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社会为何会自然排除多党制

多党制,就是指一个社会的法律规定允许公民自由成立无数政党,专门从事政府竞选,以便本党执政。它流行于西方及类似西方体制的东方社会如台湾,一直以来被视为民主制必不可少的基础,以致连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也不敢完全取缔历史留存的其它党派,并都冠以“民主党派”的称号,反而被西方攻击为假民主的点缀。但是,当我们抛开传统的思维,完全依据科学,深刻准确推理民主制,就发现:
1、政党,当然就是专门从事政治活动的社团;政治活动,都是依据相应的社会科学,但真正的社会科学都得有自然科学作依据,否则,就不可能科学,而自然科学是统一的,故,凡是依据自然科学的社会理论,在任何一个具体问题上就不会多元。就如政治,政=正+文,必须正确、公正,只能以文明的和平的方式获得,而非靠霸权暴政;依自然平衡规律与人类天性,大自然一切都是相辅相成,互动连动的,因而,要获得各处直至整体的正动,而非反动,就唯有让分布在大自然各处的每个人有权提出任何议案,尽管每人的提议都会是自私的,但当人人的自私相加后,就是天下为公了,即,每个人只有提议权,然后由代表人民的政府裁决,但全民可行使最终公决权。故,既不能实现土地私有制及私营经济的独裁权排他权,也不能仅凭领导个人或少数人包办全民事务,否则,必然客观上不正确,主观上也不可能公正,关键是无法获得众人的智慧与高效体力,因为,只要是有意识的动物,特别是有精神智慧的人,只有从事自己直接表决或至少知道自己还享有最终表决权的事务,才会尽情发挥,以一当十,以百当万,群策群力,众志成城,不然,只能强制到民众的体力,得不到他们的半点脑力,当然就没有创新创造能力,相反,他们的脑力智慧只会发泄于反面;而且,即使是体力,一味强制或被动下的体力,也是远远不及主动体力的效率与效益;即使采取承包责任制、计件工资等,但在金钱只是一次性给付的投机性下,必然连要求的质量也打折,何况,也难保证每个人同等的质量,就更难获得整体效果。
当然,一旦达成了正确的决策,就可以依全民授权强制治理,而不能还畏首畏尾,如土地私有制社会如西方台湾政府常常害怕少数民意,而使执政打折,导致违背大多数民意,失去公平。因为,民主的正义就是少数服从多数,少数人有意见的,只能同样寻求到全民公决的多数赞同才有效,否则,就得无条件服从,不然,就是强奸公意。即,治:主要就是政府治理,就是整治,整,既是立足于整体,及时、完全、准确的执行。而且,民主,顾名思义,就是全民直接作主,绝非始终只能由各个政党包办主权,换汤不换药,即,所谓的间接民主制决不是真正的民主制;作主,当然主要是决定事务而非人选,即,人民只需要能够随时随地对任何事务直接决策,就行了,就完全可以无需多个政党整天或经常竞选,使执政党穷于应付众多不需要应付的攻击,而难以专心致志服务全民,就如主人聘用保姆,只要该保姆做得好,就巴不得她终身做下去,如同一家人,决不会搞定期竞选或任期限制,只有这个执政党的主义最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及自然科学与人类本性。相反——
2、如果存在多党,各党固守本党不同的宗旨,明知他党主义是真理,也本能拒绝,以免显得本党多余,就不只是为反对而反对,更是为了颠覆真理而强词夺理,在野时会混淆视听,甚至颠倒黑白;执政后必然另搞一套,不惜否定科学。
3、依法理,政党不得经商,以免执政后以权谋私,当然对,但当其大部分时间在野时,就无所事事,只能一门心思反对执政党,显示其存在的价值,但往往是真正的“反对=反对的而非反错的”,陷入两难境地,不惜反动。
4、多党存在,相互竞争,各自想方设法拉拢一帮群众,势必撕裂了社会全民,使本来应如同一家人的全民彼此对立,难以和谐,不能互为亲人,很难凝聚多数的共识,不符合民主制运行的规律:少数服从多数,这个多数应该是过全体半数的多数,决非相对的多数,实际上的少数,否则,就会堕落成事实上的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霸权独裁制,最多只是在不同的少数集团中轮流坐庄而已。
5、多党竞选,还妨碍了全民直接民主的实现。民主,只能是全民在首先服从政府依法管理的同时,有最终的直接作主权,人人可以直接对社会事务乃至一切事务提议,并公决,而非致力于当官执政,因为当官执政的目的也是为了社会事务,人民当然无需、也无兴趣于舍本逐末,舍直接求间接。而多党存在,成天在各处哗众取宠,对执政党无事生非,为钱财甚至招摇撞骗,让人民只是仰望于党派,党派也以人民乃至全民代表自居,党棍以职业政治家自居,似乎自高一等,蔑视群众,不想给人民主权,即使执政,也是尽量包办主权,使真正的民主制一直不能实现。西方几百年来一直维持所谓的间接民主或台湾瑞士等允许乃至盛行事实上的少数人决策这假民主的政治现实就足以佐证,而且,还导致前苏联等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不敢完全按照共产主义本身应有的内涵予以科学的逻辑推断,从而实现经济民主、直接民主,似乎要实现民主制,就得先或同时允许多党竞选,那不仅会致使共产党的执政旁落,还会导致社会陷入莫衷一是的混乱,特别是一旦重回土地私有制那反自然、反科学、反人类、实质上反民主的邪恶深渊,使人民更加遭殃,几乎无法再合法改变。
只要实行直接民主制,足以自发排除多党竞选,因为,成立不同的政党,无非就是为了在选举中竞选官位,而当官执政无非就是要把自己的政策获得民众的认可、遵循,但在直接民主制下,任何人的任何政策建议都可以顺利的方便的提交政府或全民公决,就无需非得自己直接当官执政后才行,而且,有建议马上提交,比先竞选再推行,快得多,关键是,公民提议是在与民众平等基础上,靠以理服人,而若是待自己特别是本党执政后,凭政权来推广,才势必给人以强权强制的感觉,甚至难免以权谋私的联想,及如果不以权谋私,那你们当初竞选时花费的代价如何才能得到补偿,何况,还理当赚钱啊?!故,由公民直接决议比竞选执政后再决策更公道、服人心与具有最大的权威性。
6、多党的存在与盛行也根本不合民主的常态。在真正的民主制里,人人有
权当家作主,既然都是社会大家庭平等的主人,当然热爱社会如同自家,若加上实行道德民主制(道德评分取代金钱等),人人只会争当奉献大家庭的积极分子,没有人甘于成天只是对社会事务指手画脚,吹毛求疵,却既毫无理论建树,更无科技发明、艺术创作的天赋,又不屑于具体的劳动生产,实际上,这些多党成员如同寄生虫,专职募捐,依靠财主,常常沦为类似古代大户人家拳养的食客,又挑三拣四,无病呻吟,处处招人厌恶,其实,也浪费他们自己的一生,如同职业赌客,把一生押注在当官执政上,赌场上赌客的各种心态与丑态表演就是他们的现实写照。可见,该醒悟的更是他们自己。
结论,至于说,为何只能保留共产党一党执政?因为,世上尽管有无数真理,但是具体到不同领域,基本真理就是统一的,唯一的,不然,她就不能称为真理;如何衡量一种主义是否真理?关键是要从自然规律特别是自然平衡规律入手,加人类共性,共性也综合了各人个性,甚至包括与动物、生物的共性才得出的。故,其它只是涉及某个或某些方面的党就无必要,只会使民众觉得其偏私,而抽象的笼统名称的党则难免如同夸夸其谈,不切实际,加之——政党依法依理不能经营,又非学术单位,要么就是纯粹的投机取巧,甚至专门卖身求荣,甘当寄生虫,如台湾的几百个政党,所谓海外民运各自的政党,要么就必然欺骗民众,只为本党及其支持者的小团体、少数人的利益;关键是,共产主义意味着全民共有全部土地自然资源,是唯一符合自然平衡规律,而且,共有制本身就包含着直接民主制,至少是经济民主制,而经济又是人类社会生活的基本与主要方面。
既然世界上只有共产党本承的共产主义要求实行的是全部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否定土地私有制,就意味着人人都是全部大地的主人,当然必须有权对一切发生于或会影响土地的行为提议并表决,显然,任何国家的任何经济、社会事务都不可能脱离土地及其上空、依附的水域,就意味着人人有权对所有的社会事务直接作主,这也才是真正的民主——全民直接对事务作主,而非只是对人选作主。而且,共产主义的本义还要求对涉及土地大自然的经济,必须以全民共同生产经营为主,因为人人都是地球平等的主人,这是人天赋的连动物都享有的自然权,大自然属于每个人,而共同生产经营的唯一方式就只能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如此,才能实现天下为公,才能确保公平,才能能群策群力,焕发人类史上最伟大的力量,一家民主制企业就足以超越全球私营或国有官僚制企业的总和!因为私营企业的本质就是企业内部雇主与雇工的对立为主,外部就是企业与全体消费者、经济人、自由人等的对立为主,对立就导致力量的抵消,私营企业或地主在政府强权保护下的赢,就往往意味着人民的输!而转移矛盾的主要方法就是允许、放任私营企业对无权无知觉的大自然肆意宰割吞噬,那,还导致全民乃至天下苍生趋向彻底的输!故,实行土地全民共有制是自然平衡规律的客观要求,是全民的主观共识,是人人地位平等的基本要件,是人人享有最广阔自由的空间,更是普及民主制的需要,只要哪个党秉承这一主义,带领全民坚守这一立足之本及其逻辑规则,就无论是谁领导,无论他是否终身领导,都能时时处处事事获得全民的智慧、力量与支持,无需在执政党及政府与社会主人的全民之间还存在众多的政治中介“其它政党”(政治就是大众之事,无需中介),真正实现“得民心者得天下”!
本网站主持人:徐达辉 一早随笔于五大湖畔

Comments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