus respectivos países. Entre ellas es…..

  5. cheap life insurance over 50

    Un saggio ha detto che in realtà l’essere umano teme il sesso perchè non lo conosce . Io credo che sia vero . Tutti ne parlano ma pochi lo conoscono veramente a fondo . Solo la forza dei sentimenti e del coinvolgimento possono aiutare a superare certi ostacoli . E non sono cose semplici che l’ istinto risolve da solo ….

  6. http://onlinefootballgames.org/drivers-license-arkansas.html

    Actually, I wasn’t thinking much about the earnest labors of Karl and Fred, but a long history of organizing, striking, fighting, getting assassinated, and so on. Wouldn’t say they were on balance respectable, but they did many things that were quite respectable, and represented a real interest in the German political landscape. Before then, the Allied forces found them and their masters respectable enough to fight with. It shouldn’t be any harder to admit that the Kommis had a real constituency than to admit that the Nazis were also quite popular for an extended period.

  7. einsurance medical insurance

    Just finding out who her cultural influences are and what kind of enviroment they create for her would probably roll up the entire left half of the political establishment.Otherwise she is just another ghetto rat 90IQ and all and not even worth wasting hospital care upon.

  8. http://prestamosrapidosonline.top/calculo-de-cuotas-obrero-patronales-2014-excel.html

    Shootin' Buddy,If your receptionist is clad in anything other than a tennis skirt and sleeveless top right this very moment, you can just put a sock in it.Fucking "burkhas"? Reductio ad absurdum, much? You don't see any happy medium between chadors in Khuzestan and shoe models at The Kitty Kat Club?But that's cool. If you want to keep half the voting population uninterested in the Second Amendment, you just tell Cletus to keep hanging his Snap-On Tool calendars in the gun store showroom.

  9. Keydren

    Szia Zsuzsi!Mire társuljak? Az ötleteid megvalósítására?:) Hm, az nálam nehezen menne, mert mániákus változtató vagyok. Eddig szinte soha nem csináltam meg semmit pont úgy, ahogy le volt ízen:)))))Srvreacsére én most életem olyan időszakát élem, amikor több időm van, mint a kortársaimnak, úgyhogy muszáj belehúzni:)))))))

  10. Pingback: 真理广场与焦点透视Truth square and focus perspective | Big Democracy Fami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