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火无情,制度有罪
——美国加州2018世纪大火原(燃)因直击

美国几乎年年都有大火灾,各地都有,加利福尼亚州一直独占鳌头,常常每年还不止一次大火,而且,总是印证“没有最大,只有更大”的火灾。火灾发生的频率之高似乎已使世人包括广大中国人见惯不惯,熟视无睹,或隔岸观火。
从2016年暑假,笔者一家历时近二个月,自驾环游美国中西部,在黄石公园看到不少森林因火灾的过去式而满目疮痍,在大峡谷、加州海岸公路又遭遇火灾时,就怒火中烧,此次更是怒发冲冠,忍无可忍,不得不奋笔疾书。因为,此次大火不仅是所谓美国四十年来最大的火灾,造成加州人财物的巨大损失,而且,导致对人类唯一地球上宝贵森林极大摧残,更对全球共同生命体中密不可分又始终环球循环的大气层是最大污染,对地球肺部、全世界人民的呼吸是极大伤害!我们无论是身处西方东方,无论是哪国公民,都直接或间接,或迟或早会被殃及池鱼,故,我们不能只是看热闹,甚至幸灾乐祸,而应该赋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真义:是普天之下,而非局限于一国之上,正如习总书记所提倡的“我们要兴建人类生命共同体”。
鉴于此次大火,更能洞若观火:如果是自然原因,我们应该携手相助;如果是制度桎梏,我们必须促其彻底改变!
1、从自然因素分析,加州自北向南,依次为温带海洋性气候、地中海式气候、亚热带湿润性气候,在落基山脉的西侧,终年雨水充沛,土壤肥沃,森林茂密,气候宜人,也因而聚集着美国最多的人口,吸引着世界各地英豪,那里本应是得天独厚的人间乐园。那么——
(1)、是否有森林,就难免有火灾?非也,除了人为原(燃)因,若是森林自燃,只能靠雷电,这一概率极低,而且,雷电既然会引发火灾,其后,更会带来降雨,常常是雷霆大雨,能够使天然火灾自生自灭,这也是自然平衡规律的使然。不然,在人类诞生前的自然界不早就被雷电大火烧个精光了?何况,在人类社会,即使在古代,对于雷电引发的森林火灾,人们都会自发的或政府组织下去积极灭火,不至于酿成大祸。
(2)、具体到加州,其北部的旧金山地区是温带海洋性气候,丰富的植被与一年四季的风调雨顺形成良性循环,植物很难干枯,雨水又能灭火,就较少火灾;加州中部南部洛杉矶等地区的地中海式气候,下半年气候虽然较干燥,但森林也不如上半年茂盛,也就并非茂密得随处易发“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壮烈。故,地球上属于地中海式气候的地区不少,特别是最典型的地中海沿岸多国,无论是森林茂密的南欧如法国东南部、意大利、西班牙东部、希腊、前南斯拉夫等,还是被美国西方斥责为专制独裁的北非各国,都鲜见大火灾的新闻,何况,大多数地中海沿岸国家还是平原、丘陵,很适合火灾蔓延的地形,为何祝融偏偏喜欢光顾美国加州西南沿海的狭长地带?何况,再进一步分析加州中南部的特性——
(3)、加州沿海高山挺拔,阻挡了主要来自太平洋的海风,使其东侧逐步变成准热带沙漠,植被很稀疏,就使即使发生了火灾,横向扩展时会受限。同时,太平洋的海风风向主要为东西向,最大的风力是把火灾向东吹得翻山越岭,冲向山脉东边的沙漠——不毛之发地的沙漠连火灾都望而却步。那为何此次火灾居然能够轻易改变主攻方向,而南北纵向向蔓延,攻城略地,如入无人之境,甚至直冲洛杉矶好莱坞大明星豪宅,好像大火也是追星族?不惜“焚心以火”(香港电影【古今大战秦俑情】主题歌)?或者,它们觉得好莱坞拍摄的至少有关火景的场面不够真实、壮观,它们要主动大显身手,提供最具震撼力的场景,而且是“免费的”?只可惜,当它们自费的毛遂自荐的赶来了,这些大腕明星、导演们却毫不领情,只是落荒而逃,让它们嘲笑其不过是“叶公好龙”,以致“假戏真做”,怒火中烧!真是路火加怒火,如中国公路上的“路怒族”,火上浇油!
可见,怪罪于大自然多森林的造化,是不科学的,无理的!不然,就可以让美国人至少加州人与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人民互换居住,在那广袤的沙漠地区,任凭白人如何折腾,也是不可能发生如此火灾的!故,美国人应该感激拥有这一大片神奇的土地,要山有山,要水有水,地下有矿,地上有景,得天独厚,是世界大多数人特别是祖祖辈辈艰难困守于沙漠荒原地区的人民梦寐以求之地。因此,美国人民唯有深刻反省,从人为因素找原因:
那么,我们就循序渐进,从火灾的规律演进解剖(起火原因、灭火、追责个人政府)
2、为何美国容易引发火灾?
在所有的生物中,几乎只有人类才会引发火灾,一方面是人类会基于某些个人目的,故意放火,这类火灾往往是恶性的大火灾;另一方面,人类已普遍基于习惯吃熟食,甚至喜欢室外野外烧烤而过失引发火灾:美式烧烤与西方其它国家似乎不大一样,西欧澳洲等国多设置公用的电炉,正常烧烤是不会引发火灾的,而美国各地的公园野外大多只有烧炭的炉子,烧烤时最好借助风力,而自然风力稍微过大,当然就极易使火炉里火星四溅,引燃周围植物的火灾。而烧烤时难免有浓烟滚滚,或是木炭本身或是烤肉散发的,烟熏得主人无暇他顾,何况,烤肉的香气,早已使食客们垂涎欲滴,哪里顾得上或看得见星火会燎燃;或者酒足饭饱后,都是醉醺醺的开车一溜烟走人,只留下可以死灰复燃的火种,如同埋下了大自然要报复这班嚆矢自然败家子的种子。
美国虽然治安很差,恐怖活动越打越多,但似乎还没有哪个恐怖分子采取纵火的方式来实施恐怖,可能是因传统恐怖分子主要来自中东,那里几乎都是寸草不生的沙漠,当地人应该从小都对植物非常珍惜,水贵过油,草贵过肉,即使要报复西方社会,也不忍心以大规模毁灭绿色森林的方式来进行;而本国公民若是要报复社会、他人,也无需采取纵火这一似乎间接的方式来发泄,完全会选择直接拿起长短武器来打开杀戒,如2015年枪杀酒吧同性恋聚会50多人(几乎都是白人),2017年在世界最大赌城拉斯维加斯扫射露天音乐会场的群众,在短短的10多分钟时间里杀死伤500多人,其罪恶远超过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单个日军的残暴记录!然而,美国西方社会对此极恶之徒,居然不嫉恶如仇,连对“凶手”“暴徒”贬义称呼早已不再使用,而代之以所谓文明的称谓:中性甚至骄傲的“枪手”!(私营的)新闻媒体从不采访报道那些无辜的被害人,包括这500多名无辜死难者身后数千名悲愤欲绝、痛不欲生、求助无门、无可奈何的亲属!似乎屈死者就是弱者,甚至还不如野生动物或恶犬的死亡待遇,就是西方社会崇尚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劣等人物,凶手暴徒才是强者,才值得渲染、猎奇、挖潜,还反而应该保命,不判处死刑,最多终身呆在监狱里“度假”,靠包括众多被害人家属在内的纳税人供奉。
允许私人持枪加废除死刑的逻辑后果就是逼迫人人要去杀人:要当强者,最有力最干脆的捷径就是拿起武器来逞强;要使他人成为弱者,最稳妥的方法就是杀死对方,一劳永逸的解决竞争对手;要保护自己及其亲人,无论是柔弱的妇女、年迈的老人,还是幼稚的少年儿童,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被迫拿起武器,时刻准备扣动扳机,先下手为强—-这是比逼良为娼的丑恶社会凶残万倍的非人罪恶!而美国许多州特别是加拿大全国允许吸毒,就变本加厉,在原本到处会有故意或过失杀人的意识基础上新生出的无意识杀人,更是防不胜防!反正肆意或过当杀死了人,无论多少,自己不必抵命,如同1-1甚至1-99始终=1,这也是对1-1=0那普世规则的公然抵赖!对如此违背最简单算术常识的人间邪恶,居然几百年来没有那位记者编辑学者揭示与批判,也没有压倒性的控诉、斥责政府玩忽职守、滥用职权,继续为了极个别生产杀人武器的资本家的私欲而放纵亿万平民无休止的自相残杀的罪恶!更没有依民主的真义来呼吁大家对全面禁止私人拥有武器等事关每个人乃至全人类第一人权议案进行全民公决,改变美国立国者基于私欲故弄玄虚,设置宪法修改程序的“蜀道之难”!
故,美国大地遍地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主要就来源(燃)于人们的吞食——室外特别是野外烧烤,烧烤的吞食不仅导致好馋者的体内发胖甚至癌症等,更容易吞噬大自然母亲的皮肤及其甘露乳汁,而正是大自然母亲的身体及其甘泉乳汁才抚养了主要包括白人的全人类(因白人都占据着地球上自然环境最好的土地)。
人类不少喜欢烧烤食物,本来源自古代食取雷电火灾烧死的动物,但当烹调流行后,人们本不再痴迷原始烧烤了,那为何——
3、美国人却对碳火烧烤如此情有独钟呢?这在于——
地球上最大的不公平——分裂为众多的国家!地球上不同的气候及不同的地貌,使其自然环境差别巨大,具有先天性的贫富悬殊:在纬度20至40的副热带高气压带的作用下,处于该纬度的大陆西部基本上都是沙漠,如果没有高山起分水岭的作用,沙漠地带会一直扩及到东部的海边,如撒哈拉大沙漠,不仅横贯几乎整个北非,还越过红海,覆盖阿拉伯半岛,横扫西亚,蔓延到中国新疆南北,直至内蒙古西部,几乎整个中东都处于沙漠里。
沙漠是不毛之地,陆地上的死亡海洋,几乎寸草不生,连动物都望而却步,根本不适宜人类生活,然而,就因世界被人为的划分、封闭成不同的国家,就迫使阿拉伯民族、穆斯林人只能祖祖辈辈苦苦挣扎于此。他们当然无能引发森林的火灾,但是,几乎每个穆斯林人心中恐怕都埋藏着不平的火焰,就如同吐鲁番盆地的火焰山。相对的是,白人先天占据的就是地球上最适宜人类生活发展的风水宝地:纬度40至60度是温带,四季分明,以温暖如春、风调雨顺的气候为主,常年植被茂盛,即使是冬天冰天雪地,但针叶林仍然傲雪开放,至少更不缺水,可以说,最适宜人类理性居住;而欧洲是温带里得天独厚者:是面积最大的典型的温带海洋性气候,因几乎都是一揽平地,直至欧亚分界的乌拉尔山脉阻挡;之所以最典型,就因其中的西欧又是顶级佼佼者:虽然纬度较高,冬天本来应该天寒地冻,但是,恰巧有海洋里可以算是最大的暖流——大西洋暖流,沿着欧洲西海岸,浩浩荡荡北上,越过北极圈,如同开启破冰之旅,一直进军到俄罗斯西北半岛,使北纬70度左右的港口居然冬季不冻,以致西欧的温带海洋气候更大温暖湿润,在西风漂流带的吹拂下,一路东进,几乎波及到中国新疆天山西侧——万里之遥的伊犁就成为中国唯一的东方瑞士!自然,温带阔叶林、常绿针叶林也突破生命的极限,攻入北极圈,一直绿化到北欧北部!
天然茂盛的森林大大超过当地白人的需求,以致他们历代就喜欢燃烧木材,每家每户的标准式房屋都设置有专门燃烧木材的壁炉及其烟囱,木材仍供过于求,他们就把木材储存为木炭,不只是作为越冬时外出伐木的不便之需,也作为室外烧烤使用,如同东方人把鲜肉储存为腊肉,不只是作为没有生猪肉的享有,而是作为了一种独特美味,尽管腊肉主要的“营养”就是癌症,燃烧木炭主要释放的就是剧毒的一氧化碳!历代西方注定火灾不断,只因区区西欧被划分成十多个国家,各国的土地及森林面积都有限,才使他们同时注意防火,当广泛使用电之后,就基本上以公共场所提供电炉取代燃烧木炭,才大大减少了火灾。
然而,欧洲白人的这点进步却在美国被停步,白人猎取自然森林的陋习却在美国延续,并结合国情而变本加厉:西欧各国互相竞争的结果就如一山不容二虎,群虎就借助都有海岸的优势而不断跨海越洋向非洲、美洲、甚至澳洲扩张,几乎占领除了欧洲之外的整个世界,但依白人们生活的习惯及对地理科学的认知,还是主要热衷于类似于西欧气候与土地环境的风水宝地:北美大地的美国、加拿大南部、澳大利亚的东南边、新西兰全部、非洲南端、中国东北地区并沿海(如大连、天津、青岛)至南方的上海等,由于在美国、加拿大、澳洲等白人建立了殖民国家,完全由白人统治,几乎照搬西欧的所谓自由生活模式,更因唯有美国几乎全部国土上都森林充沛,即使号称的西南部沙漠,也多数是能够维持动物人类生存的半沙漠半草地,因而,美国在森林方面最可以蚕食鲸吞,铺张浪费。故,尽管美国在科技、电力方面都是世界领先,但在众多的国家或各州的森林公园、公共绿地等,极少提供公共电炉,都允许人们烧炭烧烤。而且,烧烤区与树木甚至森林并无绝对的区隔,草地连成一片,落叶漫山遍野,星星之火随时随地可以燎原!
4、再就分析美国西方社会如何灭火。
灭火,既要靠政府专门的消防员,更要靠人民群众,因为,火灾一般都是人引发的,解铃还须系铃人,除非是小孩;而且,火灾是爆发式,非常迅猛,若是等到消防队员赶到,往往就晚了,就要付出无数倍的代价!即使有消防队员,但人数始终有限,火灾往往迅速四处蔓延,形成火海,要完全消灭,唯有打歼灭战,那就需要包围火源,使火苗插翅难飞,这无疑需要群众的人海战术,以人海对火海。加之,灭火并不需要多专业的技能与工具,主要需要的是勇敢与责任!除非是在易燃易爆或化学物质等危险环境里,才只能由专业消防队员进行。对于这类完全野外的森林大火,完全可以、也应该发动群众,结成人的长城,围歼至少堵死火患的出路。笔者小时候就在中国乡下时不时参与灭火的集体行动,大家都还很兴奋。同时,为了预防火灾及提醒大家尽责灭火,中国各地都张贴有醒目标语:谁失火谁坐牢!一人失火,全家遭殃!等等。以致中国人均的火灾发生应该远远没有西方特别是美国高,而且,许多火灾能够在当事人、群众的自觉自发灭火下防微杜渐。然而,这类标语居然也常常被西方及其所谓民运人士斥责为“侵犯人权法治”。
反观西方美国。如同防范火灾等,也靠白人自觉自愿?
白人野外烧烤多是家庭聚会,最多就是多几个家庭人员凑在一起而已,都无严格的分工,灭火力量极其有限,只能及时发现或熄灭经常发生的小火灾,对于可以复燃的死灰常常没有彻底消除隐患,特别是一旦发生大火灾,就互相推诿责任,抢先撤离;更要命的是,西方美国的公园因基本上免费,政府就不会派管理员消防员驻地防范,加之西方美国虽然是通讯科技的发明先驱,但囿于通讯方面也不允许政府国营公办,全部是私人经营,私营电讯业都是只服务于常住人口多的地区,所谓号称讯号覆盖95%以上地区,都是虚假的,即只是以固定居住人口来统计的,对于没有或极少常住人口的野外、国家公园等地,几乎没有讯号,就使游客们一旦发生火灾,也很难及时求助与报警;虽然911等紧急电话讯号规定上国土全覆盖,但事实上,政府的接线员等又安排得远远不够人手,打通电话的时间与概率是中国的几倍,以致没有多数普通人有时间与耐心反复拨打、继续等待,唯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反正西方美国各地更没有如同中国的天网工程——广布的摄像头,使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即使就是自己失火,也很难查明,甚至失火者还巴不得火灾“因小失大”,烧毁原地现场得罪证,加之救援人员赶到时难免被大火而乱了阵脚,就更难分清谁是始作俑者了。
另外,笔者之所以在本文前面对西方美国的治安也啰嗦了几笔,就还因不少美国人之所以对失火、火灾不以为然,熟视无睹,甚至个别可能有追求最急的刺激、看最热的热闹的心理,就是如此愤愤不平:每年直接死于枪杀的平民就高达三万左右,但政府还是放任枪支泛滥,甚至川普总统更离谱,还要扩大拥有枪支的人群,让精神病人也可以合法持枪,我等只是放放火,直接烧烧天然就过剩的草木森林而已,又不是直接烧死人,连野生动物都很难被烧死(尽管许多人对于被火灾活生生烧死的动物情有独钟:天然烧烤,原汁原味),有何好大惊小怪的。加之白人少数知识分子因生理结构的不同,看待问题,虽然深邃,但常常狭隘,缺乏联想,只向前,缺反思。
2016年,我们在科罗拉多大峡谷旅游时,遇到大峡谷对岸的大火灾,众人都隔岸观火,尽管我们还不是美国公民,也心急如焚——因为这里不仅是世界自然遗产,而且是这唯一星球上的七大自然奇观,理当作为全人类的共同财富,被地球全民共享!何况,这又发生的大火也使我们好不容易到此一游,却无缘踏足北岸。但不少白人游客虽然借助望远镜在细细观察,当我们问他们:为何好像没有看到政府的飞机等来灭火?俨如学者的白人如此回答:政府出动飞机灭火,要比较成本:是付出大,还是森林损失大?而且,火灾烧毁森林后留下的厚厚尘土也是天然肥料,会促成草木再生—-难道也如中国成语“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当我们反驳:那火灾导致的大气污染,甚至吹拂到全球,及导致这里风景相当时期内被严重破坏,水土流失等天大无比的损失呢?白人居然听得非常吃惊;我继续说:何况,美国政府可以在外国经常派军机参战,为何对本国的火灾救火反而舍不得啊?!白人无语,只是翻白眼了;同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如在五大湖中本来天然最如碧绿宝玉色的密歇根湖,又只属于美国一国,方便统一管理,但政府一方面基于白人因懒得清除鱼刺而不喜欢吃鱼的生活习惯,就禁止人民自由捕鱼,只能如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而且,每年得一次性交费,还要受名目繁多的钓鱼限制,另一方面,却放任不少湖边大量水源变质,蓝藻泛滥成灾,连游泳也不再适宜时,政府就只知道对沙滩一封了之,也不派人清除成堆的蓝藻等垃圾,只等波浪慢慢回收“消化”。我们与白人讨论此事时,他们坚称:蓝藻泛滥是自然的正常现象,是鱼类的食物营养需要—–我们反驳:明明当蓝藻泛滥时,连鱼儿都不见踪影了,明明蓝藻的大量产生主要是水源营养过剩,来源于沿岸人类生活油水等的排放,及许多私人游艇烧油的污染等!他们再就装聋作哑,耸耸肩,摊摊手。他们之所以始终无动于衷,就在于:反正他们占有最大的自然美景、森林湖泊,而人口不多,足以挥霍,不怕浪费;相对之下,亿万万他国人民却被禁锢、封锁在不适宜人类甚至生物生存的中东、中西亚、中北非、中南非洲等地,在那茫茫沙漠里,连能够入地三尺的植物都难扎根生存,又岂能生活众多的民族?即使在非洲,终年的阳光直射、半年的旱季,也早已活生生的把人类皮肤、血质固化出特有的黑色素!黑种人的存在,是这划分国家制度的黑暗牺牲品!但是,几乎每个黑种人仍然顽强保留下的明亮大眼睛,并似乎都在极力向外突出的结构,体现着他们内心的善良及对光明平等世界的竭力向往,而本来,欧洲特别是西欧的白种人就是来源于非洲古人的万里迁移(详见笔者的另一篇专论【人类及其语言、欢笑等是如何诞生的】附有英文版);阿拉伯民族等容易滋生不惜同归于尽的恐怖,一定程度上也在于终年炎热、干燥的沙漠气候及其环境早已在血质里在骨髓中异化出相应的性格,但,即使在这一性格里,他们依旧创造出【一千零一夜】等的享誉世界的文艺、巴比伦的最古老文明及埃及数千种古代发明如玻璃、木乃伊等—-
然而,白人们对于这些人类社会的整体及不公平几乎都视而不见,进而,当科学与他们的生活陋习对立时,他们宁可选择后者,哪怕落后!就如,一方面他们创造着人类社会相对最高的科学,一方面却大量沉湎于赤裸裸反科学的宗教念经洗脑里,其中不乏大学教授、医师、学生包括众多留学生也混迹于教堂,居然如此宣讲:我越参加宗教专门训练,越糊涂,但是,我还是要继续接受(宗教)训练!下面众教徒还掌声如雷(难怪法轮功被西方人百般庇护,就因他们都是五十步笑百步)。尽管科学证明,烧烤食物产生大量致癌物质,他们仍乐此不疲;尽管环境告诫,烧烤时容易导致火灾,并必然污染空气,他们仍我行我素。
本来,白人对饮食至少是中国烹调似乎并不讲究,西餐大多简单,直接生吃的不少,那么,为何又热衷于烧烤呢?在于:首先,烧烤必须在室外野外,这与白人热爱在大自然生活一致;其次,白人西餐肉食喜欢半生不熟,这也是烧烤的正常状态;关键是,白人主流社会生活其实非常单调、无聊,周末除了全家去教堂念经,就是去野外活动,而活动也多是各玩各的,没有什么技巧、气氛,就唯有靠饮食来填补,也唯有饮食才是众望所归,难得会齐心协力;一旦不小心引发火灾了,或者埋下了火灾隐患,他们大多会推给政府,还理直气壮,我们只是纳税人,出钱不出力!那么,就看——
5、政府如何救火?
– 美国政府在救火的准备工作方面还有可圈可点,比如,消防水管连接千家万户,每条街道,路边消防栓前后停车会遭重罚,以致许多大厦门口也冠以“防火通道”及其同样处罚;消防车当然先进,而且,经常与救护车、警车等特种车一起满大街拉响警报,好像天天要向市民敲响警钟,或者为单调的日常生活添加音响,尽管非常刺耳,只有刺耳加紧张;消防队员似乎也比较受人敬重,经常在路边向路人举起一只靴子,一言不发,除了不明就里者外,司机路人大都会自觉丢钱入该靴子。之所以如此,也在于平时消防队员见火勇为还是值得大家称道,特别是911事件中几百名消防队员冒死冲入双子塔灭火救人,200多名消防队员壮烈牺牲!但使本来正常容纳50000多人的大厦只是死亡2900多人。
尽管如此,正如前述,野外森林火灾完全不同于居家失火,其特点是蔓延快,面积广,几乎不可能仅靠消防队员甚或军警能够扑灭,需要人多力量大,众志成城。而且,野外灭火不需要多少专业技能,没有什么电路等危险,也一般不存在烟雾一氧化碳中毒的极大风险——风能够吹散危险,普通群众也能够助一臂之力。问题是,一直以来西方厉行的私有制早已代代相传的自私天经地义,只要不是自己的义务责任,大多数人是本能选择回避;而且,西方权贵为了垄断利益,行行业业讲究所谓“需要专业水平”,群众就当灭火也不例外。显然,靠消防队员孤军奋战是力不从心的,甚至如杯水车薪。
关键是,美国实行联邦制,宪法规定,除了明文列举的中央政府职权外,都有各州保留权力,如火灾之类,各州有绝对的自决权,没有州政府的请求,联邦中央政府是无权主动派兵派人来领导,哪怕只是帮助灭火,只能隔岸观火,干着急,除非该火灾已经越境蔓延到其它州,具体“洲际(国际)”危害。而州政府往往基于“家丑不外传”,或以免被联邦政府抓住把柄,搞秋后算账(拨款上以少胜多),特别是因政党政见相左而“讲骨气”,许多州政府就硬挺着。反正——
6、追究责任方面的严重缺失
正因为美国是联邦制,各州有自己的宪法及其法制体系,对于责任事故方面极少规定追究刑事责任或行政责任的,往往只可以追究民事责任。其原因在于西方的经济乃至社会建设几乎都是私营,而私营经济一般不受政府干预,如同给予“治外法权”,无论亏损、危险,都只由其自己解决,即使造成他人社会危害的,往往也就是负民事赔偿责任。以致相应的政府部门及其官员就更不会因此负责了。更有甚者,西方政界就引申出公务员对于工作只是负有故意的侵权责任,过失导致损失的责任,个人不负法律责任,只负政治责任——被下一轮选举可能轮换。故,在中国法律上严格追究官员的玩忽职守、滥用职权、企业负责人责任事故等渎职犯罪,或渎职违法(1、造成死亡1人以上,或者重伤3人以上,或者重伤2人、轻伤4人以上,或者重伤1人、轻伤7人以上,或者轻伤10人以上的;2、导致20人以上严重中毒的;3、造成个人财产直接经济损失15万元人民币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15万元人民币,但间接经济损失75万元人民币以上的;4、造成公共财产或者法人、其他组织财产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或者直接经济损失不满30万元,但间接经济损失150万元以上的;5、虽未达到3、4两项数额标准,但3、4两项合计直接经济损失30万元以上,或者合计直接经济损失不满30万元,但合计间接经济损失150万元以上的;6、造成公司、企业等单位停业、停产1年以上,或者破产的;8、严重损害国家声誉,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9、其他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形),在西方法律及其执行案例中几乎没有,以致西方美国官僚主义严重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纽约有一条地铁修建了100来年未交付使用,费用却一再追加;美国有的塌桥事故,英国大楼因外墙易燃材料导致大火,台湾最大塑料厂大火灾等,导致大气严重污染、人员严重伤亡,承建方或资本家具有较明显的过失责任,及政府官员管理失职的,也既没有追究主管建设的政府官员责任,也没有追究承包商或资方的责任事故,那么,可想而知,对于这类由无名公民在荒郊野外,基于白人“高贵”传统习惯而引发的火灾,更不会追究政府官员的责任了,哪怕政府灭火不力,哪怕又烧死几十上百人,就当烧死野生动物一样的对待,反正西方的法律及执法中都是声称:动物的生命与人同等!反之亦然。
同时,在政府架构上,西方无论是采取三权分立还是责任内阁等宪政体制包括台湾的五权宪法,都存在致命缺陷,与上述实体无责任相应,在程序上,没有专门监督、侦查、追究政府及其官员违法违规渎职犯罪的单独机构,三权分立中,议会是专门立法,不能侦查、追究,法院只是不告不理,无权主动查究,那就只剩下政府行政机构自我审查了,显然,是无效的。即使是香港设置的廉政公署,因只是隶属于政府之首长,由其监督政府其他的官员,其结果也可想而知:会基于都是首长(特首)的左右手,左手打右手能有效吗?特别是如果违法犯罪者就是特首本人呢?西方虽然也有中国沿用前苏联的检察院,但远远不如中国前检查机关相对独立的地位及其主要查处一切官员违法渎职犯罪的权力(笔者也一直以之前曾在中国广东省级检察院从事了十来年的反渎职工作为荣!可惜,中国检察院最重要的反腐败渎职权责现在划归为监察委员会了),而是审查审查警察部门查处刑事犯罪的起诉工作,目的无非是担心警察可能抓错了人,毕竟实际支配、决定国家的那些大地主资本家们名义上只是平民,不享有治外法权,就需要多一道防线来尽量减少这些人被抓被判刑。这种检察院当然就不可能具有中国检察院的崇高地位(与政府、法院平起平坐),连该归属于哪个部门都无法理顺:有的归属法院,有的归属政府司法部,台湾政府难以取舍下,就让其同时属于政府与法院,实在不伦不类!即使广大人民不满甚至抗议的,也没有可行的直接罢免权,如台湾前总统陈水扁贪腐罪行累累,证据确凿,百万群众天天上街要求罢免“倒扁”,就是无法成功,连罢免程序都没能启动,都几乎等到其任期届满,重新选举,难免换汤不换药,甚至其恶变成独裁者继续任职。

可见,任何基于自私,违背科学,践踏民意的宪政乃至一切举动都会自相矛盾,更必然制造无数矛盾,使社会陷入混乱、痛苦乃至麻木而自诩中。“好在”(其实是坏在)世界一直有许多皇权制或变相皇权制国家及其霸权宪法法律存在,才没有凸显西方宪政的反动荒谬,甚至还被他们及所谓民运人士无耻或盲目的鼓吹为“普世价值”。
我们始终应该清醒认识到:真正的普世,唯有通过全民公决时超过全体半数的一致确定!真正的价值,必然符合自然平衡规律及其自然科学包括人类本性!否则,有罪的制度,不仅不断引发无情的山火,还势必最终毁灭全人类!(美国斯坦福大学、墨西哥大学等几十名教授已经论证出:人类如此发展经济,导致物种灭绝的轮回从一万年一轮缩短到一百年灭绝一种,现在轮到人类,正进入全体生命的倒计时—)
欲知怎样的制度才合情合理、合规律及科学,才能使“人人获得亿万倍幸福、千百倍长寿、无数倍爱情”,请见笔者专著【全人类的共同使命与理想】及网站:全民主共产主义大家庭alldemocracybigfamily.com,及即将推出的系列演讲视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