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911的倒来】白人岂能一直白活? ——评611恐怖凶杀案是否印证川普政策的正确?

6月11日,611类似911的“倒”来,在奥兰多,这个以世界第一个迪斯尼著称的美国最火热的旅游小城,在西方最流行的娱(愚)乐消遣的酒吧,在同性恋者最聚集的时间与地点,再次发生恐怖袭击事件:50人丧命血海,还有53人受伤;绝大多数都是年青的白人,这些可怜的白人本来大都因爱情幻灭而堕入所谓同性恋的漩涡,精神上已如白活了,如今,却遭到天外横祸,短暂的生命也彻底白活了!而恐怖分子居然又是一个、只是一个出生、成长在美国的来自阿富汗的伊斯兰教穆斯林青年。

与历次遭到恐怖浩劫后一样,美国人民举国上下只会悲痛默哀,并主要声讨恐怖分子;总统主要深表震惊与谴责,再就是动用行政权力,要求举国甚至遍布世界各国的美国机构降旗哀悼。这些当然不是作秀,但主要恰恰是恐怖分子所希望欣赏的结果:一则产生了最大的恐怖威慑效应,二则,这些民间与官方的言行都对彻底防范、消除恐怖几乎毫无作用,甚至多为麻木的苦笑。而左右美国社会全部至少是相关问题的大资本家、步枪协会等,本来最该表态,却基本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或者说不敢吱声,唯有几位总统候选人最积极声张,主要是力图利用这血腥的悲剧为自己激烈的竞选润色。

从表面上讲,此次恐怖袭击对民主党希拉里是很不利的事件,因为民主党讲究的是对穆斯林的宽容和一如既往的接纳,以致并非高智商的希拉里反应得非常苍白软弱,如同无病呻咛,或空洞反思;还不如另一位民主党候选人桑得纳的要求控枪有那么点针对性,倒是共和党的川普似乎能够起死回生,使自己一直高调要求限制,甚至禁止伊斯兰教民族移民美国的主张,从颇遭国民反对而风向逆转,得到反证。

那么,本文也就不再如前几篇文章直接反驳川普,而是顺着川普的主张来逻辑演绎。

1、如果依川普的主张,禁止伊斯兰教者移民到美国,虽然可以大致排除国外的伊斯兰教者进入美国本地搞恐怖,然而,本案的恐怖分子却是在美国本土出生、成长的。那么,依川普的政策逻辑,就还得清除已在美国本土的伊斯兰教者。如此——

2、一则得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二则违背了美国立国之本、西方标榜的人类普世价值:罪及本人,不得伤及无辜;三则,若是那些决心要对美国西方实施恐怖的伊斯兰教者当然会将计就计,假意宣布脱离伊斯兰教,甚至昄依基督教等,对此,某国人最拿手,个个象演员,为了利益包括绿卡等,这些从小到大的无神论者对各种宗教,说信就信,还能赌咒发誓,绘声绘色,弄得本来自己就对所谓基督教圣经也是有口无心的白人移民官员都云天雾地,难辨真假,而深信不疑了,甚至内心还对他们钦佩有加:瞧瞧,还是该国人虔诚,对圣经背得如此滚瓜烂熟,入理动情—–尽管这类人一旦如此获得绿卡,就立即把圣经抛之脑后,尽管还会时不时走马教会,但并非为了象“念经”的精神需要,而是为了教会免费发放的食品等物质需求,故,他们还比白人信徒更显积极,常常不止是上一个固定的教堂,而是多多益善。须知,该国人中也有不少伊斯兰教者(如边疆的某些少数民族、遍布该国各地、外表与主要民族完全同化的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等),中东人也属于亚裔,同样生活在更典型的霸权专制社会,那种翻云覆雨、说变就变的功夫也就不相上下,大都会本能铸就或互相传染。相反,那些虔诚的伊斯兰教信徒因坚信伊斯兰教义没有恐怖的说教,更多的是教人为善、科学合理等主张(如不吃猪肉,不养狗,反对同性恋,禁止性交易,不吸烟喝酒,不嫖不赌等),会坚定其信仰,甚至宁死不屈。以致——

3、美国驱逐本国的伊斯兰教者,就反而会制造出更多的恐怖分子——“真理”的捍卫者、真主的牺牲者,如同逼上梁山,把许多本来反对恐怖活动的良民推到恐怖分子队伍中。如此,在美国驱逐他们的过程中就势必引发众多恐怖袭击。即使美国以数倍人民流血牺牲的代价,勉强达到了所谓国内无伊斯兰教恐怖分子的环境,但是——

4、整个美国人民都被伊斯兰教者视为敌人了,这似乎也是国际法中的所谓对等原则,只要美国人走出国境,就人人置身于恐怖分子的天罗地网中。须知,伊斯兰教一直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穆斯林以游牧民族为主,喜好四处游荡、迁移的天性早已使他们几乎遍布世界各国各地。尽管其女性大多还保留戴头巾甚至面纱的传统而便于识别,但广大男性大都入乡随俗,穿着打扮、言谈举止等难以辨别,长相还与白人、拉丁美洲族裔颇为相似,如同兄弟。如此“手足之情”下,下手实施恐怖就如举手之劳。除非——

5、美国人都甘当缩头乌龟,不敢出国了。显然,这是对骄傲的美国公民莫大的侮辱与倒退!美国的立国之魂就是所谓自由,那首西方名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就道出,若是为了自由的满世界旅游,哪怕处处恐怖,时时风险,白人们恐怕也要潇洒走N回,除非是没钱。

6、即使是没多少钱,白人也多喜欢穷游白游,否则,如同白活;即使是有钱的富豪出游时能够开专机,带保镖,驾防弹车等,但也防不胜防:一则,出游外国的目的,当然不只是为了自然风光,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其美女之间。恰恰是伊斯兰教世界,因“天时地利人和”等多种因素而盛产美女,但其教义、政策等使其女性都极度排外。难得的美女也会亲近您,那就是要陪您走到天荒地老——人肉炸弹的同归于尽。

7、如此,如果美国人既要自由的旅游迁居世界各国,又要避免成为外国伊斯兰教恐怖分子的活靶子,恐怕只有要求各国都响应川普一样的号召:也禁止、排斥伊斯兰教人民。先不论是否做得到,只分析各国能否听从或跟随美国的步伐?

显然,即使美国始终保持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的实力,也远不足以使各国响应,连其欧洲盟国,甚至所谓有特殊关系的英国,都总是若即若离,貌合神异,何况是广大其它国家,都会利益权衡,而美国不可能有钱能使鬼推磨,收买到各国政府如此运作。何况,美国联邦政府早已是负债执政;更何况,即使美国出得起足够的钱,他国也未必肯买账,人穷志不穷的国家不在少数。

因而,最经济的,也是唯一的途径,就是统一世界,为实行真正属于人类的社会打下基础!如此,各地方(已非各国了)政府才必须听从世界共同政府的统一法令。那么,就要进一步分析美国川普的这种政策是否合理?即,要分析以中东为代表的伊斯兰教国家及其人民是否一无是处,或者不可救药?

8、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即使您把伊斯兰教的女性都一视同仁的当做恐怖分子来敬而远之,“好男不与恶女”,或者保持狐狸吃葡萄的心理,或者干脆来个中国的阿Q精神;即使您基于世界被强制划分的各国地理等级制,对大多数伊斯兰教国家因地理环境恶劣,远不及美国西方的天时地利、得天独厚,而对伊斯兰国家嗤之以鼻,甚至还鄙夷其国王家族霸权专制等,但是,恰恰是其独裁霸权专制与西方的土地及经济私有制交流,却出人意料的、合符逻辑的衍化出对霸权专制国家一边倒的源源不断的下流经济,使西方与东方相比迅速的此消彼长,使大多霸权专制国家无论小国大国,都加速度的后来居上,对美国西方越超越远。使不少西方人恍若隔世,自愧不如,甚至钦佩不已,感叹“其实,美国才是第三世界,他们才是第一世界”。中国因善于宣传自已,早已为世人瞩目,中东诸国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等、仅仅一百多万人口的半岛小国卡塔尔、科威特等在最近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无论是发展的速度与高度更是世界第一,且遥遥领先,仅仅二十年功夫,迪拜就硬是在地球上自然环境最恶劣、最不适宜人类居住的热带沙漠中,建造出两个更高雅、精美的曼哈顿!并树立了世界建筑模范的最高奖——迪拜奖,获得举世公认。

耳闻目睹(通过照片)这众多凝聚着当代世界综合科技、人工美、人类改天换地奇迹的好去处,美国人主要是白人们若是从此不敢去看,岂不更是白活?!更导致白人及美国的封闭保守、孤陋寡闻、落后偏执。尽管这类国家经济建设的成就始终不能佐证其政治体制的优越性,更不能自发促进其政治走向真正的民主人道,但是,它至少应该促进美国西方猛醒!反思西方体制致命性的根本缺陷——在于土地私有制!(详见我著作【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三篇及其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 http://alldemocracybigfamily.com之第1、2栏目)而且,更迫切的证明,所谓伊斯兰教者热衷对西方外国搞恐怖活动,其原因远非西方主流所分析的那样愚昧与凶恶,而也是基于其“三大自信”:经济成就的自信,教义先进(理论)的自信,制度的自信。

美国西方在经济建设已不断落后,在教义及社会精神面貌上更充斥邪恶,即使在政治制度上也远不是真正民主制,还根本不想实行民主制(美国国父们制宪的初衷就是反民主与反独裁并重),搞的多党竞选、三权分立、地方自治等因缺乏直接民主制的基础,就注定更多反动,至少决不等于民主制。因而,美国西方还软硬兼施、见缝插针的要移植其政治、经济、文化“精髓”到伊斯兰国家,要导致其合符逻辑的亡国甚至灭种(广大女性被开放下,不断流失到西方,或者被大资本家悉数包养),怎能不遭到其激进分子的拼死反击?!故——

9、当西方各国死守反自然、反规律的分裂全球、成立各个封建国家,坚守人类最大的不平等、不合理——地理等级制时,却指责包括伊斯兰教国家在内的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封闭,要求各国也只如西方的所谓开放,岂能公平、平等?!要实行真正合理的平等的开放,就唯有率先废除本国的边界,带领各国实行世界统一!如此,各国各民族人民才会真正感激美国,热爱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建设,类似轰炸纽约双子塔等的恐怖不复存在,因为恐怖分子不会破坏自己国家的建设,因为在这地球上他们也再无另外的国家可退守。

至于说,他们还会仇杀白人等,其实,更不难化解,只要美国实行真正的民主制——直接民主制加经济民主制,最好还加上使人类能升华为天使的道德民主制,也一定会自然而然消除美国西方一切愚昧反动、呕心至极的腐朽邪恶现象(土地私有制——导致私营经济横斥、政府无能、贫富悬殊等——导致分散居住、必然孤独、寂寞、无爱——导致养狗:低级、野蛮、愚昧、甚至乱伦,无聊、酗酒吸烟、吸毒——导致治安恶化,人人危机四伏而不得不持枪——导致人人为敌,更加缺乏爱情——导致有钱才有一切的最恶性表演:性交易——导致广大平民男性一生无爱情而不得不衍化出反人性的同性恋等)(详见我著作【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三篇及其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 http://alldemocracybigfamily.com之第1、2、3栏目),而非假冒民主制之挂羊头卖狗肉,沽名钓誉,反而玷污了民主制的最美好名称,使世人特别是伊斯兰教人民(包括不少中国人民)误以为民主制还不及其独裁专制,正本清源,从而真正热爱、追随美国那最美好的制度,就会皆大欢喜了——

一则,广大穆斯林不再内心鄙视白人,不再认为白人在许多方面如同性恋、性交易、乱伦、酗酒、吸烟特别是吸毒、持枪等,简直是白白为人,白活了!而是敬佩白人不愧为人类进化上较先进者,尽管其联想能力不及黄种人,甚至黑人;二则,只有直接民主制才能使各民族种族的固有隔阂自然消失,真正不断达成各民族种族的融合,很快形成同一的地球民族。因为,人类被划分为所谓的各民族,完全是反自然、反人类、反文明的:自然要求一切生物只是依循自然,遵守自然规律,而非不合规律的人为规矩;人类作为高等动物的本性,不仅要具有低级动物之间的平等,更要有人与人之间的顺利互动博爱,这就要求尽量多的相同规矩,而非相反;文明要求全民共同参与文化,凝结尽量多的共同文化,统一文字,使大家方便交流、学习、享受,从而共同提高。而民族的划分常常以地域为源、为限,违背了大自然统一不可分的规律,不同民族的不同信仰势必或多或少的背离自然平衡总规律及各种自然规律;而各民族画地为牢,各自为政的封闭下,是不可能求得真正的文明、最大的文明。因而,要淡化乃至消除民族的隔阂,走向各民族的充分融合,是人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遵循自然规律的客观要求。

但是,如果只是依民族大小、强弱,来适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难以和谐、服众,即使由各民族首领等共同表决,也难免不合民意,唯一的方式举行就是不分民族的全民公决:取长补短,去粗取精,共同提升,综合世界千百个民族的优势,舍去各自的弊端,并以集体智慧提炼出更高的创新规范,必然使共同的民族——全人类带来质的飞跃!使每个民族之人民在文明的程度、文化的丰富、博爱的获得、幸福的增加、寿命的延长等都能获得千百倍甚至千万倍的提升!公道自在人心,正如自然法则、人类社会的一切规则,都是取多舍少,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制就是最高甚或唯一标准;而且,允许人人在时时、处处、事事重新公决,就不存在少数派永远是少数的问题,除非是其自恃清高的自愿选择。

10、相反,如果一味坚持各国的封闭,并因噎废食,就搞闭关锁国,自恃所谓希特勒式白人血统高贵、聪明论,自以为是的就能重振白人国家的雄风,仍然成为世界先进,早已今非昔比了:一则,人多智慧才多,每个人都各有千秋,只有最大限度的共同协商,充分交流,才能汇成最大的智慧,也才是最公平的。昔日,英国欧美尽管趁着外国都处于霸权封闭状态,维持着原始奴隶社会的原地踏步,而能异军独起,称雄世界,但终归是非常偏颇,甚至反动多于正动。后来,当其它国家大都陆续对外开放时,基于经济私营的本性与霸权统治的特性天然的一拍即合,而势必出现经济一边倒(详见我著作【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第三篇及其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 http://alldemocracybigfamily.com之第1、2栏目)。尽管现在西方各国也情急之下,使出各种花招,来挽回秃势,也至多只能保持在世界经济如水平地的程度,不可能再一枝独秀,傲视全球,除非是靠严格封闭的军事科技,及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而军事本身就是最反人类的罪恶,靠对自然资源的独占也是地地道道的封建割据的等级制,是根本违背平等竞争的,理当为西方自己的所谓普世价值、立身之本、白人的自尊所唾弃。

最后,别忘了,还有许多美国白人自发实施各种恐怖活动,大都与伊斯兰教无关,纯粹是基于对美国的种种弊端严重不满,又无可奈何,唯有以恐怖来发泄,来证明自己白人一生没有“白活”。对此,川普及其他总统候选人乃至所有政客、甚至西方人民都几乎无计可施,只能祈祷上帝,祈求自己不是那“躺着都中枪的不幸者”,或者指望恐怖分子都使用的是某国便宜货,一开枪就卡壳,等他老羞成怒的对着枪管又骂又拍时,子弹终于应声而出——显然,彻底的化解方案就只能是如笔者上一篇文章【岂非儿戏:;离谱的川普,白痴的白人——再论美国总统候选人川普的政策】第三段关于如何彻底化解恐怖的方法,实行全民主制,那时的社会或许也会人人有权持枪,但射出的子弹只会是香脆脆的软如棉花糖的花生米,以致人人都敢于挺身(张口)而出,如黄继光争着勇堵枪眼,喝了(“子弹”)也白喝—–(各相关理论请详见我著作【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上下册126万字及其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 http://alldemocracybigfamily.com之第1、2、3、4、5栏目)

Comments 60

  1. patricia cisneros farmers insurance

    HeiFantastisk uteplass..mÃ¥ bare spørre hvor dere har kjøpt sofaen ute ? akkurat slik en jeg ønsker meg – men har ikke følt at vi har hatt brukt for den de 2 siste Ã¥rene, men muligens jeg burde være klar likevel – til neste sommer :)Vi bor sÃ¥ forblÃ¥st og har ikke en sÃ¥ skjermet terrasse som dere…elsker bloggen din…mÃ¥ titte innom hver dag :)Klem fra Anne – sørvestlandet

  2. can i insure my car out of state

    you were out none of the policy stuff matters, no matter how good it is. All you could be was a voice, so what was your voice going to say?I recall "we'll be a voice for the poor", but what will that do? Please phrase your answer as a soundbite, something that can pass through people's heads on the second it takes to make that tic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